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svg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政治
系列條目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介紹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的政治概況。

依照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體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作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社會主義國家[1];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世界上少數幾個由共產黨執政、且宣揚英語Ideolog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共產主義的國家[2][3],而且中國共產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礎上提出了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等的理論[4],遵循人民民主專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方針[5],不過部分學者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該名義下實行威權主義社團主義[6]。中華人民共和國政體依《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7][8]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閉會時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代行大部分職權,實行民主集中制[1][9]。但政府施政實際上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所主導[註 1],閉會期間則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主持的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務委員會行使職權[12]。在實踐中,中國共產黨領導各級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檢察機關、民主黨派、企事業單位與宗教團體等組織[13][14]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中國最高權力機關,設有常務委員會;主要行使立法權,並選出國家元首國家主席)、行政機構國務院)、軍事機關(中央軍事委員會)、司法機構(最高人民法院)、檢察機關最高人民檢察院)等職務。國家主席為禮儀性和象徵性虛位元首[註 2],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共同行使國家元首的職權[16]。中國現任國家主席為習近平,並因同時擔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而為最高領導人[17]

歷史[編輯]

毛澤東時期[編輯]

1949年10月1日,中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於開國大典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建立。

1949年10月1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在北京市宣布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稱為新中國[18]。此後,中國共產黨逐漸占領中國大陸和絕大多數沿海島嶼,迫使以中國國民黨為首的中華民國政府在同年12月撤往臺灣地區。而此時中國大陸由毛澤東以及其所領導的中國共產黨統轄,主要依照馬克思列寧主義原則所建立[19]。1950年10月,中共中央決定派中國人民志願軍前往朝鮮半島參與韓戰,直至1953年朝韓雙方簽署停火協議。中國共產黨在1951年時發起三反五反運動,並且在隔年提出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後宣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1956年推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不過到了1957年發起了整頓思想的反右運動,並因為國內階級鬥爭形勢估計過於嚴重而被嚴重擴大,大批知識分子因而被劃成右派成員[20]。1958年至1960年,中國共產黨發動主張「超英趕美」的大躍進,反而造成國民經濟的倒退和大饑荒的發生。其中1959年廬山會議上,毛澤東因為彭德懷等人的異議而下令發動反右傾運動[21],進而造成社會經濟陷入困頓,並且一直到1962年七千人大會召開後才得以制止。與此同時,中國共產黨和蘇聯共產黨因為意識形態差異而宣告分裂[22]。此時期毛澤東主張儘管社會主義革命似乎獲得成功,但是社會內部的階級敵人仍然持續存在,進而提出「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之觀點。1966年2月3日,中國共產黨透過文化革命五人小組發表《二月提綱[23]文化大革命正式展開[24]。在這之後引起長達10年激烈的一系列政治鬥爭,並且對中國社會、文化和古蹟造成嚴重破壞。這時期也因為文化革命造成經濟停滯不前,人民生活陷入困苦,最終文化大革命一直到1976年四人幫遭到瓦解而結束。

改革開放以後[編輯]

已經成為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的鄧小平和美國總統傑拉爾德·福特在北京市展開非正式會談。

1976年毛澤東逝世並且公審四人幫成員後,華國鋒鄧小平為了取得黨內最高領導權而爆發權力鬥爭[25],最後由鄧小平贏得鬥爭而成為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25]。其中鄧小平聯合陳雲李先念推動改革開放政策,並且提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思想觀念[26]。為了扭轉毛澤東極左派政策所帶來的影響,鄧小平認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可以排除資本主義思想而採納其市場經濟政策[27],並且在中國共產黨仍維持其自身政治權力的情況下,透過政策的轉變帶來顯著的經濟增長[28]。1978年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召開後,中國共產黨放棄階級鬥爭方式而轉向改革開放,並且逐步建立鄧小平在中國共產黨黨內之領導地位[29]。1979年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邊境問題而與同樣是社會主義國家的越南爆發中越戰爭[30]。1981年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通過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其中華國鋒被迫辭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職務,鄧小平在中共黨內的領導地位得到確立[31]。不過為了解決中國共產黨內部的資深黨員安排問題,鄧小平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期間、設立了2屆在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中央顧問委員會[a][32]。然而鄧小平所提出的新思想很快遭到毛澤東思想支持者與政治自由化支持者質疑,同時改革開放政策也引發許多社會問題[33]。其中在1986年時中國社會便因為許多社會因素而爆發許多學生運動,並且於隔年年初使得胡耀邦因為被批評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辭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職務[34]。1989年4月15日,前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胡耀邦的逝世引發學生和群眾的悼念活動,進而促使大規模學生示威活動[35]。面對示威中出現的騷亂行為,中國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於4月26日發布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指責此次事件為「動亂」並且表示應該採取堅硬措施以制止動亂,隨後部分激進學生絕食抗議使局勢升級[36]。5月19日晚間,中國共產黨高層決定在首都部分地區實行戒嚴,不過戒嚴部隊被許多北京市市民阻攔而未能入城[37][38]。最終中國共產黨高層、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決定採取強硬措施,決定於6月3日晚間派遣中國人民解放軍進入天安門廣場實行武力清場。途中軍方與群眾和學生爆發流血衝突,並且引來國際社會強烈譴責[39]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和美國國務卿約翰·凱瑞展開對談。

六四事件結束後,中國共產黨召開中國共產黨第十三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在會議中決定撤銷趙紫陽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等職務,進而確立江澤民在中國共產黨黨內的領導地位,並且建立包括李鵬朱鎔基等人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40]。而儘管六四事件一度讓改革開放政策暫緩,1990年代初期有關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之政策重新獲得施行,這讓鄧小平的經濟學觀點重新獲得重視[41]。1997年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鄧小平所提出的觀點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章程》,與原先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同樣列為指導思想[42]。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江澤民繼承鄧小平在1990年代「最高領導人」的位置,並延續後者絕大部分政策[43]。隨後江澤民則提出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主張中國共產黨應代表中國先進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要求、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以及要眾多人民的基本利益;在2003年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三個代表思想獲得批准並修訂至《中國共產黨章程》中,並且作為中國共產黨的指導方針[44]。在三個代表思想中,透過制定理論的方式讓民營企業家和入境資產階級分子得以合法加入中國共產黨[44]。2002年11月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共產黨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召開,胡錦濤當選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而接替江澤民最高領導人位置,並且和吳邦國溫家寶等人組建第四代中央領導集體[45][46]

胡錦濤把重點放在集體領導上,而反對單一個人在政治體系中佔有主導地位[46]。由於過去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主要注重經濟增長,反而促成一系列嚴重的社會問題發生。為了解決這些問題,胡錦濤提出在社會主義社會發展科學發展觀和諧社會這兩個主要思想[47]。其中科學發展觀在2007年10月21日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列入《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版中[48],但一直到2012年11月14日的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才視為指導方針[49]。胡錦濤在2012年11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卸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和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職務,並且由新選出的習近平接替這兩個職位[50],之後與李克強等人組建第五代中央領導集體[51]。習近平上任後不久便展開數十年來最為積極的反腐敗工作,但與此同時開始整合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作為最高領導人的權力,這使得外國評論家認為其破壞集體領導制度、而朝向毛澤東的統治方式[52]

中國共產黨[編輯]

領導制度[編輯]

