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優良條目,請按此取得更多資訊。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Padlock-silver.svg

中華人民共和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華人民共和國
通稱:中國
國旗 國徽
國歌:義勇軍進行曲
深綠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控制區域,淺綠色為主張但未實際控制區域。
深綠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控制區域,淺綠色為主張但未實際控制區域。
首都 北京市
39°55′N 116°23′E / 39.917°N 116.383°E / 39.917; 116.383
最大城市 上海市[1]
官方語言 普通話[註 1]
官方承認地方語言
官方文字 規範漢字[註 3][註 4][2][3]
族群
宗教 傳統民間信仰為主,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蘭教
公民稱謂 中國人
政府  
 •  中共中央總書記 習近平[註 5]
 •  國家主席 習近平
 •  國務院總理 李克強
 •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 張德江
 •  全國政協主席 俞正聲
 •  國家副主席 李源潮
立法機關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現役軍人數 2,285,000人(第1名
成立
 •  開國大典 1949年10月1日 
地理
 •  總體面積 9,600,000平方公里(第3/4名
3,706,581平方英里
 •  水域率(%) 2.8
人口
 •  2015年估計 1,376,049,000人[6]第1名
 •  2010年普查 1,339,724,852人[7]第1名
 •  密度 145/平方公里(第83名
375.5/平方英里
國內生產總值 購買力平價 2016年估計
 •  總計 20.853兆美元[8]第1名
 •  人均 15,095美元[8]第84名
國內生產總值 (國際匯率) 2016年估計
 •  總計 11.383兆美元[8]第2名
 •  人均 8,239美元[8]第73名
吉尼係數(2015) 46.2[9]
人類發展指數 (2014)  0.727[10]
 · 第90名
貨幣 人民幣[註 6]CNY、RMB、¥
時區 北京時間UTC+8
日期格式
 •  曆法 公曆農曆
 •  書寫格式
  • yyyy-mm-dd
  • yyyy年m月d日
道路通行方向 靠右駕駛
港澳地區靠左行駛
國際電話區號 +86
ISO 3166國家代碼 CN
國際頂級域名 .cn、.中國、.中国

中華人民共和國,通稱「中國」,是一個位於東亞社會主義國家,由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11]首都位於北京市[12]。1949年10月1日,中國共產黨在第二次國共內戰取得絕對優勢後,於北京市正式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則在同年底敗退臺灣[13]。中國領土面積約960萬平方公里,是世界上陸地面積第二大、總面積第三大的國家[註 7][14]。當中劃分為23個省份[註 8]、5個自治區、4個直轄市和2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實行高度自治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因為將中華民國實際統治臺灣地區列為領土而引發主權爭議[15][16],在東海南海藏南等地則與鄰國有領土爭端[17]

中國地勢西高東低而呈現三級階梯分布,大部分地區屬於季風氣候,地理景致豐富多樣,有冰川丹霞黃土沙漠喀斯特等多種地貌[18],北方有乾草原和荒漠,南方有熱帶雨林,西部和西南邊境則有天山山脈帕米爾高原喀喇崑崙山脈喜馬拉雅山脈。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約有13.6億人[19],同時也是一個多民族國家,共有已確認的民族56個,其中漢族人口佔91.51%[20]。中華人民共和國以普通話規範漢字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少數民族地區可使用自己民族的語言文字。

1978年改革開放後,中國成為經濟成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21][22]。當前,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出口國及第二大的進口國,國內生產毛額按國際匯率排名世界第二、而依購買力平價則位列第一[23]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遵循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在1971年取得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後,成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並加入許多國際組織。同時中國國防預算世界第二高,擁有規模最大常備部隊三位一體核打擊能力[24][25]。中國自1986年實行九年義務教育制度,有數量最多的大學生;在航太航空高速鐵路核技術超級計算機高科技領域有一定實力,研發經費則位居世界第二[26]。今日中國被視為是潛在超級大國[27][28][29],在亞洲地區則為重要地域大國[30]

稱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也稱「五星紅旗」。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名中「中華」代表中華民族,「人民」代表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共和國」代表國體。最初國名曾考慮「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並加註「簡稱中華民國」。但在1949年7月9日舉行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議第四小組第二次會議上,張奚若等人認為名稱過長而應去除「民主」二字,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31];而司徒美堂等許多民主派代表對「簡稱中華民國」6個字持有異議,認為應確立新國名[32]。最終,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1949年9月27日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決議國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去除加註[33]。該會議還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都定於北平,自即日起改名北平為北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紀年採用公元,今年為一九四九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為五星紅旗,象徵中國革命人民大團結。

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時會稱作「新中國」,來和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舊中國」做區分[34]。不過在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往臺灣地區後,仍被國際社會視為「中國政府」,並在聯合國中擁有「中國」席次[35];此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則被稱為「紅色中國」或「共產中國」[36],並堅持自己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37]。1971年10月,聯合國大會在通過《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中國」席次和相關地位[38],「中國」也逐漸成為國際社會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常見稱呼[35]。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常被簡稱「中國」或「華」,又會因地理位置而稱作「中國大陸」。由於目前兩岸分治的臺海現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又被稱為「大陸當局」、「北京當局」、「中國北京」或「中共」。當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港澳地區並稱時,則會稱作「內地[39]

歷史

革命建設

1949年,毛澤東開國大典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

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後,中華民國陷入第二次國共內戰。1947年6月,中國共產黨領導解放軍從戰略防禦轉入戰略進攻[40]。1948年末至1949年初,中國人民解放軍陸續取得三大戰役勝利,隨後在渡江戰役中占領了中華民國首都南京市及經濟中心上海市[41]。1949年10月1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北京市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42]。這時中國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則逐漸撤往臺灣海南島與部分沿海島嶼,並在1950年代下令部隊於西部地區發起叛亂英語Kuomintang Islamic insurgency[43]。1950年,中國政府發起鎮壓反革命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大規模政治運動[44][45][46]。透過對約100萬至200萬名土地主批鬥發放原耕地的土地改革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得以鞏固,並獲得底層民眾的歡迎[47]

195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派遣部隊占領海南島,並將西藏地區納入統治[48][49],大致將蒙古以外的滿清國土重新納入控制。中國藉由1953年的第一個五年計劃,發展出獨立的工業體系,並在此基礎上研發兩彈一星技術。毛澤東鼓勵民眾生育,這時期人口從原先的5.5億人增長至9億人[50]。1956年,政府推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政策後,中國共產黨於隔年發動反右運動對知識分子進行打壓[51]。到1956年底,三大改造基本完成後,商品經濟在中國不復存在,社會主義制度基本建立。1958年,中國共產黨提出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對經濟和社會展開共產主義改革,企圖快速達成共產主義社會。但此舉重現了蘇俄史達林社會改造的災難,造成1958年至1961年至少上千萬人因飢荒死亡[52][53]

1962年七千人大會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劉少奇發生分歧[註 9]。1966年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54]。期間,紅衛兵破四舊運動及政治批鬥對社會、經濟、文化、民主法律制度等有嚴重破壞,文化大革命造成的社會動盪持續至1976年毛澤東逝世,並因同年四人幫遭到逮捕後才結束[54]。外交方面,由於中蘇交惡,中國開始轉向第三世界[55]。1971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獲得在聯合國中的「中國」席位[56],並成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57]1972年尼克森訪華緩和了中美關係。1979年美國宣布斷絕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58]

改革開放

位於深圳市福田區鄧小平巨型畫像,其上寫著「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

1978年,文革的平反工作使領導層逐漸出現變化,中國共產黨並決定將重心放在經濟發展上,提出改革開放政策,批判中共中央委員會主席華國鋒兩個凡是[59][60]。之後不久華國鋒便辭去其領導職務[註 10],改由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元老接手掌權。在鄧小平主導下,中國共產黨放鬆對社會的控制,人民公社等制度遭到撤銷,以利農民私人土地租賃。1982年,中國通過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987年,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八六學潮下臺,改由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接任[61];1989年,中國政府由於鎮壓北京市學生發起的示威活動[62][63],而受國際譴責和制裁,趙紫陽也因而下臺[註 11][64]。之後江澤民在1989年先後分別接替趙紫陽鄧小平擔任中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六四事件中表現強硬的李鵬擔任國務院總理。

在江澤民及先後兩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和朱鎔基領導下,中國從計劃經濟轉型為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市場經濟環境日益開放[65]。期間估計有1.5億名農民脫離貧困,國內生產總值平均每年增長11.2%[66][67]。儘管民眾生活品質有所提高,不過政府仍未放鬆社會管控[68]。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但持續的經濟快速成長,也為境內資源和環境帶來嚴重影響[69][70],以及大規模的人口遷徙[71][72]。2002年11月,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選出胡錦濤溫家寶等組成第四代領導集體,任內舉辦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上海世界博覽會等活動[73]。2010年後,中國經濟增長因全球經濟大衰退而減緩。2011年,中國國內生產毛額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74]

2012年,在中國共產黨領導權力交接之際,爆發王立軍事件薄熙來事件周永康案等派系紛爭和政治醜聞[75]。而在同年11月的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習近平接替胡錦濤就任中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2013年,李克強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接替溫家寶擔任國務院總理[76][77]。在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主導下[78],政府展開包括計劃生育、監獄制度在內的大幅度改革[79][80][81],以解決結構不穩和成長放緩的影響[82][83][84][85]。2014年召開的APEC峰會上,習近平表示中國經濟將進入「新常態」[86]。在2015年,中國主導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舉辦中國抗日戰爭70周年紀念大會、進行兩岸領導人會面[87]

地理

領土疆域

中華人民共和國疆域衛星合成圖。

中華人民共和國位於亞洲東部與太平洋西岸[88]。中國領土陸地面積世界第二、領土總面積第三[89]。不過依總面積的不同定義,有些數據將中國列在俄羅斯加拿大美國之後的第四名[註 12]。中國總面積一般認為約有9,600,000平方公里[92][93],不同地方也有不同數據資料,包括大英百科全書公司的《大英百科全書》提到的9,572,900平方公里[94]聯合國統計委員會英語United Nations Statistical Commission的《聯合國年鑑英語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標記的9,596,961平方公里[註 13][95]、及中央情報局的《世界概況》標記的9,596,961平方公里[96]

中國法定疆域北至漠河縣以北的黑龍江河川航道中心線至北點,東至黑龍江和烏蘇里江匯合處的黑瞎子島中部,西至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恰縣以西的帕米爾高原,南至南海諸島最南端的曾母暗沙;東西距離約5,200公里(橫跨5個時區),南北距離約為5,500公里[88]。中國大陸海岸線有18,000公里,瀕臨渤海黃海東海南海,其中渤海為中國內海,內海和邊海水域面積約470萬平方公里[97]沿海島嶼有7,600多個,面積500平方公尺以上的海島有5,000多個[97];島嶼海岸線14,000公里,總面積3.87萬平方公里[98][99]。中國還有渤海海峽臺灣海峽瓊州海峽三大海峽[100]

中國邊界線共計22,117公里,長度世界第一。從與朝鮮的邊界河川鴨綠江出海口開始、到與越南的邊界河川北崙河為止[96],中國與14個國家接壤,和俄羅斯併列是世界上鄰國數量最多的國家[101]。這些鄰國分別有東南亞越南寮國緬甸南亞印度不丹尼泊爾巴基斯坦[註 14]中亞阿富汗塔吉克吉爾吉斯哈薩克北亞俄羅斯;以及位於東北亞蒙古國和朝鮮,另外中國還與韓國日本菲律賓馬來西亞汶萊印尼為海上鄰國[102]

地形氣候

中國地勢西高東低,分為三級階梯。第一級階梯是位於中國西南部的青藏高原,平均海拔高度4,000公尺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103];第二級階梯以高原盆地為主。在大興安嶺太行山巫山山脈、武陵山脈雪峰山脈一帶以東至黃海和東海沿岸,是沖積平原為主的第三階梯,人口多聚集在此處[103]。各類地形面積依序為高原(33.30%)、山地(26.04%)、平原(18.75%)、盆地(11.98%)、丘陵(9.90%)。中國地貌景觀冰川丹霞黃土沙漠喀斯特[18]中國西北地區塔克拉瑪干沙漠戈壁沙漠,南方則以丘陵和矮山為主,西側還有喜馬拉雅山脈在首的山地,後者海拔高度約6,000公尺;中國、尼泊爾和印度邊境則有海拔高度8,848公尺的珠穆朗瑪峰,也是世界最高點[104],中國最低點則是吐魯番窪地艾丁湖[105]

中國可分為東部季風區、西北乾旱半乾旱區、高山氣候區三個自然區,由於中國南北跨度較大,東部季風區又以秦嶺-淮河線為界,分為北方地區和南方地區[106]。在東部季風區,冬季有寒冷且乾燥的北風自高緯度地區吹襲、而夏季有溫暖潮濕的南風從低緯度沿海地區吹襲[107]。中國土地資源總量大,但山地多而平原少;同時耕地林地比例較小,沙漠和荒漠占總面積12%以上。當中耕地集中東部平原和盆地地區、林地集中東北和西南部偏遠山區,草地分布在內陸高原和山區[100]。草地面積4億公頃,是草地面積最大的國家之一,當中內蒙古、新疆、青海和西藏為四大牧區[108]。中國水資源總量達25,500億立方公尺,而排行世界首位[註 15];當中有大量的河流湖泊,重要的河流有黃河長江西江湄公河雅魯藏布江珠江淮河松花江黑龍江[108]

生態保育

大貓熊是中國特有的瀕危動物,政府在四川省設立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

中國是超級生物多樣性國家同盟成員[109],亦是《生物多樣性公約》的締約國,在2010年加入生物多樣性行動計畫[110][111];是生物多樣性第三豐富的國家,僅次於巴西哥倫比亞[112]。中國位於古北界東洋界兩個生物地理分布區間,以喜馬拉雅山脈橫斷山脈北部、秦嶺山脈、伏牛山、淮河與長江間為界,以北地區主要是溫帶和寒溫帶動物群,以南地區則是熱帶性動物[113]。中國陸棲脊椎動物約有2,070種,占全世界9.8%[113]。境內至少有551種哺乳動物英語List of mammals of China(世界排行第三名)[114]、1,221種(世界排行第八名)[115]、424種爬行動物(世界排行第七名)[116]、333種兩棲動物(世界排行第七名)[117]。當中至少有840種動物因棲息地破壞、生態污染、非法狩獵等人類活動而瀕危[118],政府列有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予以保護。截至2005年,中國共有2,349多個自然保護區,總面積達14,995萬公頃、佔總陸地面積的15%[119]

中國擁有北半球幾乎所有的植被類型[108],包括熱帶季風雨林、亞熱帶常綠闊葉林、溫帶落葉闊葉林、寒溫帶針葉林和亞高山針葉林等[120]。中國北部多寒帶針葉林,棲息駝鹿亞洲黑熊等動物、及超過120種鳥類[121]。針葉林下層有竹林,山區則有刺柏紅豆杉杜鵑花。中部和南部則有亞熱帶森林,有著多達146,000種植物[121]雲南省海南島則是熱帶季風雨林,有四分之一的動物和植物物種[121]中國森林面積2.08億公頃,為世界第五名[122],然而森林覆蓋率僅21.63%,低於全球31%的平均水準[123]。中國有超過32,000種維管束植物[註 16][124],當中種子植物300個科、2,980個屬和24,600個種,而被子植物則有2,946屬(占世界的23.6%)。另外包含水杉在內,約有62%的古老植物僅存於中國[113]。栽培植物有1,000多種有用材林木、4,000多種藥用植物、300多種果品植物、500多種纖維植物、300多種澱粉植物、600多種油脂植物、80多種蔬菜植物[113]。另外中國還有超過10,000種真菌[125],其中近6,000種屬於雙核亞界[126]

環境問題

近十年來,中國遭遇嚴重的環境惡化和污染問題[127][128]。儘管政府在1970年代種植防風林,並在1979年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等極為嚴格的法規[129],但地方政府與社區重視經濟發展而忽視環境問題,使得政府未能嚴格執法[130]。長期的氣候乾旱與錯誤農業政策使得沙漠擴大環境保護部於2007年時表示中國每年有4,000平方公里土地荒漠化,而無法有效使用[131]。每年春季,黃沙沙塵暴會襲擊華北地區,並影響到朝鮮半島、日本等東亞地區[132][133]。今日中國沙漠化得到部分遏制[134],森林覆蓋率亦逐年增長[135][136]。中國還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家[137]。2011年中國在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同意接受2020年後的量化減排協議[138],承諾將減緩溫室氣體的排放[139]

中國很多城市面臨嚴重的空氣污染,並大大影響民眾健康。2013年世界銀行列出的20個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中,有16個城市位於中國[140][需要更好來源]。2013年,政府投資2,777億美元以有效降低空氣污染,並重視北部地區的環境問題[141][142][143]。另外中國還存在水源枯竭、水土流失和水污染等問題,大約有2.98億名農村居民仍然無法獲得良好的飲用水[144]。除了喜馬拉雅山脈冰河的加速融化為數億人帶來水荒英語Water scarcity危機外[145],水汙染問題也讓水資源短缺日益加劇,特別是在中國東北地區[146][147]。2011年底,中國約有40%的河流遭到工業和農業廢棄物汙染[148]。中國政府除了在十一五規劃期間大力推動水汙染與空氣汙染等防治外[149],2011年投資人民幣4兆元至水利基礎設施和海水淡化項目,並規劃在2020年完成防洪抗旱系統[146][150]

