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園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中國園林
Covered bridge in Humble Administrator's Garden.JPG Gardens-window.JPG
Jichang Royal Garden.jpg Wangshiyuan.jpg
左上:私家園林代表拙政園內的小飛虹
右上:從一扇窗戶望出去看到的景色好像一副中國畫,這是在中國的園林設計中常用的方法
左下寄暢園以水域為中心,景色優美
右下:網師園的結構由中軸的主園為主體,西邊的內園提供緊湊部局的細膩,東邊則是宅第可觀賞建築之美。在中軸的安排則以池水為重心,南方為宴樂之地,北方則為書房讀冊之地。

中國園林,是中國建築的特色之一。廣義上,園林意指在人工建築出來的環境中模擬自然景物,範圍相當廣,小至盆栽的植種,大至池水與假山的佈景。中國園林的重點則在於造景的巧妙,如何模擬自然而不落痕跡;如何將有心安排的佈局與藝術性的意境搭配一起;如何將理水方式、石、亭、盆栽、林、窗、門一一運用,並搭配季節變化和當地建材、民俗風情、和主人的個性特色等,都是相當重要的關鍵。

中國園林藝術集建築、書畫、雕刻、文學、園藝等藝術於一身,是中國美學的楷模,反映出中國人深邃的哲理思辨及對生活的追求。東方園林與西亞、歐洲園林並稱為世界三大造園系統,其中屬於皇家園林的承德避暑山莊頤和園,以及屬於私家園林的多個蘇州古典園林,更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可見其地位之重要。中國園林亦影響了其他建築,建築師會取用中國園林的元素,如月門等。[1]

中國園林主要分為皇家園林、私家園林、寺廟園林。[2]此外,還有衙署園林、祠堂園林、書院園林、公共園林等[3]

發展歷史[編輯]

中國園林發展源遠流長,其中,中國古典園林史通常被劃分為5個時期,即生成期(220年之前)、轉折期(220年-589年)、全盛期(589年-960年)、成熟期(960年-1736年)和成熟後期(1736年-1911年)。[4]

生成期[編輯]

中國古典園林最初的形式是「囿」和「台」,可追溯至公元前21世紀以供帝王狩獵為樂的「囿」,及至商代,君主都在囿內築高台以觀天敬神,名為「靈台」。[5]初時期(公元前11世紀),帝王、貴族、奴隸主十分喜歡在田野內進行大規模的狩獵,雖然狩獵在某程度上可以減少農田上的害獸,但難免會波及附近的在耕農田,因而激起民憤。殷末周初時期的帝王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於是就在王畿內劃定一定大小的公私「田獵區」。在西周,田獵區管理較嚴,據《周禮·地官》記載,當時設有「跡人」掌管田獵區,並禁止獵殺幼獸、獲取鳥卵和用毒箭射獵。被活捉的野獸禽鳥需被集中馴養,而專門用來集中馴養這些動物的地方就叫做「囿」。囿在甲骨文作「Chinese character Oracle You 囿.svg」,當中的「Chinese character Oracle Part of You 囿.svg」則形象地描述了當時的田間的栽植樹木果蔬的情形。囿的功能並非只是向宮廷宴會提供野味,同時還具備遊覽的功能[6],相當於現代的動物園[7]

古人崇奉山嶽,但路遙山險,難以登臨,於是統治階級想出一個變通的辦法,通過修建高台,摹擬山嶽。台是山的象徵,有的台通過削平山頭而成,所以通常台都十分高大,需要長時間和大量人力完成,如殷紂王鹿台「七年而成,其大三里,高千尺,臨望雲雨」[8]。周代的天子、諸侯也曾築台。台上不設房屋,而在台上建的屋則被稱為[9],在台上及其周圍環境進行綠化種植則形成「苑台」。台可登高遠眺、觀賞風景,到後來逐漸成為一種主要的宮苑建築物。相對於遊覽觀賞功能,「囿」和「台」則更注重於其原始功能,這些直到秦漢仍保留着。[10]東周時期,貴族園林的建造常使用台苑結合、以台為中心的手法,台、宮、苑、囿等稱謂也互相混用,如紂王沙丘苑台的「苑」相當於「囿」。歷史上出現過有很多著名的台,有周文王靈台靈沼靈囿楚靈王時期的章華台吳王闔閭時期的姑蘇台。[11]

繼囿、台之後,中國古代園林的第三個源頭——園圃出現。園是指種植樹木(多為果樹)的地方,圃這是種植蔬菜的地方,西周時並稱「園圃」;園圃內設有「場人」專門管理;到了春秋戰國時期,據《詩經》記載[12],平民除了種植食用、藥用的蔬菜外,還培養了以觀賞為主的花卉。趙國的「趙圃」中的圃則直指園林。[13]