政治體制[編輯]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年看板。

中國共產黨創建之初便以蘇聯共產黨為榜樣,採取了蘇聯共產黨的組織模式,後來也接納了弗拉基米爾·伊里奇·列寧的「黨的領導體制」和約瑟夫·維薩里奧諾維奇·史達林的「無產階級專政體制」理論和實踐經驗[53]。在政治體制建設方面基本上則是採納了史達林主義[54],也就是在每個非共產黨機關內部都設有嚴格服從共產黨的組織,並且建立了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對上國家中央機關的一元化領導制度[55]。其中在1949年11月時,中國共產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內部組織中國共產黨黨委會。1958年時,更成立直屬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和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的財經、政法、外事、科學與文教小組,小組組長基本上都是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擔任[56]。今日中國共產黨在中央政府、地方機關、人民團體、經濟組織、文化組織和其他非中國共產黨黨組織領導機關中設立有中國共產黨黨組[57],而中央政府一級國家機關和人民團體中的黨組領導直屬單位的中國共產黨黨組織,則負責管理幹部和審批所屬單位幹部的任免資格[58]


民主集中制[編輯]

中國共產黨的組織原則採取民主集中制,並且基於民主集中英語Centralized government兩個原則而成,其中官方所指稱的民主主要是「社會主義民主」或者是「黨內民主」[59]。而有關民主集中制的討論,自從1927年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便一直視為中國共產黨的組織原則[59]。其中在《中國共產黨章程》中提到:「黨是根據自己的綱領和章程,按照民主集中制組織起來的統一整體。[59]」而毛澤東曾經表示民主集中制是「將民主和集中兩個似乎相衝突的東西,在一定形式上統一起來」,認為藉此結合能夠處理民主和集中之間的內部矛盾,同時民主集中制在自由紀律英語Discipline協調上更具優越性[59]

其中在《中國共產黨章程》中提到:「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黨要適應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要求,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60]」而當前中國共產黨表示民主同時是中國共產黨自身與社會主義重要的生命線[59],但是認為要實現且正常運作民主,可行的方法唯有實施集中制度[59]。中國共產黨主張民主得以使用包括集中制度等任何形式展開,並且認為如果沒有集中制度就將會失去秩序[59]。對此中國共產黨依據毛澤東對於民主集中制的觀點成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認為這是「在民主基礎上的集中,在集中指導下的民主。只有這個制度,才既能表現廣泛的民主,使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有高度的權力;又能集中處理國事,使各級政府能集中地處理被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所委託的一切事務,並保障人民的一切必要的民主活動。[59]

集體領導[編輯]

當前中國共產黨理想上認為應當透過集體領導以盡可能削減個人權力,經由一致協商的方式而做出決定[61]。這概念最早緣起則可以回到列寧和布爾什維克派系,主張共產黨的領導高層是由多人共同決策而成[62]。其中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全體成員都處於平等地位,每位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往往作為一個部門的非正式權力代表,然而他們所擁有的決策權力皆相同[61]。在毛澤東統治時期便是由他控制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另外分別還有掌握情報調查機關的康生以及掌握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周恩來[61]

不過儘管每個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在理論上的權力關係相同,但實際上仍然會為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排列其名次[61]。同時雖然中國共產黨主張並沒有選出正式的領導人領導,但是每個領導集體中仍然會有重要的領導人物帶領其他核心成員;其中同時掌握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者,往往便是該領導集體最為重要的領導人物[63]。在過去江澤民擔任最高領導人之前,中國共產黨內部核心成員和領導集體並沒有什麼區別[64],而在實際情況下核心人物往往不參與集體領導制度[64]。然而集體領導制度發展到江澤民之後,中國共產黨開始大力推廣責任制度,並且在中國共產黨的官方聲明中改稱作「集體領導核心」,但胡錦濤開始,最高領導人改稱為「以XXX同志為總書記」[64]

意識形態[編輯]

黨的建設必須堅決實現以下四項基本要求:
第一,堅持黨的基本路線。全黨要用鄧小平理論……
第二,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黨的思想路線是一切從實際出發……
第三,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黨除了工人階級和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
第四,堅持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是民主基礎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導下的民主相結合……

中國共產黨章程

中國共產黨訂定數個指導自身全部活動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並且將其視為中國共產黨思想建設、組織建設和作風建設的理論基礎。其中在《中國共產黨章程》提到中國共產黨會堅持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專政、中國共產黨領導、遵循馬克斯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等四項基本原則[60],並且明確規定:「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65]馬克思列寧主義是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個官方意識形態,內容結合了卡爾·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著作中提到的馬克思主義、以及由弗拉基米爾·伊里奇·列寧所提出的列寧主義思想[66]。對此中國共產黨認為馬克思列寧主義揭示了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普遍規律[66],同時馬克思列寧主義提供解決資本主義矛盾社會的一個未來願景,也就是社會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必然性會取代資本主義社會[66]。而第二個加入的毛澤東思想則被視為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在中國的發展和應用[66],其中毛澤東思想的內容除了由毛澤東主導外,還包括其他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物共同發想而成[67]

鄧小平理論則是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加入到《中國共產黨章程》[42],其概念包括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等論點[42]。鄧小平理論大體上可以視為一種理論總結,認為共產主義的定義中並不包括國有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等制度安排,同時市場機制實際上是中立的運作方式[68]。此外他還提到中國共產黨需要應對不斷變化的形勢動態,並且要透過「實事求是」的方式來確認某一政策過時與否,進而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篇文章與相應的口號[69]。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江澤民重申鄧小平的口號而認為沒有必要質問事情是屬於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因為重要的判別標準是它的工作模式[70]。之後他更提出適應中國條件的馬克思主義思想「三個代表」,並且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而加入《中國共產黨章程》[71]

中國共產黨黨內的部分人士批評「三個代表」並非屬於馬克思主義、甚至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價值觀的背叛,然而支持者認為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進一步發展[72]。江澤民則主張早期共產黨成員認為共產主義應當實現的生產模式,發展到了今日已經更為複雜而難以體現,同時試圖強制生產方式的改變作為並沒有效果,因為其背後遵循歷史唯物主義的經濟規律而有自然的發展[73]。該理論最為顯著的影響是允許資本家以「新社會階層」身分加入中國共產黨,除了鼓勵其從事「誠實勞動和工作」外,並透過自己的勞動貢獻為中國共產黨打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74]。之後在胡錦濤所主導下,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制定了同樣作為官方意識形態的科學發展觀思想[75][76],同時為了因應中國國情而提出科學發展觀的發展與應用,中國共產黨必須堅持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77]

中央委員會[編輯]

非常設機關[編輯]

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是中國共產黨的最高機構[78]。在1969年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之前全國代表大會經常不定期召開,之後確認每5年舉行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制度,而每次大會將會持續數天[79]。而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內容,除非在特別情況下全國代表大會不得延期[80]。在《中國共產黨章程》中賦予了全國代表大會6項責任[81]

  1. 選舉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81]
  2. 選舉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81]
  3. 審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提交的報告[81]
  4. 審查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提交的報告[81]
  5. 討論和制定中國共產黨政策[81]
  6. 修改《中國共產黨章程》[81]

不過在實際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時,絕大部分時間與會代表很少討論重大問題;而比較具影響力的討論則是在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前的準備期,實際推派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機構以組成中央委員會組織系統[81]。而在全國代表大會閉會後,則是由全國代表大會所產生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擔任最高決策機構;在這期間由中央委員會執行全國代表大會的決議並領導中國共產黨全部工作,對外則是代表中國共產黨[82][83]。另外中國共產黨還設有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負責監督中國共產黨內部架構,藉此來避免中國共產黨黨員參與腐敗事件和維持黨紀[b][84];而在全國代表大會閉會期間,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權限則是在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之下[84]

