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勒密三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托勒密三世

托勒密埃及巴西琉斯法老
希腊语Πτολεμαίος Εὐεργέτης

埃及语Iwaennetjerwysenwy Sekhemankhre Setepamun[1]
Ptolomeo III.JPG
托勒密三世的塑像
统治 前246年1月28日 – 前222年11/12月[2]
前任 托勒密二世
继任 托勒密四世
出生 约前280年前后[2]
埃及
逝世 222年11/12月(约60岁)[2]
安葬
配偶 贝勒尼基二世
子嗣
王朝 托勒密王朝
父亲 托勒密二世
母亲 阿尔西诺伊一世
托勒密三世
托勒密三世
以法老风格呈现的托勒密三世像
古埃及法老

托勒密三世“施惠者”(希腊语:Πτολεμαίος ο Ευεργέτης,约前280年—前222年11/12月),托勒密埃及的第三位法老国王(Basileus),从前246年—前222年在位,他在位期间托勒密埃及国力和疆土的达到最高峰。

他是托勒密二世与第一任王后阿尔西诺伊一世之子,当他还年幼时她的母亲失宠,使他失去王位继承权,但在前250年代时恢复他王位继承人的地位,之后在前246年顺利继承父亲的王位。当他即位之时,他与昔兰尼女王贝勒尼基二世结婚,使昔兰尼加再度并入托勒密埃及[3]。在前246年到前241年的第三次叙利亚战争中,托勒密三世入侵塞琉古帝国,并得到一场近乎完全胜利,然而埃及发生暴动使他被迫放弃大好战局,回头平乱。在叛乱平息后,托勒密加强了与埃及上层祭司之间的紧密配合,于前238年编篡克诺珀斯法令(Canopus decree),后续的托勒密王朝为了在埃及稳固权力也采用这方法,形成一种趋势。在爱琴海,托勒密三世的舰队在前245年左右尽管于安德罗斯战役安提柯马其顿打个大败,但仍持续经济支援希腊本土的反马其顿阵营。当托勒密三世驾崩,他的长子托勒密四世继承王位。

背景和早年[编辑]

托勒密三世大约出生在前280年前后,母亲是国王利西马科斯之女阿尔西诺伊一世,是父亲托勒密二世与阿尔西诺伊之间的第一个儿子。父亲在前282年成为埃及的共治王,并在前282年单独统治整个国家。随着利西马科斯王国的崩解,约在前279年曾经嫁给利西马科斯的姑姑阿尔西诺伊二世从希腊返回埃及,母亲阿尔西诺伊一世和姑姑阿尔西诺伊二世之间可能爆发冲突。而后母亲阿尔西诺伊一世被指控图谋不轨,被放逐到上埃及的科普特斯(Coptos)去,而父亲在前273/2年以前娶了自己的亲姐姐阿尔西诺伊二世。随着母亲的失势,托勒密三世等子女似乎也丧失王位继承权[4],这样的政治背景也可以解释为何托勒密三世在爱琴海的小岛锡拉岛长大,而不是在埃及[5][2]。托勒密的家庭教师包含有诗人兼博学家罗德岛的阿波罗尼奥斯,这位大师后来成为亚历山大图书馆馆长[6]

从前267年开始一位谜一般的人物被立为托勒密二世的共治王,现代的学者们称这位共治王为“儿子托勒密”(Ptolemy "the Son"),他曾在克里莫尼迪兹战争期间曾率领舰队作战,但在前259年第二次叙利亚战争爆发之时他在小亚细亚发动叛乱,随后被移除共治王的地位。一些学者认为这位“儿子托勒密”就是托勒密三世,但这不太可能,因为托勒密三世的年龄太年轻以至于不可能在前260年代率领军队作战,也不可能在前259年叛乱后没遭到什么严厉惩处。学者Chris Bennett主张这位“儿子托勒密”的身份就是阿尔西诺伊二世和前夫利西马科斯所生之子托勒密[7][notes 1]在平叛之后,托勒密二世,让阿尔西诺伊一世的子女过继到阿尔西诺伊二世的名义下,尽管阿尔西诺伊二世已过世多年了[4]

