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烏克蘭大饑荒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烏克蘭大饑荒烏克蘭語Голодомор,拉丁字轉寫:Holodomor;意為「以飢餓滅絕」[1],出自「морити голодом」,意為「以飢餓殺死」[2][3][4]),是1932年至1933年發生在蘇聯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加盟共和國的大饑荒。據估計,大約有240萬[5]至750萬[6]烏克蘭人死於這一事件。雖然同一時期在蘇聯各地都發生了饑荒,但「Голодомор」一詞通常用來特指在烏克蘭民族聚居區內發生的饑荒。當代學者大多認為烏克蘭大饑荒是在斯大林農業集體化運動的背景下出現的災難,造成饑荒的原因有自然因素,但更主要的是人為因素。在烏克蘭,這次饑荒有時被認為是故意製造的、針對烏克蘭民族的行動,因此當地也稱為「饑荒種族清洗」[7][8][9]。歷史學家認為蘇聯政府在這次大饑荒中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致使大饑荒的後果更加慘重[10]。一些烏克蘭人認為蘇聯對這次大饑荒的責任相當於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11],並且認為蘇聯專門利用饑荒清洗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其行為法律上構成種族滅絕[12][13][14][15][16]

截至2017年,有20多個國家以及美國的幾個州承認烏克蘭大饑荒是種族滅絕。[17]

饑荒的經過[編輯]

1933年烏克蘭哈爾科夫街上的餓殍

在推行農業集體化期間,大量蘇共黨員被派往農村,動員農戶加入集體農莊,他們在烏克蘭遇到了消極的和積極的抵抗,最終導致對烏克蘭「富農」階層的集體逮捕和流放。大量擅長耕作、富於農業經驗的烏克蘭農戶被劃為「富農」,全家流放至西伯利亞和中亞地區,導致烏克蘭本土農業生產技術和生產率下降。免於被流放的農戶,因為擔心被劃成富農,因此不願耕作,其直接結果就是1932年烏克蘭糧食產量暴跌。當年預期在全蘇聯可以收穫9070萬噸糧食,但是實際上只收穫了5500萬到6000萬噸。蘇聯政府徵得的糧食數量也從預期的2650萬噸下跌至1850萬噸。為了解決糧食短缺問題,1932年8月7日,蘇聯最高蘇維埃頒佈了一項新法令,規定「盜竊集體農莊財物」可以判處死刑。這一法令從根本上禁止農民將任何農產品據為己有。至1933年1月,有7.9萬名農民根據該項罪名被逮捕,其中4880人被判處死刑。

在禁止農民佔有收穫的糧食後,1932年12月6日,蘇共政治局頒佈了另外一項秘密命令,將全烏克蘭的所有生產資料(農具、牲畜、種子)收歸公有,禁止將任何糧食和製成品運入烏克蘭農村,並在全烏克蘭禁止商品和農產品的異地買賣。此外還向烏克蘭農村派出了搜糧隊,沒收農民的餘糧、口糧和種子糧。

這幾項懲罰性措施實施數月後,到1933年春天,在全烏克蘭範圍內出現了極其嚴重的饑荒現象。蘇共和烏克蘭政治局發出了一些補救性的命令,包括向饑荒地區運去32萬噸糧食,但同時自烏克蘭向外運出糧食的行動仍未停止。當年春天在俄羅斯西部和烏克蘭大部分地區出現的乾旱加重了饑荒的程度。與此同時,蘇聯政府禁止災民向外流動,烏克蘭以及頓河流域同外界的交通被中斷,到這些地區的旅行被禁止。任何未經許可便試圖離開烏克蘭的饑民都作為「階級敵人」被逮捕。有大量的食人的證據留下來。[18]蘇聯官方宣傳報寫着: "食用自己的孩子是野蠻人行為"[19]:225有超過2500人因為食人被定罪。[20]

烏克蘭人周報一直在追蹤1933年的情況,它報道了當時通信上的困難和可怕的場面。1933年12月1日它報道了一次大規模抗議。

1933年冬和1934年春,烏克蘭氣候條件轉好,1934年農業收穫量有所提高,烏克蘭饑荒狀況逐漸消失。從1933年起,蘇聯官方用了新的糧食統計手段,不用實際收到穀倉裏的數字,而用「生物學產量」,極端誇大農田的產量,目的是作為定量強迫集體農莊多交糧食。以致於30,40年代的蘇聯農業產量超出了任何外國專家的想像。蘇聯專家到了50年代都試圖在研究的時候糾正30年代到40年代的數字[21]

