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優良條目,請按此取得更多資訊。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中華人民共和國高速鐵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中華人民共和國高速鐵路
China Railways.svg
ChinaRailwayHighspeed.svg
主要營運商中國國家鐵路集團
鐵路軌距
主要鐵路1,435公釐(4英尺8 12英寸)
地圖
Rail map of PRC zh hant.svg
行駛在京哈客運專線復興號CR400BF-GZ型電聯車;該路線為中國第一條高寒高速鐵路
京滬高鐵運轉的CRH5A列車組
通過技術轉化改進的CRH380A列車組

中華人民共和國高速鐵路,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高速鐵路網。1999年8月1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條客運專線秦瀋客運專線開工[1],2003年10月12日秦沈客專建成通車[2]京津高鐵於2008年通車後,中國正式邁入時速300公里以上的高鐵應用時代。至2021年底總距離超過4萬公里,通車裡程全球第一[3][4],其中營運時速可達300公里的路線總距離超1.5萬公里[註 1],占世界2/3以上[5],有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的31個省級行政區開通高鐵。另外,目前武廣高速鐵路京滬高速鐵路京津城際鐵路達到350km/h的全球最快營運速度;中國的高鐵路線仍持續興建中,預計在2025年將建成約60,000公里的高速鐵路網[6][7]

中國人口眾多和流動頻繁,對作為大眾化交通工具的高速鐵路需求巨大,雖有合資與轉讓的條件為前提,仍吸引了德日加法各廠商爭相以競標的方式搶占巨大的市場,使得中國以此獲取多國的成熟列車與技術,統稱為和諧號,並且實現引進、拼裝再到逐漸國產化的最終目標。中國製造商在研究這些早期版本的經驗基礎上,將包含的路線建設、營運調度系統、通訊和網路系統、機械、材料進行相互配合,推出了中國標準動車組,並將進一步追趕先進列車的指標,建成了針對不同氣候、不同地形的高鐵,例如經過零下40度高寒地帶的哈大高鐵、全球第一條環線高鐵和最南端的高鐵——穿越熱帶地區和颱風頻發環境的海南環島高鐵[註 2]、經過大風區和戈壁沙漠的蘭新高鐵和橋隧道路長度超過總長度一半的貴廣高鐵[8]

中國高鐵在這些內外條件偕同配合下得以高速發展,使國內的生活和工作方式發生了重大變化,促進沿路地區的經濟發展,也使得中國進一步邁向「高鐵社會」[8][9],使相鄰省份成為一日生活圈。截止2021年底,中國高鐵通達全國93%的50萬人口以上城市。[10]目前無營運時速200公里以上的鐵路營運的區域僅剩暫無高鐵計劃的澳門特別行政區西藏自治區。而目前利用建設經驗所新研製的技術並能開始進軍海外,參與輸出高鐵的承建競爭,例如土耳其高速鐵路印尼雅萬高速鐵路、美國西部快線等,但也有部分計畫被擱置。

定義及名稱[編輯]

類別[編輯]

中國的高速鐵路大致分為三類[11][12]

改造後時速達200公里的既有線路,如京廣鐵路京漢段、滬昆線浙贛段、廣深鐵路全線等路線並不算作高速鐵路。在2011年8月28日後,在既有線運轉的列車組列車時速已全部降至160公里,而且這種車次也逐漸取消。根據2013年2月1日發布的2012年版《鐵路主要技術政策》,既有線提速路線被移除出高速鐵路的類別。

路線命名[編輯]

中國的高速鐵路的命名比較混亂,一些民眾、專業媒體,甚至鐵路部門都沒有完全對所有的名詞概念有一個全面、準確的理解。路線命名的主要規則有[11][13]

  1. 2009年12月之前開通的、與既有路線走向平行的路線以「XX客運專線」或「XX城際鐵路」命名,如「京津城際鐵路」、「石太客運專線」、「膠濟客運專線」。
  2. 2009年12月《高速鐵路設計規範》發布後開通的,與既有路線走向平行的路線,採用「XX高速鐵路」取代「客運專線」這一稱謂命名,如京滬高速鐵路和京廣高速鐵路。
  3. 沒有平行的既有線的新建路線則以「XX」命名,如杭深線寧蓉線

幾種概念間的區別[編輯]

  • 城際鐵路得名於其功能屬性。一般這種路線會修建在人口密度較大,經濟較發達,人口流動很大的地區(如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等城市群),具有路線長度較短(通常最長300公里左右)、站間密度較大、設計旅客運送量大、車站位置位於市中心等特點。城際鐵路並沒有嚴格的速度要求,不過中國大陸的大多數城際鐵路都是近十年來新建的,時速也與高速鐵路的要求相同[11]
  • 客運專線指專門用於客運的鐵路線路,也是根據路線的功能屬性出現的名稱。顧名思義,客運專線不允許出現任何非客運列車;因此,在《高速鐵路設計規範》發布前,一些設計時速達到高速鐵路標準,但是仍有貨運列車營運的路線都被定義為國鐵I級路線。在《高速鐵路設計規範》發布之前,客運專線跟高速鐵路在中國大陸的定義基本重疊;《規範》於2009年12月1日發布後,鐵道部全面使用「高速鐵路」的概念取代「客運專線」,於是一些有貨車營運的、達到高鐵標準的路線被重新定義為高速鐵路[11]

發展歷史[編輯]

中國在高速鐵路領域的發展較世界上部分已開發國家晚,起步較其晚了20至30年,但因為市場巨大,自21世紀以來,以公開招標的方式成功吸引日本、法國、德國和加拿大放開轉移,在引進高鐵的幫助下吸收技術並高速發展[14]

發展背景[編輯]

在列車組列車開行前,中國鐵路運轉的列車速度普遍較慢。圖為廣三鐵路運轉的普速列車。

1964年,在日本新幹線通車後,中國便開始關注境外高鐵的發展。1978年10月,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訪問日本,在日方安排下乘坐東海道新幹線由東京赴京都,途中表示「像風一樣快,我們現在很需要跑」,「真快,我們也需要快」。當時,中國鐵路運輸總距離為5.2萬公里,沒有高鐵路線,客運列車最高運轉速度為每小時120公里,且因停站過多和經常晚點造成平均速度僅有每小時43公里[15][16],而鄧小平當時乘坐的新幹線0系電聯車營運最高速度為每小時210公里。自此以後,在1980年代初,中國的鐵路官員開始著手規劃高鐵建設。當時在日本研習期間的鐵路系統官員張曙光觀看了鄧小平考察新幹線的影片後,便有了著手規劃高鐵的念頭,表示要讓中國人也能坐上高鐵[17]。而中國領導人以後每次訪日,雙方必定會談到新幹線,日方也會必定安排乘坐和參觀新幹線,同時將中日高速鐵路建設方面的合作上升到了「日中友好的象徵」的高度[18]

早期研究[編輯]

1984年,由中國鐵道部第四勘測設計院著,中國鐵道出版社出版的《高速鐵路》一書,成為了中國的第一本高鐵書籍。全書整理了日本、法國、德國等國高鐵發展情況,書中前言中也寫道:「曾經被稱為衰老化的客運工具——鐵路,因為高鐵將獲得新的生命契機」。這本書也為早期中國建設高鐵的研究起到了一定作用[19]

早期規劃[編輯]

1990年代初,當時的京滬鐵路既有線長期處於極度飽和狀態,而京滬高速鐵路還處於構思階段,於是中國對高速鐵路的研究才實際開展出來。

1990年鐵道部完成了《京滬高速鐵路線路方案構想報告》並提交全國人大會議討論,這是中國首次正式提出興建高速鐵路[20]

1994年,當時的國家科委國家計委國家經貿委國家體改委和鐵道部課題組完成了「京滬高速鐵路重大技術經濟問題前期研究報告」的深化研究,後成立京滬高速鐵路預可行性研究辦公室[20]

1995年,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鵬曾表示,在第九個五年計劃(1996年-2000年)期間,中國將開始修建連接北京和上海的高速鐵路。由於龐大的建設費用,加上高速列車造價昂貴,當時他沒有提及具體的時間[21]。1995年4月5日李鵬在「建設全國統一的綜合交通運輸網路體系」 的報告中再次指出,京滬高速鐵路在「九五」期間只能作前期準備工作[22]。1996年3月,由李鵬發表、全國人大批准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明確表示,「下個世紀前10年,集中力量建設一批對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具有全局性、關鍵性作用的工程。……著手建京滬高速鐵路,形成大客運量的現代化運輸通道。」京滬高速鐵路的動工計劃正式被推遲到21世紀[23]

由於高速鐵路相對具有運載能力大、運轉速度快、運輸效率高等特點,而中國鐵路此時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客運速度慢、運輸能力嚴重不足,因此高速鐵路越來越受到重視[24]。在「九五」計劃期間進行的三次鐵路大提速的基礎上,鐵道部隨後制定了《「十五」期間鐵路提速規劃》正式將高速鐵路建設列入規劃,《規劃》提出:到「十五」末期,初步建成以北京上海廣州為中心,連接中國主要城市的全路快速客運網,總距離達16000公里;客運專線旅客列車最高時速達到200公里及以上,實現高速鐵路、部分繁忙幹線客貨分線[25];而用於高速鐵路車輛的交流電傳動、列車組技術研究也同步進行,並開展時速270公里高速列車組(DJJ2)的研製[26]

鐵路提速[編輯]

廣深鐵路於1998年至2007年開行的新時速列車
高鐵乘務員

1993年,中國大陸鐵路旅客列車平均運轉速度僅為48.1公里。為此,在1997年4月1日,中國大陸的鐵路實施第一次提速調圖,將列車最高運轉時速提高到140公里,平均運轉速度也提高到時速54.9公里,之後中國實行了四次鐵路大提速[27]

最著名的提速案例為廣深鐵路的電氣化提速改造。1980年代末,當時的鐵道部決定從國情實際出發,以時速160公里的准高速鐵路作為突破口,為未來發展高速鐵路進行探索和試驗。選定試驗區段對既有路線進行技術改造,可以用較少的投資、較短的時間將既有路線改造成能夠開行時速160公里旅客列車的准高速鐵路。而當時的廣深鐵路具有其它鐵路線所沒有的優越條件,包括不斷增長的運輸需求、地形條件較好、長度適中等,使其成為首要的試驗目標[28]。1989年,鐵道部成立了由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廣州鐵路局組成的聯合專家組,對廣深線旅客列車的最高時速提高到160公里進行了前期可行性研究[29]。但由於1990年代初進行准高速改造時資金不足,故推遲了電氣化的實施,在過渡階段使用內燃機車牽引。至1996年,廣深鐵路總公司改制為廣深鐵路股份有限公司,廣深鐵路運用發行H股募集資金及自有資金持續投入建設准高速鐵路、高速電氣化及配套工程[30]。1997年2月,總投資8億元人民幣的廣深線高速電氣化工程全面開工;1998年5月28日,廣深線高速電氣化工程竣工,同年8月28日正式投入營運。廣深鐵路率先使用由瑞典租賃、最高營運速度達時速200公里、被命名為「新時速」的X2000傾斜式高速列車組運轉廣深城際列車[31]。由於全線採用了眾多達到1990年代國際先進水平的技術和設備,因此當時廣深鐵路被視為中國由既有線改造踏入高速鐵路的開端[32]。1998年6月,韶山8型電力機車於京廣鐵路的區段試驗中達到了時速240公里的速度,創下了當時的「中國鐵路第一速」,是中國第一種高速鐵路機車[24]

