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互助客栈/其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互助客栈消息发表 · 方针发表 · 技术发表 · 求助发表 · 条目探讨发表 · 其他 知识问答
快捷方式
WP:VPM
Breezeicons-apps-48-braindump.svg

本页讨论与维基百科有关的话题,但不包括新闻方针技术求助条目繁简处理

  • 如果您需要就具体条目应当如何编辑才符合中立性原则寻求社区共识,请前往条目探讨留言。
  • 请在主题栏简明扼要地写出问题主旨不要使用如“新问题”等无意义的文字。
  • 请勿公开姓名、地理位置、电话、电子邮箱地址等联系资料。我们通常只在此页回应,并不利用电子邮箱或电话等私下回应。
  • 无关维基百科项目的问题,请往知识问答相关页面询问。

请注重礼仪及遵守方针与指引,一般问题请至互助客栈/其他知识问答提出,留言后请务必签名(点击 Signature button from WikiEditor extension.svg )。


发表前请先搜索存档,参考旧讨论中的内容可节省您的时间。
公告板
# 话题 发言 参与 最新发言 最后更新(UTC+8)
1 什么是破坏? 103 28 3ATENUW1 2018-04-19 10:12
2 对中文维基百科2017年人事投票的统计分析 63 16 Mys 721tx 2018-04-22 23:29
3 请求User:Techyan解释其撤销Galaxyharrylion6个月封禁的程序 38 21 MCC214 2018-04-23 14:32
4 屡劝不听,坚持违反傀儡政策绕过永封编辑和扰乱中文维基百科的持续出没的破坏者SiuMai 21 7 MCC214 2018-04-17 18:48
5 有关Wikipedia:IRC聊天频道/IRC直接载入外部网页的问题 15 7 Xiplus 2018-04-17 12:26
6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89 25 John doe 120 2018-04-24 21:22
7 历次里程碑条目的计算方式 6 5 Cwek 2018-04-16 09:42
8 有关日前在元维基进行的核查 19 9 Shugochara13456 2018-04-16 17:40
9 顶部庆祝横额 8 5 Kerolf666 2018-04-20 22:22
10 关于元维基的CU问题 15 12 Davidzdh 2018-04-17 09:19
11 艺人本名应否显示在条目上 15 11 YFdyh000 2018-04-23 11:25
12 有关百万条目标志 13 9 CopperSulfate 2018-04-20 17:38
13 我询问林高志照片上问题有何不妥,为何引来中文维基百科管理员注意,并要求我检讨? 22 6 Kai3952 2018-04-19 05:46
14 对高龄维基人优待? 28 14 Inufuusen 2018-04-23 13:47
15 繁简破坏之问题 7 6 Yinweichen 2018-04-23 07:54
16 直播编维基百科并收赞助算不算有偿编辑? 4 3 Erquanmen 2018-04-21 20:43
17 关于导航模板染色问题 1 1 Joshua Zhan 2018-04-22 03:49
18 慈中维基编译工作坊活动报备 1 1 NHC 2018-04-22 13:38
19 动漫的登场人物毫无一个是不重要的 5 5 Reke 2018-04-23 19:07

什么是破坏?[编辑]

  • 明知条目缺关注度,但阻挠提报,如删除关注度模板、删除提报页面的记录、在存废讨论发表对人不对事的意见、将提报人禁封等。为什么要做出种种?因为破坏者找不到任何合理保留条目的理由,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将提报人禁声。这些破坏者包括普通用户,亦有所谓的巡查员及回退员,但最恐怖的是他们当中不乏管理员,而且亦有很多管理员袖手旁观,似乎是默许他们的行为。--14.0.153.202留言) 2018年3月1日 (四) 08:06 (UTC)
  • SiuMai,你的提删本来没有问题,但你自己的贡献却表示“此使用者目前已被封锁。 以下为最近的封锁纪录以供参考:2015年11月25日 (三) 06:54 T.A Shirakawa管(对话 | 贡献) 已封锁 SiuMai(对话 | 贡献) 期限为 无限期 (停用账号建立) (游戏维基规则:严重阻碍维基百科的正常运作,未与他人妥善沟通并坚持自己的看法,擅自解读方针并且游戏维基百科,违反开放性决议因此永久封禁。) ”,你的IP编辑实在太明显了,基本上可凭维基百科:持续出没的破坏者/User:SiuMai的编辑倾向鸭子 一望而知(以确认为傀儡或真人傀儡:SiuMai/blocked proxy:SIUmai/blocked proxy/blocked proxy:User:SiuMai所使用的代理服务器/确认为傀儡或真人傀儡:Wikipedia:持续出没的破坏者/User:SiuMai use proxy/确认为傀儡或真人傀儡:Wikipedia:持续出没的破坏者/User:SiuMai use proxy & WP:NPA, WP:CIV/blocked proxy:确认为傀儡或真人傀儡 SIUMAI/确认为傀儡或真人傀儡:Siumai blocked proxy)为由封禁),如果你认为T.A白河的决定不合理,请在UT:SiuMai挂申诉模板如下:
{{封禁申訴|你的理由}}
  • 又或经e-mail向管理员申诉。SiuMai,你知道什么叫以傀儡IP绕过永封呢?真的想继续进行维护提删,就用回User_talk:SiuMai作封禁申诉!我们亦有傀儡政策,别再违反!
  • 实际上,T.A Shirakawa(T.A白河)并没有封锁你的讨论页[1](停用账号建立)只是不容许你使用SiuMai所在的IP建立账户,T.A白河并没有禁止你用自己讨论页申诉!(如被封禁用户认为封禁并不合理或有所疑问,可要求管理员或社群对封禁作出复核。如要提出复核,请把封禁申诉连同对封禁决定的疑问或要求复审的理由(详细请参照模板的使用说明)置于自己用户讨论页顶并于页中展开讨论。模板会把用户分入Category:封禁申诉中让其他用户得悉。)。以上。
  • 进行维护提删不是不可以,而是你用了鸭子 一望而知的傀儡IP(经维基百科:持续出没的破坏者/User:SiuMai的编辑倾向得知),真的,本人,其他用户和管理员是希望你用User_talk:SiuMai作封禁申诉的[2](有管理员提到“在封禁他的傀儡IP时曾呼吁他使用主账号申诉、即便如他所说封禁存在巨大争议亦应按正常程序提出申诉由其他管理员加以检视。然而他并未如此作,又多次对用户人身攻击,并以提删成功率达百分之百、忽略所有规则为由不断绕过封禁,恐怕阻碍他正常编辑的是他自身,这是挺令人遗憾的。”) [3][4],以上。--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08:59 (UTC)
  • “未与他人妥善沟通”只是禁封的籍口,真正玩弄维基指引的是那位皇民。申诉其实早已送出,申诉理由不再在这里尽录,只是管理员都官官相卫,没有人有勇气指正这个小人。--14.0.227.253留言) 2018年3月1日 (四) 09:11 (UTC)
  • [5](已是二年前的申诉,或许适用当时之情势予以机会;唯今情况大有转变,如他一直使用IP等绕过封禁,近期有人身攻击等,当年之信依然作今日之申诉,应是不合适的。)(By Manchiu)。--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09:14 (UTC)
  • 本人都会挂关注度模板和作提报,没有其他人阻止其实真正的原因乃你不重视傀儡政策不要人身攻击文明方针。--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09:23 (UTC)
  • 问题源于不合理的禁封(基本上是莫须有),之后发生的事情不能完全怪罪于被禁封的人,请参考维基百科:错告与诬告#寻求平反和一般的争论不同。--187.45.179.165留言) 2018年3月1日 (四) 09:27 (UTC)
  • 但是Wikipedia:错告与诬告#寻求平反和一般的争论不同亦写着“此外,被不当惩罚的用户即使最终洗清了自己的冤屈,也不应该把这当作是个人的胜利。毕竟洗清了自己的冤屈,并不代表和指控者的冲突就不再存在。成功洗冤以后,最好的做法还是尽快回到为维基百科条目作贡献的轨道上,以向其他用户更好地证明你的确是被人冤枉了。(前提是永封解除)”--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10:30 (UTC)
  • 你的永封一日维持着,一日都不可以用傀儡IP绕过永封!--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09:38 (UTC)
  • ManchiuSiuMai在弄什么?--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09:31 (UTC)
  • User:MCC214您的意思是?千村狐兔留言) 2018年3月1日 (四) 09:50 (UTC)
  • 看上面和下面的内容。--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09:53 (UTC)
  • 除非那位皇民诚心道歉及辞任管理员,否则继续使用IP亦无不可。--187.45.179.164留言) 2018年3月1日 (四) 09:39 (UTC)
  • Manchiu,我不知道他与永封他的T.A白河积了什么怨(见上)。--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09:59 (UTC)
  • 建议进行申诉,解决他口中这个“莫须有”、“不合理”的禁封。我个人希望SiuMai接受这建议。千村狐兔留言) 2018年3月1日 (四) 10:08 (UTC)
    • @Manchiu:,那尊敬的freshB.,吃螃蟹第一人,不如你也试试处理这坨老账如何?——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3月1日 (四) 11:53 (UTC)
      • @Cwek:,我说过啦,几年前的申诉与现时情况大不相同,他要重新申诉,处理旧的申诉,没意思。他没有邮件设定,无法和他商量。--千村狐兔留言) 2018年3月7日 (三) 16:27 (UTC)
  • Manchiu,如果看“明知条目缺关注度,但阻挠提报,如删除关注度模板、删除提报页面的记录、在存废讨论发表对人不对事的意见、将提报人禁封等。为什么要做出种种?因为破坏者找不到任何合理保留条目的理由,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将提报人禁声。这些破坏者包括普通用户,亦有所谓的巡查员及回退员,但最恐怖的是他们当中不乏管理员,而且亦有很多管理员袖手旁观,似乎是默许他们的行为。”““未与他人妥善沟通”只是禁封的籍口,真正玩弄维基指引的是那位皇民。申诉其实早已送出,申诉理由不再在这里尽录,只是管理员都官官相卫,没有人有勇气指正这个小人。”“问题源于不合理的禁封(基本上是莫须有),之后发生的事情不能完全怪罪于被禁封的人,请参考维基百科:错告与诬告#寻求平反和一般的争论不同。”“除非那位皇民诚心道歉及辞任管理员,否则继续使用IP亦无不可。”,你会发现他多次指T.A白河为“皇民”,我不知道他与永封他的T.A白河积了什么怨。--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10:14 (UTC)
  • Walter GrassrootSanmosaCwek,请参与其中。--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1日 (四) 10:17 (UTC)
  • @MCC214:“白河”是日本太上天皇的院号,可指平安时代的白河院或平安时代与镰仓时代之间的后白河院,可见“皇民”一词有借代之义;又因此词本来之贬义,可视为人身攻击。— 2018年3月1日 (四) 11:44 (UTC)
    • 好像Antigng和一些管理员说过,SM是有发unblock的,只是没人去理他。——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3月1日 (四) 11:51 (UTC)
      • 就是没人受理,可能是使用了结构式讨论的结果吧。— 2018年3月1日 (四) 12:34 (UTC)
  • 我认为,一切阻止网站发展的行为都被称作破坏和扰乱,但一切行为都可被原谅,只要破坏者或者扰乱者认识到自己对网站的行为是不利的而且保证不再作出此类行为。——꧁༺星耀晨曦༻꧂留言) 2018年3月1日 (四) 11:57 (UTC)
  • 其实我在烧卖君的用户贡献页看到一大堆(-3,639)都近乎眼花了,烧卖君最近的三百多个编辑都是大量更改条目为重定向,又难怪被视为破坏了。其实如果烧卖君以加入来源及改写来源代替提关注度、提删和更改条目为重定向为维持维基百科的条目质量的方法的话,或许就不会被视为破坏者了。— 2018年3月1日 (四) 12:34 (UTC)
  • 希望烧卖君记住WP:不要拆除仍在建造的房子WP:帮忙他人构筑仍在建造的房子两篇论述所言:

以上感言,还望烧卖君铭记。— 2018年3月1日 (四) 12:40 (UTC)

略略翻查了SiuMai的贡献和其傀儡IP的编辑,印象中SiuMai在未被T.A Shirakawa永封之前,鲜有人身攻击其他用户的举措,可以说,SiuMai的人身攻击在被T.A Shirakawa永封之后才出现的,至于为何SiuMai会和T.A Shirakawa积怨,可能是因为T.A Shirakawa是日本名字,而其是日本公路编辑者,SiuMai却针对日本与台湾公路设施条目,还有ACG作品内人事物的独立条目等可能容易不满足关注度要求的条目,可以说,SiuMaiT.A Shirakawa可以以“仇敌”来形容,再者SiuMai又称“执行跟Jimmy达成的共识”[17](事实上亦获当事人Jimmy和其他管理员证实(见User_talk:T.A_Shirakawa/存档10#给您的烧卖!)),却被T.A Shirakawa以“多年来未与他人妥善沟通,擅自解读方针并且游戏维基百科,违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开放性决议,因此视为扰乱者”被永封(见Wikipedia:当前的破坏/存档/2015年12月#SiuMai(讨论_·_贡献_·_封禁日志))(而永封理由为“游戏维基规则:严重阻碍维基百科的正常运作,未与他人妥善沟通并坚持自己的看法,擅自解读方针并且游戏维基百科,违反开放性决议因此永久封禁。”,由此,本人认为T.A Shirakawa永封SiuMai的做法是有商榷之处,如果要SiuMai再作申诉,可能真的要如SiuMai的傀儡IP所言“除非那位皇民诚心道歉及辞任管理员”了。--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5日 (一) 06:38 (UTC)
Mewaqua,一,不能确定IP地址幕后用户是谁,无法讨论。二,很难定性上述的为骚扰和跟尾。--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6日 (二) 07:07 (UTC)
那几个IP就是WP:SiuMai,喜欢提删条目的长期破坏者只有他。但中文维基在处理违反行动规则的编辑者方面仍有不足,不知道条目贡献不是免死牌。--Lanwi1(留言) 2018年3月8日 (四) 03:37 (UTC)
关注度指引在中文维基都实施几多年了,很遗憾到今时今日还有人将提删与破坏划上等号,而且发表这言论的居然是个管理员。--177.234.155.116留言) 2018年3月8日 (四) 05:28 (UTC)
WP:SiuMai又来了,绕过封禁提删是违规行为,若想提删请先提出解封主账号请求。你以为管理员有特权啊?--Lanwi1(留言) 2018年3月8日 (四) 06:39 (UTC)
Lanwi1SiuMai绕过永封的原因如下:
““未与他人妥善沟通”只是禁封的籍口,真正玩弄维基指引的是那位皇民。申诉其实早已送出,申诉理由不再在这里尽录,只是管理员都官官相卫,没有人有勇气指正这个小人。”
“问题源于不合理的禁封(基本上是莫须有),之后发生的事情不能完全怪罪于被禁封的人,请参考维基百科:错告与诬告#寻求平反和一般的争论不同。”
除非那位皇民诚心道歉及辞任管理员,否则继续使用IP亦无不可。

第三个原因为SiuMai绕过永封的最主要原因,以上。--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8日 (四) 07:08 (UTC)

WP:SiuMai违反Wikipedia:不要为阐释观点而扰乱维基百科了。--Lanwi1(留言) 2018年3月8日 (四) 07:13 (UTC)
Lanwi1,一,提删本身不等同破坏,和应就条目而论,对事(条目)不对人,二,你肯定User:Yhinz17#RiceRice(SiuMai)骚扰纪录所说的203.189.174.3、219.77.66.234及218.103.151.213是SiuMai?三,SiuMai曾称“执行跟Jimmy达成的共识”[18](事实上亦获当事人Jimmy和其他管理员证实(见User_talk:T.A_Shirakawa/存档10#给您的烧卖!)),你如何看待这问题?--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8日 (四) 07:22 (UTC)
非当事人的我则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认为WP:SiuMai钻了中文维基不禁止IP提删这个漏洞。--Lanwi1(留言) 2018年3月8日 (四) 07:45 (UTC)
中文维基不禁止IP提删??--M.Chan 2018年3月8日 (四) 08:15 (UTC)
指不禁止IP挂{{Notability}}。--Lanwi1(留言) 2018年3月8日 (四) 08:20 (UTC)
小跃Thomas.LuB dashStevenK234TimChen(因为[19]),北极企鹅观赏团Billytanghh(因为[20]),Antigng胡萝卜(因为[21]),Altt311WQLAndyAndyAndyAlbert1233(因为[22][23]),Innocentius(因为[24][25]),Wpcpey(因为[26]),屈原虫瑞丽江的河水(因为[27])等其他用户,请参与此事。--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8日 (四) 08:32 (UTC)
Banned proxys.svg
您正在使用的IP地址被判定用于代理工具,因此这一IP已经被封禁。

为防止破坏,维基媒体基金会禁止使用部分代理工具来编辑维基百科

为什么?

您当前访问维基百科使用的IP被我们判定为代理(包括突破网络审查)工具所使用的IP。因代理工具可以隐藏用户的真实IP,使破坏者可以以人工或程序对维基百科进行破坏,故禁止使用公共代理工具进行编辑。

怎么办?

  • 直接访问维基百科,不经过代理服务。
  • 如果您在中国大陆而须使用代理服务器,建议您优先参照使用说明:如何访问维基百科中“Hosts文件”一节的方法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在正确配置后,即使关闭代理服务器您也可以访问维基百科。若此方法无效,您可以再考虑点击这一链接申请维基百科的“IP封禁例外”权限。带有此权限的用户可以在使用代理的情况下访问维基百科。
  • 如果您相信自己并未运行或使用代理,那很可能是因为上一个从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分配到此IP地址的用户运行了代理。那么请在您的讨论页使用{{unblock}}模板申请解除封禁。极少数情况下,您的网络设备或服务提供商可能未进行正确配置,或已被恶意软件(如病毒)入侵。
  • 如果您没有任何其他方式来编辑维基百科,或有特殊需要,请您申请IP封禁例外
  • 您如果无法自行解决问题,可至IRC聊天频道或QQ群(群号170258339)寻求其他编者的帮助。


--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3月9日 (五) 09:47 (UTC)

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直接把SiuMai本人(不是用户页)在三维空间内删走。[开玩笑的]至于除了这个方法以外的方法,则恕本人完全想不到,而过滤器会使很多无辜的维基人中枪。— 2018年3月19日 (一) 10:46 (UTC)

对中文维基百科2017年人事投票的统计分析[编辑]

作者:Mys 721tx, Philip Tzou.