秦漢時期,皇家園林的普遍稱謂是「宮苑」,宮是以宮殿建築為主體,山池、花木穿插其間;苑則是在郊野山林地帶佔地廣、規模大的離宮別苑。秦始皇統一天下後建立中央集權國家,並開始建造大規模的宮苑;園林的發展也跟隨政治體制由貴族分封到皇帝獨裁的改變而改變,中國古代史上真正意義的皇家園林逐漸形成。這個時期著名的園林有:在渭北咸陽城咸陽宮六國宮等;在關中地區的有上林苑(以阿房宮為核心)、宜春苑梁山宮驪山宮林光宮蘭池宮[14]。到了西漢時期,原秦朝興樂宮的舊址被用來興建長樂宮,接着在周圍分別建成了未央宮、桂宮、北宮、明光宮。這五個宮殿共佔據了當時長安城總面積的三分之二,約24平方公里。而上林苑在西漢初期時曾一片荒蕪,到前138年(漢武帝時期)得以擴建。擴建後苑的周長至少有120公里[15],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座皇家園林。苑內有山水、植物、動物;建築有苑(苑中苑)、宮、觀、生產基地等。到西漢末期,這個龐大的園林已名存實亡。此外,西漢時期比較著名的宮苑還有建章宮、甘泉宮、兔園(梁園)和南越王御苑[16]。東漢初期朝廷崇尚簡約,宮苑的興建不多,而是開鑿漕渠,從而形成了一個比較完整的水系,為城內外園林提供優越的供水條件,促進了園林理水技藝的發展。到帝時開始形成皇家造園熱潮,但東漢的皇家園林從數量和規模上都不及西漢。東漢末年董卓專政,洛陽很多宮苑都被焚毀[17][18]

漢代的「第」「宅」「園」和「園池」均包含私家園林的成分;西漢初期,私家園林不多見,西漢後期開始私家園林便奢華成風,如曲陽侯王根的王根園的豪華程度可比擬皇帝的皇家園林;東漢桓、靈帝時私家園林的建造數量更多、範圍更廣;到東漢中期以後曾出現一大批文人隱士,在各自的莊園上建造簡單樸素的園林。然而生成期的私家園林量少且多為摹仿皇家園林的規模和內容,跟皇家園林的概念相似,所以大主流依然是皇家園林。[19]

轉折期[編輯]

轉折時期的造園活動開始轉向民間,而且從生成期的單純以功能為主的建造風格開始轉向功能和藝術創作並重。

園林常見的荷花池搭配池中船廳
長廊、水榭、石橋的搭配
美人靠與兩層小樓配上楊柳樹
奇石假山與徽派建築

東漢末期,曹操鄴城。曹操通過開鑿運河解決了城內農地用水和宮苑生活用水的問題,園內還開鑿了一些水池,除用作水景觀賞還有養魚。城內有銅雀園(亦作銅爵園),緊鄰宮城,園內有三台,當中以銅雀台最高,有十丈,台上建有一百多間殿宇;而冰井台則用作儲備糧食、冰塊、煤炭等物資,另外園中還有一些宮殿專門存放武器。[20]

全盛期[編輯]

隋唐時代

由於中古時代封建帝王社會的成熟,治世的規範,政治文化經濟等等比起前代有很高的發展。皇家園林非常明顯的體現出了後世所謂之的「大內氣派」,形成了大內御苑,行宮,離宮。這時文人山水畫也開始大規模的興盛起來,還滲透到了園林建築方面,後人謂之曰「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智者樂水,仁者樂山」在古達園林之間得到了更好的體現,融入了詩情畫意的感覺,這個輝煌的時代自然也影響了東亞各地:日本、朝鮮半島的園林建築藝術。

另一方面,寺院,經閣等宗教建築的普及化也是顯而易見的,山西的南禪寺佛光寺則為一例。

成熟期[編輯]

兩宋

園林雪景

經過隋唐五代的發展,緊接而來的兩宋將園林發展到了又一個高峰,一個承前啟後的階段,尤為頻繁的就是私家造園活動,俗話說唐宋八大家,文人園林在又一個被特別培養的宋代再次興盛。而模擬的山石險峻則更為突出,題跋匾額的再次大規模展開,山水畫也趨近巔峰。而皇家園林也是蓬勃發展,以艮岳這座人工假山為顯著例子。

成熟後期[編輯]

明清

在古典園林最後的輝煌明清時代,承前啟後變的有些定式了,有些中古隋唐前人經驗少許頹廢,或者說不太趨於研究。

不過還是有兩個造園的高峰,以地緣為例

  • 中晚明和早有經濟文化基礎江南的一帶園林的興盛。
  • 清代中葉帝王,士紳商賈在揚州,蘇州江南各地的又一次園林高峰。

皇家的規模依舊趨於宏大,皇家的程式化氣派又見濃郁。再有,這時的公共園林,提供百姓遊人接近山水,給予小暴發戶般的士紳商賈的附庸風雅的地方也越來越多。明清兩代也順勢造就了一批以園林專業為生的園林大師。

分類[編輯]