新當選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委員除了之後會在不同政府部門工作外,在第一次全體會議上會分別從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中選出作為主要負責人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並且由其擔任中國共產黨名義上的領導人[85]。另外還會選出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以及同意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和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成員人選,而自2013年時中共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也是由第一次全體會議中產生[85]。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全體大會一般每年舉行一次,為期2天至3天。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閉會期間,則是由中央政治局和其常務委員會行使中央委員會的職權[86][87]

在當前政治體系中,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作為中國共產黨決策機關以及最高領導機關,其中重大的政治、思想、軍事、政策和組織問題都必須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討論通過[c][88]。同時基於在組織上採取民主集中製作為基本原則,中國共產黨要求下級機關必須服從上級機關,而所有中國共產黨組織都必須服從中央領導集團指示;這使得中國共產黨一切工作都是由中央領導集團集中領導,各級委員會的委員必須無條件的執行任務[89]


2012年11月15日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選舉產生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25人,其中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7人,排名如下[90]
排名 肖像
姓名
黨職 公職 分工
1 Xi Jinping 2016.jpg
習近平
中共中央總書記
中共中央軍委主席
國家主席
國家中央軍委主席
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
中央外事/國安工作領導小組組長
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
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
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
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部總指揮
2 Li Keqiang (cropped).jpg
李克強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國務院黨組書記
國務院總理 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副主席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副組長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副組長
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主任
國家國防動員委員會主任
國家能源委員會主任
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副組長
3 Zhang Dejiang in May.2014.jpg
張德江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全國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 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副主席
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
4 Yu Zhengsheng.jpg
俞正聲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全國政協黨組書記
全國政協主席 中央西藏工作協調小組組長
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組長
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
5 Liu-Yunshan.png
劉雲山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
中央文明委主任
中共中央黨校校長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副組長
中央宣傳思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
中央黨的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組長
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組長
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副主任
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副組長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成員
6 Wang Qishan in 2016.jpg
王岐山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共中央紀委書記
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
7 Zhang Gaoli in 2014.jpg
張高麗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國務院黨組副書記
國務院副總理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副組長
國家能源委員會副主任
國務院食品安全委員會主任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成員

常設機關[編輯]

在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和中央政治局全體會議閉會期間,代行中央政治局職權的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即為實質上的最高決策機構[d][91]。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制度是在1958年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時建立,用以取代原本擔任政策決定角色的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e][95]。其中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每周至少召開1次會議,實際上作為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核心和實際最高權力機構,負責決定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決策[96]。而藉由閉會制度使得中國共產黨的權力集中至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上,儘管理論上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有權駁回中央委員會或中央政治局的決定,不過實際上在非動亂時期從未發生過這一情況。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負責召集會議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會議,同時還主持作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工作以及擔任中共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97][98]

而自江澤民以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同樣也擔任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一職[99]。同時基於中國共產黨在各個機關中所主張的集體領導理想,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除了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外,還得以依照其意願全權聘任或者解聘高級軍事將領[99]。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是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務委員會的辦事機構,同時也是中央委員會的最高實行機構。中央書記處除了可以在中央政治局確定的政策框架下自行做出決定外,同時也負責監督有關提供給中央委員會的部門、金費、出版物等報告製作[f][100]。中央軍事委員會是中國共產黨在軍事事務的的最高決策機構,實際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為同樣機構,主要負責掌控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相關領導工作[g][99][101]。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則是負責協調情報、軍事、外交和警察等不同部門,以完善國家安全體制和國家安全戰略[102]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還會選舉幾個工作部門、局處、中央領導小組和其他機構成員,並且全國代表大會閉會的5年期間從事各項工作[80]中共中央辦公廳是中國共產黨的的核心聯繫部門,負責包括日常通訊、協議、安排會議議程等行政工作[103]。中國共產黨目前轄下還擁有4個主要核心部門,這包括有負責監督省籍職位安排和審查幹部工作發展的中共中央組織部[104]、負責監督新聞媒體並且制定提供給媒體的中國共產黨方針的中共中央宣傳部[105][106]、負責中國共產黨與其他海外組織和國際機構聯繫的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107]、以及負責監督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黨派等群眾運動的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105]。中國共產黨還擁有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的直接控制權,由後者負責研究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發生的種種重要問題[108]

在教育層面方面,中國共產黨還設立有提供高級幹部和準幹部政治訓練和共產主義思想教導的中共中央黨校[109]、設置在國立大學和中共中央黨校從事學術研究的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110],以及負責研究和翻譯馬克思主義重要著作的中共中央編譯局[111]。而在新聞媒體對外傳播方面,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直接掌握中國共產黨發行的報紙《人民日報[112],而中共中央黨校則發行有作為理論雜誌的《求是》和《學習時報[109]。另外中央委員會轄下還有不同的中央領導工作小組,這包括有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中共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等等,並且在全體會議期間將向中央委員會提交報告[113]

地方委員會[編輯]

中國共產黨在各個省份自治區直轄市設區的市自治州(包括)、自治縣不設區的市市轄區成立地方代表大會[114],並且由這些代表大會自行選出該級單位的委員會[114]。中國共產黨地方各級代表大會應該每5年舉行一次,但是在特殊情況下可能會決定提前或者延後進行,不過這項決議必須由當地更上一層的地方代表大會委員會批准[114]。委員會的人數和選舉程序由各地地方代表大會決定,同樣必須經由上級地方代表大會批准才得以施行[114]。地方各級代表大會許多職責與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類似,主要負責審查同級地方委員會所提交的報告、考察同級地方紀律委員會所提交的報告、針對該地區重大問題的決議予以討論並通過、以及選舉同級的當地委員會和紀律委員會成員[114]

其中各個省份、自治區、直轄市的代表大會每隔五年召開,而設區的市、自治州的代表大會正式和候補委員經由選舉產生,任期長達5年[114];而縣、自治縣、不設區的市和市轄區的代表大會成員當選後也有5年任期,但是還規定全體正式委員和候補委員必須擁有3年以上的中國共產黨黨員資歷[114]。而如果一個地方代表大會提前或者延後召開會議,代表大會委員的任期相應地縮短或加長[114]。不過除了各級地方代表大會委員會負責人必須向上一級的地方代表大會負責外[114],上級地方代表大會委員會得以決定下級地方代表大會委員會正式委員和候補委員人數[114]。而各級地方委員會委員出缺時,則由候補委員按照得票數依次遞補英語Order of precedence。各級地方委員會全體會議每年至少要召開2次全體會議,在其主導地方事務期間應該執行上級中國共產黨組織的指示、以及和同級代表大會的決議[114]

不過在地方委員會部分也採取類似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的架構,實際上在地方代表大會和地方委員會閉會時便是由地方常務委員會主持政務和負責相關事項[114]。其中地方常務委員會的人選是在地方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選舉審議產生,之後由其負責人提報給上一級的地方委員會批准[114]。種種規定使得地方各級委員會成為地區的領導核心,並且還在地方國家機關、人民團體、經濟組織、文化組織和其他非黨組織的領導機關中成立黨組[115]。而由於在地方各級代表大會閉會期間,上級組織乃至於中央委員會得以在認為有必要的情況下調動或者指派下級組織的負責人,這一人事任免權直接保證中國共產黨由上而下的控制權力[116]

行政機關[編輯]

