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课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翻转课堂英语:Flipped classroom),又译为翻转教室颠倒教室,是一种新的教学模式,2007年起源于美国[1],翻转课堂会先由学生在家中看老师或其他人准备的课程内容,到学校时,学生和老师一起完成作业,并且进行问题及讨论。由于学生及老师的角色对调,而在家学习,在学校完成作业的方式也和传统教学不同,因此称为“翻转课堂”[2]

历史[编辑]

2007年,由美国科罗拉多州洛矶山林地公园高中英语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两位化学老师贝格曼(Jonathan Bergmann)与山森(Aaron Sams),为解决学生缺课问题并进行补救教学,于是先录制影片上传至YouTube,让学生自己上网自学;课堂上则增加与学生的互动,或解惑、或实验,启动了翻转教室滥觞。[3]

山森与贝格曼认为,“翻转教室”的重点不在于老师自制课堂影片来教学,而是能真正思考如何更有效益的运用课堂互动时间。老师作为知识领域的专家,可以将比较属于单向传授的部分,让学生自行学习,而将面对面的时间用于解决个别问题,且更进一步地用以发展高阶的能力 (如:Bloom’s Taxonomy 中知识应用、分析、综合及评估等能力)。而在整个教学过程中,让学生主动地去了解、探索问题及深入思考,才能真正地让学习深化,而所培养的自主学习态度也是一切创新研究的根本。[4]

“翻转教室”的最大推手是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他为了指导亲戚小孩数学而录制教学影片上传网络,这模式受到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注意进而投资。

后来影片内容慢慢扩及各科,成为今天的“可汗学院”(Khan Academy)。至今,每月都有超过百万名学生会上网来使用可汗学院,影片点阅次数高达四亿七千万次,影响力愈来愈大。

内涵[编辑]

随着时代的演进,各国教育逐渐朝向以“教师”及“学生”为主体的方向发展,课程与教学的意义也随之转变。虽然在狭义的“翻转教室”定义中,影片是个重要元素,但随着“翻转”的概念不断延伸,讨论也从“教学流程”进展到“教育价值观”层面。

如目前使用率极高的免费教学资源网站“可汗学院”、以及大规模线上开放课程的三大巨头CourseraUdacityedX,即颠覆过去传统的学习方式—教师在教室中教学,学生听讲之后再回家练习—而是学生自行在家就可以看影片就可以“上课”,由学生主动掌控和参与学习。

翻转教室目前普遍的核心概念大致包括:扭转过去课堂上纯粹“老师说、学生听”的单向填鸭,转而重视“以学生学习为中心”的教学,把学习的发球权还到孩子手上;更看重启发学生学习动机,帮助学生建构自主学习能力,并认同多元评量与多元价值。诚致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方新舟曾归纳翻转教学的关键有三:第一是把学习主体还给学生,第二是让天赋自由,第三是因材施教。

如今,“翻转”概念的影响力仍不断扩大中。“让学生先看影片”成为其中一种方法,但许多教学法也都开始吸纳翻转的精神,透过转化与在地化,以老师认为最适合自己班上学生的方式,造就“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课堂风貌。

台湾翻转教室的情况[编辑]

台大 MOOC[编辑]

台大电机系教授叶丙成从2013年积极投入“翻转教育”,利用Coursera软件开设“机率”课程。叶丙成又领导开发寓教于乐的PaGamO线上游戏,PaGamO 的名字源于以台语发音的“打 Game 学”,是全球首创以线上游戏为模式的学习系统,也是第一款放在 Coursera 的线上游戏学习系统,PaGamO 击败400多个团队,获得全球第一届的教学创新大奖“Reimagine Education”冠军[5],现在叶丙成教授是台大 MOOC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大规模开放在线课堂)计划首席执行官。

台北市中山女子高中[编辑]

台北市长安东路的中山女中国文老师张辉诚自创‘学思达教学法’,他认为老师讲解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学生阅读和理解的速度,相较一般高中生只精读六本国文课本,考试只考枝微末节,张辉诚认为,“唯有大量阅读,学生的见识、知识和能力才能大大提升。”

张辉诚在网络上公开分享自己的课表及制作的补充讲义,打开教室大门,每个月有上百位老师从台湾的四面八方前来观课。“老师,为什么你的课本和我们不同?”这个提问,翻转了教与学的主体,让张辉诚看到学生自主学习的潜力和老师可以有的更大舞台。成功高中李仁展老师的观课后,说“原来国文课可以这样教!”而这也是许多人看完中山女高张辉诚老师的国文课后,心中最常见的惊喜与赞叹。

台东县桃源国小[编辑]

台湾台东县桃源国小是透过均一教育平台 [6]实践翻转教室的理念。均一教育平台上的数学课程影片与习题是互相搭配,学生观看教学影片学习数学,并运用平台上的习题验收学习成效;如果某个概念不清楚,习题的错误率过高,习题页面右下角会有推荐观看的影片以供点选,学生可快速连结到相关概念的课程影片重新学习。此外,均一教育平台首页有提供各教科书版本的影片与课程对照表,让教师与学生都能快速搜寻到自己需要的影片。透过“看影片-做习题”反复练习,学生将能够达到精熟学习(Mastery Learning)。台东县桃源国小原住民籍学生伊布买布特说:“在我使用教育平台后,我的数学成绩慢慢提升。我本来的分数没那么理想,但是现在我的推理及运算能力越来越好,让我体会到,原来数学是那么的好玩,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像我一样,对数学越来越有热情。”[7]

批评[编辑]

“翻转教室”的出现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仍有着教师进行数位课程转化的挑战、落入强化追求标准化教育目标的可能、忽略影响个体学习成效因素之复杂性、以及教育与商业过度紧密结合的潜在危机等问题待厘清与克服。“翻转教室”的理念与批判教育学中理想的“赋权增能教室”有几分相似之处,对照传统教室之比较如下表所示。[8]

翻转教室 赋权增能教室 传统教室
知识来源 专业领域定义的客观知识 个人经验转化为知识 专业领域定义的客观知识
教师角色 引导者和协助者 启发者 知识传授者
学生角色 主动参与者与探究者 主动参与者与探究者 被动接收者
师生关系 互动、共同探究 互动、共同探究 单向、上对下的关系
教学方式 混合式学习、自主学习、同侪合作 辩证性的对话 囤积式教学
设备需求 科技设备、网络 不需任何设备 不需任何设备
教育目的 运用科技促进学生能自主学习,所有人具有平等的竞争力 教育是一种批判性的实践,达成民主社会为目标 培育符合社会需求的人才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 吴清山(2014)。翻转课堂。教育研究月刊,238,135-136。
  1. ^ 教学新思维-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
  2. ^ Introducing a New Teaching Model:Flipped Classroom
  3. ^ 台北市学习型城市网电子报 66 期 翻转教室(flipped classroom)
  4. ^ Sams, A. & Bergmann, J. (2013). Flip Your Students’ Learning. Educational Leadership. Vol.70. No.6. pp.16-20.
  5. ^ 打 Game 也能学!台大教授叶丙成团队以 PaGamO 夺下首届教学创新冠军科技新报,2014年12月12日
  6. ^ http://www.junyiacademy.org
  7. ^ 台湾立报,2013年10月23日
  8. ^ 蔡瑞君,数位时代“翻转教室”的意义与批判性议题,教育研究与发展期刊第十卷第二期, 2014年6月,页115-13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