在前250年代后期,父亲托勒密二世安排托勒密三世与昔兰尼国王马加斯的独生女贝勒尼基二世订婚[8]透过这订婚协议,可以显现出托勒密三世将是托勒密二世的假定继承人。在前246年1月28日他的父亲托勒密二世去世,托勒密在无争议下继承了王位[2]

合并昔兰尼加[编辑]

贝勒尼基二世的八德拉克马(octodrachm)金币

昔兰尼加作为托勒密埃及第一块外围领地,其统帅马加斯在276年叛变并自立为王,使昔兰尼加脱离托勒密二世统治。借由托勒密三世和贝勒尼基二世订婚,意味着埃及和昔兰尼加会在马加斯逝世后和解,然而当前250年马加斯逝世,贝勒尼基的母亲阿帕玛拒绝遵守婚约,而把女儿嫁给马其顿安提柯王族绰号“美男子”的德米特里 ,来到昔兰尼加的德米特里在岳母阿帕玛的帮助下成为昔兰尼国王,但不久昔兰尼人和贝勒尼基二世就暗杀了他[9]。昔兰尼陷入动荡,甚至两位希腊共和派人物来到昔兰尼成立了共和邦联,动荡直到贝勒尼基引进托勒密埃及的力量才安稳[10]

前246年随着托勒密三世即位,与贝勒尼基的婚礼也随即举行,昔兰尼加也重新回到托勒密王国内。托勒密三世在昔兰尼加建立一些新的港口城市,并命名为托勒迈斯(Ptolemais)和贝勒尼基,来纪念这对王室夫妻。昔兰尼加的城市被重组成一个由国王监督的邦联,作为向往独立自治的城市与渴求专政统治的君主之间双方一个平衡[11]

第三次叙利亚战争[编辑]

塞琉古帝国塞琉古二世的钱币

因为史料的缺乏,关于第三次叙利亚战争以及后续兄弟战争时间先后采用传统说法[notes 2]。前246年7月,塞琉古帝国安条克二世以弗所突然逝世,他的第一位王后劳迪丝一世所生的儿子塞琉古二世此时已19岁,然而早在前252年夏季安条克二世又娶了托勒密三世的妹妹贝勒尼基作为第二位王后,现在也有一个儿子安条克还不到5岁,一场王位继承权之争随即展开。早在父亲逝世前成为共治王的塞琉古二世很快就受到帝国大部分如小亚细亚巴比伦尼亚等地区承认。贝勒尼基她也立自己年幼的儿子为王,但仅能支配安条克城周遭一带,她随即向自己的哥哥托勒密三世求援。贝勒尼基还派人去争取奇里乞亚地区支持,同时托勒密接信后率领一支小舰队北上,在没有受到什么抵抗下于当年秋末来到塞琉古帝国叙利亚重要港口城市塞琉西亚[12],然而在托勒密三世来到安条克城皇宫才发现妹妹母子俩已死,被劳迪丝和塞琉古二世的党人先行暗杀了[13][14]。不愿承认挫败、空手而回的托勒密三世,他暂时隐埋死讯来赢得更多时间召集更多军队,之后他发动大规模攻势为自己妹妹报仇,爆发第三次叙利亚战争,这场战争又称为劳迪丝战争[15][14][16]

这场战争托勒密三世大获全胜,夺取了叙利亚、奇里乞亚和美索不达米亚上游,甚至可能在前246年底或前245年初攻入了巴比伦[17]。根据托勒密埃及在阿杜利斯铭文的宣传,托勒密三世还冠上亚细亚大王的头衔[18]。实际上,托勒密三世真正的占领地往东仅到美索不达米亚上游,他在那里设了一个总督辖区“幼发拉底河另一侧之地”,代表有意把这块地区并入托勒密王国[19][20]