國家主席[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中心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全國人大可以產生中華人民共和國「禮儀性」和「象徵性」的虛位元首——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117]。國家主席是國家機構之一,處於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從屬地位,形式上是國家的最高代表,與全國人大常委會聯合行使中國國家元首的職權,執行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的決定、從事國事活動和負責外交禮節,但不負責包括行政軍事等具體工作[118]。如果中國國家主席出現喪失工作能力、死亡或遭罷免的情況下,國家主席的職責由國家副主席代理。國家副主席不能履行職權時,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代行職權。作為副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職務是非中共黨員能夠擔任的最高官職,歷史上有宋慶齡榮毅仁兩位民主黨派人士曾經出任國家副主席。

國務院[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執行機關,是最高國家行政機關。國務院實行總理負責制。國務院總理由國家主席提名,並經全國人大任命,是最高國家行政首長。[119]總理全面領導國務院工作,代表國務院對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負責。副總理、國務委員協助總理工作,並與國務院秘書長、各部部長、各委員會主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審計署審計長一起對總理負責。國務院工作中的重大問題,總理具有最後決策權。

國務院總理通過國務院常務會議國務院全體會議行使行政職能。國家基本計劃和政府一般政策,不論是對外政策國際條約、法律和國務院令,重要財政事項,還是榮譽稱號、人民警察警銜和海關關銜的授予,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任命等重要事項都由國務院及其總理進行。目前,國務院下設國務院辦公廳和25個組成部門(包括各部、各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審計署),1個國務院直屬特設機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16個直屬機構,4個辦事機構和若干國務院議事協調機構。

中央軍事委員會[編輯]

《中國共產黨章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全國武裝力量,中央軍委主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武裝力量的最高統率者。

198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成立後,「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和「國家中央軍事委員會」的組成人員基本相同,實際上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產生或罷免。國家中央軍事委員會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產生或罷免,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負責。

目前,中央軍事委員會下設中央軍委辦公廳和6個部、2個委員會、3個辦公室、審計署機關事務管理總局

地方政府機構[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結構採分權制,依照憲法分別在各省、直轄市、縣、市、市轄區、鄉、民族鄉、鎮設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人大」)和人民政府[1],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由民主選舉產生,並對人民負責與受人民監督[1]選舉分階段進行,在鄉鎮級、區縣級舉辦直接選舉[120][121]。當選的鄉鎮級、區縣級人民代表大會再選出更高級別的人民代表大會,並由這些代表選出全國人大代表[1][122]。不過因為沒有實質的反對黨,選舉一般不會有激烈的競爭;中央政府通過官員任命能有效控制地方政府,中國共產黨亦掌握大部分權力,而各省級正副領導人具一定自主性[123]。2012年時,約有80%至95%的公民對於中央政府的表現感到滿意[124]

立法機關[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採取議行合一制度。全國人大會議閉會時,則由其產生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代為行使其大部分職權。

目前,全國人大的全體會議一般在每年3月召開。全國人大及其常務委員會在對外交往上扮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會角色,全國人大常委會還與國家主席共同行使國家元首職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般性法律由國務院或其他有關部門提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及其專門委員會三讀審查後批准。基本法律在經全國人大常委會三讀審查後交由全國人大會議批准。全國人大主席團常務主席、執行主席(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會議成員兼任)主持全國人大的全體會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主持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會議。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法》等法律的規定,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實行民主集中制。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由中國內地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和各特別行政區選舉委員會間接選舉產生,全國人大常委會則由全國人大會議選舉產生,任期均為五年。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分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一樓的萬人大禮堂和二樓的常委會會議廳召開會議。

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五十七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第八十五條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即中央人民政府,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執行機關,是最高國家行政機關。」第一百二十八條另外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負責。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對產生它的國家權力機關負責。」同時,全國人大還擁有對其常委會「不適當的決定」的撤銷權。因此,在中國的憲法框架中,各級國家機關最終都應向全國人大負責,不存在行政、立法、司法、檢察機關制衡全國人大的情形。

此外,全國人大有權選舉產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其他中央國家機構,包括行政國務院)、司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軍事國家中央軍事委員會)機關和常設立法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也同時產生作為國家元首國家主席副主席

地方國家權力機關[編輯]

司法機關[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體系以馬克思主義法學理論為指導,發展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法系[125]。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通過第一部法律《婚姻法》[126];1954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27]。2011年,中國政府宣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已形成[128]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體制公安部檢察院人民法院三大系統組成,三者分工並互相配合與制約,中國共產黨各級政法委員會則主導協調[129]。重大案件發生後,由政法委員會組織公安機關、檢察部門和法院聯合辦案,由公安機關抓捕、檢察部門蒐集證據、法院配合審判[130]

普通法院[編輯]

中國司法實行二審終審制。基層人民法院為一審法院,對大多數案件進行初判。在一審法院敗訴的當事人可以上訴於上級法院中級人民法院或高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司法機關。各級人民法院均設立對應的人民檢察院

基層人民法院是中國的一審法院,按縣域行政區劃設立,包括縣、旗、(不設區的)市、自治縣、自治旗、(設區的市)市轄區、工礦區、應當設立基層人民法院的地方、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所轄團級地方的人民法院。

中級人民法院是受理基層人民法院或其他下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案件的上訴案件的二級法院,按地級行政區劃設立,包括省、自治區下設的(設區的)市、州、盟、地區、應當設立中級人民法院的地方、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所轄師級地方的中級人民法院和直轄市設置的若干個中級人民法院。

高級人民法院是受理中級人民法院或其他下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案件的上訴案件的三級法院,按省級行政區劃設立,包括省、自治區、直轄市的高級人民法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管理,行使高級人民法院職權。

最高人民法院是最高國家司法機構,也是管理國家司法系統的機構。監督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和專門人民法院的審判工作,設立六個巡迴法庭接受下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案件的上訴案件。有時也有大法官巡迴庭或特別法庭獨立審判國家和社會的特別重大案件或特殊的上訴抗訴案、死刑案。

專門法院[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專門法院包括軍事法院鐵路運輸法院海事法院林業法院農墾法院石油法院智慧財產權法院等。

其中,軍事法院分解放軍正大軍區級單位、正軍級單位三級。鐵路運輸法院設中級、基層兩級。海事法院不分級,層級相當於中級人民法院,全稱冠以國號,稱中華人民共和國海事法院。此外,還在北京上海廣州三地設立智慧財產權法院,「管轄有關專利、植物新品種、集成電路布圖設計、技術秘密等專業技術性較強的第一審智慧財產權民事和行政案件」。智慧財產權法院第一審判決、裁定的上訴案件,由智慧財產權法院所在地的高級人民法院審理。[131]

法律體系[編輯]

中國的法律體系,一般被認為屬於大陸法系中的民法法系。1980年開始實施新的法律體系,1987年1月1日開始實施新的刑法民法,許多法律還在不斷改善中。最新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在1982年12月4日,此後於1988年、1993年、1999年與2004年經四次修正。2003年對憲法進行了一次重大修改,首次將保護私有財產明文寫入憲法,2007年3月16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法律法規層次
從高到低依次分為:
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單行條例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

在法律的適用上,如果部門規章和地方性法規有衝突,需要提請國務院裁定適用問題。部門規章之間的衝突也需要國務院裁定解決。

政黨和選舉[編輯]

政黨制度[編輯]

