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北京植物园曹雪芹的塑像
文学
Lit.jpg
文学
各国文学
记事总览
出版社文学期刊
文学奖
作家
诗人小说家
其他作家

红学是一门以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为对象的研究。

“红学”一词在嘉庆、道光年间出现,在当时是个开玩笑的说法。而研究《红楼梦》成为严肃专门的学问,始自胡适在1921年所写考证《红楼梦》的文章。胡适的研究初步证实了《红楼梦》的作者为曹雪芹,提出了“自传说”。从此,《红楼梦》的研究工作与清代考据学,与民初的整理国故汇合起来。至今红学研究已汗牛充栋,里面基本跨足了历史文化方方面面的推敲,作出各种观点各异的解释。[1]

观点[编辑]

由于传世版本多,欣赏角度与动机的不同,学者们对于红楼梦的作者与内容,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其中大致可分为索隐派、考证派、阶级斗争论与文学批评派共4派。

索隐派[编辑]

晚清时,不少人视《红楼梦》为清初政治小说,旨在宣扬民族主义,吊明之亡,批评满清。1915年蔡元培撰写《石头记索隐》,总结其说,推论小说中人所影射的历史人物。故此视《红楼梦》为政治小说的观点,被称为“索隐派”。

20世纪70年代,“索隐派”在台湾“复活”,代表学者是潘重规和杜世杰。他们不再坚持小说影射历史人物,而强调全书宗旨在反清复明或仇清悼明。即使如此,索隐派持论说服力终嫌微弱。[2]

考证派[编辑]

1921年,胡适〈红楼梦考证〉一文是“自传说”的开山之作。胡适认为《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传,写他亲见亲闻的曹家繁华旧梦。在“自传说”的号召下,许多有关曹雪芹的史料陆续被发现,从考证曹雪芹的身世,来说明《红楼梦》的主题和情节。

受“自传说”影响,不少学者集中研究作者曹雪芹的生活。就考证曹雪芹的家世而言,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是集大成之作,他把历史上的曹家,与小说的贾家完全等同起来。这种“考证派”红学已变为“曹学”。[3]

俞平伯在20世纪50年代初已反省“自传说”,指出其弊病为:“第一,失却小说所为小说意义。第二,这样处处黏合真人真事,小说恐怕不好写,更不能写得这样好。第三,作者明说真事隐去,若处处都是真的,即无所谓‘真事隐’”。[4]

斗争论[编辑]

“斗争论”始自1954年,李希凡等大陆学者对“自传说”俞平伯的抨击,卅多年间,在大陆学界一度取得红学的正统地位。“斗争论”认为《红楼梦》不是自传,而是“很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会的阶级斗争”。[5]

“斗争论”把小说当作历史文件来看待,严格来说,属于社会史的范畴而不是文学研究。它是马克思理论在《红楼梦》研究上的引申和借题发挥。[6]

文学批评派[编辑]

“文学批评派”从文学观点研究《红楼梦》,注重小说作者在艺术创作上的意图,并通过全书的结构加以发掘。清末王国维叔本华的美学观点研究《红楼梦》,提出卓见,是从文学观点研究《红楼梦》最早又最深刻的一人。因“考证派”红学兴起,文学批评一度成为绝响。

20世纪70年代初,余英时提倡“红学革命”,着重研究曹雪芹的艺术构想,不再自限于自传说。在海外,不少学者从文学批评或比较文学的观点来研究《红楼梦》。[7]

基础研究与后续研究[编辑]

红学专家梁归智教授认为,红学研究分为基础研究和后期研究两部分,是研究中国最伟大古典小说《红楼梦》的一门学问。

基础研究有四个分支:

  1. 曹学,即研究曹雪芹的家史和生平,研究小说与曹家的关系。
  2. 版本学,主要分脂批本(目前有十三种之多)和程高本(刻本)。版本研究又以手抄本为主,因为手抄本更接近于原稿本。
  3. 脂批研究,因为脂砚斋主人肯定是曹雪芹很亲近的亲友,通过批语可以找到80回以后的真正情节,可以从中挖掘出曹雪芹的真实生活境况。
  4. 探佚学,根据前80回的内容,考证后28回的内容。(据周汝昌考证,《红楼梦》原书是108回。)其代表性著作为梁归智著《红楼梦探佚》。

