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八一九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八一九事件
苏联解体的一部分
280px
红场附近的莫斯科河大桥上的坦克。
日期1991年8月19日-8月21日
地点
结果

政变失败,苏联保守派势力受到毁灭性打击

参战方

 苏联

辅助方:


执行机构:

支持政变的加盟共和国:[2]


支持政变的社会运动英语Interfront


国际支持:[4][5][6]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

反对政变的加盟共和国:[2]


反对政变的社会运动:

Flag of the UNA-UNSO 乌克兰国民大会–乌克兰人民自卫阵线英语Ukrainian National Assembly – Ukrainian People's Self-Defence
白俄罗斯 白俄罗斯人民阵线英语Belarusian Popular Front


国际支援:[4][6][7]

指挥官与领导者

苏联 根纳季·伊万诺维奇·亚纳耶夫
苏联 德米特里·季莫费耶维奇·亚佐夫
苏联 弗拉基米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克留奇科夫
苏联 瓦连京·谢尔盖耶维奇·帕夫洛夫
苏联 鲍里斯·普戈
苏联 奥列格·德米特里耶维奇·巴克拉诺夫
苏联 瓦西里·亚历山德罗维奇·斯塔罗杜布采夫
苏联 亚历山大·季贾科夫
阿亚兹·穆塔利博夫
阿纳托利·亚历山德罗维奇·马洛费耶夫
卡哈尔·马赫卡莫夫
萨帕尔穆拉特·阿塔耶维奇·尼亚佐夫


苏丹 奥马尔·巴希尔
伊拉克 萨达姆·侯赛因
利比亚 穆阿迈尔·卡扎菲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金日成
中华人民共和国 李鹏

苏联 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a
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耶尔辛
亚历山大·弗拉基米罗维奇·鲁茨科伊
鲁斯兰·伊姆拉诺维奇·哈斯布拉托夫
伊万·斯捷潘诺维奇·西拉耶夫
康斯坦丁·科别茨英语Konstantin Kobets
埃德加·萨维萨尔英语Edgar Savisaar
伊瓦尔斯·戈德马尼斯
格季米纳斯·瓦格诺柳斯
列翁·特尔-彼得罗相
兹维亚德·加姆萨胡尔季阿
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
阿斯卡尔·阿卡耶夫
米尔恰·斯涅古尔
瓦莱里·乌穆拉沃奇英语Valeriu Muravschi
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
伊斯兰·卡里莫夫


乔治·H·W·布什
马丁·布赖恩·马尔罗尼
约翰·梅杰
^a 被紧急状态委员会软禁在福罗斯

八一九事件(俄语:Августовский путч),又称八月政变1991年苏联政变,是指1991年8月19日-8月21日,苏联政府内部一些高级官员企图废除戈尔巴乔夫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苏联总统职务并控制苏联,然最终未遂的一场政变。政变领导人均为苏联共产党内的强硬派成员,包括苏联的副总统、总理、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克格勃局长和苏联国防会议副主席等。他们首先认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计划太过激进,已经影响了苏联公共机关属性的根本架构以至于造成内部矛盾,并认为他正商议签订的新联盟条约将中央权力过分地分散给与了各加盟共和国政府。此次未遂政变在短短三天内便瓦解,其后戈尔巴乔夫恢复权力。此事件本为减缓当时在苏联已逐渐扩大的离心运动,但最终效果则是粉碎了戈尔巴乔夫苏联在松散体制下可维持一体的希望,并实际上加速了苏联解体。时任俄罗斯总统的鲍里斯·耶尔辛在政变结束三天后签署总统令,宣布苏联共产党为非法组织并限制其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至此苏联共产党丧失其垄断了74年的执政党地位。

背景[编辑]

自1985年出任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接掌最高权力后,戈尔巴乔夫便雄心勃勃地着手开始了改革计划,主要体现在他的经济改革政治开放政策这两方面。这些作为导致共产制度内的强硬成员对其抵制和不信任,也造成了一些戈尔巴乔夫始料未及的势力和运动,即苏联内非俄罗斯族的少数民族民族主义动乱的增长,并出现对部分或全部的加盟共和国可能会脱离的忧虑。在1991年,苏联处于严重的经济和政治危机中,几乎所有商品都出现短缺,人们甚至必须大排长龙才能买到必须品。

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格鲁吉亚已宣布自苏联独立。

1991年1月,立陶宛发生了一月事件,苏联尝试以武力迫使立陶宛返回苏联。

约一个星期后,拉脱维亚地方亲苏势力亦以拉脱维亚一月事件类似尝试试图推翻政府,种族武装冲突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南奥塞梯也持续发生。