政治

國體政體

2013年3月選出的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結構,深紅色為中國共產黨黨員,淺紅色則為統一戰線成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體工人階級領導、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國家[151];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世界上少數幾個由共產黨執政、且宣揚英語Ideolog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共產主義的國家[96][152],而且中國共產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礎上提出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等理論[153],遵循人民民主專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方針[154],不過部分學者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該名義下實行威權主義社團主義[155]。中華人民共和國政體依《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156][157]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實行民主集中制[151][158]。但國家最高權力實際上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註 17],閉會期間則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主持的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務委員會行使職權[161]。 中國共產黨掌控人民代表大會、政府法院檢察機關、民主黨派、企事業單位與宗教團體等組織[162][163],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也因此常被視為「橡皮圖章[164]中國政黨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165],除了中國共產黨外還有8個「民主黨派政黨,包括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國民主同盟中國民主建國會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國致公黨九三學社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等。民主黨派成員80多萬人[166],定期參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167]。儘管1970年代減少許多政治限制、憲法亦允許公民結社[151],但中國共產黨仍對組建新政黨有所壓制[168]

1987年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中國共產黨提出從1956年至21世紀中葉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改革開放,堅持社會主義道路、人民民主專政、中國共產黨領導、馬克斯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等四項基本原則[169],使中國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170][171]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後,第五代領導集體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深化改革、依法治國與沿嚴格治黨的「四個全面」戰略布局[172]。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更提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153][173],計畫在2021年全面進入小康社會,到2049年時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174]

政府結構

習近平(左方)和李克強(右方)等人組成中國第五代集體領導制度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中國最高權力機關,設有常務委員會;主要行使立法權,並選出國家元首國家主席)、行政機構國務院)、軍事機關(中央軍事委員會)、司法機構(最高人民法院)、檢察機關最高人民檢察院)等職務。國家主席為禮儀性和象徵性虛位國家元首[註 18],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共同行使國家元首的職權[176]。中國現任國家主席為習近平,並因同時擔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而為最高領導人[76]。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首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他和4名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各部門及委員會負責人主持國家最高行政機關國務院(中央人民政府)[161]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結構採分權制,依照憲法分別在各省、直轄市、縣、市、市轄區、鄉、民族鄉、鎮設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人大」)和人民政府[151],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由民主選舉產生,並對人民負責與受人民監督[151]選舉分階段進行,在鄉鎮級、區縣級舉辦直接選舉[177][178]。當選的鄉鎮級、區縣級人民代表大會再選出更高級別的人民代表大會,並由這些代表選出全國人大代表[151][179]。不過因為沒有實質的反對黨,選舉一般不會有激烈的競爭;中央政府通過官員任命能有效控制地方政府,中國共產黨亦掌握大部分權力,而各省級正副領導人具一定自主性[180]。2012年時,約有80%至95%的公民對於中央政府的表現感到滿意[181]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體系以馬克思主義法學理論為指導,發展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法系[182]。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通過第一部法律《婚姻法》[183];1954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84]。2011年,中國政府宣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已形成[185]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體制公安部檢察院人民法院三大系統組成,三者分工並互相配合與制約,中國共產黨各級政法委員會則主導協調[186]。重大案件發生後,由政法委員會組織公安機關、檢察部門和法院聯合辦案,由公安機關抓捕、檢察部門蒐集證據、法院配合審判[187]

社會管控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的公民基本權利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普遍選舉宗教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公正審判權英語Right to a fair trial財產權、教育與科學與文化權利、特定人權利及監督權利等[165]。1998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不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尚未批准[188][189][190]。中國共產黨為防範反對派而有種種限制[191],政府為維護社會穩定亦會審查政治言論和資訊流通[192][193],特別是網際網路[194][195][196];對示威活動則有可能進行武力鎮壓,例如1989年的六四事件、1999年鎮壓法輪功[197][198][199]。政府還被指責在西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暴力鎮壓、宗教迫害等行為[200][201]

由於公民基本權利未獲保障,中國經常受到外國政府、新聞機構、人權組織的指控[202][203],包括多起未經審判的拘禁、強迫墮胎英語Forced abortion[204]、折磨逼供、酷刑、限制基本權利[191][205][206]、過度執行死刑侵犯公民權的案件[207][208],刑事訴訟也不會提供有效保障[209][210][211]。2005年,中國大陸在無國界記者的新聞自由指數排行第159名[212],2014年在180個國家中排名第175名[213]。對於外界指控,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主張生存權和發展權是最基本的人權,應考慮國家經濟發展的水平[214]。政府強調已經讓公民生活水平識字率和平均預期壽命上升,改善工作場所的安全標準、抵禦自然災害等[214][215][216]。對於任建宇胡佳劉曉波等案件,政府強調會依法處理[217]

1970年代末改革開放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開放對經濟和社會的管制,並對非政府組織日益寬容。2009年,已登記的社會團體達43.1萬個[218]。但政府仍嚴格限制政治自由,並嚴格管控社會團體的組建和活動[219][220]。部分政治界、學術界和民間人士曾公開支持民主化等政治體制的改革,但多數中國人西方民主懷疑態度英語Chinese skepticism of democracy[221]。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過往的改革行動主要由中國共產黨推動,也曾多次更換機構結構,但這多是部門權力的移轉[222][223]。由於「黨政分離」等政治體制改革未曾真正實行,批評者因此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改革趨勢從1980年代倒退至1950年代[224][198]。2012年底習近平執政後,推動多項重大改革,包括放寬計劃生育政策、取消勞動教養程序等[79],但遭人權團體批評這並非實質改革[198]

區劃

中國行政區劃以省、地、縣、鄉四級架構為主[225],全國共有34個省級行政區、334個地級行政區[226]、2,853個縣級行政區[227]、和40,497個鄉級行政區[228]。其中,省級行政區分別是23個省份;為少數民族設立的5個民族自治區;為高發展地區設立的4個直轄市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慶市);以及為香港澳門所設立的、高度自治特別行政區[97][229]。不過臺灣省福建省金門馬祖地區均由中華民國實際管轄[230],西藏自治區的藏南地區印度實際控制,海南省三沙市的部分島礁由中華民國、越南馬來西亞汶萊菲律賓控制。中國政府將中國劃分為東北華北華東華中華南西南西北等地區,將瀋陽市南京市武漢市深圳市成都市西安市列為區域中心城市[231],並將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廣州市重慶市列為國家中心城市[232][233]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區劃圖 層級 編號、名稱、簡稱、省會或首府
China provinces numbered with regional colors2.svg

  省份(23個)
  自治區(5個)
  直轄市(4個)
  特別行政區(2個)
  實際控制、但具爭議性的領土
  主張具有主權、但未實際統治的地區,具爭議性的領土
※臺灣省和福建省的金門馬祖地區均由中華民國實際治理。
自治區
直轄市
特別行政區

外交

國際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其他國家間外交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
  和中國建交的國家
  沒有和中國建交的國家
  爭議地區

中國外交政策依據周恩來提出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推動「求同存異」與三個世界理論等概念,鼓勵不同意識形態的國家互相交流[234],也與被西方國家批評為獨裁的國家有所聯繫[235]。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中國」在聯合國唯一代表,也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236]。中國是不結盟運動的觀察國和領導國,積極爭取開發中國家的支持[237]。2003年,針對中國威脅論中國第四代領導人提出中國和平崛起的外交政策,後修改為「和平發展」的論述。目前,中國與172個國家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238],設有162個大使館。另外中國有30個省級行政區和444個城市,與133個國家的488個省級行政區和1,499個城市建立友好城市關係[239]。2015年,中國護照簽證受限指數為45[240],共51個國家實施免簽證和落地簽證[241],並有19個國家實施電子簽證[242]。他國公民進入中國大陸申請簽證,境內持外交簽證、免簽證國家護照者享有外交豁免權[243]

中國政府將雙邊關係分成不同等級[244][245],其中中美關係中俄關係中歐關係被視為最重要的雙邊關係[246][247][248]美國國會在2000年通過永久正常貿易關係英語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使中國商品享有減免稅率[249]美國是中國最大的出口市場[250],中國因人民幣匯率而具貿易優勢[251][252],對美國有明顯的貿易順差[253][254]。中國與俄羅斯在經濟、軍事等有密切關聯[255],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經常意見一致[256][257][258]。中國積極與非洲國家發展雙邊合作和貿易[259][260][261],2012年中非貿易總額超過1,600億美元[262]。中國亦強化與南美洲國家的聯繫,包括是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263]、並和阿根廷建立戰略夥伴關係[264][265]

中國積極參與多邊關係以促進國際和平與經濟發展,是世界貿易組織G20峰會上海合作組織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孟中印緬區域合作論壇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組織的成員國[266]。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南非合稱金磚五國,曾於2011年在中國舉行峰會[267]。中國還向亞太鄰國提議擴大自由貿易區和安全條約,結合東南亞國家協會自由貿易區日本南韓、印度、澳洲紐西蘭組成東亞峰會,以處理地區熱點問題[268]。2013年,中國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概念[269],並積極推動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談判[270]

核心利益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區劃和領土爭端,另外在東海南海亦有個別島嶼具有主權爭議[271]

2012年開始,中國開始建構具自身特色的大國外交,強調維護「國家核心利益[272]。過去中國主要將臺灣問題西藏問題新疆問題列為「核心利益」,視為內部的具體主權問題,並制定《反分裂國家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因應[273][274]中華民國政府第二次國共內戰後失去對中國大陸的統治,自1950年後僅統治臺灣地區和部分南海島嶼[16],這讓海峽兩岸關係具爭議且複雜[275]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稱擁有臺灣地區的主權,並將「一個中國原則」視為與其他國家發展外交關係的前提,要求後者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16]。此外,中華人民共和國還多次抗議美國向臺灣銷售武器[276][277]。中國政府亦主張擁有西藏地區的主權,而位於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則堅持西藏應當獨立西藏獨立運動的代表人物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與外國政府的交往也一直遭受中國政府的打壓[278]。此外新疆獨立運動的主要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為國際社會公認的恐怖組織,其接連發動的恐怖襲擊造成多人死傷,對中國的治安狀況造成了不良影響。

除了臺灣、西藏和新疆等問題涉及中國核心利益外,中國還與多個鄰國有領土爭端。1990年代開始,中國多次談判以解決具爭議的邊界問題,包括中越邊界中俄邊界中印邊界中不邊界等。另外在東海南海海域上,還與日本越南菲律賓等國間存在釣魚臺列嶼南沙群島西沙群島黃岩島等領土爭端[279][280]。2012年,在日本政府購買釣魚島事件後,中國政府派遣海警船定期在釣魚臺列嶼海域巡邏[281],並於隔年在東海上空設立防空識別區[282]。2013年1月22日,菲律賓單方面就中菲有關南海問題提起仲裁[283][284]。2014年開始,中國在南海的永暑礁渚碧礁美濟礁等實控礁盤上,進行大規模填海工程並修建機場[285][286][287],之後還在永興島上布署地對空飛彈[288]

2014年,習近平表示中國將致力於和其他國家合作,爭取以和平方式解決在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等問題[289]。今日中國常被視為新興的潛在超級大國,許多評論家關注其快速成長的經濟動能、日益增長的軍事實力、龐大的人口以及不斷增長的國際影響力,並認為中國將在21世紀成為具重大影響力的世界角色[27][28][30][290]。然而評論者警告泡沫經濟威脅和人口結構失衡,將延緩甚至阻止中國在本世紀的經濟成長[291][292];有的則質疑中國作為「超級大國」的定義,認為中國獨大的經濟不會讓其發展成為超級大國,並指出中國並沒有美國的軍事和文化影響力[293]

軍事

轟-6遠程轟炸機被稱為中國的B-52[294]

中國國家武裝力量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中國民兵組成,由中央軍事委員會指揮[295]、並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296]。中國採徵兵制募兵制相結合,搭配民兵與後備軍事動員等制度[297]。中國人民解放軍共有230萬名常備軍人(計畫在2017年底前裁軍至200萬人[298][299]),為世界規模最大的軍事力量,設有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300][301]。政府在2014年表示年度軍事預算總額達1,320億美元,僅次於美國[25]。但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美國國防部部長辦公室英語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等部門認為考慮到中國未公開的開支,實際國防預算比官方預算還要多[25][302]

中國擁有洲際彈道飛彈彈道飛彈潛艇戰略轟炸機組成的三位一體的核打擊能力,並擁有50枚至75枚可配備核彈頭的洲際彈道飛彈[303];但和美國、俄羅斯相比,中國力量投射能力仍顯不足[304]。中國近期開發、收購大量先進的飛彈技術[305][306],發展中程短程彈道飛彈[24]反衛星飛彈[307]巡航飛彈反彈道飛彈潛射彈道飛彈等設備[308][309]。2000年後,中國裝備首艘航空母艦遼寧號[310][311][312][313],及彈道飛彈潛艇和攻擊型核潛艇英語SSN (hull classification symbol)組成的潛艇艦隊[314]。空軍的現代化亦取得顯著進步,除購買俄羅斯製戰鬥機外,也自行開發生產匿蹤第五代戰鬥機高超音速飛行器[315]無人飛行載具等現代化軍機[316][317][318]。中國還以新研製的陸軍武器替換蘇聯製裝備,指揮管制英語Command and control系統也從C3I增強至C4I,強化對於網絡中心戰的掌控[319]

隨著保障制空權海上拒止英語Sea denial能力的進步,中國對區域的影響力不斷增加[320][321][322],不僅與俄羅斯海軍地中海舉行聯合軍演[323],還在美國阿拉斯加州白令海峽活動[324],而且在非洲吉布地建立首個海外軍事基地[325],並沿著海上航路建立珍珠鏈英語String of Pearls (Indian Ocean)[326]。今日中國除了被視為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外,還被視為地區軍事強國和潛在軍事超級大國[327]國防部白皮書《中國的國防》中提到,中國採取「積極防禦」的軍事戰略[328][329]。中國是2010年至2014年間僅次於美國和俄羅斯的第三大武器出口國,期間增長143%[330][331]

經濟

發展過程

1960年至2014年間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情況,可以看見1990年以後中國經濟迅速成長[332]

中國在1949年的工農業總產值466億元、重工業僅占總產值7.9%[333],而被視為農業國家[334]。中國政府先是仿照蘇聯採行計劃經濟改革開放後朝向以市場經濟體制為主的混合經濟[335][336]。政府在1980年代廢除集體耕作、設立經濟特區國有企業改革重組,雖產生大量失業人口[337]、但也讓中國成為世界成長最快的經濟體[338]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在1978年至2007年平均實質增長9.8%[339]國民生產總值增長近十倍[340]人口貧困率從1970年代末的64%下降至2004年的10%以下[337]。1990年代中國藉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國家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包括浦東新區濱海新區深圳市)深化改革開放[341]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大力推動自身的經濟發展[336]。2007年至2011年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相當於其他八大工業國組織國家總和[342]。2009年,中國於全球競爭力報告排名第29位[343]花旗銀行在2011年的3G指數英語3G (countries)亦有極高的評級[344],同年中國經濟自由度指數排行第136位[345]。中國從1990年的8家上市公司加至2010年的2,062家[346],另有1.3億戶投資者、106家證券公司、62家基金公司和163家期貨公司[347]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於2013年國內生產毛額分別占10%、44%、與46%[348],另外電子訊息產業占4%[349]、文化產業占2.85%[350],經濟成長依靠工業向第三產業轉變[351]

2012年中國中產階級達3億人[352],並擁有251名億萬富翁,是世界上富豪第二多的國家[353][354][355]。2012年國內零售市場超過20兆元[356],自2013年年成長率超過12%[357];奢侈品市場也大大擴張,占全球27.5%[358]。經濟發展亦造成貧富差距[359],在數十年來不斷增加[360][361],2012年的吉尼係數為0.474[362]。經濟快速成長及消費市場擴張造成國內嚴重的通貨膨脹[363][361],政府因而加強監管[364]麥肯錫公司估計未償還債務從2007年的7.4兆美元增長至2014年的28.2兆美元,比國內生產毛額多出228%[365]

經濟概況

上海市陸家嘴金融貿易區,上海市在2014年世界城市國內生產總值列表中位列第八名[366]

2014年中國是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經濟體[367]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匯率計算達10.430兆美元;依購買力平價則達17.960兆美元、而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8]。同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依購買力平價為13,130美元、依國際匯率則為7,625美元[8]。中國是製造業第一大國[368],超過200多種製品產量和出口量排行首位、數十種出口產品占世界70%以上[369]。中國政府視製造業為重要的經濟基礎[370],在2015年提出《中國製造2025[371],計畫到2025年時從「製造大國」升級「製造強國」[372],並在2035年達到日本德國水準[373]

迄今中國政府預算收入和支出都位居世界第二名[374],2010年的財政赤字有人民幣1兆元[375][376];但政府因經濟增幅放緩而考慮擴大財政赤字[377],2015年時達到人民幣1.62兆元[378]。當前中國東部地區經濟較中西部及東北地區相對發達[379][380],政府在市場經濟體制下開放私人財產的所有權[381],成為國家資本主義的典型例子[382][383]。政府主導能源生產、重工業等戰略工業[384],而在2008年有3,000萬家已註冊的民營公司[385][386][387]。由於中國經濟成長仰賴投資出口收益[388],2010年後成長明顯地減速[389],2015年經濟增長僅為6.9%[390]。中國政府為此調整經濟結構[387],改以消費帶動經濟成長[391],2015年時消費對經濟成長的貢獻率達66.4%[392]