  • 希望通过此次分析判断2017年人事投票与WMC成员身份的相关性。
  • 本报告有指向GitHub的外部链接,请在访问前复核Github隐私声明以了解第三方服务可能收集的信息。
  • 目前数据版本为:1600965

结论概述(太长不看版)[编辑]

  1. WMC成员投票行为与非WMC成员投票行为不同。
  2. WMC成员投票行为与非WMC成员简体中文用户投票行为不同。
  3. WMC不代表所有简体中文用户。
  4. WMC所谓的推广在2017年没有对编辑数量或社群讨论产生统计上显著的改善。

方法[编辑]

图1. 图1中,每一个蓝点为非WMC成员用户,每一个绿点为WMC成员用户。PC1与PC2两轴分别为主成分1和主成分2。在HTML版本中,可以将鼠标移至一个圆点上方,会显示用户的名称。为了减少重叠,HTML版本在各点坐标上加入了随机抖动。
图2 蓝色为真实投票数据,绿色为纯随机投票数据的主成分分析。
  • 采样:PhiLiP使用半自动脚本对2017年的所有人事投票中的支持/反对票进行了采样,并使用了WMC成员列表对用户特征进行了标记(成员/非成员)。采样获取到的原始数据储存于WMCvotes.xlsx
  • 特征选择:Mys 721tx编写了extract_data.py脚本。以在2017年任何一次人事投票中投过有效支持或反对票的用户为一个数据点,每次投票作为一个特征。支持票编码为1,反对票编码为-1。没有数据的特征编码为0。因更名或签名变化计多个用户的投票被手工修正。
  • 主成分分析Mys 721tx编写了pca.py脚本,使用sklearn库提供的PCA主成分分析函数,将整理后的原始数据投影至二维平面并绘制出例图。
  • 随机假设模拟:图2中,维持蓝点数据不变,以离散型均匀分布模拟绿点数据,(即模拟用户完全随机投票)。
  • 逻辑回归分析Mys 721tx编写了logistic_regression.R脚本,使用rms库的lrm函数建立逻辑回归模型分析了主成分1和主成分2对成为WMC成员的似然比的影响。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

 lrm(formula = Membership ~ PC1 + PC2, data = sample)

                       Model Likelihood     Discrimination    Rank Discrim.
                          Ratio Test           Indexes           Indexes
 Obs           217    LR chi2     107.22    R2       0.594    C       0.921
  FALSE        168    d.f.             2    g        2.983    Dxy     0.842
  TRUE          49    Pr(> chi2) <0.0001    gr      19.748    gamma   0.847
 max |deriv| 6e-09                          gp       0.292    tau-a   0.296
                                            Brier    0.091

           Coef    S.E.   Wald Z Pr(>|Z|)
 Intercept -2.1940 0.3173 -6.91  <0.0001
 PC1        1.2003 0.2785  4.31  <0.0001
 PC2       -3.8178 0.6620 -5.77  <0.0001

讨论与结论[编辑]

  • 讨论:主成分分析通过计算原空间中方差最大的方向在低维度表现原有特征。主成分1与主成分2是原空间中方差最大的两个方向。从图1中可见,绿点子集在分布上与蓝点子集存在较大差异,蓝点子集较均匀地分布在所有象限,而绿点子集较为集中分布于第四象限,在主成分空间中占据较小的面积(即特征较为接近)。从图2中可见,蓝点子集和绿点子集的分布较为类似,都较为均匀地分布在所有象限。逻辑回归模型解释了59.2%的方差。模型截距及两系数在统计上显著不同于0。在主成分1与主成分2为0时,成为WMC成员的概率为0.100()。主成分1每增加一单位,成为WMC成员的似然比是增加前的3.321倍()。主成分2每减少一单位,成为WMC成员的似然比是减少前的45.50倍()。因此在第四象限的用户相比其他用户更可能为WMC成员。
  • 结论:WMC成员在人事投票中,较少体现随机的特征,且相对于其他用户,投票特征较为接近。投票行为与WMC成员身份显著相关。

本分析的所有数据、代码均在Github开源。

以上。--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3月24日 (六) 20:56 (UTC)
以上。-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4日 (六) 21:19 (UTC)

结论:菲菇和Mys 721tx在造谣。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10:36 (UTC)

讨论分段一[编辑]

  • 请注意利益冲突。(如果是非内地用户进行的话,我反倒没这个疑虑,幸好我不在任何一个用户组里)— 2018年3月25日 (日) 01:45 (UTC)
    主成分分析属于非监督式学习,用于挖掘无标签数据的内在结构。欢迎按照报告所描述方法重复实验。-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02:16 (UTC)
    @Sanmosa:"不用户组里"不是"幸好",而是遗憾。阁下可以考虑加入用户组,这样更加方便交流,对于推广维基百科很有帮助,WMC自从成立之后,便吸引了很多中国大陆的维基百科爱好者,在推广维基百科方面很有成效。--120.79.141.5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08:55 (UTC)
    啊,我不是内地维基人。— 2018年3月27日 (二) 09:08 (UTC)
    香港维基媒体用户组的,春卷柯南君为这个用户组做了很大的贡献。--120.79.141.5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09:33 (UTC)
  • (?)疑问,“投票行为与WMC成员身份显著相关”,这是在哪个置信水平上得出的结论?--Antigng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01:46 (UTC)
    。-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02:01 (UTC)
  • 为什么图上User:B dashUser:N-C16是两个点?打回去重改。--Antigng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02:34 (UTC)
    已在6611a90中更新。对原有结论没有影响。-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02:58 (UTC)
    d531a3e中进一步整理了数据。对原有结论无影响。-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15:15 (UTC)
    ce68bb7中进一步整理了数据。对原有结论没有影响。-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18:37 (UTC)
    1600965中进一步整理了数据。对原有结论没有影响。-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19:01 (UTC)
  • 还有很多问题值得继续研究。首先,地域特征对维基人投票意愿的影响是可能存在的。WMC组中,所有用户均来自中国大陆;非WMC组中,也有来自其它地区的用户。我认为有必要比较一下WMC组的用户和非WMC组的中国大陆用户(为便于操作,如用户没有公开个人信息,可以以使用简体字为准),看看这种投票的相关性是否是由地域因素带来的。第二,WMC组的用户在编辑经验方面和非WMC组可能存在一定的差异。我认为有必要控制一下这个变量。比如,选取编辑数相近的一批用户加以比较。--Antigng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06:48 (UTC)
    • (&)建议:从大陆用户组成立之前与之后的大陆地区地方社群活跃程度对比以及地方社群数量增长情况来看,数年前我们大陆社群线上线下的活动几乎全覆,死气沉沉的景象只存在于以前,以后不会。诸位其实也不必为了大陆社群的成长而着急,完全没必要,大陆维基人踊跃支持和参与大陆社群活动建设我觉得完全正常的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毕竟在大陆推广维基才是中国大陆用户组的主要目的。--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10:06 (UTC)
    按照用户编辑最近一百次非自动编辑编制了simplified_chinese_users.csv。以此数据建立了如下逻辑回归模型: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

 lrm(formula = zh_hans ~ PC1 + PC2, data = sample)

                       Model Likelihood     Discrimination    Rank Discrim.
                          Ratio Test           Indexes           Indexes
 Obs           217    LR chi2      39.90    R2       0.224    C       0.743
  FALSE        102    d.f.             2    g        1.152    Dxy     0.485
  TRUE         115    Pr(> chi2) <0.0001    gr       3.164    gamma   0.488
 max |deriv| 1e-13                          gp       0.232    tau-a   0.243
                                            Brier    0.205

           Coef    S.E.   Wald Z Pr(>|Z|)
 Intercept  0.1667 0.1506  1.11  0.2683
 PC1        0.4324 0.1796  2.41  0.0160
 PC2       -1.4900 0.2911 -5.12  <0.0001
  • 由上可见,截距与PC1系数不显著不同于0。PC2的效应量也小于WMC成员身份模型。PC2显著不等于零应为混淆变量(WMC成员身份)造成。
    若只考虑非WMC成员,则有下列模型: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

 lrm(formula = zh_hans ~ PC1 + PC2, data = sample)

                      Model Likelihood     Discrimination    Rank Discrim.
                         Ratio Test           Indexes           Indexes
 Obs           168    LR chi2      4.21    R2       0.034    C       0.617
  FALSE        102    d.f.            2    g        0.369    Dxy     0.234
  TRUE          66    Pr(> chi2) 0.1220    gr       1.447    gamma   0.236
 max |deriv| 9e-07                         gp       0.084    tau-a   0.112
                                           Brier    0.231

           Coef    S.E.   Wald Z Pr(>|Z|)
 Intercept -0.3334 0.1752 -1.90  0.0570
 PC1        0.0131 0.2129  0.06  0.9509
 PC2       -0.5998 0.3169 -1.89  0.0584
  • 截距与两系数都不显著不同于0。由此可见,在非WMC用户中,投票行为与使用简体中文无显著关联。-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16:10 (UTC)
    编写了count_edit.py后,通过xtools获得了相关用户在2017年的编辑数量edit_counts.csv。由此数据建立了以下三个线性回归模型:
Call:
lm(formula = Total ~ Membership, data = sample)

Residuals:
   Min     1Q Median     3Q    Max
 -3366  -2864  -1664   1022  18839

Coefficients:
               Estimate Std. Error t value Pr(>|t|)
(Intercept)      3370.1      339.3   9.932   <2e-16 ***
MembershipTRUE  -1289.8      714.1  -1.806   0.0723 .
---
Signif. codes:  0 ‘***’ 0.001 ‘**’ 0.01 ‘*’ 0.05 ‘.’ 0.1 ‘ ’ 1

Residual standard error: 4398 on 215 degrees of freedom
Multiple R-squared:  0.01495,   Adjusted R-squared:  0.01037
F-statistic: 3.263 on 1 and 215 DF,  p-value: 0.07227
  • 该模型的截距显著不同于零,控制其他因素后非WMC成员平均2017年编辑量为3370.1次。在控制其他因素后,成为WMC成员会导致2017年编辑量下降1289.8次。该变化统计上并不显著。-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23:23 (UTC)
Call:
lm(formula = Total ~ zh_hans, data = sample)

Residuals:
    Min      1Q  Median      3Q     Max
-3743.8 -2438.6 -1686.8   655.2 18461.2

Coefficients:
            Estimate Std. Error t value Pr(>|t|)
(Intercept)   3747.8      434.3   8.630 1.37e-15 ***
zh_hansTRUE  -1262.2      596.5  -2.116   0.0355 *
---
Signif. codes:  0 ‘***’ 0.001 ‘**’ 0.01 ‘*’ 0.05 ‘.’ 0.1 ‘ ’ 1

Residual standard error: 4386 on 215 degrees of freedom
Multiple R-squared:  0.0204,    Adjusted R-squared:  0.01584
F-statistic: 4.477 on 1 and 215 DF,  p-value: 0.03551
  • 该模型的截距显著不同于零,控制其他因素后非简体中文用户平均2017年编辑量为3747.8次。在控制其他因素后,使用简体中文会导致2017年编辑量下降1262.2次。该变化统计上并不显著。-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23:23 (UTC)
Call:
lm(formula = Total ~ Membership + zh_hans, data = sample)

Residuals:
    Min      1Q  Median      3Q     Max
-3743.8 -2636.8 -1699.5   653.2 18461.2

Coefficients:
               Estimate Std. Error t value Pr(>|t|)
(Intercept)      3747.8      434.5   8.625 1.45e-15 ***
MembershipTRUE   -706.2      827.6  -0.853    0.394
zh_hansTRUE      -961.3      693.3  -1.387    0.167
---
Signif. codes:  0 ‘***’ 0.001 ‘**’ 0.01 ‘*’ 0.05 ‘.’ 0.1 ‘ ’ 1

Residual standard error: 4389 on 214 degrees of freedom
Multiple R-squared:  0.02372,   Adjusted R-squared:  0.0146
F-statistic:   2.6 on 2 and 214 DF,  p-value: 0.07664
  • 该模型的截距显著不同于零,控制其他因素后非简体中文、非WMC成员用户平均2017年编辑量为3747.8次。。在控制其他因素后,使用简体中文会导致2017年编辑量下降961.3次。该变化统计上并不显著。在控制其他因素后,成为WMC成员导致2017年编辑量下降706.2次。该变化统计上并不显著。-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23:23 (UTC)
    上述三个线性模型中,使用简体中文和WMC成员身份两个因子对2017年编辑数量无显著影响。-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6日 (一) 00:11 (UTC)
  • (&)建议:过往那种管理员与普通用户在互助客栈扎堆撕逼与旷日持久的编辑大战现象虽然能有效提高编辑数量,但对于质的提升不大,况且也不可取,在维基百科:方针与指引的流程下虽然繁琐且会导致编辑数量减少,但毕竟这是目前比较实用和可取的方式。--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3月26日 (一) 09:20 (UTC)
    只提取主名字空间编辑后,得到edit_counts_main.csv。重复线性回归分析后得到以下结果:
Call:
lm(formula = Main ~ Membership, data = sample)

Residuals:
    Min      1Q  Median      3Q     Max
-1620.8 -1354.8  -948.9   289.1  9129.2

Coefficients:
               Estimate Std. Error t value Pr(>|t|)
(Intercept)      1620.8      181.4   8.935   <2e-16 ***
MembershipTRUE   -351.0      381.7  -0.919    0.359
---
Signif. codes:  0 ‘***’ 0.001 ‘**’ 0.01 ‘*’ 0.05 ‘.’ 0.1 ‘ ’ 1

Residual standard error: 2351 on 215 degrees of freedom
Multiple R-squared:  0.003916,  Adjusted R-squared:  -0.0007165
F-statistic: 0.8453 on 1 and 215 DF,  p-value: 0.3589
  • 该模型的截距显著不同于零,控制其他因素后非WMC成员用户平均2017年主名字空间编辑为1620.8次。控制其他因素后,成为WMC成员平均降低主名字空间编辑351.0次。该变化统计上不显著。-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6日 (一) 15:10 (UTC)
    只提取Wikipedia名字空间编辑后,得到edit_counts_wikipedia.csv。重复线性回归分析后得到以下结果:
Call:
lm(formula = Wikipedia ~ Membership, data = sample)

Residuals:
   Min     1Q Median     3Q    Max
-664.6 -596.6 -305.3   49.4 7863.4

Coefficients:
               Estimate Std. Error t value Pr(>|t|)
(Intercept)      665.62      83.11   8.009 7.24e-14 ***
MembershipTRUE  -353.27     174.90  -2.020   0.0446 *
---
Signif. codes:  0 ‘***’ 0.001 ‘**’ 0.01 ‘*’ 0.05 ‘.’ 0.1 ‘ ’ 1

Residual standard error: 1077 on 215 degrees of freedom
Multiple R-squared:  0.01862,   Adjusted R-squared:  0.01406
F-statistic:  4.08 on 1 and 215 DF,  p-value: 0.04464
  • 该模型的截距显著不同于零,控制其他因素后非WMC成员用户平均2017年Wikipedia名字空间编辑为665.62次。控制其他因素后,成为WMC成员平均降低Wikipedia名字空间编辑353.27次。该变化统计上不显著。-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6日 (一) 15:10 (UTC)
    由上两模型可得,WMC用户组既未显著提高条目编辑次数,亦未显著降低Wikipedia名字空间编辑次数。-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6日 (一) 15:10 (UTC)
    我真是搞不懂了,怎么有人对我们WMC仇这么大。搞这种统计是毫无意义的。搞了一大堆数据,就是千方百计为了打压大陆社群?真是搞不懂了,同为大陆人,看到WMC成立之后举办了很多聚会,吸引了很多新手,应该为我们WMC感到高兴才是,全维基百科都应该为我们能够有效推广维基百科而感到高兴,相互学习我们的推广经验才是。至于你们所谓的结论"支持票跟WMC相关",这一点其实就是因为我们大陆的管理员很优秀,得到了WMC成员的认可。先是一直在推广维基百科的守望者爱孟被滥权封禁,然后是现在一直在推广维基百科的WMC被打压。果然爱孟说得没错,由于维基百科对一直推广社群的大陆组织进行打压,导致维基百科内立场不平衡,从而出现了很多不中立的内容,连中国政府都看不下去了,才对维基百科进行封锁。一直在推广维基百科的WMC受到百般为难,这样维基百科怎么能够发展呢?--120.79.141.5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08:49 (UTC)
    请参考非WMC用户与投票行为的逻辑回归模型。WMC成员投票行为与非WMC简体中文用户投票行为不同。简而言之,WMC不代表简体中文用户。-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13:59 (UTC)
  • (※)注意:上面的这位IP注意,发表无意义且不负责的言论既挑起社群矛盾无助于任何问题的解决。请问内容中不中立与中国政府何干?我们在大陆推广维基又与所谓的滥权管理员何干?在发展大陆社群又与维基均不均衡何干?另外请IP注意,既然IP阁下发言时简体字请不要混杂繁体字,因为这样很容易导致认错字。--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11:07 (UTC)

分段2:对菲菇和mys 721二人惯例造谣的分析[编辑]

对中文维基百科7102年人事投票的迫真分析 作者:Uozt Pilihp

  • 希望通过此次分析判断7102年人事投票与某一个缩写很奇怪的组织的不相关性。
  • 本报告没有指向getchu的外部链接,请不要在访问前复核Getchu的某种声明

方法[编辑]

  • 采样:因为某个缩写很奇怪的组织没有公布成员名单,Uozt Pilihp只好统计已知的成员了。采样到的原始数据储存于大洋国真理部。
  • 数学方法:因为Uozt Pilihp实在没有某位斯坦福大学“科研人员”般炉火纯青的技术,全文使用Uozt氏半定量曲型回不归不相关分析法,并得到了云南大学博士凡伟的亲自指导、同时使用某新兴宗教相信的“24小时旋转不停的法轮”提供运算支持。(大雾)

Result[编辑]

  • 我们可以看到,WMC的几位已知成员,菲菇、Zhxy519、Kuailong,在已知的几次RFA中动作惊人的一致(已排除取消提名和明显是谢谢参与的提名):
  • Techyan/CU: 菲菇(N) Mys(N)
  • Panzer VI-II/2: Kuailong (N) 菲菇(N)
  • Manchiu/A:菲菇(N) Mys(N) Shizhao(N)
  • Stang/A:未参与
  • Panzer VI-II/1: Kuailong(N) Zhxy 519(N) 菲菇(N)
  • CuSO4:未参与
  • lnno: 未参与
  • 小火车: 未参与
  • 飞贼燕子: Shizhao(N)
  • Richrad,未参与
  • 才女/A: 未参与
  • 白磷,未参与
  • Xiplus 1/2,未参与
  • Clear Sky C:Jimmy Xu(N)
  • 1=0/CU: 范(N)
  • 1=0/A: 未参与
  • Jwong/A: 未参与
  • AT/A: 未参与
  • Ioksen: 未参与

解任:范/2 :Shizhao(N)、Zhxy(N)、Mys(N)

另外颇有趣的一名用户是Mewaque。这位用户有着极为中立的态度、极为严格的标准,在上述选举中除少数两三次外清一色投下反对票,然而却史无前例地在某组织成员范的解任案中投下支持广雅范的票,这实在让人费解。

Discussion[编辑]

由此可见,除开不活跃者,某组织内部的几位成员投票倾向性惊人一致,除了给自己人范站台,其他人的投票要么反对,要么不参与。而且,哪些人被投了反对票,也是一个有待研究的问题。只是可见即便如同Xiplus这样富有争议的投票几位也没参与。这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至少用AGF得不到make sense的结论,出于政治正确,这里我就点到为止好了。 至于这几位阁下有没有“忠实的崇拜者”(姑且如此说吧),我不清楚,这也不是能通过统计搞清楚的。

又及[编辑]

谨以此文献给某斯坦福大学“科研人员”,希望他能早日用他高超的计算机技术入读该校的Degree Program。

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05:35 (UTC)

质疑[编辑]

请问楼上如何用“Uozt氏半定量曲型回不归不相关分析法”得到相关性结论的呢(认真脸)?--140.180.255.78留言) 2018年4月8日 (日) 04:16 (UTC)