饑荒的後果[編輯]

紀念烏克蘭大饑荒受難者的十字架,位於基輔

由於缺乏官方統計數字,死於烏克蘭大饑荒的人數只能進行估算,具體人數在250萬到480萬之間。除了飢餓外,缺乏營養、抵抗力下降後導致的疾病感染(主要是斑疹傷寒和傷寒)也是主要的死亡原因,尤其是城市人口死亡的主要原因。死亡人口中,81.3%是烏克蘭人,4.5%是俄羅斯人,1.4%為猶太人,1.1%為波蘭人。還有為數不少的白俄羅斯人匈牙利人伏爾加德意志人克里米亞韃靼人死於烏克蘭大饑荒。

除了饑荒外,1932年到1933年,蘇聯還對抱有民族主義觀點的烏克蘭知識分子、作家等民族文化精英進行了清洗。

爭議[編輯]

製造大飢荒的是史達林,當時發生飢荒的地區就包括俄羅斯南部還有哈薩克斯坦等地,是一場失敗的農業經濟改革引起的災難,並非針對烏克蘭人的種族屠殺,而許多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將1932年蘇聯大飢荒切割為單獨針對烏克蘭人的事件。在1930年代的大清洗時期,不論是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都傷亡慘重,而在1918~1922年代俄羅斯人也是受害者,俄國白軍一樣也被殺害,在俄國內戰中因為布爾什維克徵收餘糧飢餓死亡的俄羅斯人超過1000萬,而在二月政變中俄羅斯民選出的俄國臨時政府被紅軍推翻、槍斃和清洗,鄧尼金、克倫斯基政府流亡美國、高爾查克戰死。

烏克蘭獨立後,許多烏克蘭政治家和學者認為1932年-1933年大饑荒是蘇聯對烏克蘭的種族清洗和種族滅絕。但是親俄羅斯的政客以及俄羅斯政府反對這樣的叫法。

2003年10月,一場關於烏克蘭大饑荒的國際會議在維琴察社會暨宗教歷史學會[註 1]舉行會議,共有28名會議參與者包括受各界敬重的歷史學者一同簽署聲明,要求意大利政府歐洲議會承認烏克蘭大饑荒是有計劃性的烏克蘭族種族滅絕[22]

烏克蘭國會和許多國家的烏克蘭人社團對普利策獎委員會發出呼籲,要求其撤銷1932年頒發給《紐約時報》駐蘇聯記者沃特·杜蘭蒂英語Walter Duranty的獎項。沃特·杜蘭蒂因對蘇聯五年計劃的系列報道而獲得了該獎,但是他在明知烏克蘭發生大饑荒的情況下仍對全世界隱瞞了這一慘劇的真相,並且在報道中宣稱「烏克蘭根本未發生饑荒,而且也不可能發生」。

紀念[編輯]

2002年初,烏克蘭政府解密了1000多份有關饑荒的秘密文件。烏克蘭總統庫奇馬也簽署法令,將每年11月第四個星期六定為「饑荒紀念日」。

2006年11月25日,烏克蘭各城市下半旗,並在國旗上纏上黑絲帶,向大饑荒的死難者致哀。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和議會議長莫羅茲主持了大饑荒紀念館的奠基儀式,並在市中心廣場舉行燭光哀悼活動。全烏克蘭的電視台電台停止播放娛樂節目

2017年11月25日,烏克蘭舉行的紀念活動中,總統波羅申科、總理格羅伊斯曼等政要向大饑荒紀念碑獻花圈,全國政府機構降半旗致哀,各地教堂舉行了彌撒活動。波羅申科表示任何否認大饑荒或否認二戰猶太人大屠殺的行為都是不道德的,應該制定法律讓否認這兩個悲劇的人承擔責任[17]。俄羅斯自詡為蘇聯的繼承者,應當為這一罪行負責,希望看到俄新的精英承認大饑荒是種族清洗並為此懺悔。

注釋[編輯]

  1. ^ 英語:Institute of Social and Religious History

參考文獻[編輯]

