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洗脑

From Wik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洗脑思想控制(英语:brainwashingmind control),透过系统性方法,有意图地向别人灌输思想,来符合操纵者的意愿,一连串的手法与过程,称为洗脑。英文“brainwash”意指洗脑,由中文洗脑一词翻译而来;沿于上世纪1950年代的韩战美国士兵被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虏之后,接受中国共产党的思想改造,获救之后回到美国,支持中国共产党政府,于是美国记者Edward Hunter就用“brainwash”一词来描述此事。[1][2]

洗脑经常被应用到政治宗教商业活动上。洗脑与宣传大体方法相同,均是赞扬、推广某事,不同之处在于,洗脑具有强制持续性、与外隔绝性、批判性等特点。[3]

常见如政治洗脑:媒体、当权者或独裁者强制向人民灌输单一的思想,推崇某政治人物或某执政集团,及指出某些思想是错误的,加以批判。在重复和密集灌输下,群众往住不自觉相信了某事或信任某个政治组织;宗教组织透过刊物、活动推广,造成观众思想容易受到影响;商业公司等电视媒体传达,不断重复播放推广其商品或意念,以“谎言多说几次,就会成为真理”方式,此等宣传方法都被认为是洗脑,尽管推广者本身可能没有非法恶意情事。不过通常恶质的思想,都加予洗脑的贬称。思想改造能导致群众有跟从团体、不可质疑、思想推广、护航言论的一致行为逐步出现。

历史渊源[edit]

柏拉图最早提出,统一理想国内人民的一切文化活动,禁止一切非正统的思想言行是哲学王的责任。柏拉图的法哲学思想具有明显的理想主义特点,他在《国家篇》中描述了以正义观和人治观为基础的哲学王统治。他认为,诗人的作品应呈送政府审核,政府以该作品是否有益于人民的精神健康作为许可出版的标准。按照柏拉图之意,国家必须对神话的讲法作出严格的规定,作为统治根据的神话具有正统教派的特点,只有一种讲法;而其他异教徒和不敬神者,则要予以严厉的处罚,因为他们的存在威胁着城邦的和谐与幸福。柏拉图在《法律篇》中说:“对一切不敬神的人普遍宣告:他们必须放弃他们现有的习惯,赞成敬神的生活。”[4]对犯了渎神罪的人,要进行监禁,对无神论者则也要进行训诫、监禁,必要时必须处以死刑,禁止非法的宗教活动,乃是“一条普遍的法律”[5]。所以厄奈斯特·巴克英语Ernest Barker说:“《法律篇》的结束就是中世纪时代的开始。”[6]柏拉图主义影响整个中世纪。中世纪基督教占绝对的统治地位,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神学相结合,部分地实现了柏拉图的哲学王理想。中世纪的教皇可视为"哲学王"的一种折射,基督教教会拥有管理意识形态的权力,教会将反对它的宗教组织定为异端,交由宗教裁判所审判。基督教为了控制人们的思想,紧紧抓住了文化和教育,因此中世纪的教育便带有浓厚的宗教性,西欧的学校几乎是清一色的教会学校。宗教利用文学艺术来形象地宣传教义,在人力、物力和财力上的巨大投入促进了艺术的发展。文艺复兴时期,马基雅维利主张国家安全至上论,指出思想的传播和讨论应受严格管制。马基雅维利学说的核心是如何获取权力,并使人们对统治者百依百顺。哲学家霍布斯主张社会契约说,认为契约社会的统治者有绝对无限的权力,人民的言论未经许可不得发表。黑格尔进一步发展了国家主义,提出国家有无上的权力,人民的最高任务就是作为国家的一分子。

学术研究[edit]

美国[edit]

1961年,美国精神病学家Robert Jay Lifton(罗伯特利·夫顿)博士专程到香港采访被中共释放的战俘和传教士,研究中共洗脑行为,著有《Thought reform and the psychology of totalism: a study of brainwashing in China》(思想改造和极权主义心理学:中国的洗脑研究),书中详细分析了洗脑的方式、意义和影响,是最早期以科学角度研究“洗脑”的书籍。[7]