后期研究:在基础研究成果基础上对曹雪芹原著和后四十回程高续书“两种《红楼梦》”分别作思想、哲学、艺术、美学、文化等方面的分析、探讨、论述,如周汝昌的著作《红楼艺术的魅力》《〈红楼梦〉与中华文化》等等。

红学学派[编辑]

多数人认为可以分为三派:索隐派、自传派、文学派。1964年8月18日,毛泽东北戴河对一批“哲学工作者”“谈话”强调:“蔡元培对《红楼梦》的观点是不对的,胡适的看法比较对一点。”[8]

红学专家梁归智教授认为,红学研究有四派:

  1. 最早是王国维引入叔本华哲学思想,以西方的视角审视《红楼梦》所开创的文学评论派
  2. 之后有蔡元培为代表,将《红楼梦》与清代历史事件挂上钩,是为索隐派。索隐派虽然遭到考证派和文学评论派的批评,但并未消失,不断有新的索隐著作出现,有代表性的是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霍国玲霍力君霍纪平合著的《红楼解梦》等一系列著作,自称“解梦派”,其实是一种索隐的新说法。该派认为曹雪芹是为自己所爱慕的一位女子做传,此女子曾进宫做了雍正的皇后,曹雪芹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两人合作毒杀了雍正帝,但政权被乾隆篡夺了……这一派是大多数人不赞成的。
  3. 而以胡适俞平伯为代表的“考证派”是主张家史自传说的;其中周汝昌先生是考证派的集大成者,在此学派基础上有发展,开创“文化思想派”,将红学研究上升到中华文化的高度,既宏扬精华,同时也审视缺陷,他认为《红楼梦》是进入中华文化的“一把总钥匙”。
  4. 探佚即根据前八十回中“草蛇灰线”的伏笔和脂批等研究曹雪芹原著八十回以后佚稿情节,进而根据这种研究重新定位曹雪芹原著和后四十回程高续书“两种《红楼梦》”的思想、艺术、文化内涵等。探佚本来从考证派衍生,但由于这种研究既有趣味性艺术性,又有理论性文化性,吸引了众多的研究者和红迷参与,所以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影响很大,被称为探佚派。探佚派的第一部著作是梁归智的《石头记探佚》,1983年出版,已经出了四版,最新版是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红楼梦探佚》。

其他流派:

  • 窦嘉栋认为此书是清朝八旗文化的概述。
  • 近年大陆历史学者土默热提出《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清初传奇《长生殿》作者洪昇大观园的原型是在洪昇的故乡杭州西溪,“金陵十二钗”的原型是“蕉园姐妹”[9]

红学:狭义与广义[编辑]

狭义:曹学、芹学、版本学、脂学、探佚学
广义:狭义+小说研究(时代背景、思想、艺术、人物……)
  • 曹学──曹雪芹家世研究,成果颇丰。
  • 芹学──曹雪芹身世研究,所知甚少。
  • 版本──诸本关系、源流演变、校勘、文字比较、流传收藏史等。
  • 探佚──从前80回正文及批语,探求80回后曹雪芹怎么写。
  • 脂学──脂批及其作者研究

红学之争[编辑]

红学研究者众多,争论在所难免,据刘梦溪记录红学的争论前后共有十七次的论战,公案约有九次、四条不解之谜和三个死结[10]

十七次论战[编辑]

  • 第一次论战:胡适蔡元培论战
  • 第二次论战:《红楼梦》的地点问题
  • 第三次论战:《红楼梦》中的女性是大脚还是小脚
  • 第四次论战:1954年的大讨论[11]
  • 第五次论战:李希凡与何其芳的笔墨官司
  • 第六次论战:关于“(分瓜)瓟斝”和“点犀乔”
  • 第七次论战:曹雪芹卒年会战
  • 第八次论战:吴世昌与伊藤漱平辩论“堂村序文”
  • 第九次论战:《废艺斋集稿》的真伪
  • 第十次论战: 曹雪芹画像问题
  • 第十一次论战:所谓曹雪芹轶诗
  • 第十二次论战:关于曹雪芹的著作权
  • 第十三次论战:红学三十年的评价问题
  • 第十四次论战:什么是红学
  • 第十五次论战:潘重规与徐复观的笔战
  • 第十六次论战:赵冈与余时英讨论《红楼梦》的两个世界
  • 第十七次论战:唐德刚夏志清之间的红楼风波

十大公案[编辑]

