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城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城隍神像
一城隍庙门外
香火鼎盛的台湾省城隍庙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门

城隍,又称城隍爷城隍爷公城隍老爷城隍尊神,原意是“城墙”与“护城河”的意思,后来演变为民间信仰中的城池的守护神,亦为阴间司法体系的职司。

信仰[编辑]

民间信仰中城隍爷是由死去的名人或者对民众有功劳者担任的,多是公正无私的清官廉吏,也有任期制以及其眷属之说。城隍也可能因任职地点不同,而加上等级之分,驻帝都的城隍爷封为“承天鉴国司民昇福明灵王”,驻的城隍封为“威灵公”,驻的城隍封为“灵佑侯”,驻的城隍爷封“显佑伯”,显示各级城隍爷也有不同的身份与地位。

由于城隍爷是一种官职,并非某人的独称,每个信徒认知的城隍爷都可能是不同人,故一个地方的城隍爷不一定只有一人,如上海城隍庙就奉祀了三位城隍爷;有时好几个地方奉祀同一人为城隍爷,如北京杭州的民众都奉祀文天祥,有些则是众说纷纭:如北京城隍,说文天祥者有之,说杨椒山者更是多数,此外广州也奉祀杨椒山,也有人说广州城隍是刘䶮海瑞。有些比县级还小的行政单位,如乡镇、村庄的守护神也称为城隍,如霞海城隍。城隍的法力无远弗届,也不限于原本的辖区,如台湾人时常奉祀闽南原乡的霞海城隍、安溪城隍等。

在阴间司法神的部分,城隍有专司人间善恶之记录、通报、死者亡灵审判和移送的职务。现被人供奉于庙宇称为城隍庙。城隍的崇拜盛行于大中华地区越南朝鲜半岛,也见于其他地区的华人越人朝鲜人的移民社群。其圣诞日会因地区或庙宇而有所不同。如霞海城隍是五月十三日圣诞。

沿革[编辑]

“城”为城墙、“隍”为护城河;传说中城隍爷与地方官是分阴阳二世界来治理事情,所以过去,新上任的地方官员,一定先到城隍庙向城隍爷祭拜,请求城隍爷一起协助地方政治事务,可见城隍爷的地位极高。

城隍的宗教观念源自道教,其后与儒教结合相互影响。最早祭城隍只筑土坛,无庙无像。正如《凤山县志‧祀典志》所载:“城隍庙无专祭,而水旱、疾疫必祷之,致敬、宿斋必告之;故立之庙,使神有所凭依也。”。设置城隍庙祭祀,大抵从道教成为民间信仰才出现。

城隍崇拜可追溯到周朝,是除夕要祭祀八个神之一——水庸。据《礼记》所载,古代天子祭祀“八蜡”中的“水庸”,解释为“水者隍也[注 1],庸者城也”,故一般认为此为祭祀城隍之始,但此时的八蜡之祭应仅由天子祭祀,与后世城隍信仰情况不太相同[1]

汉代开始,城隍的祭祀活动不断提升,各地人民更尊封已死功臣或英雄豪杰为城隍,其中有霍光纪信等。

相传三国时代吴国曾建城隍庙;另在《北齐书‧慕容俨传》记述,北齐大将慕容俨就曾于郢城拜城隍神祠而战胜了南梁敌军,为正史最早的明确记载[1]。而《隋书‧五行志》记载:“梁武陵王纪祭城隍神,将烹牛,忽有赤蛇绕牛口。”由此可知,在南北朝的城隍普遍为民间信仰。

唐代城隍信仰大盛,各地广为建庙,并已出现求晴祈雨、招福避祸、禳灾诸事的祭城隍文。撰文的不乏著名人士,其中有:韩愈杜牧李商隐等,其中最早的是张说所写于开元五年(717年)的〈祭城隍文〉[1]

到了宋代,由于祭祀城隍列入国家祀典,故城隍庙普及各北宋欧阳修所写的祭城隍文:“雨惟神有灵,可与雨语,吏竭其力,神祐以灵,各供其职,无愧斯民”,显示了当时官吏们对城隍的敬重和互赖关系。而这时的城隍神也开始世俗、人格化,有些信徒开始将一些历史名人尊奉为城隍[2][1]

