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鸿燊家族分产纠纷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何鸿燊家族分产纠纷事件是指港澳富商何鸿燊,于2010年12月27日就分配Lanceford的公司股权予何鸿燊二房、三房家庭,其导火线是澳门博彩宣布何鸿燊旗下最大股东Lanceford的股权变动,把有关股份分配于二房及三房而导致全部四房的家庭就何鸿燊就家产分配争议,但有关报道指出何鸿燊本人就有关股权变动并不知情而觉得被骗以及委托私人律师向二房及三房追究因由;最后,何鸿燊就其家产向四房作出重新分配方告一段落。

背景[编辑]

有“赌王”之称的何鸿燊有四房妻室,分别是元配(长房)黎婉华、妾室(二房)蓝琼缨[注 1]、三房陈婉珍[注 2]以及四房梁安琪[注 2],其膝下共有17名儿女[注 3]

何鸿燊于2009年7月29日在梁安琪的家中跌倒并撞伤头部,送院后接受脑部手术[2];其情况一度严重,期间甚至有传媒误传他“已经逝世”[3]。此时何鸿燊还未有对外公布其资产如何分配,也没有公开发表遗嘱或有关安排,而在此期间分产问题一直备受外界关注[4]。同年12月20日正值澳门回归10周年纪念日,何鸿燊向养和医院请假出院七小时到澳门出席第三届澳门特区政府就职典礼;期间获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接见及握手慰问[5]。何鸿燊于翌年3月6日出院并返回浅水湾道一号大宅[6]

2010年12月2日,何鸿燊把信德集团港交所00242)市值约12.17亿港元的2.51亿股份转让给二房蓝琼缨其下的五名儿女[7];何鸿燊在不足两星期后把澳门博彩港交所00880)市值约48亿港元的7%股份转让给梁安琪,令梁安琪成为澳门博彩第二大股东[8];何鸿燊于12月28日再把澳博10%的B类股份转让给梁安琪[9],三天后更让梁安琪成为澳博常务董事[10]。何鸿燊以上这些举动,已令外界联想何鸿燊正在为分配家产作出准备,以避免自己逝世后出现遗产争夺的情况[4][11];不过仍然发生是次家产分配纠纷。

经过[编辑]

股份大变动[编辑]

澳门旅游娱乐的大股东Lanceford Company Limited(简称Lanceford)[注 4]于2010年12月27日作股份重组,令发行股数增至10,000股;在重组中,何鸿燊维持原有的两股,而增发的9,998股新股中的4,945股(49.45%)及5,053股(50.53%)的股份分别由二房五名子女持有的Ranillo Investments Limited及三房陈婉珍持有的Action Winner Holdings Limited拥有[13]。何鸿燊及后得悉有关股权变动消息而多次致电及发出多个短讯至何超凤,要她亲向何鸿燊亲自解释为何未经其同意便把Lanceford的股份向二房及三房的公司发行新股及大幅分薄其个人持股量;何鸿燊见何超凤未有向其解释及回应[14][15] ,因而于2011年1月5日向何超凤发出有其英文签名的信函命令她带同Lanceford股权文件到浅水湾道一号交代,而信函中也注明其名于于澳门旅游娱乐的股份应由四房平分外,也注明各房代表为何超贤、蓝琼缨、陈婉珍及梁安琪[16]。两日后,何超凤向父亲何鸿燊书发出家书,书中感谢其父授权她以“礼物赠送”方式同意转让有关股份给予二房家庭及三房家庭的信函,信中署有何鸿燊英文签名[17][18]

1月24日,澳门博彩香港交易所突然停牌外并于当日中午发出通告指何鸿燊把其个人在澳门旅游娱乐持有的4.839%股份[注 5]转入同属何鸿燊名下的Lanceford,令Lanceford在澳门旅游娱乐持股量达31.65%,而何鸿燊本人则象征式保留100股。未几,Lanceford发出电邮表示该公司作出股权变动,指何鸿燊在该公司持有的的49.45%及50.53%的股份分别分配于二房五名子女旗下的Ranillo Investments Limited以及三房旗下的Action Winner Holdings Limited;令二房家庭直接及间接持有澳门旅游娱乐26.65%股份而成为“话事人”,而三房家庭则以16%成为澳门旅游娱乐第三大股东[19]

何鸿燊指被“抢劫”[编辑]