2007年4月18日,中國開始實施第六次鐵路提速,涉及京哈、京滬、京廣、隴海、滬昆、膠濟、廣深、京九、蘭新等鐵路幹線。提速後,路線允許速度達時速250公里的路線延展距離達846公里,時速200公里及以上的路線延展距離達6003公里,時速120公里以上的路線延展距離達2.2萬公里[27]。此次提速使中國鐵路開始大規模投入使用列車組列車,也使中國鐵路跨入高速時代。從當日起,中國鐵路陸續開行140對普通列車組列車(D字頭),使用158列CRH1CRH2CRH5電聯車。當時列車組列車票價參照的是1997年原國家計委公布的高等級軟座快速列車票價水平,一等車客票基準價為每公里0.3366元(人民幣,下同);二等車客票基準價為每公里0.28元[33][34]

技術之爭[編輯]

1998年6月2日,在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兩院院士大會上,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向在座的一千多位院士提出「京滬高速鐵路是否可以採用磁浮技術?」的問題[35]。此後,以何祚庥為代表的一批科學家開始支持磁浮,而鐵道部則支持採用輪軌技術。京滬高鐵計畫論證也出現了「磁浮派」和「輪軌派」。當時中共中央提出的「跨越式發展」口號,也是這一爭論的背景。為了證明輪軌高速鐵路的優越性,鐵道部於1998年開始設計生產200公里電聯車。而科技部也在2000年初成立了磁浮預可行性研究小組,同年年底磁浮計畫獲得立項[36]。2000年6月,上海市政府決定在上海建設高速磁浮[37],儘管磁浮速度有無與倫比的優勢,但磁浮還沒有在中國的高速鐵路路網得到廣泛使用。上海磁浮的盈虧情況、磁浮的電磁輻射噪音等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均是專家和民眾關注和爭議的焦點[38][39][40]

1999年,秦瀋客運專線開始建設。該線於2003年建成營運,有鐵道部官員認為[誰?]秦瀋客運專線是中國第一條真正意義上的高速鐵路,但中國國家鐵路局官網未予以承認[41][42]。為了挑戰外資主導地位,在2002年,鐵道部推出了完全利用自主智慧財產權、花費1.4億元人民幣研發的列車組列車「中華之星」。中華之星在秦瀋客運專線創造了每小時321.5公里的最快速度紀錄[24][43][44]。中國也先後研發了DDJ1型電聯車先鋒號電聯車DJF3型電聯車等電聯車,但最終以失敗告終[36]

2003年,劉志軍擔任鐵道部長,提出「鐵路跨越式發展」並大力推進高速鐵路技術進步,甚至不惜大規模負債建設、非法挪用資金[45]及犧牲鐵路系統職工待遇[46],中國高速鐵路因此開始進入高速發展時期,而高速鐵路技術爭論以鐵道部勝出告終[36]。2004年1月,國務院批准中國第一個《中長期鐵路網規劃》[47],正式宣布規劃建設距離超過1.2萬公里的客運專線,客車速度目標值達到每小時200公里及以上[47]。同時《規劃》也提出,對京滬高速鐵路和其他三條南北向高速鐵路線採用輪軌技術,為中國高速鐵路快速建設鋪平了道路[48][49]。中國政府認為,磁浮和既有路線的制式不統一,無法聯網。其次造價也要比輪軌昂貴很多。另外磁浮目前投入商用的只有上海磁浮,經驗不足。而已有的輪軌技術則已經十分成熟,在對環境帶來的影響上,也比磁浮更有優勢[15]

技術引進[編輯]

通過技術引進後生產的CRH1A型電聯車。該技術平台源自於加拿大龐巴迪運輸
通過技術引進後生產的CRH2A型電聯車。該技術平台源自於日本新幹線
運用於成渝客專CRH3C型電聯車。該技術平台源自於德國ICE

儘管「中華之星」等自主研發的電聯車的最高時速創造了歷史記錄,但由於當時中國高鐵的設計要求低於國外高速鐵路標準,整體核心技術不成熟,距離商業營運還有很大距離,同時一些核心關鍵技術和設備可靠性、穩定性不足,列車的工藝水平比較差,在試驗不到兩年後就放棄了商業化,因此當時自主研發的電聯車很快隕落。於是,中國政府從2004年起,改從外國企業引進高速列車[21][50]

早在1998年11月,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兼國家主席江澤民訪日期間,日方安排江澤民乘坐東北新幹線。時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小淵惠三對江澤民說,中國的高速鐵路計畫,日本將「官民並舉,傾力協作」。2000年4月,日本運輸省官員曾表示中國建設京滬高鐵計畫時,日本不僅可以向中國出口車輛,而且要向中國轉移新幹線系統的技術[18]。2003年4月,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中國高層曾向日本鐵路業者表示「中國選定新幹線的可能性為95%」。此消息發布後,引發中國極端民族主義者的反響,他們表示反對採用這一技術,並在網上發起簽名活動[18]

2004年起,中國政府開始對鐵路列車組進行公開招標。2004年6月17日,《人民鐵道》和中國採購與招標網同時發布招標公告,鐵道部擬採購時速200公里的列車組,共計10包200列。公告明確投標主體是國內企業,但它必須取得國外先進技術的支持。最初鐵道部與擁有新幹線700系800系技術的日本車輛製造日立製作所洽商,但日車及日立均表明拒絕向中國出售車輛及技術轉移。其後中方改向川崎重工業洽商,當時川崎重工業銷售業績並未如預期理想,便出售3組E2系列車組及其車輛技術予中國。此舉最初仍遭到JR東日本、日車及日立反對,後經一輪談判,川崎重工業在其他日本公司不反對的情況下,向中國出售E2系車輛及技術。中國鐵道部和有關部門做了大量的引導工作,保證了招標工作按計劃推進[50]

2004年10月,川崎代表「日本企業聯合體」與中國鐵道部簽訂出口鐵路車輛、轉讓技術的合約。中國方面向日本川崎重工訂購為數60列時速200公里級別的列車組,總價值93億元人民幣。其中3列在日本完成,另有6列以散件形式付運,由中方負責組裝,其餘51列將通過技術轉讓,由青島四方機車車輛廠建造,當時一些高技術部件仍然依賴進口。2005年8月,鐵道部向四方機車、川崎重工、三菱電機、株洲所株洲南車電機及石家莊國祥運輸設備六方簽訂51列CRH2A型列車組機電產品技術轉讓合約。首列CRH2A於2006年3月1日從神戶港裝船,3月8日運抵青島。其中,西門子公司向長春軌道客車招標,提出引進「維拉羅E」的技術,但西門子因為提出高昂的轉讓技術、車輛造價費用而無法在第一輪招標獲得任何訂單,另敵手阿爾斯通爆冷門得標。2005年,西門子參加第二輪競標,有了之前的經驗,此次即變得非常謹慎。當時中方給出更嚴格的條件。最後西門子完全接受中方的技術轉讓方案和價格方案,和唐山軌道客車進行合作,生產出CRH3列車。而中國利用龐大的市場,通過招標和技術引進,開始在國內生產CRH1CRH3CRH5。這兩次招標,使得中國高鐵以開放市場換取技術,同時引進了四家的先進技術,為日後的國產化道路打下了基礎[21][50]

技術轉化[編輯]

通過技術轉化改進的CRH380B型電聯車
通過技術轉化改進的CRH380CL型電聯車
通過技術轉化改進的CRH380D型電聯車

中國鐵路客車製造商在接納引進的的外國技術後,通過部件、設計的改進和技術轉化,以實現製造下一代高速列車的目標。

2008年2月,科技部、鐵道部共同簽署《中國高速列車自主創新聯合行動計劃》,根據《計劃》,中國將在在引進技術消化吸收和再創新已取得階段性重大成果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大自主創新力度研製新一代時速350公里及以上高速列車,為京滬高速鐵路提供強有力的裝備保障。《計劃》也指出中國將建立並完善具有自主智慧財產權、國際競爭力強的時速350公里及以上中國高速鐵路技術體系[51]。其中CRH380型高速列車組正是該聯合行動計劃最重要的計畫,2009年正式立項啟動了列入「十一五」國家科技支撐計劃的中國高速列車關鍵技術及裝備研製重大計畫。在分析京津城際鐵路等高速鐵路積累的大量數據和經驗的基礎上,鐵道部提出了新一代列車組的性能提升方向、技術方案,並對方案進行了大量的分析計算,形成了一整套的列車系統設計方案和各子系統最佳化設計方案[52]

2009年6月,鐵道部向國內列車組製造企業招標採購共320列時速350公里的高速列車組[53]。2010年10月26日起,經過技術轉化後的CRH380A正式在滬杭客運專線投入服務[54]

2010年10月19日,鐵道部宣布開始研究和開發超高速鐵路技術,使列車最高速度提高到每小時500公里[55]

2012年開始,鐵道部及接替機構中國鐵路總公司集合中國有關企業、高等院校、科研單位等展開研製中國標準列車組工作。2014年9月,中國標準列車組方案設計完成[56];2015年6月30日,中國標準列車組正式下線,並於當天在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環形試驗基地正式展開試驗工作[57]。2016年7月起,兩列中國標準列車組進行綜合試驗,在鄭徐客運專線從時速200公里逐級提速至時速420公里。於7月15日,中國標準列車組成功實現了時速420公里兩車交會及重聯運轉的目標。這是世界上首次實現擬營運高鐵列車組列車時速420公里交會和重聯運轉[58]。該列車於2016年8月15日首次載客運轉[59]

2014年4月3日和10月22日,完全自主化的中國北車CRH5型列車組牽引電傳動系統和網路控制系統分別通過了中國鐵路總公司組織的行業專家評審和技術評審,獲准批量裝車[60]。11月25日,裝載「中國創造」牽引電傳動系統和網路控制系統的中國北車CRH5A型列車組進入「5000公里正線試驗」的最後階段[61];隨後,裝載中國北車自主化牽引系統的CRH5A型列車組在哈爾濱鐵路局開展正線試驗[60]

中國於2007年開始引進列車組以後,僅花了數年的時間就將國外技術轉化為自主研發技術,並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是高鐵發展方面的成功典型案例[62]