MKUltra计划,也称为CIA精神控制程序,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设计和实施的,针对人类受试者的实验程序的代号,有时是非法的。[8]在人类上进行的实验旨在识别和开发用于讯问的药物和程序,以削弱个人并通过思想控制来逼供。该项目是由中央情报局科学情报办公室组织的,并与美国陆军生物战实验室进行了协调[9]。与毒品有关的实验的代号为Project Bluebird和Project Artichoke英语Project ARTICHOKE[10][11]

该行动在1953年得到正式批准,在1964年进行了范围缩小,在1967年进一步缩减,并在1973年被命令中止。该计划从事许多非法活动[12],包括使用美国和加拿大公民作为其不知情的测试对象,这引发了关于其合法性的争议[12](p74)。 MKUltra使用了许多方法来操纵人们的精神状态和改变大脑功能,包括秘密服用大剂量的精神活性药物(尤其是LSD)和其他化学药品,电击[13],催眠[14],感觉剥夺,孤立,言语和性虐待以及其他形式的酷刑[15]

MKUltra项目的范围很广,已在80个机构中进行了研究,其中包括大学,大学,医院,监狱和制药公司[16]。中央情报局通过前线组织通过这些机构开展活动,尽管有时这些机构的高级官员意识到中央情报局的介入[17]

MKUltra计划第一次引起公众的注意,1975年由教会委员会的的美国国会和杰拉尔德·福特的美国总统委员会对CIA的活动在美国(也被称为洛克菲勒委员会)。

中央情报局局长理查德·赫尔姆斯(Richard Helms)下令在1973年销毁所有MKUltra文件,从而阻碍了调查工作。教会委员会和洛克菲勒委员会的调查依靠直接参与者的宣誓证词以及相对较少的能在赫尔姆斯的销毁令中幸存的文件[18]。 1977年,《信息自由法》要求揭露了与MKUltra项目有关的20,000个文档的缓存,该文档导致该年晚些时候的参议院听证会[12]。关于MKUltra的一些尚存的信息已于2001年7月被解密。在2018年12月,解密的文件包括给一位身份不明的医生的一封信,该信讨论了六只通过遥控和脑植入物奔跑,转动和停止的狗的工作[19]

英国[edit]

2004年,牛津大学的Kathleen Taylor(凯瑟琳·泰勒)出版了《Brainwashing: The Science of Thought Control英语Brainwashing: The Science of Thought Control》(洗脑:思想控制的科学),从科学原理研究洗脑,她认为,人类大脑推理和认知的神经科学(neuroscience),证明了当许多不符事实及带强烈意识形态的词汇被有意的、重复不断的灌入大脑,令神经元之间更加畅通,从而影响、动摇和改变人们的感情和信仰。2011年,她接受过《阳光时务》访问,称限制人民信息自由是政治洗脑的特点,她称只有吸收不同渠道信息,才能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免被恶意洗脑。[20]

英国作家、纪录片制作人多明尼克(Dominic Streatfeild)著作中文译本:《洗脑:操控心智的邪恶科学》(Brainwashing),作者透过一些解密文件,访问经历冷战时期战俘、受害人等,撰写洗脑从的起源,冷战时期的中、英、美、苏暗中展开洗脑竞技,多个国家甚至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去专门实验研究。著作内容更包括涉及宗教洗脑行为。[21]

政治[edit]

2012年,一个参与游行的人士,戴上反政治洗脑的道具。
电视节目不断重复灌输单一的思想,观众可能不知不觉被洗脑,认同其传播的价值观

政治动机的洗脑规模及影响力可谓最大,因此一直备受争议,在一些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信息被控制的国家,当权者透过全权控制媒体,透过日常生活中,从播放的电视电影、表演等渗透某些政治思想。再配合教育等方式全面推行政治洗脑,如对历史以及教科书的篡改,不提对自己不利的历史,以达到隐恶扬善的政治目的。政治洗脑可为执政团体带来更自如以及容易控制的政治为目的。推行政治洗脑的通常发生在极权国家,因为商业组织、宗教组织的权力及资源有限,而且无法强行实施。[22]

可能事例[edit]

 大日本帝国[edit]