埃及暴动[编辑]

托勒密三世的钱币

就在这个时候,托勒密三世收到埃及发生暴动的消息,他不得不从前线撤军回本土去镇压暴民[21]。另一方面,在前245年7月塞琉古军已经收复了美索不达米亚上游[22]。这场埃及的暴动意味重大,之后的一系列暴动在接下来在一世纪内不停给托勒密埃及带来麻烦,其中一个暴动理由就是托勒密为了在叙利亚用兵,造成过高的税率负担,加上莎草纸记录了当时前245年尼罗河泛滥不如预期,造成饥荒[20]。从古气候指标研究推测,可能是前247年时的火山喷发而影响了季风型态变化,导致气候改变[23]

在返回埃及平定叛乱以后,托勒密三世致力于埃及社会与希腊社会中宣传自己是个胜利者,在阿杜利斯一份官方宣传的铭文中过度夸大托勒密三世的征服地,甚至连巴克特里亚地区都宣称是征服地之一。前243年新年,托勒密三世把自己和王后贝勒尼基二世神格化,以一对“施惠神”(Theoi Euergetai)的身份纳入托勒密埃及的国家崇拜之中,荣耀他们在这场战争中夺回曾被波斯夺走的埃及神像,使神像重归埃及[19][20]

战争结束[编辑]

这场战争另一个焦点可能是在爱琴海周围,一位谜一般的托勒密将军托勒密·安德洛马克(Ptolemy Andromachou),他可能是托勒密二世的私生子,他在前246年从塞琉古帝国手中夺取了以弗所。后来他入侵了色雷斯沿海一些地区并征服了马罗尼亚(Maroneia)和埃内兹(Enez),他在一个不确定的时间点可能在前245年,在一场对抗马其顿安提柯二世舰队的安德罗斯海战遭到击败。在前243年时他在以弗所被自己色雷斯士兵刺杀[24][25]

随着史料缺乏,之后战争走向仅知道在前242年靠近大马士革和腓尼基一带发生一些战斗[26]。之后不久,于前241年托勒密埃及和塞琉古讲和,埃及保留小亚细亚和叙利亚北部的征服地,至此从色雷斯的马罗尼亚开始,到近乎西地中海沿岸直到利比亚锡德拉湾,都在托勒密埃及的控制之下。此战也拿下叙利亚重要港口城市塞琉西亚·佩里亚,这也是塞琉古一世的长眠之地,无疑是赛琉古帝国在政治声望上、经济上一大挫败[27]

后期统治[编辑]

塞琉古帝国内战和小亚细亚[编辑]

战后塞琉古帝国塞琉古二世的弟弟安条克·伊厄拉斯叛变,自立为王,并在小亚细亚建立自己的势力。签订完第三次叙利亚战争和约的托勒密三世,无法直接用武力干涉塞琉古帝国内战,但他从前241年持续金援塞琉古二世的敌人,其中就包括安条克·伊厄拉斯。当安条克·伊厄拉斯与塞琉古交战时,托勒密他默默地派出援兵帮助安条克赢得胜利[28]。而当安条克与托勒密决裂以后,托勒密改支持帕加马阿塔罗斯一世,并使帕加马在与安条克·伊厄拉斯的战争中逐渐扩张,直至消灭安条克的势力。当前223年塞琉古帝国将军阿凯夫斯率军进攻小亚细亚,准备夺回被阿塔罗斯一世所攻占的土地,托勒密三世派遣他的儿子马加斯率军去支援阿塔罗斯,但他却没有办法阻止帕加马战败[29]

希腊本土和克里昂米尼战争[编辑]