中國的政黨制度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也就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與8個民主黨派合作和協商,進而組成統一戰線[132]。這些政治協商必須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主要參與成員還包括有群眾組織、民主黨派以及各個行業的代表[132]。而在其政治制度理論上,透過正式協商制度能夠有助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飾物等各個層面的基本政策成形[132]。對此中國共產黨與其他政黨的互動關係,則主要建立在「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方針」基礎上[132]。中國共產黨還將這一協商過程制度化而成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132],並且要求所有統一戰線成員支持中國的社會主義道路,並持續支持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132]。這使得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實際上並沒有任何權限[133],而有關的討論內容也都是受到中國共產黨所監督著[133]

選舉制度[編輯]

安保和管控[編輯]

位於北京長安街旁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部總部,是中國政府的情報收集、反間諜,和政治安保機關。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的公民基本權利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普遍選舉宗教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公正審判權英語Right to a fair trial財產權、教育與科學與文化權利、特定人權利及監督權利等[134]。1998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不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尚未批准[135][136][137]。中國共產黨為防範反對派而有種種限制[138],政府為維護社會穩定亦會審查政治言論和資訊流通[139][140],特別是網際網路[141][142][143];對示威活動則有可能進行武力鎮壓,例如1989年的六四事件、1999年鎮壓法輪功[144][145][146]。政府還被指責在西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暴力鎮壓、宗教迫害等行為[147][148]

由於公民基本權利未獲保障,中國經常受到外國政府、新聞機構、人權組織的指控[149][150],包括多起未經審判的拘禁、強迫墮胎英語Forced abortion[151]、折磨逼供、酷刑、限制基本權利[138][152][153]、過度執行死刑侵犯公民權的案件[154],刑事訴訟也不會提供有效保障[155][156][157]。2005年,中國大陸在無國界記者的新聞自由指數排行第159名[158],2014年在180個國家中排名第175名。對於外界指控,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主張生存權和發展權是最基本的人權,應考慮國家經濟發展的水平[159]。政府強調已經讓公民生活水平識字率和平均預期壽命上升,改善工作場所的安全標準、抵禦自然災害等[159][160][161]。對於任建宇胡佳劉曉波等案件,政府強調會依法處理[162]

1970年代末改革開放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開放對經濟和社會的管制,並對非政府組織日益寬容。2009年,已登記的社會團體達43.1萬個[163]。但政府仍嚴格限制政治自由,並嚴格管控社會團體的組建和活動[164][165]。部分政治界、學術界和民間人士曾公開支持民主化等政治體制的改革,但多數中國人西方民主懷疑態度英語Chinese skepticism of democracy[166]。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過往的改革行動主要由中國共產黨推動,也曾多次更換機構結構,但這多是部門權力的移轉[167][168]。由於「黨政分離」等政治體制改革未曾真正實行,批評者因此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改革趨勢從1980年代倒退至1950年代[169][145]。2012年底習近平執政後,推動多項重大改革,包括放寬計劃生育政策、取消勞動教養程序等[170],但遭人權團體批評這並非實質改革[145]

國際組織[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下列國際組織的成員:

參見[編輯]

註釋[編輯]