  • 公案之一:宝黛孰优孰劣
  • 公案之二:《红楼梦》后四十回的评价问题
  • 公案之三:副册.又副册等二十四钗到底系何人
  • 公案之四:《红楼梦》有没有反满思想
  • 公案之五:第六十四、六十七回的真伪问题
  • 公案之六:甲戌本《凡例》出自谁人之手
  • 公案之七:《红楼梦》的版本系统
  • 公案之八:曹雪芹的籍贯
  • 公案之九:曹家的旗籍问题
  • 公案之十:靖本“迷失”

四条不解之谜[编辑]

  • 贾元春判词之谜
  • 贾元春《恨无常》曲之谜
  • 《红楼梦》书名之谜
  • 《红楼梦》二十首绝句之谜

三个死结[编辑]

  • 死结一:脂砚斋为何人?
  • 死结二:芹系谁子?[12]
  • 死结三:续书作者何人?

红学刊物[编辑]

红楼梦研究辑刊 共出15集

红楼梦学刊 1979年创刊,当年出了1,2两期.后每年出4期.2005年起,为双月刊.

红学专家[编辑]

在1960年代,专业与业余的红学家,已有300多家。[13]

  • “红楼梦”之“三清”:曹雪芹:元始天尊;脂砚斋:老子;高鹗:通天教主
  • 曹雪芹 108回红楼梦作者,保存前80回,后28回佚失。
  • 脂砚斋 红楼梦早期抄本石头记上写批语最多最有代表性的评批者
  • 高鹗 与程伟元共同出版120回红楼梦

大陆“红学”家二十八宿(张爱玲与杨宪益对调):

  • 王国维 引进西方思想理论评论红楼梦的第一人、《红楼梦评论》作者
  • 蔡元培 旧红学(索隐派)代表、《石头记索隐》作者
  • 胡适 新红学(红楼梦是曹雪芹家的自叙传)创始人、《红楼梦考证》作者
  • 俞平伯 与胡适共同开创新红学、《红楼梦研究》(《红楼梦辨》)作者
  • 周汝昌 新红学的集大成者、《红楼梦新证》作者
  • 吴世昌 考证派专家、《红楼梦探源》作者
  • 吴恩裕 芹学专家、《有关曹雪芹十种》作者
  • 王昆仑 较早的文学批评派红学家、《红楼梦人物论》作者
  • 何其芳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论红楼梦》作者
  • 李希凡 文艺评论家、大批判时代“小人物”红学家
  • 冯其庸 曹学、红楼梦版本专家
  • 蔡义江 红楼梦诗词研究专家
  • 林冠夫 红楼梦版本专家
  • 胡文彬 红学资料研究专家
  • 刘世德 考证曹学家世红楼版本专家
  • 吴新雷 考证曹学家世红楼版本专家
  • 梁归智 探佚学创始人、《红楼梦探佚》(《石头记探佚》)作者
  • 吕启祥 红学艺术评论家
  • 邓云乡 《红楼风俗谈》《红楼识小录》作者
  • 刘梦溪 《红楼梦与百年中国》作者
  • 蒋和森 《红楼梦论稿》作者
  • 孙逊 《红楼梦脂评初探》作者
  • 端木蕻良 作家、《端木蕻良细说红楼梦》作者
  • 张爱玲 作家、《红楼梦魇》作者
  • 刘心武 作家、索隐派新秀、发明“秦学”
  • 王蒙 作家、红楼梦评论家
  • 刘再复 文艺理论家、“红楼四书”作者
  • 周岭 1987版电视剧红楼梦八十回以后情节编剧

港台“红学”家四大金刚:

  • 李辰冬 香港学者、早期红学评论家
  • 潘重规 香港索隐派红学研究者
  • 林以亮(宋淇)香港红学研究者、《红楼梦识要》作者
  • 高阳 台湾作家、红学研究者

海外“红学”家十八罗汉:

