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陈嘉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陈嘉庚
Chenjiageng.JPG
出生 (1874-10-21)1874年10月21日
 大清福建省兴泉永道泉州府同安县明盛乡仁德里
逝世 1961年8月12日(1961-08-12)(86岁)
 中国北京市
墓地 福建集美鳌园
国籍  中国
别名 科次
职业 企业家
知名于 华侨领袖,慈善家
配偶 张宝果
儿女 陈厥祥(子)
陈爱礼(女)
父母 陈杞柏 (父)、嫡母 (早逝)、苏氏 (新加坡侨生)、孙氏 (嘉庚生母,集美人)、庶母庄氏 (庄举珍和蔡氏之女、庄廷良和彭氏之孙女,庄秀岳和邱氏之曾孙女,庄时翘和贝氏之玄孙女,吉康都上砂人,庄伯富派 [1])
亲属 陈敬贤 (弟)
李光前(女婿)
表兄弟庄锦秀 (庶母之侄)
汉语名称
简化字 陈嘉庚
繁体字 陳嘉庚
汉语拼音 Chén Jiāgēng
闽南语白话字 Tân Kah-kiⁿ

陈嘉庚闽南语:陳甲庚白话字:Tân Ka-Kiⁿ, 英文名:Tan Kah Kee,1874年10月21日-1961年8月12日),福建省兴泉永道泉州府同安县明盛乡仁德里(今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集美街道浔江社区)人,著名华人企业家,慈善家,革命家,闽南人,他的销售网点遍布东南亚各大城市以及香港上海厦门广州等地。他同时为华侨领袖,他与东南亚的华侨为国民党抗清革命、北伐抗日大多数资金提供者,组织“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动员南洋华侨踊跃捐款,购买救国公债,选送华侨司机回国,在滇缅公路运输抗战物资,为祖国的抗战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只计陈嘉庚个人便捐出一百多架战斗机、一千多辆战车、百亿军火和救济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出资在多山的福建兴建鹰厦铁路,成为中国第一条由民间人士出资兴建的铁路。[2]

陈嘉庚在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第二次大会上提出“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提案,成为近代对汉奸定义的代表,因为得到闽籍华侨势力的支持,国民党主战派势力大增,动摇者亦不敢加入主和派。国共内战期间陈嘉庚是毛泽东以及蒋介石争相拉拢的对象[3],解放军攻占北平后,陈嘉庚曾以华侨首席代表身份参加首次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激烈反对毛泽东沿用“中华民国”国名,最后讨论后使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陈嘉庚亦非常重视教育事业,新加坡香港广州厦门南洋以及中国大陆很多奖学金以及学校都是陈嘉庚捐献的,如厦门大学

生平[编辑]

创业历程[编辑]

陈嘉庚生于1874年10月21日,他的父亲陈杞柏早年下南洋谋生,在新加坡经营“顺安号”米店。陈嘉庚17岁也来到父亲的店中学习经营管理,20岁回福建完婚,然后又在家乡读书一年,22岁时再次回新加坡管理米店。

1905年春天,由于米店歇业,陈嘉庚便开始自立门户,走上了创业的道路。他首先开设了“新利川黄梨厂”(生产黄梨罐头),后又继承遗产“日新公司”(生产黄梨罐头),仅经营了三个月便获利丰厚。当年夏天他又开设了“谦益号”米店,不久由于看到其他华侨陈齐贤林文庆、杨焜郡等人在橡胶业上取得了成功,便决定经营橡胶种植业。1910年代,陈嘉庚与另一企业家余东旋(亦为其好友)同样大力发展橡胶事业,成为当时马来亚最富有的两位华侨。经过20年的发展,到1925年时陈嘉庚已拥有1万5千英亩的橡胶园,是当地华侨中最大的树胶种植者之一。同时他也开设了橡胶制造厂,生产胶鞋、轮胎等产品。陈嘉庚的产业中三大支柱为橡胶园、生胶厂和胶品制造厂。另外他还经营黄梨罐头、冰糖肥皂、药品、皮革等等十余种产业。他的销售网点遍布东南亚各大城市以及香港上海厦门广州等地。1923年到1925年间是陈嘉庚公司发展的鼎盛时期,当时他拥有资产1千5百万叻币(新加坡货币,以下同),短短3年中他获利1,070万元左右,雇用员工数万人,其经济势力称霸整个东南亚。此外,他在香港及中国大陆拥有许多企业,譬如香港的集友银行