2010年末,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銀行名列世界銀行前十名[393]。《財星》在2015年財富世界500大中有106家中國公司英語List of largest Chinese companies上榜(占總數21.2%,數量僅次於美國)[394],所涵蓋的30種行業前三名中有採礦原油生產(15家)、銀行(11家)和金屬產品(10家)[395]。《財星》於2015年發布的「最受讚賞的中國公司」排行榜上[396],由阿里巴巴集團百度華為小米科技海爾騰訊萬達格力聯想集團京東商城位列前十名[397];《富比士》報導的前十大上市公司中則有5家中國企業,包括銀行總資產最多中國工商銀行[398]。今日中國股票總市值為全球第二名、商品期貨市場成交量居世界首位[346][347]

對外合作

出口[399] 進口[399]
經濟體 百分比 經濟體 百分比
 美國 18.0%  韓國 10.4%
 香港 14.6%  美國 8.8%
 日本 6.0% 中華民國 臺灣 8.5%
 韓國 4.6%  日本 8.5%
其他 56.8% 其他 63.8%

中國是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國,亦是金磚國家之一[400]。中國為貿易總額最大國家,分別出口額第一大進口額第二大[401][402][403],也是貨物進出口最大的國家[404]。1980年代,超過一半的出口為原料等初級產品,機電產品只占7.7%[404]。2012年國際貿易總額達3.87兆美元[23],一般貿易占52%、加工貿易占48%[404];出口美國最多的商品,依序為手機與廣播設備、電腦、電腦設備、影音設備、玩具等[404]。但中國壓低匯率而與其他經濟體間有所摩擦[254][405][406],也被批評製造假冒的偽劣商品英語Counterfeit[407][408]。2010年代初,中國因國內貸款問題而經濟增長放緩。在全球經濟因次貸危機陷入困境後,中國出口量與國際市場需求亦遭削弱[409][410][411]

2010年,中國外匯儲備達2.85兆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8.7%,為世界最大的外匯儲備國家[412][413][414]。但2014年6月達最高點後則不斷下滑[415],2015年降幅超過5,000億美元,在年底下滑至3.33兆美元[416]巴克萊銀行更預測2016年降至2.75兆美元[417]。中國也是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資國家[418],2012年獲得2,530萬美元投資[419]。2014年,外匯匯款達640億美元,是第二大的匯款接受國[420]。中國亦大量投資海外市場[421],為第二大對外投資國[422];2014年投資海外達1,231.2億美元[422],許多中國企業也併購外國公司[423]。2009年,中國擁有價值1.6兆美元的證券[424];同時有超過1.16兆美元的美國國庫證券[425],為美國國債最大的海外持有者[426][427]

隨著海外需求增加,中國銀行業積極向外擴張。2007年,聯邦儲備系統批准招商銀行設立紐約分局的申請。2010年,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銀行進入世界銀行前十名,並有111家銀行列入世界前千家銀行[428]環球金融危機爆發後,中國意識到依賴美元和國際貨幣體系的弱點[429];2009年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英語Internationalization of the renminbi,包括建立人民幣債券市場、擴大貿易量化測試等,以促進海外人民幣流動[430][431]。2010年後,包括俄羅斯盧布[432]日圓[433]澳洲元[434][435]紐西蘭元[436]新加坡元[437]英鎊[438][439]加拿大元等同意能與人民幣直接兌換[440],在2013年成為交易量第八大的貨幣[441]。隨著國際社會對人民幣的需求上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於隔年10月1日生效[442]

能源工業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國的位置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國核電廠分布大圖):
Green pog.svg 營運中(30個機組,容量28.3GW[443]
Pink pog.svg 建設中(24個機組,容量26.7GW[443]

中國經濟具高度能源密集和耗能傾向[444],為能源消耗量最大、及能源生產最多的國家[445]。2014年生產約5.523兆千瓦·時電力[446],發電裝機容量有13.6億千瓦(火力發電915吉瓦水力發電301吉瓦、風力發電96吉瓦、太陽能發電27吉瓦、核子動力20吉瓦),220千伏以上的電力線路達57.2萬公里[447],發電量與電網規模都為世界第一[448],但同時是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大的國家[449]。中國政府為此大力投資可再生能源商業化[450][451][452],積極發展水力風能太陽能地熱能生物能源生物燃料等技術[453][454][455]

中國礦產資源豐富,已知礦產有171種、探明儲量者有158種;當中石油天然氣、煤、、地熱等能源礦產10種,金屬礦產54種,石墨鉀鹽非金屬礦產91種[456]。附近海域石油約250億噸,天然氣有8.4萬億立方公尺[99]。中國長期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產國及消費國,超過70%能源依靠煤炭供應[457]。中國石油產量則位居世界第四,2014年每天產量達4,189,000桶[458]。但因石油生產不能滿足經濟需求,有近半石油要從俄羅斯中東中亞非洲進口[459][460],並在2013年超越美國成為最大的石油進口國[461]

政府在長江流域建設多座水力發電廠和核電廠[462]。2009年,中國有超過17%能源為可再生能源,當中又以水力發電為主[463],中國水能資源達6.8億千瓦,居世界第一位,但人均徑流量僅1,945立方公尺[108]。中國還具備設計、建造、管理核電廠的能力,2014年核能發電電力超過130,580吉瓦·時[464]。境內共有30座核反應爐機組運轉,總裝機容量達2,831萬千瓦,並有24座在建機組,機組數量僅次於美國和法國[443]。中國濃縮鈾技術也已自主化和工業化,使得核燃料生產具競爭力[465]中國廣核集團先後以ACP1000取得英國核電計畫股權[466],並在羅馬尼亞新建2座核反應爐[467]。迄今,中國累計向7個國家出口6座核電機組、5座微型核反應爐、2個核研究設施及1座研究用核反應爐[468]

交通運輸

中國擁有由鐵路系統公路系統航空系統船運系統、管道構成的交通運輸網。2014年公路高速公路總里程分別為446萬公里及11萬公里[469]。中國擁有世界最長的高速公路系統[470],並計畫在2030年增加至11.8萬公里[471]。中國是世界最大的汽車市場[472],估計汽車銷售量在2020年達到4,000萬輛[473],城市地區則盛行腳踏車[474]。但近來交通事故亦顯著上升[475],2011年便有6.2萬人因此喪生[476]

中國鐵路總公司經營的鐵路里程數共計10.3萬公里[477][478],為全世界客運和貨運最繁忙的網絡[479][480],每年春節等假期都會出現人潮[481][482]。2009年鐵路使用量英語Rail usage statistics by country占世界25%[481],運輸周轉量則占世界24%[註 19][483]。中國在21世紀初建立世界最長高速鐵路[484],2013年里程數達11,028公里[485]主要路線京廣高速鐵路京滬高速鐵路[486]。中國計畫在2020年將高速鐵路增長至1.6萬公里[487],並向泰國[488]歐洲聯盟[489]寮國[490]、美國等輸出相關技術[491][492]。中國有21座城市軌道交通系統,總里程數達2.8萬公里[469],其中上海地鐵北京地鐵廣州地鐵港鐵深圳地鐵等城市軌道交通系統的通車里程位居世界前列[493]。另有時速431公里的上海磁浮示範營運線,為世界上最快的商業軌道[494]

2014年中國航空業共有222座民航運輸機場[469],政府並規劃2011年至2015年間新增82座機場[495],同年機場旅客達8.3億人次、貨郵達1,356萬噸、飛機起降793萬架次[496]。中國最繁忙機場依序為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全球客運吞吐量第二)、香港國際機場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廣州白雲國際機場[497]波音公司估計中國的民航機數量英語List of airlines of China將從2011年的1,910架增加至2031年的5,980架[495],但因80%領空為軍事管制而有嚴重誤點的問題[498]

中國有2,116座沿海港口、2,052個深水泊位[469]。2014年,上海港香港港口深圳港寧波舟山港廣州港青島港天津港大連港廈門港營口港連雲港港蘇州港貨櫃吞吐量和噸數名列世界前50名[499],上海港更在2010年超越新加坡港成為世界大港[500]。中國還擁有世界第一長的河流航道[501]航運里程達12.63萬公里[註 20],水路客運量達2.63億人、旅客周轉量74.34億人公里[502]

人口

人口發展

1949年至2008年期間,中國人口總數與人口自然增長率發展。

根據2010年的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中國人口數約有1,370,536,875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96];其中中國大陸人口達13.3億人香港澳門人口分別有709.8萬人與55.2萬人[20]。14歲以下的人口佔16.60%,15歲至59歲的人口佔70.14%,而60歲以上的人口佔13.26%[503]。2013年時,中國人口增長率估計為0.46%[504]。中國在1978年約有64%民眾為貧窮人口,但1978年經濟快速增長後,已經有數億名民眾脫離窮困生活。今日約有10%人口仍處在貧窮線以下,城鎮失業率在2007年一度降到4%以下[505],目前城鎮失業率則在4.1%[506][507]

1955年,政府開始宣傳節制生育政策[508]。自1979年後政府正式推行人口政策,為社會帶來一定影響[509]。各個省級行政區實行嚴格的計畫生育方針,一胎化政策限制每個家庭僅能生育一個孩子,並在城鎮地區推廣避孕措施;僅有法律規定下,同意少數民族農村地區有例外情況[509][510]。同時還立法禁止在非醫療需要下,對胎兒性別鑒定和實施墮胎[511]。2013年,政府在《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頒布新政策,同意父母一方為獨生子女時,家庭便能生育2名孩童,藉此促進人口均衡發展[512][513]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原本計畫一胎化政策會延續到2020年[514],但政府在2015年提前取消一胎化政策,改以兩孩政策取代[515]

在中國人口持續增長而超過13億人、及自然資源日益減少的情況下,政府非常關心人口的增長率。但計畫生育亦引起社會反彈,由於限制家庭只能撫養一個孩童,在傳統偏愛男孩的觀念和務農需勞動力的情況下,以農村為首的地區常違背此規定[516]。而一胎化政策與重男輕女思維下,使得新出生的嬰兒人口男女性比例英語Human sex ratio過高[517][518]。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今日中國的總和生育率可能達1.4左右[519];出生人口的男女性別比為118.06比100[520],違背原本正常男女性別比的105比100[521]。2010年人口普查中,男性佔總人口的51.27%左右[520];不過相較於1953年男性佔總人口51.82%左右,今日中國性別比例較為平衡許多[520]。2010年人口普查紀錄中,還有593,832名外國公民居住在中國,前三名分別來自南韓(120,750人)、美國(71,493人)和日本(66,159人)[522]

民族和語言

中國是多民族國家,政府登記而正式承認的民族群體共有56個,合稱「中華民族[523]。其中中國最大族群為漢族,佔總人口約91.51%[20][524]。中國的漢族是世界上最大的漢族族群[525],漢族在大部分省級行政區中多於其他族群,僅有西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為例外[526]。漢族以外的55個民族則被稱為「少數民族」,人數較多者有壯族(1.30%)、滿族(0.86%)、回族(0.79%)、苗族(0.79%)、維吾爾族(0.72%)、彝族(0.65%)、土家族(0.62%)、蒙古族(0.47%)、藏族(0.44%)、布依族(0.26%)、朝鮮族(0.15%)等[527]。根據2010年的人口普查,少數民族約佔中國人口8.49%[524]。而與2000年人口普查相比,漢族人口增加66,537,177人,而少數民族人口總和則增加7,362,627人[524]

中國語言有多達292種,大部分語言隸屬於漢藏語系漢語族[528]。中國政府在2000年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依法將現代標準漢語規範漢字定為官方語言文字,作為國家內部不同語言者交流的通用語[529],鼓勵地方政府和機構推廣[530]。同時政府允許在特定情況保留繁體漢字,並讓各民族得以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531]現代標準漢語是政府以北方地區使用的北方官話北京話為基礎制定[532],而漢語本身還分成官話吳語粵語(包括廣州話臺山話等)、閩語湘語贛語客家語等多種方言[533]。另外一方面,現今少數族群使用的地方口語語言,則有壯語蒙古語標準藏語維吾爾語苗語支朝鮮語[532]

宗教信仰

過去用於祭天、祈穀的天壇祈年殿,當中象徵著天人感應思想,後來被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列為世界遺產[534]

中國政府官方立場無神論,並設有國家宗教事務局管理國內宗教事務[535]。憲法則保障宗教自由並允許多種宗教,未設置法定宗教[151];但當宗教組織未獲批准時,可能遭到政府機關的壓制[205]。根據2015年國際蓋洛普英語WIN/GIA進行的民意調查,61%民眾認定自己為「堅定的無神論者」[536]。2006年研究指出,有46%民眾信奉宗教[537];而2007年調查指出,有31.4%16歲以上人士信奉宗教[538]。數千年來,中國文明受到各種宗教運動的影響;其中儒教佛教道教稱作「三教[註 21][540][541],常被納入民間信仰[542]漢傳佛教、道教和地方民間信仰也沒有明確界限,許多知識分子則將儒家視為宗教[540]

從人口結構來看,分布最廣的宗教是和道教結合的傳統民間信仰。2008年的一項民意調查,有信仰者多相信超自然力量能主宰並影響命運,而自身命運能藉祭祀神明英語Shen (Chinese religion)祖先改變,信仰儀式則與傳統文化和當地習俗有關[537]。人們所崇拜的人格化神明,個別概念源自於自然環境、特定概念群體、偉人祖先神話人物[543][544],最多民眾信奉者有媽祖黃帝關羽財神盤古[545][546][547]。中國各類宗教信徒約有1億多人,有30%至80%會從事某些民間信仰和道教活動,主要宗教有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新教)、中國民間信仰[548]

根據2007年的調查,有18%至19%成年人口自認為佛教徒,另有3%至4%為基督徒、及1%為穆斯林[549]。除了漢族信奉的宗教習俗外,少數民族群體也保有各自的傳統信仰,信奉民族宗教者約佔人口2%至3%。著名的傳統民族信仰有納西族東巴教壯族麽教羌族的多神信仰、及回族維吾爾族的伊斯蘭教。伊斯蘭教最早在唐朝由穆罕默德叔父賽義德·賓·阿比·瓦卡斯出使中國時引入,之後因阿拉伯商人而在南方沿海發展,並於廣州市建立首座清真寺懷聖寺[550]。現今中國穆斯林人口約有2,000多萬人,在非穆斯林為主的國家中排名第三[551]。過去藏區信奉的傳統宗教為苯教,不過今日大部分藏族則信奉受密宗影響的藏傳佛教[552]

城市人口

中國近十年來進行大規模的城市化,城市人口百分比從1980年的20%[553][554],在2015年時增加到55.6%[96][555];同時預估城市人口將在2030年達到10億人[556],占世界人口的8分之一[553][554]。2012年,中國有超過2.62億名前往城市尋找工作的民工[556]。中國有超過160個城市的人口超過100萬人[557][558][559][560],估計在2025年會有221個城市超過100萬人[553]國務院將常住人口1,000萬人以上的城市列為超大城市[561],超過500萬人的城市列為特大城市,而100萬人至500萬人的城市為大城市[562]。下方數據是依2010年人口普查估計而成,實際上依行政區劃分則有不同排名[4]。另外大量流動人口使得城市普查具有難度[563],因此下方表格只紀錄長期居住者:

社會

醫療衛生

位於海南省海口市的人民醫院,服務超過200萬人口。

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連同轄下各行政區的地方委員會,負責管理民眾健康事務[564][565]。中國社會醫療保險依不同人群而有不同就醫支付保障,如城鎮居民享有城鎮居民醫療保險農村居民則由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提供保障[566]。2009年,政府宣布展開為期3年的大規模醫療保健制度,提供醫療補助和相關健保,並主動投資1,240億美元[567]。2011年時,該計畫讓95%人口擁有基本的醫療保險[568]。2013年,中國藥品藥品市場排行世界第二名[569],但自身藥品開發和經銷則受仿冒藥品英語Counterfeit medications影響[570]愛滋病感染人數估計約有43萬至150萬人間[571],2014年有49.7萬起感染愛滋病案例、及15.4萬名患者喪生[572],而在該年度則新增10.4萬例感染患者[573]

