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曄 (三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曄
國家 魏國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曹操曹丕曹叡
子揚
封爵 東亭侯
籍貫 淮南成德(今安徽省壽縣南)
出生 ?
逝世 234年
曹魏
諡號 景侯

劉曄(?-234年),子揚淮南成德(今安徽省壽縣南)人,三國時期曹魏的戰略家和政治家。歷事曹操曹丕曹叡三代,是漢光武帝的兒子阜陵王劉延的後代。劉曄自小膽識過人而機巧;對於分析局勢等有其過人之處,汝南名士許劭躲避戰亂到揚州時,評價劉曄有佐世之才,逝世後諡曰景侯

生平[編輯]

獨略膽智[編輯]

劉曄七歲時母親死去,臨終前說父親劉普的僕人有誣害人的性格,害怕自己死後會出亂局,希望他和他的兄長劉渙長大後能除去他。十三歲時就按母親的遺命,斬殺了父親寵信的侍者,而後又坦然向父親請罪。劉普原先大怒,但知道劉曄的動機後亦對他十分欣賞,不作苛責。

劉曄二十多歲時,天下大亂,揚州地方的豪強們大多不願抑強扶弱而且狡猾殘暴。揚州當地有鄭寶張多許乾等人擁兵自重,其中以鄭寶最為驍勇果斷,才能和力氣都很突出,為當地人所忌憚。當時鄭寶想擄略百姓渡過長江到江南地區,看中了劉曄是當地的高族名人,想要強逼他倡導這個計謀。劉曄知道後很害怕,但都沒有被鄭寶找到。此時曹操派使者到揚州,劉曄去見使者,論及當前時勢,並請使者在他那裏停留數日。鄭寶於是帶數百人帶着迎接使者,並等待劉曄。劉曄則在中門外設酒菜飯席給鄭寶部眾,自己則與鄭寶在內宴飲,並暗中要人借敬酒的機會殺掉鄭寶。但鄭寶原來不好酒,並且很留意他們,令那人不敢下手。劉曄於是親手用佩刀斬殺鄭寶,並斬他的頭下來,向他的部眾恐嚇:「曹公有令,敢有動者,與寶同罪。」部眾見此都很震驚和害怕,跑回營舍。當時營中尚有精兵數千,劉曄為防他們作亂,即騎鄭寶的馬匹到鄭寶的營門前,向一些首領陳說禍福利弊,最終眾人叩頭迎納劉曄。劉曄入營後安撫群眾,令眾人歸服,更推舉劉曄為新首領。但劉曄見漢室衰微,自己亦是皇室宗族,不想擁兵,於是將那些部曲都委託給廬江太守劉勳

明智權計[編輯]

劉勳當時在江淮之間有很強的兵力,受到孫策的忌憚,於是孫策派使節特以卑下的言辭和財寶要求劉勳代為攻打上繚城。劉勳相信孫策,更因收得財寶而十分高興,各人都祝賀,但劉曄則不感喜悅。劉勳詢問,劉曄則說:「上繚雖小,城堅池深,攻難守易不可旬日而舉,則兵疲於外,而國內虛。策乘虛而襲我,則後不能獨守。是將進屈於敵,退無所歸。若軍今出,禍今至矣。」但劉勳不聽,堅持出兵。而孫策果時從後乘虛襲擊劉勳,劉勳失敗後,於建安四年(199年)投奔曹操,劉曄亦跟隨。

後來曹操到壽春,當時山賊陳策在廬江聚眾數萬人,並據險而守。曹操曾派偏將試圖消滅但不果。曹操於是詢問群下問可否征伐。很多人都認為山賊據險而守,難以攻克,而且無足輕重,不應征伐;但劉曄認為其實是偏將資歷不足和天下未定而令到山賊仍敢對抗,而當時局勢已經大致穩定,應該先懸賞勸降,再用軍事實力進逼,那山賊就會自己潰敗。曹操同意,並派猛將在前,大軍在後,最終如同劉曄所預測般平定陳策。戰後曹操辟劉曄為司空倉曹