俄罗斯于1991年6月12日宣布主权独立并于此后限制了苏联法律,特别是关于财政和经济的法律在俄罗斯领土的适用。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最终通过了这些与苏联法律冲突的法律。

1991年3月17日举行的全苏联公投中,波罗的海三国抵制拒投,其余共和国内的多数居民表达了希望保留革新后的苏联的意愿。在协商后,九个参与公投共和国中的八个(除了乌克兰)有条件同意了新联盟条约,此条约将使苏联成为一个“共有一个总统和相同的外交和军事政策的众独立共和国组成联邦”,俄罗斯联邦、哈萨克乌兹别克原预定在1991年8月20日在莫斯科签订此条约。

策划政变[编辑]

1990年12月11日,克格勃主席弗拉基米尔·克留奇科夫下令对位于莫斯科的中央电视台进行整肃[8],同日,他要求两位克格勃官员准备若苏联进入紧急状态时的应对计划[9],其后他与苏联国防部长德米特里·亚佐夫、苏联内政部长鲍里斯·普戈、苏联总理瓦连京·巴甫洛夫、苏联副总统根纳季·亚纳耶夫、苏联国防会议副主席奥列格·德米特里耶维奇·巴克拉诺夫、戈尔巴乔夫的总统办公厅主任瓦列里·伊万诺维奇·博尔金和苏联共产党中央书记奥列格·西蒙诺维奇·舍宁共同参与此政变。[10] [11]

政变发起者希望可说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以“恢复秩序”。

1991年7月29日,戈尔巴乔夫、俄罗斯总统耶尔辛和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聚会商量开除强硬派如巴甫洛夫、亚佐夫、克留奇科夫和普戈并用更自由派的人物取而代之的可能。此次谈话被克格勃窃听,并让局长克留奇科夫得知。克留奇科夫早在几个月前就将戈尔巴乔夫设为目标110,并置于严密监视。[12][13][14]

1991年8月4日,戈尔巴乔夫前往位于克里米亚福罗斯的别墅度假。原计划在8月20日联盟条约签署当天返回莫斯科。

8月17日,政变策划者在莫斯科一间宾馆内聚会并决定行动。

8月18日,巴克兰诺夫、瓦列里·博尔金俄语Болдин, Валерий Иванович奥列格·舍宁和苏联国防部副部长瓦连京·瓦连尼科夫大将飞往克里米亚与戈尔巴乔夫会议;同一时间,福罗斯别墅的所有对外通讯线(其由克格勃控制)被切断,栅门增设了克格勃安全警卫,他们被命令禁止任何人离开。巴克兰诺夫、博尔金、舍宁和瓦连尼科夫给出戈尔巴乔夫两个选项让其选择,其一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其二为辞职并任命副总统亚纳耶夫为代理总统。目的均为使政变者得以在这个国家“恢复秩序”。[11][15][16]

虽然戈尔巴乔夫一直宣称他在枪口下拒绝接受通牒[15][17],但瓦连尼科夫则坚持戈尔巴乔夫说:“做你认为该做的,该死的!”。然而,根据当时同在别墅的人的证词,巴克兰诺夫、博尔金、舍宁和瓦连尼科夫在与戈尔巴乔夫会面后显然并不满意且感觉紧张。[15]

政变者从普斯科夫的工厂定了250,000对手铐和300,000份逮捕表格。克留奇科夫将所有克格勃成员薪水加倍,从休假中叫回并置于警戒状态,列福尔特监狱俄语Лефортовская тюрьма也被事先净空预备接收囚犯。[13]

八月政变[编辑]

巴克拉诺夫、博尔金、舍宁和瓦连尼科夫自克里米亚回来后政变者在克里姆林宫聚会,亚纳耶夫、巴甫洛夫和巴克兰诺夫签署了“苏联领袖宣言”,在这份宣言中,他们宣布“因为苏联内的一些未注明因由的恐怖份子”,国家将进入紧急状态,并宣布国家紧急委员会的成立是为了管理这个国家和使苏联能在紧急状态下维持政权。

紧急委员会的成员包含亚纳耶夫巴甫洛夫克留奇科夫亚佐夫普戈巴克拉诺夫瓦西里·亚历山德罗维奇·斯塔罗杜布采夫(苏联农民联盟主席)、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季贾科夫(国营企业和工业、建筑、运输和邮电设施联合会长)[18][16]