中國園林有不同的分類,而不同種類的園林又有各自不同的風格。以下為兩種常見的分類:

按擁有者分類[編輯]

  1. 皇家園林 - 供帝王休息享樂。
  2. 官家園林 - 即衙署園林,設置於政府機構所在的建築內。
  3. 私家園林 - 由宗室外戚、高官、富商擁有。
  4. 寺觀園林 - 通常見於佛教寺院,也風行於日本。
  5. 陵寢園林 - 帝王和貴族陵墓附屬,沒有水景。

按地方特色分類[編輯]

清漪園文昌閣(1860年攝)
  1. 北方皇家園林:如北京頤和園:其特點是:在立意上,凌駕於世,體現皇家氣派、富貴;在規劃佈局上:面積極大,中軸線明確,對景線運用較多園林與住宅完全獨立;建築裝飾上:建築量較少,佈局驗證,造型封閉,裝飾華麗;池水運用較少,或依山傍水,依靠自然地形,混用技法,多模仿江南。體現一種「蒼、森、穆」的境界。
  2. 江南園林:如建於15世紀初的蘇州拙政園網師園蘇州古典園林:其特點是:在立意上,超然出世;在規劃佈局上:面積較大,主輔對比,建築陪襯,園景、園宅相對獨立,空間多變;建築裝飾上:建築量較少,佈局靈活自由,造型輕盈飄逸,裝飾淡雅;水面大,曲折有致,多天然水景;體現一種「潤、幽、雅」的境界。
  3. 嶺南園林:如廣東清暉園可園等:其特點是:在立意上,務實入世,經世致用;在規劃佈局上:以建築圍合庭院,園宅相融合;建築裝飾上:建築量較多,連房博廈,體量偏大,裝飾豐富多彩;水池較小,多規整幾何形態,石砌池岸。由於氣候特點,體現一種「濕、蔭、豐」的境界。
  4. 巴蜀園林:如成都罨畫池升庵桂湖杜甫草堂等,以「雅朴、恬淡、疏朗、自然」為主要特點,規模較私家園林大而比皇家園林小,同時很多兼有紀念巴蜀地區歷史名人的立意。

中國園林與中國傳統文化[編輯]

中國園林區別於世界上其他園林體系的最大特點,在於它不以創造呈現在人們眼前的具體園林形象為最終目的,它追求的是象外之象,言外之意,即所謂的「意境 」。意境,實質上是造園主內心情感、哲理體驗及其形象聯想的最大限度的凝聚物,又是欣賞者在聯想與想 象的空間中最大限度馳騁的再創造過程。正如嚴羽在《滄浪詩話》中所說:「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鏡中之相,言有盡而意無窮。」因此,園林景物,取自然之山、水、石組織成景,寥寥幾物便使遊人大有「所至得其妙,心知口難言」之感。中國園林藝術創作中「意境」的產生與中國哲學思想是密不可分的。它對中國園林的影響主要是通過對中國文人性格和審美情趣的滲透,折射在園林風格和景觀意境的審美觀念中。因此,無論從園內的物質內容到精神功能,從園林的立意佈局到園內景區的主題分配,從景物本身的表義內涵到景物之間的符號關係都孕育着豐富的中國園林美學思想和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底蘊。

道家思想與中國園林[編輯]