部分觀點認為,中國高鐵在技術轉化的過程中存在侵權行為。對此,鐵道部總工程師何華武表示,高鐵部分已經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了多項專利,因此中國高鐵具有完全自主智慧財產權[63]。其他觀點指出在申請海外專利時需要公開所有技術,存在技術泄漏的風險,為此川崎重工選擇了對中國進行技術轉讓。川崎重工總裁稱,如果中國高鐵海外申請專利的內容與中國和川崎重工的契約相牴觸,將對中國提起訴訟。對此,中國鐵道部新聞發言人表示,中國高鐵的自主智慧財產權已經完全掌握在中國手裡[64]

首輪建設[編輯]

於2008年8月1日通車的京津城際鐵路復興號投入服務後成為中國第一條具有完全自主智慧財產權高速鐵路
2009年,興建中的武漢站

在2004年《中長期鐵路網規劃》頒布實施後的三年(也就是2007年),中國政府就著手對《中長期鐵路網規劃》調整方案進行研究。2008年11月27日,鐵道部副部長陸東福宣布,《中長期鐵路網規劃(2008年調整)》於10月31日經國家批准正式頒布實施[65]。新方案將客運專線規劃目標由1.2萬公里調整為1.6萬公里,並將城際客運系統由環渤海城市群、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珠江三角洲城市群擴展到長株潭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中原城市群武漢城市圈關中城市群海峽西岸城市群等經濟發達和人口稠密地區[66][67]。該規劃出台後,大批(准)高速鐵路相繼上馬開工建設[68]。同年8月1日,中國第一條具有完全自主智慧財產權高速鐵路京津城際鐵路通車營運[69]

2009年12月26日,中國第一條具有當時世界一流水平的長距離幹線高速鐵路武廣高鐵(今京廣高鐵武漢站到廣州南站段)開通營運。它的開通,將使武漢到廣州的旅行時間由原來約10小時縮短為3小時,也使武漢城市群長株潭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連為一體[70][71]。2010年2月6日,世界上首條修建在大面積濕陷性黃土地區、運轉時速為350公里的鄭西高速鐵路開通營運[72]。2010年7月1日,連接上海與江蘇南京的滬寧城際鐵路開通[73]。2010年10月26日,滬杭客運專線開通,同時開行經過技術轉化後的列車組CRH380A列車[54]。2011年6月30日,總長1318公里,連接中國首都北京與國際大都會上海的京滬高鐵正式通車營運。它的建成將北京和上海之間的旅行時間縮短到了5小時以內,也實現了「千里京滬一日回」[68]

截至2011年1月,中國已建成高鐵路線總距離達8,358公里,位居世界首位[74]。同年1月4日,時任鐵道部部長劉志軍表示,2011年全國鐵路安排基本建設投資7000億元,高速鐵路營運總距離年內將突破1.3萬公里。當年安排新開工計畫70個,其中高鐵和城際鐵路計畫15個[75]

貪腐醜聞[編輯]

2009年劉志軍在京津城鐵北京南站會見美國眾議院議長蘭希·佩洛西美國眾議院議員艾德·馬基。劉志軍於2011年因貪腐問題落馬。
劉志軍時代的高鐵運轉速度達350km/h,在盛光祖時代已全面降速300km/h,在2016年以後僅京滬、京津兩線恢復至350km/h。

2011年2月,時任鐵道部長劉志軍因涉嫌嚴重違紀和貪腐問題被免職。由於劉志軍任內期間,大幅度建設高鐵路線,使得中國成為世界上高速鐵路營運距離最長、在建規模最大的國家,劉志軍因此被譽為「中國高鐵之父」[76]。 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估計,劉志軍收受與鐵路建設計畫有關的賄賂達10億元人民幣[77]。後來調查人員發現,在2010年京滬高鐵修建時所使用的投資款中,有1.87億元被挪用[78]。而另一名鐵道部高級官員張曙光也因腐敗問題被停職[77],之後被法院認定其受賄金額達到4755萬元人民幣[79]

在上述二人被停職後,中國媒體開始對高鐵安全、高昂票價、財務可持續性和環境影響進行批判[80][81]

2011年4月,新任鐵道部部長盛光祖表示,由於高鐵建設所暴露出來的貪腐問題,一些高鐵建設計畫的安全可能受到影響,完工日期可能需要推遲[77]。鑑於2011年時高鐵在中國是新生事物,安全經驗匱乏[82],因此盛光祖也宣布,從2011年7月1日開始,所有設計最高速度為每小時350公里的高速鐵路全面降速運轉,以每小時300公里最高速度運轉[80][83][84]。此舉是為了應對因高票價[85]、低旅客運送量和高能耗使用所帶來安全性的擔憂[81]。2011年6月13日,鐵道部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減速並不是因為安全問題,而是為250公里/小時的列車提供更實惠的車票,並提高旅客運送量。 由於高速列車運轉期間耗電量大,因此對昂貴的機械也會造成更多的磨損。鐵路官員也宣布,大部分設計最高速度為每小時350公里的路線,最高時速降為每小時300公里。而京津城鐵和其他設計最高速度為每小時350公里的城際鐵路,仍然按原標準運轉[86]。而經過技術轉化後生產的CRH380A列車,雖然最高運轉速度可達到每小時380公里,但在實際運轉時則限制在每小時300公里[87]。2011年5月,環境保護部發布消息,因環評無法通過,兩條新建高速鐵路津秦客運專線膠濟客運專線被停止建設運轉[88][89]。同年6月,鐵道部表示,高速鐵路建設沒有放緩[90]。在政治和輿論壓力下,國家審計署已經於2010年開始,對京滬高鐵的建設品質和審計進行了廣泛的調查。截至2011年3月,京滬高鐵在審計方面沒有發現重大品質問題[91]。另外,從2011年7月20日起,濟南至北京、天津的高鐵列車班次數量,由於旅客運送量低而減少,這也再次引起了普通民眾對高鐵的需求和利潤的擔憂[92]

盛光祖接任鐵道部部長後,因主張高鐵降速而備受爭議[93][94][95][96],其也因此被網友稱為「盛高阻」或是直接稱之為「高阻」(取礙者之意,這一謔稱早在7•23事故之前即已出現)[94][97]

建設停滯[編輯]

2011年上半年,鐵道部總收入為42.9億元人民幣,總負債為2.09萬億元人民幣[98][99]。在2008年、2009年和2010年,鐵道部資產負債率分別為46.81%,53.06%和57.44%[100],到2011年中期達到58.58%[101]。截至2011年10月12日,鐵道部已經發行了1600億人民幣的債券,接近當年累計投資額的一半[99]。與此同時,由於原鐵道部長劉志軍違紀免職以及2011年7月23日的甬溫線追撞事故等原因,中國高鐵建設陷入大規模停滯[101]。據中華鐵道網在2011年8月對23個鐵路建設公司進行的調查顯示,2011年,鐵路工程建設僅有三成正常施工,處於停工、半停工和進展緩慢的占到70%。受影響的路線包括廈深、南廣、貴廣、石武、津保和滬昆等路線[98][102]。10月,共有10,000公里的高鐵建設工程因故停止[102]。另外也有一些路線由於資金不足而延緩開工日期,包括津保、哈佳、鄭徐、海南西環等[101]

為了緩解鐵路建設面臨的信貸短缺,財政部宣布減免對鐵路建設融資債券所產生的利息,國務院也下令國有銀行重新向鐵路計畫貸款[102]。2011年9月,鐵道部宣布獲得超過2000億元融資,為津保、蘭渝、廈深等路線的復工提供支持[103]

另外,在2012年9月,重慶市發改委在回復市民來信時表示,渝西高鐵計劃被擱淺,以蘭渝鐵路西成高鐵取代[104]

重新探索[編輯]

2013年8月興建中的貴廣客運專線。該線是中國第一條穿越喀斯特地貌的高鐵,橋梁和隧道占路線的83%[105]。該線開通後,貴陽至廣州的時間從原來的20小時縮短至4小時[106]
在京廣高鐵運轉的CRH380AL

2012年初,為了振興當時中國的經濟放緩,中國政府決定重新投資高速鐵路。當時,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訪問了軌道裝備製造企業,也對行業表示了信任。一年內,鐵道部的預算從6430億美元,增加到9650億美元[107]

2012年12月1日,世界上第一條地處高寒地區的高鐵路線哈大高鐵,正式通車營運[108]。同年12月26日,總長2298公里,跨越多種地形、氣候帶和地質條件的高速鐵路京廣高鐵全線通車[109]。截至2012年底,中國大陸高鐵總距離達9,300公里,客運量已超過甬溫線事故前的水平[110][111]。在財政方面,京津城鐵、京滬高鐵和滬杭城鐵均報告其進入虧損狀態[112][113][114][115],而滬寧高鐵則實現盈利[114],獲得了3.8億元的經營利潤[113][114]。但是,中國高鐵整體仍然處於虧損狀態[115]

2013年,隨著杭福深客運專線(全線)、西寶客運專線渝利鐵路以及武漢、廣西城際鐵路等路線的開通,中國大陸高鐵新增營運距離1107公里,總距離達到10463公里,「四縱」幹線基本成型[116][117]

二輪建設[編輯]

CRH380AM型高速綜合檢測列車(原更高速度試驗列車CIT500)行駛在京哈高速線京承段,該線已於2021年1月22日開通,從而打通京哈~京港澳通道主線

2014年12月26日,中國第一條跨越高寒高原風沙戈壁地區的准高速鐵路蘭新鐵路第二雙線通車[118][119]。同年開通的路線還包括大西客運專線(太西段)[120]杭長客運專線[121]貴廣客運專線南廣鐵路[122]成綿樂客運專線[123]青榮城際鐵路[124]中原城市群城際軌道交通等,總長度突破1.6萬公里[125]。截至2014年,中國大陸列車組列車開行範圍擴展至28個省區市[126],高鐵網路覆蓋160多個地級以上城市,占全國地級以上城市的55%以上[125]。當年列車組列車開行數量,從6月的1277對,增至12月的1556.5對[126][127]

為了應對經濟放緩,中國政府又批准新建一些高鐵路線,包括商合杭客運專線[128]鄭萬高速鐵路[129]連鎮鐵路[130]臨曲客運專線[131]哈牡客運專線[132]銀西鐵路[128]大張客運專線[128]和浙江[133]、江西的城際鐵路線[128]。此外,中國也有出口高鐵技術的計劃[134]

2015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調研中國鐵路總公司,談到中國高鐵的發展,他說每次出訪推銷高鐵心裡特別有底氣[19]

2015財年,京津城鐵、滬寧城鐵、京滬高鐵、滬杭高鐵、寧杭高鐵、廣深港高鐵營運首次實現盈利[135],其中,京滬高鐵在2015財年實現約66億元人民幣的最終利潤[136]

2015年12月30日,海南環島鐵路全線通車營運,標誌著世界首條環島准高速鐵路全線貫通。此時,中國大陸高鐵總距離突破1.9萬公里[137]

截至2016年5月15日,中國共開行列車組列車2100多對,占全部開行旅客列車(3400對)的五成以上[138]。至今,列車組列車已經成為中國鐵路客運的「主力軍」[139]