日本于确定南进政策以后,台湾总督府于1936年9月起在台湾推行皇民化运动,从精神上消除台人的民族意识,生活上脱离汉民族及台湾原住民的生活类型与文化,全力推行皇民化运动,大倡台人全面日本化,将日语的使用当作同化的基础,在台湾积极推行日语教育。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后,废止公学校的传统汉文课,废除台湾本地报纸中的汉文版,以中国语文为书写工具的作家被迫停止写作,台湾话(福佬话)的使用也遭到更多压制,日语成为主流的语言。[23]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自杀式袭击的特别攻击队-“神风敢死队”以人肉炸弹式袭击美军,那些年轻的海军飞行员被指遭日本军国主义洗脑,参与一场不义战争,害人害己。但日本右翼团体对“神风敢死队”歌功颂德,例如2007年拍下电影《我为你牺牲生命》。[24][25]

 纳粹德国[edit]

纳粹德国元首希特勒向国民灌输集体主义反犹太主义思想。法西斯主义不仅受到古罗马帝国的对内专制独裁和对外侵略掠夺的思想影响,而且也受到马基雅维利主义、新黑格尔主义、索勒尔的暴力主义和费希特大日耳曼主义等影响。其中尤以新黑格尔主义和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影响最大。[26]希特勒所领导的德国新政府在1933年的第一任内阁中,设立了"宣传及公共启蒙部"。宣传部的主要目标就是确保纳粹思想和信息成功的渗透到艺术、音乐、戏剧、电影、书籍、广播、教材以及新闻等领域内。由大众媒体推行其宣传及洗脑的目的。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在柏林等地组织大规模的焚书活动,将犹太人写的书及其他“非德意志”书籍(如共产主义书籍)均焚毁。1933年9月22日,纳粹成立德国文化协会,总部设在柏林,戈培尔任协会主席。该协会下设德国美术协会、德国音乐协会、德国戏剧协会、德国文学协会、德国新闻协会、德国广播协会、德国电影协会。凡是在相关领域中工作的人,都必须加入相关协会,并且这些协会的决定和指示具有法律效力。不听话者不得食。对于“政治上不可靠”的人,协会可以拒绝接受他们为会员,已经获取会员资格的,可以开除他们。这样,通过德国文化协会对整个文化活动的集中控制,就可以“纯洁”出一支效命于纳粹政权的文化队伍。这支队伍不能不充当纳粹政权宣传的主力军,不能不充当纳粹政权有组织的忽悠事业的马前卒。戈培尔通过购买、清洗、控制股份、审查、停刊等手段管理新闻媒体。同时密集无线电覆盖度,下达了集体收听广播的命令,把收听外国电台视为一种严重的刑事犯罪。[27]

 苏联[edit]

苏联共产党通过书刊审查片面历史教育对其政治、经济体系进行正面宣传。苏联十月革命获取胜利之后,列宁就十分重视文化建设,特别是在他最后几篇文章里尖锐地提出文化问题是联共(布)党和苏维埃工作的中心问题。思想文化方面,实行思想灌输和控制,将教条化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作为唯一正确的真理并通过党和国家的宣传机器向人民群众灌输。早在1919年俄共第八次代表大会通过的《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党纲》中,就明确规定“在人民教育方面,俄国共产党给自己的任务是:把从1917年十月革命所已开始了的事业进行到底,即把学校由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变为……进行社会的共产主义改造的工具”,党纲还要求“展开最广泛的共产主义思想的宣传工作,为此目的,要利用国家政权的机关和资财”。俄共第八次代表大会决议中指出:对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的学校课程中“必须列入下述内容:根据科学社会主义的观点所写的文化史通俗概论以及专论俄罗斯伟大革命历史的特别一部分”。1928年,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颁布文学必须为党的利益服务的法令。思想文化体制的形成则可追溯到1929年底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者土地专家会议上的报告,正是以这个报告为起点,开始了思想文化体制形成的过程。