在哲學上,老子以「道」為最高範疇,認為「道是宇宙的本原而生成萬物,亦是萬物存在的根據,指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同時主張「天地以自然為運,聖人以自然為用,自然者道也。」後來,莊子繼承並發展了老子「道法自然」的思想,以自然為宗,強調無為。他認為自然界本身是最美的,即「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老莊看來,大自然之所以美,並不在於它的形成,而恰恰在於它最充分、最完全地體現了這種「無為而無不為」的「道」,大自然本身並未有意識地去追求什麼,但它卻在無形中造就了一切。而中國古典園林之所以崇尚自然,追求自然,實際上並不在於對自然形式美的模仿本身,而是在於對潛在 自然之中的道」與「理」的探求。由此可見,道家的自然觀對中國古代文學的發展,對古代藝術民族特色的形成是極為重要的。其精神表現為崇尚自然逍遙虛靜 、無為順應、樸質貴清、淡泊自由浪漫飄逸。於是,在道家神仙思想的影響下,以自然仙境為造園藝術題材的園林便應運而生。如秦始皇在渭水之南建的上林苑。據《關中記》載,上林苑設牽牛織女象徵天河,置噴水石鯨、築蓬萊三島以象徵東海扶桑。另上林苑中有大型宮苑建章宮,建章宮北為太液池,是一個相當寬廣的人工湖,因池中築有三神山而著稱。據《史記 ,孝武本記》載,「其北治大池,漸台高二十餘丈,名日太液池,中有蓬萊、方丈、瀛洲、壺梁,象海中神山,龜魚之屬。」這種「一池三山」的佈局對後世園林有深遠影響,並成為創作池山的一種模式,促成了園林藝術的發展。這種在宮苑裏鑿池築島,用造園的方式來摹擬東海神山,對傳統中國園林空間的發展至少具有以下顯著的意義 : (1)完整的主附水體的建立 。漢上林苑不但擁有量眾多的大小池沼作為附屬水體,而且具備了太液池、昆明池這樣水面浩瀚的主水。昆明池遺址的面積至今仍是清代圓明固、長春園、萬春園面積總和的三 、四倍。同時,主肘水體之間已有明確的仲承呼應關係。班固云:前唐中(池)而後太液.覽滄海之湯湯。」數量眾多,相互映襯的水面形態,千姿百態的水體穿插於龐大宮苑建築和山體之間,大大開拓了園林藝術空間,產生高低錯落、起伏有致的和諧韻律。 (2)為中國園林山水體系的確定奠定了基礎。山體與水體之間的關係由過去長期的一水環一山,一池環一台變成了一龐大水體環繞三山,大大地豐富和發展了園林空間藝術,促進了園林藝術的發展。 (3)以水體為紐帶的山、水、建築組合關係的建立。在已往單純的山或高台建築為核心,以道路建築為紐帶的園林形式中加人了以水體為核心和紐帶的新格局。這不僅大大豐富了園林藝術手段,促進山、水、建築及植物景觀間更複雜的穿插、滲透、映襯等組合關係的出現和發展,為傳統園林最終採取一種流暢柔美、富於自然韻致的組合方式準備了必要的條件。 「一池三山」的模式後來為歷代皇家宮苑所沿用,並影響到宮苑以外的園林,如揚州曾有「小方壺園」,蘇州留園有「小蓬萊」,杭州三潭印月景區有「小瀛洲」等。[21]

儒家思想與中國園林[編輯]

儒學學者吸取了道教以道為宇宙本體,「道生萬物」的思想,完善了儒家哲學的思想體系。《周易》中強調天、地 、人三才以人為本,重視人與自然、人與人之間的和諧統一關係。儘管人與自然相比,人的地位更為重要,但儒學並不把自然看作異己力量,而是主張人與自然和諧相處,認為天人是相通的,倡「天人合一」、「萬物與吾一體」之說。於是,這些思想的形成,導致了中國人的藝術心境完全融合於自然,「崇尚自然,師法自然」也就成為中國園林所遵循的一條不可動搖的原則。在這種思想的影響下,中國園林把建築、山、植物有機地融合為一體,在有限的空間範圍內利用自然條件,模擬大自然中的美景,經過加工提煉,把自然美與人工美統一起來,創造出與自然環境協調共生、天人合一的藝術綜合體。蘇州搶浪亭的楹聯「清風明月本無價,近水遠山俱有情 」就表現出國主視己與自然渾同一體,陶然於自然的閒適心情。另一方面,儒家的比德思想也對中國園林的主題思想產生一定的影響。在我國的古典園林中特別重視寓情於景,情景交融,寓義於物,以物比德。人們把作為審美對象的自然景物看作是品德美、精神美和人格美的一種象徵。自古以來,人們就把竹子作為美好事物和高尚品格的象徵。人們把竹子隱喻為一種虛心、有節、挺拔凌雲、不畏霜寒、隨遇而安的品格精神。歷史上不少詩人、文學家都寫過許多關於竹的詩文。如唐代大詩人自居易贊竹曰:「竹解心虛即我師」。唐代文人劉岩夫寫的《植竹記》中將竹與君子的人格相比擬,道:「勁本堅節,不受雪霜,剛也;綠葉萋萋,翠筠浮浮,柔也;虛心而直,無所隱蔽,忠也;不孤根而挺聳,必相依以擢秀,義也;雖春陽氣旺,終不與眾木斗榮,謙也;四對一貫 ,榮衰不殊,恆也 。」從竹子的人格化看出,自然美的各種形式屬性本身往往在審美意識中不佔主要的地位,相反,人們更注重從自然景物的象徵意義中體現物與我彼與己、內與外 、人與自然的同一 。除了竹子以外,人們還將松、梅、蘭、菊、荷以及各種形貌奇偉的山石作為高尚品格的象徵。[22]

禪宗思想與中國園林[編輯]