除建议阁下学习诉诸人身en:Ad hominem)、不相干的谬论en:Irrelevant conclusion)、无因果关系en:Non sequitur (logic))等条目外,认真学习讨论页指引中对留言顺序的规定。-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06:18 (UTC)
建议上面这句话作为俗语“倒打一耙”的例句。昔年染指逐元祐,今日焚屋作道光。惟愿小鹰不上岛,东风卷进太平洋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06:23 (UTC)
不用跟“他”计较。反正,账号如果是本人,都不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地干出此等无下限的事情。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8年3月25日 (日) 10:32 (UTC)
请停止散布不实信息,本人不是任何用户组的成员。--Kuailong 2018年3月26日 (一) 01:43 (UTC)
谁说WUGC成员列表没有公开的:“中国维基媒体用户组现有成员20名,除维护账户外,在本Wiki拥有一个账户即为中国维基媒体用户组成员”[38]WUGC用户列表。另,本人没有参与也没有意愿参与任何维基线下用户组及分会。对于中国大陆的任何维基用户组织,我的态度和2017年1-2月我所表达的一样:在当前政治环境之下,能同时遵守维基媒体基金会章程和中国大陆法律的维基用户组织无法合理存在。无论是WUGC还是WMC。--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3月26日 (一) 02:05 (UTC)
话说太满容易遭人㨃脸。依我看“WUGC”也就是个埃贝尔。昔年染指逐元祐,今日焚屋作道光。惟愿小鹰不上岛,东风卷进太平洋留言) 2018年3月26日 (一) 02:25 (UTC)
菲菇阁下说得不对,当前我国的政治环境正在逐渐在变好,在WMC的组织下,中国大陆的维基线下活动也成功举办了很多。维基聚会是知识交流性质的活动,并不违反中国法律,在聚会中的新手教学也使新手受益。同时WMC也遵守了WMF的章程。从这个结果来看,WMC已经是合理存在了。WMC的聚会活动也是严格把关,不会出现当年政治敏感人物占海特扰乱维基聚会的现象。占海特这类扰乱我国秩序后就跑到美国去抹黑中国的人才是所谓违反中国法律。--120.79.141.5留言) 2018年3月26日 (一) 03:53 (UTC)
“在本Wiki拥有一个账户即为中国维基媒体用户组成员。”然而稍有常识的都知道,MediaWiki的账户列表在Special名字空间下,而Special名字空间下页面据Robots.txt无法正常抓取。自然,在这个意义上,WUGC的这份名单显然并没有公开给社群,即使其似乎看上去可访。--云间守望 2018年3月27日 (二) 16:50 (UTC)
请向phabricator:请求添加humans.txt。-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16:59 (UTC)
我觉得这话题应该放在互助客栈/技术〔开玩笑的)。—AT 2018年3月26日 (一) 09:24 (UTC)
但是它更像是一门艺术(开玩笑的)。--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3月26日 (一) 09:57 (UTC)
这就是传说中的炼金术啊(开玩笑的,抱歉插个队,下面没地了)。--140.180.255.78留言) 2018年4月8日 (日) 04:07 (UTC)
在我看来是闲得没事干,比如抽到时间开发一个机器人修复HTML错误虽然我已经开始开发了。——꧁༺星耀晨曦༻꧂留言) 2018年3月26日 (一) 16:36 (UTC)
这怎么是闲的没事?对于维基百科社群而言,这是很重要也很严肃的学术分析--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3月27日 (二) 02:47 (UTC)
那这个研究对社群有啥帮助,我看不懂结论。研究“2017年人事投票与WMC成员身份的相关性”或许有用,但我看不出来这个研究和社群有很大的关系。——꧁༺星耀晨曦༻꧂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04:54 (UTC)
  • @Shizhao:其实统计老母鸡下蛋也是很严谨的学术分析的(开玩笑的)。--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11:17 (UTC)
@星耀晨曦君所言甚是,这种所为的“严肃的学术分析”,结果就是搞了一堆别人看不懂的东西,除了挑起社群矛盾之外别无他用。有空应该多想想怎么完善维基百科条目、想想怎么在大陆推广维基百科、让更多的人来参与维基百科的建设才是,而不是在这里搞一些挑拨社群的东西。搞这东西的时间都足够写一个条目或者指导一个新手了。在大陆推广维基百科是要靠做出来的,而不是靠这种在这里摆几个数据。仅仅在这里搞这些当然推广不了维基百科。--120.79.141.5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08:29 (UTC)
若阁下无法理解技术分析,以下为简化版本:WMC成员投票行为与非WMC成员简体中文用户投票行为不同。WMC不代表所有简体中文用户。WMC所谓的推广在2017年没有对编辑数量或社群讨论产生统计上显著的改善。-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14:07 (UTC)
警告这位IP,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攻击他人会被禁封。--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3月27日 (二) 11:17 (UTC)
@Mys_721tx我觉得Mys_721tx这句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因为过往推广的策略基本上是让传授新人编辑技巧,至于编辑什么或社群讨论则全凭个人自由,既然Mys_721tx把问题指出来了,那么理应吸纳Mys_721tx的意见,下一步的任务理应是多多鼓励成员尤其是新人参与条目编辑和参互助客栈的讨论中来。--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3月28日 (三) 01:41 (UTC)
既然阁下认为"编辑什么或社群讨论则全凭个人自由",请解释WMC成员特有的、与其他简体中文用户不同的投票行为。-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9日 (四) 13:56 (UTC)
为什么要过度解读统计数据?“解释WMC成员特有的、与其他简体中文用户不同的投票行为”这在科学上有什么必须要一个解释的理由?为什么不可能是“喜欢投票的用户都去了WMC”?相关不意味着因果,不需要我强调吧。--Antigng留言) 2018年3月29日 (四) 15:18 (UTC)
相关不蕴涵因果,这一统计学里的常识想必阁下也一定非常清楚吧?你若盛开,清风自来留言) 2018年4月22日 (日) 09:44 (UTC)
根据阁下插入留言的位置,建议阁下阅读讨论页指引对留言顺序规定、完整阅读已有讨论与分析、避免重复其他维基人已于一个月前提出的问题。
两变量在统计上相关时不一定有因果关系并不意味着两变量在统计上相关时绝对没有因果关系。下文的分析排除了一些可能的因素。如果阁下认为有其他混杂因子,欢迎提出。-Mys_721tx留言) 2018年4月22日 (日) 15:29 (UTC)
累加投票编码绝对值后:
Call:
lm(formula = Votes ~ Membership + zh_hans, data = sample)

Residuals:
   Min     1Q Median     3Q    Max 
-4.347 -2.765 -1.546  1.653 18.235 

Coefficients:
               Estimate Std. Error t value Pr(>|t|)    
(Intercept)      3.7647     0.4034   9.333   <2e-16 ***
MembershipTRUE   1.8015     0.7682   2.345   0.0199 *  
zh_hansTRUE     -0.2193     0.6436  -0.341   0.7337    
---
Signif. codes:  0 '***' 0.001 '**' 0.01 '*' 0.05 '.' 0.1 ' ' 1

Residual standard error: 4.074 on 214 degrees of freedom
Multiple R-squared:  0.02938,   Adjusted R-squared:  0.02031 
F-statistic: 3.239 on 2 and 214 DF,  p-value: 0.04113
使用简体中文和成为WMC成员对2017年平均票数无显著影响。不存在"喜欢投票的用户都去了WMC"。-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29日 (四) 16:34 (UTC)
好,那么我删一个字。为什么不可能是“喜欢投票的用户去了WMC”?--Antigng留言) 2018年3月30日 (五) 11:04 (UTC)
@Antigng:可以试一下统计WMC投票用户的Account Age? ID其实很好抓(--1233( T / C 2018年3月30日 (五) 16:23 (UTC)
此外,不妨了解一下去年的RFA中候选人来自WMC的有多少?昨天我还和烈羽君谈可用性启发呢。就算WMC提供的信息完全中立,一名候选人对投票者来说,“熟悉”(或者说,“可用”),那么候选人被投票者选择的概率就会显著地增大。心理学上还有多看效应的实验呢。--Antigng留言) 2018年3月30日 (五) 16:29 (UTC)
以PCR前的原始数据建立以下逻辑回归模型: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

 lrm(formula = Membership ~ ., data = sample)

                       Model Likelihood     Discrimination    Rank Discrim.
                          Ratio Test           Indexes           Indexes
 Obs           217    LR chi2     121.73    R2       0.654    C       0.933
  FALSE        168    d.f.            22    g        3.850    Dxy     0.866
  TRUE          49    Pr(> chi2) <0.0001    gr      47.007    gamma   0.871
 max |deriv| 5e-10                          gp       0.305    tau-a   0.304
                                            Brier    0.076

                            Coef    S.E.   Wald Z Pr(>|Z|)
 Intercept                  -2.8206 0.4645 -6.07  <0.0001
 X2017Aotfs2013             -0.6425 0.7172 -0.90  0.3703
 X2017Bcrat.AT               0.0102 0.9446  0.01  0.9914
 X2017Bcrat.Alexander_Misel  1.0324 0.8198  1.26  0.2079
 X2017Bcrat.Antigng         -0.7930 1.1225 -0.71  0.4799
 X2017Bcrat.Nbfreeh          2.0195 0.7316  2.76  0.0058
 X2017Bcrat.T.A_Shirakawa   -2.6849 1.3221 -2.03  0.0423
 X2017Bcrat.Wong128hk.2.    -1.5418 1.3117 -1.18  0.2398
 X2017CU.Alexander_Misel     0.7272 0.6205  1.17  0.2412
 X2017CU.Lanwi1              1.4344 0.8279  1.73  0.0832
 X2017Clear_Sky_C            0.2284 0.8981  0.25  0.7993
 X2017CopperSulfate          1.3956 1.1905  1.17  0.2411
 X2017Iokseng               -0.2378 0.8963 -0.27  0.7908
 X2017Lily135               -1.1737 2.9576 -0.40  0.6915
 X2017Lnnocentius            0.2964 0.6902  0.43  0.6676
 X2017OS.Alexander_Misel    -0.9100 1.1666 -0.78  0.4354
 X2017Panzer_VI.II           2.3648 0.5865  4.03  <0.0001
 X2017Richard923888          0.7747 1.0528  0.74  0.4618
 X2017Subscriptshoe9.2.     -0.8228 1.1956 -0.69  0.4913
 X2017WhitePhosphorus.2.    -0.0905 1.0725 -0.08  0.9328
 X2017Xiplus.1.             -0.7129 0.7614 -0.94  0.3491
 X2017Xiplus.2.             -1.8094 1.1123 -1.63  0.1038
 X2017............           1.7546 0.8357  2.10  0.0358
由上可见,22次人事投票中,有11次投票投反对票可在统计上不显著的提高成为WMC成员的似然比。可用性启发不能解释该现象。-Mys_721tx留言) 2018年4月5日 (四) 05:08 (UTC)
参加2017年人事投票的用户平均票数为4.055票,中位数为2.000票。绝大部部分用户没有在所有选举中投票。上述模型中绝大部分系数统计上不显著是因此造成的。该模型也说明了使用主成分分析降低数据维度的必要性。-Mys_721tx留言) 2018年4月6日 (五) 00:50 (UTC)
根据edit_counts_main.csv中每行首个非NaN列估算用户创建时间,建立了下列模型:
Call:
lm(formula = Age ~ Membership, data = sample)

Residuals:
    Min      1Q  Median      3Q     Max
-5.4881 -3.4881 -0.7755  3.5119  8.5119

Coefficients:
               Estimate Std. Error t value Pr(>|t|)
(Intercept)      6.4881     0.2867  22.632  < 2e-16 ***
MembershipTRUE  -1.7126     0.6033  -2.839  0.00496 **
---
Signif. codes:  0 '***' 0.001 '**' 0.01 '*' 0.05 '.' 0.1 ' ' 1

Residual standard error: 3.716 on 215 degrees of freedom
Multiple R-squared:  0.03613,   Adjusted R-squared:  0.03164
F-statistic: 8.058 on 1 and 215 DF,  p-value: 0.004963
2017年参加投票用户平均用户创建时间为6.4881年。成为WMC成员平均降低用户创建时间-1.7126年,该变化统计上不显著。-Mys_721tx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04:19 (UTC)
“学问再多,方向不对,等于无用。”昔年染指逐元祐,今日焚屋作道光。惟愿小鹰不上岛,东风卷进太平洋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01:09 (UTC)

请求User:Techyan解释其撤销Galaxyharrylion6个月封禁的程序[编辑]

根据本人的问题: "Antigng 我想问Techyan 解封的时候有没有先通知你"的时候,User:Antigng表示其"未在任何渠道收到通知"。根据封禁方针,如果管理员解封用户时(尤其是有争议的用户的时候)应当和原封禁的管理员沟通。故此在此请求User:Techyan解释其解封程序。
以上。
--1233( T / C 2018年3月31日 (六) 11:12 (UTC)

希望Techyan能提出解释,以及我在用户讨论页已询问的,解封理由的说明ffaarr (talk) 2018年4月4日 (三) 00:56 (UTC)
我看到亚历山大君以“少数人需要关注的内容”为由删除在首页的公告。须知没有足够的交流一位管理员撤销其他管理员的行为有可能是车轮战的前兆,如无法做出足够的解释,亦符合“不合理而随意更改封禁时间”的解任条件之一,这怎么会是少数用户需要关注的事情。--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7日 (六) 02:37 (UTC)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Techyan在此次解封操作以后,没有任何编辑及日志记录,因此我认为“Techyan君忙于现实生活而没有机会来回应”是合理的推断。所以目前不属于“无法做出足够的解释”,还属于“针对于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的消息”,据WP:公告栏,并不必须在公告栏公告。--Tiger(留言) 2018年4月7日 (六) 10:18 (UTC)
我认为无需要的挂公告,但是如果T能有空的话,至少能解释。——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7日 (六) 11:13 (UTC)
G君冒犯占海特女士被封了 囧rz...???--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7日 (六) 12:04 (UTC)
  • @1233根据封禁方针,如果管理员解封用户时(尤其是有争议的用户的时候)应当和原封禁的管理员沟通。[来源请求]???????????????--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7日 (六) 12:11 (UTC)
@飞贼燕子Wikipedia:封禁方针#如果你反对某个封禁--1233( T / C 2018年4月7日 (六) 12:17 (UTC)
  • @1233:这是起来车轮战的时候用来刹车的。。--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7日 (六) 12:27 (UTC)
    • @飞贼燕子:我认为GHL的封禁一直有争议,亦有可能演变成车轮战,故要求解释基撤销的程序。--1233( T / C 2018年4月7日 (六) 12:42 (UTC)
    • 连解除明显有误封禁都要解封之后留言通知,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只是用来刹停车轮战。而且要求管理员解释其操作,没有方针指引为依据就不能啰?--J.Wong 2018年4月7日 (六) 13:00 (UTC)
  • 之前封禁Jason时,我已经质疑过T君是否适合继续出任管理员,面对疑问他却一直都没有回应,这可不是管理员应有的对应。—AT 2018年4月7日 (六) 15:46 (UTC)
雾岛圣以前也因为完全同样的事情被质疑,然后处理方式就跟现在的Techyan一样,先拖一阵子避风头,然后就船过水无痕。现在回头看纪录雾岛圣解除封锁达五次,Techyan,Nbfreeh,DreamLiner达两次。如果纯用编辑摘要的解封理由来看,去年2月19日的雾岛圣就是今年3月31的Techyan。--180.204.3.14留言) 2018年4月7日 (六) 16:53 (UTC)
    • 我觉得大G只是被占海特闯入上海社群聚会现场进行炒作导致上海社群集体覆灭的那件事搞得不正常了而已,因为当时一直有说是管理员帮占海特忙去聚会现场搞的。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8日 (日) 03:08 (UTC)
  • (&)建议个人认为经历过此事的管理员应该都在这里,我觉得应该请出当事者把这件事的事情原委解释澄清清楚,即为什么自己不说又不准别人说最后搞到谁提这件事谁封嘴,毕竟如果说明白了也就没有那么多不清不楚的人身攻击了。--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8日 (日) 04:14 (UTC)
    • Galaxyharrylion被封是因为他没根据就去讲别人有交往关系,违反隐私和人身攻击的方针指引。跟你讲的讨论上海社群聚会事件完全不同。在维基页面还有好几个页面都提到这件事还摆在哪里,有因此页面内容被整个删掉?有哪个人是仅仅因为讲到这件事情而被封禁的?这件事情能说清楚当然很好,也会对中文维基百科社群目前的状况有所改进。但如果你没有亲身经历,而你的资料来源仅仅是“当时一直有说”,那么就应该请那些“说”的人,拿出相关证据或亲身经历为根据来说“管理员帮占海特去现场”这个叙述是怎么来的,让大家来评评理,如果被指责的人认为讲的不对,当然也可以选择要不要拿出其他证据和说明出来帮自己辩解。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都凭听说去猜测当时的状况(甚至有时直接把猜测当作事实)。ffaarr (talk) 2018年4月8日 (日) 04:57 (UTC)
    • 这次G封禁理由应该是造谣Addis等人是基金会的人(职员)吧?和占海特何干?--140.180.255.78留言) 2018年4月8日 (日) 05:33 (UTC)
这一个段落讨论的是上次Techyan解封Galaxyharrylion的那个事件,不是昨天被封的事。ffaarr (talk) 2018年4月8日 (日) 06:27 (UTC)
好吧……你们继续……--140.180.255.78留言) 2018年4月8日 (日) 06:45 (UTC)
    • 问题是根据我的观察每次撕都是从那里起的头啊,看起来这次似乎也不例外。其实只要把很多疑问,例如占海特去上海社群聚会现场拍照炒作管理员为什么在第一时间制止对外说明占海特与当地社群在这件事上无关以及后续为什么撕扯的原因和大家都说清楚最后相互谅解下就好了,源头不清不楚最后始终是没完没了啊。。。--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8日 (日) 09:26 (UTC)
      • 燕子啊,你可以去腾讯微博把占海特拉过来聊聊,她弟弟也行。--云间守望淡出中,有事请发邮件 2018年4月8日 (日) 14:48 (UTC)
谢谢飞贼燕子的讨论,不过发现这个段落讨论事件细节已经离题了,能否像最新讨论范的解任段落那样,新开一个段落专门讨论那次聚会的事,也让想了解此事的人能直接透过标题参与讨论和了解,我也会继续参与。这个段落毕竟重点是讨论Techyan解封的事情,我觉得比较重要的事是关心了解一下他的状况,因为我与他没有私交也没有他的联络管道,如果他日常生活有什么状况或极度忙碌而完全没办法上维基,是否其能有与他有联络管道的维基人关心他一下,回报一下他的状况让大家能放心一点。如果还能忙中抽空上来的话,劝他出来回应一下,毕竟现在事情已经超过十天,如果一时之间不想回应这时也差不多该冷静下来了,如果对争议性操作避而不答实在不是管理员应有的作法。ffaarr (talk) 2018年4月8日 (日) 23:43 (UTC)
  • 作为被Galaxyharrylion反复攻击的对象再重复一次:Techyan,请解释你的解封操作和理由。--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1日 (三) 05:53 (UTC)
    • 拉倒吧,一个胡乱职责他人为“排外主义者”的不详生物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喝令。爱孟去年被无礼封禁都没人给个说法,那别人也就不给你回应,就憋死你,气死你。164.52.0.226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3:55 (UTC)
  • 对于第二次封禁Jasonnn君两周及这次轻易解封Galaxyharrylion君,在下都觉得,作为管理员,Techyan君实在应该解释一下其操作理据。--Jessica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2:56 (UTC)
  • 看见上面两位的发言,这已经达到发起解任的标准了。--210.140.81.3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2:32 (UTC)
  • Techyan活跃了。—john doe 120talk) 2018年4月13日 (五) 14:17 (UTC)
  • 在这里@Techyan:一次要求他解释,如果他不解释我也没辙了。--1233( T / C 2018年4月14日 (六) 02:57 (UTC)

要撕占海特事件的这边请!--140.180.255.78留言) 2018年4月9日 (一) 03:06 (UTC)

看他twitter上[40]还挺活跃的。不过以他这个人气,撕破脸皮去解任也是风险很大,不一定能成功,反而给对方强化身份认同、深化社群对立的理由。之前WMC那些人把WUGC怼得不行的时候,也没说要解任谁吧?--简单时刻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22:32 (UTC)
认真的您就输了。--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4月21日 (六) 11:40 (UTC)
个人相信中文维基百科未发展到可“拥兵自重”之地,而WMC成员亦未到是非不分、只问背景之境。--J.Wong 2018年4月19日 (四) 00:43 (UTC)
但愿如此,只可惜最近诸多诡异之事和WMC都脱不了干系。--140.180.246.58留言) 2018年4月19日 (四) 03:19 (UTC)
只是单纯地一方认为另一方有鬼而已。——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20日 (五) 00:36 (UTC)
其实不论是WUGC还是WMC,不论是管理员还是行政员,大家都需要一点面子。−ŚÆŊŠĀ热烈祝贺中文维基百科条目数量突破一百万 2018年4月22日 (日) 08:46 (UTC)
为何Techyan事发至今仍不愿意出面回应社群中对他的疑惑?有什么正当的理由可以不用解释吗?吉太小唯留言) 2018年4月23日 (一) 03:02 (UTC)
如Techyan7天之内再不就此事出面回应,应当考虑对Techyan采取进一步行动,包括发起对Techyan的解任联署。--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4月23日 (一) 06:32 (UTC)

屡劝不听,坚持违反傀儡政策绕过永封编辑和扰乱中文维基百科的持续出没的破坏者SiuMai[编辑]

