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匈帝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帝國議會所代表的王國和皇室領地以及匈牙利聖史蒂芬王冠領
Österreichisch-Ungarische Monarchie(德文)
Osztrák-Magyar Monarchia(匈牙利文)

1867年-1918年
國旗 紋章
格言
Indivisibiliter ac Inseparabiliter(拉丁文)
「不離不棄」
國歌
Kaiserhymnen
帝皇頌
奧匈帝國位置圖
1914年的奧匈帝國
首都 維也納(第一)[1]布達佩斯
常用語言 官方:
德語匈牙利語
非官方:
捷克語[2]波蘭語克羅地亞語羅馬尼亞語[3][4]斯洛文尼亞語斯洛伐克語烏克蘭語盧森尼亞語意第緒語塞爾維亞語波斯尼亞語[5][6]
主要宗教 基督教天主教新教東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遜尼派1908年後
政體 立憲制二元君主國
身合國政合國
皇帝國王
- 1848–1916 弗朗茨·約瑟夫一世(首)
- 1916–1918 卡爾一世與四世(末)
奧地利首相
- 1867—1871 弗里德里希·馮·博伊斯特英語Friedrich Ferdinand von Beust(首)
- 1918 海因里希·拉瑪什英語Heinrich Lammasch(末)
匈牙利宮相
- 1867–1871 安德拉希·久洛英語Gyula Andrássy(首)
- 1918 哈迪克·亞諾什英語János Hadik(末)
立法機構 奧地利帝國議會
匈牙利王國議會
- 上議院 奧地利上議院
匈牙利貴族院
- 下議院 奧地利眾議院
匈牙利眾議院
歷史時期 普奧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
 - 1867年折衷方案 1867年3月1日
 - 捷克斯洛伐克獨立 1918年10月28日
 - 斯-克-塞國獨立 1918年10月29日
 - 塞爾維亞吞併伏伊伏丁那 1918年11月25日
 - 解體 1918年11月11日
 - 解體條約1 1919年1920年
面積
- 1910年 676,615 平方公里
人口
- 1907年估計 48,592,000
- 1910年估計 51,390,223
  密度 76 每平方公里
- 1914年估計 52,800,000
  密度 78 每平方公里
貨幣 萊茵盾
奧匈帝國克朗(1892–1916)
先前國
繼承國
Flag of the Habsburg Monarchy.svg 奧地利帝國
德意志奧地利共和國 Flag of Austria.svg
匈牙利民主共和國 Civil Ensign of Hungary.svg
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 Flag of the Czech Republic.svg
波蘭第二共和國 Flag of Poland.svg
羅馬尼亞王國 Flag of Romania.svg
西烏克蘭人民共和國 Flag of the Ukranian State.svg
斯洛文尼亞人-克羅地亞人和塞爾維亞人國 Flag of the State of Slovenes, Croats and Serbs.svg
意大利王國 Flag of Italy (1861-1946) crowned.svg
塞爾維亞王國 State Flag of Serbia (1882-1918).svg
今屬於
1)《聖日耳曼條約》簽於1919年9月10日;《特里亞農條約》簽於1920年6月4日。

奧匈帝國(德語:Österreich-Ungarn匈牙利語Ausztria-Magyarország)又名雙元帝國(Duale Monarchy)、二元帝國,舊譯奧斯馬加(匈牙利語的音譯),正式名稱是「帝國議會所代表的王國和皇室領地以及匈牙利聖史蒂芬王冠領」(德語:Die im Reichsrat vertretenen Königreiche und Länder und die Länder der heiligen ungarischen Stephanskrone匈牙利語Birodalmi tanácsban képviselt királyságok és országok és a magyar Szent Korona országai)。奧匈帝國在國際地位上屬於歐洲傳統五大強國、奧、)之一,也是一個軍事、經濟、領土、資源和人口都名列各國前茅的世界級強國,它的存在時間從1867年奧匈和解至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為止。

奧匈帝國在歷史上最著名的事件是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即1914年發生薩拉熱窩事件;在事件中,奧匈皇太子斐迪南大公塞爾維亞黑手黨民族主義激進分子加夫里洛·普林西普刺殺,引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奧匈帝國在戰爭期間屬於和德意志帝國同一戰線的中央同盟國陣營,但同盟國(包括德國、奧匈、鄂圖曼土耳其保加利亞王國)於1918年戰敗。戰爭期間,奧匈帝國的政局空前動蕩,由古老的皇室聯姻合併而來的舊帝國終究抵不過境內風起雲湧的獨立運動,最終解體、分裂為11個國家。[7]

奧匈帝國的建立源於1867年的奧匈和解,奧地利的德意志民族和匈牙利的馬紮爾民族創造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雙元帝國體系;這是一個匈牙利貴族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在爭取維持原來的奧地利帝國時所達成的一個和解方案,所以匈牙利國王與奧地利皇帝是同一個人。雖然奧地利帝國首都一直都在維也納,但奧匈帝國在匈牙利王國的首都卻是布達佩斯[1]。匈牙利王國境內享有很大程度的的立法行政司法稅收海關鑄幣等自治權,但外交國防匯率等對外事務方面則與奧地利協同一致,統一由帝國的中央政府處理。

奧匈帝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由於民族非常眾多、所以因此產生的民族問題極其嚴重,奧匈帝國的內政需要由組成她的12個民族之間的共同商議所決定;當時正值民族主義思潮的高峰、而且歐洲各地民族獨立思想已不斷趨至成熟,導致奧匈帝國在其成立期間不斷有民族主義起義和其它民族間的糾紛;雖然奧匈帝國在民族問題上舉步維艱,但在它所存的約50年間整個國家的經濟不斷發展、國家實現了現代化、許多開明的改革得以施行。

奧匈帝國是當時世界八大列強、奧、)之一,也是地跨中歐東歐南歐的一個幅員遼闊的大國。其本土面積之遼闊、在當時歐洲排名第二,僅次於俄羅斯帝國[8];其歐陸洲領土之總人口數量之眾多、稍遜於俄羅斯帝國德意志帝國,位於歐洲第三;與此同時,奧匈帝國的機械儀器製造業之繁榮、和鋼鐵軍火工業之雄厚,排位世界第四,僅僅在德意志帝國大英帝國美利堅合眾國之後;其資源總儲備之廣泛、和動員總兵力之龐大,亦是歐洲第四,只少於俄羅斯帝國德意志帝國法蘭西第三共和國;而奧匈帝國的農產品種類之繁多、和原油產量之豐富則是超越擁有精緻農業的法蘭西第三共和國、和以糧食出口為導向的俄羅斯帝國,位居全歐之冠;最後,斯柯達兵工廠生產的重炮武器的工藝之先進、精準度之良好、命中率之穩定、彈射距離之遠、炮火之猛烈,更是遙遙領先其餘列強、雄踞世界第一。[9]

建立[編輯]

奧地利歷史
Austria coat of arms official.svg
歷史系列條目
匈牙利歷史
匈牙利國徽
Portal-puzzle.svg 匈牙利主題