  1. ^ 憲法序言還提及中國由中國共產黨領導,不過對於憲法序言的法律效力,學界尚有爭論[1]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在1990年代開始兼任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職務。使黨和國家的最高權力實際上合為一體。[10][11]
  2. ^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自1954年開始設立,其功能為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共同行使國家元首的職權。文化大革命期間,時任國家主席的劉少奇遭到拘禁後,該職位曾長期空缺、爾後更一度遭到廢除(參見: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存廢之爭),直到1982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獲得確立。重新設立的主席職位並未擁有實際權限,而只是具有禮儀性和象徵性功用的虛位元首[15]
  1. ^ 其中分別在1982年9月至1987年11月由鄧小平擔任中國共產黨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以及在1987年11月至1992年10月期間由陳雲擔任主任。
  2. ^ 現任領導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王岐山擔任。
  3. ^ 現任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委員有習近平馬凱王岐山王滬寧劉雲山劉延東劉奇葆許其亮孫春蘭孫政才李克強李建國李源潮汪洋張春賢張高麗張德江范長龍孟建柱趙樂際胡春華俞正聲栗戰書郭金龍韓正
  4. ^ 現任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有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
  5. ^ 中國共產黨有兩段時間曾在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設立中央書記處總書記職務,其中1956年9月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選出鄧小平擔任中央書記處總書記,並且持續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為止[92];而1980年2月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上由胡耀邦當選中央書記處總書記,1981年6月的第六次全體會議上更接替辭去中央委員會主席華國鋒職位,因此胡耀邦兼任中央委員會主席和中央書記處總書記兩職[93]。1982年第十二屆中央委員會通過新的章程規定,不再設立主席與副主席而只設總書記,至此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頭銜改為總書記,而中央書記處總書記職位亦不再設立[94]
  6. ^ 現任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書記有劉雲山劉奇葆趙樂際栗戰書杜青林趙洪祝楊晶
  7. ^ 現任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架構中,由習近平擔任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另外分別由范長龍許其亮擔任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以及由常萬全房峰輝張陽趙克石張又俠吳勝利馬曉天魏鳳和擔任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楊立傑. 第五屆全國人大曆次會議. 新華網. 2002年2月20日 [2016年3月24日] (簡體中文).
  2.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E4.B8.AD.E5.A4.AE.E6.83.85.E5.A0.B1.E5.B1.80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3. ^ 人民網. 黨的最終目標是什麼?共產主義社會有哪些基本特徵?.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7年9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 ^ 白墨. 「四個全面」:習近平為「中國夢」解夢.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5年2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5. ^ An. Xi reiterates adherence to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新華網. 2013年1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6. ^ Jonathan Unger和Anita Chan. China, Corporatism, and the East Asian Model. The Australian Journal of Chinese Affairs. 1995年1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7. ^ 翟小波. 翟小波:代議機關至上的人民憲政――我國憲法實施模式的解釋性建構:以憲法觀、行憲歷史和條文類型化為基礎. 公法評論網. 2007年9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8. ^ 3、怎樣理解國體與政體的含義和關係?. 全國中小學教師繼續教育網網路培訓課程.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9. ^ 楊立傑.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6-04-14.. 新華網. 2004年9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0. ^ 第五章 中國大陸領導體制的演變 (PDF). 國立政治大學.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繁體)‎). 
  11. ^ Who’s Who in China’s New Communist Party Leadership Lineup. 彭博新聞社. 2012年11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 ^ 謝淑麗. China’s Next Leaders: A Guide to What’s at Stake. China File. 2012年11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 ^ 江澤民. 《江澤民文選》第1卷. 中國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6年8月1日: 第112頁. ISBN 978-7010056746 (簡體中文).
  14. ^ 讓黨旗在民營企業中高高飄揚.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3年11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5. ^ INTRODUCTION TO STRUCTURE AND FUNCTION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Krishna Kanta Handiqui State Open University.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 ^ 楊亞楠. 揭秘國家主席與總理職權:主席是虛職 總理行實權. 《大公報》. 2013年3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7.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Malcolm_Moore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8.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Edwin_Leung_96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9. ^ Edwin Leung.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Revolutionary China, 1839-1976. 美國聖塔芭芭拉: 格林伍德出版集團英語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2年3月17日: 第407頁. ISBN 978-0313264573 (英語). 
  20. ^ 張德祥. 現實主義當代流變史.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1997年: 121–123. ISBN 978-7-80050-911-7 (中文(簡體)‎). 
  21. ^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 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1949-1978) . 北京: 中共黨史出版社. 2011: 551. ISBN 978-7-5098-0950-1 (中文(簡體)‎). 
  22. ^ Judith F. Kornberg和John R. Faust. China in World Politics: Policies, Processes, Prospects. 美國波德: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英語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2005年3月30日: 第103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1588262486 (英語). 
  23. ^ 文化大革命 史實與研究.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1996: 96. ISBN 978-962-201-763-4. 
  24. ^ Wong Yiu-Chung. From Deng Xiaoping to Jiang Zemin: Two Decades of Political Reform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美國拉納姆: 美洲大學出版社英語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05年2月22日: 第131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761830740 (英語). 
  25. ^ 25.0 25.1 Wong Yiu-Chung. From Deng Xiaoping to Jiang Zemin: Two Decades of Political Reform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美國拉納姆: 美洲大學出版社英語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05年2月22日: 第47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761830740 (英語). 
  26. ^ Lawrence R. Sulliva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11月4日: 第254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10872257 (英語). 
  27. ^ 鄧小平. 鄧小平: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人民網. 1984年6月30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28.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Mo_Hong.27e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29. ^ 楊繼繩. 1978年,歷時36天的中央工作會議. 新華網. 2008年2月28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30. ^ 官方為何從不提中越戰爭:一場毫無意義的戰爭. 戰略網. 2015年1月12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31. ^ 中共中央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新華網. 2003年1月20日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年8月10日) (中文(簡體)‎). 
  32. ^ 王梅和張彥台. 中央顧問委員會:特定歷史時期的獨特選擇.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33. ^ Lawrence R. Sulliva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11月4日: 第25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10872257 (英語). 
  34. ^ 盛平編. 胡耀邦思想年譜. 泰德時代出版有限公司. 2007: 1313–1314. ISBN 978-988-98755-7-2 (中文(簡體)‎). 
  35. ^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of 1989. Economic Expert. [2013年12月28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年7月14日) (英語). 
  36. ^ 人民日報》. 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 做廣告的新聞網. 1989年4月26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繁體)‎). 
  37. ^ 高航. 歷程:奉命執行北京市部分地區戒嚴任務. 新華網. 2005年7月31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38.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關於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命令》. 中國北京: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1989年5月20日 (中文(簡體)‎). 
  39. ^ 張良. 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第913頁). 六四檔案. 2001年4月15日 [2013年12月28日] (中文(簡體)‎). 
  40. ^ 谷玥. 中國共產黨第十三屆中央委員會歷次全體會議. 新華網.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年3月4日) (中文(簡體)‎). 
  41. ^ 傅高義. 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美國劍橋: 哈佛大學出版社. 2011年9月26日: 第682頁. ISBN 978-0674055445 (英語). 
  42. ^ 42.0 42.1 42.2 傅高義. 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美國劍橋: 哈佛大學出版社. 2011年9月26日: 第684頁. ISBN 978-0674055445 (英語). 
  43. ^ Lawrence R. Sulliva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11月4日: 第100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10872257 (英語). 
  44. ^ 44.0 44.1 Lawrence R. Sulliva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11月4日: 第238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10872257 (英語). 
  45. ^ 楊立傑. 中國共產黨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歷次全體會議(中共中央全會). 新華網.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2月7日) (中文(簡體)‎). 
  46. ^ 46.0 46.1 Lawrence R. Sulliva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11月4日: 第317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10872257 (英語). 
  47. ^ Lawrence R. Sulliva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11月4日: 第329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10872257 (英語). 
  48. ^ 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 十七大關於《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的決議. 新華網. 2007年10月21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49.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關於《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的決議. 新華網. 2012年11月24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50. ^ 楊立傑. 中共中央歷任主要負責人. 新華網.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年10月4日) (中文(簡體)‎). 
  51. ^ Hu Jintao, Xi Jinping meet delegates to 18th CPC National Congress. 新華網. 2012年11月16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52. ^ Xi who must be obeyed. 《經濟學人》. 2014年9月20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53. ^ 蘇紹智. 集權政治體制的形成及其制度性後果: 關於中國大陸政治體制的研究. 《當代中國研究》. 1999年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一黨專政是列寧、史達林領導的蘇共的發明。中共建黨之初即以蘇共為榜樣,採取了蘇共的組織模式,後來也採用了列寧的「黨的領導體制」和史達林的「無產階級專政體制」的理論和實踐。所以,要了解中國集權政治體制的形成,就必須懂得蘇共及其政治體制是如何演變成一黨專政、黨內獨裁體制的。 