1925年斯大林展开的“布尔什维克化运动”,提倡“意识形态100%的纯洁性”、“100%的布尔什维主义”;到30年代,斯大林还进一步提出警惕“中间居民阶层”的“不健康情绪”,“克服经济中和人们意识中的资本主义残余”,同“非无产阶级思想”作斗争。1931年11月,联共(布)中央1932年4月通过关于“改组文学团体”的决议,宣布解散所有文学团体和派别,成立全苏单一的苏联作家协会,各文艺团体也照此办理。苏共根据政治斗争和意识形态斗争的需要,取消文化艺术团体和派别,官方直接自建社会文化和学术团体,并通过掌握其干部任免大权使各文化部门和学术团体成为党和国家层层控制、缺乏自主性的下属机构,促使其走上统一化、行政化和国家化的道路。苏联报刊的组织管理权力高度集中,由各级党委宣传部直接控制,要求记者接受苏共中央的领导,按照决议和指示开展宣传鼓动工作,培养人民对于党的领导的需要、对于党报的需要。每一级党委都有其直接领导的机关报,并指导其辖区的所有报道工具的活动。1941年7月16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和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了《改组政治宣传机构和在工农红军中实行军事委员制度的决议》。

 中华民国[edit]

中国国民党总统蒋中正执政下一党专政中华民国中央政府第二次国共内战失利后,迁至台湾[28][29][30][31][32],持续其彻底的反共教育,要求台湾地区人民积极准备反攻大陆[33][34],将“反攻大陆”塑造成台湾人民的使命[35]。当时在以中国为主体的“中国史观”的主宰下,教科书排斥且几乎不收录日本统治五十年间的台湾历史内容[23],仅有利于中华民国统治的抗日运动才能被强调,且加强台湾属于中国的观念,巩固统治基础[36]。台湾学生接受了以中国为主体的史观教育,以便使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合理化[37]小学教育也受到了中国国民党的影响[38]

当时中华民国学校教授的历史以中国国民党的观点为中心[39],自广东军政府起,东征、北伐、剿共、抗战、直到迁台,营造对时任总统蒋中正之个人崇拜,如“全民拥戴”、“四海一心”、“万众景仰”、“日月同光”等[40][41]。人民对政府的态度则被要求“巩固领导中心”,除此之外,反对或批评政府的声音皆有可能遭到政府当局的整肃迫害[42][43][44][45][46],异议人士甚至会被送到绿岛集中营进行酷刑折磨和思想改造[47][48]

 中华人民共和国[edit]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早期通过文艺、宣传提出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稳定压倒一切”等口号,被认为是“洗脑”行为。毛泽东建政以后的中共操控媒体致使民间没有舆论自由,又透过教育,局部呈现现代历史等方式进行“正面意识形态宣传”也被认为属于“洗脑”行为,实行意识形态灌输的历史教育。

1921年中共一大后根据共产国际直接指导帮助下制定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模仿苏共中央宣传鼓动部成立“中央宣传局”。1924年5月《党内组织及宣传教育问题议决案》在“中央宣传局”架构内正式成立中央宣传部。中宣部副部长即国务院组成部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和国务院直属机构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的最高领导及党委书记。在省级及省级以下文化与广播电视行政管理机构由同级党委宣传部管理。五十年代全盘苏化期间,中共先后成立单一的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以及各文艺团体,并通过掌握其干部任免大权使各文化部门和学术团体成为党和国家层层控制、缺乏自主性的下属机构。高等学校所需要的党员正副校(院)长,由中央宣传部会同中央组织部和各有关政府党组及省(市)提出具体方案,加以调配,党委书记则由各省(市)委和自治区党委负责调配。[49]中宣部要求社会力量办学必须创建党的基层组织,学校党组织在教职员工和学生中发挥政治核心作用,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中宣部组织创建企业的思想政治工作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1981年“中共中央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指出:思想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线。高等院校、中小学的思想政治课直接对学生进行洗脑。中共文革时期大规模和连续的共产主义宣传教育运动,明显是洗脑行为;当时中共将视为反对者的人民划定为“阶级敌人”、将这些人强行施以“劳动改造”(劳改)、“思想改造”,强权和暴力使整个社会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自由意志。[50]

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电视媒体中国中央电视台,被指责所播放的部分内容存在洗脑,是淡化了中国走向自由民主的氛围,具有洗脑性质,而央视的《新闻联播》选择性“报喜不报忧”,像是“宣传联播”。[51][52]

