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生态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社会生态学(Social ecology),是由慕瑞·布克钦英语:Murray Bookchin)在1960年代发展出的一套哲学

社会生态学认为现今的生态问题源自一系列根深柢固的社会问题,尤其在那些凌驾性地实行等级制度(或者更准确来说是君尊制度)的社会和政治体制的地方。这学说认为导致这种后果的是毫无质疑地接受一种过分强调竞争、不成长就死亡的观念。社会生态学认为个人行为例如道德消费无法抵抗这种不良后果,反而必须诉诸以强调多元的基进民主理念为基础的、更细致的道德思考以及集体行动。它强调人与自然间的复杂关系,以及建立一种顾及到这种关系,对人和大自然更加互惠互利的社会结构的重要性[1]

概览[编辑]

这套哲学中的“社会”元素,来自于它认为世上几近所有的生态问题都是由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造成的立场。社会生态学家坚持,假若不坚定地处理存在于社会中的问题,现有的生态问题就无法被清楚理解,更谈不上去解决[2]。他们认为,在20及21世纪中发生过最严重的生态灾难的起因,除了大规模自然灾害以外,都是来自于经济、种族、文化、以至两性间的冲突,以及其他各种问题。

社会生态学跟慕瑞·布克钦的思想和研究有关。布克钦由1950年代开始就有关问题发表文章直至离世。而由1960年代起,他就把这些问题和革命性的社会无政府主义相结合。他的著作包括《后匮乏社会的无政府主义》(英语:Post-Scarcity Anarchism)、《向生态性社会迈进》(英语:Toward an Ecological Society)、《自由的生态学》(英语:The Ecology of Freedom)等等。

社会生态学认为生态危机的根源和人与人之间的支配关系密不可分。在社会生态学的框架当中,“人类支配大自然的说法,来自于人类对人类十分实在的支配。”[3]人类社会内部的支配关系直接导致人类对大自然的支配,而把这种支配带到危机地步的,是资本主义。据布克钦所言:

人类必需支配大自然的说法直接来自人类对人类的支配......但那是直至有机的社群关系......溶解成市场关系开始令到这星球本身被贬为一种可开发的资源。这个持续了多个世纪的趋势在现代资本主义面前急剧发展。基于其内在的竞争性,资产阶级社会不单逼迫人类互相对抗,它亦逼迫全人类跟自然世界对抗。就如人被转化为商品,大自然的各方各面同样被转化为可以大肆生产和商品化的商品、资源。......市场对人类精神的掠夺一如资本对地球的掠夺。[4]

1995年开始,布克钦对无政府主义采取愈来愈具批判性的态度,及至在1999年断然采取反对无政府主义的立场。他发现,社会生态学是自由意志社会主义的全新形式,并将其政治牢牢定位在一个他称为公有主义英语:Communalism)的全新政治意识形态的框架之下[5]

社会生态学创立以来所经历的演变相当显著。它现已在教学和研究当中获得采用,并且“从社会、行为、法律、环境以及健康等科学领域中得到有用资讯并同时对这些科学知识作出贡献。社会生态学者运用科学方法去研究一系列反复出现的社会、行为及环境问题。社会生态学长期感兴趣的议题包括社会的犯罪和公义问题、社会对人类在整个生命周期中的发展有什么影响、以及实际环境对健康和人类行为的影响。当生态学聚焦于有机生命体和其所处环境之间的关系,社会生态学则关注人类和其所处环境之间的关系。”[6]

参考[编辑]

  1. ^ 布克钦, 慕瑞. The Ecology of Freedom: The Emergence and Dissolution of Hierarchy. Oakland: AK Press, 2005, p. 85-7.
  2. ^ 布克钦, 慕瑞. The Ecology of Freedom, p. 16.
  3. ^ 布克钦, 慕瑞. The Ecology of Freedom, p. 65.
  4. ^ 布克钦, 慕瑞. Post-Scarcity Anarchism. Oakland: AK Press, 2004, p. 24-5.
  5. ^ Biehl, Janet, "Bookchin Breaks With Anarchism", Communalism, October 2007.
  6. ^ 参阅 "About Social Ecology"

相反观点[编辑]

相关题目[编辑]

伸延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