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教判,即教相判释,亦称教相判教教摄佛教术语,学术上多称“判教理论”,即判别解释佛陀一生言行教法的相状[1]差别之理论。

大乘佛教诸多教典传至中国后,佛教僧众就其具体教说的形式、方法、内容、意义等,进行分类而判别教说的体系,以明佛陀言行真意。此传统认为佛陀言行因缘和合因时而生、应对象根机、翻译等问题而异,义理互有出入,于是教相判释因此产生[2]。自智者大师创建天台宗,贡献了新的判教理论,提出分为五时教、化仪四教与化法四教三部分,合称五时八教,此后此判教法为中国最通行之判教。

渊源[编辑]

早在部派佛教时代,就有人探讨佛所说经是否皆为了义(梵语:nitartha)的问题。[3]

根据《异部宗轮论》,大众部主张“世尊所说无不如义,佛所说经皆是了义”;说一切有部则认为“世尊亦有不如义言,佛所说经非皆了义,佛自说有不了义经”,不了义经是“假施设,有别意趣”,应求“此经意趣”,别为解说。

到了大乘佛教时代,龙树认为佛经有“易了义”和“深远难解义”,主张佛陀为应机设教的方便,而有了义说和不了义说;因此龙树立了四种悉檀,以世界悉檀、各各为人悉檀、对治悉檀、第一义悉檀,通摄佛说。无著持相同看法,主张“复有四种意趣,四种秘密”,依照平等意趣、别时意趣、别义意趣、补特伽罗意乐意趣,则“一切佛言应随决了”。

汉传大乘佛教认为,释迦牟尼根据弟子不同根性,因时因地,而给予不同教法。由此产生了天台宗五时八教法相宗三时教华严宗五教等教判学说。

传统部派和大乘的关系[编辑]

印度大乘佛教的三大派系,中观瑜伽如来藏,重释了三转法轮之说,以声闻为初转法轮之方便说,是小乘法;自宗为最胜法轮了义教,判他宗为不了义。[4][5][6][7]

说一切有部迦湿弥罗国论师,广集各家解说加以论定,编成《大毘婆沙论》,特别针对分别论者譬喻师加以论难。承继此一毘婆沙宗学说的众贤,称大乘为空花论宗,否定其见解,认为大乘非佛说[8]

历史[编辑]

教判盛行于南北朝,当时有“南三北七”一说。此后天台宗智𫖮后立顿、渐、不定等三种教相,为五时八教三论宗吉藏则立声闻、菩萨二藏,于菩萨藏中又别开根本、枝末、摄末归本三法轮,此为二藏三转法轮判。法相宗玄奘则依照《解深密经》、《金光明经》等,立转法轮、照法轮、持法转三法轮的“三时教判”,其弟子窥基则发展为“三教八宗”的教判。而华严宗法藏则于《华严经探玄记》中别立五教十宗

藏传佛教宁玛派把佛教分为九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是共三乘,事续行续瑜伽续是外三乘,最高级是内密三乘

顿渐之争[编辑]

赤松德赞时期,西藏桑耶寺发生过一场拉萨法诤,由来自印度那烂陀寺随瑜伽行中观派日语瑜伽行中観派,师承寂护莲花戒代表渐教,以及来自汉地敦煌禅门北宗,师承神秀弟子义福、降魔藏等人的堪布摩诃衍代表顿教,此场法诤反映了大乘教法中顿渐法门的诤辩。[9][10][11][12]

主要传统判教学说[编辑]

Panjiao of buddhism.png

法相宗判教[编辑]

法相宗判教的理论依据是《解深密经》、《金光明经》等。唐玄奘法师立“三时教判”,即转法轮、照法轮、持法转三法轮之判。其弟子窥基法师发展为“三教八宗”,三教中以诸阿含等之小乘义为有教,“三论”、《般若》等为空教,《华严经》、《解深密经》、《法华经》等为中道教;八宗者则以犊子部等为我法俱有宗、萨婆多部(有部)等为有法无我宗、大众部等为法无去来宗、说假部经部等及成实论为现通假实宗、说出世部等为俗妄真实宗、一说部等为诸法但名宗、《般若》诸经及“中百论”(《中论》、《百论》)等为胜义皆空宗、《法华》等经及无著等所说之中道教为应理圆实宗[13][14]