1867年2月建立奧匈帝國的原因是一種和解。在此之前,奧地利帝國是一個高度中央集權的單一制國家(1804年—1867年),而且是淩駕於普魯士之上、能左右德意志統一意大利統一步伐的中歐霸主。[10]但19世紀中葉,這個帝國的國力被大幅削弱:1859年的奧薩戰爭使它喪失了在意大利的所有非奧地利歷史領土、1866年的普奧戰爭迫使它被排除德意志邦聯之外,雖然德國地區和意大利地區從來就不是奧地利的領土、但是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一直透過王室聯姻和佔據神聖羅馬帝國德意志邦聯的主導地位的方法(作為永久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和德意志邦聯主席國)來控制非本國領土地區並把她們加入自己的勢力範圍;隨着德國和意大利的統一,奧地利失去了全部在中歐的勢力範圍,因為自己和德國俄國是盟友而意大利王國和法國德國亦是盟友關係、所以奧地利已經不能再插手已經被層層聯盟關係所捆綁住的自己原本的勢力範圍(除普魯士外的整個德國、尤其是南德,意大利的倫巴地-米蘭和威尼斯地區,俄國的小波蘭地區,被法國保證中立的瑞士),進而只能轉向由孱弱不堪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所控制的巴爾幹地區來彌補自己的損失。

奧地利帝國境內的匈牙利對維也納的統治也非常不滿(尤其是以匈牙利貴族為代表),在帝國的其它許多地區民族主義思想也不斷加強、造成了空前的叛亂。匈牙利對奧地利的統治不滿出於多種原因,其中之一是奧地利在俄羅斯帝國的支持下對1848年匈牙利革命的鎮壓。匈牙利的馬扎兒民族是奧地利帝國中第二大民族,而且它的面積佔了帝國的約二分之一;為了保障奧地利皇帝在匈牙利的地位、和防止這麼一個強大的國家脫離奧地利獨立,弗朗茨·約瑟夫皇帝不得不與匈牙利的貴族舉行安撫性質的談判,尋求一個可以使他們支持他的折衷方案

一些政府官員勸告弗朗茨·約瑟夫與所有民族主義領導份子談判、來建立一個聯邦國家,因為他們擔心單獨與匈牙利貴族談判會讓匈牙利勢力大為增強、並且遭到其餘民族更強大更激烈的反對和不滿。當時,斯拉夫民族為中心的其他少數民族(這裏的『少數』並不代表她們的民族數量真的很少、而是指無法向主流民族一樣擁有自由平等的權利)亦曾要求參予政權,建立多元政府。以下是各種解決方案(其中順序為帝國內地位高低的排序):

三元帝國方案一(德意志奧地利人+匈牙利馬扎兒人+捷克人)
三元帝國方案二(德意志奧地利人+匈牙利馬扎兒人+全體斯拉夫人合併而成的民族)
五元帝國方案一(德意志奧地利人+匈牙利馬扎兒人+捷克人+克羅地亞人)
五元帝國方案二(德意志奧地利人+匈牙利馬扎兒人+奧地利帝國境內捷克人與波蘭人+匈牙利帝國境內克羅地亞人與羅馬尼亞人)
七元帝國方案一(德意志奧地利人+匈牙利馬扎兒人+捷克人+克羅地亞人+波蘭人+羅馬尼亞人+塞爾維亞人)
七元帝國方案二(德意志奧地利人+匈牙利馬扎兒人+捷克人+波蘭人+克羅地亞人+羅馬尼亞人+塞爾維亞人和烏克蘭人等所有其餘民族)

但以上這些方案基於奧地利皇室和匈牙利貴族的反對,遲遲無法生效以至於最終被廢除。弗朗茨·約瑟夫無法忽視從瑪利亞特蕾莎時期開始就在奧地利境內一直保有特殊地位的匈牙利大貴族勢力,而這些擁有眾多私人軍隊和地產農奴的大貴族們只肯接受一個他們與奧地利傳統貴族之間的二元體、在這之上的一概否決;在百般妥協之下、而奧匈二元帝國遂正式成立。[11]匈牙利的大貴族們尤其要求皇帝特地在匈牙利加冕為匈牙利國王來證明匈牙利在帝國內的特權,他們還要求在布達佩斯設立一個有立法權的議會、這個議會設立的法律在歷史上歸屬匈牙利王國的地區有效,保證匈牙利人(尤其是其大中小貴族和市民階層的精英學者、藝術家音樂家、資本家商人)在其中佔多數,而國內眾多的羅馬尼亞人和斯拉夫人等少數民族則和舊奧地利帝國甚至神聖羅馬帝國時代的時候一樣、基本上無權。

政府結構[編輯]

奧匈帝國有三個不同的政府:匈牙利政府奧地利政府和一個位於皇帝之下的中央政府。匈牙利和奧地利各有各自的議會和自己的首相。皇帝的權力理論上是至高的,但實際上是有限的。皇帝的中央政府負責陸軍海軍外交和對外貿易。奧匈帝國內的一些地區如加利西亞克羅地亞享受特別地位,它們擁有特殊的政府形式。

奧地利和匈牙利兩個地區的共同政府由一個共同部長會議組成,這個共同部長會議的成員包括三個部長(財政軍事外交),兩個地區的首相[12],一些大公和皇帝本人。

兩個議會各派出一個代表團,各六十人分別對共同部長會議的財政計劃及其他議案討論,這樣每個地區政府對共同政府的工作有一定的影響力,不過總括來說,議會的聯席是沒有甚麼真正的權力,因為它僅能互相提出照會,在奧、匈兩代表團兩次照會均無法達成共識時,才分別進行表決,由始至終它都不能對中央的事務進行共同辯論及質詢。

行政上,最終共同政府的部長僅對皇帝負責,而非議會及人民,而皇帝本人有權對外交和軍事政策作最後決定。兩個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權力交叉往往導致摩擦和低效率。尤其軍隊在這方面受到阻礙。儘管軍事是中央政府的職權範圍,但奧地利和匈牙利政府有「徵兵、提供駐紮地、運輸和補給,以及負責軍隊人員民事的和非軍事事務的責任」。因此每個地方政府對中央政府的決定有很強的影響力,而每個地方政府都使用每一個機會來擴大它們自己的權力。

兩個地區之間奧地利部分佔總人口的約57%以及主要經濟資源。從1867年開始兩個政府與中央政府之間最大的爭執是關於每個政府向中央政府交納多少費用的問題。在帝國組成初期,奧地利部份負擔帝國總體開支百分之七十,匈牙利部分負擔百分之三十。這個問題每十年進行一次協商,而每次協商都造成很大的爭議。尤其是從1900年代中開始(1906年4月)匈牙利的議會中民族主義者佔多數和組織政府開始,這個爭議問題造成了一個持久性的憲法危機。1907年10月和1917年11月,這個問題在一個「始終如舊」的基礎上暫時獲得解決,匈牙利負擔比率僅上升到36.4%。[13]

外交[編輯]