  54. ^ 陸南. 蘇聯劇變的根本原因和中國應吸取的教訓. 《求是》. 2012年4月12日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年11月1日) (中文(簡體)‎). 我國在取得革命勝利後,在政治體制建設方面基本上搬用了史達林模式,是一種高度集權的體制,並且由於中國長期受封建主義影響,這種集權體制還往往帶有封建專制主義的特點,例如各級領導在行使權力過程中的家長制,對黨的領袖的個人崇拜,以及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等。 
  55. ^ 關於共產黨在無產階級革命中的作用. 少年中國評論.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56. ^ 人民網. 1958年6月10日 中央發出《關於成立財經、政法、外事、科學、文教小組的通知》.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57. ^ 高雷. 黨的基層組織建設全面推進:設置不斷優化,覆蓋不斷擴大.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0年6月28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58. ^ 趙娟. 中共中央關於建立黨組、黨委問題的補充通知.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1978年4月5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59. ^ 59.0 59.1 59.2 59.3 59.4 59.5 59.6 59.7 王傳志. 民主集中制: 我國政治制度的核心機制. 《求是》. 2013年5月16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60. ^ 60.0 60.1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E4.B8.AD.E5.9C.8B.E5.85.B1.E7.94.A2.E9.BB.A8.E7.AB.A0.E7.A8.8B_.E7.B8.BD.E7.B6.B1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61. ^ 61.0 61.1 61.2 61.3 喬納森·安格英語Jonathan Unger. The Nature of Chinese Politics: From Mao to Jiang. 美國阿蒙克: M·E·夏普出版公司英語M. E. Sharpe. 2002年6月: 第22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765608482 (英語). 
  62. ^ Thomas A. Baylis. Governing by Committee: Collegial Leadership in Advanced Societies. 美國奧巴尼: 紐約州立大學出版社英語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89年6月: 第102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87069444 (英語). 
  63. ^ 喬納森·安格英語Jonathan Unger. The Nature of Chinese Politics: From Mao to Jiang. 美國阿蒙克: M·E·夏普出版公司英語M. E. Sharpe. 2002年6月: 第22頁至第24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765608482 (英語). 
  64. ^ 64.0 64.1 64.2 喬納森·安格英語Jonathan Unger. The Nature of Chinese Politics: From Mao to Jiang. 美國阿蒙克: M·E·夏普出版公司英語M. E. Sharpe. 2002年6月: 第158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765608482 (英語). 
  65.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 《中國共產黨章程》總綱. 中國北京: 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 (中文(簡體)‎). 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 
  66. ^ 66.0 66.1 66.2 66.3 中國共產黨思想理論基礎.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年4月19日) (中文(簡體)‎). 
  67. ^ Zhu Ningzhu. Mao Zedong Thought. 新華網. 2013年12月26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68. ^ 傅高義. 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美國劍橋: 哈佛大學出版社. 2011年9月26日: 第668頁. ISBN 978-0674055445 (英語). 
  69. ^ Adrian Chan. Chinese Marxism. 英國倫敦: 布魯姆斯伯里出版社英語Bloomsbury Publishing. 2003年6月29日: 第180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26473073 (英語). 
  70. ^ 傅高義. 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美國劍橋: 哈佛大學出版社. 2011年9月26日: 第685頁. ISBN 978-0674055445 (英語). 
  71. ^ Adrian Chan. Chinese Marxism. 英國倫敦: 布魯姆斯伯里出版社英語Bloomsbury Publishing. 2003年6月29日: 第201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26473073 (英語). 
  72. ^ 羅伯特·勞倫斯·庫恩英語Robert Lawrence Kuhn. How China's Leaders Think: The Inside Story of China's Past, Current and Future Leaders. 美國霍博肯: 約翰威立. 2011年6月15日: 第108頁至第109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1118085905 (英語). 
  73. ^ 羅伯特·勞倫斯·庫恩英語Robert Lawrence Kuhn. How China's Leaders Think: The Inside Story of China's Past, Current and Future Leaders. 美國霍博肯: 約翰威立. 2011年6月15日: 第107頁至第108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1118085905 (英語). 
  74. ^ 羅伯特·勞倫斯·庫恩英語Robert Lawrence Kuhn. How China's Leaders Think: The Inside Story of China's Past, Current and Future Leaders. 美國霍博肯: 約翰威立. 2011年6月15日: 第110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1118085905 (英語). 
  75. ^ Misa Izuhara. Handbook on East Asian Social Policy. 英國卓特咸: 愛德華·埃爾加出版社英語Edward Elgar Publishing. 2014年5月14日: 第110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57930293 (英語). 
  76. ^ Sujian Guo和Baogang Guo. China in Search of a Harmonious Socie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08年8月15日: 第119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739126240 (英語). 
  77. ^ Sujian Guo和Baogang Guo. China in Search of a Harmonious Socie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08年8月15日: 第121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739126240 (英語). 
  78. ^ 中國共產黨全國新聞網. 第十八屆中共中央組織結構圖. 人民網.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79.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 《中國共產黨章程》第10條. 中國北京: 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 2002年11月14日 (中文(簡體)‎). 
  80. ^ 80.0 80.1 Colin Mackerras、Donald H. McMillen和Andrew Watson. Dictionary of the Politic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英國倫敦: 羅德里奇. 2001年1月27日: 第228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415250672 (英語). 
  81. ^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Colin Mackerras、Donald H. McMillen和Andrew Watson. Dictionary of the Politic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英國倫敦: 羅德里奇. 2001年1月27日: 第229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415250672 (英語). 
  82.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 《中國共產黨章程》第21條. 中國北京: 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 2002年11月14日 (中文(簡體)‎). 
  83. ^ Colin Mackerras、Donald H. McMillen和Andrew Watson. Dictionary of the Politic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英國倫敦: 羅德里奇. 2001年1月27日: 第66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415250672 (英語). 
  84. ^ 84.0 84.1 William A. Joseph. Politics in China: An Introduction. 英國牛津: 牛津大學出版社. 2010年4月23日: 第394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195335309 (英語). 
  85. ^ 85.0 85.1 Guoli Liu. Politics and Government in China. 美國聖塔芭芭拉: ABC-CLIO英語ABC-CLIO. 2011年7月22日: 第394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313357305 (英語). 
  86.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 《中國共產黨章程》第22條. 中國北京: 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 2002年11月14日 (中文(簡體)‎). 
  87. ^ Colin Mackerras、Donald H. McMillen和Andrew Watson. Dictionary of the Politic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英國倫敦: 羅德里奇. 2001年1月27日: 第85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415250672 (英語). 
  88. ^ 楊光. 改革開放以來中共中央組織機構是怎樣調整的. 《求是》. 2010年8月23日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年11月1日) (中文(簡體)‎). 自黨成立以來,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與中央書記處(或相應機構)長期作為黨的最高領導機關,在黨的各項工作中占據核心地位。 
  89. ^ 附錄:擴大的中央第六次全會關於各級黨部工作規則與紀律的決定.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1938年11月6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90.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公報 新華社北京2012年11月15日電
  91. ^ H. Lyman Miller. Hu Jintao and the Party Politburo (PDF). China Leadership Monitor. 2009年11月19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92. ^ 谷玥. 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歷次全體會議. 新華網.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5月18日) (中文(簡體)‎). 
  93. ^ 谷玥. 中共第十一屆歷次中央全會. 新華網.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6月27日) (中文(簡體)‎). 
  94. ^ 谷玥. 中國共產黨第十二屆中央委員會歷次全體會議. 新華網. [2015年6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2月7日) (中文(簡體)‎). 
  95. ^ 李成英語Cheng Li. Intra-Party Democracy in China: Should We Take It Seriously? (PDF). China Leadership Monitor. 2009年11月19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96. ^ William A. Joseph. Politics in China: An Introduction. 英國牛津: 牛津大學出版社. 2010年4月23日: 第169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195335309 (英語). 
  97. ^ 新華社. General Secretary of CPC Central Committee. 中國國際廣播電台. 2012年11月13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98. ^ Jeremy Page. China's President Takes Bigger Security Role. 《華爾街日報》. 2014年1月24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99. ^ 99.0 99.1 99.2 Colin Mackerras、Donald H. McMillen和Andrew Watson. Dictionary of the Politic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英國倫敦: 羅德里奇. 2001年1月27日: 第74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415250672 (英語). 
  100. ^ Zhengyuan Fu. Autocratic Tradition and Chinese Politics. 英國劍橋: 劍橋大學出版社. 1994年1月28日: 第201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521442282 (英語). 
  101.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 《中國共產黨章程》. 中國北京: 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 2002年11月14日 (中文(簡體)‎). 中國共產黨堅持對人民解放軍和其他人民武裝力量的領導,加強人民解放軍的建設,充分發揮人民解放軍在鞏固國防、保衛祖國和參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的作用。 
  102. ^ 英國廣播公司. China media: Third Plenum. BBC新聞網. 2013年11月13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103. ^ Lawrence R. Sulliva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11月4日: 第212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10872257 (英語). 
  104. ^ 理察·麥格雷戈英語Richard McGregor. The party organiser. 《金融時報》. 2009年9月30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105. ^ 105.0 105.1 理察·麥格雷戈英語Richard McGregor. The Party: The Secret World of China's Communist Rulers. 美國紐約: 哈珀柯林斯. 2012年7月31日: 第17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061708763 (英語). 
  106. ^ Sujian Guo. Chinese Politics and Government: Power, Ideology and Organization. 英國倫敦: 羅德里奇. 2012年9月12日: 第123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415551380 (英語). 
  107. ^ I. C. Smith和Nigel West.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Intelligence.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2年5月14日: 第127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10871748 (英語). 