2014年,作家傅志彬因撰写并在台湾出版销售《洗脑的历史》,评析人类三千年历史上各种极端思潮、宗教、主义等对人类社会带来的祸害,被江西省公安厅评为“抹黑、歪曲我党历史,否定我党建国执政的合法性,攻击马克思主义为‘思想洗脑和思想控制’,诬称‘中共在苏俄的支持下创建并夺取政权,运用红色恐怖洗脑术控制全国人民的思想’、‘列宁的红色恐怖洗脑术上加简化版的中国传统权术’,并对我党的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等极端侮辱、抹黑,影响十分恶劣。”而遭中国警方逮捕,2015年遭判有期徒刑1年10个月入狱、罚金15万人民币。傅志彬的辩护律师张赞宁表示傅志彬是“思想犯”,对他的判罪直接违反了中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和普世价值观”。[53][54][55]

 香港特别行政区[edit]

2012年3月,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资助、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制作的《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学手册》其中一页指中国共产党和中央政府是“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同时又批评美国是“政党恶斗,人民当灾”等歌颂中国共产党和中央政府的内容引起争议,以及《课程指引》指出“国情范畴学习,重视‘情怀’、注重‘情感’、本于‘真情’”,引发部分香港人称为洗脑。2012年7月29日,九万人上街游行,要政府在9月开学前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56][57][58]。9月7日,再有约3.6万至12万人在香港政府总部外集会反对国民教育,政府最终让步,虽然没有撤回文件,但容许学校选择[59]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edit]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抗拒外来物资,境内物资缺乏,制造和贸易几乎停止,经济、医疗等制度恶劣,统治者让人民对外部世界隔绝,借机创造了个人崇拜,不少人民却仍然支持该国领袖金日成金正日[60]。在他们相继过世时,总看见朝鲜人民在街头哭天抢地,在朝鲜人民口中他们是“伟大的领袖”。国家地理频道曾派人乔装成医疗人员,跟着医疗团队冒险进入朝鲜拍摄,发现朝鲜人民从小被爱国教育洗脑,崇拜金正日,节目采访过一名家徒四壁的失明盲妇,她称不担心自己生活不方便,而是悲伤自己失明不能亲眼看到金正日。该节目表示,朝鲜教育从小就彻底运行必须敬爱、服从领袖,美其名曰是为了团结朝鲜人民,实则是藉“洗脑”实行铁腕统治[61]

塔利班基地组织[edit]

有证据指出,塔利班基地组织巴基斯坦以及阿富汗边界对附近居民甚至儿童[62]进行宗教性质的洗脑。有报道指出其强迫附近居民从广播电视中灌输塔利班思想[63]

 伊斯兰国[edit]

伊斯兰国”正在培训儿童成为“哈里发国的新世代”,设立训练营向15岁或以下儿童灌输极端伊斯兰宗教思想,教导他们以消灭异教徒为人生目标,满16岁则接受军事训练。[64]

叙利亚有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绑架大批库尔德族儿童,对他们进行洗脑,强迫学习极端宗教思想及观看杀人和自杀攻击影片,培育他们成为自杀式袭击者。[65]

拉卡,伊斯兰国禁止学校教授音乐美术体育哲学社会学基督宗教。数学科不可提及利息计算,自然科学必须合乎神创论,不可教授关于进化论的内容。不可提及叙利亚国歌、民族主义思想,又命令学校停止使用“祖国”或“叙利亚”字样,要用“伊斯兰国”、“穆斯林的土地”或“沙姆省”等词汇代替。此外,伊斯兰国强制学校实施性别隔离。[66]

教育[edit]

香港的“反洗脑万人大游行”,要求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

学校教育是常见的一种洗脑方式。通过设置学科和编写特定教材灌输某党派独有的政治意识形态。另外,选用某一种学术或理论观点的教材,并非世界同类教育公认或学术界所惯用。所谓“历史是赢家所写”,思想的控制一直都是教育常有的事。备受争议的LGAT课程也有洗脑的嫌疑。

商业[edit]

书报文章、音乐、海报、电影、网络等媒体的放送行为,无论有意无意因而使人们脑中充斥着其文字、旋律、歌词、语言、画面、思想、意境等,受其影响并驱使人们产生模仿、效法、向往、久久不忘等行为皆可称为被洗脑。