2016年9月10日,隨著鄭徐客運專線的開通,中國大陸高鐵總距離突破2萬公里[140]

2016年12月28日,一批新的高速鐵路開通,包括貴陽昆明段通車,滬昆高速鐵路上海昆明南站間全線貫通[141],以及南昆高速鐵路百色至昆明段通車,南寧到昆明南站全線貫通,從此,昆明與其他城市間有了方便的陸地高速交通連結,雲南省結束沒有高速鐵路的歷史[142]

2017年9月21日起,京滬高速鐵路恢復以最高時速350公里營運,往返北京與上海的最快車次只需要4小時30分鐘[143]

2017年12月6日,西成客運專線全線通車[144];2018年1月25日,渝貴鐵路開通,自此四川盆地北上南下的快速出川鐵路通道被打通,川渝兩省市與全國各地的陸路交通得到極大改善。西成客專促進成都和西安以及北方地區之間交流,渝貴鐵路則不僅增加了成都、重慶和貴陽之間的緊密聯繫,同時也極大緩解了春運時期往返珠三角和川渝方向高密度的探親和務工客流壓力,春運自珠三角往川渝方向返鄉旅客的乘車環境也由擁擠不堪、旅途漫長的普速客車變為舒適快捷的列車組,四川盆地內各城市至珠三角地區的旅行時間普遍由2天縮短為10小時以內[145]

根據2016年7月經國務院批覆的《中長期鐵路網規劃》,提出「八縱八橫」高速鐵路主通道」,同時規劃佈局高速鐵路區域連接線,並發展城際客運鐵路。截止2021年底,中國大陸高速鐵路總距離超4萬公里,覆蓋80%以上的大城市;到2025年將達5萬公里;到2030年基本實現內外互聯互通、區際多路暢通、省會高鐵連通、地市快速通達和縣域基本覆蓋[146]

2018年9月23日,通往香港的廣深港高速鐵路全線通車,採一地兩檢方式,往返香港的乘客,統一於香港西九龍站辦理香港出入境手續[147]

2008年
2009年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中國高鐵網路歷年變化圖

高鐵距離[編輯]

統計年份 營運距離(公里)
2010 8358[148]
2015 1.98 萬[149]
2020 3.79 萬[149]

建設規劃[編輯]

南京大勝關長江大橋(攝於2009年施工期間)
建設中的哈大客運專線 (2010年6月)

中國的高速鐵路路網建設,均由政府和國有企業管理、規劃和資助。

建設意義[編輯]

中國早期和境外的批評者一直質疑在大部分地區處於發展中,國家建設高昂的高速鐵路系統的必要性,而大多數務工人員則無力承擔高鐵的車票費用[150]。然而,中國政府已經表明,雖然高鐵建設造價昂貴,但這些建設計畫也會推動一些政策目標。由於中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和流動頻繁,因此對作為大眾化交通工具的高速鐵路需求巨大,也為旅客提供快速,可靠和舒適的旅行方式[8]

雖然中國高鐵的營運時間比已開發國家要短,但「高鐵經濟效應」已明顯顯現,對沿線產業帶和城市現代服務業的培育,以及沿線地區人口流動速度提升和人口聚集,均具有重要促進作用。在高鐵規模快速擴張的時期,高鐵的空間效應將進一步顯現[66],也成為推動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大引擎[151]。具體體現在以下方面:

  • 通過提升鐵路的運輸能力,與就業市場實現無縫對接,以提高經濟生產力和長期競爭力[150][152]。另外,高鐵開通後,一些既有線釋放了運能,緩解了貨運能力長期緊張的局面,全社會人流、物流周轉明顯加快,成本有效降低,這對於鐵路更有利可圖[151][153]
  • 在經濟衰退時期,由於高鐵建設創造就業機會,也推動了對建築、鋼鐵和水泥行業的需求,短期刺激經濟。其中,京滬高鐵共聘用了11萬工人施工[152][154][155]
  • 促進跨城市經濟一體化及二線城市的增長。高鐵的引入,使得二線城市的市場潛力增加59%,樓價也比預期平均實際增長4.5%[156]。高鐵的開通也產生「同城效應」,實現區域資源共享,加快產業梯度轉移,有效推動區域內產業最佳化分工,圍繞構建高鐵沿線產業鏈條,形成比較優勢,促進沿線地區的產業協調互補發展。例如隨著長三角地區高速鐵路的不斷開通,帶動了長三角地區協同分工、錯位發展、有序的產業體系逐步完善,有效支撐並在很大程度上引導了各城市不同的產業體系等的發展。此外,高鐵也使中國人的生活半徑和活動範圍出現明顯擴大和拓寬的現象,生活方式和節奏逐漸發生變化,催生出「星期天工程師」「假日專家」等新職業,形成了「高鐵社會」。同時使老年人異地養老變成現實,如廊坊、崑山、德州等地的養老院開始吸引北京、上海的老年人,以更低的成本享受更舒適的養老生活[8][66][151]
  • 支持環境可持續發展。電聯車能源使用量比其他交通工具要少,並且可以從更多種能源(包括可再生能源)獲取電力。而汽車和飛機沒有這些特點,因為這些能源更依賴於進口石油[153]
  • 發展高鐵設備產業。高鐵的建設,也將中國發展成為高速鐵路建設技術的主要來源國[154]。中國的軌道裝備製造商引進進口技術後,直接進入本地化生產過程,之後進行了技術轉化,甚至開始準備出口海外,與外國供應商競爭。 在中車四方取得川崎重工業新幹線E2型授權生產權的六年後,中車四方可以自行生產CRH2A列車,而川崎重工業也在高鐵上結束與中車四方的合作[157]。如今,中國擁有世界上系統技術最全的高速鐵路技術,可以承擔從通訊號誌、工務工程、牽引供電、機車客車製造乃至營運管理等領域的「一攬子」出口[158]
  • 拉動產業的發展。高鐵的建成,帶動了冶金、機械、建築、橡膠、電力、資訊、電腦、精密儀器等第二產業的快速發展,也拉動了沿線城市旅遊、餐飲、商貿等第三產業的發展。例如京津城際鐵路開通後,使兩個直轄市及周邊地區的經濟交流日益增多;京滬高鐵開通營運後,沿線城市成為承接長三角和環渤海兩大經濟區產業轉移的新平台[151]
  • 帶動新型城鎮化發展。隨著一些高鐵路線客流量的增長,充分說明了高速鐵路對人口流動具有顯著的誘增效應,使原先鮮為人知或知名度高但交通不便的中小城鎮成為吸納人口的熱點[66]

建設成本、投資融資[編輯]

2010年施工中的滬杭高速鐵路
2011年5月,建設中的廣深港高速鐵路深圳段

中國自從經濟步入「新常態」後,高鐵建設從之前的勞動密集型,向資本技術密集型轉化升級[159]。在中國全部投入建設高鐵的款項中,有約40-50%是由中央政府通過國有銀行和金融機構貸款提供,而另外40%由原鐵道部發行的債券提供,而其餘10-20%則由省級和地方政府提供[101][153]

據業內人士分析,原鐵道部(現中國鐵路總公司)旗下的中國鐵路建設投資公司,從2006年中國開始修建京津城鐵,鐵道部首次出資27億後,至2010年,鐵道部方面的高鐵投資已經遠超1萬億[160],其中包括2010年頭10個月的310億[161]。由於大規模高鐵建設資金任務繁重,因此鐵道部已經開始考慮引入社會資金。2010年2月,鐵道部將持有京滬高鐵4.537%的股權掛牌,公開向社會招標以60億的價格轉讓。同時,鐵道部計劃成立資產管理公司,以更好地管理高鐵投資的債務與股權[160]

高鐵建設完畢後,除了需要通過票款償還貸款外,還需要通過車站及列車服務、路線使用、廣告獲得大量收入來償還[162]。儘管載客量令人矚目,但幾乎每條高鐵路線在其營運的第一年都遭受了虧損。以京津城鐵為例,該路線開通兩年來,累計開行列車10.4萬列,運送旅客4100萬人。而京津城鐵的修建投資額達204.2億元,每年的營運總支出約18億元,其中包括銀行貸款100億和每年6億多的還貸利息,年利息利率在6.3%至6.8%之間,貸款周期為5-10年[163]。在2008年8月1日至2009年7月底,京津城鐵共運送旅客達1870萬人,平均每天運送旅客5.5萬人,營收11億元,虧損7000萬;而在開通營運的第二年,京津城鐵客運量增加到2230萬人,收入增加到14億元,虧損5000萬。根據京津城際高鐵計畫建議書,京津高鐵預期的設計年運量約3000萬人次,營業額接近18.4億。但在投入營運時,出現盈虧持平,甚至略有盈餘的跡象。據華建管理公司的會計師文清路分析,京津城鐵在年營運費用支出達18億的基礎上,需要實現年運送旅客量在4000萬人次以上,才能實現「算小帳」中的略有盈餘[163]。2013年,京津城鐵客運量上升到2585萬人次[164]。該路線每年最大載客量可達1億人次[165],初期成本的回收期為16年[163]

在其他路線方面,石太客運專線開通營運後的第一年,總虧損8億元,到2010年,當年預計虧損9億元;2009年9月開通的沿海鐵路,當年虧損達3.77億[160]。鄭西客運專線自2010年2月開通營運以來,預計2010年全年收入為6億,但必須支付11億元的利息。在2012年前三季度共虧損18.7億元[166]。雖然這些號誌站造成的虧損由鐵路部門承擔,但一些地方政府也會採取補貼的方式(如成灌鐵路),此舉可以提高該路線的利用率[165]。2014年12月,河南省政府將對鄭開城際鐵路、鄭焦城際鐵路、鄭機城際鐵路實行暫定5年的營運虧損補貼機制[167]

根據2010年預測,從2014年開始,鐵道部(現中國國家鐵路集團)將迎來還債高峰[160]。一些經濟學家也建議高鐵路線需要通過進一步政府補貼的方式,以降低票價,提高乘客量和最終收入[165]。由於中國高速鐵路路網不斷擴大,因此乘客人數也在不斷增加。而高鐵票價日後也會更加便宜,同時工資也會出現大幅增長的跡象[168]

截至2020年3月底,中國國家鐵路集團(原中國鐵路總公司)的全部債務為49159億元。2017-2019年公司的淨資產收益率僅分別為1.88%、1.96%和1.99%,盈利能力並不強,引發了高鐵計畫是否會引發債務風險的擔憂。與其他主要高鐵系統相比,中國高鐵票價較低,不到西班牙、法國等其他國家的四分之一。因此,根據世界銀行的分析報告,除了京滬高鐵等部分東部沿海地區的高鐵路線可以實現盈利之外,在西部建設高鐵計畫,財務往往都有虧損。但是,高鐵的建設可以帶來其他正面效應,比如節省旅客的旅行時間而提升的經濟效率、帶動高端製造等相關產業的發展、帶來新增客流量、拉動地方土地升值帶動地方經濟發展、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交通事故和道路擁堵等。