  • 赵冈 美国华人红学研究者
  • 余英时 美国华人文史学者、《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作者
  • 周策纵 美国华人红学家
  • 唐德刚 美国华人红学家
  • 浦安迪 美国白种人红学家
  • 李福清 俄罗斯红学家
  • 柳存仁 澳大利亚华人红学家
  • 陈庆浩 法国华人红学家
  • 松枝茂夫 日本红学家、红楼梦日文本翻译者
  • 伊藤漱平 日本红学家、红楼梦日文本翻译者
  • 李治华 法国华人学者、红楼梦法文本翻译者
  • 休帕那克 苏联汉学家、红楼梦俄文本翻译者
  • 弗朗茨库恩 德国学者、红楼梦德文本翻译者
  • 崔溶澈 韩国学者、红楼梦朝鲜文本翻译者;此前有金龙济译本,崔本后来居上
  • 武培煌 红楼梦越南文本翻译者(与阮元泽、阮育文、阮文煊共译)
  • 克拉尔 红楼梦捷克斯洛伐克文本翻译者
  • 霍克思 英国学者、红楼梦英文本翻译者
  • 杨宪益 红楼梦英文本翻译者

红学书目[编辑]

  • 王国维《红楼梦评论》(1904)
  • 蔡元培《红楼梦索隐》(1915)
  • 胡适《红楼梦考证》(1921)
  • 王伯沆王伯沆红楼梦批语汇录》(赵国璋谈凤梁整理而成)
  • 俞平伯《红楼梦辨》(1923)《红楼梦研究》(1952)《俞平伯论红楼梦》(1988)
  • 王昆仑《红楼梦人物论》(1982)
  •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1953)《红楼艺术》(1994)《〈红楼梦〉与中华文化》《红楼小讲》《红楼夺目红》《红楼梦的真故事》《石头记会真》
  • 蔡义江《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2001)《红楼梦是怎样写成的》
  • 舒芜《说梦录》
  • 梁归智《红楼梦探佚》《红楼梦诗词韵语新赏》《独上红楼》《红楼探佚红》《红楼疑案》《禅在红楼第几层》《新评新校红楼梦》《红楼风雨梦中人:红学泰斗周汝昌传》
  • 王蒙《红楼启示录》《王蒙说红楼梦》(2003)
  • 朱淡文 《红楼梦论源》
  • 林冠夫 《红楼梦纵横谈》
  • 孙玉明 《红学.1954》
  • 刘梦溪《红楼梦与百年中国》
  • 赵冈、陈锺毅《红楼梦研究新编》(台北:联经出版,1975)
  • 张爱玲《红楼梦魇》(台北:皇冠出版,1976)
  • 萨孟武《红楼梦与中国旧家庭》(台北:东大图书,1977)
  • 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台北:联经出版,1978)(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
  • 刘心武《红楼望月》《刘心武揭秘〈红楼梦〉》1-4部
  • 吴克岐 《犬窝谭红》
  • 吴世昌《红楼梦探源外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 宋淇(林以亮):《红楼梦识要》(北京:中国书店,2000)。
  • 余国藩著,李奭学译:《红楼梦、西游记及其他》(北京:三联书店,2006)。
  • 余国藩著,李奭学译:《重读石头记:《红楼梦》里的情欲与虚构》(台北:城邦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04)。
  • 周策纵《红楼梦案——周策纵论红楼梦》(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
  • 黄一农《二重奏:红学与清史的对话》(新竹: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

注释[编辑]

  1. ^ 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页2。
  2. ^ 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页8-12。
  3. ^ 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页2-3、10、36。
  4. ^ 俞平伯:〈读红楼梦随笔〉,载《红楼梦研究专刊》第一辑,页105。
  5. ^ 李希凡:《曹雪芹和他的红楼梦》(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页10。
  6. ^ 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页14-16。
  7. ^ 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页27-33。
  8. ^ 《党史文汇》,二零零五年,第十二期
  9. ^ 土默热:《土默热红学》
  10. ^ 刘梦溪,《红楼梦与百年中国》
  11. ^ 1978年9月钱锺书在意大利说:“一九五四年关于《红楼梦研究》的大辩论的一个作用,就是对过去古典文学研究里的实证主义的宣战……经过那次大辩论后,考据在文学研究里占有了它应得的地位,自觉的、有思想性的考据逐渐增加,而自我放任的无关弘旨的考据逐渐减少”(《古典文学研究在现代中国》)
  12. ^ 胡适根据杨钟羲《雪桥诗话》的记载认定曹雪芹曹寅之孙。但曹雪芹究竟是谁的儿子却不得而知。
  13. ^ 唐德刚:《书缘与人缘》(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页167。

参考[编辑]

  • 马晴川,《大连新商报记者专访红学专家梁归智教授》,原载于大连的《新商报》,2004。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