广告[edit]

重复密集式地播放或不断重复一些对白广告被部分人认为是洗脑,这类商业广告非常普遍,例如:

  • 2008年中国大陆恒源祥公司,密集播出了一分钟的恒源祥十二生肖广告,被认为是洗脑广告[67][68]
  • 香港已结业平霸电业公司1970年代广告,旁白叫喊一连串口号:“彩色电视,平霸啦!冷气,平霸啦!雪柜,平霸啦!洗衣机,平霸啦!电器,平霸啦!……”。[69]
  • 香港地产发展商天马行空的楼盘电视广告被认为是“洗脑”广告。
  • 保健食品英国巴哈急救宁(药丸)、甜睡宁(喷雾)在九巴路讯通重复播放也被认为是“洗脑”广告。

传销[edit]

在一些企业及很多非法传销组织之中,也存在着洗脑式教育宣传,从而迫使其成员在思想上服从首脑的意志。反复灌输虚假信息也可以达到洗脑的目的。

传媒[edit]

作为新兴公共权力象征,媒体,也会被作为洗脑的工具。由于部分国家的政府不能管控当地媒体的具体政治倾向性,一些媒体经常以虚假报道长期洗脑读者及观众,以达到其背后的资本利益集团控制人民、要挟政府以及颠覆政权的目的。

宗教教派[edit]

很多宗教都存在洗脑争议,对于宗教来说,均不同程度地存在洗脑,导人反智。宗教洗脑的危害和后果,最可能造成某些宗教狂热者引为的宗教冲突恐怖活动等。

民意调查[edit]

2013年4月2日,根据一家专门分析政治动向的美国机构 — 公共政策民调基金会所做的调查显示,有15%的美国民众相信,政府或媒体在电视广播信号中加入了心智控制技术,来对人民洗脑[70]

文学[edit]

小说[edit]

乔治·奥威尔的政治小说《一九八四》中,对主人公温斯顿·史密斯进行的“政治新教育”被认为是洗脑的集大成,这也被认为是洗脑的来源之一。

参考文献[edit]

