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審查制度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審查制度通常指某些政府機構新聞媒體和其他控制機構對被認為是有害的、敏感的、或是不合適的演講及其他公共言論的抑制。

典型的情況是,審查制度是由政府宗教團體,或者大眾傳媒施行的社會控制手段,雖然也存在着其他的審查制度施行方式。不過,如果控制在適當的範圍內,對於相關國家機密商業秘密知識產權,以及享有特權的「律師-代理人」之間的交流方面訊息的控制,不在審查制度定義範圍內。 因此,「審查制度」常常暗示着有不利的、不適當的和壓制性的秘密(被隱藏起來)。

審查制度與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概念緊密相關。如果檢查制度被濫用,它也常常被與戒嚴、踐踏人權獨裁統治箝制自由並置起來。

「審查制度」帶有貶義,它常常暗指,某一類人通過濫用他們對訊息的控制權,獲取個人利益,或者阻止他人接觸到本來他們可以接觸到的訊息(通常這些訊息可以用來驗證人們的結論是否正確)。

西方的Censorship(審查制度)一詞自Censor而來。Censor拉丁語,指古羅馬政府官員,其職責為登記公民戶口、評估其財產數額、考核公眾道德與管理公款,其後漸成為檢查之意。審查制度現在一般指掌控團體或機構控制訊息向公眾的傳播,或者將這些訊息消除。

審查制度是一種侵犯人權的行爲,如中國、朝鮮等國家的政府都有嚴格的審查制度。一般來說,嚴格的審查制度會出現在社會主義國家、封建國家。

審查的種類[編輯]

按主題和議程[編輯]

審查制度的基本原理根據受到審查的數據類型的不同而不同。基本上有五種主要的審查方式:

  • 道德審查 就是要通過檢查來消除被認為有道德問題的內容。審查機構反對某些材料背後的價值觀並且限制人們接觸這些材料。例如,色情產品就經常受到道德檢查制度的限制。另外一個例子是,1932年,由於據《國家電影登記條例》,「在文化,歷史,或者美學上露骨地」宣揚暴力,1930年拍攝的電影《刀疤》也成了這種道德審查制度的禁止對象。
  • 軍事審查 就是防止敵人獲取軍事情報軍事策略,並保持其隱密性的過程。軍事審查制度是用來反間諜的。此外,軍事檢查可能還包括控制訊息和大眾傳媒將特定主題向公眾報道。比如美國政府就禁止大眾傳媒把對伊拉克作戰中陣亡的美軍的屍體和棺材的照片向觀眾公開。這麼做是為了防止公眾作出像在越南戰爭或者伊朗人質危機中的反應。這種軍事審查民主國家有時會以「保護國家安全的必要手段」為由而實施。
  • 政治審查 如果政府控制秘密訊息流向公民,就屬於政治審查。政治審查背後的邏輯是,為了防止可能引起的革命的自由表達。真正的民主政府不會批准進行政治審查。[1][2]任何反對政府的異議行為都被認為是本國政府的弱點,而且容易被敵方利用。選舉策略一般來說也是對外保密的;不過,由於參選人是以個人身分參選,不是代表任何層級的政府機構。因此,不能被視為政治審查:參見水門事件。另外,中國大陸對於六四天安門事件民運維權人士藏獨疆獨蒙獨台獨港獨的訊息限制,亦屬於政治審查。
  • 宗教審查 就是要消除任何影響某一信仰的東西。宗教審查常常是一個佔據優勢的主流宗教為限制弱勢宗教團體而制定的。除此之外,某一宗教還可能刪除被認為是對他們的信仰而言不合適的內容。
  • 商業審查 指的是企業中的媒體公關人員防止不利於本企業或本企業的合作夥伴的訊息見諸媒體的行為。專門新聞報道業的私有企業有時候還會因為訊息可能帶來的損失,比如客戶流失、廣告商流失、股票價值下降等等,而拒絕透露訊息。請參考媒體偏見(Media Bias)。

按內容[編輯]

按審查內容分類有:

按審查方法[編輯]

對國家機密的審查與防止外界關注[編輯]

在戰爭時期,政府常常會實行公開的審查制度,以防止因為訊息流通帶給有利敵方的資料。常見的審查方式是不能夠透露時間與地點等訊息,或者等到這些訊息(比如跟一次作戰行動有關的訊息)不再可能被敵方利用的時候才能被傳播出去。在戰時的訊息審查的道德問題上,人們常常有不同的評判標準。因為,透露戰略性訊息給敵方可能會給本國軍隊帶來危險,甚至導致全盤戰敗。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軍人的信件會受到審查。當時軍官會拿着黑墨水筆瀏覽士兵的信件,把可能透露軍情的部分塗掉,然後信才能被郵遞出去。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著名標語「議論不密,船艦則沉(Loose lips sink ships)」就是被用來說明檢查制度的正當性,並且要求士兵們能夠依照對敏感訊息的保密措施保持自律。