SiuMai由被永封至今已近二十九个月,但其在此期间仍然坚持使用傀儡(以打游击战方式)(其中更使用surfeasy.com提供的代理服务)绕过永封以进行其所说的“勇敢的编辑”(见Wikipedia:持续出没的破坏者/User:SiuMai#使用IP地址)和分类:SiuMai的维基用户分身+Jru24,坚持滥用IAR原则(见[41][42]),坚持为阐释观点而扰乱中文维基百科(见维基百科:关注度/提报[43][44][45][46][47][48][49][50][51][52][53][54]),坚持人身攻击和反文明(见[55][56][57][58]),甚至乱枪打鸟和含沙射影(见[59][60][61]),每次绕过永封发言都只会骂人,对别人作出莫须有的指控(见[62][63][64][65][66][67][68][69][70][71][72][73][74]),坚持不就已被管理员驳回 驳回的申诉再做多一次申诉,坚持无视在User talk:SiuMai当中排山倒海的留言和管理员在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什么是破坏?的期望,坚持认为自己做的事没有错,坚持不承认自己绕过封禁,坚持东拉西扯,坚持尽量不谈及其封禁本身,近来SiuMai人身攻击变本加厉,以上的行为使众多维基人感到不适,亦加深了众多维基人对其行为的反感,试问SiuMai何时才可以不再使用傀儡绕过永封,不再滥用IAR原则,不再为阐释观点而扰乱中文维基百科,不再人身攻击和反文明,不再乱枪打鸟和含沙射影,不再对别人作出莫须有的指控?--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4月3日 (二) 08:11 (UTC)


太长不看,不过是个LTA,来了就封罢了,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NHC、才不是NPC呢哼!。:.゚ヽ(*´∀`)ノ゚.:。 2018年4月3日 (二) 09:52 (UTC)
同上,WP:回退、封禁、不理会。--胡萝卜 倡议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作为动员令主题 2018年4月3日 (二) 09:56 (UTC)
反对太长不看,和WP:回退、封禁、不理会实际上并没有解决上述问题,基于SiuMai顽执的性格和SiuMai与管理员兼日本公路编辑者T.A Shirakawa的深层次矛盾,本人认为是否引导到其再次申诉乃为SiuMai问题是否能够解决的重要一环。--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4月3日 (二) 10:05 (UTC)
(~)补充:SiuMai不是跨维基破坏者,再者管理员如果发现SiuMai用IP绕过永封编辑一定封其之,本人之所以发起此讨论,都是因为前述的一大堆原因。--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4月3日 (二) 10:13 (UTC)
那么请问阁下认为这个讨论串除了洗版和抒情以外,还有什么实质意义?--胡萝卜 倡议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作为动员令主题 2018年4月3日 (二) 10:33 (UTC)
重要的是如何引导到其再次申诉,洗版和抒情不是本人的目的。--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4月3日 (二) 10:44 (UTC)

[75]此人似是SiuMai?--203.218.74.236留言) 2018年4月4日 (三) 06:33 (UTC)

只能看其造化,您在这里张贴大字报也不见得他就会回心转意。—AT 2018年4月4日 (三) 10:06 (UTC)
同意AT的说法。--Janee愚人节快乐Sign 2018年4月8日 (日) 12:07 (UTC)

有关Wikipedia:IRC聊天频道/IRC直接载入外部网页的问题[编辑]

近几天接到监管员和Security Team通知说原先Wikipedia:IRC聊天频道/IRC自动载入(带有withJS的连结)外部网页是有问题的并违反了隐私政策,建议我们:

  1. 在载入外部网页前需先警告用户并获得明确允许,或
  2. 直接使用外部链接

因此想与社群讨论要采用哪一种方式。--Xiplus#Talk 2018年4月4日 (三) 01:04 (UTC)

直接外链。——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4日 (三) 01:53 (UTC)
我建议在偏好设定增加一个关于IRC的选项,询问用户是否允许载入IRC,如是,即可以直接载入,否则则应该是用第一种办法。--1233( T / C 2018年4月4日 (三) 02:45 (UTC)
请考虑匿名用户的情况。-- Stang 2018年4月4日 (三) 05:02 (UTC)
我不是说了,匿名用户应该用第一种办法?--1233( T / C 2018年4月4日 (三) 06:34 (UTC)
Wikipedia:IRC聊天频道/IRC打开时弹框警告?--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4月4日 (三) 07:23 (UTC)
匿名的话,用小工具实现,然后默认开启,普通用户可以可控开关。——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4日 (三) 07:58 (UTC)
但是我也觉得直接外链最省事--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4月4日 (三) 08:25 (UTC)
不认为直接外链有问题(反正我是注册用户)。ŚÆŊŠĀ 2018年4月5日 (四) 04:09 (UTC)
在phabricator的task有人补充,长远来看将使用Content Security Policy来禁止载入外部网页,但这仍然在讨论中,在近期来看可能不需考虑,各位可斟酌这点。--Xiplus#Talk 2018年4月5日 (四) 14:08 (UTC)
啊,这样说的话,webfont小工具可能也要遭殃了--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4月8日 (日) 02:10 (UTC)
  • (?)疑问@Xiplus:是否应进入公告了?--Z7504非常建议必要时多关注评选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05:16 (UTC)
    • User:Z7504公告什么?--Xiplus#Talk 2018年4月16日 (一) 12:31 (UTC)
      • User:Xiplus在载入外部网页前需先警告用户并获得明确允许或直接使用外部链接的其中一个不是应进行公告了吗?--Z7504非常建议必要时多关注评选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15:33 (UTC)
        • User:Z7504未见有明确哪个方式有较多人支持,另我无打算主导这个讨论,我仅是传达Phab的问题而已。--Xiplus#Talk 2018年4月17日 (二) 04:26 (UTC)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编辑]

既然本页面两个讨论都提到了这件事,那么就干脆开个话题,大家尽情地撕吧!--140.180.255.78留言) 2018年4月9日 (一) 03:03 (UTC)

我觉得阁下先表明下您的身份比较好。作为一个对于zhwiki事务如此熟悉的IP用户(普林斯顿大学),是新用户的可能性很小吧。--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9日 (一) 03:09 (UTC)
知道我的人自然知道。这样吧,占海特事件这个讨论从现在开始我只围观,不发言,行了吧?--140.180.255.78留言) 2018年4月9日 (一) 03:34 (UTC)
我觉得您的行为违反了WP:ILLEGIT。我不愿意助长这样的行为,因此不会继续响应您的话题。此外,如果阁下不希望被CU查出导致主号被禁,请不要使用IP参与计划页面的讨论(虽然阁下已经这么做了,但我觉得现在表明账号关联也许还不晚)。--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9日 (一) 03:44 (UTC)
IP不容许CU吧。--158.132.13.65留言) 2018年4月9日 (一) 04:27 (UTC)
监管员电邮通道是可以的。—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9日 (一) 05:45 (UTC)
当年有两个普林斯顿大学(据Whois信息似乎是普林斯顿的学生宿舍)的IP被提起过本地CU,编辑风格和阁下很相近,而其中有一个IP对应的主账号已经被indef了。我对阁下是谁这个问题不做评论,随便恶意推定不是好事情,但想着若是您不知道当时确实有用户因为滥用普林斯顿大学IP或傀儡的原因被处理过的话,还是想提醒阁下一下。--云间守望淡出中,有事请发邮件 2018年4月9日 (一) 10:35 (UTC)
@ffaarr:归根来说完全就是那件事在不断发酵的结果,不信你去看看大G因为加往一些页面这些东西和管理员打了几次编辑战,惹了多少次人身攻击的官司便是了。
@WQL:说真的,若不是这事客栈撕扯太厉害我根本不会去关注甚至连提及都不会提及。个人对此人没任何看法,只是他做的事情不怎么地道。其实他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去照个相片也就罢了,主要是,他把当地维基百科社群活动聚会的人和他们照在一起,然后照片上配上喷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段子和维基社群聚会搅在一起,然后把拍的的聚会照片在别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原本一次普通的大陆当地维基社群活动在被他们在网上弄成了一次反政府集会,你说人家冤不冤啊!其后照片在网上大量乱传乱写,甚至连维基百科官方都写进去了。当地社群在第一时间对外说明他们与此事无关的时候又在第一时间被管理员出手阻止,这事给当地的社群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和摧残,此后本地社群活动租个聚会场地人家都不敢租,你说谁敢和反政府团体瓜葛。其后当地社群覆灭和引起的社群骚乱以及客栈撕扯我想大家就都知道了,这大概就是大G攻击管理员破坏当地社群的由头了,当然也是管理员指控G君人身攻击的由头。当然了,最好是管理员出来把一些不明不白的事情说清楚,大家都最后相互谅解下就好了,没完没了的撕扯真不是办法。--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9日 (一) 11:15 (UTC)
我听到的版本似乎和这个有些出入。据说他本人并未参与聚会?而是他的亲属参与的聚会。此外,维基聚会向来本身就是开放性质的,有些人拿照片借题发挥那是另外一回事。“甚至连维基百科官方都写进去了”,我听说是因为用了一个看似是维基百科官方的域名搞活动宣传而被误会。“当地社群在第一时间对外说明他们与此事无关的时候又在第一时间被管理员出手阻止”,据说是用的维基百科的微博账号而不是本地社群的微博账号做的澄清,从而发生账号管理者之间的纠葛。在这个问题上,至少我个人认为用维基百科的微博账号做这个事情的确不太恰当。最后,不知道关于这个事情还有什么版本?--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4月9日 (一) 12:52 (UTC)
当时的照片至今网上还留着,他几个是谁在网上恐怕没人关心也不会去关心,他家关心的只是如何利用这几张照片制造维基及当地社群支持他家弄中国政府的假象罢了,对于段子手们来说自然是编的越夸张越好,把整个维基写进去才有轰动效应是吧?情况是怎样的当地社群如何被人陷害的,以及维基的发展和信誉或许只有社群比较关心,但是网上的段子手们和网民们可不去关心,当然中国政府更不会去关心。据说你们当时曾经应该是在一起合作过的,如果当初如果能第一时间对外澄清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版本在网上进化了,当地社群也就不会大片覆灭了,后续也就没这么多撕扯了。。--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9日 (一) 13:34 (UTC)
@Shizhao::据说当时微博密码是社群几个人管理的,当这件事出来的时候有人用这个微博发声澄清了,但发声的第一时间被管理员登上微博删掉澄清的消息并改掉密码,是不是就是出于澄清这个事情的确不太恰当的考量?究竟哪里不恰当?能否说明白些?--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9日 (一) 15:06 (UTC)
@飞贼燕子:你说的“照片上配上喷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段子和维基社群聚会搅在一起”的是这个存档)吧?如果是的话,请问“喷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段子”在哪?难道那句”维基百科为中国网民反洗脑做出了重大贡献“就是“喷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段子”了?如果不是的话,请举出你的证据再指控。--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9日 (一) 19:12 (UTC)
回@PhiLiP,当初在炒作这个事的时候可不仅仅是你说的这些,因为这些进化版文章的照片很早就有人往群里送过我也欣赏过,版本不同风格也不同,一种就是“喷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段子”另一种是“维基百科国网站如何如何让牛掰善加使用推动中国民主化”之类的。喷中国政府喷就喷嘛!与我们何干?但是只求轰动效应硬把当地社群和这些东西捆在一起,明明人家是被冤枉的陷害的还不让人澄清,最后引起中国政府注意,照片的人和他写的东西与人家去聚会的实际是人没有一毛钱关系嘛!另外一个,这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嘛,还不断地撕不说,还越撕越离谱,这事情直接痛痛快快和别人说出来不就完了,何必自己不说又不让别人提弄得最后谁提封谁嘴的地步。--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0日 (二) 01:59 (UTC)
@PhiLiP其实只要把我提的那几个问题解释清楚就行了,比如说“如果澄清的消息发出去地球会爆炸”(开玩笑的)的话,大家绝对表示理解,并且下次再有人攻击管理员破坏社群发展,我们大家一起帮你唾弃他。--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0日 (二) 02:39 (UTC)

@飞贼燕子:接阁下在上方的离题讨论。请给出支持您的每一条指控的证据。此外,您现在是在针对一个大活人作出指控,请恪守WP:生者传记(“本方针不仅适用于生者传记条目,还适用于在其他页面中出现的生者传记内容”)。—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0日 (二) 03:17 (UTC)

飞贼燕子你好,建议如果有图片证据可以说明当时有许多不同版本或段子,可以把具体内容提出来让大家了解和评论批评。而“据说”的内容当然大家也都关心,是否能提一下是据谁说的?又具体到底是指那位管理员(应该是指微博的管理员?不是维基的?或者两者重叠)?具体被删掉的澄清内容又是什么?(在哪个微博发的)希望能逐步把这件事情澄清。ffaarr (talk) 2018年4月10日 (二) 03:33 (UTC)
如果当事人在本站以外的其它网站上发布了和维基活动相关诽谤性内容,并且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那么应该做的就是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而不是在这里讨论问题。--Antigng留言) 2018年4月10日 (二) 04:23 (UTC)
  • @PhiLiP我说了,只要把我提的那几个问题解释清楚就行了,比如说“如果澄清的消息发出去地球会爆炸”(开玩笑的)的话,大家绝对表示理解,并且下次再有人攻击管理员破坏社群发展,我们大家绝对一起帮你唾弃他。
  • @Ffaarr你我都知道是谁,但你我都不必说,你问我也不会说,你让他自己出来说最合适。(诸君作证: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提任何人名字啊
  • @Antigng对于当时一个法律问题缠身的人来说无非是虱子多了不痒,网上没人管你拍个照片网上乱写乱发算不算可靠来源,他们要的是把你和他捆在一起炒作!!澄清无非是为是为保护自身而已,至于后来怎样又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什么的当下也没人有兴趣去追究,追究也再回不到过去,要不是不断发酵撕个没完,我连提及都不会去提及。--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0日 (二) 05:19 (UTC)
    • @飞贼燕子:,如果经法院判决,责令当事人赔礼道歉,不是就完全澄清了吗?--Antigng留言) 2018年4月10日 (二) 07:22 (UTC)
飞贼燕子:要正视澄清事情还要回避是啥意思啊?我对这件事只听过皮毛,更不知道你所知的内容是什么,所以也不能确定你说的是谁。但如果有根据就请把相关的资讯直接说出来(或者如果是从相关当事人那里听来的也是一种来源啊),这样才能进一步讨论下去,并让社群真的了解这件事吧。除非你自认自己知道的就只是道听涂说,怕讲出来违反方针指引,所以不能讲?ffaarr (talk) 2018年4月10日 (二) 05:40 (UTC)
不是“澄清的消息发出去地球会爆炸”,而是应该使用哪个账号发出消息的问题。--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4月10日 (二) 07:19 (UTC)

感谢菲菇拿出了占海特的微博。实际上,占海特同学通过这种方式,将自身和维基百科的本地社群“绑定“在一起;而在当时,占海特正在对当局不准其报考本地普通高中的一些行为进行抗议存档),且在本地社区引发了一些争议。以上海城区人的普遍性格来看,他们并不厌恶反倒欣赏那些努力付出的人,但是非常反感虚张声势投机取巧的人——很不幸,占家在人民广场边上的抗议行为是非法的(即所谓教委门口的论辩),也被一些人(例如上面链接中提到的所谓“守沪者联盟”)当成是在投机取巧,这个话题还一度引发本地热议。假如她本人不主动声称自己的维基百科理念,倒也罢了。问题是,活动主办者个人认为她的弟弟是不速之客(暂且不论她本人去没去),她自己还把维基百科本地社群的活动和她本人关联在了一起,这或许是问题之一。她主动发的喷中国政府的段子,我暂时没找到,或许是被删了,或许是燕子记错了。但是转发他人攻击中国政府价值观的内容,确实是有的,如果有其他信息我会补充上来。以上是我的一些看法。--云间守望淡出中,有事请发邮件 2018年4月10日 (二) 14:16 (UTC)

