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欧内斯特·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欧内斯特·约瑟夫·金
Ernest
五星上将 欧内斯特·金
出生 俄亥俄州洛兰镇
逝世 缅因州凯特瑞镇
效命 美国 美国
军种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png美国海军
服役年份 1901年–1950年
军衔 五星上将
统率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美国舰队总司令
参与战争 美西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

欧内斯特·约瑟夫·金五星上将GCBUSN英语:Ernest Joseph King,1878年11月23日-1956年6月25日)是美国海军一名军官。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担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CNO)暨美国舰队总司令(Commander in Chief, United States Fleet,COMIN-CH),同时也是美军参谋首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成员之一。在这些职位上,他是美国海军的最高领导人,直接对总统负责,并指导美国海军的作战与战略。

早年生活[编辑]

金出生于俄亥俄州洛兰镇,父母亲为詹姆士·克莱兹代尔·金(James Clydesdale King)与伊丽莎白·坎·金(Elizabath Keam King)。1897年进入美国海军官校,在高年级时获得学员少校的官阶,为当时学员生所能获得的最高阶[1]。金于1901年毕业,并在那一班毕业生的67人中,成绩排名第4位 [2]

当金还是官校生时便被派至旧金山号巡洋舰(USS San Francisco,C-5/CM-2),并参与了美西战争。毕业后他先后服役于测量舰(survey ship)老鹰号(USS Eagle),战舰伊利诺伊号(USS Illinois,BB-7)、阿拉巴马号(USS Alabama,BB-8)、新罕布夏号(USS New Hampshire,BB-25),以及巡洋舰辛辛那提号(USS Cincinnati,C-7)等。在1905年时曾担任日俄战争时在日方的观察员[3]。金少校于1914年第一次获得指挥权,担任驱逐舰泰利号(USS Terry,DD-25)舰长,并参与了美国入侵韦拉克鲁斯(Occupation of Veracruz)的行动。之后转任另一艘驱逐舰卡森号(USS Cassin,DD-43)的舰长直到1916年,并于之后担任美国大西洋舰队司令亨利·梅约(Henry T. Mayo)中将的助理参谋长[4]

金于1905年10月10日与巴尔的摩的社交名流,玛莎·兰金·伊格顿(Martha Rankin Egerton)于海军官校教堂结婚。婚后两人育有六女一男,儿子小欧内斯特·金亦曾服役于海军,最后以中校官阶退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编辑]

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其间均担任美国大西洋舰队的助理参谋长,职责所在,他常常需要访问英国的大舰队(Grand Fleet),也曾登舰担任观察员,虽然他与英国海军有很密切的接触,但因为不明的原因,让他产生了一种仇英心理(anglophobia),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造成许多影响。由于表现优秀,已升任上校的金获得了海军十字勋章,以表彰他在助理参谋长任内的卓越表现。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编辑]

战后,金上校担任 美国海军研究院Naval Postgraduate School)的院长,他会同达德利·诺克斯(Dudley W. Knox)上校与威廉·培伊(William S. Pye)上校一同草拟一份海军训练与生涯规划的建议案。这个建议案中的大部分意见都被采纳,并成为美国海军的政策。他在1921年回到海上勤务,出任粮秣补给舰布里基号(USS Bridge,AF-1)的舰长。一年后,他在新伦敦港的海军潜艇基地接受短暂训练,并接任第11潜艇战队司令。虽然他是现代作战潜艇资格胸章(Submarine Warfare insignia,即俗称的海豚胸章)的设计者,但他并未获得该胸章。金上校于1923年担任新伦敦港海军潜艇基地指挥官,他在1926年因指挥S-51号潜艇(USS SS-162)的打捞工作,获得了第一个优异服务勋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Medal)。

1926年,在首任海军航空署(Bureau of Aeronautics)署长威廉·莫菲特(William A. Moffett)少将的要求下,金接任水上机母舰莱特号(USS Wright,AV-1)的舰长,并兼任大西洋舰队航空中队总队长的资深助手。同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要求所有航舰水上飞机母舰、与岸基航空站指挥官都必需是海军飞行员,因此金于1927年1月至朋沙科拉的海军航空站接受飞行训练,他是那一期中唯一一位上校。金于1927年5月26日结训,并获得海军第3368位飞行员的飞行翼胸章(从1927到1936年间,金每年平均仍会飞行约150小时)。结训后金上校回任莱特号舰长到1928年8月,之后他在莫菲特少将之下担任海军航空署副署长。但由于对于航空署政策理念不同,他于1929年被约翰·陶尔士(John H. Towers)中校取代,转任诺福克港指挥官。1930年1月20日,金担任航舰列星顿号(USS Lexington,CV-2)舰长直到1932年。1932年金到海军战争学院受训,结训后在1933年4月26日晋升少将,并接替莫菲特少将担任海军航空署署长〔莫菲特少将于4月4日因飞船阿克隆号(USS Akron,ZRS-4)坠毁而丧生〕。在署长任内,他与海军航海署(Bureau of Navigation,即后来之海军人事署,Bureau of Naval Personnel)署长威廉·李海(William D. Leahy)少将合作,成功的扩增了美国海军飞行员的数目。