  1. ^ Jones, Adam. Genocide: A Comprehensive Introduction. Taylor & Francis. 2010: 194. ISBN 9780415486187. 
  2. ^ Andrea Graziosi, "Les Famines Soviétiques de 1931–1933 et le Holodomor Ukrainien.", Cahiers du monde russe et soviétique, 46/3, p. 457
  3. ^ Nicolas Werth, "La grande famine ukrainienne de 1932–1933" in Nicolas Werth, La terreur et le désarroi: Staline et son système, Paris, 2007, p. 132. ISBN 978-2-262-02462-8
  4. ^ Graziosi, Andrea. LES FAMINES SOVIÉTIQUES DE 1931–1933 ET LE HOLODOMOR UKRAINIEN. Cahier du Monde Russe. 2005: 464. 
  5. ^ Timothy Snyder, Bloodlands: Europe Between Hitler and Stalin, p.53 (he states that this figure "must be substantially low, since many deaths were not recorded.")
  6. ^ Anatoliy Vlasyuk, Nationalism and Holodomor, p.53 (he states that this the absolute minimum killed, by looking at the population loss would be around 4.5 million, with 7.5 million being more likely, and 10 million also being possible.")
  7. ^ Davies, Norman. Europe East and West. London: Jonathan Cape. 2006: 145. ISBN 0224069241. 
  8. ^ Baumeister, Roy. Evil: Inside Human Violence and Cruelty. Macmillan. 1999: 179. ISBN 0805071652. 
  9. ^ Sternberg, Robert. The Nature of Hat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 67. ISBN 0521896983. 
  10. ^ - "The famine of 1932–33",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Quote: "The Great Famine (Holodomor) of 1932–33—a man-made demographic catastrophe unprecedented in peacetime. Of the estimated six to eight million people who died in the Soviet Union, about four to five million were Ukrainians... Its deliberate nature is underscored by the fact that no physical basis for famine existed in Ukraine... Soviet authorities set requisition quotas for Ukraine at an impossibly high level. Brigades of special agents were dispatched to Ukraine to assist in procurement, and homes were routinely searched and foodstuffs confiscated... The rural population was left with insufficient food to feed itself."
  11. ^ Josef Zisels; Halyna Kharaz. Will Holodomor receive the same status as the Holocaust?. Citizens Action Network in Ukraine. [2010-11-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6-28). 
  12. ^ Peter Finn, Aftermath of a Soviet Famine, The Washington Post, 27 April 2008, "There are no exact figures on how many died. Modern historians place the number between 2.5 million and 3.5 million. Yushchenko and others have said at least 10 million were killed."
  13. ^ Dr. David Marples 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9-05-23., The great famine debate goes on... 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8-06-15., ExpressNews (University of Alberta),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dmonton Journal, 30 November 2005
  14. ^ Stanislav Kulchytsky, "Holodomor of 1932–1933 as genocide: the gaps in the proof", Den, 17 February 2007, in Russian, in Ukrainian
  15. ^ Yaroslav Bilinsky. Was the Ukrainian Famine of 1932–1933 Genocide?. Journal of Genocide Research. 1999, 1 (2): 147–156. doi:10.1080/14623529908413948. 
  16. ^ Stanislav Kulchytsky, "Holodomor-33: Why and how?", Zerkalo Nedeli, 25 November—1 December 2006, in Russian Archive.is存檔,存檔日期2007-07-16, in Ukrainian[失效連結].
  17. ^ 17.0 17.1 十月革命百年 烏克蘭紀念大饑荒. 美國之音. 2017-11-26. 
  18. ^ Сокур, Василий [Sokur, Vasily]. Выявленным во время голодомора людоедам ходившие по селам медицинские работники давали отравленные "приманки" – кусок мяса или хлеба. Facts and Commentaries. 2008-11-21 [2012-07-27] (俄語).  作者認為歷史上從未有如烏克蘭饑荒一樣嚴重的食人現象.
  19. ^ Várdy & Várdy 2007.
  20. ^ Holodomor Archives and Sources: The State of the Art by Hennadii Boriak "The Harriman Review Vol. 16, No. 2" 2008 page 30
  21. ^ climate and food problem in Russia: 1900-1990
  22. ^ Intellectual Europe on the Ukrainian Genocide -The Day newspaper

延伸閱讀[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