到了1929年,世界各地陆续爆发农产品价格下跌,逐渐形成世界经济大萧条,继而沉重打击已经达到饱和的橡胶业;在美国汽车业减产的情况下,亦直接影响马来西亚外销的轮胎需求。连番出现不景气的橡胶业,促使不少华商破产收场,当中亦包括陈嘉庚和林义顺等大企业家,他们旗下的橡胶事业亦一步步倒闭,陈嘉庚当时亦面对着日本舶来品及当地橡胶业对手的强大竞争。陈嘉庚的公司在当时已累积欠下银行债务近4百万元,而公司资产仅2百多万元而已,已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直至1934年,陈嘉庚的商业王国可谓全面收盘。

兴办教育[编辑]

新加坡华侨中学主楼前的陈嘉庚塑像

尽管陈嘉庚已是称霸南洋的大实业家,但他的个人生活却十分简朴。他的个人自传中写到,“我之个人家庭,年不过数千元,逐月薪水足以抵过。在集美建一住宅,不上一万元,他无所有。”但是他极具公益心,尤其对于兴办教育,非常热心。早在1913年,他就在家乡创办小学,1918年又创办师范学校,并设立中学,附设男女小学和幼儿园。随着他的企业的兴旺发展,他又继续在集美开办水产航海学校,商业学校,农林学校,幼儿师范等,同时也设立了科学馆,图书馆和医院等,使集美成为了系统完整的学村。

陈嘉庚捐资办学的高峰是在1921年。他痛感福建文化教育的落后和人才的匮乏,便决定投资100万元创办厦门大学。所有办学费用由他一人承担,包括大学的经营费用300万元,也由他分12年支付。对于厦门大学,他付出了满腔的心血,从聘请校长和教员,到校舍的选址设计施工,他四处奔走,呕心沥血,使厦门大学成为当时中国国内的知名高校。

在新加坡,陈嘉庚对于当地华侨子女的教育也非常热心,1919年创办了规模宏大的新加坡南洋华侨中学(现为新加坡华侨中学)。南洋华侨中学是当时南洋地区华侨的最高学府,也是新加坡第一所华文中学。1941年,陈嘉庚创办了南侨师范学校,为投身教育的年轻教师提供培训。在抗日战争结束后,他又接连创办水产航海学校、南侨女子中学校(现为南侨中学)、光华学校、爱同学校等学校。当时有教会请陈嘉庚捐款10万元创办一所大学,陈嘉庚慨然答应,但提出要以兼设中文课程为条件。

陈嘉庚一生所捐献的教育经费,总值在1000万元以上,相当于他拥有的全部不动产。有人估计,如果他在当时买黄金,估计在1981年时的价值已达到1亿美元左右。陈嘉庚在给集美学校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教育不振则实业不兴,国民之生计日绌,……言念及此,良可悲也。吾国今处列强肘腋之下,成败存亡,千钧一发,自非急起力追,难逃天演之淘汰。鄙人所以奔走海外,茹苦含辛数十年,身家性命之利害得失,举不足撄吾念,独于兴学一事,不惜牺牲金钱,竭殚心力而为之,终日孜孜无敢逸豫者,正为此耳。”这封信件充分说明了他对于中国教育和崛起的深远见解。

投身政治[编辑]

陈嘉庚虽身处南洋,但一直心系中国大陆,积极支持中国国内的革命活动。他结识了孙中山,在1910年加入同盟会并积极支持孙中山的革命活动。辛亥革命后,陈嘉庚担任福建“保安会”会长,筹款支援福建,稳定了当地局势。