  108. ^ Catherine Jones Finer. Social Policy Reform in China: Views from Home and Abroad. 英國法納姆: Ashgate Publishing英語Ashgate Publishing. 2003年8月: 第43頁. ISBN 978-0754631750 (英語). 
  109. ^ 109.0 109.1 Lawrence R. Sulliva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拉納姆: 羅曼和利特爾菲爾德出版集團公司英語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11月4日: 第49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810872257 (英語). 
  110. ^ David Ian Chambers. Edging in From the Cold: The Past and Present State of Chinese Intelligence Historiography. 中央情報局. 2012年10月17日 [2015年6月1日] (英語). 
  111. ^ 俞可平. Democracy and the Rule of Law in China. 荷蘭萊登: 布裏爾出版社英語Brill Publishers. 2010年5月20日: 第8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9004182127 (英語). 
  112. ^ Kevin Latham. Pop Culture China!: Media, Arts, and Lifestyle. 美國聖塔芭芭拉: ABC-CLIO英語ABC-CLIO. 2007年7月27日: 第124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1851095827 (英語). 
  113. ^ Timothy R. Heath. China's New Governing Party Paradigm: Political Renewal and the Pursuit of National Rejuvenation. 英國法納姆: Ashgate Publishing英語Ashgate Publishing. 2014年12月23日: 第141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1409462019 (英語). 
  114. ^ 114.00 114.01 114.02 114.03 114.04 114.05 114.06 114.07 114.08 114.09 114.10 114.11 114.12 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 《中國共產黨章程》. 中國北京: 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 2002年11月14日 (中文(簡體)‎). 
  115. ^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中國共產黨地方委員會工作條例(試行).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1996年4月5日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116.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 《中國共產黨章程》第13條. 中國北京: 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 2002年11月14日 (中文(簡體)‎). 
  117. ^ 主席是虛職 總理行實權. 搜狐評論. 201329928292年39292929月1529929292日 [2013-03-15]. 
  118. ^ 法律信息資源系統 憲法學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4-10-23.
  119. ^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八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即中央人民政府,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執行機關,是最高國家行政機關。」
  120. ^ Beijingers get greater poll choices. 《中國日報》. 2003年12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1. ^ Bryan Lohmar和Agapi Somwaru. Does China’s Land-Tenure System Discourage Structural Adjustment? (PDF). 經濟研究局英語Economic Research Service. 2006年5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2年1月14日) (英語). 
  122. ^ Sistemul politic. 中國百科. [2016年1月22日] (羅馬尼亞文).
  123. ^ Beina Xu和Eleanor Alber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 2015年8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4. ^ A Point Of View: Is China more legitimate than the West?.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1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5. ^ 游勸榮. 中國法律體系的鮮明特色與"全球品質". 新華網. 2011年1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26. ^ 人民網. 1950年:新中國第一部法律《婚姻法》誕生. 騰訊網. 2009年6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27. ^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憲法簡介(1954年制定)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3-11-19.. 新華網. 2004年2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28. ^ 新華社. 各界人士高度評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形成.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1年3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29. ^ 前哨》第144期至第148期. 中國香港: 明力有限公司. 2003年: 第61頁 (繁體中文).
  130. ^ 北京之春》第170期至第175期. 中國香港: 明力有限公司. 2003年: 第47頁 (繁體中文).
  131. ^ 中國將設立首批知識產權法院. BBC中文網. 2014年8月31日 (中文). 
  132. ^ 132.0 132.1 132.2 132.3 132.4 132.5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 中國網. [2015年6月1日] (中文(簡體)‎). 
  133. ^ 133.0 133.1 Colin Mackerras、Donald H. McMillen和Andrew Watson. Dictionary of the Politic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英國倫敦: 羅德里奇. 2001年1月27日: 第70頁 [2015年6月1日]. ISBN 978-0415250672 (英語). 
  134.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E4.B8.AD.E8.8F.AF.E4.BA.BA.E6.B0.91.E5.85.B1.E5.92.8C.E5.9C.8B.E6.86.B2.E6.B3.95_2004.E5.B9.B4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35. ^ 趙蕾. 學者建議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鳳凰網. 2008年1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36. ^ 劉曉丹和羅德儀. 溫家寶總理中外記者會問答(全文). 中國評論通訊社. 2008年3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137. ^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China's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in 2004 (2005).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4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8. ^ 138.0 138.1 China. 自由之家. 2011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9. ^ China. 自由之家. 2010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0. ^ Michelle FlorCruz. In Rare Defiance, Chinese Journalists Protest Against Party Censors. 《國際財經時報》. 2013年1月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1. ^ Joe McDonald. China requires Internet users to register names. My Way. 2012年12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2. ^ 基思·布拉德捨英語Keith Bradsher. China Toughens Its Restrictions on Use of the Internet. 《紐約時報》. 2012年1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語). 
  143. ^ Gary King、Jennifer Pan和Margaret E. Roberts. How Censorship in China Allows Government Criticism but Silences Collective Expression (PDF). 《美國政治科學評論英語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2013年5月 [2016年1月22日] (英語). 
  144. ^ Seth Faison. In Beijing: A Roar of Silent Protesters. 《紐約時報》. 1999年4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5. ^ 145.0 145.1 145.2 「CHANGING THE SOUP BUT NOT THE MEDICINE?」 THE MEDICINE?」ABOLISHING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UR IN CHINA (PDF). 國際特赦組織. 2013年12月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6年2月1日) (英語). 
  146. ^ Mickey Spiegel. DANGEROUS MEDITATION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Falungong. 人權觀察. 2002年1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7. ^ Celia Hatton. China resettles two million Tibetans, says Human Rights Watch.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6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8. ^ China steps up operations in Xinjiang.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6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9. ^ 環球時報》. 調查:全球1/4民眾曾行賄 中國不在被調查之列. 財經網. 2013年7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50. ^ China Human Rights Fact Sheet. Christus Rex. 1995年3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1. ^ Didi Tang. Forced abortion highlights abuses in China policy. My Way. 2014年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2. ^ China bans religious activities in Xinjiang. 《金融時報》. 2012年8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3. ^ 新華社. China Bans Falun Gong. 《人民日報》. 1999年7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4. ^ Robin Millard. Amnesty sees hope in China on death penalty. 雅虎新聞英語Yahoo! News. 2012年3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語). 
  155. ^ China Events of 2008. 人權觀察. 2008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6. ^ 索爾孟. Empire of Lies: The Truth about Chin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美國紐約: Encounter Books英語Encounter Books. 2010年3月2日: 第46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1594032639 (英文).
  157. ^ 季·索爾孟. Empire of Lies: The Truth about Chin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美國紐約: Encounter Books英語Encounter Books. 2010年3月2日: 第152頁 [2016年1月22日]. ISBN 978-1594032639 (英文).
  158. ^ Worldwide Press Freedom Index 2005. 無國界記者. 2009年4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9. ^ 159.0 159.1 China's Progress in Human Rights in 2004 (2005).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5年7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0. ^ Calum MacLeod. China seeks to improve workplace safety. 《今日美國》. 2008年1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1. ^ China's reform and opening-up promotes human rights, says premier.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 2003年12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2. ^ 人民網. 2008年兩會溫家寶答中外記者問(全程實錄)[. 鳳凰網. 2012年3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63. ^ 衛敏麗. 全國各類社會組織達43.1萬個. 新華網. 2010年6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64.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附錄一:一九八九年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 (PDF). 國立政治大學. 1989年10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繁體)‎). 
  165. ^ Peter Patze. Service providers wanted. Development + Cooperation. 2012年8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6. ^ Keith B. Richburg. Chinese Premier Wen Jiabao talks reform, but most countrymen never get to hear what he says. 《華盛頓郵報》. 2010年10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7. ^ 鄭漢良. 三中全會沒了政治改革或只有行政改革.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2013年1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68. ^ 安德烈. 劉銳紹:官媒大吹大擂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2013年11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69. ^ 王丹. 在改革的旗幟下集權(王丹). 自由亞洲電臺. 2013年11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70.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E9.A6.AC.E4.BF.AE.C2.B7.E4.BC.8A.E8.90.8A.E5.A4.8F.E6.96.AF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