南山宗判教[编辑]

南山律宗道宣的判教理论认为佛法分化制二教,化教中分为性空(声闻缘觉)、相空(小菩萨)、唯识(大菩萨)三观(三教)。

华严宗判教[编辑]

华严宗判教的理论依据是《华严经》,在《华严经探玄记》中提出“五教十宗”。

天台宗判教[编辑]

天台宗判教的理论依据是《妙法莲华经》,提出“五时八教”。

五时[编辑]

隋朝智𫖮在《法华玄义》提出五时教的理论。他认为佛陀顺应众生不同的根机和时机,所说法的侧重点不同,分为五个阶段,名为“五时”[15][16]

  • 华(花)严时。释迦牟尼佛最初成佛所说经典,佛于初成道三七日间说《华严经》,以自证之法试机的时期,属大乘。代表为《大方广佛华严经》。“华严”之名来自《华严经》,义为“以华(花)庄严装饰佛陀”,“华”为花的古字,故读音、意义都同“花”。
  • 阿含时(鹿苑时)。佛为“小乘”所说,时间在华严时之后,十二年间说小乘(解脱道阿含经。代表为《杂阿含经》、《长阿含经》、《中阿含经》、《增壹阿含经》。“阿含”(āgama)之名来自四部《阿含经》,义为来去、流传,引申为流传下来的正统教义、戒律;因此期间佛说法地多在鹿野苑故也称鹿苑时。
  • 方等时。阿含时之后,主要内容为回小乘向大乘,时常贬抑“小乘”,赞叹大乘,以化导众生趋向大乘。代表为《维摩诘所说经》、《思益经》、《楞伽经》等。“方等”之名来自《方等经》,义为言辞和义理都广博、圆满、平等,部派佛教时可以此指称大乘佛法。
  • 般若时。宣说般若空义,淘汰大小别见之情执,属大乘。代表为《大般若经》、《如来藏经》。“般若”之名来自《大般若经》,般若(Prajñā)义为“超越一切的智慧”。
  • 法华涅槃时。开三乘合为一佛乘,立圆教,说真常,明佛性,更于入涅槃前夕说《涅槃经》。代表为《妙法莲华经》、《涅槃经》等。“法华涅槃”之名来自《法华经》和《涅槃经》,“法华”的“华”和“华严”的“华”一样,意义和读音都同“花”,法华全称是“妙法莲华”,以莲花比喻妙法,在英文翻译中简称为“莲华经”(Lotus Sutra)。

八教[编辑]

智𫖮在《四教义》中提出,分为化仪四教与化法四教二者。

化仪四教[编辑]

  • 顿教
  • 渐教
  • 秘密教
  • 不定教

化法四教[编辑]

  • 藏教
  • 通教
  • 别教
  • 圆教

日本[17][编辑]

藏传佛教判教[编辑]

藏传佛教九乘判教[编辑]

藏传佛教宁玛派(老派)在《宁玛九乘次第》提出世间所有哲学和宗教,分为世间法出世间法;总判为颠倒外道乘、凡夫人天乘(即修善修禅定可往生人道天道之教法)和真实内道乘(佛法),人天乘受摄于佛法;真实内道乘(佛法)又判为九乘次第[18]

其中,前三乘即显教,声闻、独觉为小乘,菩萨为大乘;外密三乘基本等同于汉传密宗的教法;内密三乘又叫大密咒乘,是藏密不共法,第九乘无上瑜伽为最上乘。

藏传佛教其他判教[编辑]

宁玛一派,其他各派皆主张四部说:

  1. 事部
  2. 行部
  3. 瑜伽部
  4. 无上瑜伽

现代发展[编辑]