1950年代時,中國平均壽命和嬰兒死亡率都有顯著的改善[註 22]。截至2015年,民眾出生預期壽命為75.41歲,在224個國家中排行第99名[576][577],而嬰兒的死亡率為12‰[578]。政府計畫2020年時,能夠將人均預期壽命拉高至77歲[579]。中國男性平均身高為170公分,女性平均身高則為158公分。過去因營養不良而造成的阻礙生長英語Stunted growth問題,則從1990年的33.1%下降到2010年的9.9%[580]。另外在1990年代,中國自殺率曾是國際年平均數的2.3倍;不過2009年至2011年間,自殺率下降到每10萬人中有9.8例,降幅達到58%、而成為自殺率最低的國家之一[581]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2015年提出的供水及廁所衞生聯合監察報告英語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 for Water Supply and Sanitation,中國約有64%的農村人口仍未擁有現代化廁所設備英語Improved sanitation[582]。中國的供水和衛生英語Water supply and sanitation in China基礎設施雖然同樣受快速的城市化影響,但也面臨水資源來源短缺和污染影響[583]。2010年6月,中國境內共有1,519座污水處理廠,同時每星期增加18座處理廠[584]。儘管民眾健康狀況顯著改善、而先進醫療設施陸續建設,中國開始出現一些新興的公眾健康問題,包括嚴重空氣污染所引起的呼吸系統疾病[585]、數百萬名吸菸人士[586]、及城市地區青年人口不斷增加的肥胖症[587][588]。在2010年,中國境內的空氣污染造成近120萬人過早死亡[589]。今日中國人口眾多並多在聚集城市,使得近幾年常有重大疫情爆發;包括2003年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在蔓延一陣子後才獲得控制[590]

教育制度

中國自1986年以來實行為期9年的義務教育,包含6年小學和3年初級中學,學生年齡在6歲至15歲之間[591]。2010年,約有82.5%的學生會選擇繼續為期3年的高級中學教育[592]。由政府舉辦的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則是進入大多數高等教育機構的先決條件。2010年,27%的高級中學畢業生會繼續接受4年的本科教育[593]。另外政府還設立中級和高級專科學校,提供學生職業教育內容[594]。2014年,中國共計有201,377所小學、52,623所初級中學、13,253所高級中學、11,878所中等職葉學校、以及2,529間高等教育機構[595]。截至2010年為止,15歲以上人口中有94%接受過教育訓練、而得以識字[596];相比之下,在1950年只有20%的民眾曾接受過教育[597]

2011年,約有81.4%民眾在不同地方接受過中學教育後畢業[598]。而自2005年開始,中國各級政府便籌畫經費以減免農村地區孩童的學雜費[599]。2006年,政府更承諾9年義務教育完全免費,並提供小學和初級中學階段的課本和學費等補助[600]。這使得政府每年教育預算從2003年不到500億美元,增加至2011年超過2,500億美元的預算[601]。2009年的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中,上海市學生於數學、科學和文化領域上取得世界上最好的成績[602]。但儘管中國學生在學習成果評估上獲得極高成績,中國教育面臨著地方和國際社會的多方批評,認為過度強調記憶能力、及農村和城市間具有懸殊的教育品質差距問題[602]

其中中國各地教育資源分配嚴重不均,每名中學學生的教育支出因其所在地有所差異。2010年,北京市投資的每人教育總額達人民幣20,023元,但中國最貧窮的省份貴州省只有人民幣3,204元[603]。由於多年來實行依戶籍學區入學的政策,部分學校附近的房價因而暴漲[604]。今日中國許多大學教育朝向國際化發展[605],著名的大學有中國大陸境內的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浙江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中山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西安交通大學[606][607],及位於香港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608][609]

科學技術

1951年,屠呦呦與導師樓之岑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中藥。

1960年代至1970年代,中國與蘇聯合作推動科技發展,掌握兩彈一星雜交水稻等技術[610];後來提出四個現代化863計劃973計劃強調科學研究[611],並改革學術制度[612][613]。中國在2009年有超過1萬名工程博士和50萬名理學士[614]科學論文英語Academic publishing in China出版數量世界第二[615][616],申請專利數世界第一[617],但也發生過多起學術腐敗問題[618]。2012年,政府投資1,630億美元[619],而研究開發金費位居世界第二名[26]。近年來,中國在航空航太高速鐵路複合材料電子技術核技術替代能源生物工程學有許多成果[620][621],但在某些領域仍落後美國、日本等國家[612][622][623]

中國自1990年代初壟斷氟硼鈹酸鉀晶體製造技術[624],亦是繼美國、法國後實現單束雷射出光超萬焦耳的國家[625]北京大學細胞分化培植幹細胞獲得成果[626],而屠呦呦以中藥研究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627]。在核技術領域,中國透過先進超導托卡馬克實驗裝置而在磁局限融合研究上有一定成果[628][629]。中國擁有華為聯想集團個人電腦企業[630][631][632],擁有109臺世界排名前500名超級電腦[633][634][635]。中國亦積極發展量子通訊,完成長途量子密鑰分發[636]全通型量子通訊網、量子態隱形傳輸[637]、規模化網絡等實驗[638]。2015年,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研製首款ARM架構的64核晶片[639]中芯國際亦開始量產28奈米級產品[640],工業用機器人在2008年至2011年成長136%左右[641]

中國還積極推動載人航太月球探測火星探測航太計劃[642][643]。從首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北斗衛星定位系統,中國衛星技術發展迅速,是第五個能獨自研製人造衛星的國家[644][645]。2011年中國發射實驗模組天宮一號,計畫在2020年代初組建太空站[646]。2010年,中國發射探月人造衛星嫦娥二號[647][648],並對拉格朗日點小行星4179進行探測[649][650][651]。2013年更發射嫦娥三號探測器和玉兔號月球車,計劃在2017年採集月球土壤樣本[652]。在首個火星探測器螢火一號與俄羅斯富比士-土壤共同執行的任務失敗後[653],計畫在2020年用國產運載火箭發射螢火二號[654]

傳播媒體

1980年代末前,幾乎所有新聞媒體屬於國有企業,少數自家品牌則在改革開放後出現[655]。由中共中央宣傳部管理的新華社中國中央電視臺和《人民日報》,接掌大部分公共廣播、報紙、電視等管道,前兩者更壟斷國際新聞的來源[656]。中國中央電視臺是世界上最大的電視臺之一,包含45個電視頻道,並有超過10億名觀眾和聽眾[657]。電視播出的新聞、紀錄片、連續劇和動畫片等大多是國內製作,國外節目需依規定授權、並在特定頻道上播放[658]。新聞媒體能在特定時間安排商業電視廣告,也須提供公益性內容[659]。近年來,中國出現受日本漫畫動畫影響的作品及相應網站,同時越來越多電視節目受到閱聽人歡迎,包括《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兒》等綜藝節目[660]

今日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依法負責監管境內新聞、出版、廣播、電影、電視劇、娛樂節目等內容,嚴格審查個別通訊傳播的不當內容[661][662]、及核准外國作品上市[659]。政府禁止發布的主題有西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抗議事件、公眾示威、反政府制度、不同政見者、暴力畫面、色情內容、對政府批評等,政府並強調是為避免出現威脅國家統一、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的內容[659]。這讓許多外國電影因政府審查而遭取締禁止,國外傳播媒體亦受受嚴格限制[659][663],中國電影院每年也僅開放34部外國電影上映[664]

隨著網際網路在國內普及,政府也對網際網路的內容進行系統性審查[665]GoogleFacebookTwitterYouTubeFlickrLINEInstagram路透社中文維基百科等源於西方的網絡服務,因不同意接受審查而無法進入中國大陸或受到在中國大陸者訪問;而部分網站如BingFlipboard等則事前接受審查標準,再推出特別的中國地區服務。另外中國也有類似功能的網站服務以取而代之,包括人人網新浪微博百度[666]。在2013年,QQ空間註冊帳號達到6.2億名,成為世界第三大社交網站[667]。2015年,WeChat的月活躍用戶數也達到6億人[668]。隨著社群媒體的快速發展,中國在2015年時用戶於數位媒體的使用時長首次超過傳統媒體[669]

社會問題

2013年中國輿情報告[670]
社會問題 關注度
食品安全問題 70.4%
空氣汙染問題 67.9%
高房價問題 59.7%
醫療問題 58.9%
水質汙染問題 58.2%
官員腐敗 48.8%

中國大陸數十年來有顯著經濟增長同時,亦有食品安全住房問題、貧富差距、社會治安、官員腐敗等問題[671][672][673][674]中國食品安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監管,並受到民眾關注[675]。為此政府加快建立食品安全標準、推廣科普知識[676][677],及藉產業併購重組強化食品安全[678],另外專設食品藥品違法偵查局[679]。2015年,中國大陸房價收入比位居世界第14名,約23%[680]。政府積極推動經濟適用房廉租房公營住宅,但透明度常引起質疑[681]。但2015年11月底,商品房待售面積達6.96億平方公尺[682],可讓2.2億人居住[683]。中國有89%的家庭擁有住房[684],但一線城市房價居高不下,其他城市則庫存嚴重[685]

政府為推動福利國家發展的戶籍制度,因採取住房登記制,使得前往城市的農業戶口常被視為二等公民[686][687]。政府未能妥善保護弱勢公民的財產權,並對民工實施不成比例的稅收[686],這讓許多民眾陷入貧窮[687]。2000年代初開始,農村的徵稅已經降低或取消,並為提供居民更多社會服務[688][689]。2013年,中國共產黨將土地、財稅、金融、收入分配等問題視為實行改革的目標[690]。隨著貧富差距加大,犯罪率平均每年增長約14%,並持續成長[691]。2009年,中國發生990萬起治安案件,案件增長率達20%[692],謀殺案發生率為每10萬人1.1起[693]。而自2008年以來,境內恐怖主義活動明顯增加,在2011年時全球恐怖主義指數超過美國、而接近以色列[694]

2012年,國家預防腐敗局指出過去30年有420多萬名黨政人員受懲處,465人是省部級官員[695]。在中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王岐山上任後,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後的反腐敗工作持續擴大與深入[696]。2014年在北京市召開的APEC峰會前的部長級會議上,中國政府與其他與會各成員經濟體政府部長通過打擊跨國腐敗的《北京反腐敗宣言》[697]。然而在2014年時,中國清廉印象指數得分僅36分而屬於高腐敗國家[註 23]國際透明組織認為在透明度、問責制新聞自由公民社會不成熟的情況下,從上而下的反腐工作的有效性與持續時間未能確定[698][699]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則批評國際透明組織的評分和排名,認為並不符合實際反腐工作的情況[700][701][702]

文化

藝文活動

2012年,尋根文學作家莫言諾貝爾文學獎

中國傳統文化漢朝以來深受儒家思想和保守理念影響,推崇中庸之道[703]。隨著近代中國民族主義崛起和文化大革命結束,各種形式的中國傳統藝術、文學、音樂、電影、時尚和建築等都出現大規模的復興運動[94][229][704]

中國傳統建築具有其獨特構造體系,且對漢字文化圈國家有深遠影響[705],傳統建築以木材為材料,且會降低建築高度[706],著名建築有故宮天壇頤和園佛香閣長城[706]。這類屋頂設計有厚重的屋簷,四邊會略微向上彎曲形成斗栱[706]。另外建築還經常以不同的彩瓷裝飾,包括彩磚、玻化磚、鑲嵌、鈴鐺等,並另行加上各式細節雕飾[706]。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國建築開始以受現代主義影響的現代建築為主,直到1980年後才恢復多樣化設計,這類建築有東方明珠廣播電視塔國家體育場上海環球金融中心國際金融中心廣州塔[707]

1896年出現首部中國題材的電影,但首部中國製作的電影為1905年《定軍山》,由當時京劇演員演出[708]。在整個20世紀,中國大陸電影因政治局勢的發展而有所波折[709]。1970年代後,中國電影開始在其他國家放映。直到1997年,馮小剛執導的《甲方乙方》成為首部獲商業成功的中國電影,在西方評論界取得廣泛讚譽[710]。今日中國所有放映的電影都須經過國務院批准,並要求刪除暴力、情色或敏感政治議題等場景,也限制外國電影進口數量[711],此舉協助自身電影產業發展[712]。在中國10部票房最成功的電影中,就有7部為中國國內自行製作[713]。隨著中國電影產業不斷發展,2010年時規模達到人民幣164億元[714];同年的《人再囧途之泰囧》成為首部票房超過10億元的中國電影[713],而2016年的《美人魚》票房更超過30億元[715]。2015年,中國大陸電影票房達到人民幣440.69億元,僅次於美國[716]

中國文學始於先秦文學[717],當中古典典籍有著多元廣泛思想[718],包括詩歌農曆軍事占星術、天文學、曆法、中藥地理學英語Chinese geography,及陰陽氣功八字算命等命理學概念,並在西周時期奠定基礎[719][720]。中華民國時期因五四運動新文化運動的推動,普通民眾轉而閱讀官話白話文。期間,中國出現許多傑出的小說家、戲劇家、詩人、雜文家[721]胡適魯迅並成為中國現代文學先驅[722]。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的現代文學則是依循社會主義方向,表現社會大眾革命精神與歌頌新生活樣貌[723]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受魔幻寫實主義影響而出現朦朧詩傷痕文學尋根文學等新興體裁[724]。受到金庸武俠小說影響[725],虛構小說在漢字文化圈廣為流行[726]。2000年,高行健成為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華語作家[727];2012年,莫言則成為首位獲得此獎的中國作家[728]。另外劉慈欣的《三體》,則接連獲得星雲獎提名和雨果獎最佳小說獎[729][730]

歌舞曲藝

陝西省西安市的文藝表演。

中國傳統音樂可以分為經典音樂和民俗音樂兩個主要分支,少數民族也有自己傳統的民族音樂[731]。經典音樂多為社會菁英的愛好,普通人則較少接觸[731]。經典音樂多是單一樂器或樂團演奏,常見樂器弦樂器長笛等,又以笛子古琴最為著名[732]。民間盛行的通俗音樂多會有伴唱,並會結合多種元素[731]。20世紀至21世紀,隨著西方樂曲引入中國,民間社會出現新風格的音樂作品。許多流行音樂還結合過去傳統元素,發展出具特色的中文流行音樂華語流行音樂粵語流行音樂等)、中國搖滾樂和華語饒舌等。與日本和韓國相比,中國不被視為流行音樂生產和消費的主要市場[733]

中國舞蹈表演包括民間舞蹈、傳統舞蹈、歌劇、芭蕾舞劇、現代舞等,部分舞蹈延續古代表演,甚至源自於周朝的演出;也有舞蹈在慶典、禮儀和儀式上表演,像廣為流行的舞龍舞獅[734][735]。同時每個少數民族都有傳統民族舞蹈,如維吾爾族木卡姆、傣族帕凡舞、苗族蘆笙舞等。中國在1980年代中期引進街舞表演[736],舞蹈樂團也在1990年代朝向國際化發展[737]。到了21世紀,不同風格的大型舞蹈劇興起,包括具民族舞劇《媽勒訪天邊》、芭蕾舞劇《大紅燈籠高高掛》、現代舞劇《雷和雨》等,並獲得觀眾喜愛[737];今日還有全國舞蹈比賽桃李盃中國舞蹈荷花獎CCTV舞蹈大賽國家舞臺藝術十大精品工程中國藝術節等比賽獎項[737]

中國戲曲為包含文學音樂舞蹈美術武術雜技表演藝術等元素的傳統藝術,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約有300多種劇種與大量劇目[738];但隨著外來文化的影響,在2005年時中國僅剩下267個劇種,主要的大劇種有京劇豫劇越劇黃梅戲評劇[739]相聲藝術部分,自2005年左右開始隨著德雲社郭德綱的表演而重新受到歡迎,並於2011年首次在海外演出[740]。其他比較流行的曲藝表演藝術形式,還包括有話劇評書喜劇小品二人轉雙簧快板書[741]

休閒娛樂

近年來,隨著中國文化產業旅遊產業的融合發展,文化旅遊已上升為國家戰略[743]。今日中國通俗文化和各類藝術引起世界的興趣[704]旅遊業英語Tourism in China成為中國擴大國際影響力的重要因素[744]。改革開放後,旅遊業成為新興的大產業[745][746];2007年時占國內生產毛額的6.1%[747],並預計在2020年成長至11%[748]。2012年,政府增加多達1倍數量的簽證,向旅遊業發出500,000張允許入境的簽證[749]。中國在2014年是世界上遊客參訪數第三多的國家[750],接待入境遊客12,849.83萬人次,[751]。2015年,中國於旅遊業競爭力排名中上升至第17名[752]。同時中國自身也有龐大的國內旅遊英語Domestic tourism市場,估計在2012年10月便有7.4億名中國遊客在國內各處遊玩[753]

中國共計有48項景點被列入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的《世界遺產名錄》,包括10項自然遺產、34項文化遺產、與4項雙重遺產和1項跨國項目。這讓中國成為世界上擁有世界遺產第二多的國家,數量上僅次於義大利。而首都北京市便擁有6項世界遺產,是擁有世界遺產最多的城市[754]。其中旅行目的地前十名依次是上海市、北京市、廣州市成都市廈門市三亞市深圳市青島市西安市昆明市[751],著名景點則有長城北京市故宮秦始皇陵兵馬俑敦煌市莫高窟麗江古城黃山桂林山水長江三峽西湖青海湖鼓浪嶼布達拉宮九寨溝風景名勝區蘇州古典園林[755]。而自2011年起,政府訂定每年5月19日為中國旅遊日,每年會推出一個活動主題[756][757]

中國境內主要使用公曆夏曆,並訂有中華傳統節日、公曆節日、紀念日、少數民族節日、主題節日等。政府將新年春節清明勞動節端午節中秋節國慶節訂為全體民眾放假之國定假日。除此之外,政府還訂有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日戰爭勝利紀念日等歷史紀念日;國際婦女節五四青年節兒童節植樹節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紀念日等特定紀念日[758]。另外部分地區還因應少數民族制定特定假日,包括藏族雪頓節、穆斯林古爾邦節開齋節、傣族潑水節、彝族火把節[759][760]。中國大陸普遍實行五天工作制,規定雙休日、法定假日和帶薪休假為公眾假期[761]。政府還提出周末調休制度,將周末與法定假日相連為「小長假」或「黃金周[762];自2011年開始,當法定假日適逢周末時,則會在工作日補假[763][764]