禪宗是由於佛教文化東漸,在中國文化土壤上形成的一個中國佛教宗派:它不僅吸收了以往佛教諸派思想以及玄學思想之所長,而且融合了中國文化中有關人生問題的思想精髓,從而與華夏民族注重現實生活的文化傳統構成水乳交融的整體,成為與儒、道並稱為傳統文化的三大基本組成之一。它提倡通過個體的直覺體驗和沉思冥想的思維方式,從而在感性中通過悟境而達到精神上的一種超脫與自由。在禪學看來,人既在宇宙之中,宇宙也在人心之中。人與自然並不僅僅是彼此參與的關係,更確切地說是兩者渾然如一的整體。為了在人的生命歷程中展現出這種自然宇宙與人的整體境界,撣學認為,內心的體驗便是達到這一境界的關鍵,這是因為宇宙萬物的一切都是人心所生。正如六祖惠能的傳世之偈中所說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它不僅體現了不立字」、「明心見性的禪宗旨趣,還闡析了禪學對於宇宙本體的追求,實際上是一種在剎那之中使 自己獲得解脫的覺悟或感受。禪宗思想可謂有以下幾個特點 (1)「梵我合一」的一元世界觀 ,即所謂我心,即佛,佛即我心; (2)設定了頓悟見性的修行方式,也就是通過漸修或頓悟發見本心; (3)「以心傳心」、「自解自悟」、「不着文字」的內心體驗。 中唐時期,禪宗美學的興起,將審美與藝術中主體的內心體驗、直覺感情等的作用,提到極高的地位,使之得以深化,並把禪宗思想融人到中國園林的創作中,從而將園林空間的「畫境」升華到 意境」。從禪宗的觀點看,世間萬物都是佛法或本心的幻化,即「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鬱郁黃花,無非若般。這就為園林這種形式上有限的自然山水藝術提供了審美體驗的無限可能性,即打破了小自然與大自然的根本界限,這在一定的思想深度上構築了文人園林中以小見大、咫尺山林的園林空間。因此,與皇家園林不同,充滿禪趣的文人園林多顯露出以小為尚的傾向。這一方面表現在園林面積、規模的小型化上,如山向疊石、水向小池潭、花木向單株轉化,靜觀因素不斷增加,而自然景觀的可游性則相對降低。另一方面表現在立意於小。小中見大的創作手法在我國源遠流長的古代文化藝術中應用是十分廣泛的。在繪畫方面,「咫尺有千里之勢」;在詩詞方面,「五絕隻字,最為難之,必言短而意長而聲不足,方為佳矣。」園林之佳者如詩之絕句,詞之小令,皆以少勝多,以咫尺面積創無限空間。小何以大?小是客觀的,指園林的面積,大是主觀的,指人的感受。大通過小而體現出來。在禪宗看來,規定性越小,想像餘地就越大,因而少能勝多,只有簡到極點,才能余出最大限度的空間去供人們揣摩與思考。正如沈三白《浮生六記 ·閒情記趣》中所說的那樣 「以叢草為林,以蟲蟻為獸 ,以土礫凸者為丘,凹者為壑。」除了以小見大的創作方法以外 ,園林中的「淡」也是源於禪宗思想。園林的「淡可以通過兩方面來體現。一是景觀本身具有平淡或桔淡的視覺效果,其中簡、疏、古、拙等都可構成達到這一效果的手段。一是通過「平淡無奇」的暗示,觸發你的直覺感受,從而在思維的超越中達 到某種審美體驗。[23]

中國園林中的植物造景[編輯]

園林植物形態各異,有圓錐型、卵狀圓錐形、卵豳形、牽形、圓球形等。園林植物的葉色也多種多樣。紫、紅、橙、黃、深綠、淡綠。在植物綠色的基調上,可用不同色彩的花木組成絢霜多彩的畫面。可以說世界上投有任何釘體可以象植釘這樣生機勃勃、千變萬化。萬竹引清風」,「秋風動桂枝」,利用植物材料,可以刨造富有生龠活力的園林景觀。[24]

園林空間是包括時間在內的四維空間這個空間是隨着時間的變化而相應地發生變化的,這主要表現在植物的季相演變方面。植物的自然生長規律形成了春天繁花盛開,夏季綠樹成蔭,秋季硬果纍纍.冬季枝幹蒼勁」的不同景象.由此產生了 春風又綠江南岸」、霜葉紅於二月花」的時間特定景觀。隨着植物的生長,植物個體也相應變化,由稀疏的枝葉到茂密的柑冠。對園林景現產生了重要影響。根據植物的季相變化,把不同花期帕植糖搭配種植,使得同一地點的某一時期,產生某種特有景觀,給人不同的感受。而植物與山東、建築的配合,也因植物的季相變化而表現出不同的畫面效果。[25]

植物材料是造園要索之一。這是由園林植物獨特的形態、色彩、風韻之美所決定的園林中栽植的孤立木,往往因其濃冠密覆或花繁葉茂而格外引人注目。銀杏、銀樺、白楊主幹通直,氣勢軒昂,松樹曲虬蒼勁。這些樹往往作為孤立木栽植,構成園林主景。幾棵樹按一定的構圖方式配置形成樹叢,這種形式既能表現樹木的群體美,又表現樹木個體美,整體上有高低遠近的層改變化,能形成較大的觀賞面。更多的材本組合如群植,則可以構成群體效果。如「萬墼松風」、「梨花伴月」、「曲水荷香」都是人們喜聞樂見的風景點。選一種有花有果可賞的樹木。造成一片小型群植,即通常所說的單純林,如中國傳統喜好的竹林、梅林、松林。在園林中頗受歡迎。還可以利用樹木秋季變色造秋色林」,如楓香、烏柏、銀杏、槭樹、黃櫨、重陽木等都可以形成「霜葉紅於二月花」的景觀。春天到梅花山看梅花,秋天到棲霞山看紅葉,成為南京人外出觀光的主要內容。這種形式在園林綠地中既可以成為構圖主景又能作為屏障,掩蓋某些不美觀的地方。值得注意的是多種樹種的配植必須主次分明,疏密有致,由一種或兩種為主,突出主題。[26]