克里昂米尼战争时期的希腊势力图

托勒密三世继续维持他父亲的反安提柯马其顿政策,这也可能导致第三次叙利亚战争中与马其顿安提柯二世发生直接冲突。在约前245年安德罗斯战役战败后,托勒密三世似乎回到间接对抗的政策上,他金援马其顿在希腊本土上的敌人们,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伯罗奔尼撒希腊城邦们为了反抗马其顿而组成的联邦亚该亚同盟。在前243年托勒密因此被亚该亚同盟选为联盟名誉元帅(hegemon)[30],之后还每年支付年金给他们[31]。前240年起托勒密也与希腊西北部的埃托利亚同盟结成一个联盟.[32],并在后来前238年到前234年,这两个同盟对抗马其顿的“德米特里战争”中托勒密埃及给予金钱支援[33]

但,在前229年斯巴达克里昂米尼三世与亚该亚同盟爆发了克里昂米尼战争,在斯巴达强盛的兵威下,亚该亚同盟统帅阿拉图斯在前226年转而向马其顿国王安提柯三世结盟。托勒密三世的反应是立即打破与亚该亚同盟的关系,把经济支援的对象转向斯巴达。前224年马其顿安提柯三世建立“泛希腊同盟”,把大部分其他的希腊邦联和城邦都纳入马其顿保护伞下,但雅典和埃托利亚同盟仍保有马其顿的敌意,他们同时向托勒密联盟。雅典在前224年把大量的殊荣颁给托勒密三世,巩固双方之间的联盟和友谊,其中包含了创建新的部落区(phyle)来荣耀托勒密,命名为“托勒迈斯”,还创建一个新的公社(deme)来荣耀他的王后贝勒尼基二世,命名为“贝勒尼基达”(Berenicidae)[34]。雅典建立一套国家的宗教崇拜,把托勒密三世和贝勒尼基二世神格化祭拜,还包含一个节日“托勒密节”。这个祭拜中心就是托勒密神殿,它同时也负担古希腊体育馆的功能,负责教育雅典的年轻人[35]

前223年斯巴达国王克里昂米尼在战事中遭到一连串失败,使托勒密三世在隔年放弃对他的经济援助,这可能是托勒密和安提柯达成的协定。托勒密三世似乎不愿意派遣军队来给予实质帮助,尤其是塞琉古帝国开战的威胁越来越明显。最终克里昂米尼在前222年塞拉西亚战役遭到大败,被迫流亡到埃及首都亚历山大。托勒密三世对克里昂米尼以礼相待,并许诺会给予他协助来夺回王位[36]。但这承诺并没有实现,而克里昂米尼战争也成为托勒密埃及最后一场干预希腊本土的战争了[35]

逝世[编辑]

前222年11月或12月,就在克里昂米尼逃到埃及以及马加斯于小亚细亚失败不久后,托勒密因自然因素过世[37][2],王位由他的儿子托勒密四世顺利继承。

政策[编辑]

法老思想和埃及宗教[编辑]

埃德富神庙前庭,该神庙由托勒密三世建造的.

托勒密三世如同他的前任致力于符合埃及法老的传统形象模式。他是一系列托勒密埃及法令(Ptolemaic decrees)的首位发布者,该诏令用三种语言刻写于石头上,分别是古希腊文、埃及圣书体、埃及世俗体。早期的诏令如总督石碑(Satrap stele)和大门德斯石碑(Great Mendes Stela),是个别神殿单一用埃及圣书体所直接刻写。相反地,托勒密三世的克诺珀斯法令(Canopus decree)是由全埃及祭司在前238年召开一个特别的宗教会议所产生的,这个诏令制定了一连串的改革以及代表托勒密三世作为法老与上层埃及祭司建立了一个紧密合作的伙伴关系,这伙伴关系持续到托勒密王朝终结为止。克诺珀斯法令中,埃及祭司们赞美托勒密是位完美的法老,他们强调了托勒密三世支持祭司团体的举动、在保卫埃及上获得军事胜利、夺回被塞琉古帝国占据的宗教艺术品、以及良好的治理上,尤其是托勒密自行出钱进口大量谷物来抵销尼罗河泛滥不足的天灾影响。其他的法令包含祭司内部编成改革、宣告在古埃及历法中一年365天且每四年闰一天的历法改革,和制定历法相关节庆的变动[38]。托勒密三世的幼女贝勒尼基同年夭折,宗教会议通过决议尊奉贝勒尼基为神,并安排相关崇拜。之后祭司们的宗教会议在托勒密三世之后的君主治下继续召开并发布法令,知名的有其子托勒密四世时于前218年发布的拉菲亚法令(Raphia Decree),以及最知名的法令是其孙托勒密五世在前196年时所立的罗塞塔法令(Rosetta Stone decree),即罗塞塔石碑