奧地利和匈牙利的外交部長經常進行外交關係談判、磋商。[14]奧地利部分和匈牙利部分地區政府對中央政府的外交政策的態度也稍不相同。布達佩斯的政治家害怕帝國的擴大會使得匈牙利人的比例和影響變小。不過,帝國政府與德國在1879年結成德奧同盟,對付俄羅斯的同盟,則受到兩個地區政府的歡迎,因為它們都將俄羅斯看作最大的軍事威脅。

1878年柏林條約,奧匈帝國於1878年8月佔領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1908年10月它正式被併入帝國。這塊地方被作為雙方共同管理地區,並被配屬於財政部管理。為解決這個不正常的狀況,一些維也納的政治家考慮將這塊地區,與帝國南部的其它一些斯拉夫人佔多數的地區,合併為帝國的第三個地區。當地的克羅地亞人可能較為親近維也納,而非布達佩斯。

領土[編輯]

奧匈帝國正式名稱
漢語:帝國議會所代表的王國和領地以及匈牙利聖史蒂芬王冠的領地
德語:Die im Reichsrat vertretenen Königreiche und Länder und die Länder der heiligen ungarischen Stephanskrone
匈牙利語A birodalmi tanácsban képviselt királyságok és országok és a magyar Szent Korona országai
意大利語I Regni e le Terre rappresentate nel Concilio Imperiale e le Terre della Corona di Santo Stefano
英語:The Kingdoms and Lands Represented in the Imperial Council and the Lands of the Holy Hungarian Crown of Saint Stephen

領土的大致劃分[編輯]

萊塔河以西的部分、即奧地利(包括斯洛文尼亞奧地利大公國歷史領土);但廣義的內萊塔尼亞還包括波希米亞摩拉維亞等原神聖羅馬帝國成員國,以及自波蘭威尼斯共和國所得之加里西亞伊斯特利亞濱海省份及達爾馬提亞等地區。這部分被統稱為「帝國議會所代表的王國與領地」。

萊塔河以東的部分、即匈牙利王國;但不僅包括匈牙利本土,而且還包括斯洛伐克特蘭西瓦尼亞克羅地亞等匈牙利王國歷史領土。這部分領土被統稱為『聖史蒂芬王冠領』。聖史蒂芬一世是匈牙利的第一位基督教國王,他後來被尊為聖人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新吞併的領土,是德國為奧國在普奧戰爭中丟失的意大利領土而做的補償。吞併後奧匈超越俄羅斯帝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成為巴爾幹半島上最大的勢力,間接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

在當時中國清朝,奧匈帝國還佔有它第一個、也是唯一的租界—1030畝的天津奧租界。雖然簡稱為「奧租界」,但實際上租界內的建築物全是模仿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而建造的。奧匈帝國曾以此為八國聯軍中的奧軍基地鎮壓義和團之亂

1873年奧匈帝國探險家發現位於北冰洋的一個群島,並以皇帝弗朗茨·約瑟夫一世命名,但未派人駐守。

本土行政區劃[編輯]

內萊塔尼亞的王國和帝國領地:
奧匈帝國行政區劃
Austria-Hungary map.svg
奧匈帝國內的王國及國家:
內萊塔尼亞[15]:1. 波希米亞,2. 布科維納,3. 卡林西亞,4. 卡尼鄂拉,5. 達爾馬提亞,6. 加利西亞,7. 濱海省份,8. 下奧地利,9. 摩拉維亞,10. 薩爾茨堡,11. 西里西亞,12. 施蒂利亞,13. 提羅爾,14. 上奧地利,15. 福拉爾貝格外萊塔尼亞[16]:16. 匈牙利王國,17. 克羅地亞-斯拉沃尼亞王國帝國直轄省份:18.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納
外萊塔尼亞和王國領地:
波斯尼亞帝國直轄區:

波斯尼亞屬於獨立的帝國直轄省份,由匈牙利和奧地利共同管理。

城市規模[編輯]

資料來源:奧匈帝國1910年人口普查[17]

排名 城市名 人口
1. 維也納 3,668,322人
2. 布達佩斯 2,883,630人
3. 布拉格 2,032,026人
4. 布爾諾 1,951,886人
5. 克拉科夫 1,825,737人
6. 的里雅斯特 1,529,510人
7. 利沃夫 1,026,113人
8. 格拉茨 751,781人
9. 塞格德 518,328人
10. 蘇博蒂察 394,610人
11. 德布勒森 190,764人
12. 切爾諾夫策 87,100人

國內宗教[編輯]

奧匈帝國的宗教分佈
地區/宗教 全國 內萊塔尼亞 外萊塔尼亞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
天主教 76.6% 90.9% 61.8% 22.9%
新教 8.9% 2.1% 19.0% 0%
東正教 8.7% 2.3% 14.3% 43.5%
猶太教 4.4% 4.7% 4.9% 0.6%
伊斯蘭教 1.3% 0% 0% 32.7%

[18]

民族區域分佈[編輯]

奧匈帝國民族組成,1910年人口普查
奧匈帝國民族組成
日耳曼人 24%
匈牙利人 20%
捷克人 13%
波蘭人 10%
烏克蘭人 8%
羅馬尼亞人 6%
克羅地亞人 5%
斯洛伐克人 4%
塞爾維亞人 4%
斯洛文尼亞人 3%
意大利人 3%

在帝國的兩個部分起支配作用的兩個民族其實都是少數民族:在奧地利部分,日耳曼人只佔36%,而在匈牙利部分,匈牙利人也不到半數。

捷克人、波蘭人、烏克蘭人、斯洛文尼亞人和意大利人都試圖在奧地利部分獲得更大的發言權。同時在匈牙利部分,羅馬尼亞人、斯洛伐克人、克羅地亞人和塞爾維亞人也向匈牙利人的統治挑戰。羅馬尼亞人和塞爾維亞人還爭取與新成立的羅馬尼亞塞爾維亞王國合併。

相對於在奧地利部分的日耳曼統治者來說,匈牙利的統治者更不願交出他們的權利。但1868年,在他們獲得自主權一年後,他們授予克羅地亞王國部分自主權。

奧匈帝國內爭議最大的一個問題是語言的問題。哪些語言是官方語言或官用語言總是一個問題。少數民族總是希望使用他們自己的語言以及教育他們自己的語言。比如1897年4月5日奧地利首相下令在波希米亞將捷克語和德語作為同等的內部官方語言,結果受到整個帝國日耳曼民族主義者的抨擊。最後這位首相被解任。

經濟[編輯]

在其存在的51年間,奧匈帝國的經濟發展很快。經濟GDP總量佔世界7.5%(美15.0%、整個英聯邦14.8%(英國本土為10.7%)、德13.3%、法10.5%、俄5.1%、中國清朝4.9%、日4.1%、義3.9%、土耳其3.7%、比利時2.5%、荷蘭2.3%、瑞典(包括挪威)2.0%、西班牙1.7%、葡萄牙、1.2%、丹麥1.1%、瑞士1.0%),世界第五。技術的改進促進了工業化和城市化。在這51年裏,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傳播到整個帝國。舊的封建主義制度不斷消失。維也納附近、奧地利腹地、阿爾卑斯山麓、捷克和布達佩斯是經濟發展的中心。19世紀末,匈牙利中心平原和喀爾巴阡山脈地區的經濟發展也很快。