1月25日,何鸿燊的代表律师高国骏Gordon Oldham[注 6]何鸿燊指他有关在澳门旅游娱乐的股权变动为一场“抢劫”,其意愿把家产平分于四房,并表示二房及三房在48小时内不作出回应则采取法律行动;何超凤在同日向传媒发出公开信,公开信中附有何鸿燊英文签署于1月7日授权何超凤转让股份事宜的“礼物感谢”家书[15]。同日,何鸿燊先后在长房、二房以及三房分别位于浅水湾道一号、谷柏道布力径的寓所召开家庭会议[21];陈婉珍在其女何超云陪同下于当晚在其住所召开记者会读出何鸿燊的手写声明,该声明中表示股权分配一事为一场误会,家事应自行解决而无需以法律途径解决;同时,传媒也收到一份较详尽并署有何鸿燊中文签名的声明,该声明除了和陈婉珍所读的声明外,还表示传媒指其家人并无诈骗成分外,也没有在任何人强迫及指使下作股权分配,并确定有关分配;此外,声明中也表示取消委任高国骏及高李严律师行(Oldham, Li & Nic)为律师代表[22]

不告还要告[编辑]

香港无线电视、香港报章《大公报》以及香港杂志《东周刊》于1月26日上午获邀到陈婉珍家中进行采访,期间何超凤及何超蕸也在场;何鸿燊在陈婉珍及何超云陪同下于中午向有关获邀记者前首次就事件开腔,并透过无线电视午间新闻现场直播,读出一张预先准备大纸板的声明,声明中强调事件已经得到解决外,何鸿燊表己自己非常爱惜家人及未曾对家人采取法律行动;声明中也表示无需高国骏跟进及感谢其介入。未几,梁安琪在记者以电视查询时得悉何鸿燊发表声明后,立即乘坐直升机由澳门返回香港,并立即乘坐私家车到达三房位于布力径的寓所门外停留20分钟后离开;但她于下午三时半折返并接走何鸿燊到大房于浅水湾的寓所;而何超雄及高国骏也于四时半进入该寓所。高国骏进入寓所大概20分钟后手持文件及一张支票离开何鸿燊寓所,并立即前往香港高等法院提交入禀状[23],状告妾室蓝琼璎及其五名子女(何超琼、何超凤何超蕸何超仪何猷龙)、三房的陈婉珍、Lanceford董事禤永明以及三间相关公司违反受信责任,并申请禁制令阻止有关被告处理相关股份;其后向传媒坚称自己仍是何鸿燊代表律师,并表示手持何鸿燊要求追回股份的片段[24]。何超贤透过私人助理于当晚九时向道琼斯通讯社法新社等多间海外传媒发出电邮表示不相信其父“不会忘记母亲为他建立赌业王国而不留下任何东西给予长房”及对部分何家成员行为感到不安,还表示和何超琼、何超凤等人相讨,但一律不获理睬[25]

1月27日,高国骏向传媒证实已代表何鸿燊向香港高等法院入禀一事[26];同日下午,梁安琪在离开大房位于浅水湾的寓所后突然于澳门现身,有传她和何鸿燊长房成员于何鸿燊位于澳门西望洋山的别墅召开记者会,但何鸿燊长房成员只准十名澳门的葡萄牙文及英文报章记者入内,惟何鸿燊内孙女何家华表示其姑姐何超贤因身体抱恙而令记者会告吹[27]

何鸿燊于1月29日得悉妾室蓝琼缨自养和医院康复出院后前往其住所,由于蓝琼缨在家产分配纠纷发生均在养和医院,因此出院后的蓝琼缨向何鸿燊召集四房代表、律师以及医生到清水湾一号的大宅召开家庭会议,而何鸿燊也赞成蓝琼缨之建议;蓝琼缨子女因而联络各房时,受到长房及四房拒绝;但高国骏于1月30日晚上10时发表声明指出1月27日曾与长房、二房和四房曾于澳门召开家庭会议以望把Lanceford股权平均分配于各房为共识将,但三房陈婉珍却“拒绝沟通”,也令原定于1月28日的有关会议取消;但陈婉珍秘书表示高国骏声明中所述非为事实[28]

何鸿燊“完全明白”[编辑]

二、三房的公关公司于1月31日凌晨1时35分发出署有何鸿燊中文签名的声明,声明中表示完全明白Lanceford的改组程序及指“整件事件无任何‘骑劫’、‘抢劫’、‘欺诈’或‘违背诚信’的情况”[29][30]。;而何超琼也于一小时后发表个人声明指“1月27日在澳门进行的聚会并非家庭会议,只是一个由第三者相约供有关人士讨论 Lanceford事件的机会”,并指当日没有邀请三太陈婉珍,因此有必要给她同样的沟通机会[31]。高国骏于同日下午5时召开记者会,并在会上公开1月25、26日以及1月30日合共三条均在浅水湾一号大宅内拍摄他与何鸿燊经剪接以英语对话的片段,而何鸿燊在1月26日的短片中表示当日较早时向记者前首次就事件开腔是受到何超琼以及何超凤强迫他所说的[32]。何超琼也于翌日凌晨零时发表回应表示短片内容和其父的指示不相乎而令她感到惊讶及遗憾[33]