您将占海特表达其自身的维基百科理念与其个人的政治观点(勿论正确与否)糅合到一起,并主张占海特借此“将自身和维基百科的本地社群‘绑定’在一起”从而宣传了自己的观点/破坏了维基百科(您在此处没有这么表达,但根据过往的记录,私推测是这样的结论)的做法是不合逻辑的;并且这样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自我审查,是不合“自由的百科全书”的精神的。试问,Techyan同学曾经说过“补一补维基百科反洗脑”存档)的话,也在Twitter上表达过自己与中国政府不同的价值观存档);按您的说法,他和占海特有什么不同?--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0日 (二) 19:45 (UTC)
我认为你可能忽略了一些细节或者说误解了一些什么,占海特在部分上海人心目中是试图扰乱上海的公共秩序(请问Techyan有跑到上海人民广场旁边举牌子吗?显然没有。打嘴炮和真“闹事”有本质区别)并同时进行自我炒作——表达观点,其实都是其次的。她是当时上海社群的一部分吗?外面看上去似乎是的——并且她的微博也让外界试图这么认为(当然似乎是她的弟弟)。只要真的有一部分上海人真的把扰乱社会治安者或者她的一代内旁系亲属(备注:这涉及计划生育问题,参见相关条目,部分人也把超生行为视作扰乱社会秩序的一部分,虽然我认为这比起冲击市政大厦那是轻得多得多得多)和维基百科社区联想在一起,社群在某种程度上就已经风评被害了——无论她或他们是不是真的想这么做。另外,死连接标记无必要,这个link在中国大陆地区可以正常访问。--云间守望淡出中,有事请发邮件 2018年4月10日 (二) 22:27 (UTC)
请上边的WQL别扯些没用的,他干嘛了与别人何干?他怎么做又与别人何干?他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嘛,这些事在任何时候都就与当时社群活动毫无一毛钱关系!在双方毫无一毛关系的情况就他怎么就突然跑到人家社群聚会上去碰瓷了呢?????谁邀请他的??????--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0:06 (UTC)
@Antigng不要想的那么简单,于一群懵懂少年要对一个虱子多了不痒的付诸法律难度不比让虱子避免蹦到身上小,就算要对谁付诸法律得找律师吧,但当时管理员堵了发声渠道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就一名管理员这一关就没一人能过的去。--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0:06 (UTC)
@飞贼燕子:请问阁下对“碰瓷”的定义是什么?从占发表的那几张照片上看,参会人员在表情上表现出了任何不愉快吗?维基百科是不是开放性的网站,维基百科社群是不是开放性的(松散)组织,为什么要因为一个人在其他方面所具有的(不被一部分人认同的)政治观点,就拒绝TA和TA的亲属参与?另外,插句你和Antigng讨论的嘴,管理员还能碍着人家找律师么?--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1日 (三) 00:40 (UTC)
@WQL:请言之有据,既然您说“社群在某种程度上就已经风评被害了”,请给出此种断言的证据。且不说占本身的行为和政治主张正确与否,她与维基百科的交集仅仅在于那一次聚会,事后也仅仅一条微博提到过维基百科和上海社群。如此短暂的交集如何产生“风评被害”的效果?请论证。--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1日 (三) 01:06 (UTC)
纵观此讨论,有些感想︰一、请各位恪守《维基百科释义》,本站不做自我审查,其社群亦应该如此。怎么看来看去,都很像有人因为某人政治背景而作出自我审查。二、正如菲菇君所言,社群应该只是松散组织。而个人觉得除非该人违反《开放政策》或已受到禁制,否则聚会就应该是自由参与。个人不知当初所谓“澄清声明”究竟用字为何。如果该地社群确实感受到舆论压力,所谓“澄清声明”亦应该只提及聚会是自由参与,仅此而已。在下亦认同书生君所言,该声明只应在社群频道发送。不过,个人仍然极不明白如果交集就只有该一次聚会,而且还似乎没法完全确证该人有出席,抑或只有其家属出席,事件余波为什么可以扩延至今?五年以降,依旧要日日说,周周说,有事说,没事说。还以为是什么弥天大事。有请解惑。--J.Wong 2018年4月11日 (三) 03:54 (UTC)
刚翻下面连接,终于见到当日切割声明用辞为何……为什么不强调“知识自由传播”及“聚会本质为何”,而“聚会是自由参与”则不够明确,反而开大火力去切割?把话语权收回来,说句尊重不同人看法不就够了么。试想一下,贵圈今日因为某人“失言”就轻言切割,那他日会不会到自己啰。想想都心寒。该等言论以维基之名发布,实在稍为欠妥。--J.Wong 2018年4月11日 (三) 04:54 (UTC)
@Wong128hk:并非去自我审查,而是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去干嘛的,他们没人认识,去的目的任何人不知道。二是这事会打自己脸,因为之前一直用我们不是政治团体的口号去怼审查,三会招惹是非,过后这几张照片在网上出现进化版(并招来了完全招惹不起的势力),四嘛也你看到了。--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7:34 (UTC)
JWong的想法过于理想化了。以中国的特殊国情,有些时候必须妥协。有些像“维基百科为中国网民反洗脑做出了重大贡献”这样的话,一般网民可以说,但不能由重要的人在公开场合乱讲。政府如果真的想把你宣传成反政府组织,你也是百口莫辩。虽然就几次查水表事件(还是在近年来政府逐渐加强舆论控制的背景下)的后续来看,政府并不是铁了心要封杀维基百科的线下聚会,但是我们也不应该过分强调维基的理念与政府的网络治理的冲突之处。我觉得这几年社群的整体的组织能力、危机公关能力还是有所进步的。比如说,一些聚会前会要求告知自己身份,避免占海特这种搞事的人加入。尽管这种方法仍然避免不了极少数主办者自己有黑历史又喜欢作死的情况——例如去年10月某人被查水表;但这也没有引发后续的炒作,也没有让其他人聚会都开不了,也就只有守望者爱孟等一些固执的人还要往AddisWang身上甩锅。我觉得目前中国的特殊国情阻碍了大陆社群与基金会之间人才、资金的流动和大陆社群的上升渠道是最大的问题,也是有些人需要借用这些过去的事情搞权力斗争的原因之一。你若是辛辛苦苦在各种阻力之下发展这个社群,而基金会因为各种原因只看得到少数几个海外党的贡献,只看得到几个符合他们的diversity的愿景的活动,你会不会觉得很不公平?看到某些激进派挑起事端的时候你会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目前,基金会由于中立的原则,也不方便明说这些事,说了也没有什么用,参考15年12月吉米·威尔士与中国政府讨论解禁维基的先例(Wikipedia:互助客栈/消息/存档/2015年12月#Wikipedia boss to lobby China to unblock website中国大陆对维基媒体的封锁#吉米·威尔士)。但我还是希望基金会设法给大陆社群多一些关注,多一些上升渠道,鼓励他们合作。也可以提供一些危机公关方面的支援,但鉴于中美两国国情迥异,需要因地制宜。--简单时刻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0:07 (UTC)
然而:http://news.cntv.cn/2013/08/13/ARTI1376344713884916.shtml。--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2日 (四) 01:41 (UTC)
13年的到砍15年的将,真好意思。164.52.0.226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3:49 (UTC)
现在的情况不像是“我们颇不得已,有些事不得不这样做,大家别故意挑破。”,比较像是拿公然活动当成最高价值,坚守底线而不办活动的以破坏论之,顺便诋毁两句人家有男女关系什么的。是公关能力进步了,能坚持维基的理念在限制之中尽量扩大空间?看不出来,反而更像自己自我审查,还要求别人怎么不一起来自我审查以便能办活动。--Reke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1:56 (UTC)
或者在下很理想化。但切记维基百科本业是此站,而非线下聚会。在下现在见到是因为线下聚会引为纠纷,甚至吵到来站内。这不是动摇根本,本末倒置,舍本逐末么?有有能之士,能够办个聚会吸引多些人来编辑,固之然值得高兴。对该人或该等人士,在下亦心存感激。始终推广并非易事。但如果去到最后,要将整个活动价值观,切碎出售,更随便声称某人搞事,事后更随便四出攻击,在下宁愿此等人士撒手推广事务。因为他们所持价值观与整个活动价值观已经有所出入,乃至大相径庭。在下亦不明白,如果照君所言,究竟该等人士办聚会是为了什么?就为争取基金会关注?从刚刚那个基金会行动回复来看,他们争取到了基金会关注啦,不过似乎并非他们所想而已。无论是资助抑或认受,如果该等人士愿意照正常程序走,实在没理由取不到。至今为何所得关注,并非原本所欲取得之关注,还望自己细想细想。在下实在不明究竟该等人士想要什么……请想好定位才再继续出发。另外,论不公,两个用户组,成立时间相差不少都不在话下,两个用户核心成员维基履历都似乎有所分别吧,信任是从时间一点一滴累积而来。而在下亦不知WMC有否跟基金会相关委员会保持联络。如果一直保持联络,又何来得不到关注一说?如果自己都久不去函,又谈何不受关注?辛苦努力贡献,不代表可以屡起事端。不如换过身份,就说乌拉君吧,他也贡献不少呀,但有没有对其偶然失言睁一眼闭一眼?不是也说足这么多年么?不是说所以也要一直追究,而是希望他们与本站风格同步,在要求别人睁一眼闭一眼同时,也想想本站向来是“除非问题持续,否则既往不究。”。而当问题持续时,则没可能睁一眼闭一眼。--J.Wong 2018年4月12日 (四) 03:03 (UTC)
@Reke:审查?怎么个审查?当做了别人毫不知情与别人无关完全无关的事情时拿来消费别人?人行为是完全自由的,个人做了可能产生后果的事情不要消费上与此事完全无关的人这不叫审查吧?--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4:59 (UTC)
“一些聚会前会要求告知自己身份,避免占海特这种搞事的人加入。”具体方式问这样办聚会的人。社群组织者应该做的是透过流程设计与声明,使讯息不致被歪曲,而不是借口不想被消费,就事前对参与者进行身份、主张的筛选。--Reke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5:36 (UTC)
如果有人杀了人回头说是一个吃瓜的帮他杀的,你觉得这个吃瓜的会愿意吗?自己做了别人完全不知道的事情再回头绑上别人消费别人,你觉得这能与与审查联系起来吗?或许有人是被消费怕了,或许有人不想再被这样消费,或许是有人想继续回来这样消费,看来被绑上价值观也是个很大的问题,--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5:50 (UTC)
  • 老实说,此事发生于多年前,甚至主人公占海特都已不在上海,有必要无了期纠缠下去么?无论谁是谁非,有必要每有讨论纷争都拿此事相互攻击么?可否顾虑一下其他用户的感受?在下实在觉得很厌烦了。--Jessica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6:13 (UTC)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编辑]

AddisWang是如何与这件事扯上关系的?因为他也是外地出生,在沪就学的人?还是因为他反对抵制占海特?--简单时刻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1:08 (UTC)

好问题,截取一段与Wing的旧邮件(本人版权,释于CC)来叙述我所了解到的情况:
以上。--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1日 (三) 01:18 (UTC)
Update: 刚才找到当时发表的原始声明:https://weibo.com/2659533651/zkOdvfVHiFreeWeibo存档Archive.is存档)。涉事微博账号存活至今但从2013年5月后因两派(AddisWang与行走京沪线)反复争夺重置对方密码原因[81],而停止活跃。--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1日 (三) 04:41 (UTC)

由于13年的决裂与分家,2014年初,已被行走京沪线和守望者爱孟主导的上海社群,正式提名天天成为管理员;坊间有传言称其有意培养支持者任管理员以壮大其势力(因缺少证据,无法证实或证伪,仅供理顺整条逻辑时作为参考)。这次投票中,支持与反对方均有做票的痕迹(出现了数名不合资格的新用户投票);支持方在1月30日依然保持着29:5(85%支持率)的优势。然而,1月31日当天,SiuMai、乌拉跨氪、广雅范与AddisWang四人在投票截止前的4个小时内,迅速投下了四张反对票,导致天天在第一次管理员选举中以33:9(79%支持率)落选。随后,维基百科上海社群的管理者在新浪微博“维基百科上海社群”账号(现维基百科在上海)上发表评论:“今天,大年初一,维基百科的管理员@Addis_Wang 用自己的行为宣告中文维基百科最黑暗一天的来临”(原文已遭删除,网上无备份可考;此内容来自私人采集的截图)。该评论迅速得到数百条转发,这一条转发(经验证,目前登录用户可以正常打开访问,未登录用户打开为404)经与截图比对,考证为对原始内容的评论。从上述的转发评论来看,经上海加V账号@脊梁in上海的一次转发后,成功地挑起了微博上不少上海网民对AddisWang、耶叶爷和无差别上海外地人(YP)的肆意攻击。

该微博内容发表三日后的2月2日,T.A Shirakawa(白河)以“无礼的行为、攻击别人:于站外持续对用户进行人身攻击,因此永久封禁,详见用户讨论页面”为由,第一次对守望者爱孟与Legolas1024(行走京沪线)施以不限期封禁。其用作封禁理由的“站外言论攻击”问题,也因此延宕至今,成为了行走京沪线和守望者爱孟主导的上海社群乃至其后的WMC用户组的主要诉求之一,间接导致了2017年2月围绕封禁方针内容恢复的争吵、编辑战和投票。--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1日 (三) 06:55 (UTC)

@PhiLiP:个人对占海特本人不做任何评判(开个玩笑:尽管他很漂亮),因为之前没人认识她,更没人愿意和这件大事绑在一起(都是吃瓜小少年,没那么大本事和能力),这事过后用它的不仅仅是有占海特,还冒出了不少其他的李海特王海特,其后更因为和他绑在一起随着网络流言的进化,为当地社群招来了(尤其是在大陆的)任何人都惹不起,躲不掉的祸端。虽然他最终在占海特与社群发展之间做出了他应有的选择,不过我个人表示能理解和尊重他的选择。--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7:54 (UTC)
看了半天才看懂你说的“他”是指Addis。然而,您依然在不加举证就对他人作出(负面的)指控:阁下所指的“当地社群”既然明知是网络流言,却不加辟谣反而进一步传播和助长谣言(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存档/2017年2月#“光明大道”r39239445[82][83]),是否有违文明方针?此外,什么叫做“最终在占海特与社群发展之间做出了他应有的选择”?请明示。--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1日 (三) 08:04 (UTC)
????????没说人,只说事,成为网络流言迅速进化传播引起祸端是因为被堵了发声渠道,(诸君作证:我自始至终没提到过任何人)。。。。--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8:11 (UTC)
终于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看了上面的说法,有一点不明白:Addis控制的是微博账号wikipedian(可能是这个账号),没理解错的话,wikishanghai这个账号并非Addis管理。也就是说,上海社群的官方发声渠道一直是畅通的,那么又何来被堵一说呢?另外,同意Jwong对这件事的看法--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4月11日 (三) 08:26 (UTC)
当时密码改了,撕是过去很久以后了,过了不久知道密码的人被封了,活跃人大多都离去了,还有的变成神经病了(例如大G),你说的是很久以后了。--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8:45 (UTC)
微博服务自建发声管道又不难,就算共用账号密码被改了,再申请一个账号并给上海社群的人共用便是了。为什么改个密码就是发声管道被堵?--Reke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9:04 (UTC)
不知道,因为后来和她搅和在一起很快闯祸了。。--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9:09 (UTC)

燕子君︰由阁下说“招惹是非”,不就是自我审查……聚会之中,本来就素未谋面,什么叫“他们没人认识”?他们目的如何不用去猜测呀,聚会之中,是不是依据流程去办才是重要。例如,大家都在编辑,他却四处扰乱,那当然有问题啦。所以由始至终,就是一句聚后(?)“失言”,再加上大量猜测,流言推波助澜。但贵社群反应不止于切割,更是火上加油。政治环境如此,聚会性质如此,自然风险亦如此,要办就承担风险,不想承担风险就不要办聚会。贵圈不是第一次出事之后,就在维基上扰扰攘攘。这宗小事更扰攘足五年。梅菲定律︰没错,办聚会,就是有机会会召来“不速之客”;办社群,就是有机会会“招来了完全招惹不起的势力”。然后,有机会发生的,最终都必会发生。所以请衡量好风险后才办。而不是事后在这怨天怨地,更遑论怨足五年,借机四出攻击。不是政治团体就不是啰,一次交集就会令贵社群由非政治团体,变成政治团体?门槛如此的低,在下亦无话可说。--J.Wong 2018年4月11日 (三) 09:13 (UTC)

聚会的目的只是为了线下搞推广,吃瓜少年们也真没那么大的本事,请您理解。--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1日 (三) 09:21 (UTC)
原来是这样啊。当年也是没有经验,对可能的风险一无所知,自己也没有统一意见。还是吸取教训吧。以后办什么官方/半官方账号的。都应该想好如何危机公关,如何躲开各种锅。现在这个时代一家小公司(不只是小公司,美国驻华使馆都有[84])把中国地图画错,把某些地区与中国并列,或者是犯一些历史错误都能引起网络上的口诛笔伐。你们做好解释“为什么维基百科上显示的台湾明星的国籍都是中华民国?”这种日经问题的准备了吗?如果哪天官媒脑子坏了要炮打维基,你们做好准备了吗?--简单时刻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0:27 (UTC)
@简单时刻:前人没有的经验后人可以总结,当后人顺着总结的经验往前走的时候也希望吸取更多的教训,说真的,这件事完全是极个别人做了极个别的事情然后在拿着所有人做了垫背的免费消费品,当时所有各个地方社群基本都这样让人给当卫生纸消费了。消费完了吧还说自我审查或维基理念与法律抵触什么的,他做的事情大家完全都不知道,这些事与别人都毫无关系的情况下,做了可能产生后果的事你无端硬扯上别人,还拿道德绑架别人,说真的这种事好像和审查没关系吧,不管你是什幺女权主义者或者其他什么的都应该明白一个简单的的道理,就是不应该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拿着他个人的私事消费大家。后来的举办一些推广之类的活动,举办这些活动,唯一的目的只是把这些被消费掉的地方社群恢复过来罢了。当然了,后来的一些举措完全是不是审查什么的,维基百科虽然是开放的,个人自由任何人无权干涉,但反对极个别人再拿着类似的事情来消费大家。--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5:31 (UTC)

其实要说敏感,比占敏感且和中文维基百科密切相关的人多了去了(不打算公开举例造成二度伤害),占连审查机构都没把她放在眼里过(不然占海特事件条目里的参考文献应是清一色的Dead links了)。下面这句话也许对某些人士来说很逆耳,然而无论是从新浪微博来看,还是从占海特事件里引用的可靠来源来看,网络上反对占海特的声音主要来自像“守沪者联盟”这样的(极端)本土主义者/地域歧视者,而不是政府或环球时报。而上海社群的分裂,实际上正是有排外情节的爱孟、京沪线等人(早前的讨论有举例)与没有排外情节的AddisWang、耶叶爷等人的决裂。爱孟和京沪线主导的上海社群后来也吸引了更多的有着同类排外情节的人,诸如Gszq(请见其用户页,我不@他了)。在我看来,这件事本质上其实是在用“政治敏感”来合理化个别人的排外情节,从而骑劫上海社群乃至中国大陆社群乃至中文维基百科。--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2日 (四) 06:26 (UTC)