建安二十年(215年),曹操征伐據守漢中張魯,任用劉曄為主簿。當時張魯弟弟張衛領兵堅守,曹操攻陽平山上各個屯寨,但山勢險峻難登,難以攻克;而且士兵死傷甚多,糧食又缺乏,曹操於是打算撤軍,命令夏侯惇許褚呼叫山上的軍隊撤退。此時有一些軍隊在夜裏誤闖張衛別營,營中士兵大驚四散,當時在軍隊後方的劉曄見此認為可以取勝,勸夏侯惇等不要退軍。夏侯惇見後相信,於是回去告訴曹操,曹操於是進攻張衛,張衛不敵退走。張魯不久投降,曹操得漢中。劉曄及後即勸曹操進攻劉備新佔的蜀地,認為攻佔漢中後令蜀人震驚,只要進攻他們就會望風歸附;否則讓諸葛亮關羽張飛等人穩定人心,據守險要,那日後就難以征服。但曹操不聽。七日後,有從蜀地投降的人說蜀地人心惶惶,劉備斬殺驚惶者亦不能安定人心[1]。曹操於是再問劉曄現在可否進攻,劉曄卻說蜀人人心已經稍微安定,不能進擊。曹操最終回師,及後任行軍長史,兼領軍隊。

料斷局勢[編輯]

黃初元年(220年),劉曄升任侍中,賜爵關內侯。當時曹丕問朝臣究竟劉備會否為被孫權襲取荊州而殺害的關羽報仇,大多數都是認為劉備力量薄弱,名將只有關羽;關羽死後國內憂慮,根本不會再發動戰爭。但劉曄卻認為劉備一定會借出兵而重振聲威;而且認為劉備和關羽兄弟情重,一定會為他報仇[2]。最終劉備果然於次年(221年)進攻孫權,發動夷陵之戰。當時孫權舉全國之力應付,並向曹魏稱藩,朝臣很多都慶賀,但劉曄卻認為孫權並沒有臣服之心,這次只是逼不得已才稱藩。劉曄更建議曹丕乘虛領兵攻滅東吳,以絕後患。但曹丕不同意。東吳在夷陵之戰戰勝後果然漸見不臣之心,曹丕於是打算討伐,但劉曄認為吳國剛剛大勝蜀漢,上下一心,而且有長江天險,不能這麼倉卒進攻,但曹丕又不聽。黃初五年(224年),曹丕親自領軍到廣陵泗口,命令荊州揚州的軍隊並進,進攻東吳。當時很多人都以為孫權會親率軍隊抵抗,但劉曄認為孫權知道曹丕只率大軍到江北壓境,過河戰鬥者必定是其他將領,因而必定會靜待進攻,不會親率迎擊。最終孫權都沒有來,曹丕唯有撤退。

揣摩知人[編輯]

魏諷在東漢末年很有名聲,卿相以下的官員都與他誠心結交。延安元年(220年),劉備將領孟達率眾投降,曹丕對孟達甚為器重,任命他為新城太守,加散騎常侍;當時的人都稱他有「樂毅之量」。而劉曄一見他們二人,都說他們必定會叛變。最終魏諷於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在鄴城叛變;而孟達則於太和元年(227年)與諸葛亮通信,意圖叛亂。

太和元年(227年),魏明帝曹叡繼位,進封劉曄東亭侯,食邑三百戶。次年,遼東公孫淵脅逼叔父公孫恭讓位,自立為遼東太守﹕劉曄認為公孫氏佔領遼東很久,恃著海和山的阻隔,可能會好像胡族一樣難以制約,甚至發動叛亂。建議應趁公孫淵初登位,出其不意出兵討伐,並開設懸賞引誘他的反對者協助,可能未必開戰就能解決遼東割據問題。但最終都沒有被接納,公孫淵亦與於景初元年(237年)叛魏。

微言納察[編輯]