其后元朝,除在元大都(今北京)建城隍庙外,更封城隍为“佑圣王”。

到明太祖朱元璋时,对城隍特别崇敬,曾亲刘三吾:“设京师城隍,俾统各府州县之神,以鉴察民之善恶而福祸之,俾幽明举,不能幸免。”明太祖更册封京师四级城隍,各级城隍神都有不同爵位和服饰,各地最高官员需定期主祭。明太祖曾下令各级官员赴任时,向城隍宣誓就职. 城隍有阶级之分,洪武二年(1369年),封京都金陵城隍为“福明灵王”,等州朱元璋“龙兴之地”城隍亦封为正一品爵。其余城隍各赐爵位:城隍为“二品威灵公”、城隍为“三品灵祐侯”;县城隍为“四品显祐伯”[3]。不过,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即取消城隍之爵位,仅称为某府、州、县、城隍之神。及至清代,城隍祭祀同样列入祀典,城隍的地位更崇高。但凡新官到任前需到城隍庙斋宿;上任日,更需在城隍前完成祭礼才能就任。由此观之,城隍的职能随时代变迁,已由起初有求必应的神明转变为地位超然的国家和地方守护神。

清代时,一开始全国只有北京南京西安福州四地有“都城隍”,而后台湾新竹城隍庙光绪帝敕封,亦称都城隍,而后民众逐渐建立“省城隍庙”,一般把城隍归为下列几类:省城隍(公爵,威灵公):掌管。府城隍(侯爵,绥靖侯):掌管。县城隍(伯爵,显佑伯):掌管

封号[编辑]

官方封号[编辑]

明朝官方“城隍阶级封号”的说法:

一般情形[编辑]

民众一般把城隍归为下列几类:

  • 都城隍、府城隍(享公爵,被奉为威灵公):掌管
  • 州城隍(享侯爵,被奉为“绥靖侯”或“灵佑侯”):掌管
  • 县城隍(享伯爵,被奉为显佑伯):掌管

职能[编辑]

  • 守护神:守护城池、国家。
  • 司法神:主管生人亡灵、奖善罚恶、生死祸福和增进幸福利益等等。
  • 城隍在以后,成为一个神的官职,类似于人间的知事,而不是单一的一尊神明。都城隍为级行政区所奉祀,相当于阴间的巡抚城隍相当于阴间的知府城隍相当于阴间的县令。各地的城隍由不同的人出任,甚至是由当地的老百姓自行选出,选择的标准大抵是“正直聪明”的历史人物。
  • 古代教人做官的黄六鸿福惠全书》写道,新县官莅境:“于上任前一日,或前三日至城隍庙斋宿”以便在梦中请教境内是否有悬而未决的冤案。

城隍诸司[编辑]

城隍下辖有文武判官、各司司官范谢将军牛马将军甘柳将军韩卢将军日夜游神枷锁将军等神。

其中城隍的僚佐为各司的司官,而各司依各庙配置,并不相同,有三司、六司甚至到廿四司或卅六司之说,且各司名号,也不尽相同,如头城城隍庙则以吏、户、礼、兵、刑、工六部为司。唯大抵以阴阳司为诸司之首。阴阳司是城隍爷的第一辅吏,协调诸司,监察诸案后,方陈报于城隍。[4]

三司: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

六司[注 2]: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奖善司、罚恶司、增禄司、注寿司。

八司: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奖善司、罚恶司、增禄司、注寿司、功过司。

十司: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赏善司、罚恶司、增禄司、注寿司、功过司、良愿司、提刑司。

十二司: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赏善司、罚恶司、增禄司、注寿司、功过司、良愿司、提刑司、地狱司、驱疫司。