有指分产事件已惊动中国中央人民政府,并指身兼全国政协委员港区委员的澳门博彩执行董事霍震霆介入事件[34][35],而数日后有传二、三房成员向媒放风表示假若梁安琪愿意交出原有澳门博彩的7.6%股权以及澳门旅游娱乐0.235%股权,他们也愿意交出澳门旅游娱乐约32%的股权以作重新分配予各房[36];而高国骏于2月8日发表声明反驳事件达成共识外,并指何鸿燊希望取回Lanceford所有股权以“把其资产平均分配给他的各个家庭”;何超琼则于晚上发表声明表示二、三房在过去一周并没有和任何传媒接触或发表任何声明[37]

第二度入禀[编辑]

高国骏于2月16日早上向传媒表示何鸿燊再度入禀法院申请禁制令阻止何超琼及何超凤转移信德船务有限公司、兴利嘉地产有限公司、方强有限公司、快进投资有限公司及景绰有限公司以及何鸿燊名下所有公司之股权以维护何鸿燊的权益外,也状告何超凤、何超琼、Ranillo Investments及Action Winner没有兑现1月27日的口头承诺把9,998股交还予何鸿燊以取回原本属于何鸿燊在Lanceford的澳门旅游娱乐之4.84%股份[38]。何鸿燊于2月21日亲自决定终止有关诉讼[39],同日入院检查数日[40],但最终在养和医院休养超过两周[41]

传中央干预而平息[编辑]

多个香港传媒于3月10日报道何超琼、陈婉珍以及梁安琪于3月7日傍晚假信德中心召开家庭会议,而身兼澳门前行政长官全国政协副主席何厚铧及前香港律政司司长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也在会议中商谈;因而外界视何厚铧及梁爱诗为中国中央人民政府委派以平息是次纠纷[41];而何家各房于翌日假养和医院签订和解协议[2][41]。何鸿燊博士办公室于3月10日发表署有何鸿燊中文签名及下款为“何鸿燊博士及全体家人”的《联合声明》中表示“何家事件终于得到圆满解决”[2];也为是次争产纠纷划上句号。

澳门博彩于3月24日宣布Lanceford的31.655%澳门旅游娱乐股份益分别由何鸿燊、二三房以及梁安琪持有;分别占有0.117%、25.538%以及6%。根据香港传媒报道,长房获分浅水湾道一号大宅及不少于 30亿元现金;二房则继续掌管信德集团新濠国际;三房继续持有澳门旅游娱乐16.002%股份;而四房则连同获新多分配的澳门旅游娱乐股份后,合共持有11.03%澳博股份[42]。及至7月21日,何超琼在无折让情况下购买其父手持市值1.7亿港元的信德集团1.67%股份而增持至12.67%[43];也令外界猜测他们的父女情是否因家产纠纷而变差[44]

外界反应[编辑]

澳门博彩于2011年1月26日复牌后,股价在开市时急跌1.2元(即下跌8.7%);而当日何鸿燊首次发表声明后,跌幅收窄不足2%;但当日最终收市最报13.12元,下跌0.68元(4.9%);而全日成交超过15亿港元,成为香港交易所当日第三大活跃港股[45]

相关条目[编辑]

备注[编辑]

