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菲茨羅伊,第一代里士滿和薩默賽特公爵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尊貴的大人
里士滿和薩默賽特公爵
嘉德騎士
Horenbout HenryFitzRoy.jpg
海軍大臣
任期
1525-1536
前任 諾福克公爵
繼任 南安普敦伯爵
愛爾蘭總督
任期
1529–1534
前任 奧蒙德伯爵
繼任 威廉斯凱芬頓
五港總督
任期
1535
前任 羅奇福德子爵
繼任 托馬斯切尼
個人資料
出生 1519年6月15日
埃塞克斯郡布萊克摩爾
逝世 1536年7月23日
諾福克郡塞特福德
配偶 瑪麗·霍華德
父母 亨利八世
伊麗莎白·布倫特
亨利·菲茨羅伊被授予最高級嘉德勳章時的紋章

亨利·菲茨羅伊,第一代里士滿和薩默賽特公爵英語:Henry FitzRoy, 1st Duke of Richmond and Somerset,1519年6月15日-1536年7月23日)是英國國王亨利八世與其情婦伊麗莎白·布倫特之子。他是亨利八世唯一公開承認的私生子。他是三任英格蘭君主的同父異母兄弟:瑪麗一世伊麗莎白一世愛德華六世。其母伊麗莎白·布倫特與其夫第一代凱姆男爵吉爾伯特·泰爾博伊另育有一女伊麗莎白和二子喬治羅伯特

出生[編輯]

亨利·菲茨羅伊爵士出生於1519年6月。其母伊麗莎白·布倫特是亨利八世的王后阿拉貢的嘉芙蓮侍女,而其父就是時年27歲的亨利八世本人。布倫特珠胎暗結之時嘉芙蓮王后即將臨盆,但這個女兒最終於1518年11月夭折。亨利八世在妻子懷孕期間常有尋花問柳的舉動。事發之後為了避免醜聞外揚,布倫特被送往埃塞克斯郡布萊克摩爾的聖勞倫斯奧斯定會修道院[1]

菲茨羅伊生日的官方記錄為1519年6月15日,但這一說法不足採信。[2][3] 作為私生子,他的出生曾被隱瞞,因此其生日很有可能在6月15日以前。史料記載1519年6月19日-6月29日亨利八世的寵臣紅衣主教托馬斯·沃爾西曾經無故缺席重要會議,推測他彼時就在為菲茨羅伊的出生做相關準備工作。因為種種保密措施,菲茨羅伊的出生沒有造成王室的混亂,當時亦沒有任何關於亨利八世私生子的對外公告。

洗禮儀式[編輯]

亨利·菲茨羅伊的洗禮儀式完全沒有記錄,但已知紅衣主教托馬斯·沃爾西是他的教父之一併且出席了他的洗禮。因此可以推斷其洗禮必然在1519年6月29日,即紅衣主教重新公開露面之前。[4] 菲茨羅伊其他的教父身份未知,但可以肯定不會是第三代諾福克公爵托馬斯·霍華德——儘管後來他與菲茨羅伊親近,但當時尚未繼承諾福克公爵的頭銜,只是薩里伯爵。反倒其父第二代諾福克公爵老托馬斯·霍華德是一個可能的人選。亨利八世自己也很有可能作了菲茨羅伊的教父。1516年3月國王的外甥亨利·布蘭登受洗時國王就作了其教父。[5] 菲茨羅伊的教母也沒有記錄,但可以推測多半是其母的親友,因為宮廷中的女侍多半礙於王后的面子不會出席這一儀式。

被承認[編輯]

「菲茨羅伊」(FitzRoy)這個姓氏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國王之子」,傳統上也常用於國王的私生子女。因此亨利八世賦予布倫特的兒子這個姓就等於承認他就是國王的兒子。[6] 其名亨利顯然來源於其父亨利八世。當時國王沒有男性繼承人並為此大為苦惱,他很有可能因此公開承認了這個私生子。[7] 另一方面,同一年法國國王弗朗索瓦一世的次子亨利出生,同樣以亨利八世命名,並且亨利八世也是其教父。考慮到當時英法之間的緊張關係,亨利八世承認亨利·菲茨羅伊多半也有不向弗朗索瓦一世示弱的因素。