整個帝國內的經濟發展速度相差相當大。總的來說西部的發展比東部高得多。20世紀初整個帝國的經濟發展速度都很高。從1870年到1913年,國家每人平均生產率每年約提高1.45%。與歐洲其它國家相比(英國1.00%,法國1.06%,德國1.51%),這個發展速度是比較高的。但國家的經濟發展的來說還是落後於其它國家,原因是它的起步比較晚。英國的數字約是奧匈帝國的三倍,德國是它的兩倍。這個粗的比較還無法體現帝國內部發展的不均衡性。

鐵路在奧匈帝國普及很快。1841年奧匈帝國的前身奧地利帝國就已經從維也納出發在西部建立了一個鐵路核心。此時政府認識到鐵路的軍事意義,因此開始在其建設上大量投資。布拉格布達佩斯克拉科夫威尼斯格拉茨盧布爾雅那布拉迪斯拉發都被聯入鐵路網。到1854年為止整個帝國內的鐵路網長度達2000公里,其中約60-70%為國有。由於1848年的革命和克里米亞戰爭帝國政府為解決其經濟困難開始將其鐵路出售給私人投資者。

從1854年到1879年幾乎所有的鐵路建設都是由私人投資完成的。在奧地利部分鐵路網延長了7952公里,在匈牙利部分鐵路網延長了5839公里。許多新的地區被連入鐵路網,現有的鐵路網被連接到一起。在此之前奧匈帝國的主要運輸工具是船運,鐵路網的發展使整個帝國的經濟發展得以協調。

1879年後政府開始慢慢地重新將鐵路網國有化。其主要原因是1870年代的經濟蕭條使私人企業對鐵路的投資減緩了,無法滿足政府的要求。從1879年到1900年奧匈帝國修建了25000公里鐵路,大多數是補充已有的鐵路網。在東部也建立了新的鐵路。一些地區一直到此時才接通鐵路。鐵路網大大地降低了帝國內的運輸費用,為其內部經濟打開了新的市場。

軍事[編輯]

隨着普奧戰爭的戰敗,奧地利帝國在德意志維持300多年的絕對影響力、受到普魯士的取代,並最終永遠放棄整個德意志地區的宣稱權和領導權;在這以後,帝國開始努力向巴爾幹方面擴展影響力,企圖攫取土耳其退出東歐後的留下的以斯拉夫人為主體的前土耳其佔領地區。這就使得帝國和其幾個世紀以來的親密盟友,以斯拉夫人守護者自詡的俄羅斯帝國反目成仇;所以奧匈不得不把自己綁到德國的戰車上,來對抗疆域廣闊無邊、人口龐大眾多的沙皇。

隨着第二次工業革命的展開,帝國在19世紀的最後50年中無論工業、商業還是金融業都有了大幅提升;以致到了戰前,帝國仍然依靠着廣闊的領土(歐洲第二)、龐大的人口(5200萬,歐洲第三)、豐富的資源、極速發展的經濟和不弱的軍事工業實力(世界第五),所以在表面上依然是歐洲列強乃至世界強國之一;正是這種繁榮曇花一現的閃耀在世紀末的維也納、還有德國對奧匈力挺到底的堅持,使帝國毫不猶豫地投入到戰爭中,然後被戰爭擊得粉碎、甚至完全回歸萬劫不復的自滅。

兩大防衛軍[編輯]

橙紅色部份為奧地利軍管轄之區域;淡粉色部份為匈牙利軍管轄之區域;藍紫色部份為新吞併的波斯尼亞、為兩國共同管理之區域。

反映到具體軍事部署上,則是將原來作為後備軍使用的「地方防衛軍」(Landwehr)升格到正規軍的位置,而由於該升格是和匈牙利自治同時開始的,所以,匈牙利得以被允許建立自己的「地方防衛軍」(Honvéd)。因此,到了戰前,帝國陸軍就由如下三部分部隊構成:

  • 奧地利皇家禁衛軍(BewaffneteMacht / Wehrmacht)

皇家和王家地方防衛軍(Kaiserlich Königliche Landwehr,這裏的皇家、是指奧地利皇帝,王、指的是波希米亞國王;然而波希米亞僅有王國之名,卻沒有如匈牙利一般的自治權)。這是帝國的非匈牙利部分(又稱內萊塔尼亞地區)的地方防衛軍,雖然被稱為地方防衛軍,然而卻具備野戰能力,只是根據法律規定,其部署和作戰有一定地域限制,不像帝國國防軍可以在帝國任意區域部署和作戰。

帝國國防軍的各團經常調換駐地,這主要是為了防止國防軍士兵和當地居民建立過於深厚的友好關係,使得發生叛亂的時候無法放手鎮壓這一政治考慮,這也是由帝國國防軍的角色決定的,和地方防衛軍不同,它是直屬於皇帝的機動性打擊力量,這一點,在總動員前更加明顯,由出生於效忠哈布斯堡皇室的貴族的軍官們和基本上出生於同樣效忠皇室的下級公務員家庭的士官們指揮的帝國國防軍,不僅僅是威懾民變的力量,根據從來沒有公開表述但是私下心照不宣的官方看法,它更是威懾作為其補充力量使用的地方防衛軍的力量,特別是那些處於不穩地區的地方防衛軍,這些部隊由心懷不滿的當地人組成,由具有分離主義傾向的鄉紳們指揮,被看作是對於帝國政府的一種超過民變的威脅,因為他們擁有組織和武器,而且是合法的。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被動員淹沒的是帝國國防軍而不是被認為不穩,被視為威脅的地方防衛軍。總動員令下達後,大批的帝國臣民們被補充進帝國國防軍,使帝國國防軍從30萬膨脹到近200萬,然而結果卻是災難性的,那些由於長期培養而效忠皇室的貴族軍官和下級士官以及常備軍士兵被動員部隊的人海所淹沒,成為孤島,大量飽含着來自具有分離情緒的民族的士兵的部隊迅速喪失戰鬥力,拒戰,投降和譁變稱為家常便飯,只有那些由來自上下奧地利地區和匈牙利馬扎爾地區的士兵組成和補充的部隊才具備水準之上的戰鬥力,其他部隊不譁變就是謝天謝地了。

  • 匈牙利王家警衛軍(Honvéd)

其使命和性質與皇家和王家地方防衛軍一樣,是帝國的匈牙利部分(外萊塔尼亞地區)的地方防衛軍,也屬於正規野戰部隊。在軍事行政管理方面,帝國國防軍由維也納的帝國戰爭部直接統轄,皇家和王家地方防衛軍由同樣設在維也納的奧地利地方防衛部管轄,王家匈牙利地方防衛軍由設在佩斯港(現在布達佩斯的一部分,港口區域)的匈牙利地方防衛部管轄,而這兩個地方防衛部,共同統於維也納的帝國戰爭部。在軍令指揮體系方面,由這三部分共同組成的帝國陸軍,由維也納的帝國總參謀部指揮。