早期的托勒密王朝君主跟随亚历山大大帝般在埃及神祇中优先崇敬底比斯卡奈克阿蒙神,但在托勒密三世时焦点强烈转移到孟菲斯卜塔,卜塔的早期化身阿匹斯公牛成为皇家新年节庆和加冕庆典的重要脚色。从托勒密三世的法老尊号可以注意到新的焦点改变,他的诺门名(nomen )中含“卜塔所爱”(Mery-Ptah)的字句,他的金荷鲁斯名则提到“像卜塔-塔特恩的三十年节日之主”(Neb khab-used mi ptah-tatenen)[39]

托勒密三世资助的神庙建造工程遍布埃及,最重要的就是埃德富神庙,该处是古埃及神殿建筑的杰作之一,亦是目前全埃及保存最好的神殿。托勒密三世在前237年8月23日开工建造[40],工期持续近乎整个托勒密王朝,主神庙完工在前231年他的儿子托勒密四世之时,全部建筑群直到前142年托勒密八世时完工,但大塔门的浮雕却到托勒密十二世时才宣告完成。此外,托勒密还在其他地方开启其他工程,从北至南如下:

学术和文化[编辑]

托勒密三世延续前任君王对文学和学术的资金赞助,在博学院(Musaeum)内部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塞拉皮斯神庙(Serapeum of Alexandria)增建了第二图书馆。据说他下令亚历山大的每一藏书都借来抄写一份,并把抄本物归原主,正本收入图书馆收藏之中[42]。也据说他从雅典借了艾斯奇勒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的正本抄本,以高价强买下来而不归还,收入馆藏之中。此外,在托勒密三世宫廷之中最杰出的学者是博学家兼地理学家厄拉托西尼,他最知名的就是以观测日影的方法正确估算出地球圆周,其他著名学者还有数学家科农阿波罗尼奥斯[43]

红海贸易[编辑]

托勒密三世的统治时期与其他政权进行的国际贸易一个焦点。在1930年代的索马里南部的布嘎泊(Burgabo)被认为是古代的商港尼康(Nikon),在学者马丁利带领下的考古队在这里发掘出17枚托勒密三世到托勒密五世的铜币,以及罗马帝国晚期和马木路克苏丹国的钱币[44]

婚姻和子女[编辑]

托勒密三世在前244或前243年娶了他的表妹贝勒尼基二世,他们有以下这些子女:

名字 图片 出生年份 去世年份 备注
阿尔西诺伊三世 Dinastia tolemaica, arsinoe III, octodracma, 204-203 ac ca.JPG 前246或前245年 前204年 在前220年嫁给弟弟托勒密四世
托勒密四世 Octadrachm Ptolemy IV BM CMBMC33.jpg 前244年5或6月 前204年7或8月 前222年到前204年托勒密埃及国王
不知名之儿子 前243年7或8月 可能于前221年 不知其名,可能名为利西马科斯,他可能死于或早死于前221年的政治清洗[45]
亚历山大 前242年9或10月 可能于前221年 他可能死于或早死于前221年的政治清洗[46]
马加斯 前241年11或12月 前221年 在托勒密四世命令下,沐浴时被人烫死[47]
贝勒尼基 前239年1或2月 前238年2或3月 死后于前239年3月7日于卡诺珀斯法令中被封神,作为“贞洁女主贝勒尼基”(Berenice Anasse Parthenon)