城市園林綠地不僅能用建築、山水等來分隔空間,利用植物材科也能達倒同樣的效果。中國畫講究「疏能走馬,密不透風,植物配置也同理,根據需要可以將綠地劃分為各種空間。一般地說,植物佈局應疏密錯落,在有景可借的地方,樹要栽得稀疏.樹冠要商干或低於 視線以保持透視線。對視線雜亂的地方則要用臻密的樹加以遮擋。玄武湖翠洲有一塊草坪,四周用雪松、海桐封閉.形成較封閉的安靜體息區,臨水草坪由樹林相隔。構成半封閉空間。用綠籬來分隔空間是最常見的方式。南京市太平北路的珍珠廊小遊園是用綠地將該綠 地與城市交通幹道分隔的,既達到減弱噪音,構成封閉、安靜的街頭綠地,又與城市道路綠化相結合,為過往行人和附近居民提供小憩括動場地。 [27]

園林中地形的高低起伏,往往使人產生新奇感;同時也增強了空間的變化。利用植物能強調地形的高低起伏。地形較高處種植高大的喬灌木,能加強青聳的感覺,種於凹處使地形平緩。園林中有時要強調地形的起伏變化。常採用挖士堆山的方法.此舉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若能用植物來彌補地形變化的不足,則可達到事半功倍的目的。南京市情侶園(原名藥物園),地形平坦、起伏變化不大,為強調地形變化.在略為突起盼地面上栽植雪松,擺放山石,修築小徑,增加了地形的起優變化,濃蔭蔽目,極富山林情趣。[28]

中國園林植物景觀風格的形成[編輯]

園林植物的景觀藝術,無論它是自然生長或人工的創造,都表現出一定的風格。而植物本身是活的有機體,故其風格的表現形式與形成的因素就更為複雜一些。 一團花叢.一株孤樹,一片樹林,一組群落,都可從其干、葉、花、果的形態,反映於其姿態、疏密、色彩、質感⋯⋯等等方面,而表現出一定的風格。如果再加上人們賦予的文化內涵——如詩情畫意、社會歷史傳說等因素,就更需要在進行植物栽植時,加以細緻而又深入的規劃設計,才能獲得理想的藝術效果。從而表現出植物景觀的藝術風格來。

以植物的生態習性為基礎,創造地方風格為前提[編輯]

植物既有喬木、灌木、草本、藤本等大類的形態特徵,更有耐水濕與耐乾旱、喜陰喜陽、耐鹼號怕鹼,以及其他抗性(如抗風、抗有害氣體⋯⋯)和酸鹼度的差異等生態特性。如果不符合植物的這些生態特性,就不能生長或生長不好.也就更談不到什麼風格了。 如垂柳好水濕,適應性強.有下垂而柔軟的枝條、嫩綠的葉色、修長的葉形,栽植於水邊,就可形成「楊柳依依,柔條拂水.弄綠槎黃,小鳥依人」般的風韻。 由於植物固有的生態習性不同,其景觀風格的形成也不同。除了這個基礎條件之外,就—個地區或一個城市的整體來說,還有一個前提,就是要考慮不同城市植物景觀的地方風格。有時,不同地區慣用的植物種類有差異,也就形成不同的植物景觀風格。 除了自然因素以外,地區群眾的習俗與喜聞樂見,在創造地方風格時,也是不可忽略的。如江南農村(尤其是浙北一帶)家家戶戶的宅旁都有一叢叢的竹林,形成一種自然樸實而優雅寧靜的地方風格。在北方黃河流域以南的河南洛陽、蘭考等市縣,則可看到成片、成群的高大泡桐,或環繞於村落,或列植於道旁,或獨立於園林的空間,每當紫白色花盛開的4月,就顯示出一種碩大、樸實而稍帶粗 獷的鄉野情趣。 所以說,植物景觀的地方風格,是受地區自然氣候、土壤及其環境生態條件的制約.也受地區群眾喜聞樂見的習俗影響.離開了它們,就談不到地方風格。因此,這些就成了創造不同地區植物景觀風格的前提。

以文學藝術為藍本,創造詩情畫意等風格[編輯]