根據 2020年的分析,近幾年的高鐵計畫中,地方政府的出資份額逐步增加[169]。鐵總在不少中西部的高鐵計畫中資本金的比例已降至20%-40%[169]。地方政府一般先成立省級鐵路投資平台,不斷通過財政注資增加公司的資本金,並在土地用地指標、稅收優惠政策等方面進行支持[169]。省級鐵投公司通過發行債券和銀行借款加槓桿後,再出資與鐵總及市縣各級投資主體共同持股高鐵計畫公司[169]。有了地方政府的鐵投平台分擔投資與債務,鐵總才可以在每年超過8000億元的巨額鐵路固定資產投資的情況下,還能避免產生嚴重虧損,長期維持65%左右的資產負債率[169]。此外,還通過京滬高鐵上市等方式引入新的資金[169]

中國正在營運的部分高鐵路線建設成本一覽表
路線 長度(公里) 設計最高時速(公里/小時) 總建設成本(億人民幣)
平均每公里建設成本
(人民幣)
參考資料
秦瀋客運專線 404 250 157 3890萬 [170]
合寧鐵路 166 250 250 1.506億 [171]
膠濟客運專線 364 250 110 3021萬 [172]
石太客運專線 190 250 170.75 8987萬 [173]
合武鐵路 351 250 168 4786萬 [174]
甬台溫鐵路 268 250 162.8 6075萬 [175]
溫福鐵路 298 250 180 6040萬 [176]
福廈鐵路 275 250 152.59 5549萬 [177]
成灌鐵路 65 250 133 2.0462億 [178]
昌九城際鐵路 131 250 58.32 4452萬 [179]
長吉城際鐵路 111 250 96 8649萬 [180]
海南東環鐵路 308 250 202 6558萬 [181]
京津城際鐵路 115 350 215 1.8696億 [182]
武廣客運專線 968 350 1166 1.2億 [183]
鄭西客運專線 455 350 353.1 7760萬 [184]
滬寧高速鐵路 301 350 500 1.6611億 [185]
滬杭客運專線 150 350 292.9 1.9527億 [186]
京滬高速鐵路 1318 350 2209 1.676億 [187]

車站規劃[編輯]

根據2009年版的《高速鐵路設計規範》規定,車站名稱應與車站所在地地名一致,且在全國範圍內不應有相同的車站名稱。位於城市城區或近郊區的,應使用該城市的名稱命名。當車站位於縣、鄉(鎮)或村所在地時,應以當地縣、鄉(鎮)或村莊的名稱命名。而在2014年版《高速鐵路設計規範》則刪除了這些內容。因此有一些高鐵站的實際位置,與站名標識的位置相距較遠[188]

2018年5月8日,國家發改委自然資源部住建部中國鐵路總公司聯合發布《關於推進高鐵站周邊區域合理開發建設的指導意見》,明確新建鐵路選線應儘量減少對城市的分割,新建車站選址儘可能在中心城區或靠近城市建成區[189]

車站規模方面則基本沒有發揮空間。無論新建車站或既有車站附設高速場,在中間站(非主要始發終到站或節點站)基本上採用兩台四線或六線的布局。由於中國高鐵列車和車站布局、營運等方面的特點,無獨立正線被認為會嚴重影響路線的運轉效率,因而中國高鐵網的小車站中基本都會設計獨立正線,慢車進站在側線待避快車。在主要的始發終到站,或多條路線交會的車站,則按照預期運送旅客的規模安排車站站場布局及到發線。由於中國鐵路的規範,折返的列車組需要預留20分鐘左右的時間進行整備,類似日本般在主要始發終到站仍然只安排4至6條到發線的設計方案不符合中國實際。因而這些車站的車站規模上不設限,大如西安北站18個月台、34條到發線都有出現。

路線規劃[編輯]

中國大陸高鐵營運網路:
  設計時速在300 - 380 km/h之間的新建高鐵路線
  設計時速在200 - 299 km/h之間的新建高鐵路線
  設計時速在200 - 250 km/h之間的提速改造既有線
  未實施提速改造的其他鐵路線
此地圖顯示2020年高鐵網建成後,從北京出發前往各省會城市的最快鐵路運輸時間。

2008年,鐵道部計劃建成25,000公里的高速鐵路網,列車的最快速度可達到每小時350公里[155][190]。2009年,中國大陸對高鐵建設投資了近500億美元,總建設成本為3000億美元[155]

根據2016年7月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批覆的《中長期鐵路網規劃》,提出「八縱八橫」高速鐵路主通道,為四縱四橫的基礎上擴增的路線。此外,中國大陸當局同時規劃佈局高速鐵路區域連接線,並發展城際客運鐵路[146][191]。具體規劃路線如下:

八縱八橫主通道[編輯]

「八縱八橫」高速鐵路主通道規劃圖
八縱(南北向)
  • 沿海通道:大連(丹東)-秦皇島-天津-東營-濰坊-青島(煙臺)-連雲港-鹽城-南通-上海-寧波-福州-廈門-深圳-江門-湛江-北海(防城港)
  • 京滬通道:北京-天津-濟南-徐州 南京-上海(杭州),包括南京-杭州、蚌埠-合肥-杭州,並行北京-天津-東營-濰坊-臨沂-淮安-揚州-南通-上海
  • 京港(台)通道:北京-衡水-菏澤-商丘-阜陽-合肥(黃岡)-九江-南昌-贛州-深圳-香港(西九龍);支線為合肥-福州,包括南昌-福州(莆田)
  • 京哈~京港澳通道 :哈爾濱-長春-瀋陽-北京-石家莊-鄭州-武漢-長沙-廣州-深圳-香港,包括廣州-珠海/澳門
  • 呼南通道:呼和浩特-大同-太原-鄭州/洛陽-襄陽-常德-益陽-邵陽-永州-桂林-南寧
  • 京昆通道:北京-石家莊-太原-西安-成都-昆明
  • 包(銀)海通道:包頭-延安-西安-重慶-貴陽-南寧-湛江-海口
  • 蘭(西)廣通道:蘭州-西寧-成都-貴陽-廣州
八橫(東西向)
  • 綏滿通道:綏芬河-牡丹江-哈爾濱-齊齊哈爾-海拉爾-滿洲里
  • 京蘭通道:北京-呼和浩特-銀川-蘭州
  • 青銀通道:青島-濟南-石家莊-太原-銀川
  • 陸橋通道:連雲港-徐州-鄭州-洛陽-西安-蘭州-西寧-烏魯木齊
  • 沿江通道:上海-南京-合肥-武漢-重慶-成都,包括南京-安慶-九江-武漢-宜昌-重慶、萬州-達州-遂寧-成都
  • 滬昆通道:上海-杭州-南昌-長沙-貴陽-昆明
  • 廈渝通道:廈門-龍巖-贛州-長沙-常德-張家界-黔江-重慶
  • 廣昆通道:廣州-南寧-昆明

區域連接線[編輯]

在「八縱八橫」主通道的基礎上,規劃建設高速鐵路區域連接線,進一步完善路網、擴大覆蓋。

  • 東部地區:北京-唐山、天津-承德、日照-臨沂-菏澤-蘭考、上海-湖州、南通-蘇州-嘉興、杭州-溫州、合肥-新沂、龍巖-梅州-龍川、梅州-汕頭、廣州-汕尾等。
  • 東北地區:齊齊哈爾-烏蘭浩特-白城-通遼、佳木斯-牡丹江-敦化-通化-瀋陽、赤峰和通遼至京瀋高鐵連接線、朝陽-盤錦等。
  • 中部地區:鄭州-阜陽、鄭州-濮陽-聊城-濟南、黃岡-安慶-黃山、巴東-宜昌、宣城-績溪、南昌-景德鎮-黃山、石門-張家界-吉首-懷化等。
  • 西部地區:玉屏-銅仁-吉首、綿陽-遂寧-內江-自貢、昭通-六盤水、蘭州-張掖、貴港-玉林等。

城際客運線[編輯]

在優先利用高速鐵路、普速鐵路開行城際列車服務城際功能的同時,規劃建設支撐和引領新型城鎮化發展、有效連接大中城市與中心城鎮、服務通勤功能的城市群城際客運鐵路。

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長江中游、成渝、中原、山東半島等城市群,建成城際鐵路網;海峽西岸、哈長、遼中南、關中、北部灣等城市群,建成城際鐵路骨架網;滇中、黔中、天山北坡、寧夏沿黃、呼包鄂榆等城市群,建成城際鐵路骨幹通道。

相關技術[編輯]

車輛技術[編輯]

中國目前製造和營運中的高速列車分為和諧號電聯車復興號電聯車,除CR200J以外均為動力分散式列車。

和諧號系列列車目前包括CRH1系列、CRH2系列、CRH3系列、CRH5系列、CRH6系列以及CRH380系列。其中CRH6F兼具高速列車組和地鐵車輛技術優勢,具有速度快、載客量大、快起快停、快速升降等優點,適合城際鐵路公交化營運需求[192]。而CRH380系列通過主要關鍵技術系統和生產管理體系的提升,使得中國高鐵列車實現了全國產化[158]

復興號系列列車目前包括CR400系列、CR300系列和CR200J。其中CR400系列的400AF400BF營運速度為350km/h;CR300系列的300AF300BF營運速度為250km/h;CR200J為動力集中式列車,營運速度為160km/h。

軌道技術[編輯]

廣深高鐵軌道板(日系CRTS-I型)
滬杭高鐵無碴軌道和軌道板(德系CRTS-II型)

無碴軌道是高速鐵路的硬體之一,以往這類技術僅日本德國擁有,中國大陸缺乏軌道板製造技術,遂選擇引進外國技術及自主研發。2004年9月,中國先於遂渝線使用自主技術,興建全長13.16公里的無碴軌道試驗段,至2007年1月建造完成,並在1月4日至1月10日間以CRH2型列車組進行高速測試[193]

中國也從德國引進無碴軌道技術,選擇了博格(Max Bögl)、睿鐵(RAIL.ONE)及旭普林(Züblin)等公司,當中京津城際鐵路使用了博格式軌道板[194]武廣客運專線則使用睿鐵的RHEDA 2000無碴軌道技術[195]鄭西客運專線使用旭普林技術[196]

隨著山東華東數控成功研製出供生產博格板使用的數控磨床,中國已具備了自行製造大量博格板的能力[197]

中國又把不同款式的高速軌道板以型號分類,例如基於日本新幹線的軌道板被稱為CRTSⅠ型[198];基於德國博格的軌道板又被稱為CRTSⅡs型板式無碴軌道[199]。中國自主研製的新型軌道板被稱為CRTSⅢ型,於2009年開始研製,2015年投入使用[200]

海外計畫[編輯]

中國自輸入外國技術後,經過技術國產化,現時已經進行技術輸出。自2013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上台後的10月起,他已經分別向泰國、澳大利亞、中東歐、非洲、英國、美國、東南亞等地推銷過中國高鐵技術,被媒體稱為「超級推銷員」[201]

