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子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丁子霖
Ding Zilin from VOA.jpg
丁子霖接受美國之音衛視採訪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
現任
就任日期
2000年
個人資料
出生 (1936-12-20) 1936年12月20日(80歲)
中華民國上海市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國大陸
配偶 蔣培坤(1970年-2015年結婚)

丁子霖(1936年12月20日),生於上海,1947年考進景海女子師範大學附屬中學,1956年考進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前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授[1],1995年丁子霖60歲前退休,現居北京。其兒子蔣捷連六四事件中喪生,後來組織發起天安門母親運動呼籲平反六四,其名字被中國大陸網絡審查屏蔽。其丈夫蔣培坤為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教授,二伯父為丁文江

經歷[編輯]

父親丁文瀾

1989年春,北京發生以悼念胡耀邦、反官倒腐敗為主要訴求的遊行,進而發展為絕食抗議運動。一部分學生留滯天安門廣場。5月19日,為控制局勢,中國政府頒布戒嚴令。6月3日夜,中國人民解放軍決定要強行清場,部隊在向天安門廣場進軍的過程中,遭到抗議人民的阻撓。軍隊開槍射擊以強行推進,遂造成流血事件,後稱六四事件。根據丁子霖的描述,她17歲未成年兒子蔣捷連在六四事件當晚跳窗離家經木樨地去天安門廣場,在復外大街29樓前長花壇後被子彈擊中喪生[2]。蔣捷連之死被視為6月3日當晚,解放軍在向天安門廣場推進過程中有進行實彈射擊並造成無辜人員傷亡的重要證明。事件之後,丁子霖極其悲痛,聯合其他死難者的家長,要求政府還其公道,並搜集到一個經過核實的六四死難者名單[3]

2004年3月28日,丁子霖與失去了19歲兒子的張先玲、失去了丈夫的黃金平同時被拘捕[4]。當局最初否認此事,但之後表示她們「參與了外國勢力支持的非法活動」。她們在那星期末獲釋放,但直到天安門事件15周年前夕都受到嚴密監視。她們的支持者稱她們遭到了軟禁。她們的電話被監聽,還被要求不得與其他活躍分子、外地傳媒和人權組織通話。

2006年11月7日,美國《時代》雜誌亞洲版選出「60年來的60名亞洲英雄」丁子霖榜上有列,對她的頒獎詞為「一位心碎的母親為揭露天安門事件的真相而戰鬥」。[5]

2007年6月丁子霖在六四事件發生的18年後,她和丈夫蔣培坤,以及另外兩名天安門母親徐鈺和馬雪芹,才首次得以到兒子遇難的地方進行祭奠[6]

2009年4月,丁子霖在北京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誰也不想顛覆共產黨的政權,但是這個問題要解決。在他們不認錯的情況下,我絕對不寬恕他們。」[7]「六四事件」20周年在即,她與被指為六四幕後黑手之一的鮑彤在接受法新社訪問時表示:「到現在為止,國際社會仍然對中國政府採取姑息政策。他們對這次暴行寬大仁慈。」鮑彤則補充說國際社會不願意冒犯中國。[8]

2009年6月3日,她被軟禁在家裡不能出門,自6月3日下午開始她的網際網路及所有電話都被切斷,最令她難過的是不能去兒子20年前遇難的木樨地祭奠他。[9]

2010年6月3日晚,丁子霖和丈夫在警察重圍之下來到北京木樨地的29號樓,哭祭21年前被解放軍打死的當時還上中學的兒子和其他中華青年,長達45分鐘。完成拜祭之後突然昏倒,被人扶走。[10][11][12]

2015年9月27日,丈夫蔣培坤在家鄉無錫因心臟病逝世,享年82歲。丁子霖低調處理;蔣培坤的學生郭寶勝表示,蔣培坤逝世是天安門母親運動的一大損失。[13]

所獲獎項[編輯]

  • 美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傑出民主人士獎」(1994年)
  • 格利萊茲曼「公民成就獎」和紐約科學院「科學家人權獎」(1995年)
  • 「萬人傑新聞文化獎」、夫婦同獲「法蘭西自由基金會記憶獎」(1996年)
  • 瑞士「自由與人權基金會獎」(1998年)
  • 義大利「亞歷山大蘭格基金會獎」(1999年)
  • 時代》雜誌「60年來的60名亞洲英雄」之一(2006年)
  • 獨立中文筆會第四屆自由寫作獎表彰丁子霖及其著作《尋訪六四死難者》(2007年)

(於2000年以「天安門母親運動」名義獲得的獎項請參考「天安門母親運動」)

參考資料[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