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姜维北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姜维北伐
姜维北伐的一部分
日期 魏正始元年至景元三年
蜀汉延熙三年至景耀五年
240年-262年
地点 陇西汉中
结果 蜀汉大将军姜维北伐。第十一次北伐因黄皓擅权,导致姜维被迫逃往边远地带分兵屯田
参战方
蜀汉 曹魏
指挥官和领导者
姜维
夏侯霸
张翼
廖化
(第一至四次)郭淮夏侯霸(第四次投降)
(第五、六次)陈泰
(第七、八次)陈泰徐质†、李简(投降)
(第九、十一次)邓艾
(第十次)邓艾诸葛诞
兵力
约—万至四万人 不详
伤亡与损失
数千人 数万人

姜维北伐,是指蜀汉曹魏的进攻。中国三国时期蜀汉建兴十二年(234年)丞相诸葛亮死于五丈原后,刘禅加封姜维右监军、辅汉将军,统率诸军,进封平襄侯。随后历任司马、镇西大将军,兼任凉州刺史、卫将军、大将军,朝廷授予符节。据《三国志》记载,238年—262年之间,姜维共进行十一次北伐,进攻曹魏

过程[编辑]

第1次北伐[编辑]

240年姜维出兵陇西,魏军郭淮迎击,追姜维至强中,讨迷当等,并把这些部族迁徙到关中地区,最后安置在汉中。[1]

第2次北伐[编辑]

247年姜维再度出陇西,胡王治无戴等举部落降。维与郭淮夏侯霸大战洮西。郭淮认为姜维必定攻击夏侯霸,遂入沨中,转南迎霸。维果攻为翅,会淮军适至,维遁退。郭淮进讨羌人,斩饿何烧戈,降服者万余落,姜维无奈退兵回汉中。[2]

第3次北伐[编辑]

248年姜维出兵石营,从强川,乃西迎(凉州名胡)治无戴,留阴平太守廖化于成重山筑城,敛破羌保质。淮欲分兵取之。诸将以维众西接强胡,化以据险,分军两持,兵势转弱,进不制维,退不拔化,非计也,不如合而俱西,及胡、蜀未接,绝其内外,此伐交之兵也。淮曰:“今往取化,出贼不意,维必狼顾。比维自致,足以定化,且使维疲于奔命。兵不远西,而胡交自离,此一举而两全之策也。”乃别遣夏侯霸等追维于遝中,淮自率诸军就攻化等。维果驰还救化,皆如淮计。[3]

第4次北伐[编辑]

249年一月,魏国发生政变(高平陵之变),大将军曹爽一族被诛杀,魏国右将军夏侯霸投降蜀汉。秋天,卫将军姜维出攻雍州。初,姜维率众依麹山筑二城,使牙门将句安李歆等守之,聚羌胡质任等寇偪诸郡。征西将军郭淮与陈泰谋所以御之,泰曰:“麹城虽固,去蜀险远,当须运粮。羌夷患维劳役,必未肯附。今围而取之,可不血刃而拔其城;虽其有救,山道阻险,非行兵之地也。”淮从泰计,使泰率讨蜀护军徐质、南安太守邓艾等进兵围之,断其运道及城外流水。安等挑战,不许,将士困窘,分粮聚雪以稽日月。维果来救,出自牛头山,与泰相对。泰曰:“兵法贵在不战而屈人。今绝牛头,维无反道,则我之禽也。”敕诸军各坚垒勿与战,遣使白淮,欲自南渡白水,循水而东,使淮趣牛头,截其还路,可并取维,不惟安等而已。淮善其策,进率诸军军洮水。维惧,遁走,安等孤县,遂皆降。[4]

第5、6次北伐[编辑]

250年姜维复出西平,由于粮草不继,不克而还。[5]

253年姜维率数万人出石营,经董亭,围南安,魏雍州刺史陈泰解围至洛门,汉军粮草用尽,姜维无奈退兵回汉中。[6]

第7、8次北伐[编辑]

254年姜维出陇西狄道,狄道守将李简举城降汉。进围襄武,与魏将徐质交锋,斩首破敌,魏军败退。将河关、狄道、临洮三个县的居民迁往蜀地居住,姜维暂且退兵。[7]

255年姜维出兵奇袭狄道,于洮西大破王经,经众死者数万人。经退保狄道城,维围之。魏征西将军陈泰进兵解围,汉军粮草用尽,姜维在锺题止步,暂且退兵回汉中。[8]