陈嘉庚对于文化事业,也是积极支持。他支援了范长江夏衍等人主办的“国际新闻社”和《华商报》等,还汇款支持邹韬奋复办《大众生活》周刊。

1928年中国济南惨案发生后,南洋华侨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声援运动,陈嘉庚担任“山东惨祸筹赈会”主席,积极筹款救济难民,还发起抵制日货运动。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在新加坡成立,陈嘉庚被推选为主席[4]。他自己带头捐款,还组织各类活动。仅1939年一年,南洋华侨就向祖国汇款3.6亿多元,从卢沟桥事变太平洋战争爆发的4年半期间,共计捐款约15亿元,极大地支援了中国国内的抗日力量。

陈嘉庚还坚持抗日到底,针对汪精卫等人的妥协方案,在国民参政会第二次大会上提出“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的著名提案,对于当时重庆的主战派起着很大的鼓舞作用。厦门集美学园系陈嘉庚创办的集美校委会发现提案电报原稿如下:“参政会,渝。议长秘书公鉴东电,悉庚因事未能赴会甚歉。兹有提案三宗乞代征求参政员足数同意并提请公决:一,日寇未退出我国土之前凡公务员对任何人谈和平条件概以汉奸国贼论;二,大中学校在抗战期间禁放暑假;三,长衣马褂限期废除以振我民族雄武精神,陈嘉庚叩有。”[5]

1940年中,66岁的陈嘉庚还亲自率领慰劳团回中国访问,他参观了延安重庆等地,与国共两党都进行了接触。1941年,日军占领新加坡,陈嘉庚被迫辗转到印尼等地避难,由于得到华侨的掩护,得以安全地度过3年多恐怖时期。在此期间,陈嘉庚在没有任何资料可供参考的情况下,凭着惊人的记忆力,详尽地描述了自己四十多年的人生经历,即《南侨回忆录》。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后,陈嘉庚反对美国援助蒋介石,以南侨总会主席名义致电美国总统和国会表示抗议。并且抵制蒋介石召开的国民大会,指出蒋介石“一夫独裁,遂不惜媚外卖国以巩固地位,消灭异己,较之石敬瑭秦桧吴三桂汪精卫诸贼,有过而无不及。”

1947年,又组织“新加坡华侨各界促进祖国和平民主联合会”(简称“民联社”),积极声援民主党派关于制止内战的斗争。

1949年5月,陈嘉庚应毛泽东的邀请,回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当年9月,以华侨首席代表身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

1950年[6],陈嘉庚回中国定居。接着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华东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主席,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政协第三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务。

1961年8月12日,陈嘉庚病逝于北京,享年87岁。后安葬于福建集美鳌园。他的逝世,葬礼的规格极高,由周恩来总理主持,毛泽东主席亲笔题词。

侨社募捐[编辑]

陈嘉庚领导的南洋华侨组织“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募捐巨款,支持祖国抗战。仅1938年和1939年两年就募捐国币达1.5亿元,加上1937年和1940年两年的捐款,总数近3亿元。除此以外,陈嘉庚还在南洋主持劝捐购买“救国公债”的工作。

1938年,仅在马来西亚就募购公债1500万元,又为宋美龄任主席的重庆“难童保育会”和“寒衣募捐会”在马来西亚向华侨募捐500多万元。据1940年国民党军政部长何应钦在国民参政会上报告:“1939年军费为18亿元,同年华侨汇回祖国之款达11亿元,其中捐款约占10%,而南洋华侨捐款占华侨捐款总数的70%”。

陈嘉庚曾经指出,按世界银行发行纸币的通例,1元基金可发纸币4元,当年华侨所汇11亿元的外汇,可发纸币44亿元,除交还侨眷赡家费10亿元外,还有34亿元可充当军政费用。1940年3月,南侨组织的“南洋华侨回国慰问视察团”回国慰问抗战军民,陈嘉庚也在当月下旬,以南侨总会主席的身份回国考察和慰问。蒋介石政府因为陈嘉庚在华侨界有巨大的号召力,特别是因为陈嘉庚领导华侨筹赈作出了很大的成绩,因而把欢迎他回国当作一件国家大事,动员了有关党政军大员欢迎陈嘉庚。

文化遗产[编辑]

中国大陆部分[编辑]

