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狄拉克方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论物理中,相对于薛定谔方程之于非相对论量子力学狄拉克方程相对论量子力学的一项描述自旋-½粒子的波函数方程,由英国物理学家保罗·狄拉克于1928年建立,不带矛盾地同时遵守了狭义相对论量子力学两者的原理,实则为薛定谔方程的洛伦兹协变式。这条方程预言了反粒子的存在,随后1932年由卡尔·安德森发现了正电子(positron)而证实。

带有自旋-½的自由粒子的狄拉克方程的形式如下:

其中是自旋-½粒子的质量分别是空间时间坐标

狄拉克的最初推导[编辑]

狄拉克所希望建立的是一个同时具有洛伦兹协变性薛定谔方程形式的波方程,并且这个方程需要确保所导出的概率密度为正值,而不是像克莱因-戈尔登方程那样存在缺乏物理意义的负值。

考虑无场势自由粒子的薛定谔方程:

薛定谔方程采用的时间项为一阶导数,而空间项为二阶导数,因此不具有洛伦兹协变性。若要符合洛伦兹协变性,很自然地需建构一具有空间项一阶导数的哈密顿量

动量算符恰好是空间一阶导数。将动量算符

代入式子中,从而得到

狄拉克方程(原始版本)

亦可以矢量符号写为:

其中的系数不能是简单的常数,否则即使对于简单的空间旋转变换,这个方程也不是洛伦兹协变的。因此狄拉克假设这些系数都是N×N阶矩阵以满足洛伦兹协变性。如果系数是矩阵,那么波函数也不能是简单的标量场,而只能是N×1阶列矢量

狄拉克把这些列矢量叫做旋量(Spinor),这些旋量所决定的概率密度总是正值

同时,这些旋量的每一个标量分量需要满足标量场的克莱因-戈尔登方程。比较两者可以得出系数矩阵需要满足如下关系:

满足以上条件的系数矩阵本征值只可以取±1,并且要求是无的,即矩阵的对角线元素和为零。这样,矩阵的阶数N只能为偶数,即包含有相等数量的+1和-1。满足条件的最小偶数是4而不是2,原因是存在3个泡利矩阵。也可以用狭义相对论惯用四维矩阵来理解,如四动量。

在不同中这些系数矩阵有不同形式,最常见的形式为:

这里即为泡利矩阵

因此系数矩阵可进一步写为:

按照量子场论自然单位制习惯,设,狄拉克方程可写为:

狄拉克方程的洛伦兹协变形式[编辑]

定义四个反对易矩阵γμ,μ=0,1,2,3(称为狄拉克矩阵)。其反对易关系为:

,其中ημν是平直时空的度规

利用上式可证明

因此狄拉克方程可写成:

狄拉克方程(协变形式)

采取自然单位制习惯,则可将狄拉克方程写成:

与上面给出的 α, β相对应,可以选择[1]

,或写成

若采用费曼斜线标记,比如偏微分符号英语念作d-slash[2]);其将狄拉克矩阵与各分量做乘积求和的计算,合并为一标有斜线之符号:

可使狄拉克方程变成:

若同时采用费曼斜线符号及自然单位制ħ = c = 1,狄拉克方程可写成一极为简单的形式:

狄拉克方程(自然单位制)

狄拉克之海[编辑]

以狄拉克公式来解释能量阶,会发现每个电子能级会有相对的负能级,但是实验上普通电子无法带有负能量,因此狄拉克假设负能量阶已被无限的负能电子海占据,所以观测的电子无法进入负能级。这假说有许多疑点,尤其是无限的电子海其实有接受更多电子的能级,所以无法防止负能级电子的产生。

参考资料[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