體育運動

籃球運動員姚明中國體壇風雲人物之一。

中國體育歷史悠久,西周時期便流行射箭活動,過去朝代也常從事劍術和蹴鞠等活動[765][766]。1995年,政府頒布《全民健身計劃綱要》,對群眾體育事務的發展有所規劃[767],今日各地普遍設有商業體育館和健身俱樂部[768]。為了滿足民眾體育需求和發展全民健身運動,政府規定每年8月8日為全民健身日[769]。由於氣功太極拳廣播體操廣場舞等運動能提升身體體適能能力,而在中國廣受歡迎[770]。2015年,國家體育總局推出12套廣場舞優秀作品[771];同年中國舉辦133場馬拉松活動,並計畫在隔年增加至200場[772]

今日中國社會歡迎的運動有中國武術籃球足球桌球羽球游泳司諾克等,當中許多城市年輕民眾喜愛練習足球和籃球。中國足球協會超級聯賽於1994年成立後,發展出亞洲最大的職業足球市場[773]。籃球在2014年時是中國最多人欣賞的運動[774],許多年輕球迷關注中國男子籃球職業聯賽和美國NBA[775],也有像姚明易建聯等球員參與這兩項職業籃球聯賽[776]。中國也流行圍棋象棋麻將西洋棋圖版遊戲,除了舉辦專業比賽外[777],還培養出職業圍棋選手柯潔[778]、西洋棋大師侯逸凡等人[779]。同時還有許多參與腳踏車運動的民眾,估計2012年便有超過4.7億輛腳踏車[474]。另外許多傳統體育項目也獲得廣泛歡迎,包括龍舟競賽、蒙古搏克賽馬比賽等[780]

1984年,許海峰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上贏得首面金牌[781]。隨著體育競賽水準提升,中國在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贏得的金牌數量快速增加,也因而被譽為「體育大國」[782]。中國在2008年於北京市舉辦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中國代表團共獲得51枚金牌,位居金牌榜榜首[783][784]。中國還在2012年夏季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獲得231面獎牌,成為獎牌數量最多的國家[785][786][787]。另外自1982年後,中國在歷次亞洲運動會上連續贏得最多數量的金牌[788]

參見

註釋

  1. ^ 中華人民共和國並沒有明確規定的法定官方語言,2000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通用語言文字法》中確定以普通話為「國家通用語言」,規範規範漢字為「國家通用文字」。
  2. ^ 其中政府承認一些民族自治地方能夠使用少數民族語言,作為該地區官方語言和文字。
  3. ^ 規範漢字包括由國家以《簡化字總表》形式正式公布的簡化字,和未被整理簡化的傳承字。與此同時,中國大陸地區在圖書出版等特殊領域亦允許使用繁體中文。
  4. ^ 澳門香港地區實行兩文三語政策,除了用現代標準漢語外,特別行政區政府還分別使用漢語方言粵語葡萄牙語英語,作為具正式地位的官方語言。另外港澳地區亦使用繁體中文
  5. ^ 一黨執政下的中國共產黨總書記地位在國家元首之上,權力也高於政府首腦。習近平的頭銜依官方次序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5]
  6. ^ 另外還有在香港使用法定貨幣港元,及在澳門地區使用的法定貨幣澳門幣
  7. ^ 關於國家總面積的排名,根據不同計算方式會讓中國排名在美國之後,而名列第四名。
  8. ^ 包括其所聲稱為其領土但不實際統治的「臺灣省」。實際管轄22個省。
  9. ^ 劉少奇當時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和排名第一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副主席,毛澤東則擔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10. ^ 當時華國鋒同時擔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等領導職務。
  11. ^ 直到今日,歐美國家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仍舊實施包括軍事技術及部分尖端科技的出口管制。
  12. ^ 大英百科全書》所紀錄的美國總面積為9,522,055平方公里,比中國的總面積相比較小[90][91]。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世界概況》在過去也記錄中國的總面積大於美國,不過在1996年將五大湖和沿海水域列入後,反而使排名往前。1989年時所計算出來的美國總面積為9,372,610平方公里(僅計算陸地中的水域面積),1997年時則增加到9,629,091平方公里(增加五大湖和沿海水域)。2004年時所記錄的總面積為9,631,418平方公里,2006年時修改為9,631,420平方公里,在2007年時更擴增9,826,630平方公里(增加領海)。
  13. ^ 聯合國的官方數據僅計算中國大陸,並不包含香港澳門臺灣地區,也不計算喀喇崑崙走廊(5,800平方公里)、阿克賽欽(37,244平方公里)等與印度有爭端的領土[95]
  14. ^ 中國和巴基斯坦的交界邊境,為印度長期聲稱擁有全部主權的喀什米爾地區。今日巴基斯坦和印度都各自統治該地區的一部分,並且都聲稱擁有對方統治地區的主權。
  15. ^ 水資源總量中,地表水占84.3%、地下水占27.1%,而兩者有部分重疊。
  16. ^ 這裡動物和植物數據並不包含臺灣地區
  17. ^ 今日為集中權力,憲法還提到中國由中國共產黨領導[151]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在1990年代開始兼任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職務[159][160]
  18. ^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自1954年開始設立,其功能為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共同行使國家元首的職權。文化大革命期間,時任國家主席的劉少奇遭到拘禁後,該職位曾長期空缺、爾後更一度遭到廢除(參見:中國國家主席存廢之爭),直到1982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獲得確立。重新設立的主席職位並未擁有實際權限,而只是具有禮儀性和象徵性功用的虛位元首[175]
  19. ^ 2009年時,中華人民共和國鐵路運輸共有21.06億人次搭乘,旅客周轉量10,595.6億人公里;而貨運吞吐量39.67億噸,周轉量29,174噸公里[478]
  20. ^ 各水系航道通航里程分別為長江水系64,374公里、珠江水系16,444公里、黃河水系3,488公里、黑龍江水系8,211公里、京杭大運河1,438公里、閩江水系1,973公里、淮河水系17,338公里。
  21. ^ 關於儒家思想是否是一種宗教信仰,至今仍然有很多討論[539]
  22. ^ 中國預期壽命從1949年的約31歲,到2008年時增加至75歲[574];而嬰兒死亡率則從1950年代的300‰,到2001年時已經下降至30‰[575]
  23. ^ 國際透明組織對174個國家製作的清廉印象指數採100分制,及格線為51分。在2014年度的數據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得到36分(第100名)、香港得到74分(第17名);中華民國臺灣地區)得到61分(第35名);新加坡得到84分(第7名);日本得到76分(第15名);大韓民國得到55分(第43名)。另外越南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緬甸寮國柬埔寨泰國印度尼西亞俄羅斯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哈薩克塔吉克吉爾吉斯蒙古國東帝汶則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