諸多的文化藝術,尤其是中國傳統園林發展至唐宋以來形成的文人園林中,這些文學藝術氣息與思想(其中還包含一定的哲理)就更為直接或間接地被引用或滲透到園林中來,甚至成為園林的一種主導思想,從而使園林成為文人們的一種詩畫實體。這種理解雖與今日的園林涵義有所不同,但如果僅從一些古典的文人園林的文化遊憩內涵來看是可以的。而在諸多的藝術門類中,文學藝術的「詩情畫意」對於園林植物景觀的欣賞與創造和風格的形成,則尤為明顯。 植物形態上的外在姿色、生態上的科學生理性質,以及其神態上所表現的內在意蘊,都能以諍隋畫意做出最充分、最優美的描繪與詮釋,從而使遊園的人獲得更高、更深的園林享受;反過來,植物景觀的創造如能以詩情畫意為藍本,就能使植物本身在其形態、生態及神態的特徵上,得到更充分的發揮,也才能使遊園者感受到更高、更深的精神美。 所以說,「以詩情畫意寫入園林」,是中國園林的一個特色,也是中國園林的一種優秀傳統。它既是中國現代園林繼承和發揚的一個重要方面,也是中國園林植物景觀風格形成中的一個主要因素。 一種植物的形態,表現其干、葉、花、果的風姿與色彩,以及在何時何地開花、長葉、結果的物候時態,而有春夏秋冬四季的季相。使觀賞者觸景而生情,產生無限的遐思與激情。或做出人格化的比擬.或沉湎于思鄉憶友的柔情,或面對花容葉色發出優美的讚嘆,或激起對社會事物的感慨,甚至引發出對人生哲理的聯想,從而詠之於詩詞歌賦.繪之於畫卷丹青,從而反映出園林植物景觀詩情畫意的風格。 這種具有文人氣息與意蘊的植物景觀.通過文人們的詩情畫意及植物的形態、生態和神態的具體表現,就產生了中國園林植物景觀獨有的文人風格。

以設計者的學識、修養出品位,創造具有特色的多種風格[編輯]

園林的植物風格.還取決於設計者的學識與文化藝術的修養。即使是在同樣的生態條件與要求中,由於設計者對園林性質理解的角度和深度有差別,所表現的風格也會不同。而同一設計者也會因園林的性質、位置、面積、環境等狀況不同,而產生不同的風格。 在同一個園林中,一般應有統一的植物風格,或樸實自然,或規則整齊,或富麗妖嬈,或淡雅高超,避免雜亂無章,而且風格統一,更易於表現主題思想。而在大型園林中.除突出主題的植物風格外.也可以在不同的景區,栽植不同特色的植物,採用特有的配置手 法,體現不同的風格。如觀賞性的植物公園,通常就是如此。由於種類不同,個性各異,集中栽植,必然形成各具特色的風格。

以師法自然為原則。(完善)弘揚中國園林自然觀的理念(體系)[編輯]

園林景物直接取之於大自然,如園林五要素中的山、石、水體、植物本身,都是自然物.用以造園,從古代的帝王官苑直至文人園林,莫不如此。如果「取」不來,則要「借」來,納園外山川於園內,作為遠望之園景,稱為「借景」。[29]

在市區,一般難以借到自然的山水,而造園者挖池堆山,也要仿自然之形,因而產生了那種以「一拳代山」、「一勺代水」、「小中見大」的山水園。疊石堆山仿山峰、山坳、山脊之形:挖池理水也有湖形、水灣、水源、潭瀑、疊落等自然水態。 植物配置首先是要仿自然之形.如「三五成林」就是以少勝多.取自然中「林」的形,或濃縮或高度概括為園林中之林,三株五株自由栽植。取其自然而又均衡,相似而又對比的法則,以求得自然的風格。在中國的傳統園林中.極少將自然的樹木修剪成人工的幾何圖形,即使是整枝、整形,也是以自然式為主,一般不做幾何圖形的修剪。[30]

中國園林的核心是景,景的創造常常藉助大自然的日月星辰、雲霧風雪等天象。。而植物景觀中,如宋代林逋所描寫的「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這樣一種配置梅花的高雅風格,就是以水邊栽植梅花,借水影、月影、微風,來體現時空的美感.創造出一種極為自然生動、靜中有動、虛無縹緲的賞梅風格。[31]

自然物的存在與形象.都有一定的規律。山有高低起伏,主峰、次峰。水有流速流向、流量流勢;植物有耐陰喜光、耐鹽惡濕、快長慢長、壽命長短,以及花開花落、季相色彩的不同,這一切都要符合植物的生態習性規律,循其自然之理,充分利用有關的種種自然因素,才能創造豐富多姿的園林景觀。[32]