十八司:阴阳司、速报司、稽查司、赏善司、罚恶司、注福司、注寿司、功德司、良愿司、提刑司、地狱司、驱疫司、感应司、文书司、检簿司、掌案司、考功司、保安司。

廿四司:阴阳司、速报司、稽查司、赏善司、罚恶司、注福司、注寿司、功曹司、良愿司、提刑司、地狱司、驱疫司、感应司、文书司、检簿司、掌案司、考功司、保安司、查过司、学政司、典籍司、督粮司、巡政司、仪礼司。

廿四司:阴阳司、速报司、巡察司、功曹司、功过司、注福司、瘟疫司、感应司、考功司、记功司、事到司、监狱司、赏法司、刑法司、察过司、见录司、来录司、警报司、赏善司、罚恶司、库官司、改原司、保健司、人丁司。

廿四司[注 3]: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感应司、功过司、任免司、差捕司、讯问司、府库司、科甲司、农啬司、匠工司、商贾司、钱银司、幽冥司、婚娶司、子孙司、医药司、寿命司、监狱司、兵戎司、运途司、文书司、土地司、江海司。此组廿四司,司名皆为对偶,相当骈俪,文艺程度较高;且各司之职称,皆为民众所求而设定。[5]

廿四司[注 4]:阴阳司、吏部司、司封司、司勋司、考功司、户部司、度支司、金部司、仓部司、礼部司、祀部司、主客司、膳部司、兵部司、职方司、驾部司、库部司、刑部司、都官司、比部司、司门司、工部司、屯田司、虞部司、水部司。此组廿四司,为采用朝廷六部廿四司而来。[6]

各地城隍[编辑]

  • 在台湾,许多中国大陆原乡的城隍,得到本省人的虔诚香火,立庙奉祀:如安溪城隍霞海城隍石狮城隍等。另如惠安人信奉的青山王,亦有城隍职能。
    • 台南市有台湾府城隍庙,台南亦是明郑时期的首府承天府,其为郑氏王朝之官建城隍庙,年代最早,故号称省城隍等级的“威灵公”,但1891年清朝官方升格新竹都城隍庙为省级的城隍,新竹都城隍庙奉祀“都城隍,威灵公”,为清朝官方所认定,总辖台湾,为省级城隍。 而二次大战台北民众以台北市为台湾首都,故建庙奉祀“台湾省城隍”,自行设立了台湾省城隍庙,亦为省级城隍。 三庙信徒各以其历史为荣,自认所奉之城隍爷位阶最高,颇见争议。
    • 在台湾地区有所谓的水鬼变城隍之传说。在民间信仰中认为枉死者必须要找人当替身,才能转世,如水鬼。传说嘉义红毛埤有个水鬼不愿意抓人当替身,因此长久痛苦沈沦,此事获得当地的土地公同情。最后土地公上报给阎王,阎王转呈玉皇,玉皇奖励其善心,给了他城隍的职位,使他不但脱离水鬼的苦难,还成为血食一方的大神。

境主[编辑]

若无城池街道行政区欲奉祀守护本地的神祇,则不称城隍,改称“境主尊神”。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隍,无水的护城河。壕沟。
  2. ^ 阴阳司主座,不计入
  3. ^ 阴阳司主座,不计入廿四司
  4. ^ 阴阳司主座,不计入廿四司

参考来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黄伯芸. 《台湾的城隍庙》. 台北县新店市: 远足文化. 2006年2月: 12-14页. ISBN 986-7630-71-8. 
  2. ^ 《春明梦余录》:“赵宋以来,城隍之祀遍天下,或赐庙额,或颁封爵,或迁就附会,各指一人为神之姓名。”
  3. ^ 《金门迎城隍系列报导》金门传统庆典四月十二迎城隍金门县政府.金门日报社
  4. ^ 姚铎《民风考闻.城隍》:“凡有城即有城隍庙,皆有诸司之设,名色繁多,各庙有异,唯皆以阴阳司主其事,俗言该司上奉城隍,揆鼐各官而为首,百僚禀事皆先关白之。”
  5. ^ 姚铎《民风考闻.城隍》:“斯廿四司以骈偶名,名色齐整皆为民欲;岂读书之士所作欤?”
  6. ^ 姚铎《民风考闻.城隍》:“斯廿四司即以官省六部各司为名也。”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