  1. ^ 香港抵抗政治洗脑作者:金钟2012-08-01
  2. ^ 名人教英文﹕先有洗脑,才有brainwash?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10-27.文:毛孟静2011-06-29
  3. ^ 洗脑[永久失效链接]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
  4. ^ (古希腊)柏拉图:《法律篇》,张智仁、何勤华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352页。
  5. ^ (古希腊)柏拉图:《法律篇》,张智仁、何勤华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354页。
  6. ^ (英)厄奈斯特·巴克:《希腊政治理论:柏拉图及其前人》,卢华萍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537页。
  7. ^ [ISBN:9780807842539]
  8. ^ Melissa. One of the Most Shocking CIA Programs of All Time: Project MKUltra. Today I Found Out. 2013-09-23 [2019-12-09]. 
  9. ^ Advisory on Human Radiation Experiments, July 5, 1994,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s, retrieved January 16,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July 13, 2013). 
  10. ^ PROJECT BLUEBIRD | CIA FOIA (foia.cia.gov). www.cia.gov. [2019-12-09]. 
  11. ^ DESCRIPTION OF NEWLY DISCOVERED PROJECT ARTICHOKE/BLUEBIRD MATERIALS | CIA FOIA (foia.cia.gov). www.cia.gov. [2019-12-09]. 
  12. ^ 12.0 12.1 12.2 Project MKUltra, 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s Program of Research into Behavioral Modification. Joint Hearing before the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 and the Subcommittee on Health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of the Committee on Human Resources, United State Senate, Ninety-Fifth Congress, First Session (PDF).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copy hosted at the New York Times website). August 8, 1977 [2010-04-18]. 
  13. ^ National Public Radio (NPR), 9 Sept. 2019, "The CIA's Secret Quest For Mind Control: Torture, LSD And A 'Poisoner In Chief'" (On-air interview with journalist Stephen Kinzer)
  14. ^ Dialogue Sought With Professor In CIA Probe (PDF). 1977-08-27 [2017-12-27] (美国英语). 
  15. ^ Otterman, Michael. American Torture: From the Cold War to Abu Ghraib and Beyond. Melbourne University Publishing. 2007: 24. ISBN 0522853331. 
  16. ^ Horrock, Nicholas M. 80 Institutions Used in C.I.A. Mind Studies: Admiral Turner Tells Senators of Behavior Control Research Bars Drug Testing Now. New York Times. 4 Aug 1977. 
  17. ^ United States Senate, 95th Congress, 1st session. Project MKUltra, The CIA's Program of Research in Behavioral Modification (PDF). Joint Hearing Before the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 and the Subcommittee on Health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of the Committee on Human Resources. 3 August 1977. 
  18. ^ An Interview with Richard Helms.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007-05-08 [2008-03-16]. 
  19. ^ Andrew Whalen On 12/7/18 at 7:24 PM. How the CIA used brain surgery to make six remote control dogs. Newsweek. 2018-12-07 [2018-12-12] (英语). 
  20. ^ 洗脑,怎样被洗脑?作者:沈达明原载《阳光时务》第2期
  21. ^ 洗脑:操控心智的邪恶科学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原文作者:Dominic Streatfeild ISBN:9789861737218 2012年2月1日(中文)
  22. ^ 洗脑与荼毒雅虎香港专栏专栏作家陈云2012年9月4日
  23. ^ 23.0 23.1 消失的“多桑”——战后台湾历史记忆的断裂、掩盖与重塑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郑雅如,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助研究员,2014-08-08
  24. ^ 右翼拍“洗脑”电影日歌颂神风敢死队苹果日报 (香港)2007年2月27日
  25. ^ 歌颂“神风”电影日本5月上映 文汇报 (香港)2007-02-24
  26. ^ 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理论构成及其渊源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9-30.
  27. ^ 黄钟:希特勒是如何为群众洗脑的. 共识网. 2010-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28. ^ 陈世昌. 第四章 蒋介石,反攻梦碎. 战后70年台湾史. 时报文化. 2015-12-11: 123. 
  29. ^ 蒋廷黻与蒋介石,第374页,汤晏,大块文化,2017-02-01
  30. ^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QITUFsVo5FoC&pg=PT601 文学现象],第598页,正中书局.流传文化.墨文堂文化,1993
  31. ^ 第四章 战争与治理,第132页,《战争、身体、现代性》,黄金麟,联经出版事业公司,2009-01-20
  32. ^ 老兵返乡, 陈涵郁,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2012-10-15
