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太祖第二次北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太祖第二次北伐发生于洪武五年(1372年)正月至十一月,是明太祖朱元璋又对北元进行第二次征伐。此战结果,徐达的主力中路军大败,李文忠的东路军得失相当,仅冯胜的西路军获胜。第二次北征以失败告终。

背景[编辑]

尽管明太祖的第一次北征已经将东北一方的元昭宗爱犹识理达腊和西北陕甘一方的扩廓帖木儿赶到北元首都和林以北地区,但北元兵力未受致命打击,两年内又开始南侵,骚扰明朝的北部各边塞。明太祖本来倾向于依长城防守为主,但经徐达上奏后采纳了徐达的主攻意见,于洪武五年正月二十二日出击北元首都和林。

过程[编辑]

朱元璋的作战策略是分三路各5万人,以中路为正,东、西两路为奇,奇正并用,三路合击。中路以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出雁门关,说是急攻和林,但实际上却缓慢进军,诱使北元军南下作战以便歼灭;东路曹国公李文忠为左副将军出居庸关,经应昌府攻和林,让北元出乎意料,并可在北元军南下攻中路军时包抄其后方;西路宋国公冯胜为右副将军出金兰[1]攻打甘肃一带,作为疑兵诱使北元军分散兵力。

徐达的中路军于二月二十九日进入山西境内,其先锋都督佥事蓝玉出雁门关在野马川(胪朐河,即今蒙古的克鲁伦河)击败扩廓帖木儿并一路追击。三月二十日,蓝玉又于土剌河(即今土拉河,位于蒙古乌兰巴托西)再败扩廓帖木儿。但是这样一来,明中路军孤军深入,没有按照原作战策略行事。五月初六,北元扩廓帖木儿和贺宗哲的联军在岭北[2]击败徐达的中路军主力,明军死万余人,被迫南逃。七月十一日,偏将军汤和又在断头山(今宁夏宁朔东北约300里处)被北元军击败,指挥同知章存道战死。中路军的两路均败。

西路军则比较顺利,颍川侯傅友德的5000骑兵于西凉(今甘肃武威)击败北元失剌罕,又在永昌(今属甘肃)忽剌罕口再败北元太尉朵儿只巴。然后傅友德和冯胜的西路军主力部队会师,于扫林山(今甘肃酒泉北)大败北元军,斩首400余级,俘虏北元太尉锁纳儿加、平章管着等人。六月初三日,北元将领上都驴以830余户投降西路军。西路军攻到亦集乃路(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北元守将伯颜帖木儿也举城投降。西路军在别笃山口大败北元岐王朵儿只班,俘虏北元平章长加奴等27人及牲畜十余万头。傅友德追击到瓜州(今甘肃安西)、沙州(今甘肃敦煌西北),再次大胜,俘获岐王的金银大印和牲畜2万头,然后胜利班师。

东路李文忠一军于六月二十九日攻到口温(今内蒙古查干诺尔南),北元守军闻讯逃走,留下很多牛马辎重被明军俘获。李文忠留部将韩政守辎重,率主力顺着哈剌莽来(今蒙古洪戈尔)、胪朐河追击元军,在土剌河、阿鲁浑河(即今鄂尔浑河,位于蒙古乌兰巴托西北)一带与元将蛮子哈剌章激战多日。最终北元军被击败逃走,被俘北元人马以万计,但东路军死伤也很多。李文忠继续追击,一直追到称海(今蒙古哈腊乌斯湖南、哈腊湖西),各路北元军又会聚起来回攻东路军。李文忠见无法取胜,就决定退兵,一路以兵法故布疑阵全身而退,北元军队害怕明军有埋伏,不敢追击,双方脱离接触。东路军虽有一定优势,但没有完全击败所遇元军。

结果[编辑]

第二次北征中的三路明军,基本是各自为战,没能按照战前制订的策略配合,因此按所遇对手的强弱,命运各不相同。孤军深入到达北元首都哈拉和林一带的中路军和东路军都被北元拼死反击而损失很大。

在这次战斗中,李文忠部不仅攻入北元首都哈拉和林[3]而且还攻入了蒙古帝国成吉思汗时期的首都大斡耳朵曲雕阿兰,但是当时大斡耳朵已经荒废。另外李文忠到达的“朵颜”之地,是成吉思汗的葬地不儿罕山[4]

注释[编辑]

  1. ^ 一般猜测是金县(今甘肃榆中)、兰州这两个相近甘肃地方的合称。
  2. ^ 元朝的岭北等处行中书省包括今内蒙古东部、北部、黑龙江一部、蒙古和俄罗斯中西伯利亚高原的南方很多地区,这里具体为何地史书上未记载,但很有可能在和林附近。
  3. ^ 明 高岱 《鸿猷录》
  4. ^ “游走的都城”:蒙古帝国历代的政治中心灭亡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