這是較為深奧的一種要求,它觸及到設計者與游賞者的文化素質。如能超越以上4種造景的效果,則可產生「傳神」之作。能做到源於自然而高於自然者,多是傳達了自然的神韻,而不在於絕對模仿自然。故文人造園,多以景寫情。寄託於詩情畫意。造景是來於自然。而寫情與作畫.則是超越自然。這些才是中國傳統園林最豐厚的底蘊與特色。園林風格的創造.固然要繼承本國園林的優秀傳統.也要吸收借鑑國外園林的經驗。而今天園林風格創作的重點,則是以優美的環境來適應現代中國人的生活情趣。提升其文化素養。故園林風格所要給予人們的.可歸納為:「景、意、情、理」4個字。景是客觀存在的一種物象,是看得見、聽得到、嗅得着(香味),也摸得着的實體。這種景象能對人的感官起作用,而產生一種意境,有這種意境。就可產生詩情畫意,境中有意,意中有情,以此表現出中國園林的特色與風格。[33]

衍生庭院[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與貝聿銘對話》,Gero von Boehm,聯經出版,2003
  2. ^ 《中國園林》:5-6頁
  3. ^ 《中國古典園林史》:19-22頁
  4. ^ 《中國古典園林史》
  5. ^ 《中國園林》:7頁
  6. ^ 《周禮·地官·囿人》鄭玄注:「囿游,囿之離宮,小苑觀處也。養獸,以宴樂視之。」
  7. ^ 《中國古典園林史》:40-41頁
  8. ^ 劉向. 新序·刺奢[M]. 武漢: 湖北人民出版社, 1996.
  9. ^ 《說文解字》段玉裁:「按台不必有屋。李巡注《爾雅》曰『台上有屋謂之謝』,然則無屋者謂之台,築高而已。」
  10. ^ 《中國古典園林史》:42-43頁
  11. ^ 《中國古典園林史》:54-62頁
  12. ^ 《詩經》:「山有扶蘇,隰有荷華。」「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東門之楊,其葉牂牂。」「有杕之杜,其葉菁菁。」「其桐其椅,其實離離。」「折柳樊圃,狂夫瞿瞿。」「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何彼穠矣,華如桃李。」
  13. ^ 《中國古典園林史》:44頁
  14. ^ 《中國古典園林史》:63-68頁
  15. ^ 多個文獻說法:方三百里、三百四十里;周牆四百餘里;周袤三百里。漢代一里相當於0.414公里,至少有120公里。
  16. ^ 《中國古典園林史》:69-94頁
  17. ^ 曹植《送應氏詩》
  18. ^ 《中國古典園林史》:97-101頁
  19. ^ 《中國古典園林史》:102-111頁
  20. ^ 《中國古典園林史》:123-124頁
  21. ^ 吳雋宇; 肖藝. 從中國傳統文化觀看中國園林. 中國園林. 2001-05-18, 2001 (3): 84–86 [2018-04-27]. doi:10.3969/j.issn.1000-6664.2001.03.032. 
  22. ^ 吳雋宇; 肖藝. 從中國傳統文化觀看中國園林. 中國園林. 2001-05-18, 2001 (3): 84–86 [2018-04-27]. doi:10.3969/j.issn.1000-6664.2001.03.032. 
  23. ^ 吳雋宇; 肖藝. 從中國傳統文化觀看中國園林. 中國園林. 2001-05-18, 2001 (3): 84–86 [2018-04-27]. doi:10.3969/j.issn.1000-6664.2001.03.032. 
  24. ^ 瞿輝. 論園林中的植物造景. 中國園林: 50–51. [2018-04-27]. 
  25. ^ 瞿輝. 論園林中的植物造景. 中國園林: 50–51. [2018-04-27]. 
  26. ^ 瞿輝. 論園林中的植物造景. 中國園林: 50–51. [2018-04-27]. 
  27. ^ 瞿輝. 論園林中的植物造景. 中國園林: 50–51. [2018-04-27]. 
  28. ^ 瞿輝. 論園林中的植物造景. 中國園林: 50–51. [2018-04-27]. 
  29. ^ 朱鈞珍. 中國園林植物景觀風格的形成. 中國園林. 2003-07-10: 33–37. doi:1000—6664(2003)09—0033—0 請檢查|doi=值 (幫助). 
  30. ^ 朱鈞珍. 中國園林植物景觀風格的形成. 中國園林. 2003-07-10: 33–37. doi:1000—6664(2003)09—0033—0 請檢查|doi=值 (幫助). 
  31. ^ 朱鈞珍. 中國園林植物景觀風格的形成. 中國園林. 2003-07-10: 33–37. doi:1000—6664(2003)09—0033—0 請檢查|doi=值 (幫助). 
  32. ^ 朱鈞珍. 中國園林植物景觀風格的形成. 中國園林. 2003-07-10: 33–37. doi:1000—6664(2003)09—0033—0 請檢查|doi=值 (幫助). 
  33. ^ 朱鈞珍. 中國園林植物景觀風格的形成. 中國園林. 2003-07-10: 33–37. doi:1000—6664(2003)09—0033—0 請檢查|doi=值 (幫助). 

書籍[編輯]

  • 周維權,《中國古典園林史》[M],第三版,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8。
  • 樓慶西,《中國園林》,五洲傳播出版社,2003。
  • 田中淡:〈中國園林在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