亨利八世曾經驕傲地將他的私生子帶到宮廷向眾人展示。[8] 這件事情有可能發生在王后於1519年8月召開的一次宴會上,抑或是在剛剛完成翻修的埃塞克斯郡紐豪莊園內。

養育[編輯]

從亨利·菲茨羅伊受洗到他1525年6月正式入主布萊德維爾宮之間的這段歷史現在尚有很多不明之處。但可以肯定的是作為私生子他與其生父保持了密切的聯繫。現存的一封王家保育員的信件中證實菲茨羅伊曾經在王家育嬰室待過,1530年後更頻繁出入宮廷。[9] 按照16世紀的風俗,貴族兒童的監護人和住處經常更換。菲茨羅伊同父異母的手足們:瑪麗、伊麗莎白和愛德華都是如此。1519年國王突然更換了時年三歲的瑪麗公主的監護人索爾斯伯里女伯爵瑪格麗特·珀爾接替了瑪格麗特·布萊恩的職務,而後者曾在一封信中透露過,亨利八世所有的孩子都由自己照看過。因此後世推測亨利八世的這一決定是為了讓瑪格麗特·布萊恩照看自己的私生子菲茨羅伊。

菲茨羅伊在其幼年時期接受了相當好的教育。1525年,時任菲茨羅伊家教老師的約翰·帕爾格雷夫曾抱怨菲茨羅伊在背誦祈禱文時說的拉丁文有「野蠻的」口音,同時還鄙夷菲茨羅伊之前的拉丁語老師「沒文化」。此前帕爾格雷夫曾任瑪麗公主的家庭教師,所以菲茨羅伊很有可能享受了和其姊姊一樣的師資。[10] 

獲封頭銜[編輯]

1525年,亨利八世34歲,已經在位16年但仍沒有男性繼承人;其妻阿拉貢的嘉芙蓮已經年過四十,除了當時九歲的瑪麗公主再無所出;與此同時亨利八世甚至沒有在世的男性父系親屬——簡而言之,都鐸王朝面臨巨大的絕嗣風險。因此,儘管作為私生子,菲茨羅伊身為國王唯一的兒子這一事實也使得他備受君恩。

1525年6月18日一早,亨利·菲茨羅伊乘坐駁船來到了位於倫敦城西側的布萊德維爾宮。他首先受封諾丁漢伯爵。這是12世紀以來第一次有私生子受封爵位。隨後菲茨羅伊第二次進入房間,受封里士滿和薩默賽特公爵。他因此成為英國歷史上第一個擁有兩個公爵頭銜的人。菲茨羅伊的封地大半都是瑪格麗特·博福特以前的領地,而博福特家族之前曾領有薩默賽特公爵的頭銜;里士滿公爵的頭銜則可以追溯到都鐸家族先祖,第一代里士滿伯爵艾德蒙·都鐸。國王另撥付菲茨羅伊4,845英鎊的年金以供日常開支。[11]

受封儀式之後舉行了盛大的酒宴假面舞會。菲茨羅伊的母親布倫特是否出席沒有明確記載,但布倫特的丈夫第一代凱姆男爵吉爾伯特·泰爾博伊確定當時在場。

另一方面,菲茨羅伊盛大的受封儀式令嘉芙蓮王后黯然神傷,因為她未能為國王誕下一名王子,同時她也為自己女兒瑪麗的前途擔憂。時任威尼斯大使在一封私信中寫道:「王后似乎非常嫉恨國王的私生子受封伯爵和公爵。同時國王在他人唆使下將王后的三個西班牙侍女驅逐出宮廷,而這三人都是王后的主要智囊。這一強硬舉動讓她心生不滿,但她不得不屈服並保持耐心。」[12]

王室職務[編輯]

同年裏奇蒙公爵被委任數個重要的王室職務,包括海軍大臣北部議會議長以及英格蘭-蘇格蘭邊境領地守衛。這些職務實質上將整個北英格蘭都置於他的治下。[13] 里士滿公爵在約克郡謝里夫哈頓城堡里長大成人。

愛爾蘭國王[編輯]