亚纳耶夫以“戈尔巴乔夫生病无能履行总统职责”为借口签署行政命令,任命自己为苏联代理总统。[18]国家紧急委员会封禁了莫斯科除了共产党控制下的九家报社以外的所有报社[18],同时发布一份题为“苏联男人的荣誉和尊严必须恢复”的民粹宣言,保证新联盟条约将被每个人讨论,“城市街道不再有犯罪”,委员会将专注于解决食物短缺问题,同时向市民保证它支持“真正的民主进程”和改革。[18]

8月17日[编辑]

趁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耶尔辛自对哈萨克的访问回到他在莫斯科的别墅时拘捕他的计划曾被考量,但基于某些原因,未付诸实行[10][19][20]

8月19日[编辑]

上午7:00,“苏联领袖宣言”、亚纳耶夫的行政命令和国家紧急委员会的文宣开始由国营俄罗斯电台和俄罗斯电视台在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官方控制下播送。唯一的独立政治电台莫斯科回音被切断通信[21]俄罗斯第2近卫塔曼斯卡亚摩托化步兵师坎捷米尔第四近卫装甲师俄语4-я гвардейская танковая дивизия坦克步兵战车装甲运兵车陆续开进莫斯科,伞兵也参与了此次作战,四名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人大代表(基于某些原因他们被认为最“危险”)被克格勃逮捕并拘留在莫斯科附近的陆军基地[10]

上午9:00,耶尔辛抵达了白宫。他和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理伊万·西拉耶夫以及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代理主席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发布声明声称一次反动反宪法的政变发生了,督促军方不要参与此政变,声明内一并呼吁发起总罢工诉求,使戈尔巴乔夫能向人民致词[22]。此声明以传单的形式在莫斯科传播。

下午,莫斯科市民开始聚集在白宫附近并在周边设立路障[22]

下午4:00,亚纳耶夫宣布莫斯科进入紧急状态。[18][16]

下午5:00,亚纳耶夫召开记者会,宣布戈尔巴乔夫在休息,他说:“多年辛劳使他变得非常疲倦并须要时间休息以恢复健康”,亚纳耶夫说国家紧急委员会有心继续改革,不过他的软弱姿态、颤抖的手和不安表情使他的话语缺乏说服力。[16]

同一时间,一个受命防卫白宫的塔曼摩托化步兵师坦克营参谋长宣布他向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领袖效忠[22][23],耶尔辛爬上其中一辆坦克车并向群众致词。出乎意料的,此插曲也在国营电视台的晚间新闻播出。[24]

8月20日[编辑]

加里宁将军被亚纳耶夫指派为莫斯科军事总指挥的莫斯科军区司令员,并宣布莫斯科晚上十一点到早上五点宵禁,当天开始生效[22][11][21],这在当时被视为对白宫的进攻即将开始的征兆。

白宫的防守者进行准备,其中虽有一些有武装,但多数自愿者并没有武装。向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领袖宣布效忠的谢尔盖·叶夫多基莫夫少校指挥的坦克连在傍晚离开白宫[25][16],领导白宫临时防卫总部的人是康斯坦丁·科别茨俄语Кобец, Константин Иванович将军和一位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人大代表,这位人大代表可运用的人包括一些自愿参与防卫白宫的将军和高级军官,其中一些已退役。[25][26]

下午,克留奇科夫、亚佐夫和普戈终于决定进攻莫斯科白宫,此决定得到国家紧急委员会其他成员的支持,克格勃的根尼·阿格耶夫俄语Агеев, Гений Евгеньевич将军,克留奇科夫的代理人和陆军将领阿恰洛夫,亚佐夫的代理人计划发起“雷霆作战”,由克格勃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代表俄语第一个西里尔字母А)和维姆佩尔组(代表俄语第二个西里尔字母В,音/v/,借用德文的“信号旗”)执行,伞兵、莫斯科俄罗斯特种警察部队、内务军捷尔任斯基师、三个坦克连和一个直升机中队支援。

阿尔法组指挥官维克托·卡尔普欣俄语Карпухин, Виктор Фёдорович将军与其他同组高阶将领同行,参与的还有伞兵部队副指挥官亚历山大·列别德,他混入莫斯科白宫附近的人群以评估执行类似作战的可能。在这之后,卡尔普欣和维姆佩尔组指挥官别斯科夫上校试图说服阿格耶夫此作战因将导致流血冲突[10][11][12][27],将不可能成功。列别德在伞兵部队指挥官帕维尔·格拉切夫同意下,回到莫斯科白宫并秘密告知防卫总部进攻开始时间为下午2时。[12][27]

