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22°21′40″N 114°06′14″E / 22.361115°N 114.103767°E / 22.361115; 114.103767

长安邨
长安邨
长安邨
房屋机构 Logo of Hong Kong Housing Authority.svg 香港房屋委员会
所属地区 葵青区
屋邨类别 租者置其屋计划
入伙年份 1987年
楼宇座数 10
单位数目 1,100(不包括已于租者置其屋计划出售的单位)
单位面积 126 - 571 呎(ft²)
住户数目 1,100(不包括已于租者置其屋计划出售的单位)
认可人口 2,700(不包括已于租者置其屋计划出售的单位)
露天剧场
长安邨休憩空间
长安邨中式凉亭
长安邨新长型及Y3型楼宇
足球场
篮球场
羽毛球场
排球场
健体区
儿童游乐场及卵石路步行径

长安邨英语:Cheung On Estate)是香港的一个公共屋邨,位于新界青衣岛北面近青衣站,共有10座楼宇,分两期发展,属青衣岛第二大的公共屋邨。屋邨于1983年规划,1985年开始兴建,于1987年开始入伙,由香港房屋委员会管理,其后于1998年1月起在租者置其屋计划(第一期)把单位出售给所属租户,现已成立业主立案法团。现时管理长安邨的公司是港深联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长安邨本来有15座,因屋邨管理上的需要,于1988年把施工中的第11至15座楼宇从长安邨分拆出来,且易名为长发邨,于1989年开始入伙。

由于长安邨的位置邻近青衣站及大型商场,所以屋苑买卖成交在青衣公屋中是最多的。

历史[编辑]

长安邨前身属于青衣避风塘和船厂,它的兴建与青衣北桥的兴建是息息相关的。

青衣岛于1970年代被发展,青衣大桥于1974年建成,而邻近青衣大桥的长青邨于1977年入伙。及至1980年代时,当时青衣大桥是唯一的陆路通道连接青衣,而青衣南是工业区,所以有很多重型车辆使用,导致青衣大桥损耗较严重,加上青衣不断兴建公共屋邨,所以当局在1983年于青衣北面进行填海工程,用以兴建青衣北桥,来减轻青衣大桥的负荷。青衣北填海工程把青衣岛与牙鹰洲并合起来,填海区后便建成了长安邨。同时还兴建青安临时房屋区及青发临时房屋区。其后青发临屋区重建成青宏苑,青安临时房屋区清拆后香港房屋委员会与宝灏有限公司联合重建成青逸轩,原属私人参建居屋,但因香港政府暂停出售居屋,青逸轩便改为私人屋苑出租。

蓝巴勒海峡的位置于填海后预留兴建青衣站。上盖兴建了盈翠半岛青衣城,沿海边位置兴建了青衣海滨公园。长安邨与长发邨同时邻近青衣站,而两邨内拥有青衣最大的公共交通总站(长安巴士总站)。所以两邨同样是整个青衣岛上交通最方便的公共屋邨。而长安邨所拥有的楼宇设计类型基本上是集结了整个1980年代经常使用的标准楼宇设计的款式。

屋邨资料[编辑]

楼宇[编辑]

楼宇名称(座号) 楼宇类型 入伙日期 期数
安海楼(第1座) Y3型 1988年2月 一期
安洋楼(第2座)
安江楼(第3座) 1988年1月
安涛楼 (第4座) 新长型(双翼设计,一梯52伙) 1987年12月
安湖楼 (第5座) 新长型(一梯28伙而非26伙) 1988年11月 二期
安潮楼(第6座) Y3型 1989年3月
安泊楼 (第7座)[1]
安湄楼(第8座) 1988年10月
安润楼(第9座) 相连长型第一款
安清楼(第10座)

学校及福利设施[编辑]

长安邨现有两间中学、两间小学及两间幼稚园。

中学[编辑]

小学[编辑]

幼稚园[编辑]

已结束
  • 佛教真如幼稚园(1986年创办)(位于长安邨安江楼地下)
  • 全完堂长安幼稚园(1989年创办)(位于长安邨安泊楼地下)

综合家庭服务中心[编辑]

  • 社会福利署北青衣综合家庭服务中心(位于长安邨安江楼地下123室)

长者邻舍中心[编辑]

长者日间护理中心[编辑]

  • 钟声慈善社蔡裕辉老人日间护理中心(位于长安邨安海楼地下118-123室)

安老院[编辑]

  • 路德会梁季彝夫人(位于长安邨安湄楼地下及1楼)

设施[编辑]