目前已實現中國高鐵技術出口的海外高鐵計畫有:

管理營運[編輯]

售票方式[編輯]

一名乘客正在刷居民身份證通過更新後的蘇州園區站閘機

從2011年6月1日起,全國所有列車組列車將實行購票實名制。乘客需攜帶有效身份證件方可購票,有效證件包括:二代居民身份證、按規定可使用的有效護照回鄉證港澳通行證台胞證港澳台居民居住證外國人永居證[205][206]

對於自動售票機的購票者而言,由於自2011年6月1日起中國大陸全面實行購票實名制,因此全國各地火車站自動售票機也需要使用有效證件購票,但目前絕大多數火車站售票機能讀取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回鄉證(2012年版)、台胞證(2015年版)、港澳台居民居住證外國人永久居留身份證。若持其他身份證明文件如:護照港澳通行證等的乘客需到人工售票窗口購票[207](不過廣深列車組列車沿線車站的自動售票機則可以使用護照購票[208])。

身份證於網路購票的旅客可選擇前往各火車站、代售點領取傳統紙質票,或直接使用身份證入閘上車(需上車站和下車站均具備自動檢票條件)[209]。使用卡式回鄉證卡式台胞證外國人永居證也可以在部分車站直接入閘上車[210][211]

購票限制[編輯]

因違約而被各級人民法院限制消費的失信被執行人不得購買高速列車組列車(G字頭車次)車票,含所有被限制消費的被執行人及單位被執行人的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購買G字頭列車全部座位及其他列車組列車一等座以上車位的行為被人民法院定位為「高消費行為」,該規定自2015年8月25日起生效[212]

另外,曾有媒體傳聞稱從2016年8月15日起所有在列車組列車吸菸的乘客,除接受罰款外,其列車組乘坐權也被暫停,旅客需持本人身份證件到鐵路客戶服務中心簽訂協議書方可再次購買。若旅客簽訂協議書後,再次在列車組上違法吸菸的,將終身禁止購買列車組列車車票[213]。但在2016年9月28日,中國鐵路總公司回應稱,鐵總從未出台過這種規定,此政策屬於誤傳[214]

2018年3月16日,國家發改委發布《關於一定期限內適當限制特定嚴重失信人乘坐火車和飛機的意見》,對在一定期限內適當限制特定嚴重失信人乘坐民用航空器做了進一步明確,將於2018年5月1日起開始實施[215]

事故和事件[編輯]

甬台溫鐵路列車追撞事故[編輯]

2011年7月23日20時34分,一列從北京南站始發前往福州站的D301次高速動力車(車號為CRH2-139E)與一列從杭州站始發前往福州南站的D3115次動力車(車號為CRH1-046B),兩車方向一致,行至甬溫線上海鐵路局管內永嘉溫州南間K584+300處(甬台溫鐵路甌江特大橋),D3115疑遭到雷擊後失去動力停車,造成D301追撞,追撞致D3115次動力車第15同第16節,兩車廂脫軌墜橋,D301次動力車第1到4節車廂脫軌,四車廂脫軌1節墜橋[216]。發生事故的列車組車型為CRH1BCRH2E[217]。截至24日上午8時,事故已導致成224人傷亡,其中40人遇難,184人受傷[218]。由於當時鐵路官員缺乏問責制度,導致事故發生後引發輿論反響,加劇了對中國大陸高鐵安全和管理的關注[219][220][221]。一時間,針對中國大陸高鐵的各種批評和反高鐵聲音大幅度出現,其中不乏欠缺科學精神和理智的聲音[82]

事故發生後,中國政府暫停了新的鐵路計畫審批,並對現有鐵路運輸系統進行了安全檢查[222][223]。2011年8月11日,中國政府宣布,在調查結果公布前,暫停新建高鐵路線的審批[224][225]。8月13日起,中國境內9000公里的高速鐵路將全面降速降價,350公里時速高鐵降速至300公里,250公里時速高鐵降速至200公里,票價則比原票價降低5%左右[226]。在當年7月到9月,中國高鐵旅客運送量為1.51億人次,下降了近3000萬人次[102]。而在2012年的「春運」期間,列車組列車並沒有呈現往年春運時的火爆場面,票源充足[227],相反T字頭、K字頭普通列車的車票需求量卻相比於往年出現了暴漲[228]。另外,此次事故也將威脅到中國出口高鐵技術的計劃[229]

貴廣客運專線D2809次列車出軌事故[編輯]

2022年6月4日10時30分許,貴陽北至廣州南的D2809次旅客列車行駛在貴廣線榕江站進站前的月寨隧道口時,撞上突發溜坍侵入路線的泥石流,導致7號、8號車發生脫線,造成1名司機死亡,1名列車員與7名旅客受傷。[230]

據車載數據分析,列車司機在列車行駛至榕江站進站前的月寨隧道內時發現了路線異常,在5秒內採取了緊急緊軔措施,列車滑行超過900公尺[231][232]。高速鐵路的防撞牆與軌道結構的防護在避免此次列車發生顛覆或墜落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233]

票價[編輯]

據西班牙媒體統計,中國高鐵的票價與西班牙、日本、法國、德國和義大利等已開發國家相比,為全世界最低,每公里的票價為0.04歐元,遠低於西班牙的0.19歐元,以及法國的0.22歐元、德國的0.27歐元、義大利的0.25歐元和日本的0.22歐元[234]。但由於中國的個人收入差距很大,許多人的收入遠低於平均值(2011年中國私營單位年均工資僅24556元,而全國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更只有21810元),因此高鐵票價對於一般大眾而言相對要貴[234][235]

2018年4月28日起,鐵路運輸企業將依據價格法律法規,對部分路線高等級席別票價進行調整,部分路線動力車一等座票價上漲約30%[236]。2018年7月調圖後,部分路線動力車二等座票價也將實行最佳化調整,如貴廣客運專線全程二等座票價除部分車次打折外將全面上漲,由267.5元漲至323元[237]

航空競爭[編輯]

上海虹橋站到達廳往虹橋機場的通道口處設有東航上航上海鐵路局推出的航空鐵路聯運產品的取票提示

由於近年來中國已有多條高鐵建成,因此航空業危機已然顯現。據武漢天河機場2011年提供的統計數據顯示,600公里以下航程的航班已經有六七成停飛;當年春運期間,天河機場運送旅客量同比下降8.52%,為23年來首次下滑,而武廣高鐵旅客的平均載客率比2010年同期增長60%以上[238]。截至2013年10月,中國大陸高速鐵路每月載客量是航空的兩倍[168]

應對高鐵挑戰與有效率的使用運力,航空公司和機場已經開始轉變戰略,一些航空公司和機場也開始籌劃「航空鐵路聯運」,把高鐵車次、時間和飛機航線進行搭配,旅客只需要買一張套票就可以實現飛機和火車的轉乘[238]。此外為了進一步使產業健康發展,自2016年11月1日起,中國民用航空局國家發展改革委開始實施《關於深化民航國內航空旅客運輸票價改革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800公里以下航線、800公里以上與高鐵列車組列車形成競爭航線的旅客運輸票價交由航空公司依法自主制定[239]

高鐵貨運[編輯]

從2017年雙十一開始,中國鐵路總公司推出了「高鐵快運」服務——在中鐵快運公司的組織下,一些商品在裝入專用的箱子和袋子後,被帶上專門的列車組列車上,以遠遠高於普通貨運列車的速度送往買方的手裡。一些地區的農產品,例如香格里拉市松茸山東櫻桃,因為這項服務得以迅速到達買方手中,達到支持出產地農業發展的目的;另外,醫藥冷鏈、生物製劑和貴重物品也能通過這個服務保證運輸的效率。至2019年8月,這個服務的範圍為中國大陸60個城市、68個車站,運轉路線達402條,一些樞紐高鐵車站還成為了快運的中轉車站。[240]

運輸規模[編輯]

中國是世界上高鐵客流量最高的國家[241]

統計年份 高鐵年載客量(億人次)
2007 0.61
2008 1.28[242]
2009 1.8
2010 2.9[243]
2011 4.4
2012 4.86[244]
2013 6.72[244]
2014 8.93[245]
2015 11.61[246]
2016 14.43[247]
2017 17.13[248]
2018 20.01[249]
2019 22.90

相關統計[編輯]

運轉速度[編輯]

CR400AF擔當的京滬高速列車組列車以350公里/時的速度運轉

2011年7月1日後中國所有高鐵進行第一次降速,原最高營運時速為350km/h的降為300km/h,250km/h的降為200km/h。因此次和之後的降速皆在盛光祖時任鐵道部長任期內執行,其被中國鐵路愛好者戲稱為「盛高阻」(取高鐵阻礙者之意)[94]。7月23日發生7.23追撞事故後,進行第二次降速[94]。2015年兩會期間政協委員、中鐵建(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總裁趙廣發認為當時不少列車以時速200公里的速度營運是巨大浪費,建議高鐵恢復350公里最高時速[250]。2016年6月,在國家「十二五」科技成就展上,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北京交通大學賈利民教授就中國高鐵是否有條件恢復350公里時速進行了交流[251]。2017年9月21日,中國鐵路實行新的運行圖,在京滬高鐵開行數對由復興號電聯車擔當、最高營運時速為350公里的高速列車[252]。2018年8月8日,京津城際鐵路也實現達速,恢復2011年降速前的350km/h的時速運轉。[253]

速度紀錄[編輯]

中國高速鐵路速度紀錄[註 3]
紀錄創造日期 車型 中國鐵路第一速(試驗瞬時速度) 地點
電力機車
1997年1月 韶山8型電力機車 212.6 km/h[254] 北京環行鐵道
1998年6月24日 239.6 km/h[255] 京廣鐵路
2016年4月 復興3型電力機車 241 km/h[256] 北京環行鐵道
柴聯車
2002年12月9日 NZJ2「神州號」柴聯車 210.7 km/h[257] 秦瀋客運專線
電聯車
1998年 X2000「新時速」傾斜式電聯車 200 km/h[258] 廣深鐵路
1999年8月 DDJ1「大白鯊」電聯車 223 km/h[259]
2000年11月 DJJ1「藍箭」電聯車 235.6 km/h[260]
2001年11月11日 DJF2「先鋒」電聯車 249.6 km/h[261]
2002年9月10日 DJF2「先鋒」電聯車 292.8 km/h[262] 秦瀋客運專線
2002年11月27日 DJJ2「中華之星」電聯車 321.5 km/h[263]
2008年4月24日 CRH2C「和諧號」電聯車-試驗 370 km/h[264] 京津城際鐵路
2010年2月6日 CRH2C「和諧號」電聯車-試運轉 394.2 km/h[265] 鄭西客運專線
2009年12月9日 CRH3C「和諧號」電聯車-試運轉(兩車重聯) 394.2 km/h[266] 武廣客運專線
2008年6月24日 CRH3C「和諧號」電聯車-試驗 394.3 km/h[267] 京津城際鐵路
2010年9月28日 CRH380A「和諧號」電聯車-試運轉 416.6 km/h[268] 滬杭客運專線
2016年7月15日 復興號電聯車 420 km/h[269] 鄭徐客運專線
2010年12月3日 CRH380AL「和諧號」電聯車-試運轉 486.1 km/h[270] 京滬客運專線
2011年1月9日 CRH380BL「和諧號」電聯車-試驗編組 487.3 km/h[271]