@PhiLiP::我只对最后打黑字的最后一句表示认同。我说了,要不是有人在客栈大撕法律,理念,公众人物我根本不会提及这个事例。有人说谁反对这种消费社群行为就叫审查,那请他告诉我他是如何将这种劫持行为与审查绑在一起的?也请他在大谈理念的时候好好想想当初社群是如何被消费掉的。就算他是公众人物还是个女人,但谁也不敢担保女人这辈子不做错事。所以请你注意,拜托以后不要拿上面提到的哪位男女主人公的这类行为和自己的价值观挂钩,也不要拿个人的价值观和大众理念挂钩,更不要大谈什么维基百科无法在大陆推广的理念。--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9:11 (UTC)
"我说了,要不是有人在客栈大撕法律,理念,公众人物我根本不会提及这个事例。"
  1. "我觉得大G只是被占海特闯入上海社群聚会现场进行炒作的那件事搞得不正常了而已,因为一直有说是管理员帮忙搞的。"
  2. "问题是根据我的观察每次都是从那里起的头啊,看起来这次似乎也不例外。其实只要把很多疑问,例如占海特去上海社群聚会现场拍照炒作管理员为什么在第一时间制止对外说明占海特与当地社群在这件事上无关以及后续为什么撕扯的原因和大家都说清楚最后相互谅解下就好了,源头不清不楚最后始终是没完没了啊。。。"
-Mys_721tx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9:26 (UTC)
@Mys 721tx:我没有提任何人的名字,也不会提任何人的名字,如果阁下觉得菲菇的话有问题,你尽可请他本人来。--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9:33 (UTC)
"我没有提任何人的名字,也不会提任何人的名字"
  1. "G君冒犯占海特被封了???"
  2. "个人对占海特本人不做任何评判(开个玩笑:尽管他很漂亮),因为之前没人认识她,更没人愿意和这件大事绑在一起(都是吃瓜小少年,没那么大本事和能力),这事过后用它的不仅仅是有占海特,还冒出了不少其他的李海特王海特,其后更因为后来为当地社群招来了(尤其是在大陆的)任何人都惹不起,躲不掉的祸端。虽然他最终在占海特与社群发展之间做出了他应有的选择,不过我个人能理解和尊重他的选择。"
  3. "我觉得大G只是被占海特闯入上海社群聚会现场进行炒作的那件事搞得不正常了而已,因为一直有说是管理员帮忙搞的。"
  4. "问题是根据我的观察每次都是从那里起的头啊,看起来这次似乎也不例外。其实只要把很多疑问,例如占海特去上海社群聚会现场拍照炒作管理员为什么在第一时间制止对外说明占海特与当地社群在这件事上无关以及后续为什么撕扯的原因和大家都说清楚最后相互谅解下就好了,源头不清不楚最后始终是没完没了啊。。。"
-Mys_721tx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09:53 (UTC)
@Mys 721tx:第一,我没有人身攻击。第二,我只弄明白我自己的问题。第三,你有不明白的去问他本人,他是谁,我不说。第四,双方撕扯旧账打击对方真心没意思,说出来最起码大家可以过去心里的坎。第五:你要是心里这道坎还过不去打算打击报复我,尽管来。--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10:05 (UTC)
"第四,双方撕扯旧账打击对方真心没意思"
  1. "G君冒犯占海特被封了???"
  2. Special:Contributions/飞贼燕子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11:43:46 (差异 | 历史) . . (+75)‎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11:37:11 (差异 | 历史) . . (+329)‎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10:28:08 (差异 | 历史) . . (+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10:11:18 (差异 | 历史) . . (+137)‎ . . Wikipedia:頁面存廢討論/記錄/2018/04/12 ‎ (→‎聚会游戏)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10:06:14 (差异 | 历史) . . (-6)‎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10:05:22 (差异 | 历史) . . (+47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49:25 (差异 | 历史) . . (-15)‎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33:30 (差异 | 历史) . . (+28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29:09 (差异 | 历史) . . (+15)‎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马上就要突破100万条目了,有什么庆祝活动吗?)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28:40 (差异 | 历史) . . (-1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马上就要突破100万条目了,有什么庆祝活动吗?)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28:09 (差异 | 历史) . . (+155)‎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马上就要突破100万条目了,有什么庆祝活动吗?)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23:34 (差异 | 历史) . . (-3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20:08 (差异 | 历史) . . (-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18:54 (差异 | 历史) . . (+21)‎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16:14 (差异 | 历史) . . (-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9:11:52 (差异 | 历史) . . (+887)‎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5:58:13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5:55:48 (差异 | 历史) . . (-206)‎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5:52:26 (差异 | 历史) . . (+75)‎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5:50:20 (差异 | 历史) . . (+388)‎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5:31:43 (差异 | 历史) . . (+1,276)‎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4:59:33 (差异 | 历史) . . (+11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2T04:54:47 (差异 | 历史) . . (+256)‎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9:25:41 (差异 | 历史) . . (+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9:22:23 (差异 | 历史) . . (+215)‎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9:11:27 (差异 | 历史) . . (+6)‎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9:10:17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9:09:42 (差异 | 历史) . . (+17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9:01:26 (差异 | 历史) . . (+3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8:47:13 (差异 | 历史) . . (+282)‎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8:19:16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8:18:36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8:16:25 (差异 | 历史) . . (+3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8:13:12 (差异 | 历史) . . (+12)‎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8:11:59 (差异 | 历史) . . (+272)‎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7:59:10 (差异 | 历史) . . (+3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7:54:57 (差异 | 历史) . . (+119)‎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调整格式、排版)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7:37:58 (差异 | 历史) . . (+6)‎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7:35:24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7:34:32 (差异 | 历史) . . (+1,074)‎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歪个楼,关于AddisWang)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0:12:43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0:11:04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1T00:06:52 (差异 | 历史) . . (+898)‎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讨论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0T05:42:00 (差异 | 历史) . . (+285)‎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撕逼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0T05:19:28 (差异 | 历史) . . (+78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撕逼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10T02:39:30 (差异 | 历史) . . (+404)‎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10T02:16:09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10T02:07:33 (差异 | 历史) . . (+238)‎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10T01:59:42 (差异 | 历史) . . (+764)‎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10T01:59:10 (差异 | 历史) . . (-153)‎ . . 小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取消Lnnocentius(对话)的编辑;更改回飞贼燕子的最后一个版本) (标签:回退)
(更改可见性) 2018-04-10T01:41:31 (差异 | 历史) . . (+4,39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在哪里起的就应该回到那里)
(更改可见性) 2018-04-10T01:40:29 (差异 | 历史) . . (-4,546)‎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占海特事件撕逼处)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5:07:58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5:07:20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5:06:26 (差异 | 历史) . . (+452)‎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3:52:19 (差异 | 历史) . . (+42)‎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3:50:04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3:48:48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3:38:08 (差异 | 历史) . . (+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3:37:04 (差异 | 历史) . . (+3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3:35:04 (差异 | 历史) . . (+819)‎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1:31:10 (差异 | 历史) . . (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1:19:52 (差异 | 历史) . . (+3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9T11:16:09 (差异 | 历史) . . (+1,67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8T12:41:03 (差异 | 历史) . . (+129)‎ . . Wikipedia:互助客栈/消息 ‎ (→‎联署)
(更改可见性) 2018-04-08T09:31:23 (差异 | 历史) . . (+4)‎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8T09:27:06 (差异 | 历史) . . (+537)‎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8T04:21:27 (差异 | 历史) . . (-3)‎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8T04:15:09 (差异 | 历史) . . (+421)‎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8T03:19:20 (差异 | 历史) . . (+3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8T03:15:33 (差异 | 历史) . . (+3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8T03:08:51 (差异 | 历史) . . (+271)‎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7T12:38:01 (差异 | 历史) . . (+1)‎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排版)
(更改可见性) 2018-04-07T12:27:29 (差异 | 历史) . . (+175)‎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7T12:12:17 (差异 | 历史) . . (+317)‎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7T12:05:20 (差异 | 历史) . . (+7)‎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7T12:04:29 (差异 | 历史) . . (+6)‎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更改可见性) 2018-04-07T12:04:03 (差异 | 历史) . . (+150)‎ . .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 ‎ (→‎請求User:Techyan解釋其撤銷Galaxyharrylion6個月封禁的程序)
-Mys_721tx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17:08 (UTC)
刷屏的请自我封禁123小时。164.52.0.226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3:56 (UTC)
其实由始至终也只是某人看法可能比较特殊而已,而在下不觉得该看法有何问题,为何可以言之凿凿说别人在消费社群?阁下可能可以说其观点推延有问题,但这跟指控他人消费社群是两码子事情,阁下必须提出更多证据证明其在消费社费,仅凭该段微博无法证明此指控。阁下是在揣测他人动机。而且说到底,维基百科的确在推广知识自由传播,而知识自由传播则可以有效帮助读者辨真伪。阁下如果要反对该段微博,指其有问题,亦应该提出证据证明,推广知识自由传播与帮助读者辨认真伪完全无关。而菲菇君亦指出所谓舆论其实也只是小众。燕子君亦请论证何以此事余波要延续至今?有何必要?甚至上面亦有用户指出当事人都已经离开上海。何以五年来依然要不断提及这仅仅一次交集?可以论证什么?--J.Wong 2018年4月12日 (四) 11:06 (UTC)
举个例子:如果有人抢了银行回头和别人说是路边吃瓜的帮他抢的,你不觉得抢了银行的在消费吃瓜的吗?但我欣赏你最后一句,因此事互撕的场景我早就看够了。故事的主人公虽然离开,但愿他丢的火也早日熄灭罢。。--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2日 (四) 11:37 (UTC)
就说这个比喻有问题。阁下首先要论证该段微博有问题,而不是想当然觉得有问题,于是就说有问题。--J.Wong 2018年4月14日 (六) 11:06 (UTC)
如果按照菲菇的说法,就是上海双周活动被占海特骚扰和政治绑架,爱孟和京沪为代表的利用微博宣传账号来澄清,但是因为这个账号是和Addis共管的,而且这个决定(可能)并没有和Addis商量,所以Addis发现后立即删除并改了密码,(可能)导致爱和京认为Addis支持占海特的行为,并就Addis的身份进行指责。(?)这个是导火索。然后一次RFA突然地反对票不过线,被认为是部分管理员的对抗行为,而进一步引发敌视。(?)——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23日 (一) 04:00 (UTC)
总结基本到位。但我不认为占海特发一条微博(她本人都可能没到过现场)就“骚扰和政治绑架”了上海双周活动。一来交集短暂,二来占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从事后乃至现今的观察来看,我更觉得是有心人士借助占与中文维基的这一交集,煽动民粹以攫取权力。—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23日 (一) 12:28 (UTC)
User talk:WQL/韭茹语录。—john doe 120talk) 2018年4月24日 (二) 13:22 (UTC)

开一个专属讨论用的账号玩多人角色扮演play好玩吗?[编辑]

下面的标题开题人很明显是自己有其他账号又开一个账号来参与讨论用的吧。谁注册的不知道,但如果以后凑满自动资格后拿来当作投票机应该不太好吧。--101.10.83.38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21:03 (UTC)

WP:AGF,勿离题,谢谢!--140.180.249.176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00:28 (UTC)
不好意思继续,所以直接换账号来改内文换位置,要玩多久呢?--101.14.197.202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00:53 (UTC)
你爱玩多久就玩多久。--140.180.242.45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17:49 (UTC)
以我个人而言,不代表上面不管哪个你的看法,开很多账号和IP试图扮演多个人试图影响讨论或持续讨论或投票,像是维基小霸王的讨论。或者是模仿飞贼燕子或Galayharrylion会主动更改他人留言的编辑习惯。或者是模仿WQL的文辞语调。不管是哪一种,给人的感觉是藐视其他人的判断能力。但就不提太多细节免得变成我藐视其他人,至少不重复别人已经知道的常识,会让人以为我把其他人当小孩子在看。
补充一点,为了寻求某种目的而主动用扰乱的方式来达成目的,又认为自己在执行正义,其他人是扰乱。如果带有这种想法建议改一改,又不是中二病发作,都几岁了。--49.217.100.242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20:15 (UTC)
大哥,我怎么觉得您在模仿某位的受迫害妄想症呢?这里有谁敢藐视您的判断能力?--140.180.242.45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20:32 (UTC)

说得好,但这只是第一步[编辑]

另开一段说点现实的事吧。对社群的这种现象User:Hat600/essay/黑社会已有论述。实现你们的理想,改变中文社群的认知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也需要实践的检验。目前这一派的一些人物还有一定威望,要是人家不跟你们正面交锋,就靠拉票来怼你们,你们真的有长期消耗战的耐心吗?至少在现在,可能人家扣你一个“造谣”的帽子的一句话(参考上面的“对中文维基百科2017年人事投票的统计分析”话题)都能比你们摆这么多干货拉到更多的票(不是说你们不应该摆干货,只是现实不是太美好)。6个月后Galaxyharrylion出来的时候你们还在吗?还是过了几个月,依然一切照旧?--简单时刻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0:28 (UTC)

  • @简单时刻这种消费社群的行为不但要反对而且必须必须杜绝。这件事造成的影响数年以来我想大家都看到了,它不但能让社群撕扯持续好几年,而且还能让优秀的编辑变成神经病。大陆地区的社群活动正在慢慢恢复,我想大家都很不希望这种事和当年一样再来一次。另外说道Galaxyharrylion,我想走不出当年阴影的绝不仅仅是Galaxyharrylion,我希望所有经历过或参与过的老前辈们能端正心态走出当年的阴影。是活在当年的阴影里不出来,还是走出阴影向前看,我想聪明人自有聪明的选择。希望大家能记住上次教训的罢。--飞贼燕子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13:17 (UTC)
只希望像你这么想的人越来越多吧。--简单时刻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23:39 (UTC)
希望如此吧,实际上如果不提这些爱孟、大G的事,不也能好好去干活吗?——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15日 (日) 05:22 (UTC)
嘴上喊着主义,心里全是生意[85] [开玩笑的]。--简单时刻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22:35 (UTC)
您看看是什么时候的事。相互放弃沟通是今年来的事。--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8日 (三) 23:22 (UTC)

再歪个楼,关于PhiLiP[编辑]

上文中始终未被提到的菲菇又是如何被牵连的呢?而“相互放弃沟通”又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2018年4月19日 (四) 23:48 (UTC)

我自己来说就不客观了。不过欢迎其他人来考古(提示下,2011-2017年初都不活跃,2017年才又开始的)。--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20日 (五) 00:26 (UTC)

再再歪个楼,回归上一层讨论[编辑]

想请问究竟范关占海特事件啥事?还是说其实完全不关事,只是被一楼的那个IP莫名其妙的扯了下来?看得一头雾水仍然不明白-某人 2018年4月20日 (五) 14:02 (UTC)
@PhiLiPAT:-某人 2018年4月21日 (六) 13:41 (UTC)

可能是因为范在RFA快结束时投了反对票-- 2018年4月21日 (六) 05:41 (UTC)
前因后果我真的不太清楚。—AT 2018年4月21日 (六) 15:19 (UTC)

麻烦各位不要再歪楼了,本楼只讨论占海特事件,无关话题请另开新段讨论。--140.180.250.111留言) 2018年4月21日 (六) 21:08 (UTC)

历次里程碑条目的计算方式[编辑]

没懂WP:宣告中的里程碑是怎么计算的,(不妨假设是第x条里程碑)是指第一次使得条目数字恰好为x的条目?还是在该删的条目删掉之后的第x条?那么“该删”是怎么断定的?

不妨看一个例子:假设第x-1、第x个条目是速删条目,而第x+1、x+2个条目是合法条目,那么删除了第x-1和第x个条目之后,“第x里程碑”这个称号是属于哪个条目?

  1. 删除前的第x个
  2. 删除后的第x个(原来的第x+2个)
  3. 删除后的第x-1个(原来的第x+1个)

求解答。EtaoinWu讨论 2018年4月12日 (四) 11:40 (UTC)

  • 不考虑删除页面。我们无法假定已被计入条目数的页面是否“合法”,我们也无法保证以前留存的条目不会被删除——我们甚至无法保证条目数量统计的准确性,由于服务器一侧的原因,偶尔会有一些项目的页面数量被重新统计,然后突然大幅度下跌或上升。 --达师 - 370 - 608 2018年4月13日 (五) 03:58 (UTC)
    • 第百万条之前好像是某处地震,为何变了IP? ——CommInt'l留言) 2018年4月15日 (日) 22:08 (UTC)
  • 干脆用ifttt将条目统计数与新建页面进行对照来确认。我还统计到是一个人是1MW,结果删多几次页面又掉成IP分配表了。——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16日 (一) 01:05 (UTC)
    • 刚刚注册了一个,结果发现没有对最近修改的拦截器。功能做不到。 囧rz...难道要跑机器人?——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16日 (一) 01:42 (UTC)

有关日前在元维基进行的核查[编辑]

日前,在下与User:MCC214在元维基申请了对User:Superman12345以及User:Ray678123及这两个用户是否使用傀儡进行编辑进行查核,结果如下:

Ray678123 与 CYSHFLANKER 和 祖国卫士 不相关 不相关。CYSHFLANKER 和 祖国卫士 Symbol possible vote.svg 可能 是傀儡. Ruslik (talk) 19:55, 11 April 2018 (UTC)
Superman12345 很可能 很可能是 CYSHFLANKER 的傀儡,并与 Ray678123 不相关 不相关Ruslik (talk) 19:59, 12 April 2018 (UTC)

然而,根据中文维基一个月前的查核,结果如下:

Ray678123  已确认 CYSHFLANKER。-Mys_721tx(留言) 2018年3月6日 (二) 20:47 (UTC)
Superman12345与两者(CYSHFLANKER, Ray678123)基本上不相关 不相关。--Lanwi1(留言) 2018年3月8日 (四) 07:50 (UTC)

所以,根据元维基的核查:Superman12345与CYSHFLANKER技术相关,因为我们知道元维基不会根据本地的编辑倾向进行核查。反而Ray678123与另外几个账号全无技术相关性。

而在中文维基的核查却表示:Superman12345与其他几个账号没有相关性,而Ray678123才是CYSHFLANKER的傀儡账号主人。

我想请问@Mys_721tx:以及@Lanwi1:两位核查员是依据什么中文维基特有的核查方式得出与元维基完全相反的结论。以及,是否是中文维基一个月前的查核出了差错,是否原先还有过这样的情况出现,我们在今后应该如何避免这种差错,还有,如果元维基的核查是准确的,那么我们对User:Ray678123的永久封禁即是无理封禁,而这又应该如何处理。--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3日 (五) 01:36 (UTC)

元维基:看来收回权限没有问题咯(手动滑稽)?--140.180.247.235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1:48 (UTC)
本地核查员主要根据编辑倾向和技术细节判定。元维基不一定准确,主要原因是监管员不懂中文以及他们能理解的语言大多为欧美系语言,也有可能提报者不懂英文。--Lanwi1(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1:58 (UTC)
监管员不懂中文,那么会搞错“技术细节”的问题吗?一个语言问题,会出现两个调转180度的结果?--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3日 (五) 02:02 (UTC)
技术细节大概不会搞错,会搞错的是编辑倾向。即使两者技术细节相似也不一定是同一人。[86][87]--Lanwi1(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2:08 (UTC)
的确,我们可以判断技术相似却不是同一人的状况。但是,Ray678123在技术上与这三个账号都技术无关的情况下(元维基如是说),为何CU可以给下Confirm的结果?难道说如果我注册一个账号冒充了您,模仿您的编辑特征,然后扰乱讨论(如果,只是如果),那么最后即使这个账号与您技术不相关,您也会遭到封禁吗?--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3日 (五) 02:17 (UTC)
我不知道监管员是怎么判断的……我也没问过监管员。--Lanwi1(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2:21 (UTC)
我已经向查核的当事监管员在查核页进行询问。我知道有CU有很多不能透露的东西,隐私政策我们也都理解。然而,在这里查就是confirm,扔到元维基就是整个转180度,而且无法给出合理的说明,这样的情况是绝对要不得的。我只能建议今后中文维基百科CU权限恢复以后,只给出技术因素的相关性,而不要掺杂编辑倾向进行查核。编辑倾向,不需要CU检查,我们也可以查,而让CU的结果里掺杂根据编辑倾向的判断,只会导致事情变得更复杂。--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3日 (五) 02:30 (UTC)
如果可能的话,我甚至建议现在就可以启用英文维基的CU系统:即先由非CU用户分析帐号之间的编辑倾向,判断是否有必要核查,再转交到CU(现在则是元维基CU)。而CU只负责核查并给出帐号之间的技术关系,具体判断是否是傀儡,CU的结果只作为判断依据的一部分。--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3日 (五) 02:39 (UTC)
(-)反对“只根据技术因素判定两个账号是否是傀儡,而不要掺杂编辑倾向的问题”,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某新用户疑似一位喜欢用代理软件破坏的用户,如果不知道他的编辑倾向,也就是以前用过哪些代理软件,那么从什么角度去验证两个IP是否是出自同一个代理?--Antigng留言) 2018年4月13日 (五) 02:57 (UTC)
已做出修正。--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3日 (五) 02:59 (UTC)
“以前用过哪些代理”也是技术细节吧。另外,也有可能一个月前的数据和一个月后的数据不一样。毕竟只有3个月数据可查,差了一个月的确有可能做出不同判断--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4月13日 (五) 04:13 (UTC)

如shizhao所说。这个可能是因为只有1月的数据可以判断为confirm,所以3月查看起来是confirm,4月查看起来是unrelated。Bluedeck 2018年4月13日 (五) 05:03 (UTC)

如果之前的CU数据有手工在CUwiki整理,可能还可以多查到一些东西,如果没保存,那就没办法了--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4月13日 (五) 07:54 (UTC)
可能因为Ray678123被封禁后在自己讨论页上的这个编辑[88],而Ray678123最后一次编辑背后的数据和以前Ray678123在1月时编辑背后的数据的大有不同,因而再亦配不上CYSHFLANKER祖国卫士编辑背后的数据,相反Superman12345编辑背后的数据巧合地又配上了CYSHFLANKER祖国卫士,所以之前的结果就全被推翻了。--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4月13日 (五) 09:57 (UTC)
当事核查员给出的结论非常简短明确:“I do not know.”(我不知道)。那么现在陷入了一个僵局,两方的CU都无法提供能够证明“自己是对的”的材料,而在无法知道哪方CU的查核是准确的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如何处理这几个账户的封禁?--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4日 (六) 03:49 (UTC)
我也很想知道如何去处理他们。--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4月16日 (一) 09:21 (UTC)
一罪一罚,违反什么方针就用什么封禁,先假设两账号无关,除非有绝对肯定的证据,如果最后还是搞错,解BLOCK即可。不是吗?说好的WP:AGFWP:NOBITE呢?吉太小唯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09:40 (UTC)

顶部庆祝横额[编辑]

建议把顶部横额的连结改为wp:1M,个人认为该页面比wp:a适合。 另外,为何在我未更改任何设定下,有时显示繁体,有时则是简体?--哈哈常笑 2018年4月14日 (六) 04:06 (UTC)

有时简体有时繁体+1--140.180.249.176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04:09 (UTC)
简单而言,因为1M页面有两个版本,而目前无法决定应该用那一个。--Temp3600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14:09 (UTC)
请问另一个版本是?--哈哈常笑 2018年4月14日 (六) 15:16 (UTC)
版本一版本二。--Temp3600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15:21 (UTC)
囧rz...,这也要争,争完都过时了吧。--哈哈常笑 2018年4月16日 (一) 07:59 (UTC)
但两百万篇条目的时候就不会再有一样的问题了 -KRF留言) 2018年4月20日 (五) 14:22 (UTC)

关于元维基的CU问题[编辑]

元维基查核员表示:

It would be beneficial to both zhwiki community and stewards that if zhwiki can do some sort of Quality Control (discussing if checks are really needed) on zhwiki before coming to SRCU.