這些部隊士兵大多來自本鄉本土,下級指揮官就是當地人,語言問題不嚴重,因此到了戰爭後期,地方防衛軍的戰績明顯好於帝國國防軍。戰爭後期,估計是吸取了這種經驗,王家匈牙利地方防衛軍又被劃分為王家匈牙利地方防衛軍和王家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地方防衛軍。其實,早在1868年,根據適用於克羅地亞的「小平權法案」(相對於適用於匈牙利的「大平權法案」,根據該法案匈牙利取得了和奧地利同等的地位),克羅地亞語就已經成為匈牙利地方防衛軍中的克羅地亞單位的指揮和勤務語言。

與帝國國防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地方防衛軍,這些為了保衛本鄉本土而戰的部隊經常死戰到底,成為戰爭後期帝國陸軍的支柱,其代表就是蒂羅爾地方射手部隊,他們是皇家和王家地方防衛軍的一部分,是蒂羅爾(奧-意)邊境地區的地方部隊,在戰前僅有四個團建制,在意大利對奧宣戰後的邊境戰役中,這隻小部隊堅守奧意邊境,遲滯意大利著名的阿爾卑斯山地步兵和龐大得和自己不成比例(150:1)的意大利主力部隊的進攻,為奧匈大部隊和德國援兵南調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如若不然,奧匈在1915年就崩潰了,因此,卡爾一世繼位後,賜予蒂羅爾射手部隊「皇家射手部隊」榮譽稱號。然而地方防衛軍畢竟不是帝國主力部隊,對其部署和使用頗多法律限制,例如上述的蒂羅爾地方射手部隊,就被蒂羅爾州議會明確限定只能參加保衛蒂羅爾或者在戰略上對保衛蒂羅爾有利的戰鬥,因此在後來對意大利的進攻作戰中,該部隊一度袖手旁觀,直到帝國戰爭部曲解引申了法律條文,宣稱對意大利的進攻作戰是屬於「在戰略上對保衛蒂羅爾有利的戰鬥」,才得以調動其參戰。由此可見,雖然地方防衛軍具有較強的戰鬥力,卻只能進行防禦作戰,或者小縱深的進攻作戰。

軍政部門[編輯]

從軍政和軍令向上引出的兩條線,共同指向一個人:理論上的帝國軍隊最高統帥:奧地利皇帝兼匈牙利國王。然而實質上,由於帝國已經立憲,君主對帝國戰爭部長的影響力已經不如帝國宰相,更由於君主弗朗茨·約瑟夫一世已經垂垂老矣,軍令指揮權實質上是由總參謀長在行使,在戰爭初期災難性的慘敗之後,軍令指揮權又落到了德國顧問手中,這種情況,在老皇帝駕崩後有所改變,繼位的皇帝卡爾一世年富力強,又是頗有經驗和成就的野戰軍官,這使他拿回了部分軍令指揮權。

帝國戰爭部部長在理論上高於帝國總參謀長,其屬下除了總參謀長外,還包含各兵種總監和戰地救護部隊總指揮,帝國軍官團團長(榮譽性職務,榮譽上的全國軍官之首),軍事建築總工程師,軍醫委員會(注意其主任和戰地救護部隊總指揮不是一個職務,該委員會和戰地救護部隊總指揮部也不是一個部門),戰地宗教軍官總監,軍事技術委員會以及各行政性部門。

雖然是內閣部門,然而帝國戰爭部長卻必須是現役軍人。帝國戰爭部將帝國劃分為數個軍管區,每個軍管區一般駐紮或者預計總動員後將建立一個轄數個師和輔助部隊的作戰軍,軍管區司令由該軍軍長兼任,軍管區司令部由四部分組成:

  • 戰時參謀部:由軍參謀長擔任主任,負責軍事事務。
  • 軍事建築部:負責軍事建築事務。
  • 後勤經理部:負責後勤和軍事經濟事務。
  • 後勤輔助部:包含軍炮兵旅長,軍法處長,戰地救護主任,軍事宗教事務委員會(由於帝國各民族信仰極為龐雜,因此各教會和教派都有自己的隨軍神職人員,包括隨軍牧師,隨軍拉比,隨軍伊瑪目)和德國的地方防衛軍是預備役不同,奧匈的地方防衛軍是現役。

問題[編輯]

帝國國防軍的作戰團按照其作戰指揮語言的不同,分為奧地利(德意志)團和匈牙利團兩種。這種粗疏的劃分也是一種不得已而為,帝國民族眾多,語言混雜,一個軍官不可能通曉帝國所有20餘種語言(據說只有皇帝一人能夠說全這些語言,不愧為帝國統一象徵和聯結紐帶)。

於是,只要是從帝國的非匈牙利部分征來的士兵,一概分入使用德語為指揮語言的奧地利團,而不管他是否是波希米亞人或者意大利人;從帝國匈牙利部分征來的兵一概分入使用匈牙利語為指揮語言的匈牙利團,而不管他是否是羅馬尼亞人,波蘭人,克羅地亞人或者斯洛文尼亞人。這種情況到總動員後更加惡化,大批操各種語言的農民被填入軍隊中,發展到最後,甚至到了連排長也無法讓他所搜羅來的那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人全部聽懂他發令的地步,整個基層作戰指揮趨於瓦解,整個帝國國防軍,預期中的帝國主力部隊變成了一頭患有神經末梢麻痹絕症的龐大怪獸,根本無法正常運轉,更遑論作戰了。

奧匈帝國軍隊中的捷克和德意志民族的軍人素質最為優秀,可是由於戰績不佳,再加經戰爭檢驗顯得不合時宜、不符合實戰需要;到了1915年,帝國戰爭部取消了所有部隊的歷史性榮譽稱號和附屬標誌,直接按照編號來稱呼部隊。

這也是奧匈帝國這種中世紀體制應付現代民族國家間戰爭的一種無奈的折中反應。和中世紀的皇家僱傭兵戰爭不同,現代民族國家間的戰爭要求動員大批國民參戰,在這種情況下,要是不建立自己的動員體制,奧匈帝國將被敵人潮水般湧來的服普遍義務兵役的部隊人海所淹沒,所以必須建立自己的動員體制,建立自己的後備和預備部隊,可是,這些部隊的忠誠卻由於沒有民族認同感的維繫而十分脆弱,尤其是奧匈帝國軍隊中的波蘭和烏克蘭民族的軍人。

軍隊和兵團[編輯]

  • 帝國國防軍的四大陸軍師:
    • 哈布斯堡禁衛軍(所屬奧地利)
    • 王室警衛軍(所屬匈牙利)
    • 波希米亞軍(所屬現在的捷克,德國的西里西亞地區因為傳統意義上仍是波希米亞的一部份,所以在一戰時、德國的西里西亞軍統一併入奧匈的波希米亞軍)
    • 波斯尼亞軍(所屬現在的波赫
動員