時間和距離記錄[編輯]

2019年7月10日開行的瀋陽北重慶西G1284/1281次列車組列車,其運轉距離2858公里,運轉時間16小時9分,成為當時世界上運轉時間和距離最長的動力分散式列車組車次[272]。2020年7月1日起,此列車縮短至成都東,距離紀錄再次被京昆高速動車組列車打破(2760公里),運轉時間則被D2206次列車打破(上海虹橋至成都東,運轉時間15小時37分)。

參見[編輯]

相關條目[編輯]

注釋[編輯]

  1. ^ 若採「營運時速每小時200公里以上」的國際定義,不含提速改造的既有線,僅計算新建路線,包括客貨混合線,總長度於2021年1月1日時,為39,415公里,本資料是依中國高鐵路線列表所示各路線,將開通時即達到時速200km/h以上各路線長度加總而成,包括新建的客貨混合線。
  2. ^ 海南東環鐵路海南西環高速鐵路
  3. ^ 僅列出速度超過200公里/小時、達到高速鐵路標準的紀錄。

參考文獻[編輯]

[1]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1. ^ 我国首条快速客运专线——秦沈专线开工. 鐵道車輛. 1999, (10): 37. 
  2. ^ 历史上的今天 10月12日. 中國網. 2009-10-10 [2019-07-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14). 
  3. ^ 中国铁路营运总里程突破15万公里. [2021-12-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30). 
  4. ^ “十三五”期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增加到14.63万公里. [2021-0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3). 
  5. ^ 官宣!中国高铁突破3.5万公里,通达32个省区. CCTV. 2019-12-24 [2019-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2). 
  6. ^ 楊榮成 王寶權. 高铁规划里程再翻番,新基建赋能智慧铁路 ——《新时代交通强国铁路先行规划纲要》点评 (PDF). 東方財富網. 招商銀行研究院. [2020-11-26].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20-12-06). 
  7. ^ Chinese high speed network to double in latest master plan. Railway Gazette. 2016-07-21 [2016-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25). 
  8. ^ 8.0 8.1 8.2 8.3 新华社称中国迈向“高铁社会” 体现制度自信道路自信. 鳳凰網-新華網. 2015-01-26 [2019-07-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8). 
  9. ^ 华尔街日报:高铁改变中国人生活方式. 中國網. 2010-12-29 [2016-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12). 
  10. ^ 中国这十年:从交通大国迈向交通强国. 中國政府網. 人民日報. 2022-06-11 [2022-06-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11). 
  11. ^ 11.0 11.1 11.2 11.3 关于高铁、动车、城际铁路的若干区别和解释. 人民鐵道. 2014-09-04 [2019-05-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9). 
  12. ^ 鐵道部. 铁路主要技术政策. 國務院. 2013-02-20 [2016-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26). 
  13. ^ 鐵道第三勘察設計院集團中鐵第四勘測設計院集團國家鐵路局. TB 10621/2014 高速铁路设计规范 (PDF). 中國鐵道出版社: 1. 2014-12 [2019-10-30].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20-05-11). 本規範適用於設計速度為250-350公里/小時、運轉列車組列車的標準軌距客運專線鐵路,設計速度分為250公里/小時、300公里/小時和350公里/小時三級。 
  14. ^ 世界高铁看中国. 人民網. 2010-12-1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15. ^ 15.0 15.1 中国高铁技术6年跨越发达国家30年历程. 新浪. 2009-12-22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6. ^ 邢曉飛. 算一算高铁的经济账与政治账. 浙江在線. 2016-07-25 [2019-07-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8). 
  17. ^ 张曙光庭审披露:行贿者80万元购温家宝画像送张. 大公網. 2013-09-1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8. ^ 18.0 18.1 18.2 日本等待中国“求婚”. 千龍網.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2-27). 
  19. ^ 19.0 19.1 楊明安; 韓瑋. 从总设计师之叹到总理的底气. 長江日報. 2014-09-1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8). 
  20. ^ 20.0 20.1 温家宝宣布京沪高速铁路全线开工 并为铁路奠基. 中國政府網. 2008-04-1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3-23). 
  21. ^ 21.0 21.1 21.2 「高鐵王」:零配件國產化90%. 香港文匯網. 2011-06-14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22. ^ 《建设全国统一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体系》. 《中國交通報》. 1996-12-23. 
  23.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 內蒙古自治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2007-10-12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1-02). 
  24. ^ 24.0 24.1 24.2 中国速度. 經理日報. 2012-05-11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25. ^ “十五”交通规划简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2019-07-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7). 
  26. ^ 铁路科技发展“十五”计划和2015年长期规划纲要. 中華人民共和國鐵道部. [2009-12-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5-11). 
  27. ^ 27.0 27.1 新闻背景:中国铁路的前六次大提速. 新華網. 2009-03-31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4-05). 
  28. ^ 龔深弟. 铁道部通过广深线旅客列车最高时速160km的实施方案. 《中國鐵路》 (北京: 鐵道部科學技術資訊研究所). 1990年9月. ISSN 1001-683X. 
  29. ^ 葛聞安. 广深准高速铁路——中国铁路高速化的起点. 《鐵道知識》 (北京: 中國鐵道學會). 1995年3月: 8–9. ISSN 1000-0372. 
  30. ^ 发展历程. 廣深鐵路股份有限公司. [2011-05-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8-22). 
  31. ^ 閻志禎、李漢君. 深圳市交通運輸志. 北京: 方志出版社. 2001. ISBN 7-80122-699-2. 
  32. ^ 高铁改变中国. 鳳凰網. 2014-11-10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33. ^ 铁路18日第六次大提速 中国铁路跨入高速时代. 騰訊. 2007-04-13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34. ^ 铁路第6次提速4大亮点:更快、更多、更好、更省. 新華社. 2007-04-1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35. ^ 磁悬浮的中国困惑:下一条磁悬浮线在哪里?. 搜狐. 2003-03-0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16). 
  36. ^ 36.0 36.1 36.2 中国高铁“和谐号”前传. 大眾網. 2009-12-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6-10). 
  37. ^ 立项背景-SMT-上海磁浮. 上海磁浮交通發展有限公司.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1-27). 
  38. ^ 上海磁浮优化案仍引争议 有公众称健康已受影响. 新華網. 2008-01-17 [2013-10-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07). 
  39. ^ 8号线磁悬浮的4年之争. 南方日報. 2013-06-20 [2013-10-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04). 
  40. ^ Hundreds protest Shanghai maglev rail extension. 路透社. 2008-01-12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17). 
  41. ^ 中国高速铁路发展历程. 國家鐵路局. 2014-03-1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23). 
  42. ^ 中国高速铁路. 國家鐵路局. 2014-03-1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23). 
  43. ^ 中国高铁断代史: “第一高铁”秦沈客专如何被湮没. 21世紀經濟報導. 2013-06-20 [2013-10-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44. ^ 中国是怎样“消化”高铁技术的?(上). FT中文網. 2010-10-08 [2013-10-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45. ^ 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审宣判后审判长答问-搜狐新闻. news.sohu.com. [2020-09-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11). 
  46. ^ 铁路职工晒出工资单:计划十年内收入翻番. 新浪網. [2021-02-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0). 
  47. ^ 47.0 47.1 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内容简介. 中國政府網. 2005-09-1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2-22). 
  48. ^ Rail track beats Maglev in Beijing–Shanghai High Speed Railway. People's Daily. 2004-01-18 [2011-1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4-10). 
  49. ^ Beijing–Shanghai High-Speed Line, China. Railway-technology.com. 2011-06-15 [2011-1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6-07). 
  50. ^ 50.0 50.1 50.2 中国式高铁的诞生与成长. 《環球》雜誌. 2010-03-04 [2016-10-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9-19). 
  51. ^ 科技部、铁道部联合签署《中国高速列车自主创新联合行动计划合作协议》. 2008-02-27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0-27).  |journal=被忽略 (幫助)
  52. ^ 最快动车组青岛造 明年下线设计时速380公里. 青島新聞網. 2009-06-06 [2012-04-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53. ^ 铁道部时速350公里速度级铁路动车组项目招标公告. 中技國際招標公司. 2009-06-10 [2011-1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3-02). 
  54. ^ 54.0 54.1 沪杭高铁通车.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0-10-27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0-31). 
  55. ^ China's 'Super-Speed' Train Hits 500km. 中國日報. 2010-10-2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56. ^ “中国标准”动车组正式下线 时速350公里. 鳳凰網. 2015-06-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6-05). 
  57. ^ “时速350公里中国标准动车组下线.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17). 
  58. ^ 中国标准动车组综合试验取得成功. 新華網. 2016-07-1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7-16). 
  59. ^ 中国标准动车组首次载客运行. 新華網. 2016-08-1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60. ^ 60.0 60.1 自主创新助力中国高铁走向世界. 新華網. 2014-12-1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61. ^ 我国造出高铁最核心部件 实现核心技术自主化. 中國證券網. 2014-11-2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62. ^ 韩媒:仅用10年 中国高铁成为世界高铁. 2015-04-1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journal=被忽略 (幫助)
  63. ^ 中国高铁狂热症. 網易.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25). 
  64. ^ 盗版新干线还是自主创新-铁道部回应京沪高铁质疑. www.gov.cn. [2022-06-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08). 
  65. ^ 《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8年调整)》方案颁布实施. 新華網. 2008-11-2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66. ^ 66.0 66.1 66.2 66.3 发挥高铁经济的支撑引领作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 2016-07-2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67. ^ 城際鐵路:“大投資”時代漸近. 證券時報. 2015-01-0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68. ^ 68.0 68.1 最尖端的支柱 高端装备制造业的黄金十年. 中國經濟周刊. 2012-10-2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69. ^ 京津城际铁路成显示中国自主创新实力的国家名片. 人民日報. 2008-09-0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70. ^ 武广高铁开通运营两年 撬动跨区域"同城时代". 華聲在線. 2008-11-2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71. ^ 武广高铁明天开通 动车时速达350公里. 央視網. 2009-12-2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23). 
  72. ^ 世界首条湿陷性黄土区高铁运营 展现中国人智慧. 中國新聞網. 2010-02-0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73. ^ 沪宁城际高铁开通运营 上海和南京同时相向发车. 中國政府網.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0-14). 
  74. ^ High-speed rail broadens range of options for China's New Year travel. 新華網英文版. 2011-02-04 [2011-0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2-09). 
  75. ^ 2011年中国铁路将投资7000亿元_公司频道_财新网. 財新網. 2011-01-05 [2011-1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1-18). 
  76. ^ 高铁之父刘志军与中国高铁建设的盛衰路. 新浪網. 2013-07-1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1-16). 
  77. ^ 77.0 77.1 77.2 Off the rails?. The Economist. 2011-03-3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4-04). 
  78. ^ China finds 187 mln yuan embezzled from Beijing-Shanghai railway project. 新華網英文版. 2011-03-23 [2011-08-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1-07). 
  79. ^ 前铁道部运输局长张曙光因受贿4700万被提起公诉. 2013-09-03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0). 
  80. ^ 80.0 80.1 China acts on high-speed rail safety fears. Financial Times. 2011-04-14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8-29). 