Wieczór Wrocławia" - 波蘭人民共和國弗羅茨瓦夫的日報,編輯於1981年3月20日,每一頁都受到了審查干涉---在標題"Co zdarzyło się w Bydgoszczy?"(比得哥煦發生了什麼?)和"Pogotowie strajkowe w całym kraju"(遍佈全國的罷工警告)的下面,審查者刪除了關於罷工警告的部分;從此印刷廠的工人們廢除了官方的宣傳處。右頁也包括了一份地方團結工會手寫的對作出的決定的書面證實。

另一個著名的例子是來自斯大林統治時期蘇聯的「淨化政策(Sanitization)」與「除憶詛咒」。那時,公開使用的照片常常被篡改,消去了照片上被斯大林判處死刑的人們,儘管一些過去的照片或許會被人們記住或是已經保存了起來。這種有計劃有系統的對公眾的歷史觀進行篡改也被視為斯大林主義極權主義的主旋律。更近一些,官方對一些電視工作人員出現在戰死軍人的棺材運輸現場的行為持保留態度,這被當成審查制度的一部分。而這個特殊的例子明顯表明了審查制度的不完善或失敗,因為眾多棺材的照片經常出現在報紙、雜誌和網站上。

教育資源的審查[編輯]

學校教科書裏的內容常常存在爭議,而它們的受衆是年輕人。「粉刷」(whitewashing)一詞被泛指為對評論的選擇性刪除、銷毀證據或意見。歷史上的戰爭罪行存在着嚴重爭議,比如南京大屠殺猶太人大屠殺(或猶太人大屠殺否定主義(Holocaust denial)),以及有關越南戰爭冬季士兵調查會。基於不同社會意識的表述或是不恰當的表述都會在無形中助長國家主義、偏激、或愛國主義觀點。

除此之外,一些宗教團體不時試圖阻礙學校教授進化論,因爲進化論與他們的宗教信仰似相抵觸。學校性教育和教科書中安全性行爲避孕教育的內容也是進行訊息管制的例證。

中學教育中對歷史事實的表述方式會極大地影響對當前的思潮、主張、社會進程的理解。一種意見主張對訊息傳播方式進行審查,因為一些訊息對年輕人來說不適當。但「不適當」這種提法本身還有爭議,因為這個詞含義有了很大變化。關於審查制度的一個諷刺意味的例子是華氏451度。原書基調是反對審查制度,但大多數學校使用的Ballantine版的華氏451度[3]中分佈着對雷·布萊伯利所著原版的75處修改、刪節和改動。

壓制/偽造 科學研究[編輯]

科學研究有可能遭到壓制或是偽造,因為它們損害了資助者的政治、經濟等方面的利益,或是無助於實現研究者的意識形態上的目的。比如說:一種新藥的危害被禁止公諸於眾,或是片面強調它的療效卻閉口不談它的毒副作用

對音樂與流行文化的審查[編輯]

在維多利亞時代的英格蘭,對公職人員的描寫也被禁止。上圖是宮務大臣(負責審查戲劇的官員)在1873年封殺的戲劇The Happy Land,因為戲劇中有對威廉·尤爾特·格萊斯頓首相和他的兩位內閣部長的描寫。作為回應,上演劇院的經理Marie Litton同意做一個修正版,並重印了劇本,將刪節部分以大寫字母標出以便審查。[4]

一些美國音樂家例如弗蘭克·扎帕一再對音樂的審查表示不滿並努力爭取更多的言論自由。1986年,扎帕出現在CNN節目「交叉火力」上,抗議對搖滾樂歌詞的審查。他否認有爭議的內容、歌詞和訊息的傳播會對社會造成危害或引發動盪。

蘇丹阿富汗中國等國,對音樂人的權利和言論自由的侵犯是家常便飯。在美國阿爾及利亞遊說組織成功地避免了將流行音樂與音樂會聯繫起來,也遠離了媒體和零售業。而在前南斯拉夫,音樂人往往充當政治劇的爪牙,言論自由受到消極影響。

對音樂的審查通常與國情、宗教、教育機構、家庭、傳播者以及遊說組織有關,並且多數情況下它們都有悖於人權的國際慣例。[5]

一個與音樂有聯繫的例子是舞蹈,它常常成為宗教改革者和政府管制的靶子。[來源請求]

拷貝/圖片/作者 授權[編輯]

拷貝授權是指對閱讀並修改文章的權力,通常針對出版前的採訪材料。很多出版者拒絕提供拷貝授權,但是文章一旦與公眾關心的名人有關後,就會漸漸成為一種普遍行為。[6]圖片授權用來授權個體哪些照片能出版哪些不能。在圖片授權上的堅持較著名的有羅伯特·雷德福[7]