  • 太虚法师将大乘佛教分为三系:法性空慧宗、法相唯识宗、法界圆觉宗。
  • 印顺法师提出大乘三系说:性空唯名系、虚妄唯识系、真常唯心系。印顺法师把印度佛教分为五个阶段,再配合佛教缘起中道的义理,分为三时教。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相状:相类似的
  2. ^ 法华玄义》(卷十):““圣人布教各有归从,然诸家判教非一。””
  3. ^ 释悟殷. 读《大毘婆沙论》札记论师的佛陀观(三). 
  4. ^ 圣严法师. 华严心诠:原人论考释. 
  5. ^ 班班多杰. 藏传佛教史上的“他空见”与“自空见”. 哲学研究. 1995. 
  6. ^ 法藏《大乘起信论义记》:“近代天竺那烂陀寺。同时有二大德论师。一曰戒贤。一曰智光。并神解超伦。声高五印。六师稽颡。异部归诚。大乘学人仰之如日月。独步天竺。各一人而已。遂所承宗异。立教互违。谓戒贤则远承弥勒无著。近踵护法难陀。依深密等经瑜伽等论。立三种教。以法相大乘为真了义。谓佛初鹿园转于四谛小乘法轮。说诸有为法从缘生。以破外道自性因等。又由缘生无人我故。翻彼外道说有我等。然犹未说法无我理。即四阿含经等。第二时中。虽依遍计所执。而说诸法自性皆空。翻彼小乘。然于依他圆成。犹未说有。即诸部般若等。第三时中。就大乘正理。具说三性三无性等。方为尽理。即解深密经等。是故于彼因缘生法。初唯说有。即堕有边。次唯说空。即堕空边。既各堕边。俱非了义。后时具说所执性空。余二为有。契合中道。方为了义。此依解深密经判。二智光论师远承文殊龙树。近禀提婆清辩。依般若等经中观等论。亦立三教。以明无相大乘为真了义。谓佛初鹿园为诸小根说于四谛。明心境俱有。次于中时。为彼中根说法相大乘。明境空心有唯识道理。以根犹劣未能令入平等真空故作是说。于第三时。为上根说无相大乘。辨心境俱空。平等一味为真了义。又初则渐破外道自性等。故说因缘生法决定是有。次则渐破小乘缘生实有之执。故说依他因缘假有。以彼怖畏此真空故。犹在假有而接引之。后时方就究竟大乘。说此缘生即是性空平等一相。是故即判法相大乘有所得等。为第二时非真了义也。此三教次第。如智光论师般若灯论释中。引大乘妙智经说。”
  7. ^ 廖本圣. 蒋央协巴《宗义理论》藏本译注:毘婆沙宗与经部宗 (PDF). 正观. 
  8. ^
    • 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其四部之中,大乘小乘区分不定。北天南海之郡,纯是小乘。神州赤县之乡,意存大教。自余诸处大小杂行。考其致也,则律捡不殊,齐制五篇通修四谛。若礼菩萨读大乘经,名之为大。不行斯事,号之为小”
    • 释慧立《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戒日王于那烂陀寺侧造𨱎石精舍,高逾十丈,诸国咸知。王后行次乌茶国,其国僧皆小乘学,不信大乘,谓为空花外道,非佛所说。既见王来,谓曰:闻王于那烂陀侧作𨱎石精舍,功甚壮伟,何不于迦波釐外道寺造而独于彼也?王曰:斯何言甚!答曰:那烂陀寺空花外道,与迦波釐不殊故也”
    • 顺正理论》:“世尊不应依不实法说胜义有,又亦不应唯证假有成等正觉,空花论者可说此言。称佛为师,不应党此。故十二处皆是实有,非于假法可说胜义……今详经主似总厌背毘婆沙宗,欲依空花拨一切法皆无自性...若言意显自体不能于自体中守自性义,则应同彼空花论宗。”
  9. ^ 释慧严. 中国禅宗在西藏. 中华佛学学报. 1994, 7. 
  10. ^ 杨富学. 摩诃衍禅法对吐蕃佛教的影响. 
  11. ^ 沈卫荣. 西藏文文献中的和尚摩诃衍及其教法 ── 一个创造出来的传统 (PDF). 新史学. 2005, 16 (1) [2017-02-2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9-06). 