帝國的軍事官僚隊伍並不缺乏人才,薩多瓦的戰敗,反倒使帝國迅速吸收了其原來的敵人普魯士、現在的盟友德意志帝國的經驗,建立了自己的總參謀部和大規模動員體系。和德國的地方防衛軍是預備役不同,奧匈的地方防衛軍是現役。奧匈動員計劃是:動員令下達後,在預備軍中服預備役的男子立即轉入帝國國防軍現役、服地方防衛軍替代性預備役的士兵轉入地方防衛軍現役、地方後備隊的後備人員則集中訓練負責整補戰時兵力損失。

奧匈兵役法規定,所有身體健康的男性青年必須服普遍義務兵役,年滿21周歲的健康男性經由徵兵局挑選和分配,在帝國國防軍部隊服現役3年,然後在預備軍中服預備役7年,然後在地方防衛軍中再服現役2年,或者在地方防衛軍中服為期10年的「替代性預備役」(每年服役數星期)。在帝國國防軍中服現役期滿的士兵可以繼續服為期一年的志願兵役,服志願兵役期間有工資和入讀隨營初等軍校的機會,技術部隊和海軍鼓勵服志願兵役。其他所有未被征入國防軍,預備軍和地方防衛軍的年滿19周歲,不滿43周歲的男子,必須在地方後備隊服後備役。和德國的地方防衛軍是預備役不同,奧匈的地方防衛軍是現役。

奧匈動員計劃是,動員令下達後,在預備軍中服預備役的男子立即轉入帝國國防軍現役,服地方防衛軍替代性預備役的士兵轉入地方防衛軍現役,地方後備隊的後備人員則集中訓練,負責整補戰時兵力損失。

奧匈帝國的動員和整補體制和德國不同,它沒有設立和每個團同一編號的補充團來負責該團的兵力補充,而是採用了以預備軍,補充營,補充區和「地方後備隊」四者相結合的複雜體制。動員期間,奧匈帝國國防軍建立的新部隊較少,主要是使用預備軍人員填充各現有部隊,主要是各部隊不滿員部分和某些團下屬的補充營。該營擁有全部軍官,大部分士官和少量士兵,動員令下達後的兵力展開期,該營被用預備軍人員填滿後,大部分跟隨該團作戰,少部分則編成新團。每個團將補充營填滿投入戰鬥後,立刻建立新的補充營,用來接收和訓練後方補充來的新兵,這些動員後新建的補充營留駐團的原駐地,由其團所屬的補充區所屬的地方後備隊人員進行補充,通常是完成訓練後立刻成建制加入原所屬團作戰並且再建立新的補充營,戰時最高記錄是有一個帝國國防軍的匈牙利團使用過20個補充營,如果算上它在動員前所擁有的4個營的話,再假設該團在戰爭結束的時候擁有4個營(就算滿員),則該團也相當於全滅5次了,這說明奧匈軍隊的戰損之巨大簡直不可思議。

步兵[編輯]

奧匈兵役法規定,所有身體健康的男性青年必須服普遍義務兵役,年滿21周歲的健康男性經由徵兵局挑選和分配,在帝國國防軍部隊服現役3年,然後在預備軍中服預備役7年,然後在地方防衛軍中再服現役2年,或者在地方防衛軍中服為期10年的「替代性預備役」(每年服役數星期)。在帝國國防軍中服現役期滿的士兵可以繼續服為期一年的志願兵役,服志願兵役期間有工資和入讀隨營初等軍校的機會,技術部隊和海軍鼓勵服志願兵役。其他所有未被征入國防軍,預備軍和地方防衛軍的年滿19周歲,不滿43周歲的男子,必須在地方後備隊服後備役。

  • 奧匈帝國國防軍總共擁有步兵部隊如下:
    • 62個奧地利步兵團
    • 40個匈牙利步兵團
    • 4個波斯尼亞-黑塞哥維納步兵團(1908年帝國新吞併的地區,為了這個地區,賠上了王儲,甚至整個帝國)
    • 28個戰地步兵營
    • 1個波黑戰地步兵營
    • 4個蒂羅爾步兵團(注意,這是屬於帝國國防軍的部隊,和上文提到過的,屬於皇家和王家地方防衛軍的蒂羅爾射手部隊不是一支部隊)。

炮兵[編輯]

帝國國防軍炮兵部隊實力最強,兵種最齊全。其軍隊素質,就算在世界範圍內也是首屈一指。但一戰開始的時候,奧匈炮兵儲存了大量炮兵、卻沒有相應的充足彈藥補給;更糟糕的是,奧匈最大的兵工廠-斯科達兵工廠雖然產能還有富裕,卻沒有儲存原材料;結果戰爭開始後,由於英國海軍的封鎖,兵工廠生產大炮的原材料迅速耗盡。奧匈炮兵之前在俄羅斯和巴爾幹的戰爭中遭到了巨大的損失,這使得奧匈炮兵的大炮到1915年意大利參戰的時候近乎枯竭,以致於幾乎不能在意大利前線上部署一門大炮的地步。帝國戰爭部瘋狂地搜羅一切還能打響的重火器來裝備它的炮兵部隊,那些沒有制退復位器的老式火炮被重新下發到部隊,甚至一門1861年生產的65毫米銅製山地加農炮也被拉到了前線。近300名俄羅斯戰俘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這門炮拉上了海拔3905米的阿爾卑斯山奧爾特勒峰。

  • 奧匈帝國國防軍總共擁有炮兵部隊如下:
    • 42個野戰加農炮團
    • 14個野戰榴彈炮師(營級建制)
    • 11個乘騎炮兵師(營級建制)
    • 14個重榴彈炮師(營級建制)
    • 11個山地炮兵團
    • 6個要塞炮兵團
    • 10個獨立要塞守備炮兵營

騎兵[編輯]

奧匈帝國的騎兵部隊也是分別隸屬帝國國防軍,皇家和王家地方防衛軍,王家匈牙利防衛軍。騎兵團分為三種:驃騎兵、槍騎兵、龍騎兵。然而實質上到了開戰的時候,這三種騎兵的武器裝備根本就沒有區別;這些名字僅僅是在歷史上的一種區分方法而已,和實際部隊已經毫無關係。

  • 奧匈帝國國防軍總共擁有騎兵部隊如下:
    • 16個驃騎兵團(到了1916年,由於戰馬的奇缺,所有驃騎兵團改為「驃騎兵射手團」,實質上就是步兵團。)
    • 10個槍騎兵團(按照傳統,這些槍騎兵都是從奧屬波蘭地區徵募來的,其編制和驃騎兵團已經完全沒有任何不同之處。)
    • 15個龍騎兵團(全部是從上下奧地利區域和波希米亞地區招募,龍騎兵團的編制同驃騎兵和槍騎兵。)

獵兵[編輯]