參考資料

  1. ^ Kam Wing Chan. Misconceptions and Complexities in the Study of China’s Cities: Definitions, Statistics, and Implications (PDF). 《歐亞地理學與經濟學英語Eurasian Geography and Economics》. 2013年1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3-01-15) (英文). 
  2. ^ 2.0 2.1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the Standard Spoken and Written Chinese Language (Order of the President No.37).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0年10月3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 ^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9月3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 ^ 4.0 4.1 Tabulation of the 2010 Censu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 ^ New man at helm: Xi Jinping elected to lead China (PHOTOS). 今日俄羅斯. 2012年11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6. ^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PDF). 聯合國經濟社會事務處英語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2015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7. ^ Communiqué of th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Major Figures of the 2010 Population Census (No. 1).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China. 2011-04-28 [2013-06-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15). 
  8. ^ 8.0 8.1 8.2 8.3 8.4 8.5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China. 《全球經濟展望英語World Economic Outlook》. 2016年4月 [2016年5月22日] (英文). 
  9. ^ China’s Economy Realized a Moderate but Stable and Sound Growth in 2015.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China. 2016-01-19 [2016-06-20]. Taking the per capita disposable income of nationwide households by income quintiles, that of the low-income group reached 5,221 yuan, the lower-middle-income group 11,894 yuan, the middle-income group 19,320 yuan, the upper-middle-income group 29,438 yuan, and the high-income group 54,544 yuan. The Gini Coefficient for national income in 2015 was 0.462. 
  10. ^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 2015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PDF). 《人類發展報告》. 2014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 ^ 伍俊飛. 中國政黨制度的完善:一黨執政 多元行政. 《南華早報》. 2015年3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2. ^ 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2005年5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3. ^ 《臺灣的歷史和現狀》. 國民黨敗退台灣. 北京: 新華網. [2016-05-24] (中文(簡體)‎). 
  14. ^ Countries of the world ordered by land area. List of countries of the world in alphabetical order.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 ^ 王正華. 蔣介石與1961年聯合國中國代表權問題. 國史館. 2009年9月 [2016年3月24日] (繁體中文).
  16. ^ 16.0 16.1 16.2 Chinese Civil War - War of Liberation. Cultural China.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7. ^ 中國在東海、南海、藏南為何按兵不動. 環球視野. 2011年8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8. ^ 18.0 18.1 杜蕙. 方興未艾的中國地貌旅遊. 新華網. 2015年6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9. ^ Population, total. 世界銀行.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 ^ 20.0 20.1 20.2 曹曉軒. 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公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2012年4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1. ^ Carl J. Dahlman和Jean-Eric Aubert. China and the Knowledge Economy: Seizing the 21st Century. WBI Development Studies.. 教育文獻資料庫英語Education Resources Information Center. 2001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2. ^ 安格斯·麥迪森. Chinese Economic Performance in the Long Run (PDF).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2007年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4-10-15) (英文). 
  23. ^ 23.0 23.1 Garry White. China trade now bigger than US. 《每日電訊報》. 2013年2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4. ^ 24.0 24.1 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3 (PDF). 美國國防部. 2013年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5-04-13) (英文). 
  25. ^ 25.0 25.1 25.2 Sam Perlo-Freeman. Mar. 2014: Deciphering China’s latest defence budget figures.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 2014年3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 ^ 26.0 26.1 中國研發經費支出已超歐盟日本 升至全球第二. 新浪. 2015年11月11日 [2016年1月24日] (中文(簡體)‎). 
  27. ^ 27.0 27.1 皮尤研究中心調查: 全球更多人認為中國將成為頭號強國. 《新民晚報》. 2013月7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8. ^ 28.0 28.1 Oxford Prof on China and the New World Order Pt 1. 財新傳媒. 2011月2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9. ^ Joshua Muldavin. From Rural Transformation to Global Integration: The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Impacts of China's Rise to Superpower.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 2006年2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0. ^ 30.0 30.1 A Point Of View: What kind of superpower could China b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0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1. ^ 董必武報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草擬的經過及基本內容
  32. ^ 蔚力.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的由來是什麼?. 中國網. 2014年10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3. ^ 朱月怡. 新中國國號誕生內幕揭秘. 人民網. 2006年7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34. ^ 人民日報》. 舊中國滅亡了,新中國誕生了. 新華網. 1949年9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5. ^ 35.0 35.1 洪健昭. Taiwan, Taipei — What’s in a name?. 《英文中國郵報》. 2009年10月15日 [2015年1月22日] (英文).
  36. ^ 汪園斐. 臺灣是中國一省嗎?. 《黃花崗雜誌》. [2016年2月11日] (繁體中文).
  37. ^ John W. Garver. The Sino-American Alliance: Nationalist China and American Cold War Strategy in Asia. 美國阿蒙克: M. E. Sharpe英語M. E. Sharpe. 1997年6月 [2016年2月11日]. ISBN 978-0765600257 (英文).
  38. ^ 中華民國外交部. The Birth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行政院新聞局. 2009年4月30日 [2016年2月11日] (英文).
  39. ^ 中共黨政軍機關企業學術機構團體旗歌及人員職銜統一稱謂實施要點》. 臺灣臺北: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1992年11月19日. (繁體中文).
  40. ^ 周鴻、朱漢國主編:《中國二十世紀紀事本末》第五卷,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2000年3月,ISBN 978-7-209-02403-7
  41. ^ 楊立傑. 《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1949年4月). 新華網. 2003年9月2日 [2016年3月15日] (簡體中文).
  42. ^ 毛澤東. THE CHINESE PEOPLE HAVE STOOD UP!.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1949年9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3. ^ John W. Garver. The Sino-American Alliance: Nationalist China and American Cold War Strategy in Asia. 英國倫敦: 羅德里奇. 1997年4月30日: 第169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0765600257 (英文).
  44. ^ 人民網. 1950年3月16日 全國展開大規模剿匪斗爭.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5. ^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中共中央關於鎮壓反革命活動的指示.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1950年10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6. ^ 李良玉. 建國初期的土地改革運動. 國學網. 2005年2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7. ^ Donald F. Busky. Communism in History and Theory: Asia, Africa, and the Americas. 美國聖塔芭芭拉: 格林伍德出版集團英語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2年9月30日: 第11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0275977337 (英文).
  48. ^ 西默·托平英語Seymour Topping. Red Capture of Hainan Island. 《杜斯卡洛薩報英語The Tuscaloosa News》. 1950年5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9. ^ THE TIBETANS (PDF). 南加州大學.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0. ^ Madelyn Holmes. Students and Teachers of the New China: Thirteen Interviews. 美國傑斐遜: 麥克法蘭公司出版社. 2007年8月29日: 第185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0786432882 (英文).
  51. ^ 張成覺. 張成覺: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參與. 2011年5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52. ^ Arifa Akbar. Mao's Great Leap Forward 'killed 45 million in four years'. 《獨立報》. 2010年9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3. ^ 侯楊方. 《中國人口史:第六卷·1910~1953年》. 中國上海: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1年1月1日: 第384頁至第415頁. ISBN 978-7309029437 (簡體中文).
  54. ^ 54.0 54.1 石希. 第七章 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內亂.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1年6月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55. ^ 當代國際共運史的主線:毛主義和現代修正主義的鬥爭
  56. ^ 聯合國大會.《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關於「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問題」的決議
  57. ^ Michael Y.M. Kao. Taiwan's and Beijing's Campaigns for Unification. 美國紐約: Taiwan in a Time of Transition. 1988年: 第188頁 (英文).
  58. ^ 1979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利堅合眾國關於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
  59. ^ 梅宏. 如何正確評價改革開放前後的兩個30年.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3年2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60. ^ 鄧小平. 《鄧小平文選》第二卷. 中國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4年. ISBN 978-7506525237 (簡體中文).
  61. ^ 《胡耀邦思想年譜,1975-1989》. 中國: 泰德時代出版社. 2006年. ISBN 978-9889875572 (簡體中文).
  62. ^ 獨立電視服務英語Independent Television Service.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Long Bow Group. 1995年 [2013年12月28日] (英文). 
  63. ^ 趙紫陽. 《改革歷程》 [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 美國紐約: 西門與舒斯特. 2009年5月19日 [2013年12月28日]. ISBN 978-1439149386 (英文). 
  64. ^ 何漢理. The Impact of Tiananmen on China's Foreign Policy. 國家亞洲研究局英語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 1990年12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65. ^ Martin Hart-Landsberg和Paul Burkett. China and Socialism: Market Reforms and Class Struggle. 《每月評論英語Monthly Review》. 2005年3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66. ^ Nation bucks trend of global poverty. 《中國日報》. 2003年7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67. ^ China's Average Economic Growth in 90s Ranked 1st in World. 人民網. 2000年3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68. ^ 安東尼·湯瑪士英語Antony Thomas. Transcript. 《前線英語Frontline (U.S. TV series)》. 2006年4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69. ^ Shan Carter、Amanda Cox、Joe Burgess和Erin Aigner. China’s Environmental Crisis. 《紐約時報》. 2007年8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70. ^ Daniel Griffiths. China worried over pace of growth.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6年4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71. ^ China: Migrants, Students, Taiwan. Migration News. 2006年1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72. ^ Edward Cody. In Face of Rural Unrest, China Rolls Out Reforms. 《華盛頓郵報》. 2006年1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73. ^ 從北京奧運到上海世博:改變西方對中國陳腐印象. 新浪. 2010年5月10日 [2016年3月27日] (簡體中文).
  74. ^ 房廈. 日本官方証實:中國GDP超日. 《文匯報》. 2011年2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75. ^ Bo Xilai scandal: Timelin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11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76. ^ 76.0 76.1 Malcolm Moore和Tom Phillips. Xi Jinping crowned new leader of China Communist Party. 《每日電訊報》. 2012年11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77. ^ 路透社. New China leadership tipped to be all male. Stuff.co.nz英語Stuff.co.nz. 2012年11月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78. ^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治國理政紀實. 新華網 (中文). 
  79. ^ 79.0 79.1 馬修·伊萊夏斯英語Matthew Yglesias. China Ends One-Child Policy. 《石板英語Slate (magazine)》. 2013年11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0. ^ China frees banks to set their own lending rate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7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1. ^ 安布羅斯·埃文斯-普里查德英語Ambrose Evans-Pritchard. China eyes fresh stimulus as economy stalls, sets 7pc growth floor. 《每日電訊報》. 2013年7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2. ^ 加文·戴維斯英語Gavyn Davies. The decade of Xi Jinping. 《金融時報》. 2012年11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3. ^ China sees both industrial output and retail sales ris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2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4. ^ China reports weaker than expected trade data.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7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5. ^ China orders audit of government debt.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7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6. ^ 顧錢江、張正富和王秀瓊. 習近平首次系統闡述「新常態」. 人民網. 2014年1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87. ^ 王靜宇. 俄媒體盤點2015年中國大事 成立亞投行與大閱兵上榜. 新浪. 2015年12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88. ^ 88.0 88.1 中國地理(1). 中華網科技.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89. ^ Amitendu Palit. China-India Economics: Challenges, Competition and Collaboration. 英國倫敦: 羅德里奇. 2012年10月31日: 第4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0415824569 (英文).
  90. ^ Adam Gopnik. United States. 《大英百科全書》. 2015年9月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1. ^ United States. 《大英百科全書》.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2. ^ Geography. 中國網.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3. ^ Land area.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4. ^ 94.0 94.1 福赫伯. China. 《大英百科全書》. 2015年1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5. ^ 95.0 95.1 聯合國統計委員會英語United Nations Statistical Commission. 3. Population by sex, rate of population increase, surface area and density (PDF). 《聯合國年鑑英語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07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6. ^ 96.0 96.1 96.2 96.3 96.4 中央情報局. CHINA. 《世界概況》.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7. ^ 97.0 97.1 97.2 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版圖.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6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98.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行政區劃和自然資源. 中國北京: 《中國統計年鑑—2007》. 2007年 (簡體中文).
  99. ^ 99.0 99.1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中國海洋事業的發展. 新華網. 1998年5月 [2016年1月24日] (簡體中文).
  100. ^ 100.0 100.1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新中國六十年統計資料彙編》. 中國北京: 中國統計出版社. 2010年1月1日. ISBN 978-7503758942 (簡體中文).
  101. ^ Which country borders the most other countries?. About.com.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2. ^ 羅琪. 外交部官員:中國與8個周邊鄰國存在海上爭議. 中國網. 2012年4月10日. [2016年4月46日] (簡體中文).
  103. ^ 103.0 103.1 地形.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6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04. ^ Nepal and China agree on Mount Everest's height.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0年4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5. ^ Lowest Places on Earth. 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6. ^ 楊明山. 中國的氣候與水文. 臺北市立大理高級中學. [2016年3月15日] (繁體中文).
  107. ^ Regional Climate Studies of China. 施普林格科學+商業媒體. 2010年11月25日: 第1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3642098130 (英文).
  108. ^ 108.0 108.1 108.2 108.3 蘇向東. 中國自然資源概況(組圖). 中國網. 2010年2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09. ^ Jann Williams. Biodiversity Theme Report. 澳洲環境部英語Department of the Environment (Australia). 2001年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8-11) (英文). 
  110. ^ List of Parties. 生物多樣性行動計畫.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1. ^ 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戰略與行動計劃(2011-2030年) (PDF). 生物多樣性行動計畫.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12. ^ Countries with the Highest Biological Diversity. Mongabay英語Mongabay. 2004年9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3. ^ 113.0 113.1 113.2 113.3 自然資源.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7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14. ^ Geographic Patterns.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5. ^ Countries with the most number of bird species. Mongabay英語Mongabay. 2004年9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6. ^ Countries with the most number of reptile species. Mongabay英語Mongabay. 2004年9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7. ^ Geographic Patterns.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8. ^ Meredith Darlington. Infographic: Top 20 countries with most endangered species. 大自然網站英語Mother Nature Network. 2010年3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9. ^ Nature Reserves. 中國網. 2006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0. ^ 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 森林資源如何分類?. 《中國資源科學百科全書》. 2007年6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21. ^ 121.0 121.1 121.2 The Rough Guide to China. 英國倫敦: 羅浮指南出版社英語Rough Guides. 2003年5月12日: 第1,213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1843530190 (英文).
  122. ^ 中國森林資源(2009-2013年). 國家林業局. 2014年2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23. ^ 陸大道. 《中國國家地理圖鑑》. 中國河南: 大象出版社. 2005年4月1日. ISBN 978-9867185525 (簡體中文).
  124. ^ Countries with the most number of vascular plant species. Mongabay英語Mongabay. 2004年9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5. ^ Conservation Biology: Voices from the Tropics. 美國紐約: 約翰威立. 2013年9月23日: 第208頁. ISBN 978-0470658635 (英文).
  126. ^ Ji-Kai Liu. Secondary metabolites from higher fungi in China and their biological activity. Drug Discoveries & Therapeutics. 2007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7. ^ Xiaoying Ma和Leonard Ortolano.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in China: Institutions, Enforcement, and Compliance. 美國蘭哈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00年4月26日: 第1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0847693993 (英文).
  128. ^ China acknowledges 'cancer village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2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9. ^ 新華社. 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全文). 人民網. 2014年4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30. ^ Kimberley Soekov. China protesters force halt to Zhejiang factory plan.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0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1. ^ Cliff Coonan. The gathering sandstorm: Encroaching desert, missing water. 《獨立報》. 2007年1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2. ^ Terry Waghorn. Fighting Desertification. 《富比士》. 2011年3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3. ^ Beijing hit by eighth sandstorm.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6年4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4. ^ 張雲龍、夏曉和賈立君. 中國領先世界初步實現了「人進沙退」的轉變. 《環球時報》. 2013年8月4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35. ^ 大公報》. 全國森林覆蓋率20.36%. 中金在線. 2012年6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36. ^ Yang Lina. China to plant more trees in 2009. 新華網. 2009年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7. ^ Nina Chestney. Global carbon emissions hit record high in 2012. 路透社. 2013年1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8. ^ 歐盟原則上同意支持第二承諾期 中國表現備受稱讚. 浙江在線. 2011年12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39. ^ 辛聞. 解振華:中國為減緩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作出重要貢獻. 中國網. 2011年12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40. ^ Beijing Orders Official Cars Off Roads to Curb Pollution. 彭博新聞社. 2013年1月1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1. ^ 胡俊峰. 中國大氣污染防治計劃7月底公布 設PM2.5控制目標. 中國網. 2013年7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42. ^ 何欣榮. 中國將投入3.7萬億元防治大氣和水污染. 搜狐. 2013年8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43. ^ John Upton. China to spend big to clean up its air. 《Grist雜誌英語Grist (magazine)》. 2013年7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4. ^ Lu Hui. China pumps more funding into safe drinking water. 新華網. 2012年6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5. ^ Michael Reilly. Himalaya glaciers melting much faster. MSNBC. 2008年11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6. ^ 146.0 146.1 Celia Hatton. China banks on desalination to help ease water woe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6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7. ^ 新華社. 300 million Chinese drinking unsafe water. 人民網. 2004年12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8. ^ Kavita Jain-Cocks. China’s Decade Plan for Water. 地球研究所英語Earth Institute. 2011年10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9. ^ 2009年5月1日起施行的國家環境保護標準. 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部. 2009年4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50. ^ Shih Jui-te和Staff Reporter. Splashing out: China to spend RMB4tn on water projects. 《中國時報》. 2011年7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1. ^ 151.0 151.1 151.2 151.3 151.4 151.5 151.6 151.7 楊立傑. 第五屆全國人大曆次會議. 新華網. 2002年2月20日 [2016年3月24日] (簡體中文).
  152. ^ 人民網. 黨的最終目標是什麼?共產主義社會有哪些基本特徵?.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7年9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53. ^ 153.0 153.1 白墨. 「四個全面」:習近平為「中國夢」解夢.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5年2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154. ^ An. Xi reiterates adherence to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新華網. 2013年1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5. ^ Jonathan Unger和Anita Chan. China, Corporatism, and the East Asian Model. The Australian Journal of Chinese Affairs. 1995年1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6. ^ 翟小波. 翟小波:代議機關至上的人民憲政――我國憲法實施模式的解釋性建構:以憲法觀、行憲歷史和條文類型化為基礎. 公法評論網. 2007年9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57. ^ 3、怎樣理解國體與政體的含義和關係?. 全國中小學教師繼續教育網網路培訓課程.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58. ^ 楊立傑.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新華網. 2004年9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59. ^ 第五章 中國大陸領導體制的演變 (PDF). 國立政治大學.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繁體)‎). 
  160. ^ Who’s Who in China’s New Communist Party Leadership Lineup. 彭博新聞社. 2012年11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1. ^ 161.0 161.1 謝淑麗. China’s Next Leaders: A Guide to What’s at Stake. China File. 2012年11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2. ^ 江澤民. 《江澤民文選》第1卷. 中國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6年8月1日: 第112頁. ISBN 978-7010056746 (簡體中文).
  163. ^ 讓黨旗在民營企業中高高飄揚.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3年11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64. ^ How China is ruled.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5. ^ 165.0 165.1 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中國北京: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2004年3月14日 (簡體中文).
  166. ^ 民主黨派. 新華網.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67. ^ Democratic Parties. 人民網.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8. ^ 江澤民. 《江澤民文選》第1卷. 中國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6年8月1日: 第572頁. ISBN 978-7010056746 (簡體中文).
  169. ^ 谷月. 四項基本原則. 新華網. 2003年1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70. ^ 新華網. 四項基本原則.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171. ^ "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 人民網.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72. ^ 周文彰和劉曉佳. 以「四個全面」引領行政文化建設. 光明網. 2015年12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73. ^ 谷玥. 習近平總書記闡釋"中國夢". 新華網. 2013年5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74. ^ 萬鵬. 辛鳴:「中國夢」的路線圖與時間表.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3年3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75. ^ INTRODUCTION TO STRUCTURE AND FUNCTION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Krishna Kanta Handiqui State Open University.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76. ^ 楊亞楠. 揭秘國家主席與總理職權:主席是虛職 總理行實權. 《大公報》. 2013年3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77. ^ Beijingers get greater poll choices. 《中國日報》. 2003年12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78. ^ Bryan Lohmar和Agapi Somwaru. Does China’s Land-Tenure System Discourage Structural Adjustment? (PDF). 經濟研究局英語Economic Research Service. 2006年5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2-01-14) (英文). 
  179. ^ Sistemul politic. 中國百科. [2016年1月22日] (羅馬尼亞文).
