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恶意原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真实恶意英语:Actual malice),也译为真正恶意实际恶意实质恶意,美国法律名词,是美国法院用来规范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准则之一。这个原则在1964年美国最高法院审理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时确立。

2000年7月7日,中华民国大法官会议发布的释字第五百零九号解释案,也采纳了这个法则[1]

内容[编辑]

这个原则规范了政府官员,或是政治人物,只有在他们举证,证实新闻媒体具有“真实恶意”的前提下,才能对新闻媒体的报导提出诽谤诉讼。美国最高法院认为,所谓的真实恶意是指,明知这个资讯是错误不实的(knowledge that the information was false);或完全漠视,或者不顾它是不是错误的(or with reckless disregard of whether it was false or not)。

中华民国大法官在第509号解释案,采纳了这个原则,认为,“惟行为人虽不能证明言论内容为真实,但依其所提证据资料,认为行为人有相当理由确信其为真实者,即不能以诽谤罪之刑责相绳”。大法官苏俊雄提出的协同意见书,对此做了更严格的限制:“只要行为人并非故意捏造虚伪事实,或并非因重大的过失或轻率而致其所陈述与事实不符,皆应将之排除于第310条之处罚范围外”。

影响[编辑]

这个原则限制了公众人物以诽谤罪来阻止新闻媒体的报导自由,以防止寒蝉效应。其背后的立场,主要在于限缩政治人物的隐私权,让公众有机会在言论的自由市场中,获得真相。

但也同时带来公众人物难以回避不实指控的影响,特别是媒体受到操纵的情况下。反对者认为这个原则侵害了个人隐私权与名誉,减少新闻媒体的查证义务,容易助长新闻媒体轻率报导的风气。

外部链接[编辑]

注释[编辑]

  1. ^ 释字第五百零九号解释案:“言论自由为人民之基本权利,宪法第十一条定有明文,国家应给予最大限度之维护,俾其实现自我、沟通意见、追求真理及监督各种政治或社会活动之功能得以发挥。惟为兼顾对个人名誉、隐私及公共利益之保护,法律尚非不得对言论自由依其传播方式为合理之限制。刑法第三百十条第一项及第二项诽谤罪即系保护个人法益而设,为防止妨碍他人之自由权利所必要,符合宪法第二十三条规定之意旨。至刑法同条第三项前段以对诽谤之事,能证明其真实者不罚,系针对言论内容与事实相符之保障,并藉以限定刑罚权之范围,非谓指摘或传述诽谤事项之行为,必须自行证明其言论内容确属真实,始能免于刑责。惟行为人虽不能证明言论为真实,但依其提出证据资料,认为行为人有相当理由确信其为真实者,即不能以诽谤罪之刑责相绳,亦不得以此项规定而免除检察官或自诉人于诉讼程序中,依法应负行为人故意毁损他人名誉之举证责任,或法院发现其为真实之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