  1. ^ 黎婉华因长期病在床,何鸿燊因而借用大清律例立蓝琼缨为妾[1]
  2. ^ 2.0 2.1 港澳地区于1970年代实行一夫一妻制,而何鸿燊跟陈婉珍以及梁安琪因而没有进行婚姻注册,因而没有违反法律[1]
  3. ^ 当中六名儿子,11名女儿
  4. ^ Lanceford是1981年3月17日于香港成立注册公司,而何鸿燊占有全部股权;成立时的董事为何鸿燊、二太蓝琼璎以及禤永明[12],而何超琼、何超凤则于2009年11月加入为董事[6]
  5. ^ 澳门旅游娱乐拥有澳门博彩55.70%股权[19]
  6. ^ 高国骏为英国人,于1980年代到香港执业律师,任职于黄乾亨律师事务所主攻香港及国际商业法律;高国骏也位一位涉及酒店、珠宝和出版业的商人。另一方面,他也是儿童福利计划Child Welfare Scheme)香港分部主席[20]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时事百科. 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2011年1月28日 (中文(繁体)‎). 
  2. ^ 2.0 2.1 2.2 中央插手 各房和解 赌王开心宣布 分燊家联合声明.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3月11日 (中文(繁体)‎). 
  3. ^ 新浪网错传赌王死讯. 明报. 2009年8月11日. 
  4. ^ 4.0 4.1 赌王及早分产 各房各有所“持”. 信报财经新闻. 2010年12月21日. 
  5. ^ 留医 145日 首度公开露面 出院七小时 赌王“面圣”. 香港苹果日报. 2009年12月21日. 
  6. ^ 6.0 6.1 何鸿燊分产事件簿.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6日 (中文(繁体)‎). 
  7. ^ 股权重组 赌王二房五子女分信德2.51亿股. 澳门日报. 2010年12月3日. 
  8. ^ 梁安琪成澳博第二大股东. 信报财经新闻. 2010年12月15日. 
  9. ^ 梁安琪获转让澳博B类股. 大公报. 2011年1月1日. 
  10. ^ 梁安琪任澳博常务董事. 澳门日报. 2010年12月31日. 
  11. ^ 澳门赌王要“分身家”. 联合早报(新加坡). 2010年12月2日. 
  12. ^ 公司注册处. 2011年7月28日 (英文)
  13. ^ 各房分燊家 赌王巡回展出.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8日 (中文(繁体)‎). 
  14. ^ 赌王给超凤首封“分燊家”信.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8日 (中文(繁体)‎). 
  15. ^ 15.0 15.1 争产纠纷 三太深夜发声明 哀哉赌王!早上称被抢劫 深夜确认分产安排.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6日 (中文(繁体)‎). 
  16. ^ 何鸿燊. 何鸿燊致何超凤的家书. 2011年1月5日 (英语). 
  17. ^ 何超凤. 何超凤致何鸿燊的家书. 2011年1月7日 (英语). 
  18. ^ 何超凤致父亲信件节录.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6日 (中文(繁体)‎). 
  19. ^ 19.0 19.1 赌王尽分身家: 大红灯笼两房挂.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5日 (中文(繁体)‎). 
  20. ^ 闹剧配角 白发律师原是慈善家.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8日 (中文(繁体)‎). 
  21. ^ 被指欺诈 何超凤老父面前落泪 赌王遭人由朝舞到晚.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6日 (中文(繁体)‎). 
  22. ^ 忽然炒律师 三太大宅过夜.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6日 (中文(繁体)‎). 
  23. ^ 初吃闭门羮 入内后离开 稍后再折返 四太向三太夺赌王.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7日 (中文(繁体)‎). 
  24. ^ 赌王律师入禀控二三房.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7日 (中文(繁体)‎). 
  25. ^ 长房未获分股 超贤发声明称受伤.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7日 (中文(繁体)‎). 
  26. ^ 入禀法院 推翻电视前所读声明 赌王禁二三房收股份.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8日 (中文(繁体)‎). 
  27. ^ 赌王“环游”被迫挥手.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8日 (中文(繁体)‎). 
  28. ^ 律师向传媒公布 赌王意愿 平分身家.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31日 (中文(繁体)‎). 
  29. ^ 何鸿燊. 何鸿燊博士声明. 2011年1月31日 (中文(繁体)‎). 
  30. ^ 何鸿燊今晨声明撤控二三房.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31日 (中文(繁体)‎). 
  31. ^ 何超琼 2时半声明不同意平分股份.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31日 (中文(繁体)‎). 
  32. ^ 赌王指逐字读的稿 超琼超凤有份写 “一切都是她强迫我说的”.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2月1日 (中文(繁体)‎). 
  33. ^ 赌王四房 video大战 律师播放录像 何超琼成箭靶.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2月1日 (中文(繁体)‎). 
  34. ^ 港媒: 何鸿燊家族争产战惊动中央. 大公报. 2011年1月31日 (中文(繁体)‎). 
  35. ^ 特稿 中央插手 各房和气生财.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3月25日 (中文(繁体)‎). 
  36. ^ 赌王家族争产纠纷 赌王同意四房人重新分燊家.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2月8日 (中文(繁体)‎). 
  37. ^ 赌王家族争产纠纷 赌王律师点名批评何超琼“放料”.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2月9日 (中文(繁体)‎). 
  38. ^ 入禀高院 加码讨回信德股权 赌王连根拔起超琼.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2月17日 (中文(繁体)‎). 
  39. ^ 何鸿燊. 联合声明. 2011年3月10日 (中文(繁体)‎). 
  40. ^ 赌王家族争产纠纷 争产官司 赌王两女须答是否抗辩.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3月3日 (中文(繁体)‎). 
  41. ^ 41.0 41.1 41.2 分燊家现转机 何厚铧、梁爱诗做和事老.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3月10日 (中文(繁体)‎). 
  42. ^ 长房分大宅现金 二三房保澳娱  分燊家 四太夺澳博话事权.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3月25日 (中文(繁体)‎). 
  43. ^ 何超琼增持信德(0242.HK)3629万股. Yahoo! 香港财经. 2011年7月25日 [2011年7月27日] (中文(繁体)‎). [失效链接]
  44. ^ 1.7%信德权益 赌王市价售超琼.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7月26日 (中文(繁体)‎). 
  45. ^ 澳博股价如坐过山车. 香港苹果日报. 2011年1月27日 (中文(繁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