  180. ^ Beina Xu和Eleanor Alber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 2015年8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81. ^ A Point Of View: Is China more legitimate than the West?.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1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82. ^ 游勸榮. 中國法律體系的鮮明特色與"全球品質". 新華網. 2011年1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83. ^ 人民網. 1950年:新中國第一部法律《婚姻法》誕生. 騰訊網. 2009年6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84. ^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憲法簡介(1954年制定). 新華網. 2004年2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85. ^ 新華社. 各界人士高度評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形成.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1年3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86. ^ 前哨》第144期至第148期. 中國香港: 明力有限公司. 2003年: 第61頁 (繁體中文).
  187. ^ 北京之春》第170期至第175期. 中國香港: 明力有限公司. 2003年: 第47頁 (繁體中文).
  188. ^ 趙蕾. 學者建議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鳳凰網. 2008年1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89. ^ 劉曉丹和羅德儀. 溫家寶總理中外記者會問答(全文). 中國評論通訊社. 2008年3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190. ^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China's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in 2004 (2005).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4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91. ^ 191.0 191.1 China. 自由之家. 2011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92. ^ China. 自由之家. 2010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93. ^ Michelle FlorCruz. In Rare Defiance, Chinese Journalists Protest Against Party Censors. 《國際財經時報》. 2013年1月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94. ^ Joe McDonald. China requires Internet users to register names. My Way. 2012年12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95. ^ 基思·布拉德捨英語Keith Bradsher. China Toughens Its Restrictions on Use of the Internet. 《紐約時報》. 2012年1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96. ^ Gary King、Jennifer Pan和Margaret E. Roberts. How Censorship in China Allows Government Criticism but Silences Collective Expression (PDF). 《美國政治科學評論英語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2013年5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97. ^ Seth Faison. In Beijing: A Roar of Silent Protesters. 《紐約時報》. 1999年4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98. ^ 198.0 198.1 198.2 「CHANGING THE SOUP BUT NOT THE MEDICINE?」 THE MEDICINE?」ABOLISHING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UR IN CHINA (PDF). 國際特赦組織. 2013年12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99. ^ Mickey Spiegel. DANGEROUS MEDITATION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Falungong. 人權觀察. 2002年1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0. ^ Celia Hatton. China resettles two million Tibetans, says Human Rights Watch.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6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1. ^ China steps up operations in Xinjiang.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6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2. ^ 環球時報》. 調查:全球1/4民眾曾行賄 中國不在被調查之列. 財經網. 2013年7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03. ^ China Human Rights Fact Sheet. Christus Rex. 1995年3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4. ^ Didi Tang. Forced abortion highlights abuses in China policy. My Way. 2014年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5. ^ 205.0 205.1 China bans religious activities in Xinjiang. 《金融時報》. 2012年8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6. ^ 新華社. China Bans Falun Gong. 《人民日報》. 1999年7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7. ^ Maureen Fan和Ariana Eunjung Cha. Capital Cases Still Secret, Arbitrary[失效連結]. 《華盛頓郵報》. 2008年12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8. ^ Robin Millard. Amnesty sees hope in China on death penalty. 雅虎新聞英語Yahoo! News. 2012年3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9. ^ China Events of 2008. 人權觀察. 2008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10. ^ 季·索爾孟英語Guy Sorman. Empire of Lies: The Truth about Chin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美國紐約: Encounter Books英語Encounter Books. 2010年3月2日: 第46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1594032639 (英文).
  211. ^ 季·索爾孟英語Guy Sorman. Empire of Lies: The Truth about Chin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美國紐約: Encounter Books英語Encounter Books. 2010年3月2日: 第152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1594032639 (英文).
  212. ^ Worldwide Press Freedom Index 2005. 無國界記者. 2009年4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13. ^ Biggest rises and falls in the 2014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失效連結]. 無國界記者. 2014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14. ^ 214.0 214.1 China's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in 2004 (2005).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7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15. ^ Calum MacLeod. China seeks to improve workplace safety. 《今日美國》. 2008年1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16. ^ China's reform and opening-up promotes human rights, says premier.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 2003年12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17. ^ 人民網. 2008年兩會溫家寶答中外記者問(全程實錄)[. 鳳凰網. 2012年3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18. ^ 衛敏麗. 全國各類社會組織達43.1萬個. 新華網. 2010年6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19.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附錄一:一九八九年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 (PDF). 國立政治大學. 1989年10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繁體)‎). 
  220. ^ Peter Patze. Service providers wanted. Development + Cooperation. 2012年8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21. ^ Keith B. Richburg. Chinese Premier Wen Jiabao talks reform, but most countrymen never get to hear what he says. 《華盛頓郵報》. 2010年10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22. ^ 鄭漢良. 三中全會沒了政治改革或只有行政改革.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2013年1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23. ^ 安德烈. 劉銳紹:官媒大吹大擂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2013年1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24. ^ 王丹. 在改革的旗幟下集權(王丹). 自由亞洲電臺. 2013年11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25. ^ 2013年縣級以上行政區劃變更情況. 行政區劃網. 2014年7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26. ^ 王夢遙. 全國334個地級行政區均開通微信公號. 新華網. 2016年1月19日 [2016年3月20日] (簡體中文).
  227. ^ 全國2853個縣級行政區已全部啟動新農保試點. 人民網. 2016年4月5日 [2016年4月26日] (繁體中文).
  228. ^ 中國行政區域是如何劃分的. 六一資訊網. 2016年4月16日 [2015年4月28日] (簡體中文).
  229. ^ 229.0 229.1 David N. Keightley. China. 《大英百科全書》. 2015年1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30. ^ Gwillim Law. Provinces of China. Statoids. 2015年11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31. ^ 《全國城鎮體系規劃綱要(2005-2020年)》. 中國北京: 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 2005年 (簡體中文).
  232. ^ 楊章懷. 全國城鎮規劃確定五大中心城市. 《南方都市報》. 2010年2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33. ^ 重慶晚報》. 重慶躋身中國五大中心城市 2009年GDP超6500億. 網易. 2010年2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34. ^ Ronald C. Keith. China From the Inside Out: Fitt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into the World. 英國倫敦: 布魯托出版社英語Pluto Press. 2009年10月20日: 第135頁至第136頁. ISBN 978-0745328553 (英文).
  235. ^ 威廉·C·馬特爾英語William C. Martel. An Authoritarian Axis Rising?. 《外交家》. 2012年6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36. ^ Eddy Chang、Perry Svensson和Ian Bartholomew. Perseverance will pay off at the UN. 《臺北時報》. 2004年8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37. ^ 新華社. China says communication with other developing countries at Copenhagen summit transparent. 人民網. 2009年12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38. ^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各國建立外交關係日期簡表.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16年1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39. ^ 友城統計.截至2015年12月28日. 中國國際友好城市聯合會.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40. ^ The Henley & Partners Visa Restrictions Index 2015 (PDF). Henley & Partners. 2015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41. ^ 對中國公民實施免簽、落地簽證政策國家(地區)情況[失效連結]. 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 2015年9月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42. ^ 對中國公民實施電子簽證政策國家情況[失效連結]. 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 2015年9月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43. ^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1986月9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44. ^ 中國夥伴的三六九. 《大公報》.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245. ^ 王毅. 王毅:譜寫全方位外交新篇章.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4年8月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46. ^ 穆岸和王粲. 中美關係不再是中國最重要的雙邊關係. 多維新聞. 2014年11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47. ^ 王毅:中俄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 俄羅斯衛星廣播電臺. 2015年6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48. ^ 孫奕和張曉茹. 楊燕怡:中歐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 新華網. 2015年5月4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49. ^ Matt Smith. Clinton signs China trade bill. CNN. 2000年10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0. ^ 東亞與太平洋事務局英語Bureau of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U.S. Relations With China. 美國國務院. 2015年1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1. ^ US trade gap widens on increased Chinese import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0年10月1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2. ^ Chinese President Hu Jintao resists Obama calls on yuan.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0年4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3. ^ US says China not a currency manipulator.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2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4. ^ 254.0 254.1 Doug Palmer. Obama should call China a currency manipulator: Romney aide. 路透社. 2012年9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5. ^ China, Russia launch largest ever joint military exercise. 德國之聲. 2013年7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6. ^ Russia-China unity on Syria as Putin arrives in Beijing.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6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7. ^ Xi Jinping: Russia-China ties 'guarantee world peac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3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8. ^ Rick Gladstone. Friction at the U.N. as Russia and China Veto Another Resolution on Syria Sanctions. 《紐約時報》. 2012年7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9. ^ Abraham McLaughlin. A rising China counters US clout in Africa. 《基督科學箴言報》. 2005年3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0. ^ 普林斯頓·萊曼英語Princeton N. Lyman. China's Rising Role in Africa.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 2005年7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1. ^ Malia Politzer. China and Africa: Stronger Economic Ties Mean More Migration. 移民政策研究所英語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 2008年8月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2. ^ 新華社. China-Africa trade likely to hit record high. 《中國日報》. 2012年1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3. ^ Ricardo Geromel. Is Brazil A Derivative Of China?. 《富比士》. 2011年8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4. ^ 張樵蘇.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阿根廷共和國關於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 新華網. 2014年7月19日 [2016年2月19日] (簡體中文).
  265. ^ An. China, Argentina agree to further strategic ties. 新華網. 2011年9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6. ^ 辛聞. 中國關於聯合國成立70周年的立場文件:推動國際關係民主化. 中國網. 2015年9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67. ^ Bric summit ends in China with plea for more influenc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1年4月1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8. ^ Dana Dillon和John J. Tkacik Jr. China’s Quest for Asia. 《政策審議英語Policy Review》. 2006年1月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2-10) (英文). 
  269. ^ 張燕生. 張燕生:「一帶一路」發展戰略和復興之路. 中國幹部學習網. 2005年3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70. ^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 Joint Statement The First Meeting of Trade Negotiating Committee. 東南亞國家協會. 2013年5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基線的聲明.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1996年5月15日 [2016年2月22日] (簡體中文)
  272. ^ 社評:構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 維護核心利益. 中國評論通訊社. 2014年12月30日 [2016年2月18日] (繁體中文)
  273. ^ 吳俊毅. 建立新型兩岸互動的基礎. 《蘋果日報》. 2016年2月1日 [2016年2月18日] (繁體中文).
  274. ^ 黃安偉. 國家安全法再次定義中國核心利益. 《紐約時報》. 2015年7月3日 [2016年2月18日] (簡體中文).
  275. ^ Taiwan country profil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6年1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6. ^ 法新社. Taiwan's Ma to stopover in US: report. My Sinchew. 2010年1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7. ^ Jane Macartney. China says US arms sales to Taiwan could threaten wider relations. 《泰晤士報》. 2010年2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8. ^ Malcolm Moore. China cancels UK human rights summit after Akmal Shaikh execution. 《每日電訊報》. 2010年1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9. ^ China denies preparing war over South China Sea shoal.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5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80. ^ How uninhabited islands soured China-Japan tie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4年11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81. ^ 巡航信息. 釣魚島是中國的固有領土.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82. ^ 李元傑. 中共公布東海防空識別區的大戰略意涵. 中華民國國防部.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283. ^ 菲律賓所提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的裁決沒有法律效力
  284. ^ Rothwell, Donald R. The Arbitration betwee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Philippines Over the Disput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U College of Law Research Paper. January 30, 2015, (14-48). 
  285. ^ 還原:中國已在南沙填出七座島. 中國日報. 2015年1月27日 [2016年2月22日] (簡體中文).
  286. ^ 蕭爾. 美國敦促中國停止在南沙島礁填海建機場.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4年11月22日 [2016年2月22日] (繁體中文).
  287. ^ 王高成. 五、大陸擴建南沙島礁的意涵分析.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288. ^ 蕭爾. 中國:「有權在本國領土上部署必要防禦設施」.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6年2月17日 [2016年2月22日] (繁體中文).
  289. ^ Asian nations should avoid military ties with third party powers, says China's Xi. China National News. 2014年5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90. ^ 華衷英語Jonathan Watts. China: witnessing the birth of a superpower. 《衛報》. 2012年6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91. ^ 索爾·桑德斯英語Sol Sanders. China's utterly distorted economy is a train wreck waiting to happen. World Tribune. 2007年6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92. ^ 魯吉·夏爾馬英語Ruchir Sharma. Broken BRICs Why the Rest Stopped Rising. 《外交》. 2012年11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93. ^ 列奧尼德·格里寧英語Leonid Grinin. CHINESE JOKER IN THE WORLD PACK. Journal of Globalization Studies. 2011年11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94. ^ 董磊. 美媒稱轟-6K堪稱「中國版B-52」:可掛載2大殺器. 《參考消息》. 2015年8月17日 [2016年2月19日] (簡體中文).
  295. ^ Comisia Militară Centrală. 中國百科. [2016年1月22日] (羅馬尼亞文).
  296. ^ 江澤民. 《江澤民文選》第1卷. 中國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6年8月1日: 第487頁. ISBN 978-7010056746 (簡體中文).
  297.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 中國北京: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1998年12月29日 (簡體中文).
  298. ^ 裁軍30萬 2017完成 習:中國永不稱霸. 《明報》. 2015年9月4日 [2016年3月15日] (繁體中文).
  299. ^ 解放軍裁軍至200萬人 首次設立陸軍司令部. ETtoday 東森新聞雲. 2016年1月3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300. ^ The new generals in charge of China's gun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1月1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01. ^ China 'reveals army structure' in defence white paper.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4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02. ^ 美國國防部部長辦公室英語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 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09 (PDF). 美國國防部. 2012年11月14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5-07-23) (英文). 
  303. ^ 全球十大洲際飛彈最新排名:中國占幾席. Book中文資訊網. 2015年9月8日 [2016年3月20日] (簡體中文).
  304. ^ Martin Andrew. THE DRAGON BREATHES FIRE: CHINESE POWER PROJECTION. Association for Asia Research. 2005年8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05. ^ 亓樂義. 烏克蘭缺錢 洲際飛彈技術恐流向中國. 風傳媒. 2014年4月12日 [2016年2月19日] (繁體中文).
  306. ^ HongQi 9 Surface-to-Air Missile System. 今日中國防務. 2009年10月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07. ^ 法新社. China plays down fears after satellite shot down. 亞洲新聞臺. 2007年1月20日 (英文).
  308. ^ Wilson Chau. Chinese Navy Tests Land Attack Cruise Missiles: Implications for Asia-Pacific. Asia Security Watch. 2012年7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09. ^ 貝爾·戈茨英語Bill Gertz. China expanding its nuclear stockpile. 《華盛頓時報》. 2011年8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10. ^ Greg Waldron. IN FOCUS: Long march ahead for Chinese naval airpower. Flightglobal英語Flightglobal. 2012年11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11. ^ An. China's first aircraft carrier completes sea trial. 新華網. 2011年8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12. ^ Brian Spegele. China Adds Aircraft Carrier to Its Navy. 《華爾街日報》. 2012年9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13. ^ CHINA』S AIRCRAFT CARRIER AMBITION (PDF). 今日中國防務. 2006年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3-11-10) (英文). 
  314. ^ Tania Branigan. China unveils fleet of submarines in bid to build global trust. 《衛報》. 2009年4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15. ^ 中國日報》. 國防部回應「第三次高超音速飛行器試驗」. 鳳凰網. 2014年12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16. ^ Jian-10B Multirole Fighter Aircraft. 今日中國防務. 2009年3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17. ^ P·W·西恩格. INSIDE CHINA'S SECRET ARSENAL. 《科技新時代》. 2012年12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18. ^ Chengdu J-20 China's 5th Generation Fighter. 《Defense Update英語Defense Update》.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19. ^ Ground Forces. 今日中國防務.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20. ^ 中國新聞社. 2005年中國軍力報告原文:解讀中國戰略. 中華網科技. 2005年7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21. ^ C-SPAN. U.S. Military Approach Toward China. 《華盛頓期刊英語Washington Journal》. 2015年8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22. ^ Japan moves to boost role of military. 美國半島電視臺英語Al Jazeera America. 2015年5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23. ^ 李文. 中俄海軍將首次在地中海舉行聯合演習.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5年4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324. ^ 葉林. 美國說中國軍艦有權在白令海活動. 美國之音. 2015年9月4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25. ^ 美司令:中國簽訂首個「海外軍事基地」10年協議. 搜狐. 2015年11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26. ^ India, Japan join hands to break China's 'string of pearls'. 《印度時報》. 2012年5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27. ^ James H. Nolt. ANALYSIS: The China-Taiwan military balance. 亞洲時報在線. 1999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28. ^ 王經國、白瑞雪和熊爭艷. 解讀國防白皮書•新聞背景:中國國防白皮書10年回顧. 新華網. 2009年1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29. ^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中國的軍事戰略(全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 2015年5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30. ^ 中國成為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國.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5年3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331. ^ The United States leads upward trend in arms exports, Asian and Gulf states arms imports up, says SIPRI.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 2015年3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32. ^ Ken Davies. GDP growth in China 1952-2014. Chinability. 2015年3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33. ^ 武力. 中國經濟發展60年述論. 當代中國研究所. 2009年10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34. ^ 林毅夫、蔡昉和李周. 《中國的奇蹟: 發展戰略與經濟改革》. 中國香港: 中文大學出版社英語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1995年: 第5頁. ISBN 978-9622016699 (英文).
  335. ^ 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 一、中國經濟現代化的歷史. 中國網. 2005年3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36. ^ 336.0 336.1 Harsha V. Singh. 成為WTO的一員:對中國和全球貿易的影響. 國際貿易與永續發展中心英語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rad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2012年1月15日 [2016年3月15日] (簡體中文).
  337. ^ 337.0 337.1 David Dollar. Poverty, inequality and social disparities during China’s economic reform (PDF). 世界銀行. 2007年6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38. ^ Wayne M. Morrison. China’s Economic Rise: History, Trends, Challenges,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 (PDF). 國會研究機構英語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2015年10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39. ^ 唐偉傑. 中國30年年均經濟增長率是同期世界的3倍多. 中國新聞社. 2008年12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40.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國內生產總值指數. 中國北京: 《中國統計年鑑—2007》. 2007年 (簡體中文).
  341. ^ 張瑜. 津京滬穗渝入圍國家中心城市 區域發展戰略調整. 北方網. 2010年2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42. ^ Andrew Walker. Might China's economy stumbl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1年7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43. ^ 克勞斯·施瓦布英語Klaus Schwab.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09–2010 (PDF). 世界經濟論壇. 2009年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5-11-29) (英文). 
  344. ^ Joe Weisenthal. FORGET THE BRICs: Citi's Willem Buiter Presents The 11 "3G" Countries That Will Win The Future. 《商業內幕》. 2011年2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45. ^ 美國傳統基金會. Country Rankings. 經濟自由度指數. 2015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46. ^ 346.0 346.1 境內上市公司數量20年增長了150倍. 網易. 2010年10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47. ^ 347.0 347.1 馬婧妤. 中國股票總市值全球第二. 金融界. 2010年12月3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48. ^ 2013年GDP(國內生產總值)初步核算情況.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4年1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49. ^ 王涌. 中國信息產業占GDP比重達到百分之四. 新浪. 2001年2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50. ^ 屈波. 國家統計局:中國文化產業占GDP比重為2.85%. 中國經濟網. 2012年12月3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51. ^ 2002及2011年中國三次產業結構比較圖. 中商情報網. 2012年8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52. ^ Tami Luhby. China's growing middle class. CNNMoney英語CNNMoney. 2012年4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53. ^ CHINA』S RICH ARE GETTING POORER IN NEW HURUN RICH LIST. 胡潤百富榜. 2012年9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54. ^ Moran Zhang. Richest People In China Got Poorer, Says Hurun Rich List 2012. 《國際財經時報》. 2012年9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55. ^ Malcolm Moore. China's billionaires double in number. 《每日電訊報》. 2011年9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56. ^ 新華社. China retail sales growth accelerates. 《中國日報》. 2013年1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57. ^ 新華社. China's retail sales up 12.4 pct in Q1. 《環球時報》. 2013年4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58. ^ Helen. Super Rich have Craze for luxury goods. 《中國日報》. 2010年3月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59. ^ Jennifer Duggan. Income inequality on the rise in China. 半島電視臺. 2013年1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60. ^ Damian Tobin. Inequality in China: Rural poverty persists as urban wealth balloons.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1年6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61. ^ 361.0 361.1 Steep rise in Chinese food price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8年4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62. ^ Income inequality Delta blues. 《經濟學人》. 2013年1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63. ^ 彭博新聞社. China Inflation Exceeding 6% Limits Wen’s Scope for Easing. 《彭博商業周刊》. 2011年10月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64. ^ Jamil Anderlini. China’s GDP up 9.1% in third quarter. 《金融時報》. 2011年10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65. ^ David Scutt. Germany's finance minister is worried about China's debt and shadow banking. 《商業內幕》. 2015年4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66. ^ 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 Global city GDP 2013-2014. 布魯金斯學會. [2016年2月18日] (英文).
