三武滅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三武滅佛又稱三武之禍,指的是北魏太武帝滅佛北周武帝滅佛唐武宗滅佛這三次大規模禁佛事件的合稱。這些在位者的諡號廟號都帶有個字,因而得名。

又因五代十國時期也有後周世宗也進行大規模滅佛運動,故又合稱三武一宗

北魏太武帝滅佛[編輯]

北魏太武帝滅佛,自太平真君七年(446年)詔,至其駕崩(452年),滅佛時間共六年。史稱「太武滅佛」。

北魏太武帝初崇佛教,後因受道士寇謙之等的影響,轉奉道教,於440年改元為太平真君,對佛教有偏見。太平真君五年九月殺政變未遂的僧領玄高慧崇等。七年,太武帝西征抵長安,見佛寺僧侶多所破戒,釀酒、私藏兵器、淫亂婦女,司徒崔浩要求滅佛。三月,下詔坑殺長安沙門,並命留守平城的太子拓跋晃燒毀佛經,處決僧侶。太子因篤信佛教而緩行,僧侶們得以多作準備,故被殺的不多,但殿宇多毀。452年宦官宗愛謀殺了太武帝,立南安王拓跋可博真為帝,數月,又殺可博真。大臣劉尼源賀等立太武帝之皇太孫拓跋濬繼位,是為文成帝,文成帝詔復佛法。佛教又得以恢復。

北周武帝滅佛[編輯]

北周武帝滅佛,自建德三年(574年)始,至其駕崩(578年),滅佛時間共五年。史稱「建德毀佛」。

北周武帝即位之初,循例事佛,但更重視儒家天和二年(567年)因寺僧日多,滋生是非,國庫收入驟減,還俗沙門衛元嵩上書請刪寺減僧[1],此論深合帝心[2]。武帝為禁抑釋道,製造輿論,從天和至建德年間(566年-578年),曾七次召集百官及沙門、道士等辯論儒釋道三教先後;甄鸞、道安等屢上書駁斥道教,紛紜不息。天和三年,武帝御大德殿,集百僚及沙門、道士,親講《禮記》,欲以儒術治天下。建德三年五月始議禁佛,詔僧道大集京師,斥佛教不淨,下詔禁佛道二教:經像悉毀,並令沙門、道士還俗,三寶福財散給臣下,寺觀塔廟賜予王公。其他奉祀崇拜,禮典所不載者,盡除之。當年六月,設置通道觀,選佛、道名士120人,普着衣冠,為「通道觀學士」,並置官吏統管。建德六年,北周滅北齊,周武帝入鄴城,在原齊境內推行禁佛之令[3],沙門慧遠與帝爭論不果。禁佛後,北方寺像幾乎滅絕,僧眾多逃奔江南[4]。武帝死後,宣帝靜帝先後繼位,佛法又興。

唐武宗滅佛[編輯]

唐武宗滅佛,自會昌二年(842年)始,至其駕崩(846年),滅佛時間共五年。史稱「會昌毀佛」。

唐武宗喜好道術開成五年(840年)秋,召道士趙歸真等81人入禁中,於三殿修金籙道場,親受法籙。宰臣李德裕等厭惡佛法,此二人經常在唐武宗面前詆毀佛教[5]。會昌二年(842)十月,勒令僧尼戒行不精者還俗,財物入官,僧許留奴一人,尼許留婢兩人。三年,查點外國僧人,並禁摩尼教等流傳。令「兩街功德使」疏理京城,公案無名者還俗,遞歸本貫,諸州道府皆同斯例。四年,詔禁供養佛牙,毀焚長生殿內道場經像,換為天尊老君之像。但毀佛主要的原因是當時寺院所屬莊園增加,國稅收入減少[6]。加以僧伽腐敗,僧侶不事生產,蠹耗天下[7][8]。會昌五年三月,勘檢天下寺舍奴婢,八月,敕毀佛寺,勒僧尼還俗,下令並省寺院[9]。武宗下令沒收寺院土地財產,毀壞佛寺、佛像,淘汰沙門,勒令僧尼還俗[10]。次年武宗去世,唐宣宗即位,滅佛就此結束。但佛教已受到很大的打擊[11]。摩尼教、景教等宗教也受到波及,此後逐漸退出中原地區。

後周世宗滅佛[編輯]