第9次北伐[编辑]

256年姜维再次出兵,因汉将胡济没有准时会合,故魏将邓艾段谷击败姜维,蜀汉军队死伤惨重,将士多对姜维有所怨恨,姜维赶紧退兵回汉中。姜维上表自贬为后将军,一样行使大将军权力。[9]

第10次北伐[编辑]

257年魏国诸葛诞叛乱,姜维趁机出兵秦川,魏军坚守不战,隔年(258年)诸葛诞兵败被杀,姜维退兵汉中,重新复任为大将军。[10]

第11次北伐[编辑]

262年姜维再次出兵,与魏将邓艾战于侯和,被邓艾所击败,然后还住沓中屯军,这是姜维最后一次北伐。此时宦官黄皓欲以阎宇替代姜维,姜维因厌恶黄皓擅权,多次向后主刘禅请求诛杀黄皓,但后主刘禅没有接受也不理会,姜维察觉此举可能惹怒黄皓,黄皓也曾诬陷姜维要取代后主刘禅。为了避祸便避居沓中屯军,以防守边关为由,在沓中屯田避祸。

重要参战人物[编辑]


评价[编辑]

蜀汉大将军兼凉州刺史姜维进行十一次北伐曹魏,由于朝中极力反对、后方百姓厌战、前线士兵军心不稳,导致战事对蜀汉不利,仅取得小规模战术性胜利,整体来说算是失败的军事行动。

蜀汉因姜维长期北伐间接造成蜀汉国力逐年下滑,蜀汉上下人心厌战、物资逐年缺乏,士兵军心不稳定,而宦官黄皓趁机掌权挑拨刘禅与姜维,之后姜维避免惹祸上身则率领大军前往沓中屯田,以致蜀汉重要据点缺乏士兵固守。

曹魏抚军大将军司马昭、国内诸军大都督司马师,多取得大规模战略性胜利,因此在曹魏声势日渐壮大,趁机削弱朝中异己,刻意架空曹氏皇室宗亲的权力。为其子司马炎建立晋朝而铺路。

评论[编辑]

据《资治通鉴》记载,在最后一次北伐进行时,廖化曾说:“兵不戢,必自焚,伯约之谓也。智不出敌而力少于寇,用之无厌,将何以存!”

据《资治通鉴》记载,一次北伐会议进行时,蜀汉征西大将军张翼曾说:“国小民劳,不宜黩武。”

三国志陈寿评曰:“姜维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众黩旅,明断不周,终致陨毙。老子有云:‘治大国者犹烹小鲜。’况于区区蕞尔,而可屡扰乎哉?”

近代史学家吕思勉在《三国史话》中分析:“……诸葛亮死后,蜀汉还有二十九年的命运。这二十九年之中,前十二年,总统国事的是蒋琬;中七年是费袆;后十年是姜维。蒋琬、费袆手里,都不甚出兵伐魏。姜维屡次想大举,费袆总裁制他,不肯多给他兵马。费袆死后,姜维做事才得放手些,然而亦无大功,而自己国里,反因此而有些疲弊。当时很有反对他的人。后来读史的人,亦有以蜀汉之亡归咎于姜维的用兵的,其实亦不尽然。”又云:“从魏齐王芳之立,至高贵乡公的被弑,其间计二十一年,即系入三国后之第二十一年至第四十一年,正是魏国多事之秋,蜀汉若要北伐,其机会断在此间,而其机会又是愈早愈妙,因为愈早则魏国的政局愈不安定。然此中强半的时间,都在蒋琬、费袆秉政之日,到姜维掌握兵权,已经失之太晚了。所以把蜀汉的灭亡,归咎到姜维,实在是冤枉的。倒是蒋琬、费袆,应当负较大的责任。”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三国志魏书二十六》
  2. ^ 《三国志魏书二十六》
  3. ^ 《三国志魏书二十六》
  4. ^ 《蜀书三后主传》
  5. ^ 《蜀书三后主传》
  6. ^ 《三国志蜀书十四》
  7. ^ 《三国志蜀书十四》
  8. ^ 《三国志蜀书十四》
  9. ^ 《三国志蜀书十四》
  10. ^ 《三国志蜀书十四》
  11. ^ 《三国志蜀书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