劉曄得到明帝寵信親近,有一次曹叡打算攻伐蜀漢,朝臣都說不可以,但劉曄私下卻對曹叡說可以;後出去和朝臣又說不可以,因為劉曄的膽識,說時都好像是真心的,曹叡和各大臣都沒有懷疑。當時中領軍楊暨被明帝寵信,亦敬重劉曄,他是最為反對曹叡伐蜀的大臣,劉曄與楊暨見面時亦有向他說不可攻伐的理由,楊暨於是以為劉曄一定會支持自己。到後來楊暨再和明帝討論攻伐蜀漢之事,楊暨懇切地進諫反對;明帝指責他是儒生出身,不通軍事,楊暨因而搬出既一直反對伐蜀,亦是重臣的劉曄去勸告明帝,但明帝卻一直聽劉曄說可以攻伐,於是找來與楊暨對質,但召見時劉曄卻不發一言。後來劉曄再私下見明帝,劉曄指責明帝不應將伐蜀大計隨意告訴其他人,更稱懷疑蜀漢已得悉明帝要來攻的情報[3];明帝更是感謝劉曄。後見楊暨又指責他對君主進言過於直率,應要婉轉地表達[4];楊暨亦感謝他。有人見到劉曄這樣巧妙奉迎這兩方面,甚為厭惡,於是向明帝告發,更建議明帝召見劉曄時特地以與自己相反的意見來問他,如果每樣他都表示同意,就表示劉曄他是揣摩上意了。後來明帝一試,果然如此,於是開始疏遠劉曄。劉曄因而發狂,在太和六年(232年)因病改任太中大夫,不久出任大鴻臚。兩年後再任太中大夫,及後死去。諡景侯

其他記載[編輯]

據《魯肅傳》載,劉子揚和魯肅友好。曾經游說魯肅輔助鄭寶,但《資治通鑒》沒有記載此事。《通鑒考異》記載說,鄭寶逼害劉曄輔助他,但劉曄不肯,最後用計親手斬殺鄭寶的人,照這樣沒有可能叫魯肅輔助鄭寶。劉子揚和魯肅友好,曄字子揚,但據記載是「劉子揚」,而不是「曄」,這里是個疑問。

劉曄在曹魏時期不與人交流,有人問為何,他自稱自己是故漢室旁系,故而不做。[5]

222年,替曹丕探訪重病的張遼[6],226年,作為代表推舉楊阜[7]

曾仗着特進身份誣陷過陳矯[8],又曹丕打獵時讚美之而被鮑勳批評。[9]

藝術形象[編輯]

演義傳記[編輯]

初由郭嘉推薦,先後為曹操曹丕曹叡效力。在曹操下為參謀,官渡之戰時與袁紹開戰,並提出用霹靂車來擊毀袁紹勢力的營樓攻擊。曹丕伐吳時,看出端倪,但來不及撤退而被徐盛等吳將打敗。曹氏三代元老,獻過許多妙計,官拜魏太中大夫。

影視形象[編輯]

漫畫形象[編輯]

家庭[編輯]

父母[編輯]

  • 劉普,劉曄父親,漢室支族。
  • 脩,劉曄母親。

兄弟[編輯]

  • 劉渙,劉曄兄長,比劉曄大兩歲。

[編輯]

  • 劉寓,嗣侯。
  • 劉陶,字季冶,劉曄幼子,才高但薄行,官至平原太守。

評價[編輯]

  • 陳壽《三國志》評:「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才策謀略,世之奇士,雖清治德業,殊於荀攸,而籌畫所料,是其倫也。」
  • 許劭:「曄有佐世之才。」
  • 鮑勛:「劉曄佞諛不忠,阿順陛下過戲之言。昔梁丘據取媚於遄臺,曄之謂也。」
  • 傅玄:「曄有膽智,言之皆有形。」「諺曰「巧詐不如拙誠」,信矣。以曄之明智權計,若居之以德義,行之以忠信,古之上賢,何以加諸?獨任才智,不與世士相經緯,內不推心事上,外困於俗,卒不能自安於天下,豈不惜哉!」
  • 章如愚:「至於三國,各自據其土而成鼎峙之勢,亦諸人之力也。故在魏,則荀攸、賈詡之算無遺策,郭嘉、劉曄之才策謀畧,管寧之淵雅高尚,毛玠之典選清正;在吳,則周瑜、魯肅之儔入為腹心,出為股肱,甘寧凌統之徒奮其威,黃蓋、蔣欽之屬宣其力;在蜀,則諸葛孔明之長於治國,費禕、董允之志慮忠純,向寵之性行均淑,皆一時之人傑也。」
  • 葉適:「如劉曄、蔣濟之流,區區乎以揣摩徔人者,固至是歟?」
  • 郝經:「當是之時,魏有荀彧、荀攸、賈詡、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司馬懿為之謀,吳有張昭周瑜魯肅呂蒙陸遜運其籌。」
  • 胡三省:「言者謂曄善迎合上意,上若有所問,試反上意而問之,曄之對必與上之問反,而與上意所向者合。每問皆然,則可以見曄迎合之情矣。」
  • 王夫之:「迨於子桓之世,賈詡、辛毗、劉曄、孫資皆坐照千里之外,而持之也定。」
  • 何焯:「為帷幄之臣,本之以忠信,持之以慎密,則無敗矣。若窺伺機詐,未有令終者也。」
  • 毛澤東:「劉曄曾經長期跟隨在曹操身邊,出過不少奇計,後又輔佐曹丕和曹叡,是曹魏的三朝元老。」,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後期,毛澤東曾先後向幹部推薦讀《三國志》的四篇傳記,即《張魯傳》、《呂蒙傳》、《郭嘉傳》、《劉曄傳》。毛澤東熟讀《劉曄傳》以及裴松之的注,並作了如下批語:「此傳可一閱。放長線釣大魚,出自劉曄。」劉曄的足智多謀和善於應變給毛澤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得到了毛澤東的高度讚揚。一九六六年三月,毛澤東在杭州的一次小型會議上談論曹操缺點的同時,也讚揚了劉曄。