[48]

家系图[编辑]

Eye of Ra2.svg古埃及托勒密王朝法老世系Ankh.svg
Maler der Grabkammer des Menna 010.jpg
男性法老

托勒密一世·索塔尔一世
托勒密二世·费拉德尔甫斯
托勒密三世·欧厄尔葛忒斯一世
托勒密四世·菲洛帕托尔
托勒密五世·埃庇法涅斯
托勒密六世·菲洛墨托尔
托勒密八世·欧厄尔葛忒斯二世
托勒密七世·奈俄斯·菲洛帕托尔
托勒密·孟斐忒斯
托勒密九世·索塔尔二世
托勒密十世·亚历山大一世
托勒密十一世·亚历山大二世
托勒密十二世·奥勒忒斯
托勒密十三世·忒俄斯·菲洛帕托尔一世
托勒密十四世·忒俄斯·菲洛帕托尔二世
托勒密十五世·恺撒

女性法老

贝勒尼基一世·索泰拉
阿尔西诺伊一世
阿尔西诺伊二世·费拉德尔甫斯
贝勒尼基二世·欧厄尔葛忒斯
阿尔西诺伊三世·菲洛帕托尔
克娄巴特拉一世·叙拉
克娄巴特拉二世·菲洛墨托尔·索泰拉
克娄巴特拉三世·欧厄尔葛忒斯
克娄巴特拉四世·忒娅·费拉德尔甫斯
贝勒尼基三世·菲洛帕托尔
克娄巴特拉五世·特丽菲娜
克娄巴特拉六世·特丽菲娜
贝勒尼基四世·埃庇法内娅
克娄巴特拉七世·菲洛帕托尔
阿尔西诺伊四世

其他重要的王室成员

克娄巴特拉·塞勒涅一世
托勒密·克劳诺斯
墨勒阿革洛斯
亚历山大·赫利俄斯
克娄巴特拉八世·塞勒涅二世
托勒密·费拉德尔甫斯

敌对法老(非托勒密王室)

霍尔温尼菲尔
安赫玛基斯
安条克四世·埃庇法涅斯
哈尔希厄西斯

更多埃及法老...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关于这位共治王的身份,学者Chris Bennett主张他与利西马科斯之子托勒密是同一人并提出充分论述,其他论点还有共治王是未来的托勒密三世、或另一名阿尔西诺伊一世的长子、或另一名托勒密二世不名身世之子。
  2. ^ 传统论点依循查士丁的记载,认为先是第三次叙利亚战争,之后才爆发塞琉古帝国兄弟战争,但近年学者Altay Coşkun依循波菲利的记载,主张第三次叙利亚战争和兄弟战争其实是同时发生。

脚注[编辑]