8月21日[编辑]

约凌晨一时,距克里姆林宫不远处塔曼斯卡亚摩托化步兵师的一个步兵战车纵队在一个隧道被由无轨电车和清路机构筑的路障所阻,德米特里·科马尔俄语Комарь, Дмитрий Алексеевич爬上一辆步兵战车企图以帆布堵塞观测孔,但其后可能是从步兵战车摔死或被射死,弗拉基米尔·乌索夫俄语Усов, Владими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尝试帮助他但也被射死(可能是被非蓄意的跳弹击中),在差不多同一时间,第三个人伊利亚·克里切夫斯基俄语Кричевский, Илья Маратович,也因不明原因被射死,另有多人受伤。此步兵战车被群众放火焚烧,但未有纵队士兵死亡。

8月24日[编辑]

莫斯科为科马尔、乌索尔、克里切夫斯基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几十万人走上街头为他们送葬。耶尔辛等俄罗斯领导人和很多社会活动家都在追悼大会上讲了话,戈尔巴乔夫没有参加这个活动,但他颁布命令,授予三个死难者苏联英雄称号。在整个苏联历史上,这是最后一次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28][26][16]

特种部队阿尔法和信号旗并未如原定计划前往白宫,当亚佐夫得知此情况后,他命令部队撤离莫斯科。

上午8:00,部队开始离开莫斯科。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员在国防部聚会,并且决定派一代表团前往克里米亚与戈尔巴乔夫会面商议,克留奇科夫、亚佐夫、巴克拉诺夫、蒂贾科夫、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安纳托利·卢基扬诺夫和苏联共产党副总书记弗拉基米尔·伊瓦什科飞到克里米亚。

下午5:00,代表团到达福罗斯别墅,但戈尔巴乔夫拒绝与之会面,反而在他所在别墅的通讯恢复后,宣布废除所有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决定并免除其成员的政府职位,苏联总检察署遂尝试开始调查此次政变。

结果[编辑]

因一些地区行政委员会首脑支持国家紧急委员会,8月21日,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在1626-1号决议中授权俄罗斯总统耶尔辛指派地区行政首脑,虽然当时有效的俄罗斯宪法未提供总统此权力。[29]

国家紧急委员会代表团和戈尔巴乔夫分批飞抵莫斯科。

克留奇科夫、亚佐夫和蒂贾科夫在8月22日清晨抵达莫斯科后即在机场被逮捕。

8月22日上午,亚纳耶夫在他的办公室被捕。同日,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在1627/1-1号决议宣布订俄罗斯在历史上的白蓝红国旗为俄罗斯官方国旗,替代苏联红旗。

8月23日,普戈夫妇自杀。巴甫洛夫和斯塔罗杜布采夫同日被捕。

8月23日-24日晚间,位于卢比扬卡国家安全委员会总部前的契卡创始人捷尔任斯基纪念碑被拆除。

8月24日,巴克兰诺夫、波尔丁和舍宁被捕。[12]

苏联共产党的终结[编辑]

8月24日,戈尔巴乔夫辞去苏联共产党总书记职位[12],声称因为苏共中央及政治局和书记处没有坚决反对政变,故要求苏共中央自行解散,各共和国内的共产党和地方党组织则自行决定自己的前途。同日,俄罗斯总统耶尔辛在他的第83号行政命令中,将苏联共产党档案转移给政府档案部门。[29]

8月25日,苏共中央书记处被迫发表声明,宣布接受自动解散苏共中央的决定,同时请求苏联总统、俄罗斯总统和各共和国领导人准许苏共在莫斯科举行苏共中央全会或采取其他组织措施,讨论苏联共产党今后的命运问题,但未见各方答复。同日,耶尔辛在他的第90号行政命令中,将苏联共产党在俄罗斯的资产国有化(不但包括政党委员会总部,还包括教育机构、旅馆等等)。[29]

11月6日,耶尔辛在他的第169号行政命令中,终止苏联共产党和俄罗斯共产党在俄罗斯的活动,并解散其组织机构。[29]苏联共产党结束长达74年的一党专政地位。

苏联分裂[编辑]

8月24日,戈尔巴乔夫创立所谓“苏联经济运作管理委员会”取代巴甫洛夫领导的苏联内阁,俄罗斯总理西拉耶夫率领此委员会。

8月24日,乌克兰最高苏维埃通过乌克兰独立宣言英语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of Ukraine,并要求举行公投来支持此独立宣言。