长安邨设有三个篮球场,一个羽毛球场及一个手球场及多个游乐场,并设有两个多层停车场。邨内设有行人天桥通往长安巴士总站长发商场

管理争议[编辑]

2016年9月11日,长安邨业主立案法团召开特别业主大会,动议提早与港深联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及叶氏清洁服务公司续约。新合约每户每月管理费、保安及清洁费将分别加价约3%及6%。有业主不满法团未有公开投标便与管理公司续约;更有在场业主踢爆4年前已过身的母亲竟然“被签署”授权书,授权他人在业主大会投票。最终在大批业主反对下,搁置有关动议。 会上有业主情绪激动,试图冲上台抗议,郤被保安员推倒在地上受伤,法团主席李锦麟随即报警,伤者需由救护员送院治疗。当日不足200人出席业主大会,法团却有1,813位业主签署授权书;有业主指保安员上门收集授权书,斥即使出席的业主全数反对提早续约,票数也不及授权票,阻止不到议程通过。管理公司被业主追问下,承认授权书无需填上身份证号码,只需要填上业主姓名及签名,交回后再由管理公司经核对田土厅纪录便可。业主立案法团主席李锦麟解释“死人授权书”一事,表示“点解死人都有授权书我真系唔知”并指若核实清楚会取消该授权书。最终大会在出席业主的反对声下提出搁置与港深提早续约,举手投票以73票赞成,13票反对通过,清洁公司则获暂续约半年[2]


2016年9月12日 大会翌日,长安邨业主立案法团于各座之大堂张贴了一则声明,试图澄清上述丑闻。该通告大致内容为所有授权书均有业主的姓名和签名,以及指苹果日报之报导为失实指控。而通告亦表示法团将公布事件的真相,但截至10月1 日,“事件真相”仍未被公布;而声明未能解释有关“死人授权书”、“种票”以及授权书无需填上身份证号码之问题,故未能释除其他业主疑虑。

2016年9月20日 及后有热心业主于同年9月20日在Facebook成立了一个名为“长安邨反贪反授权关注组”的专页,盼令长安邨居民更加留意此事件和关心该屋邨的管理问题。

2016年9月28日 业主立案法团与管理公司于9月28日特别召开了闭门会议,商讨有关9月11日业主大会及日后管理公司招标之事宜。该晚业主发现法团于2016年初修改了议事规则,容许会议旁听人数由6人改为3人;而且旁听者不能在会上发言及查阅会议文件,又不容许旁听者在内作出任何形式之纪录包括拍照录音及录影等。 当晚有数十名小业主在法团会址外聚集,要求法团解释9月11日之丑闻以及表达对法团、管理公司和清洁公司服务的不满。又有业主表示正寻求方法解散现有法团并进行重选,以保障所有业主的利益。会议完结后法团委员刘碧坚(民主党成员,2004-2007年葵青区议员)步出会场外对聚集的业主破口大骂,随即被人群包围,其后在保安员护送下离开。事后业主对刘碧坚的态度表示极度不满。

2016年10月9日 当时关注组仍未整合分为‘安江互助委员会’ ‘守望长安’ 及Facebook ‘长安反贪反授权关注组’,‘守望长安’,来自三个组织o既义工摆街站收集邨民签名同时呼吁邨民关心管理公司, 清洁服务公司续约及保安员收集授权票问题,当时派发的传单对法团有以下要求 1)必须公开招标各服务合约,而不是不招标直接续约。 2)须咨询业主条款内容、入标资格和审核评分准则。 3)于召开业主大会前,公开所有收到的投标书。 4)严禁保安员及清洁工人收集‘授权书’

2016年10月12日 于2016年10月9日 收集签名后,‘安江互助委员会’及 ‘守望长安’就著三份标书之公开招标事谊,递交请愿信与房署及长安邨业主立案法团。

2016年10月13日 是日为法团管理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其中包括邨民非常关心之升降机招标事宜及800万地底公共喉管工程汇报,关注组有3名成员经过重重难关,成功中签入内旁听会议。但由于法团会址外聚集大量热心邨民施加压力下,李锦麟主席最终刹停会议,主席同意于10月18日召开由 ‘关注组’ ‘管理公司’ ‘法团’参与的三方会议,以便收集街坊意见。

2016年10月18日 三方会议正式展开,同时会议直播到facebook 上供各邨民观看。于会上主席及管理公司有以下主要承诺: 1)同意‘保安服务’ ‘清洁服务’ ‘升降机保养’三项服务需要公开招标,而并非以往直接于业主大会以授权票通过续约 2)同意就‘保安服务’ ‘清洁服务’ ‘升降机保养’三项服务之标书条款细则与关注组成员开会。 3)同意交出安海安洋更换地底水喉(800万)工程之磡察报告, 以及相关标书 4)同意让街坊加入审标及见标,及贴出标书结果