所謂戰地獵兵部隊,和德國將獵兵作為憲兵使用不同,奧匈的戰地獵兵部隊其實就是輕步兵部隊,由於傳統上這些部隊的士兵都是招募自獵人,所以有此名字。和普通步兵不同,戰地獵兵部隊要求具備深入敵後,游擊作戰,不依賴重火器支援,不參與大兵團作戰等任務。同時,部分戰地獵兵部隊實際上是山地輕步兵部隊,這些部隊從傳統的山民中招募,爬山涉水習慣成自然地如履平地,由於經常打獵而槍法出色,而且具備一定的野外生存能力,是執行山地滲透,襲擾等任務的不可多得的優秀部隊。

  • 奧匈帝國國防軍總共擁有獵兵部隊如下:
    • 29個獨立戰地獵兵營
    • 4個蒂羅爾獵兵團(這四個團和屬於皇家和王家地方防衛軍的蒂羅爾射手部隊4個團共同構成帝國的山地部隊。)
    • 4個波斯尼亞獵兵團(1882年,帝國戰爭部正式將波黑劃分為4個補充區;然後於1885年將連擴展成營,1889年又把營擴展成兩個營;1892年再度將每個營擴編成兩個營,此時四個團所需的16個營就全部構建完成了;1894年,建立團部和補充營後,4個波黑步兵團構建完成。)

奧匈帝國海軍[編輯]

歐根親王號郵輪,是奧匈帝國最大的軍商兩用運輸船。
菈薇號蒸汽船,是奧匈帝國一戰時最常用也是量產最高的的運輸船。

奧匈帝國海軍存在於1867-1918,是奧匈帝國的海上力量。德文正式名稱為Kaiserliche und Königliche Kriegsmarine,即帝國與皇家戰爭海軍,簡寫為k.u.k.Kreigsmarine。奧匈帝國海軍繼承自奧地利帝國海軍,1867年奧地利帝國改稱奧匈帝國時海軍也隨之改名。1918年奧匈帝國解體,奧地利不再擁有海岸線,於是帝國海軍不復存在。(今天奧地利有在多瑙河巡航的水上部隊,但隸屬於聯邦警察,而非海軍建制了。)

皇家海軍學院

奧匈帝國海軍的人才教育系統非常完善,並在當時是非常先進的。海軍開辦了一些院校,在這些院校中設置了相當多的課程,為培養海軍軍事人員提供了有力保證。本章節僅詳細介紹三所院校,其中兩所專門培養士官人才,另外是海軍軍官學校,專門為海軍培養海軍軍官。

  • 皇家希夫榮根學院:皇家希夫榮根學院位於西貝尼克,是一所海事學院。學院的課程分三年完成,課程主要傳授基本的軍事理論、基本的海軍常識和比較簡單的海軍專業知識,學生在校屬的船隻和場地上進行實際操練。從這裏畢業的學生將會成為初級士官,依據成績的好壞,畢業生將成為軍需官、水兵、一等兵和二等兵。畢業之後所有的學生(當然也就是現任的初級士官)將會開始學習專業課程。
  • 皇家機械學院:皇家機械學院位於普拉,學院的課程分三年完成。學院只為校內這些將成為士官的學生們設立了兩種專業:電機學和電氣工程學。該學院聲譽極高,事實上它是當時歐洲最好的電氣工程學院之一。畢業生的晉升方式與皇家希夫榮根學院基本一致,但是有所不同的是,皇家機械學院的學生在畢業後馬上就可以進行專業知識的培訓。
  • 皇家大洋學院:皇家大洋學院坐落於里耶卡,主要為海軍培養軍官。學生的入學年齡一般為十五歲或十六歲。畢業生將直接晉升為海軍軍官下士,以下士身份服役一段時間後可以晉升為高級候補軍官,大部分海軍軍官都是畢業於皇家海洋學院。如果海軍需要更多的海軍軍官,那麼海軍還可以公開在高中畢業生中選招海軍軍官。這些畢業生將參加十八個月的培訓課程,包括十個月的理論培訓和八個月的海上實習。課程期間這些學生被定為候補軍官。課程培訓結束後,通過畢業考試的學生將會成為海軍後備軍下士。這些地方大學選出來的都是些非全責軍官,一般在軍中任工程人員、醫務人員或者教職人員。

解體[編輯]

在奧匈帝國領土上成立的新國家

1918年夏,第一次世界大戰已展開了整整四年,而戰事對同盟國越來越不利。雖然四年的戰爭中奧匈帝國內的少數民族領導人一直對哈布斯堡皇帝保持忠心,但此時他們不得不考慮他們自己的利益。當協約國的勝利顯而易見時,對他們來說也是脫離舊的帝國的最佳時機,此時的奧匈帝國已經無法將這麽多不同的民族聯合在一起了。其它成員也對帝國喪失了信心:因為戰爭使經濟發展停止,許多戰前在奧地利部分引入的開放政策被取消,這使社會主義者非常氣憤。在這些條件下極端民族主義者獲得了許多支持者。

1918年10月,一系列地區宣佈獨立:10月28日捷克斯洛伐克首先宣佈獨立,匈牙利隨之。特蘭西瓦尼亞大多數地區加入羅馬尼亞,其中還包括了很多匈牙利少數民族。南部的斯拉夫地區聯合組成了後來的南斯拉夫王國。最終,奧匈帝國在1918年11月3日與協約國達成停火協議。戰後戰勝國承認這些新的邊界,大大地改變了當地的政治地圖。一系列條約保障這些邊界的合法性。

奧地利匈牙利成為共和國,哈布斯堡王朝被永久驅逐。在匈牙利首先成立了一個匈牙利蘇維埃共和國,但1919年羅馬尼亞入侵後保皇勢力又開始抬頭。1920年匈牙利恢復為一個匈牙利王國,但沒有國王。奧匈帝國的最後一位皇帝卡爾一世企圖佔據這個王位沒有成功(1921年3月至10月),他被放逐到葡萄牙馬德拉群島,後來在那裏逝世。霍爾西成為執政者。

解體後的國家[編輯]

(有些國家只是一部份屬於奧匈)

國家政權 主要民族 備註 今屬國家
奧地利 奧地利第一共和國 德意志人 從奧匈獨立出來。繼承了德意志奧地利共和國,正式國號叫做奧地利共和國  奧地利
匈牙利 匈牙利民主共和國 匈牙利人 犧牲最大。[19]從奧匈獨立出來。  匈牙利
 南斯拉夫王國 南斯拉夫人 (獲得奧匈領土) 現在又繼續解體成 塞爾維亞 黑山 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 克羅地亞 斯洛文尼亞 馬其頓 科索沃(未獲廣泛承認)
 波蘭第二共和國 波蘭人 (獲得奧匈領土)  波蘭
羅馬尼亞 羅馬尼亞 羅馬尼亞人 (獲得奧匈領土)  羅馬尼亞
 意大利王國 意大利人 (獲得奧匈領土)  意大利

解體後遺留問題[編輯]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奧匈帝國四分五裂。對戰勝國來說,按照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宣佈的十四點和平原則,奧匈帝國被肢解為多個民族國家是必然發生的事。值得注意的是,肢解奧匈帝國並非協約國的最初目的,這個建議一直到戰爭後期才獲得支持。因為當初不少人認為奧匈帝國的解體,不但無助解決當地的民族問題、反而只會使這個地區的局勢更不穩定。後來這些不穩定的局勢果然成爲了法西斯納粹和共產主義滲入的源頭。