地圖影像的審查[編輯]

Google Earth蘋果地圖會審查地圖上一些可能關係國家安全的地區。相關焦點如下:

各國的審查制度[編輯]

中國[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編輯]

A至F
Anthony Comstock (Comstock Law), Areopagitica: A speech of Mr John Milton for the liberty of unlicensed printing to the Parliament of England, Autocensorship, Bleep censor, Book burning, Book banning, the Censored Eleven (banned Looney Tunes and Merrie Melodies cartoons), Censorware, Chilling effect, Cindy's Torment, Comics Code Authority, Content-control software, Death Whoop, Edited movie, Elsebeth Baumgartner, Entertainment Software Rating Board, Fahrenheit 451, Freemuse - Freedom of Musical Expression, Freedom of speech
G至P
Gatekeeper (politics), Graffiti Blasters, Index Librorum Prohibitorum of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 International Freedom of Expression eXchange, Jack Thompson, John Stuart Mill, Lady Chatterley's Lover, Leland Yee, Media controversy, Media transparency, MPAA rating system, NEA Four, Network neutrality, Nineteen Eighty-Four, Police state, Prior restraint, Production Code, Project Censored
Q至Z 
Scieno Sitter, SourceWatch, Standards & Practices, Parents Television Council, Super Bowl XXXVIII controversy, Thomas Bowdler, Tunisia Monitoring Group, TV Parental Guidelines, V-chip, Mary Whitehouse, Whitewashing, Obscurantism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Irving Kristol. Pornography, Obscenity, and the Case for Censorship (DOC).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永久失效連結](英文)
  2. ^ Communism: Censorship and Freedom of Speech. (英文)
  3. ^ Bradbury, Ray. Fahrenheit 451. Del Rey Books. April 1991.
  4. ^ The Illustrated London News, March 15, 1873, page 243
  5. ^ What is Music Censorship?, Freemuse Secretariat, [2012-08-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11-06) 
  6. ^ Ian Mayes. The readers' editor on requests that are always refused. The Guardian. 2005-04-23 [2007-01-21]. 
  7. ^ Caution: big name ahead. The Observer. 2002-01-27 [2007-01-21]. 

來源[編輯]

  • Abbott, Randy. "A Critical Analysis of the Library-Related Literature Concerning Censorship in Public Libraries and Public School Librar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During the 1980s." Project for degree of Education Specialist, 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 December 1987. [ED 308 864]
  • Burress, Lee. Battle of the Books. Metuchen, NJ: The Scarecrow Press, 1989. [ED 308 508]
  • Butler, Judith, "Excitable Speech: A Politics of the Performative" (1997)
  • Foucault, Michel, edited by Lawrence D. Kritzman. Philosophy, Culture: interviews and other writings 1977-1984 (New York/London: 1988, Routledge, ISBN 0-415-90082-4) [The text Sexual Morality and the Law is Chapter 16 of the book]
  • O'Reilly, Robert C. and Larry Parker. "Censorship or Curriculum Modification?" Paper presented at a School Boards Association, 1982, 14 p. [ED 226 432]
  • Hansen, Terry. The Missing Times: News media complicity in the UFO cover-up, 2000. ISBN 0-7388-3612-5
  • Hendrikson, Leslie. "Library Censorship: ERIC Digest No. 23." ERIC Clearinghouse for Social Studies/Social Science Education, Boulder, Colorado, November 1985. [ED 264 165]
  • Hoffman, Frank. "Intellectual Freedom and Censorship." Metuchen, NJ: The Scarecrow Press, 1989. [ED 307 652]
  • Marek, Kate. "Schoolbook Censorship USA." June 1987. [ED 300 018]
  • National Coalition against Censorship (NCAC). "Books on Trial: A Survey of Recent Cases." January 1985. [ED 258 597]
  • Small, Robert C., Jr. "Preparing the New English Teacher to Deal with Censorship, or Will I Have to Face it Alone?" Annual Meeting of the National Council of Teachers of English, 1987, 16 p.
(Arguing that an English teacher should get advice from school librarians in preparing to encounter three levels of censorship:
  1. Rejection of adolescent fiction and popular teen magazines as having low value,
  2. Experienced colleagues discouraging "difficult" lesson plans,
  3. Outside interest groups limiting students' exposure. [ED 289 172])
  • Terry, John David II. "Censorship: Post Pico." In "School Law Update, 1986," edited by Thomas N. Jones and Darel P. Semler. [ED 272 994]
  • [1] Supreme Court rejects advocates' plea to preserve useful formats
  • World Book Encyclopedia, volume 3 (C-Ch), pages 345, 346.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