里士滿公爵後來被任命為愛爾蘭總督。亨利八世甚至一度想要建立一個獨立的愛爾蘭王國並讓里士滿公爵作它的國王,但國王的重臣們擔心如果愛爾蘭和英格蘭脫離共主的關係,它將會成為英格蘭的另一個地緣政治上的對手,就像蘇格蘭一樣。里士滿公爵死後,愛爾蘭議會通過了1542愛爾蘭王權法令,正式將愛爾蘭和英格蘭結合為共主邦聯。亨利八世成為這兩邦的第一任共主。[14]

婚姻[編輯]

亨利八世竭力使自己和阿拉貢的嘉芙蓮之間的婚姻無效的時候,有人建議菲茨羅伊娶同父異母的姊妹瑪麗公主為妻。這樣一來菲茨羅伊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繼承王位,國王也就不需再以娶兄弟之妻無男嗣的理由宣佈婚姻無效了。當時的教皇克萊門七世既不想宣佈亨利的婚姻無效,也不願意得罪國王本人,於是對這一建議非常支持。他甚至為菲茨羅伊和瑪麗的婚姻提前準備好了特別豁免狀。[15][16][17][18]

然而,1533年11月28日公爵選擇娶諾福克公爵之女瑪麗·霍華德為妻。[19] 他與妻舅,薩里伯爵亨利·霍華德關係良好。美中不足的是公爵與妻子從未洞房[20]

去世[編輯]

1536年7月里士滿公爵的平步青雲戛然而止。他染上了「消耗症」(通常指肺結核,但也有可能是其他肺部疾病),1536年7月23日在聖詹姆士宮去世。

諾福克公爵下令將里士滿公爵的遺體用鉛包裹後放在封閉的馬車中秘密下葬。然而里士滿的僕人們抗拒了這一命令,反而將主人的屍身放在裝滿稻草的車裏運輸。里士滿公爵的墓地位於薩福克郡弗瑞林姆教堂

參考文獻[編輯]

  1. ^ Hutchinson, Robert, House of treason: rise and fall of a Tudor dynasty (London, 2009), pg. 58.
  2. ^ Hutchinson, Robert. Dramatis Personae. Young Henry: The Rise of Henry VIII. Macmillan. 2012: 262 [2013-11-21]. ISBN 1250012740. 
  3. ^ Murphy, Beverley, The bastard prince: Henry VIII’s lost son (Stroud, 2004) pg. 25.
  4. ^ Lipscomb, Suzannah, 1536: The year that changed Henry VIII (London, 2009) pg. 90.
  5. ^ Norton, Elizabeth, Bessie Blount: Mistress to Henry VIII (Stroud, 2011) pg. 137.
  6. ^ "FitzRoy" means "Son of the king" or "Son of a king" in Anglo-Norman (cf. article Fitz)
  7. ^ Weir, Alison, Henry VIII: king and court (London, 2002) pg. 220.
  8. ^ Mattingly, Garrett, Catherine of Aragon, pg. 145.
  9. ^ Lipscomb, Suzannah, 1536: The Year That Changed Henry VIII, p. 91.
  10. ^ Norton, Elizabeth, Bessie Blount: Mistress to Henry VIII, p. 121.
  11. ^ Hutchinson, Robert, A Tudor dynasty: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house of Howard, pg. 59.
  12. ^ Murphy, Beverley, The bastard prince: Henry VIII’s lost son, pg. 45.
  13. ^ Murphy 2001, 61
  14. ^ Scarisbrick, J. J., English Monarchs: Henry VIII,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5. ^ Weir, Alison. The Six Wives of Henry VIII. Grove Press. 2000. ISBN 0-8021-3683-4. 
  16. ^ Lacey, Robert. The life and times of Henry VIII.. Praeger. 1974. 
  17. ^ Tjernagel, Neelak Serawlook. Henry VIII and the Lutherans: a study in Anglo-Lutheran relations from 1521 to 1547. Concordia Pub. House. 1965. 
  18. ^ Elton, Geoffrey Rudolph. England under the Tudors, Volume 4. Routledge. 1991. ISBN 0-415-06533-X. 
  19. ^ Template:MLCC
  20. ^ Template:MLCC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