——revi

其表示现时的查核品质不是十分好,故建议在本地进行过滤。故此,本人建议以WP:RFCUHAM进行初步审查(筛选出可以Duck的事项)。此举亦可以让使用者不需要使用英文。
以上
--1233( T / C 2018年4月14日 (六) 06:56 (UTC)。

“I agree with Tiger that local sysops can handle the situation without CU data.”观念问题。这种已封用户的CU在本地早查了……--Yangfl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07:11 (UTC)
事实上这几天在meta查的zhwp的CU,有很多都是用户名、编辑倾向非常duck的,但是也被提出了,例如这一例,因此在下认为有必要在本地由sysop初审。并且在下认为审查duck的、为RfCU提供翻译的人不应该承担出问题的责任。EtaoinWu讨论 2018年4月14日 (六) 07:55 (UTC)
这不就比以往local时收紧许多了?我不喜欢这个方向。--Temp3600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09:12 (UTC)
元维基显然更倾向于那种“不得不查”的请求,而不太喜欢“事后再查”的清理工作。(寄人篱下就是这样的)--Yangfl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14:36 (UTC)
应是基于用户隐私数据越少接触越好的原则,才有尽可能不CU的倾向吧。--Tiger(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15:20 (UTC)
(+)同意,以及是否需要为此制定一个过渡时期的WP:CUP,以厘清哪些情况可在本地解决,哪些情况需要上报至元维基?--140.180.242.45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17:58 (UTC)

其实社群过于依赖技术手段(CU)来抓傀儡并不是一件好事。其一,目前大多数被提交CU的账号已经达到了仅根据破坏行为或duck其他账号就可以直接无限期封禁的地步,CU这些账号的唯一好处是查出已注册还没有开始活跃的傀儡账号:然而除非是像影武者这样持续n年的破坏者,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并不大。其二,对技术证据的过度依赖(须知可用的技术证据并不多,且在代理未被广泛封禁的情况下更可轻易篡改),也会导致一部分破坏者学习并发现其中的漏洞,采取技术手段来绕开技术查核。总而言之,(无论是本地还是Meta的)CU应该是最后的防线,是万古霉素,不到万不得已不应使用。--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18年4月14日 (六) 18:18 (UTC)

per IRC,个人觉得有必要建立相关的指引,规定除紧急情况以外的查核均需先走WP:RFCUHAM,另外还需要规定谁可以转交请求。--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5日 (日) 15:23 (UTC)
(+)支持作为过渡时期的政策。--Yangfl留言) 2018年4月15日 (日) 15:27 (UTC)
(+)支持以及可以咨询文言维基百科管理员@Davidzdh:元维基CU提报注意事项。--140.180.241.224留言) 2018年4月15日 (日) 20:59 (UTC)
呼唤在下是有什么事吗?这中文维基的用户查核情况我也不知何从评价......毕竟文言维基的情况与这里也略有相异处。- I am Davidzdh. 2018年4月17日 (二) 01:19 (UTC)
CU的目的不止捉傀儡,其实还有以原有已知傀儡揪出新傀儡的功能。--MCC214强烈要求维基条目宁缺勿滥#我做了什么? 2018年4月16日 (一) 09:19 (UTC)

究竟这措施可以如何实行,如果单方面设立本地方针,这是管不到元维基的用户,他们照可以提交CU。如果元维基定下规则要经审查才能提交中文维基百科的CU,否则不受理,这会否造成歧视?因为维基项目是没有这规定。--QBear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13:21 (UTC)

是的,正如你所说,的确没法阻止用户不通过本地而直接到元维基去申请CU,但监管员可能会要求在非紧急的情况下由本地讨论后再上报(个人猜测)。不论如何,本地至少应做出引导用户在本地讨论完以后,再去元维基。--Tiger(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14:14 (UTC)

艺人本名应否显示在条目上[编辑]

OTRS历来接获不少声称是艺人所发的信件,称艺人本名是其隐私,希望从条目中删除。请问目前社群对这类要求的态度如何?--Temp3600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14:05 (UTC)

个人来说,如果是官方资讯的话,可以列出,否则并不建议。例如三上悠亚,从外貌便得知与鬼头桃菜为同一人,但是官方不承认的话,为了避免违反生者传记,则不应列出。—AT 2018年4月14日 (六) 14:20 (UTC)
可靠来源。如果有第三方可靠来源佐证某某本名即为某某的话,就烦请他们联系对方单位删除。若没有可靠来源按无来源处理。(而且WMF适用美国法律,没有“被遗忘权”一说。本站立足美利坚,服务全球华人,受美国法律保护……)--Yangfl留言) 2018年4月14日 (六) 14:33 (UTC)
有可靠来源且艺人或其经纪公司没有明确表示本名不公开,就可以写出来;反之,虽有可靠来源但艺人或其经纪公司明确表示本名不公开,就应该尊重其意愿;至于连可靠来源都没有,就更不用说了,不能写。像荒山亮条目坚持要把本名写出来,不知是为什么,人家都说不愿意了,还有乐乐,乐妈在脸书都说不希望公开女儿本名了。-游蛇脱壳/克劳 2018年4月14日 (六) 15:33 (UTC)
但我认为有可靠来源时,即使艺人或其经纪公司明确表示本名不公开,亦应记载其本名。不能说他们不想就不写,不然维基上所有批评的内容都不能保留了。--【和平至上】💬📝 2018年4月15日 (日) 06:00 (UTC)
同意,即使本人不愿意,但有可靠来源的话就不属于隐私,也可以写。 -KRF留言) 2018年4月15日 (日) 06:13 (UTC)
奇怪的是,如果他们一开始就不打算公开,来源撰写者(比方新闻记者)又是如何知道他们的本名,以写成可靠来源的?所以我怀疑乐乐的本名根本不是谢语恩,这是乐妈当初故意捏造给记者,让他们互相抄来抄去,但事实是错的。比起一再声明“本名不公开”,这倒是保护女儿的好方法。-游蛇脱壳/克劳 2018年4月15日 (日) 06:32 (UTC)
有可能是一开始时公开,后来改变心意,或出于其他理由。譬如小灯泡的本名刘依洁,不知道是出于媒体自行规制或有受到其它压力,后来渐渐被小灯泡取代。 -KRF留言) 2018年4月15日 (日) 06:42 (UTC)
可靠来源“故意捏造”的资料,就不是维基可以处理的问题了。--Nivekin请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09:32 (UTC)
  • 维基百科的条目内容是根据可靠来源编辑,人物的原名如有可靠来源则可列出,不应因为主题人物的主张而自我审查过滤内容。--Thomas.Lu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01:50 (UTC)
  • (!)意见:我认为只要有可靠参考来源的披露,无论本人意愿都应该可以写出本名,除非当初本名是透过非法的管道被泄漏的。这状况有点像在公共场合被拍到的照片不属于隐私,纵使当事人因种种原因不想被他人看到这张照片,仍然无权要求撤除或宣称此为侵犯隐私;但相反的,如果当初照片是在私人空间被偷拍,那么因为隐私权纵使已被公开也有权要求撤除。我是用这样的观点来类比对于本名的处理。--泅水大象讦谯☎ 2018年4月16日 (一) 05:08 (UTC)
同意这看法。--【和平至上】💬📝 2018年4月18日 (三) 09:40 (UTC)
  • 我也(+)同意。不过还有一点:我觉得必须有足够证据证明“当初本名是透过非法的管道被泄漏的”才能认为当初本名是透过非法的管道被泄漏的,否则就默认可以写出可靠来源提供的本名。--相信友谊就是魔法CuSO4正在努力提高知识水平 2018年4月20日 (五) 09:44 (UTC)
这篇报导可不可靠?-游蛇脱壳/克劳 2018年4月20日 (五) 10:33 (UTC)
有其他报道资料佐证,没有证明这不可靠的资讯。但如果本着尊重本人意见等观点,个人认为荒山亮名称和首段可以不写本名,仅在下文(如生平)和信息框中记载和列出来源。--YFdyh000留言) 2018年4月23日 (一) 03:25 (UTC)

有关百万条目标志[编辑]

...我们可能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标志应该用到什么时候?--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5日 (日) 17:01 (UTC)

  • 用到不再是一百万XXX,即是二百万。 ——CommInt'l留言) 2018年4月15日 (日) 22:01 (UTC)
两个星期?--Temp3600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01:19 (UTC)
等我们讨论完这个,两个星期都过去了。--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6日 (一) 01:21 (UTC)
shizhao提过,翻看过File:wiki.png,最少2天,最多12天,所以有人建议是14天。——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16日 (一) 03:05 (UTC)
好的,那就14天。--Innocentius Aiolos 2018年4月16日 (一) 05:05 (UTC)

我询问林高志照片上问题有何不妥,为何引来中文维基百科管理员注意,并要求我检讨?[编辑]

我先声明,我不是在问瑞丽江的河水这件事被中文管理员注意到,因为有人拿来中文维基百科说(见[89]),因此中文管理员希望我检讨这事,然而我看不出问题,我想向各位请教问题的症结点。

    • 以上说的话,你们觉得与我问题有关系吗?如果有,麻烦请指出他说的话哪里能为“照片上分类问题”带来解决或帮助,因为我看不懂。(注)

注:他说不关他的事,之后他在这里又说:“怎们就叫与我无关呢,我也在关注他的动向啊”,立场反复。--Kai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15:37 (UTC)

  • 你真是嫌事儿还不够大。。我什么都不想说。我做梦都想不到随口聊两句居然能把事儿捅那么大,先是在Commons林高志君用户页吵,然后把我抖去administrators notice,被管理员驳回后去人家管理员讨论页把我点出来吵,跑到我中文维基用户页里吵,还把Outlookxp钦点出来批斗,现在来互助客栈闹,,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河水和谁在喝水 · 云南专题|社群 2018年4月16日 (一) 17:24 (UTC)
    • @瑞丽江的河水: 因为你把事情带来中文维基百科,所以我这问题就是在检讨你说的话。我正好想问你:你的[91][92]这二句随口聊,请问与我问林高志上传照片的问题有何关系?把事儿捅那么大就要问你了,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何找我吵?我找管理员([93])、找Outlookxp([94]),那也不关你的事呀,就算我在闹、在吵,那也与你无关呀,这就我对你不懂的地方,所以我才会找客栈向各位询问:
      1. 林高志的照片有问题,我有什么错?
      2. 我找他问,是有何不妥?
      3. 遇到问题而无法分类,我承认我不懂得变通,但不表示我不可以问林高志,为什么我引来瑞丽江的河水反弹,究竟对我有何不满?
      4. 如果以上三个问题无法回答,那么请告诉我,他的举动是不是意思是在叫我不应该找林高志问,如果是的话,这是为什么,是因为他与林高志有过节,而我问了就受到波及吗?--Kai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19:18 (UTC)
      • 我听取伊诺君的意见,将不再就此问题发表回复和看法。--河水和谁在喝水 · 云南专题|社群 2018年4月16日 (一) 19:37 (UTC)
        • @林高志瑞丽江的河水林高志的照片,那三张都是在船上拍摄的,从画面上看不出在哪里拍,一张港口、二张峭壁,我不确定是在基隆的港口,还是新北市的港口出海,因为认不出峭壁是不是基隆屿,还是从船上回望基隆市的峭壁。
        • 以上,这就是我的考量,因此我才问林高志,否则就该改成台湾港口、台湾峭壁的类别,而不是基隆屿。如果他没有答复,仍然可以解决,不会因为没等到他的答复就无法解决。
        • 我以为瑞丽江的河水误会了什么,非得要用他的好心告诉我;然而在3月26日至4月7日这期间,只有他认为我在等候林高志的答复,实际上有谁会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在等候,就像林高志没答复,有谁会知道他有没有看见我问题,这是一样的逻辑。而且瑞丽江的河水忘了一点,林高志有选择要不要回答的自由,即使没有答复也没有关系,只是答出更确定地点在哪里是会比较好,才不会积压照片全在母类别(台湾港口、台湾峭壁)。所以我不知道瑞丽江的河水为这种事是有什么好吵,现在却反过来说我在找林高志吵,我只看见你在找我吵,不见林高志有说什么。--Kai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19:48 (UTC)
          • 为避免这个讨论看似云里雾里,前来放几个链接(按时间顺序):
            1. c:User talk:林高志#File:基隆市古炮台12.jpg
            2. c:Commons:Administrators' noticeboard/User problems#瑞丽江的河水
            3. c:User talk:Zhuyifei1999#Re: Commons:Administrators' noticeboard/User problems#瑞丽江的河水
            4. User talk:瑞丽江的河水#他应该是不会回应与改的[8]--河水和谁在喝水 · 云南专题|社群 2018年4月16日 (一) 20:38 (UTC)
            • 太好了,你已经做了整理。好让大家看见是我在找你吵,真是对不起你!你继续回应,请问你是想要我怎么做?你意思是认为我一开始不应该找林高志问吗,还是叫我想个法子去迫使他回答我问题,因为我的理解是你不断向我好心提醒“林高志不会回应我”,这种不断,你的意思就有改变,否则为何明知道无关,还要一直提醒我不用等他的答复,这只有你才会知道。--Kai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21:02 (UTC)
              • 我从来都没有认为你哪里做错了,就对林高志的提问而言,相反我很赞赏你对处理图片分类认真的态度。你一开始找林高志问没有任何错误,我告诉你不必花费力气找他,不能说完全和我无关,因为我曾经找过他,同样没有回复,只是当做谈笑和你聊起罢了,告诉你不必苦等。假如你和我说一句话,我回你一句“请问这关你什么事呢”,你会怎么想,友好一点行吗?这些都无所谓,再往后我就没有说话的份了。(违反承诺和平的说几句,我根本就没想和你吵架,也不认为我们在林高志的讨论页有“争论”,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们“争”的是什么)。如果你愿意,就此收手好吗?如果不愿意,我也不会再回复了。--河水和谁在喝水 · 云南专题|社群 2018年4月16日 (一) 23:16 (UTC)
                • @瑞丽江的河水
                  1. 你是没有说,但是你一直叫我不必费力气找他,这种不停向我提醒,你会怎么想?
                  2. 当时我意思是在问,你说的话与我问他的问题是有什么关系,因为他照片是在船上拍摄的,我没有看出来你是在讨论这事,所以我才会问你:“请问这关你什么事呢”,可是你看你回答:“不关我的事”,之后你又回答:“怎们就叫与我无关呢,我也在关注他的动向啊”,我看不懂你是在做什么。
                  3. 我唯一看懂你在做什么,就是你的举动是在不停向我提醒,正因为不停提醒,你的意思早已经不是在叫我不用等候他的答复,当然我会将你看成是种骚扰,因为你的意思变成有二种其中一种:
                    1. 叫我一开始不要找林高志问,问了就是我有过错,请问我有什么错?如果我没错,为何当时你要追着我不放?
                    2. 你希望我想个法子让林高志回答,否则就继续向我提醒。林高志有他不回答的自由,而且我也没兴趣理会你与他之间的事,为何当时你要追着我不放?
                    • 以上二种意思,要嘛就是我哪里有错,要嘛就是你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来检讨(原因在这)。--Kai留言) 2018年4月17日 (二) 04:05 (UTC)
  • commons:User_talk:林高志#File:基隆市古炮台12.jpg中“@瑞丽江的河水: 請問這關你什麼事呢。”、“請二位停止騷擾。”,我认为是Kai君发出的很明显的不希望河水君继续参与这个话题的信号。虽然河水的留言确实不能算作骚扰,但是既然Kai已经对这样的留言表示不满,如果此时能停止,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这是我个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Tiger(留言) 2018年4月16日 (一) 22:41 (UTC)
  • 双方对此事皆有失冷静,从一开始林高志君的讨论页纷争,就在下所知,此用户由于年事已高,对于电脑机械的操作并非十分擅长,不善于利用讨论页与其他维基人沟通,瑞丽江的河水君提醒Kai3952君此事,但旋即遭到Kai3952君的强力反弹,并以稍激烈的言词回复,就在下拙见,起始爆发点便是Kai3952的不友善回应,另外,以三句对话便判定对方有骚扰及扰乱嫌疑,维基百科是由沟通讨论所建构的协作企划,在下认为Kai3952并没有权力要求瑞丽江的河水不得在第三者的讨论页做出讨论及善意提醒。当然瑞丽江的河水君的后续处理亦有失理性与冷静,请双方皆冷静下来,以理性及文明的方式沟通讨论,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NHC、才不是NPC呢哼!。:.゚ヽ(*´∀`)ノ゚.:。 2018年4月16日 (一) 23:41 (UTC)
    • @TigerzengNHC
      1. 明白,他不算是骚扰。
      2. 我没有强迫林高志回答,我问他的问题全是他上传的照片,不应该看成我找他问就是在欺负他老人家,甚至认为我找他问就是我的过错,而且谁会知道他是年事已高、善不善于电脑操作,难道我对他照片有问题还要先对他进行身家调查吗?不然你解释做什么?
      3. 我没有要求瑞丽江的河水不能参与讨论,但是他给我善意提醒不可以用“许多次”及“相同表达”这方式,否则这种情况就会变成“强迫”的意思,这是我认为爆发点,所以我才会强力反弹。换成你们二位,会不会觉得被强迫?他当下知道与我问题无关就应该停止,反而继续,那么给我的讯号就会是错误的意思,请问我哪里有对人过度解读,难道你们不会这样吗?--Kai留言) 2018年4月17日 (二) 04:19 (UTC)

由于瑞丽江的河水并没有说清楚,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我只好推测他的意思,应该是希望我听从他什么,因此我刚刚在他的讨论页许下承诺:不编辑林高志的照片、不找林高志谈话或询问、不干涉他与林高志之间的事。愿从此平息,好好让我继续编辑,请问@瑞丽江的河水:可以吗?--Kai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09:23 (UTC)

  • @Kai3952:你能就此收手平息事态,也是我最愿意看到的结果,此前我也不知道林高志是高龄编者,我也没有责怪你对于林高志追问行为的意思。我的初衷只是告诉你,不必找他苦等,他不会回复你。你当然可以编辑林高志的图片、向林高志谈话和询问,如果你愿意,并且林高志君不反对的话,我也没有任何强迫你禁止编辑询问的意思,我也希望能将Commons中的图片梳理清楚。我与林高志之间的事,我不介意任何人插手,指教也好,谈笑也罢,我不在意。对我而言不是什么大事,多认识一个朋友而已。--河水和谁在喝水 · 云南专题|社群 2018年4月18日 (三) 11:03 (UTC)
    • @瑞丽江的河水: 你是不是只知道你说的话向别人表达什么,却没有发现你的举动在带给别人时,对方解读你的举动所表达的意思是什么?--Kai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12:16 (UTC)

前文提出:南部某先进,贡献维基百科十余万张照片,见贤思齐努力奉献,因公益拍照约十万张,又多数十年以上,72岁老翁不易全部记住内容,有99%成功已经难得,有缺失处可删改。 新手上路半年连回应处都不知,414见到王秘书长才了解, 415一并解释,无意冒犯误会待慢了。此说明有人不满意又无故封禁了,不写并没影响。

但到处哈韩、哈日、哈陆、哈美…等。 2017年台北世大运,有九亿多经费,应北市府要求提供照片等,特别走遍全市十二区四百多处,外加优质文教机构,均摄影撰文先于网络布施再编辑成,‘认识文化台北-公益书’. 台北市: 林高志. 367. ISBN 978-957-43-3757-6. 建议观传局等(参考出邮票、影音光碟、书籍、折页等)、文化局(事后招商拍摄“文化台北”形象影音光碟),书籍、折页尚无消息,我们要以何物让人哈台(文化输出认识台北)呢?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应该是阅读史,而一个社会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体的阅读水准;要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就看阅读能植根多深,谁在看书,看哪些书,就决定了未来。世界上最爱读书,是以色列及匈牙利。区区小国,因爱读书而获得智慧和力量, 将自己变成了让人佩服的"诺贝尔奖大国"。读书不仅仅影响到个人,还影响到整个民族,整个社会。

文化敏感带,集中在思考和创造层面上,那它的复兴已有希望;反之如果集中在匠艺和记忆上,那它的衰势已无可避免,20多年来似重影音,从书籍、折页看应加强文字,某官员兼教授坦承,各县市应先出一份中文版书籍、折页,成功才更有希望。

自1982年起于台银月刊、经济日报等8家报章撰文。于醒吾大学授课,扶轮社、清华大学、辅仁、中原,松年大学、企业、社团讲员、金融员训院、台银等10余处讲课。出书16本项,举凡:“好姻缘与好事业双赢策略”、“知识经济世代理财与心灵净化”、“林叔叔讲文化故事”“产业经济专集”、“文化创意行销”等嘉惠大学研究所师生、券商分析师、学术界等。为充实文化素养,取经五大洲四十国,保安宫十余年文史解说老师。笔耕、演讲、展览、忠言行善已36寒暑。