陈嘉庚在中国以及东南亚,特别在福建创办多间学校,包括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第一所华侨创办的大学,厦门大学。厦门另一所集美大学,亦是陈嘉庚创办的集美学校师范部发展而成。他在1950年回中国大陆定居时,海外财力已大不如前,扩建厦集两校校舍主要靠亲友捐款支持。为了善始善终克尽教育天职义务,1955年亲自设立“新加坡、香港基金”,将他在新加坡仅有的少数资产,全部增添为教育基金,指定为集美学校经费,以及集美教育基金,集中在华人的教育事业上,希望教育能改善中国当时落后的情况。[7]

2006年,为纪念陈嘉庚倡议创办学校,有64年历史的广州市第三十中学更名为陈嘉庚纪念中学。坐落在厦门市集美区嘉庚公园北门以北填海处的陈嘉庚纪念馆于2008年10月21日陈嘉庚诞辰134周年之际试开馆,2009年元旦对社会公众开放。

毛泽东给予陈嘉庚“华侨旗帜,民族光辉”的评价,亦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陈嘉庚一生贡献的评价。

香港[编辑]

陈嘉庚亦是香港福建籍人口的领袖,因为香港是南洋华侨和中国的中转站,在逃港潮以前福建人占40%到近半的香港人口[8],故创立了大量的机构以及体育会,如福建体育会,有大量南洋业务的集友银行,大量的教育基金、集美校友会以及奖学金等。[9][10]

东南亚[编辑]

陈嘉庚组织了一个“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并担任主席,为南洋主要的华侨富豪领袖,组建南侨机工回国服务。[4]

新加坡地铁滨海市区线陈嘉庚站以其命名,以承认其为新加坡教育及华社的贡献。[11]

陈嘉庚奖金[编辑]

“陈嘉庚奖金”被称为中国的诺贝尔奖,它参照诺贝尔奖评奖方法,以促进中国科技事业发展为目的。该奖主要奖励在物质科学、生命科学、地球科学、技术科学、农业科学和医药科学6个领域内有突出研究成果或重大发现的中国科学家。[12]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书目[编辑]

  • The Memoirs of Tan Kah Kee. A.H.C Ward 等人编译. 新加坡: 新加坡大学出版社. 1994. ISBN 9971691787 (英语). 
  • Yong Chin Fatt. Tan Kah Kee: The Making of an Overseas Chinese Legend. 美国: 牛津大学出版社. 1987年3月. ISBN 0195826787 (英语). 
  • 陈嘉庚. 《南侨回忆录》. 香港: 草原出版社. 1979 (中文(香港)‎). 
  • 陈嘉庚. 《南侨回忆录》. 陈共存提供,李远哲作序,改编自1993年夏新加坡版本,收录了陈嘉庚胞弟陈敬贤的28封亲笔遗书. 厦门. 1993. 闽新出(92)内书(刊)第0040号 (中文(中国大陆)‎). 
  • 陈共存. 洪永宏, 编. 《陈嘉庚新传》. 新加坡: 陈嘉庚国际学会、八方文化企业公司. 2003 (中文(香港)‎). 
  • 曾讲来 (编). 《陈嘉庚研究文选》.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07 (中文(中国大陆)‎). 
  • 傅子玖. 《陈嘉庚传》. 石家庄: 花山文艺出版社. 1999 (中文(中国大陆)‎). 
  • 郑良. 《陈嘉庚》. 香港: 新潮出版社. 1952 (中文(香港)‎). 
  • Bonny Tan. Tan Kah Kee. Singapore Infopedia. 新加坡国家图书馆. 1999-01-22 [2009-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01) (英语). 
  • C.F YONG. Tan Kah Kee An Overseas Chinese Legend. 厦门: 集美大学出版社. 2008 (中文(中国大陆)‎). 
  • 陈少斌. 《陈嘉庚研究文集》. 厦门: 厦门市集美陈嘉庚研究会. 2002 (中文(中国大陆)‎). 
  • 《陈嘉庚精神读本》. 林斯丰主编.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07 (中文(中国大陆)‎). 
  • 关国煊:《陈嘉庚小传》。载《传记文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