金于1936年卸任署长一职,转任北岛海军航空站的指挥官。他于1938年1月29日晋升中将(当时美国海军仅有的三名中将之一),并成为战斗舰队的航空指挥官。他原先希望出任海军作战部长或美国舰队总司令,但由于缺乏政治操作技巧与不良的人际关系,他在1939年6月15日被左迁至俗称大象坟场(elephant's graveyard)的将官会议(General Board),预计将在1942年退役。不过他的少数朋友之一,海军作战部长哈罗德·史塔克(Harold R. Stark)上将认为将金放在将官会议是一种浪费,而且在1940年德国展开海狮行动(Operation Sealion)后,美国虽未正式参战,但美国全力支援英国,且海军已经自动负担从美洲大陆到冰岛间的护航与警戒任务。于是他在1940年12月重新启用金担任空中巡逻部队(Aircraft Scouting Force)司令,以对抗德国U艇。当美国巡逻舰队于1941年2月扩编为美国大西洋舰队时,金即接任舰队司令,同时晋升上将。

第二次世界大战[编辑]

珍珠港事变之后,罗斯福总统与海军部部长法兰克·诺克斯(William F. "Frank" Knox)决定由金上将于1941年12月30日升任为美国舰队总司令。由于金一上任便运用他所有可能的权力,导致美国舰队总司令与作战部长史塔克上将间的权责无从厘清,于是罗斯福总统便在1942年3月26日任命金为作战部长暨美国舰队总司令,史塔克上将则改派至英国担任美国驻欧洲海军司令(Commander of U.S. Naval Forces in Europe)。

此时的金除了是美国海军的最高领导人,也是美军参谋首长联席会议成员。这个单位与大英帝国参谋本部的成员合并开会时,则称为联合参谋首长会议(Combined Chief of Staff),这个会议的职责在于研拟并管制盟军的所有任务。而关于太平洋战区的主要军事行动,都仰赖金所提供的意见。金对于美国先欧后亚的政策十分支持,但同时他也认为太平洋战场是美国的“私房战场”,大可不必受到盟国(主要是美、英、苏三国)的全球战略干扰。在1943年5月12-27日所举行的第三次华盛顿会议(代字三叉戟)中,金成功的让英国将太平洋战争的控制权移交给美军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于是金在同年6月1日与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上将的会谈中,正式授权尼米兹可以放手调动部队,不需事先征得参谋首长联席会议的授权。此后,所有关于太平洋地区的作战主要是由太平洋舰队司令部进行计划,然后经由太平洋舰队司令与美国舰队司令的定期会议确认,最后由美军参谋首长联席会议发布书面命令同意[5]

1944年12日11日,美国参众两院同意授权总统任命四位陆军上将与四位海军上将为五星上将官阶,以使美国高阶军官能更方便与英军元帅们交涉。于是罗斯福总统立刻提名乔治·马歇尔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德怀特·艾森豪亨利·阿诺德为陆军五星上将,李海,金,与尼米兹为海军五星上将。参议院于15日批准了这些任命。

金跟英国的伯纳德·蒙哥马利元帅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盟军高阶将领中,树敌最多的两位。对于金来说,他最大的弱点便是不善于待人处事,行事也不够圆融。如同金的一位女儿所说的:“他是美国海军中情绪最稳定的人。他永远在盛怒中("He is the most even-tempered person in the United States Navy. He is always in a rage")。”此外,他的私德也曾被质疑过,美国海军官校历史系教授罗伯特·纳夫曾描写金的缺点为:“别人的老婆,酒精,与缺乏耐心”[6]。金常饮酒过量并非秘密,甚至曾被指控过在正式宴会上调戏属下的妻子[7]。但是他仍然具有许多优点,比如说敏锐的智慧,无与伦比的战斗精神,以及天生的策略家与协调者,而且他是美国海军进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高阶将领中极少数具有水面舰,潜水艇与飞行员三者兼备的完整经历,因此在珍珠港事件后,诺克斯部长与罗斯福总统都认为只有金才能重振美国海军的士气与重拾海军信心。事实上他也做到了,虽然用的不是一种温和的方法。就如同开战时他对新闻记者所说的:“当开始作战的时候,他们需要一堆混账东西("When the shooting starts, they call for the sons-of-bitches")。”[8][9][10][11]