8月27日,摩尔多瓦最高苏维埃宣布摩尔多瓦自苏联独立,在8月30日和31日阿塞拜然最高苏维埃吉尔吉斯最高苏维埃也各自宣布阿塞拜疆吉尔吉斯苏联独立。

9月5日,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苏联第2392-1号法案“关于过渡时期苏联官方”,改革了苏联最高苏维埃,替代原有的联盟苏维埃和民族苏维埃两议院。新的“过渡时期苏联官方”皆由人民代表大会所选出,新的两议院为联盟苏维埃和共和国苏维埃,联盟苏维埃由公民选出的人民代表组成,共和国苏维埃成员由每个加盟共和国选出20名代表、每一自治区选出一名代表并由该自治区所在共和国的立法机关指派组成。俄罗斯为特例,拥有52名代表。不过,各共和国代表团在共和国苏维埃仅有一票,法律将先在联盟苏维埃通过后,再交给共和国苏维埃审议。另外,苏联国家理事会,其中包括苏联总统和各共和国总统也被设立,“苏联经济运作管理委员会”被苏联跨共和国经济委员会取代,同样由西拉耶夫领导。[30]

9月6日,新成立的苏联国家理事会承认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的独立。[31]

9月9日,塔吉克最高苏维埃宣布自苏联独立。

9月,亚美尼亚超过99%的投票人在公投中支持共和国对独立的诉求。投票后,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在9月21日宣布自苏联完全独立。

10月27日,土库曼最高苏维埃宣布土库曼自苏联独立。

在这之后,留在苏联内的共和国仅剩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乌兹别克四国。

11月,7个共和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乌兹别克、吉尔吉斯、土库曼、塔吉克)同意签署一个新联盟条约,会形成一个称为主权国家联盟的联邦,不过此联邦最终并未实现。

12月1日,乌克兰举行公投,其中90%投票人支持乌克兰独立法案英语Act of Independence of Ukraine

12月8日,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领导人耶尔辛、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斯坦尼斯拉夫·舒什克维奇,以及共和国总理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聚会,他们在此成立了独立国家联合体(CIS),并废除成立了苏联的1922联盟条约,另一个签订仪式在12月21日在阿拉木图举行,将中亚五个共和国、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然也纳入CIS,格鲁吉亚直到1993年才加入,波罗的海三小国从未加入。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职位,𨱍头和镰刀红旗自克里姆林国会建筑前降下,取而代之的是俄罗斯三色旗,苏联不复存在

俄罗斯激进经济改革[编辑]

1991年11月1日,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发布第1831-1号决议,在法律上支持俄罗斯总统耶尔辛签署经济改革所需的行政命令的权力。即使与现有法律冲突,若此类命令未被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或其主席团在七日内否决,将自动生效。[29]

1991年11月6日,耶尔辛除了总统职权外再兼任总理职权,叶戈尔·盖达尔成为副总理并兼任经济和财政部长。

1991年11月15日,耶尔辛发布第213号行政命令《关于外国在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领土经济活动的自由化》,透过此法案,所有俄罗斯公司皆被允许进口商品和获取外国货币(过去所有外国贸易皆被国家严密控制)。[29]

1991年12月3日,耶尔辛发布第297号行政命令《关于自由化物价措施》,透过此法案,自1992年1月2日,多数过去存在的物价控制皆被废除。[29]

对政变者的审判[编辑]

被逮捕的国家紧急委员会成员和他们的同伙被以阴谋获取权力形式的叛国罪被起诉,不过至1992年终他们皆已被保释候审,在俄罗斯最高法院军法举行的听证会从1993年4月14日开始。[32]

1994年2月23日,俄罗斯国家杜马宣布特赦委员会成员和同伙,同样被特赦的还有1993年10月事件的参与者[29],除了瓦连尼科夫将军外的所有人皆接受特赦,而瓦连尼科夫将军要求继续审判,他最终于1994年8月11日被无罪释放。[12]

国会委员会[编辑]

1991年,列夫·蓬诺玛廖夫俄语Пономарёв, Лев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领导成立了研究政变动机和理由的国会委员会。

1992年,在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的坚持下,国会委员会解散。

历史重要性[编辑]

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总统普京称为“20世纪最大地缘政治灾难”。[33]

乌克兰首任总统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将1991年苏联情势的发展称为“帝国的葬礼”。[34]

