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昭僖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韩昭侯
概要
姓名 韩武
谥号 昭釐侯、昭僖侯
陵墓 不明
政权 韩国
在世 ?—前333年
在位 前362年—前333年
年号

韩昭釐侯(?-前333年),名[1]。前362年─前333年在位。战国时代韩国的第六任君主。韩共侯韩若山之子。又称为韩昭侯或者韩釐侯韩昭僖侯[2]共侯十二年(前363年)薨,由其子昭釐侯即位。

生平[编辑]

重用申不害[编辑]

韩昭釐侯十年(前353年),派军队攻击周朝,占领了陵观、廪丘等两个村落。二年后,一位小官申不害法家学说,向昭釐侯推荐自己,昭釐侯任命申不害为丞相。自从申不害任相的前后十五年间(前351年─前337年),内政进行改革,外交觅取和平,也让韩国跃升为一等强国。有一次,申不害推荐他的堂兄任官,韩昭釐侯拒绝,申不害很不高兴。昭釐侯说:“我在你这里学到了治国的法则,现在,我是要接受你的请托,而破坏你所定的法则吗?还是遵守你所定的法则,而拒绝你的请托呢?你曾教我,严格的执行赏罚,用人一定要依照顺序。而你却私相授受。你说,你要我听你哪一种话?”申不害汗流浃背,请罪说:“你才是我所盼望的真正君主。”[2]

申不害所主张的任人原则,是“因任授官,循名责实”,而韩昭侯不因申不害有功于国,反而牢记申不害所传授的治国之“术”,因此韩国得以富强。

堂豁公劝谏[3][编辑]

虽然韩昭釐侯是懂得利用人才的君主,可是很少注意自己所说的内容,导致在无意间把一些重大的机密泄露出去,使跟大臣们所决定的计划不能实施。因此朝野的大臣都很伤脑筋,都不敢直接告诉韩昭釐侯。直到某一天,自称名叫堂豁公(堂陼公)的人,亲自与韩昭釐候说:“如果这里有一个以玉做的酒器,是价值千金,却它的中间是空的,且没有底子,它是否能盛水?”于是韩昭釐侯回答:“那是不能的。”堂豁公又问:“如果有一个瓦罐子,虽然很不值钱,但它不会漏接,问你,它是否能盛酒?”韩昭侯就回答:“能。”这时,堂豁公趁著机会,就接着说:“这就是了。一个瓦罐子,虽然没有值多少文钱,以及非常卑贱,但是因为它不会漏接,却能来装酒;反而一个以玉做的酒器,尽管它十分贵重,但由于它空而无底,因此连水都不能装,更不用说人们会将可口的饮料倒进里面去。人也是一样,作为一个地位至尊及举止至重的君主,如果经常泄露臣子商讨有关国家机密的话,那么他有如一个没有底的玉器。即使是再有才干的人,如果他的机密,也会在某天被泄露出去,那他的计划根本是化为泡沫,因此就不能施展他的才干和谋略。”同时韩昭釐侯才真正地了解,他连续地点头说:“你说的对!你说的对!”从堂豁公来劝谏以后,在韩昭釐侯要采取重要措施时,大臣们在一起密谋策划的计划、方案,韩昭釐侯都会小心对待,甚至连晚上睡觉都是独自一人,因为他担心自己在熟睡中所说的梦话,把计划和策略泄露给别人听见,防止误了国家大事。

祝贺秦孝公[编辑]

昭釐侯二十年(前343年),周显王秦孝公为西方列国盟约长,那时韩昭釐侯祝贺秦孝公,秦孝公命公子少官率军会各国君主,前往逢泽(今河南荥阳稍北),朝觐周显王。

高门之论[编辑]

昭釐侯二十六年(前337年)丞相申不害去世。三年后,兴建一座高门,楚国大夫屈宜臼对昭釐侯说:“我认为你绝不可能走出这个门,为什么?因为不是时候。不是时候的意义,不是指日子时辰不对。人生在世,有时顺利、有时倒楣。从前,你曾顺利过,却没有兴建高门。去年,秦国占领宜阳(今河南宜阳西方),韩国大旱,你不厉行节约,体恤民困,反而豪华奢侈,好像国强民富一样,这是亡国的措施。所以,不是时候。”翌年,高门完工,昭釐侯去世,由其子韩威侯即位。

轶事[编辑]

赏罚之论[编辑]

昭釐侯有条破裤子,他吩咐收藏保管。侍从人员说:“领袖可是吝啬得很,不把它赏给服侍左右的人,却把它收藏起来。”昭釐侯说:“英明的君主珍惜他的皱眉和欢笑。皱眉时必定是不满意某人而皱眉,欢笑时必定是为了嘉许别人而欢笑。一条破裤子跟皱眉和欢笑一样,我要等赏赐给对国家有功的人。”

资料来源[编辑]

  1. ^ 《韩世家》索隐引《纪年》作“郑昭侯武”。
  2. ^ 2.0 2.1 司马迁著,《史记·韩世家》
  3. ^ 陈金安著,《中国寓言故事一
前任:
韩共侯
韩国君主
前362年—前333年
继任:
韩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