  33. ^ 第五章 从两岸休兵看侨务休兵之可能性,第195页,中国大陆侨务政策与工作体系之研究,范世平,秀威科技信息股份有限公司,2010-02
  34. ^ 台湾春秋,第245页,第1卷,第12-1期,宽德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89
  35. ^ 第九讲:历史知识、集体记忆与社会变迁,第113页,历史知识与历史思考,黄俊杰,国立台湾大学出版中心,2003-12-10
  36. ^ 四、台湾观点的创建,殖民化与近代化—查看日治时代的台湾,张炎宪,2007-09-08
  37. ^ Kristina Jonsson; Catarina Kinnvall. Globalization and Democratization in Asia: The Construction of Identity. London: Routledge. 2003: 65. ISBN 1134473249. Since the arrival of Chiang Kai-shek's Nationalist Party on Taiwan at the end of the 1940s, island students were taught to be proud of mainland China's 5,000-year history. This historical identity was meant to legitimate power for Chinag's dictatorial party. 
  38. ^ 布鲁斯·卡明斯. Parallax Visions: Making Sense of American-East Asian Relations. 德罕: Duke University Press英语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2: 89. ISBN 0822329247. d. Postwar North Korea and Taiwan: universal elementary school education, with practices modified by Soviet and Kuomintang influences; 
  39. ^ 两岸国初中历史教科书比较研究,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副教授-杨景尧,历史月刊177期,2002-10-05
  40. ^ 蒋政权“反共抗俄”的政治迷思史料举隅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3-07.,李筱峰,台湾史料研究第12期,1998-11
  41. ^ 如何记忆蒋介石?,第163页,吴乃德,今艺术月刊,2008-04
  42. ^ 司法改革杂志98期:国庆刚走,来了仲丘第39页,财团法人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2013-10-30
  43. ^ 殷海光, 林毓生书信录,第264页,殷海光,林毓生,国立台湾大学出版中心,2010-05
  44. ^ 记忆与遗忘的斗争,第109页,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卫城出版,2015-10-20
  45. ^ 林楷恩; 童翎涵; 徐湘棋; 苏章恺; 曾咏群; 倪赫; 曾楷岩; 刘智昕. 访谈陈中统医生 Part 1(景美人权文化园区). 白色巨塔陈中统医生. 静心网博小组. [2019-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3) (中文(台湾)‎). 陈医生谈到……公元1949年台湾因政治因素开始戒严……称之为白色恐怖,这个时期人民许多言论自由都被限制,也很容易因为批评当时政府而被抓去约谈入狱。 
  46. ^ 妈妈流泪的时代,黄崇松,智邦生活馆,2004-04-23
  47. ^ Dafydd Fell. Government and Politics in Taiwan. London: Routledge. 2012. ISBN 1136617736. Where corporatism, brainwashing, material improvement and clientelism failed to work, the KMT employed severe political repression. 
  48. ^ David Curtis Wright. The History of China. Santa Barbara, California: ABC-CLIO英语ABC-CLIO. 2011: 251. ISBN 0313377480. Many of the most prominent dissidents were eventually imprisoned for years on Green Island (about 30 kilometers east of Taiwan) in an infamous brainwashing and torture concentration camp run by the Kuomintang. 
  49. ^ 中共中央批发中央宣传部《关于学校教育工作座谈会的报告》给各地党委的指示
  50. ^ 我也曾被洗脑 李怡 苹果日报 (香港)2012年07月29日
  51. ^ 一些中国年轻学者公开信呼吁抵制央视洗脑来源:美国侨报2009-1-13
  52. ^ 我所经历的“洗脑”与“反洗脑”—中港两地青年会话国民教育(视频+全文字记录)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3-10.阳光时务10/08/2012
  53. ^ 《洗脑》惹怒中国 作家傅志彬被判入狱, 新头壳newtalk, 2015.12.05
  54. ^ 作家傅志彬因出版销售《洗脑的历史》被控非法经营判刑一年八个月,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5.12.4
  55. ^ 余杰, 谁有权决定哪一本是“反动书籍”?, 民报 (2014年), 2015.11.11
  56. ^ 香港观察:国民教育的语言伪术 BBC中文网 2012年7月24日
  57. ^ 香港人举行“反国民教育”“反洗脑”游行美国之音
  58. ^ 成千上万香港民众抗议国民教育课程 BBC中文网 2012年7月29日
  59. ^ 大联盟称12万人集会. 新浪香港. 2012年9月7日 (中文(香港)‎). [永久失效链接]
  60. ^ Nothing to Envy: Ordinary Lives in North Korea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繁体中文译本:我们最幸福:朝鲜人民的真实生活 原文作者:Barbara Demick. ISBN 9789861207896
  61. ^ 金正日逝 朝鲜盲目崇拜 盲妇哭看不到金正日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11-06. TVBS 2011年12月19日
  62. ^ 基地组织通过洗脑培训人弹
  63. ^ 美籍塔利班士兵父母:我儿子被塔利班洗脑
  64. ^ Video from Islamic State shows how children are being trained to be jihadists. News.com.au. 2014-08-11. 
  65. ^ ISIL绑140学童 迫看斩首片洗脑. 大公网. 2014-06-27. 
  66. ^ IS extremists ban sport, music and art at schools in favour of Sharia teachings. www.news.com.au. 2014-09-02. 
  67. ^ 恒源祥回应洗脑式广告:强化品牌不应轻易改词人民网2009年02月03日
  68. ^ 恒源祥12生肖广告遭炮轰观众称无法忍受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来源:新华社(北京) 2008-2-15
  69. ^ YouTube上的经典广告 - 平霸 (1977)
  70. ^ Conspiracy Theory Poll Results. 公共政策民调基金会. 2013-04-02 [2017-04-03] (英语). 

外部链接[edit]

参见[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