军衔晋升日期[编辑]

少尉
Ensign
中尉
Lieutenant
Junior Grade
上尉
Lieutenant
少校
Lieutenant
Commander
中校
Commander
上校
Captain
O-1 O-2 O-3 O-4 O-5 O-6
US Navy O1 insignia.svg US Navy O2 insignia.svg US Navy O3 insignia.svg US Navy O4 insignia.svg US Navy O5 insignia.svg US Navy O6 insignia.svg
1903年6月7日 跳过 1906年6月7日 1913年7月1日 1917年7月1日 1918年9月21日
少将(准将)
Rear Admiral
(Lower Half)
少将
Rear Admiral
(Upper Half)
中将
Vice Admiral
上将
Admiral
五星上将
Fleet Admiral
O-7 O-8 O-9 O-10 O-11
US Navy O7 insignia.svg US Navy O8 insignia.svg US Navy O9 insignia.svg US Navy O10 insignia.svg US Navy O11 insignia.svg
跳过 1933年4月26日 1938年1月29日 1941年2月1日 1944年12月17日

获奖[编辑]

金上将获得许多勋奖,包括海军十字勋章,海军优异服务勋章饰两枚金星,西班牙战役勋章,山普森勋章,墨西哥服役勋章,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勋章饰大西洋舰队战役钩饰,美国防卫服役勋章饰大西洋纹章,美国战役勋章,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勋章,以及国防服役勋章等。盟邦政府也颁发许多勋奖给金上将,如比利时英勇十字勋章与皇冠勋章大军官勋位,巴西政府功勋勋章(Order of Merit, Grande Official),中华民国宝鼎勋章,古巴海军功勋勋位,厄瓜多尔押顿·卡特隆之星(Estrella Abdon Calderon),法国英勇十字勋章与法国荣誉军团勋章大军官勋位英国巴斯勋章骑士大十字勋位,希腊乔治一世勋章大十字勋位,意大利意大利皇冠勋章军官勋位与级意大利军事勋章大十字骑士勋位,荷兰奥瑞治-拿骚勋章,与巴拿马瓦斯科·努涅斯·德·巴尔博亚勋章司令勋位(Commander of the Order of Vasco Nunez de Balboa)等。

退休[编辑]

战后,金推荐尼米兹上将接任作战部长一职,并于1945年12月15日自海军退休。退休后金住在华盛顿特区,除撰写回忆录外,还在1950年时被海军部召回担任顾问。金在1947年时因心肌梗塞住进贝塞斯达海军医院(Naval Hospitals at Bethesda)后,就一直受到心脏疾病的影响。1956年6月26日,金上将因心脏病突发病逝于缅因州凯特瑞镇,遗体安葬于海军官校墓园。

荣誉[编辑]

法拉盖特级(Farragut class destroyer导弹驱逐舰金号(USS King,DDG-41)是用以荣耀金上将。此外,为表彰金上将对海事历史的兴趣与专业贡献,海军部部长罗伯·安德森于1953年将海军战争学院的海事历史讲座教授命名为欧内斯特·金海事历史讲座教授。

注释与参考资料[编辑]

  1. ^ Thomas B. Buell. Master of Sea Power.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5. ISBN 978-1557500922. (英文)
  2. ^ King, Ernest Joseph-The Pacific War Online Encyclopedia (英文)
  3. ^ 同 2
  4. ^ Fleet Admiral Ernest J. King, USN-Naval Historical Center (英文)
  5. ^ 钮先锺. 《第二次大战》. 西洋全史(十八). 燕京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1979. 
  6. ^ Thomas J. Cutler. The Battle of Leyte Gulf.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1. ISBN 978-1557502438. (英文)
  7. ^ 同 2
  8. ^ John F. Lehman. On Seas of Glory: Heroic Men, Great Ships, and Epic Battles of the American Navy. Free Press. 2001. ISBN 0684871769. (英文)
  9. ^ 同 1
  10. ^ 同 6
  11. ^ Elmer B. Potter. Nimitz.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7. ISBN 978-0870214929. (英文)
前任:
哈洛德·史塔克
美国海军军令部部长
1942年-1945年
继任:
杰斯特·尼米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