雖然奧匈分裂出的國家表面上遵從民族自決,但實際民族疆界的劃分極其混亂不堪(例如匈牙利、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波蘭等),而且有些直到戰前都擁有過完整歷史疆界國家(例如匈牙利)慘遭肢解,而有些組成民族不同、本不應草率合併的國家(例如捷克斯洛伐克和羅馬尼亞)卻佔有了很多原本不屬於他們領土。這些民族和歷史疆域的劃分非但沒有使得東歐和巴爾幹人民過上自給自足的新生活,反而招致這些小國專注於互相攻擊、而不是良性合作,以至於很多國家走上法西斯共產集權的道路,給了蘇聯和後來的納粹德國更多可乘之機。

這些國家中大部份的基礎工農建設、財政貿易結構、教育軍事體系基本沿用奧匈的老路,卻又因為國內市場迅速萎縮、原料人力嚴重不足而不能像在原奧匈時代那樣各司其職的進行產業分工。雖有相同的交通和通訊設施這些便利條件,但因為政治上的敵對和高額的關稅壁壘而不能發揮原本的作用。事實上,很多國家雖然從奧匈帝國獲得了獨立,但無論從國際地位、經濟狀況(這一點除捷克以外)、和軍隊實力都無法再與之前的奧匈相提並論,有些國家人民(例如:在波蘭的烏克蘭人、在南斯拉夫的克羅地亞人)的生活水平和國際地位甚至還不如在奧匈還存在時候。加之很多國家剛獨立,民族主義的氣焰正濃、為本國爭取利益而不擇手段,結果讓今後直至現在的東歐和巴爾幹問題埋下更多禍根;以前這些小國還能由於自己的皇帝和國王有着自己國家人的血統而感到統一和自豪,到放到遠遠不及奧匈的現在、重新躋身世界大國已經是個遙不可及的幻想。這比在統一狀態下的奧匈種下的苦果更加難以調解。

旗幟與紋章[編輯]

旗幟[編輯]

儘管奧匈帝國沒有官方的共同國旗(奧地利地區使用黑黃旗,匈牙利地區使用帶有匈國徽的紅白綠三色旗),在需要使用國旗時,奧匈帝國通常使用在1869年設計的旗幟代替國旗使用,地位等同於國旗。但是,奧匈帝國海軍直到1918年仍在使用他們從1787年就開始使用的奧地利艦艏旗。

紋章[編輯]

奧匈帝國的「國徽」存在着多種版本。

同樣地,奧、匈兩部分擁有自己的紋章。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Citype – Internet – Portal Betriebsges.m.b.H. Austro-Hungarian Empire k.u.k. Monarchy dual-monarchic Habsburg Emperors of Austria. Wien-vienna.com. [11 September 2011]. 
  2. ^ Austria.(2010).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Ultimate Reference Suite. Chicago: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In April 1897 he issued a famous language ordinance that introduced Czech as a language equal to German even in the「inner service」—i.e., for communications within government departments.")
  3. ^ http://www.google.com/search?tbm=bks&hl=com&q=%22official+languages+of+austria+hungary%22&btnG=
  4. ^ [1]
  5. ^ Volkszählung vom 31. Dezember 1910, veröffentlicht in: Geographischer Atlas zur Vaterlandskunde an der österreichischen Mittelschulen. K. u. k. Hof-Kartographische Anstalt G. Freytag & Berndt, Wien 1911.
  6. ^ Thomas's Glassware Tour: Languages in Austria-Hungary 1910. Thomasgraz.net. [11 September 2011]. 
  7. ^ Microsoft Encarta: The height of the dual monarchy
  8. ^ Austria-Hungary – LoveToKnow 1911. 1911encyclopedia.org. [5 May 2009]. 
  9. ^ Max-Stephan Schulze (1996). Engineering and Economic Growth: The Development of Austria-Hungary's Machine-Building Industry in the Late Nineteenth Century. Frankfurt am Main: Peter Lang. p. 295.
  10. ^ Seton-Watson, R. W. "The Austro-Hungarian Ausgleich of 1867." The Slavonic and East European Review 19.53/54(1939): 123–40.
  11. ^ Tihany, Leslie C. "The Austro-Hungarian Compromise, 1867-1918: A Half Century of Diagnosis; Fifty Years of Post-Mortem." Central European History 2.2(1969): 114–38.
  12. ^ Analysis: Austria's troubled history. BBC News. 3 February 2000. 
  13. ^ Günther Kronenbitter: "Krieg im Frieden". Die Führung der k.u.k. Armee und die Großmachtpolitik Österreich-Ungarns 1906–1914. Verlag Oldenbourg, Munich 2003, ISBN 3-486-56700-4, p. 150
  14. ^ F.R. Bridge, From Sadowa to Sarajevo: The Foreign Policy of Austria-Hungary 1866-1914(1972)
  15. ^ "Britannica 1911". 1911encyclopedia.org. Retrieved 24 March 2012.
  16. ^ "Britannica 1911". 1911encyclopedia.org. Retrieved 24 March 2012.
  17. ^ Kogutowicz Károly, Hermann Győző: Zsebatlasz: Naptárral és statisztikai adatokkal az 1914. évre. Magyar Földrajzi Intézet R. T., Budapest 1913, S. 69, 105.
  18. ^ 來源:1910年12月31日的人口普查,刊於Geographischer Atlas zur Vaterlandskunde an der österreichischen Mittelschulen。K. u. k. Hof-Kartographische Anstalt G. Freytag & Berndt,維也納,1911年。
  19. ^ Tucker, Spencer; Priscilla Mary Roberts (2005). Encyclopedia of World War I(1 ed.). ABC-CLIO. p. 1183. ISBN 978-1-85109-420-2. "Virtually the entire population of what remained of Hungary regarded the Treaty of Trianon as manifestly unfair, and agitation for revision began immediately."

書籍[編輯]

  • Jászi, Oszkár The Dissolution of the Habsburg Monarchy, Chicago :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6.
  • Macartney, Carlile Aylmer The Habsburg Empire, 1790–1918, New York, Macmillan 1969.
  • Mark Cornwall(ed.)The Last Years of Austria–Hungary in Exeter Studies in History. University of Exeter Press, Exeter. 2002. ISBN 0-85989-563-7
  • Sked Ala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Habsburg Empire, 1815–1918, London : Longman, 1989.
  • Taylor, A.J.P. The Habsburg monarchy, 1809–1918 : a history of the Austrian Empire and Austria-Hungary, London : Penguin Books in assoc. with Hamish Hamilton, 1964, 1948
  • Geographischer Atlas zur Vaterlandskunde an der österreichischen Mittelschulen.(ed.: Rudolf Rothaug), K. u. k. Hof-Kartographische Anstalt G. Freytag & Berndt, Vienna, 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