後周世宗滅佛,自顯德二年(955年)始,至其駕崩(959年),滅佛時間共五年。史稱「顯德毀佛」。

顯德年間,北方五代更迭,兵革時興,僧尼管理功令漸馳,以致寺僧浮濫,直接影響國家賦稅兵役[12]顯德二年(955年),詔令整飭寺院,沙汰僧尼。凡無先代「御匾」之寺宇並皆停廢,親無侍養者不許出家。規定若要出家,男年十五以上,需背誦佛經一百卷(或能朗誦五百卷),女年十三以上,需背誦佛經七十卷(或能朗誦三百卷),陳狀呈上,由本郡考試,上報祠部,給予度牒,方得剃髮。禁止燒身、煉指等眩惑世俗、殘害肢體的行為。存留寺院之外,民間的銅佛像全數沒收入宮,用以鑄作銅錢。此後,華北的佛教日益衰落,而南方佛教仍繼續發展。

參考文獻[編輯]

  1. ^ 廣弘明集》(卷八):「張賓譎詐罔上,私達其黨,以黑釋為國忌,以黃老為國祥。帝納其言,信道輕佛,親受符籙,躬服衣冠。有前僧衛元嵩,與賓唇齒相扇,惑動帝情,雲僧多惰,貪逐財食,不足欽尚。」
  2. ^ 北史·周本紀》:「初斷佛道二教,經像悉毀,罷沙門道士,並令還俗。並禁諸淫祀,非祀典所載者,盡除之。」
  3. ^ 《廣弘明集》(卷十):「五眾釋民減三百萬,皆復軍民,還歸編戶」。
  4. ^ 續高僧傳》(卷二十三):「數百年來官私佛寺,掃地並盡!融刮聖容,焚燒經典。禹貢八州見成寺廟,出四十千,並賜王公,充為第宅;三方釋子,減三百萬,皆復為民,還為編戶。三寶福財,其貲無數,簿錄入官,登即賞費,分散蕩盡。」
  5. ^ 舊唐書·武宗紀》(卷一八上):「歸真自以涉物論,遂舉羅浮道士鄧元起有長年之術,帝遣中使迎之,由是與衡山道士劉玄靖及歸真膠固,排毀釋氏,而拆寺請行焉。」
  6. ^ 《舊唐書·武宗本紀》(卷十八上),「洎於九州山原,兩京城闕,僧徒日廣,佛寺日崇。勞人力於土木之功,奪人利於金寶之飾;遺君親於師資之際,違配偶於戒律之間。壞法害人,無逾此道。且一夫不田,有受其飢者;一婦不蠶,有受其寒者。今天下僧尼不可勝數,皆待農而食,待蠶而衣。寺宇招提,莫知紀極,皆雲構藻飾,僭擬宮居。晉、宋、梁、齊,物力凋瘵,風俗澆詐,莫不由是而致也。」
  7. ^ 《續高僧傳·慧胄傳》:「釋慧胄,姓王氏,蒲州蒲坂人,……後住京邑清禪寺。……九級浮空,重廓遠攝,堂殿院宇,從事圓成,竹樹森繁,園圃周繞;水陸莊田,倉廩碾磑,庫藏盈滿,京師殷有,無過此寺。」
  8. ^ 天童志》:浙江的天童寺,有田一萬三千畝。跨三都、五縣,有莊三十六所,每年收租三萬五千斛;阿肓王寺,每年收谷三萬斛。
  9. ^ 資治通鑑》卷二百四十八載:「秋七月,……敕上都、東都兩街各留二寺,每寺留僧三十人。天下節度、觀察使治所及同、華、商、汝州各留一寺,分為三等:上等留僧二十人,中等留十人,下等五人。余僧及尼並大秦穆護、祆僧皆勒歸俗。寺非應留者,立期令所在毀撤,仍遣御史分道督之。財貨田產並沒官,寺材以葺公廨驛舍,銅像、鍾磐以鑄錢。」
  10. ^ 《舊唐書·武宗紀》(卷一八上):「還俗僧尼二十六萬五百人,收充兩稅戶」「收奴婢為兩稅戶十五萬人」。
  11. ^ 據《唐會要》記載,當時拆毀的寺院有4600餘所,招提蘭若等佛教建築4萬餘所,沒收寺產,並強迫僧尼還俗達260500人。
  12. ^ 《廣弘明集》(卷二十五):「自正覺遷謝,像法流行,末代陵遲,漸以虧濫,乃有猥賤之徒,規自尊高,浮墮之人,苟避徭役,妄為剃落,托號出家,嗜欲無厭,營求不息,出人間裏,周旋 闠,……進違戒律之文,退無禮典之訓。至乃親行劫掠,躬自穿窬,造作妖訛,交通豪猾,伽藍之地,本曰淨居,棲心之所,理尚幽寂。近代以來,多立寺舍,不求閒曠之境,唯趨喧雜之方。繕築崎嶇,甍宇舛錯。招來隱匿,誘納奸邪。或有接近廓邸,鄰邇屠酤,埃塵滿室,膻腥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