 網路認識文化教育:文化的核心價值是教育,百聞不如數張照片,若加上人事時地物歷史典故,較具知識。民眾出國多數採購、走馬看花,文化知識較日本團,尚有努力空間。

无论文字、演讲,天然职责是‘宣扬教化,褒奖上进,修养品德,抒发情感,利益人群’,反之,就是不足取的。同理摄影亦然,可惜少数人用于敲诈等。

感动马偕博士的伟大,及朋友误用照片,被敲30万元,许下为乡土布施文资图片志愿。自2013年起日行一善于网络认识文化(教育) 撰文一千多天,约300字认识文化,计50多万言,上传相片近万张布施。朋友称:可能是会挡到一些人的财路,但几个群组每天等待阅读,再转传海内外该如何?—以上未签名的留言由林高志对话贡献)于2018年4月17日 (二) 00:56 (UTC)加入。


  • @Kai3952::其实原本瑞丽江的河水说“他不会回答的”,并没有阻止你问问题的意思,只是好心提醒你在讨论页问没有用。就我看来你之所以会被要求检讨,不是因为问林老先生问题,而是别人提醒,你却直接以“干你什么事”这样不友善的语气回应。如果你只是觉得你问林先生的问题,瑞丽江为何出来代替回答很奇怪,也可以改用其他的方式来询问,例如“你是怎么知道他不会回答的?”就我看来的确你一开始就过度解读,将他人的“经验分享”视为“干涉你的行动”。
  • 另外,其实他的回答与你的问题是“有关系”的。这个关系虽然不是直接地回答你要的答案,可是这是告诉你“因为你不可能从这里取得答案,如果想不到别的管道来找到答案,你可以自己来处理这些照片。”我看了一些讨论的过程,猜想你可能在理解这种口语对话背后省略的逻辑上有些困难,在这里一并解释,希望可以稍稍缓解你心中纠结的疑问。--Reke留言) 2018年4月17日 (二) 08:20 (UTC)
    • @Reke: 不!我的意思是,他对于问题并没有帮助,而且他也知道他不是在回答问题。我真正需要的是,我要知道林高志上传的这三张照片是在哪里拍的,因为我无法确定是在新北市还是基隆市,如果是基隆市,那么是在基隆屿还是在基隆港附近的峭壁。--Kai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08:51 (UTC)
      •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对大多数的人而言,他的回答对问题“有帮助”。--Reke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09:30 (UTC)
        • @Reke: 你所谓“有帮助”是叫我另外想个法子解决这问题,虽然你意思比较明确,但不能取代他的意思。你看:
          1. 当他说“他应该是不会回应与改的”这话时间在4月7日,可是我在3月26日最后向林高志留言,这是问题。换成是你,看别人最后一次留言这么久,可能事隔十天或二个星期,你还会当成对方还在等候吗,万一对方没有在等候,你会如何知道呢?
          2. 他在这则留言有说,这问题与他无关,他也说明他因为与林高志之间发生的事才找我的。请注意看他说:“Outlookxp早已尝试沟通,tm不是说你”,我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因为我不知道Outlookxp做了什么,而且我不知道tm是谁,也没看到tm有找我说什么,我以为他误会了。
        • 以上二点,你怎么看、别人怎么看,那些都不是我的眼睛,因为那不是我看到的。大家会认为我过度解读,那是因为旁观者清,而不是当事人的角度去理解的,当然不会帮我说话。如果试想当事人的角度,你们就会理解为何我会过度解读,毕竟我已经问过他,他只是在顾著自己说话,并没有明确意思告诉我,我当然只能猜测他。--Kai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11:02 (UTC)
    • 我解释一下第二点,Outlookxp与我的留言,前面有给出链接,因为链接中包含[]字符所以链接掉了,没正确链入段落,一开始我也没有发现。tm是前文trouble maker的缩写,当时不知道林高志君乃高龄编者,并且因为他上传的图片也给了我一定的困扰,又不回复我的交流谈话,所以一时恼怒出言不逊,也在此向@林高志:道歉。--河水和谁在喝水 · 云南专题|社群 2018年4月18日 (三) 11:10 (UTC)
      • 那是不是证明了这是你与林高志之间的事?--Kai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21:46 (UTC)

对高龄维基人优待?[编辑]

螺钉Wikipedia:新条目推荐/候选#朝鲜戏剧所说,他年纪大,眼力不好,所以看不清字。请问在这种情况下,对他的条目评审是否应特殊优待?包括降低对维基百科方针遵守程度的要求以及评审中诚实程度的要求?类似地,维基百科是否应有儿童维基人优待和低教育程度维基人优待?我不是在开玩笑。在生活中我也知道敬老。大家都有老的那一天。 --🐕🎈认错不会死,只会让你进步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8日 (三) 05:44 (UTC)

看不清字应该是调大字体而不是订一个高龄方针。吉太小唯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05:55 (UTC)
如果是看不清文献中的字呢?建议使用放大镜可以吗?我真的不是开玩笑。我真的不想被人说自己不敬老。 --🐕🎈认错不会死,只会让你进步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8日 (三) 05:57 (UTC)
在讨论中,我们必须假设每个维基人有理性思考、查找来源、作出判断的能力。至于评审,如果有人不能做到理性思考、查找、判断,那么他的条目不过评审也很正常,不应该通过修正方针来解决。EtaoinWu 讨论 2018年4月18日 (三) 06:00 (UTC)
多谢。那么我便不考虑敬老因素了。 --🐕🎈认错不会死,只会让你进步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8日 (三) 06:01 (UTC)
您是不是应该在维基百科讨论:新条目推荐/候选讨论这个问题比较好?-游蛇脱壳/克劳 2018年4月18日 (三) 08:23 (UTC)
@克勞棣:我认为不应该。螺钉自称年纪大,眼力不好,所以看不清字。那么我关心的是这个理由到底是不是维基百科社群所认可的。如果是,那么我就认可。(哪怕我内心中认为螺钉自称视力差只是个借口,我也只能认可。)如果不是,那么我就不认可。如果没有共识,我就按照自己的判断做。就这么简单。这不是能在DYKC讨论的内容。
假如我不同意社群的共识,我应该仍旧遵守共识,同时尝试在社群里发起讨论改变共识。如果我实在不愿遵守共识,也不愿尝试改变共识,我就应当退出中文维基百科(否则我就是在做扰乱了),但这已经是后话了。(我过去一直对维基百科社群很失望,但这不意味着我可以违背社群共识做事。)
而我之所以选择激烈地批评螺钉,正是因为我认为螺钉无视维基百科社群共识,是在做实质上的扰乱,我希望他停止这种行为。(这里的共识指的是三大方针之类的基本共识。毕竟“不可以撒谎”不是社群共识。)
再举一个例子,假如维基百科社群有共识:评审中说谎、变相无视评审意见的行为是允许的,那么我就不会再指责螺钉的不诚实和拒绝意见。我认为现在没有共识,所以我按照我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在做。 --🐕🎈维基百科是项目/专案,不是娱乐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8日 (三) 09:12 (UTC)
Wikipedia:文明#相当严重的不文明行为:“撒谎、欺骗”--Wcam留言) 2018年4月19日 (四) 01:18 (UTC)
多谢。那么我认为这是社群共识。 --🐕🎈维基百科是项目/专案,不是娱乐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9日 (四) 01:26 (UTC)
针对“眼力不好,看不清字”的问题,这和维基百科的网页亲和力有关。英文维基百科的网页亲和力格式手册是正式方针,在中文维基百科虽有翻译版本,却只是论述而非正式方针。以台湾的政府单位来说,考虑到高龄长者、视障者或其它因素视力不好读者的使用体验,政府部门的网页都有提供较大字体的版本。螺钉的态度问题是一回事,这个亲和性问题,我倒是觉得值得社群慎重以对。灯火阑珊处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09:25 (UTC)
是的。我在提这个问题以前,我就认为,维基百科对编写者实际上有很多要求,只不过可能没有明文写出来。虽然不要说编写,就连惯于阅读维基百科的高龄者现在也不多,将来还是会增加的。当然了这个问题也许中文维基百科可以做一些讨论做一些事,也许有些事元维基应该考虑的。 --🐕🎈维基百科是项目/专案,不是娱乐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8日 (三) 09:29 (UTC)
DYK只需考虑条目品质,编者怎么样也不会影响DYK的评选,所以根本就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和平至上】💬📝 2018年4月18日 (三) 09:39 (UTC)
我反对您的这个说法。但如果您的这个说法是社群共识,我将退出中文维基百科。也许您认为“条目最终是好的”就行了,但是老子不爽。我辛辛苦苦查资料,结果被人随便甩两句话骗?如果有人每月给我10000美元,我就做。 --🐕🎈维基百科是项目/专案,不是娱乐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8日 (三) 09:42 (UTC)
DYK是新条目推荐,当然是按条目的品质评选。但是我不明白什么是“辛辛苦苦查资料,结果被人随便甩两句话骗”?--【和平至上】💬📝 2018年4月18日 (三) 11:49 (UTC)
其实重点似乎不是要不要对高龄人优待,而是
  1. DYK 原本就没有要求零缺点,那么整体来说补充得不错,但有不少小问题的条目到底能不能选上?我个人倾向 DYK 的投票者真的太严格,除了篇幅之外的要求都像在选 FA 了。
  2. 即使不讨论尺度问题,一个条目就算有很多问题而不合格,投票到底是要说“错字这么多,麻烦修好再来!”还是“目前有不少错别字,如果能够修正好,就可以是个合格的条目”。维基百科的文明应该是要求后者,但我理解大家都是志愿审看条目,有时怒起来难免会想回前者就好了,旁人也不宜要求太多。--Reke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09:45 (UTC)
我完全认同DYK不要求条目零缺点。事实上只要主编能够进步,即使条目有问题,无伤大雅的话,我也一样投支持票。但这个看法是“不必过严”而不是“不可过严”。如果共识是“不可过严”,那么我也接受。
我认为DYKC不可过于宽松,因为毕竟这是维基百科社群推荐给普通读者看的,如果条目太丑陋,是对不起读者的。毕竟绝大多数读者不是编者,不会优先体谅编者的辛苦鼓励编者的进步,首先想到的会是:“维基百科好烂哦。” --🐕🎈维基百科是项目/专案,不是娱乐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8日 (三) 09:49 (UTC)
随便引用一本书对错字的看法:《经理人必备商务社交与礼仪知识》--“文章中千万别出现错字或漏字文章的好坏、有趣与否,往往会因读者兴趣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评价。不过文章中若有错字、漏字,则相信给任何人都会留下恶劣的印象。在极端的情况下,一篇好文章很可能会因为一个错字或漏字而被否定。其实许多错误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被发现,但若不加以注意就马虎地交出去,往往会给人不够细心的感觉。另外,通常错字、漏字太多的文章,往往还会让人对它的内容是否正确也产生怀疑。”--No1lovesu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10:01 (UTC)
且不论DYK要求是否严格,纵然有错字,在评选中也应写“条目中有若干错字”,而非“麻烦改好错字再来”。区别是,应对条目不对人,后者除了指出条目的问题,还附带对主编的指责,实际上不利于沟通。--Tiger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11:07 (UTC)
集中回应前三则:
  1. 我个人只能鼓吹维基社群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批评需要参考但不要过度在意。爱说烂的人又不编,何必因为他们来对贡献者苛刻?
  2. 那种书看看就好,不看内容只靠错字来决定文章价值的人会是什么好经理?
  3. (+)同意 Tiger--Reke留言) 2018年4月18日 (三) 15:05 (UTC)
一个新条目少则千余字,多则数千字甚或过万字,当中出现错字并不鲜见,如有发现错字可提醒主编或直接协助修改,只要整体内容及来源不是很有问题就可以了,不应因为条目有点错字就将主编的付出抹杀掉,要严格过滤错字已经是GA/FA的范畴。--Thomas.Lu留言) 2018年4月19日 (四) 02:12 (UTC)
完全同意,相信这里也没有人有异议:如果条目真的仅仅只是有错字问题,而不是因为条目写得过于随意,那么只要改掉错字就好了。螺钉的问题不是错字,而是频繁地写错字并且为了拒绝意见而撒谎。 --🐕🎈维基百科是项目/专案,不是娱乐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9日 (四) 02:44 (UTC)
且不论条目质量争论,我认为Accessibility是跨维基的、高优先级的事项。--云间守望淡出中,有事请发邮件 2018年4月18日 (三) 15:07 (UTC)
(+)同意,意见如我上面说的;但这个讨论串够长了,主轴也不在此,也许该在“方针”另开章节讨论。灯火阑珊处留言) 2018年4月19日 (四) 00:59 (UTC)

“辛辛苦苦查资料,结果被人随便甩两句话骗”[编辑]

@和平至上:螺钉在评审中长期以来经常为了拒绝别人的意见而不经查证编造结论。很多时候很显然你会知道他在胡编,但别人为了反驳他,就不得不花时间查资料。而且这件事很令我不快。如果你不反驳他,那么他就成功地用谎言拒绝了评审意见。我过来问视力不好的问题,也是因为螺钉自称年纪大眼力不好所以经常写错字,我无法查实这件事,只能认为这是真的,所以问一下这件事对DYKC评审有没有影响。我反对你说的“编者怎么样也不会影响DYK的评选”,评审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怎么可能不被编者影响?很现实地说,各种评审都是有编者的信用积累的,不仅DYKC有,任何评审里都有。DYKC里可能更明显一些。如果有人以欺骗的方式拒绝意见,就会使得相对质量较差的条目通过评审,并且获得较不符实的信用。
我认为你的判断的基础是“维基百科社群有共识而且共识可靠”,我认为并不是这么回事。 --🐕🎈维基百科是项目/专案,不是娱乐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19日 (四) 01:29 (UTC)
个人觉得不合理的评审理由可以直接忽略。比如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投稿时,如果有评审员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作者可以说明理由并拒绝回应其要求。我认为这在维基百科应当同样适用。--Leiem签名·留言) 2018年4月20日 (五) 16:57 (UTC)
这样难道不会被拒稿吗?--140.180.250.111留言) 2018年4月20日 (五) 23:05 (UTC)
哦,原来如此,那么就是说他的作品的品质一般都有问题?--【和平至上】💬📝 2018年4月22日 (日) 05:36 (UTC)
首先,他在很多条目的评审中,有编造结论回绝意见的行为。已经有数次实际的证据证明他确实是在没有经过调查的情况下编造了结论。至于说他的作品品质一般都有问题,这个不好讲,我只能说据我观察他有不少作品在提交评审的时候质量很差,违背维基百科的三大方针。并且在别人指出他的问题的时候,他编造结论或者以专家一般的态度一口否认他人意见。这样的情形发生过多次,至于最终条目品质如何,很难断言,因为评审者最终都被他搞得厌倦了没话说。我主观的看法是,他的条目以抄录来源材料的文字为主,而自己基本并未进行相关学习(这一点在他回应评审意见时说的话里就能看出来),通常质量并不算好。 --🐕🎈翻译不是编写的捷径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23日 (一) 05:47 (UTC)

繁简破坏之问题[编辑]

为什么会有所谓的“繁简破坏”?这根本不会构成任何影响,为什么会定义为“破坏”?-某人 2018年4月20日 (五) 13:54 (UTC)

(:)回应可能会导致公共转换组出错 -KRF留言) 2018年4月20日 (五) 14:21 (UTC)
甚至会变成用字争夺战?——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21日 (六) 05:38 (UTC)
(:)回应因为单纯的繁简转换编辑没有意义,现有的字词转换可以自动完成这个过程,如果是地区词转换,那应该去更改相应的公共转换组或者请求添加全局字词转换。如果没有[繁简破坏],假设这样一个情景:A喜欢简体字,致力于将维基百科的所有条目全改为简体;A喜欢繁体字,致力于将维基百科的所有条目全改为繁体。那么阁下认为A和B产生编辑战的可能性大吗?再假设A是一群人,B也是一群人,那么维基百科一天会因为无意义的繁简转换编辑产生多少编辑战呢?你若盛开,清风自来留言) 2018年4月22日 (日) 10:40 (UTC)

澄清问题[编辑]

可能本人表达能力像陀屎一样,其实我想问的是为什么编辑时繁简夹杂会是破坏-某人 2018年4月22日 (日) 11:05 (UTC)

这不算破坏吧……--【和平至上】💬📝 2018年4月22日 (日) 23:48 (UTC)
不能算作破坏,但如果一个词语用繁简夹杂的字,地区用词转换功能就会失效,故此因尽量避免在一个句子内繁简夹杂。钢琴小子 2018年4月22日 (日) 23:54 (UTC)

直播编维基百科并收赞助算不算有偿编辑?[编辑]

如果某个维基人开了个直播频道,直播自己编辑维基百科的过程,假设有观众观看并赞助的话,是否符合Wikipedia:申报有偿编辑?又,若没有人赞助,但影片观看次数够多,使得平台分红给开实况的维基人,那么是否符合?若符合,该如何申报? ---KRF留言) 2018年4月20日 (五) 14:19 (UTC)

  • meta:Terms of use/FAQ on paid contributions without disclosure:For example, if a professor at University X is paid directly by University X to write about that university on Wikipedia, the professor needs to disclose that the contribution is compensated. There is a direct quid pro quo exchange: money for edits. However, if that professor is simply paid a salary for teaching and conducting research, and is only encouraged by their university to contribute generally without more specific instruction, that professor does not need to disclose their affiliation with the university.--Yangfl留言) 2018年4月20日 (五) 15:42 (UTC)

关于导航模板染色问题[编辑]

先呼叫一下以往相关话题讨论用户@FevawoKolymaLiaon98Jacklamf1d14:就先前的讨论Wikipedia:互助客栈/条目探讨/存档/2018年2月#表格样式是否有参考规范?除了信息框外禁止表格及正文手动染色之外,是否导航模板也适用于此指引Wikipedia:格式手册/文字格式#颜色及内联图像,比如渐层色[95][96]或者是单色{{Fromis 9}}、{{UNI.T}}...等(太多了,先举例几个),先前也有类似的讨论Wikipedia:铁道专题/移除着色文字模板,不过我认为应该要更清楚划分,因为有其他用户仍对这项问题有疑问,各位可以看一下此对话[97]。--Joshua Zhan Talk ☎ 2018年4月21日 (六) 19:49 (UTC)

慈中维基编译工作坊活动报备[编辑]

于2018年4月22日18:00至21:00(UTC+8)将有新手教学及实作活动,将带领新手实作WP:维基百科大历险以熟悉源代码使用,预期该时段将会有大量以TCSH(数字)为名的新手因此教学页面而创立名为“/TWA”之用户子页面,特此报备。--NHC、才不是NPC呢哼!。:.゚ヽ(*´∀`)ノ゚.:。 2018年4月22日 (日) 05:38 (UTC)

动漫的登场人物毫无一个是不重要的[编辑]

所有的动画中除了主人公之外凡是在公式书、特设的网页数据库里面所列及的登场人物毫无一个是不重要的,然后如果是在特定的情况下(例如该动画连环重播二十年以上、其中少数含明确姓名的一回登场角色令观众在完结篇前后的二十年之内仍然印象深刻的)就不会是单方面认为不重要的登场人物,因为有相当深刻的人气与印象、当然电影版也是。

当然也有全新的登场人物和作者特别隐藏的,但是如果在各种媒介(漫画、相关官方网站或者特设数据库、轻小说等等)中有明确提到与记录但是还有人认为不重要使其排除不记录的那就是一个缺失,失去整个资料的完整。 --李改藏留言) 2018年4月22日 (日) 13:18 (UTC)

那你的编辑诉求是?——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 2018年4月23日 (一) 03:52 (UTC)
@李改藏:请注意这里是百科全书而不是数据库,用意是将事情以教学书形式来编写,而不是一味将所有内容记录,无论是你所说的保护“播映电视台资料”的理由还是乌龙派出所角色列表中只出现一次的角色,都和百科全书本身意义不符(光“角色列表”这个已不符百科全书)。-- 源  环  2018年4月23日 (一) 04:16 (UTC)
维基百科条目是让人读的,而不是让人查阅的。文字需要有清晰的叙述脉络,让读者能够了解到重要的信息。罗列“可能对读者有用的信息”,却不保证易于读者理解,是坏的编辑方式。 --🐕🎈翻译不是编写的捷径自我禁制,6月前不在DYK投反对票 2018年4月23日 (一) 05:54 (UTC)
应该可以在 Wikidata 建立所有的角色,加油!--Reke留言) 2018年4月23日 (一) 11:07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