  367. ^ 《中國統計年鑑—2007》. 中國北京: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07年 (簡體中文).
  368. ^ 張瑜. 工業:世界第一製造業大國. 《今日中國》. 2012年11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69. ^ 華西都市報》. 李克強的王牌計劃:中國製造2025. 鳳凰網. 2015年3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70. ^ 廖國紅. 蘇波就《中國製造2025》答中外記者問. 新華網. 2015年3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71. ^ 中國新聞社. 外媒解析政府報告點睛詞:2025製造、不可任性. 和訊網. 2015年3月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72. ^ 林珂. 中國製造2025點燃工業強國夢 聚焦4大新興領域8股. 和訊網. 2015年5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73. ^ 工信部編制中國製造2025規劃:劍指工業強國. 觀察者網. 2014年6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74. ^ 中央情報局. FIELD LISTING :: BUDGET. 《世界概況》.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75. ^ 劉軼瑤. 財政部副部長:中國面臨的財政風險完全可控. 《環球時報》. 2010年6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76. ^ 環球時報》. 中國財政部研究人員:中國2010年財政赤字約占GDP的2.8%. 環球網. 2011年1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77. ^ 中國考慮擴大財政赤字.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2015年12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78. ^ 韓潔、羅博和孫聞. 中國2015年財政赤字增至1.62兆元應對經濟下行風險. 新華網. 2015年3月5日 [2016年3月15日] (簡體中文).
  379. ^ 林小昭. 李克強:逐步減少大規模人口「候鳥式」遷徙.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2014年9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80. ^ 人民論壇》. 破解「新東北困局」——100位著名專家為東北新興支招(下). 人民網. 2015年11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81. ^ China is already a market economy - Long Yongtu, Secretary General of Boao Forum for Asia. 東方網. 2008年11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82. ^ 瓦罕·簡吉恩英語Vahan Janjigian. Communism Is Dead, But State Capitalism Thrives. 《富比士》. 2010年3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83. ^ Gady Epstein. The Winners And Losers In Chinese Capitalism. 《富比士》. 2010年8月3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84. ^ Online Extra: "China Is a Private-Sector Economy". 《彭博商業周刊》. 2005年8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85. ^ John Lee. Putting Democracy in China on Hold. 獨立研究中心英語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 2008年7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7-26) (英文). 
  386. ^ China has socialist market economy in place. 人民網. 2005年7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87. ^ 387.0 387.1 CHINA AND THE OECD (PDF).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2006年5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3-11-09) (英文). 
  388. ^ Colin Speakman. China must be cautious in raising consumption. 《中國日報》. 2008年11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89. ^ 黃欣. 陸去年GDP成長 罕見下修. 中時電子報. 2015年9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390. ^ 紅象金融研究中心. 概念解讀:創25年新低?GDP增長的6.9%. 界面新聞. 2015年9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91. ^ 正確看待中國經濟結構重塑期的增速調整現象. 中國評論通訊社. 2015年5月15日 [2016年3月15日] (繁體中文).
  392. ^ 法制晚報》. 商務部:消費對GDP貢獻超6成 對外投資居世界第三. 新華網. 2016年2月23日 [2016年3月15日] (簡體中文).
  393. ^ 陳四清. 中國銀行副行長陳四清在《財經》雜誌刊登署名文章. 中國銀行. 2011年12月20日 [2016年3月15日] (簡體中文).
  394. ^ 財星》. Global 500. 財富世界500大. 2015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95. ^ 柴逸扉和覃慶衛. 《財富》發布2015年世界500強:106家中國企業榜上有名. 人民網. 2015年7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96. ^ 2015年度最受讚賞的中國公司. 《財星》. 2015年9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97. ^ 孫永傑. 阿里巴巴、百度、華為何以蟬聯2015年「最受讚賞的中國公司」排行榜三甲?. 雷鋒網. 2015年9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98. ^ Liyan Chen. The World's Largest Companies 2014. 《富比士》. 2014年5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99. ^ 399.0 399.1 (4)2015年12月進出口商品主要國別(地區)總值表(美元值).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總署. 2016年1月13日 [2016年3月15日] (簡體中文).
  400. ^ 新華網. 中俄等5國建金磚國家開發銀行 總部設在上海. 網易. 2014年7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01. ^ 黃林昊. 中國成為最大貿易國之際訪商務部部長高虎城.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4年3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02.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IMPORTS. 《世界概況》.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03.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EXPORTS. 《世界概況》.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04. ^ 404.0 404.1 404.2 404.3 方芳. 港媒:中國超美成全球貿易老大體現綜合國力. 《環球時報》. 2013年2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05. ^ 新華社. 2007 trade surplus hits new record - $262.2B. 《中國日報》. 2008年1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06. ^ China widens yuan, non-dollar trading range to 3%.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 2005年9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07. ^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 Survey of the Major Issues (PDF). 亞洲企業領袖會議英語Asia Business Council. 2005年9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08. ^ China. 麻省理工學院國際研究中心英語MIT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9-19) (英文). 
  409. ^ China's economy slows but data hints at rebound.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0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10. ^ William Pesek. China Loses Control of Its Frankenstein Economy. 彭博新聞社. 2013年6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11. ^ John Foley. The lowdown on China's slowdown: It's not all bad. 《財星》. 2013年7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12. ^ 王禕傑. 中國外匯儲備規模仍居全球第一. EPS全球統計數據. 2015年9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13. ^ China's Foreign-Exchange Reserves Surge, Exceeding $2 Trillion. 彭博新聞社. 2009年7月15日 (英文).
  414. ^ China's forex reserves reach USD 2.85 trillion. SME Times. 2011年1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15. ^ 彭興韻. 中國外匯儲備下降趨勢已然形成. 財新傳媒. 2015年10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16. ^ 余豐慧. 余豐慧:是否有必要嚴守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大關. 中國財經信息網. 2016年1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17. ^ 華倫·巴菲特. 巴克萊:中國或容忍外匯儲備繼續下滑 底部在2.75萬億美元. FX168財經集團. 2016年1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18. ^ 陸茜. 中國成為全球外國投資第一大目的地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5年1月3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19. ^ FDI IN FIGURES (PDF).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2013年4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20. ^ Sakib Sherani. Pakistan’s remittances. 《DAWN英語DAWN (newspaper)》. 2015年4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2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三部門發布2012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3年9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22. ^ 422.0 422.1 賈亦夫. 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對外投資國 2022年或超美國. 中國新聞社. 2015年11月10日 [2016年3月15日] (繁體中文).
  423. ^ Being eaten by the dragon. 《經濟學人》. 2011年11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24. ^ Chris Buckley. China must keep buying US Treasuries for now-paper. 路透社. 2009年8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25. ^ 美聯社. China now owns $1.16 trillion of U.S. debt. CBS新聞. 2011年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26. ^ 尼娜·伊斯頓英語Nina Easton. Washington learns to treat China with care. 《財星》. 2009年7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27. ^ Lucy Hornby. FACTBOX: U.S.-China interdependence outweighs trade spat. 路透社. 2009年9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28. ^ 陳四清. 中國銀行副行長陳四清在《財經》雜誌刊登署名文章. 中國銀行. 2011年12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29. ^ Yukon Huang和Clare Lynch. Does Internationalizing the RMB Make Sense for China? (PDF). 《加圖雜誌英語Cato Journal》. 2013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30. ^ Norman T.L. Chan. Hong Kong as Offshore Renminbi Centre – Past and Prospects. 香港金融管理局. 2014年2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31. ^ RMB Settlement. 泰國曼谷: Kasikorn Research Center. 2011年2月8日 (英文).
  432. ^ Andrew E. Kramer. Sidestepping the U.S. Dollar, a Russian Exchange Will Swap Rubles and Renminbi. 《紐約時報》. 2010年12月1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33. ^ 高橋浩佑. Japan, China bypass US in currency trade. 亞洲時報在線. 2012年6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34. ^ 李震. 人民幣與澳元10日起直接兌換 赴澳刷卡成本降低. 新華網. 2013年4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35. ^ CHINA AND AUSTRALIA ANNOUNCE DIRECT CURRENCY TRADING. 澳洲財政部. 2013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36. ^ 譚晶晶. 紐西蘭元可與人民幣直接交易啦!三家銀行已獲批准. 天維網. 2014年3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37. ^ New Initiatives to Strengthen China-Singapore Financial Cooperation.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2014年11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38. ^ 白曉燕. 人民幣和英鎊繞過美元直接交易 赴英留學更便宜. 搜狐. 2014年6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39. ^ Lucy Hornby. Chancellor George Osborne cements London as renminbi hub. 《金融時報》. 2013年10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40. ^ Bank of Canada announces signing of reciprocal 3-year Canadian- dollar/renminbi bilateral swap arrangement. 加拿大銀行. 2014年11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41. ^ RMB now 8th most traded currency in the world. 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 2013年10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42. ^ 新華社. IMF宣布人民幣加入SDR 境外購物或可用人民幣.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2015年12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43. ^ 443.0 443.1 443.2 環球時報》. 中國在運和在建核電機組54台 僅次於美法居世界第三. 新浪. 2016年1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444. ^ China. 世界銀行. 2014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45. ^ Spencer Swartz和Shai Oster. China Tops U.S. in Energy Use. 《華爾街日報》. 2010年7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46.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ELECTRICITY - CONSUMPTION. 《世界概況》. 2012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47. ^ 中共中央辦公廳. 中共中央國務院 關於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 界面新聞. 2015年3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48. ^ 中國電力工業聯合會:中國發電量躍居世界第一. 《中國日報》. 2012年7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49. ^ Seth Borenstein. China's Carbon Emissions Directly Linked To Rise In Daily Temperature Spikes, Study Finds. 《哈芬登郵報》. 2013年4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失效連結]
  450. ^ Lisa Friedman. China Leads Major Countries With $34.6 Billion Invested in Clean Technology. 《紐約時報》. 2010年3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51. ^ Richard Black. China steams ahead on clean energy.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0年3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52. ^ 傑克·潘考夫斯基英語Jack Perkowski. China Leads The World In Renewable Energy Investment. 《富比士》. 2012年7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53. ^ Eric Martinot和Li Junfeng. Powering China's Development: The Role of Renewable Energy. 美國華盛頓: 世界觀察所英語Worldwatch Institute. 2007年6月30日. ISBN 978-1878071835 (英文).
  454. ^ 基思·布拉德捨英語Keith Bradsher. China Leading Global Race to Make Clean Energy. 《紐約時報》. 2010年1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55. ^ David Biello. China's Big Push for Renewable Energy. 《科學人》. 2008年8月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56. ^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中國的礦產資源政策. 新華網. 2000年12月 [2016年1月24日] (中文(簡體)‎). 
  457. ^ Mamta Badkar. The Ultimate Guide To China's Voracious Energy Use. 《商業內幕》. 2012年8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58.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CRUDE OIL - PRODUCTION. 《世界概況》. 2012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59. ^ 裴敏欣. China's Big Energy Dilemma.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 2006年4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60. ^ Tony Jin. China's Demand for Oil to Grow 6.2% in 2011: PetroChina. 中國透視. 2011年1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61. ^ China overtakes US as the biggest importer of oil.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10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62. ^ Hao Xin. China's Booming Solar and Wind Sector May Be Put On Hold. 《科學》. 2012年3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63. ^ M. P. Mishra. China tops the world in clean energy production. Ecosensorium. 2010年11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64. ^ China, People's Republic of. 國際原子能總署. 2016年1月30日 [2016年1月31日] (英文). 
  465. ^ 鄭曉奕. 中核集團:我國核工業鈾濃縮技術完全實現自主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3年6月22日 [2016年1月24日] (中文(簡體)‎). 
  466. ^ 李春蓮. 中廣核攬入英國核電大單 拉開核電出口大幕. 騰訊. 2015年10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467. ^ 王莉蘭. 中企再獲歐洲核電大單 拿下羅馬尼亞核電站訂單. 鳳凰網. 2015年10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468. ^ 李佳霖. 本報特約--產業追蹤/中國大陸核電練好「內功」往外走. 新浪. 2016年1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繁體)‎). 
  469. ^ 469.0 469.1 469.2 469.3 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順利推進.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2015年2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70. ^ 李光耀. Once China Catches Up--What Then?. 《富比士》. 2013年10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71. ^ 國家公路網規劃(2013 年-2030 年) (PDF). 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運輸部. 2013年6月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472. ^ Stephen Calogera. China auto sales officially surpass U.S. in 2009, 13.6 million vehicles sold. egmCarTech. 2010年1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73. ^ Andreas Cremer和Ben Klayman. China premium car sector remains bright spot. 路透社. 2010年4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74. ^ 474.0 474.1 Bike-Maker Giant Says Fitness Lifestyle Boosting China Sales. 彭博新聞社. 2012年8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75. ^ Heidi Worley. Road Traffic Accidents Increase Dramatically Worldwide. 人口資料局英語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 2006年3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76. ^ Chinese bus collides with tanker, killing 36.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8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77. ^ Tim Collard. China's railway reforms - thus far and no further?. 中國網. 2013年3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78. ^ 478.0 478.1 2013年鐵道統計公報. 國家鐵路局. 2014年4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479. ^ 人民鐵道》. 中華人民共和國鐵道部 2011年鐵道統計公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鐵道部. 2012年4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27) (中文(簡體)‎). 
  480. ^ 新華社. Chinese Railways Carry Record Passengers, Freight. 中國網. 2007年6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81. ^ 481.0 481.1 Tim Johnson. China’s trains desperately overcrowded for Lunar New Year. 《西雅圖時報》. 2009年1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82. ^ Zhu Ningzhu. China's railways mileage tops 100,000 km. 新華網. 2013年1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83. ^ 季實. 一票難求年年有 鐵道部緣何總成衆矢之的. 中國評論通訊社. 2009年1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繁體)‎). 
  484. ^ Michael Robinson. China's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11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85. ^ 齊中熙和樊曦. 中國高鐵總里程達11028公里占世界一半. 搜狐. 2014年3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486. ^ China opens world's longest high-speed rail rout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2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87. ^ 法新社. China boasts biggest high-speed rail network. 故事線英語The Raw Story. 2011年7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88. ^ 唐珩和凌越. 泰國準備引進中國高鐵技術. 新浪. 2012年12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489. ^ 何欣. 第3批中國製造高鐵大部件經天津港啟運出口歐盟. 今晚網. 2012年12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02) (中文(簡體)‎). 
  490. ^ 新聞晚報》. 中國70億美元援建老撾高鐵 促進老撾對華原材料出口. 商都網. 2012年10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491. ^ 王智. 中國有望向美國加州輸出高速鐵路技術. 《國際財經時報》. 2010年4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4-11) (中文(簡體)‎). 
  492. ^ 史芳芳. 中國首單高鐵技術出口落戶美國 南車與GE合資. 雅虎. 2011年1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14) (中文(簡體)‎). 
  493. ^ James T. Areddy. China's Building Push Goes Underground. 《華爾街日報》. 2013年11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94. ^ 法新社. Top ten fastest trains in the world. Railway Technology. 2013年8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95. ^ 495.0 495.1 Karl Wilson. Primed to be world leader. 《中國日報》. 2013年7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96. ^ 2014年全國機場生產統計公報. 中國民用航空局. 2015年4月3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失效連結]
  497. ^ Year to date Passenger Traffic APR 2015. 國際機場協會. 2015年7月20日 [2016年3月15日] (英文). 
  498. ^ China 'suffers worst flight delay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7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99. ^ 上海取代新加坡成為全球最大集裝箱港 深圳緊追香港. 泉州港務集團. 2010年9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500. ^ TOP 50 WORLD CONTAINER PORTS. 世界航運評議會英語World Shipping Council.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01.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WATERWAYS. 《世界概況》. [2016年3月15日] (英文).
  502. ^ 2014年交通運輸行業發展統計公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運輸部. 2015年4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03. ^ Communiqué of th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Major Figures of the 2010 Population Census.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1年4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04. ^ 中央情報局. FIELD LISTING :: POPULATION GROWTH RATE. 《世界概況》.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05. ^ 新華社. Urban unemployment declines to 4% in China. 人民網. 2008年1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06. ^ 新華社. China's 2013 urban unemployment rate at 4.1 pct. 中國網絡電視臺. 2014年1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07. ^ 印度報業托拉斯. China's 2013 urban unemployment rate at 4.1%. 《商業標準報英語Business Standard》. 2014年1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08. ^ 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 中共中央對衛生部黨組關於節制生育問題的報告的批示. 新華網. 1955年3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509. ^ 509.0 509.1 Therese Hesketh和Zhu Wei Xing. The Effect of China's One-Child Family Policy after 25 Years.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 2005年9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10. ^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 中國北京: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2001年12月29日 (簡體中文).
  51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 關於禁止非醫學需要的胎兒性別鑑定和選擇性別的人工終止妊娠的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10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512.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3年11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513. ^ 美聯社. China formalizes easing of one-child policy. 《今日美國》. 2013年1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14. ^ China to keep one-child policy. CNN. 2008年3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15. ^ 中金網. 二孩政策最新消息:2016年1月1日全面放開二胎獲官宣. 網之易. 2015年12月28日 [2016年3月15日] (中文(簡體)‎). 
  516. ^ China's population growth 'slowing'.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1年3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17. ^ Simon Parry. Shortage of girls forces China to criminalise selective abortion. 《每日電訊報》. 2005年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18. ^ Chinese facing shortage of wive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7年1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19. ^ The most surprising demographic crisis. 《經濟學人》. 2011年5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20. ^ 520.0 520.1 520.2 Wang Guanqun. Chinese mainland gender ratios most balanced since 1950s: census data. 新華網. 2011年4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21. ^ Gretchen Livingston. The odds that you will give birth to a boy or girl depend on where in the world you live. 皮尤研究中心. 2013年9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22. ^ Major Figures on Residents from Hong Kong, Macao and Taiwan and Foreigners Covered by 2010 Population Census.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1年4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23. ^ 中國的少數民族. 新華網. 2003年1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524. ^ 524.0 524.1 524.2 Communiqué of th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Major Figures of the 2010 Population Census.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1年4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14) (英文). 
  525. ^ Amanda Lilly. A Guide to China's Ethnic Groups. 《華盛頓郵報》. 2009年7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26. ^ Gregory Veeck、Clifton W. Pannell、Christopher J. Smith和Youqin Huang. China's Geography: Globalization and the Dynamics of Polit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Change. 美國蘭哈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7月16日: 第102頁 [2016年1月24日]. ISBN 978-0742567849 (英文).
  527.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 中國民族.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7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528. ^ M. Paul Lewis. China. 民族語. 2009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29. ^ Rough Guide Mandarin Chinese Phrasebook. 英國倫敦: 羅浮指南出版社英語Rough Guides. 2011年10月3日: 第19頁 [2016年1月24日]. ISBN 978-1848367333 (英文).
  530. ^ 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8月31日 [2016年2月17日] (中文(簡體)‎). 
  53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 中國北京: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2000年10月31日 (簡體中文).
  532. ^ 532.0 532.1 Languages.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8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7-25) (英文). 
  533. ^ Language Planning and Policy in Asia, Vol.1: Japan, Nepal and Taiwan and Chinese Characters. Multilingual Matters. 2008年8月7日: 第42頁 [2016年1月24日]. ISBN 978-1847690951 (英文).
  534. ^ Temple of Heaven: an Imperial Sacrificial Altar in Beijing. 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35. ^ 國家宗教事務局簡介. 國家宗教事務局.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536. ^ 國際蓋洛普英語WIN/GIA. Q9. Irrespective of whether you attend a place of worship or not, would you say you are? (PDF). 《華盛頓郵報》. 2015年4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37. ^ 537.0 537.1 陶郁. A Solo, a Duet, or an Ensemble? Analysing the Recent Development of Religious Communities in Contemporary Rural China (PDF). Europe-China Research and Advice Network. 2012年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4-10-06) (英文). 
  538. ^ 國際蓋洛普英語WIN/GIA. Survey finds 300m China believer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7年2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39. ^ Anna Sun. Confucianism as a World Religion: Contested Histories and Contemporary Realities. 美國普林斯頓: 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 2015年8月11日: 第86頁 [2016年1月24日]. ISBN 978-0691168111 (英文).
  540. ^ 540.0 540.1 Xinzhong Yao和Yanxia Zhao. Chinese Religion: A Contextual Approach. 英國倫敦: 布魯姆斯伯里出版社英語Bloomsbury Publishing. 2010年5月1日: 第9頁至第11頁 [2016年1月24日]. ISBN 978-1847064769 (英文).
  541. ^ Chinese Religions in Contemporary Societies. 美國聖塔芭芭拉: ABC-CL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