注釋[編輯]

  1. ^ 《傅子》:蜀降者說:「蜀中一日數十驚,備雖斬之而不能安也。」
  2. ^ 曄獨曰:「蜀雖狹弱,而備之謀欲以威武自強,勢必用眾以示其有餘。且關羽與備,義為君臣,恩猶父子,羽死不能為與軍報敵,於終始之分不足。」
  3. ^ 《傅子》:伐國,大謀也,臣得與聞大謀,當恐眯夢漏泄以益罪,焉敢向人言之?夫兵,詭道也,軍事未發,不厭其密也。陛下顯然露之,臣恐敵國已聞之矣。
  4. ^ 《傅子》:夫釣者中大魚,則縱而隨之,須可制而後牽,則無不得也。人主之威,豈徒大魚而巳!子誠直臣,然計不足釆,不可不精思也。
  5. ^ 曄在朝,略不交接時人。或問其故,曄答曰:「魏室即阼尚新,智者知命,俗或未咸。仆在漢為支葉,於魏備腹心,寡偶少徒,於宜未失也。」
  6. ^ 《三國志·張遼傳》:遼還屯雍丘,得疾。帝遣侍中劉曄將太醫視疾,虎賁問消息,道路相屬。
  7. ^ 《三國志·楊阜傳》:文帝問侍中劉曄等:「武都太守何如人也?」皆稱阜有公輔之節。未及用,會帝崩。
  8. ^ 《三國志·陳矯傳》裴注引《魏晉世語》:劉曄以先進見幸,因譖矯專權。矯懼,以問長子本,本不知所出。次子騫曰:「主上明聖,大人大臣,今若不合,不過不作公耳。」後數日,帝見矯,矯又問二子,騫曰:「陛下意解,故見大人也。」既入,盡日,帝曰:「劉曄構君,朕有以跡君;朕心故已了。」以金五鉼授之,矯辭。
    《晉書》簡版:初,矯為尚書令,侍中劉曄見幸於魏明帝,譖矯專權。矯憂懼,以問騫。騫曰:「主上明聖,大人大臣,今若不合意,不過不作公耳。」後帝意果釋……
  9. ^ 《三國志·鮑勳傳》:帝手毀其表而競行獵,中道頓息,問侍臣曰:「獵之為樂,何如八音也?」侍中劉曄對曰:「獵勝於樂。」勛抗辭曰:「夫樂,上通神明,下和人理,隆治致化,萬邦咸乂。移風易俗,莫善於樂。況獵,暴華蓋於原野,傷生育之至理,櫛風沐雨,不以時隙哉?昔魯隱觀漁於棠,春秋譏之。雖陛下以為務,愚臣所不原也。」因奏:「劉曄佞諛不忠,阿順陛下過戲之言。昔梁丘據取媚於遄台,曄之謂也。請有司議罪以清皇廟。」帝怒作色,罷還,即出勛為右中郎將。

參考資料[編輯]

  • 《三國志·劉曄傳》
  • 《資治通鑑》卷六十七、六十九及七十
  • 《三國志·武帝紀》
  • 《三國志·鮑勛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