  1. ^ Clayton (2006) p. 208
  2. ^ 2.0 2.1 2.2 2.3 2.4 2.5 Bennett, Chris. Ptolemy III. Egyptian Royal Genealogy. [2019/12/6]. 
  3. ^ Branko van Oppen de Ruiter 《Berenice II Euergetis: Essays in Early Hellenistic Queenship》 第44页
  4. ^ 4.0 4.1 Bennett, Chris. Arsinoe II. Egyptian Royal Genealogy. [2019/12/6]. 
  5. ^ 希腊铭文集成(Inscriptiones Graecae) XII.3 464
  6. ^ Hölbl 2001,第63页
  7. ^ Bennett, Chris. Ptolemy "the son". Egyptian Royal Genealogy. [2019/12/6]. 
  8. ^ 查士丁 26.3.2
  9. ^ 查士丁 26.3.3-6; 卡图卢斯 66.25-28
  10. ^ Hölbl 2001,第44–46页
  11. ^ Hölbl 2001,第46-47页
  12. ^ Gurob Papyrus
  13. ^ 查士丁 Epitome of Pompeius Trogus 27.1, 波利艾努斯 Stratagems 8.50
  14. ^ 14.0 14.1 Hölbl 2001,第48页
  15. ^ Bevan
  16. ^ John Grainger 《The Syrian Wars》 第159页
  17. ^ Ptolemy III chronicle; 阿庇安, Syriaca 11.65.
  18. ^ Orientis Graeci inscriptiones selectae (OGIS) 54 (the 'Adulis inscription').
  19. ^ 19.0 19.1 耶柔米, Commentary on Daniel 11.7-9
  20. ^ 20.0 20.1 20.2 Hölbl 2001,第49页
  21. ^ 查士定 27.1.9; 波菲利(Porphyry) 希腊历史学家断片(Fragmente der griechischen Historiker) 260 F43
  22. ^ Hölbl 2001,第49-50页
  23. ^ Volcanic eruptions linked to social unrest in Ancient Egypt. EurekAlert. 2017. 
  24. ^ P. Haun 6; 阿特纳奥斯 Deipnosophistae 13.593a
  25. ^ Hölbl 2001,第50页
  26. ^ 波菲利 希腊历史学家断片 260 F 32.8
  27. ^ Hölbl 2001,第50-51页
  28. ^ 波菲利 希腊历史学家断片 260 F32.8
  29. ^ Hölbl 2001,第53-4页
  30. ^ 普鲁塔克 Life of Aratus 24.4
  31. ^ 普鲁塔克 Life of Aratus 41.5
  32. ^ 弗朗提努斯 Stratagems 2.6.5; P. Haun. 6
  33. ^ Hölbl 2001,第51页
  34. ^ 保萨尼亚斯 1.5.5; 拜占庭的斯蒂芬努斯(Stephanus of Byzantium) sv. Βερενικίδαι
  35. ^ 35.0 35.1 Hölbl 2001,第52页
  36. ^ 普鲁塔克, Life of Cleomenes 29-32
  37. ^ 波利比乌斯 2.71.3; 查士丁 29.1 宣称托勒密三世是被他儿子谋杀而死,但这很可能敌人诋毁的宣传
  38. ^ 诺门‧拉索(Norman Russell), 《希腊教父传统中的神化教义》 第31页
  39. ^ Holbl 2001,第80-81页
  40.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Holbl 2001,第86-87页
  41. ^ Wilkinson, Richard H. The Complete Temples of Ancient Egypt. London: Thames & Hudson. 2000: 163. ISBN 9780500283967. 
  42. ^ 盖伦 Commentary on the Epidemics 3.17.1.606
  43. ^ Hölbl 2001,第63-65页
  44. ^ Hildegard Temporini (编). Politische Geschichte: (Provinzien und Randvölker: Mesopotamien, Armenien, Iran, Südarabien, Rom und der Ferne Osten)], Part 2, Volume 9. Walter de Gruyter. 1978: 977 [1 November 2014]. ISBN 3110071754. 
  45. ^ Lysimachus by Chris Bennett
  46. ^ Alexander by Chris Bennett
  47. ^ Magas by Chris Bennett
  48. ^ Berenice by Chris Bennett

资料来源[编辑]

  • Clayton, Peter A. Chronicles of the Pharaohs: the reign-by-reign record of the rulers and dynasties of ancient Egypt. Thames & Hudson. 2006. ISBN 0-500-28628-0. 
  • Hölbl, Günther. A History of the Ptolemaic Empire.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2001: 143–152 & 181–194. ISBN 0415201454. 
  • Branko van Oppen de Ruiter 《Berenice II Euergetis: Essays in Early Hellenistic Queenship》 Palgrave Macmillan ;2015;ISBN 1137494611
  • John Grainger 《The Syrian Wars》 BRILL;2010;ISBN 9004180508
  • Dee L. Clayman 《Berenice II and the Golden Age of Ptolemaic Egyp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3;ISBN 0195370899


托勒密三世
托勒密王朝
出生于:约前280年逝世于:前222年
前任:
托勒密二世
托勒密埃及国王兼法老
前246年-前222年
继任:
托勒密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