2016年10月27日 房署知悉居民关注邨内事务,作出书面回复,并表示如以业主整体利益为依归,适当地使用其投票权。

2016年11月1日 由于关注组等候个多星期仍未得到管理处及法团管委会就有关承诺之确实回复,经过多次追问有关下次三方会议日期,法团一方表示未有共识,而有关提取文件一事,管理处表示需要法团管委会同意后方可转交关注组,可惜关注组至今仍未收到任何文件。管理处及法团管委会并无与关注组沟通之意,视邨民意见如无物。

2016年11月5日 有街坊自发到管业处查阅有关标书内容,过程及手续非常烦覆,入纸申请居然需时长达一小时之久,之后需要业主再填上保密声明,由于要求查阅人数众多,而管业处只准备五份标书给业主查阅,只能容许五位业主进入可容纳十多人的房间查阅。期间,有业主对管业处的安排感到非常不满,并拒绝继续查阅标书及撕毁保密声明表达抗议及离场。 而场外有上年纪的街坊向我们表示,由于学历问题根本看不懂标书,但管业处设下不公平规则,只能容许业主本人亲身查阅,不能以授权书授权亲人代为查阅。同时我们义工抓紧机会向管业处副经理刘先生追问,为何10月18日会议的承诺全都不能兑现,刘先生称10月18日并非正式会议,所有承诺都需要再经过管委会通过。

2016年11月8日 业主们约好长安邨管业处巫建强经理于下午二时半会面,而巫经理以开会为由多次推下属出黎挡箭,命令严生登记所有业主资料方可会面,最后管理处又一次报警求助,警察列作纠纷处理,最后在警方介入下,管理处才让两名业主与巫建强经理会面。另一边箱巫建强先生为自己物业溱柏就出心出力要求管理公司量入为出云云,熟读344为自己屋苑争取权益,于自己屋苑派发业主通讯,相反禁止长安邨业主派发业主通讯,有剥削小业主权益之嫌!

https://www.facebook.com/king.tsang1/videos/10154636563564801/

2016年11月14日 关注组义工派业主通讯呼吁街坊于11月16日到天桥平台开街坊大会,于安湄楼派业主通讯时,管理公司竟然报警,而管理公司亦不清楚公契内有何条款禁止业主在公用空间派住户间的通讯。最后警察并无检控任何人士,管理公司再一次浪费警力。

2016年11月16日 关注组举行街坊大会,于大会上关注组分享连日来管理处及法团如何留难小业主,管理处及法团透明度之低令人难以监察,于会上关注组亦分析833万换地底喉工程如何不合理,升降机保养公司即使其保养之升降机不停坏机仍可得到法团发放奖金,会上大量业主表示不满现届法团,表示要推翻法团。关注组亦答应邨民,将会推动更换法团之程序。由于关注组并非注册团体,不可租场地开大会,而我们认为罗竞成作为当区区议员有需要协助街坊,他亦应允协助关注组租场。

2016年11月18日 法团委员刘碧坚先生有份注册社团 ‘长安民生协进会’借助保安员派发传单,指责关注组义工制造事端。其单张更指长安邨财政稳健,账目仍有3千多万,由各大堂张贴之2016-2017年第二季度收支报告所示,截至9月30日三个户口( 包括:大厦维修保养基金,维修保养基金,一般储备基金),总共存有大概2700万。而关注组一直强调政府注资入大厦维修保养基金由一亿变成只有400 万(找数后),何以同年入伙少长安邨一座的太和邨大厦维修保养基金之一亿又未曾使用 !? 何以见得财政稳建?


2016年11月21日 反贪反授权关注组经FACEBOOK网民投票,以最多票数胜出,最终定名为‘长安后浪’ https://m.facebook.com/questions.php?question_id=1805712846319001

交通[编辑]

长安巴士总站是青衣一个主要的交通枢纽,不同路线的巴士把青衣居民带到香港不同的地方,如旺角沙田蓝田天后

资料来源[编辑]

  1. ^ 一梯32伙而非24伙,翼尾为㓥一及二人单位属后期改建,主要用作编配给受葵兴邨重建影响的居民。
  2. ^ 居民过身疑被授权 长安邨种死人票 业主不满 阻法团与管理公司续约. 苹果日报. 2016-09-12.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