长达二百多年的俄罗斯大一统时代瓦解后,俄罗斯总统耶尔辛说:“二十世纪的俄罗斯,是俄罗斯有史以来,最令俄罗斯民族感到羞耻的时代。”

相关的文艺作品[编辑]

伊藤润二:忧国的拉斯普金

参考文献[编辑]

  1. ^ a party led by the nationalist politician 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http://www.lenta.ru/lib/14159799/full.htm. Accessed 13 September 2009. Archived 16 September 2009-.
  2. ^ 2.0 2.1 Ольга Васильев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во время путча» в сб.статей: «Путч. Хроника тревожных дней». //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Прогресс», 1991. (in Russian). Accessed 14 June 2009. Archived 17 June 2009.
  3. ^ Solving Transnistria: Any Optimists Left? by Cristian Urse. p. 58. Available at http://se2.isn.ch/serviceengine/Files/RESSpecNet/57339/ichaptersection_singledocument/7EE8018C-AD17-44B6-8BC2-8171256A7790/en/Chapter_4.pdf
  4. ^ 4.0 4.1 Артем Кречетников. «Хроника путча: часть II» // 英国广播公司
  5. ^ Р. Г. Апресян. Народное сопротивление августовскому путчу (recuperato il 27 novembre 2010 tramite 互联网档案馆)
  6. ^ 6.0 6.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SovietCoup_Intl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7.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Gupta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8. ^ Yevgenia Albats and Catherine A. Fitzpatrick. The State Within a State: The KGB and Its Hold on Russia -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1994. ISBN 0-374-52738-5, pages 276-293.
  9. ^ KGB Maj. Gen. Vyacheslav Zhizhin and KGB Col. Alexei Yegorov, The State within a state, page 276-277
  10. ^ 10.0 10.1 10.2 10.3 克格勃官员在政变中的参与作用—克格勃内部报告. 自由新闻工作. 1991年9月 [2010年4月30日] (俄语). 
  11. ^ 11.0 11.1 11.2 11.3 (俄文) "Novaya Gazeta" No. 51 of 23 July 2001 (extracts from the indictment of the conspirators)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俄文) 事件发生时间表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11-27., by Artem Krechnikov, Moscow BBC correspondent
  13. ^ 13.0 13.1 Christopher Andrew and Vasili Mitrokhin (2000). The Mitrokhin Archive: The KGB in Europe and the West. Gardners Books. ISBN 0-14-028487-7, pages 513-514.
  14. ^ The KGB surveillance logbook included every move of Gorbachev and his wife Raisa Gorbacheva, Subject 111, such as "18:30. 111 is in the bathtub."The State within a state, page 276-277
  15. ^ 15.0 15.1 15.2 (俄文) "Novaya Gazeta" No. 59 of 20 August 2001 (extracts from the indictment of the conspirators)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俄文) "Kommersant", 18 August 2006
  17. ^ Gorbachev's interview to the Russian Service of BBC of 16 August 2001 (俄文)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俄文) GKChP documents
  19. ^ (俄文) "Novaya Gazeta" No. 55 of 6 August 2001 (extracts from the indictment of the conspirators)
  20. ^ (俄文) "Novaya Gazeta" No. 57 of 13 August 2001 (extracts from the indictment of the conspirators)
  21. ^ 21.0 21.1 (俄文) another "Kommersant" article, 18 August 2006
  22. ^ 22.0 22.1 22.2 22.3 A Russian book on August 1991 events
  23. ^ "Izvestia", 18 August 2006 (俄文)[1]
  24. ^ "Moskovskie Novosty"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11-27., 2001, No.33 (俄文)
  25. ^ 25.0 25.1 (俄文) "Nezavisimoe Voiennoye Obozrenie", 18 August 2006
  26. ^ 26.0 26.1 Russian site on Heroes of the Soviet Union
  27. ^ 27.0 27.1 "Argumenty i Facty"[永久失效链接], 15 August 2001
  28. ^ A Russian site on Ilya Krichevskiy[2]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29.7 Konsultant+ (Russian legal database)
  30. ^ Russian legal database. [2007-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13). 
  31. ^ Site of RIA-Novosti (Russian news agency)[3]
  32. ^ "Vzgliad"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8 August 2006 (俄文)
  33. ^ http://news.bbc.co.uk/2/hi/europe/4480745.stm
  34. ^ 存档副本. [2006-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15). 
  35. ^ 【历史】【俄罗斯】耶尔辛,八月的三天(2011)【耶尔辛回忆录中的八一九事件】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