  12. ^ 冉云华. 元代禅僧与西藏喇嘛辨论考. 
  13. ^ 《佛光大辞典》【教相判释】
  14. ^ 廖明活(香港大学中文系教授), 窥基的判教思想, 国立台湾大学文学院佛学研究中心学报第三期(1998年) 
  15. ^ 《佛学大辞典》【天台宗五时教】(术语)天台宗分别佛一代之说法为五时。第一华严时。佛成道后,三七日中说华严经之间。是依经题而与名。第二鹿苑时。说华严经后十二年中于鹿野苑等说小乘阿含经之间。是就地而与名。第三方等时。说阿含后八年说维摩胜鬘等诸大乘经。广(方之义),谈藏通别圆四教,均(等之义),被众机之间。是就所说之法而与名。第四般若时。说方等经后二十二年,说诸部般若经之间。是依经题而付名。第五法华涅槃时。般若二十二年后,八年说法华经,一日一夜说涅槃经之间。是亦依经题而付名。荆溪之四教仪备释曰:‘阿含十二方等八,二十二年般若谈,法华涅槃共八年,华严最初三七日。’此五时就经典之部帙而分之者。更立化仪之四教与化法之四教,分别此五时中之说法仪式与所说之教义。是台家所立之五时八教也。
  16. ^ 《佛学大辞典》【五时教】又作五时。即于佛教经典之批判上,主张释尊四十五年之说法,乃从浅而入深,故将之分为五个阶段,称为五时教。我国对于经典之传译,并不依其发展之先后,而系以五时教判为准。五时教之分有如下数种: (一)涅槃宗之五时教。刘宋时代之慧观主张佛教有顿教与渐教二种,前者乃专以菩萨为对象,使其立刻成佛之教,如华严经。对于声闻、缘觉二乘之人,次第导入悟境所说之教,称为渐教,依所说之顺序,渐教之内容复分为:(一)三乘别教,又称有相教。即为三乘之人分别说四谛、十二因缘、六度之个别教,如阿含经。(二)三乘通教,又称无相教。即共通三乘之教,如般若经。(三)抑扬教,又称褒贬抑扬教。即赞扬菩萨,贬抑声闻之教,如维摩经、思益经等。(四)同归教,又称万善同归教。即开会三乘而归于一佛乘之教,如法华经。(五)常住教,又称双林常住教。即主张佛性常住之教,如涅槃经。此说为我国判教之嚆矢,流行于江南,刘虬、僧柔、智藏、法云等诸师均承袭此说,僧宗、宝亮等复以之配于涅槃经所说五味之譬喻,至天台智𫖮而集其大成。又北地慧光所立之四宗教判,亦以此五时教为其本据。[三论玄义卷上、大品经游意、法华经玄义卷十上、法华玄论卷三、大般涅槃经集解卷三十五、华严经疏卷一] (二)南齐之刘虬亦主张佛教有顿教与渐教二种,而渐教复分为五时,即:(一)人天教,世间之教。(二)有相教,承认有差别事象存在之教,如阿含经等。(三)无相教,否定有差别事象存在之教,如般若经等。(四)同归教,如法华经等。(五)常住教,如涅槃经等。但出三藏记集卷九所载之无量义经序(刘虬作)中,唯列七阶,而未举五时。[大乘义章卷一、法华经玄义卷十上、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一、法华经玄赞卷一、华严经疏卷一](三)隋代智𫖮亦有五时之说。所立五时为华严时、阿含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槃时。(参阅‘五时八教’1132) (四)据唐代法宝之说,五时教应为:(一)小乘教,(二)般若教,(三)深密教,(四)法华教,(五)涅槃教。第二般若教以下,依次又称大乘教、三乘教、一乘教、佛性教。法宝五时之说,在其所著一乘佛性究竟论中详述之,然该书仅存卷三,缺教判章,故其内容不详。[俱舍论宝疏卷一、五教章通路记卷五十]
  17. ^ 《大乘义章》卷一、《大乘玄论》卷五、《解深密经疏》卷一、《华严经疏钞玄谈》卷四
  18. ^ 九乘次第
  19. ^ 阿努瑜伽,龙钦宁提百科

参考书籍[编辑]

  • 《大乘玄论》(卷五)
  • 《解深密经疏》(卷一)
  • 《华严经疏钞玄谈》(卷四)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