  81. ^ 81.0 81.1 Brian, Spegele. China Puts Brakes on High-Speed Train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11-04-1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4-17). 
  82. ^ 82.0 82.1 盛光祖先生的国铁总公司业绩简析. 槓桿遊戲. 2016-10-10 [2016-10-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83. ^ Wong, Fayen; Buckley, Chris. China recalls bullet trains in new blow to technology showcase. Reuters. 2011-08-1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03). 
  84. ^ World's longest high-speed train to decelerate a bit. 人民網英文版. 2011-04-15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4-19). 
  85. ^ The Backlash Is Brewing Against Chinese High-Speed Rail: Here's Why It's In Trouble. Business Insider. 2011-04-17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4-01). 
  86. ^ Beijing-Shanghai high-speed railway to run trials. 新華網英文版. 2011-05-11 [2011-08-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8-23). 
  87. ^ 时速380公里高速列车明年7月开行. 網易. 2011-02-0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2-12). 
  88. ^ 叫停津秦高铁跟刘志军落马无关. 騰訊. 2011-05-2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3). 
  89. ^ 环保部叫停津秦铁路、胶济铁路两高铁建设运行. 搜狐. 2011-05-19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6-11). 
  90. ^ China not slowing high-speed rail construction. 中國日報. 2011-06-0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6-10). 
  91. ^ 京沪高铁2010年审计未发现重大质量问题. 新浪. 2011-03-23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22). 
  92. ^ Railway cuts bullet trains from schedule | Sunday Digest. 中國日報. 2011-07-23 [2011-08-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8-12). 
  93. ^ 专家评高铁降速:奔驰按夏利速度跑合理吗. 2012-05-30 [2012-09-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6-01). 
  94. ^ 94.0 94.1 94.2 94.3 京沪高铁降速运行 盛光祖被骂“盛高阻”. 新維月刊. 2011-09-23 [2014-05-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01). 
  95. ^ 高铁降速 欣慰还是失望. 騰訊. 2011-04-16 [2012-09-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5-05). 
  96. ^ 高铁降速:理性回归还是权宜之举. [2012-09-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28). 
  97. ^ 趙炎雄. 忆“七二三”动车事故:当时高铁中国梦达顶峰. 網易. 2013-07-24 [2014-05-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01). 
  98. ^ 98.0 98.1 China's high speed rail projects on hold due to cash crunch. Economic Times. 2011-10-27 [2011-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1-02). 
  99. ^ 99.0 99.1 财政部助力铁道部发债 债券收益征税减半. 網易. 2011-10-1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01). 
  100. ^ 铁道部负债近2万亿 净资产收益率偏低需要付費訂閱. 南方周末. 2011-07-19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26). 
  101. ^ 101.0 101.1 101.2 101.3 铁路建设9成缺钱停工 多地高铁项目拖欠工人工资停工. 新浪網. 2011-10-2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0). 
  102. ^ 102.0 102.1 102.2 102.3 Rabinovitch, Simon. China’s high-speed rail plans falter. China: Financial Times. 2011-10-27 [2011-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17). 
  103. ^ 铁道部总负债首破2万亿 中铁发生2千起讨薪事件. 搜狐. 2011-11-04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25). 
  104. ^ 渝西高铁搁浅 重庆到西安将借道西成高铁. 鳳凰網. 2012-09-2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5-31). 
  105. ^ 揭秘:贵广高铁如何穿越喀斯特. 南方網. 2014-12-2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7). 
  106. ^ 贵广高铁正式开通运营 从贵阳到广州4小时可达. 南方網. 2014-12-2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107. ^ Rabinovitch, Simon. China’s high-speed rail gets back on track. The Washington Post. 2013-01-1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0). 
  108. ^ 哈大高鐵開通 我國“四縱四橫”鐵路網主骨架獲重要進展. 新華網.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2-04). 
  109. ^ 京广高铁今日全线贯通 27位院士考察后称“放心”. 科學網. 2012-12-2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10. ^ Fischer, Elizabeth. China's high-speed rail revolution. Railway-technology.com. 2012-11-21 [2013-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4-25). 
  111. ^ Shasha, Deng. World's longest high-speed rail line makes debut. Xinhua. 2012-12-26 [2013-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2-31). 
  112. ^ China High Speed Train Development and Investment. The China Perspective. 2012-12-27 [2015-1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5-13). 
  113. ^ 113.0 113.1 Sound financials recharge China’s fast trains. marketwatch.com. 2012-09-10 [2013-02-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10). 
  114. ^ 114.0 114.1 114.2 Bullet trains trigger profit growth for railways. The Irish Times. 2012-09-25 [2013-02-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9-25). 
  115. ^ 115.0 115.1 China's high-speed rail still reporting staggering losses. chinawatch.com. 2013-02-03 [2013-02-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10). 
  116. ^ China's railways mileage tops 100,000 km. 中新網. 2013-12-2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1-02). 
  117. ^ 中国高速铁路突破10000公里 占世界总长近一半. 大公網. 2013-09-27 [2013-09-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18. ^ 中国高铁首进沙漠 长客研制“抗风御沙”动车驰骋兰新线. 中國吉林網. 2014-11-16 [2014-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119. ^ 青藏高原首列高铁开行 兰新高速铁路全线通车. 新華網. 2014-12-26 [2014-12-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6). 
  120. ^ 大西高铁正式开通 太原至西安段票价最低178.5元. 網易. 2014-07-0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09). 
  121. ^ 杭长高铁正式开通 浙江在线记者体验3.5小时速度之旅. 浙江在線. 2014-12-1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7). 
  122. ^ 贵广、南广高铁正式开通. 新華網. 2014-12-2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6). 
  123. ^ 成绵乐城际高速铁路客运专线今日通车. 中新網. 2014-12-20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0). 
  124. ^ 青荣城际今日通车 青烟威三城连心. 鳳凰網. 2014-12-2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9). 
  125. ^ 125.0 125.1 铁路2014年投资8088亿元 超额完成全年计划. 證券日報. 2015-01-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09). 
  126. ^ 126.0 126.1 12月10日起铁路再调图. 新華網. 2014-11-1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3). 
  127. ^ 7月1日全国铁路再调图 增开动车组列车53对. 人民日報. 2014-06-1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2). 
  128. ^ 128.0 128.1 128.2 128.3 发改委再批复两城市铁路规划 总投资超2000亿. 中證網. 2014-12-2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2). 
  129. ^ 郑州-重庆万州高铁获批 中部再添开发主轴. 搜狐. 2014-10-1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2). 
  130. ^ 连云港至镇江高铁获批 预计2019年下半年通车. 騰訊. 2014-11-0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2). 
  131. ^ 临沂至曲阜客运专线并轨京沪高铁获批. 搜狐. 2014-10-1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2). 
  132. ^ 哈牡客运专线项目启动建设 打通亚欧国际货运大通道. 黑龍江東北網. 2014-12-18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2). 
  133. ^ 浙江11条城际铁路线昨日获批 2020年前将全部建成. 新浪. 2014-12-1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2). 
  134. ^ Chinese Trainmakers To Merge And Form Export Powerhouse. Business Insider. 2014-12-03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0). 
  135. ^ 中国高铁盈利地图:东部线路赚翻 中西部巨亏. 新華網. 2016-08-02 [2016-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06). 
  136. ^ 外媒:京沪高铁首次实现盈利 平均票价仅为新干线1/4. 參考消息網. 2016-07-20 [2016-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137. ^ 环岛高铁带你“玩转”海南. 新華網. 2015-12-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138. ^ 细数新铁路运行图的惠民红包. 新華網. 2016-05-16 [2016-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39. ^ 中国铁路“7·1”大调图 动车成为“主力军”. 新華社. 2014-06-30 [2016-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40. ^ 中国高铁迈入2万公里新时代. 新華社. 2016-09-12 [2016-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26). 
  141. ^ 沪昆高铁今天将全线贯通 上海至昆明仅需10小时. 新浪. 2016-12-28 [2017-04-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4-20). 
  142. ^ 南昆高铁12月26日将开通 深圳人去昆明只要10小时. 新浪網-深圳晚報. 2016-12-01 [2017-04-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4-20). 
  143. ^ 京津城际恢复350公里/时运营 符合条件线路提速不会终止. 觀察者網. 2018-08-0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0). 
  144. ^ 西成高鐵6日將全線通車 車程只需4小時 全程可接收4G網絡. 香港01. 2017-12-04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17). 
  145. ^ 渝贵铁路今起开通 成渝快速“牵手”珠三角. 網易. 2018-01-2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5-18). 
  146. ^ 146.0 146.1 中國高鐵“八縱八橫”線路確定 包含京台高鐵. 中國網. 2016-07-2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147. ^ 广深港高铁全线开通运营. 中國政府網. 2018-09-2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0). 
  148. ^ 中国高铁运营里程世界第一 明年将达1.3万公里——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21-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1-03). 
  149. ^ 149.0 149.1 世界第一,3.79万公里 高铁里程五年倍增_财经_中国网. finance.china.com.cn. [2021-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1-03). 
  150. ^ 150.0 150.1 Forsythe, Michael. Michael Forsythe "Letter from China: Is China's Economy Speeding Off the Rails?". China: Nytimes.com. 2009-12-22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07). 
  151. ^ 151.0 151.1 151.2 151.3 中国高铁动车组发送旅客突破50亿人次 旅客发送量年均增长30%以上. 央廣網. 2016-07-21 [2016-07-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04). 
  152. ^ 152.0 152.1 Bradsher, Keith. Keith Bradsher, "China's Route Forward". China: Nytimes.com. 2009-01-22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4-10). 
  153. ^ 153.0 153.1 153.2 Freeman, Will. Freeman & Kroeber, "Opinion: China's Fast Track to Development". Wall Street Journal. 2010-06-02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1-12). 
  154. ^ 154.0 154.1 Bradsher, Keith. Keith Bradsher, "China Sees Growth Engine in a Web of Fast Trains". China; United States: Nytimes.com. 2010-02-12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1-13). 
  155. ^ 155.0 155.1 155.2 China's amazing new bullet train. CNN.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8-13). 
  156. ^ China’s high-speed-rail network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econd-tier cities.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26). 
  157. ^ Japan Inc shoots itself in foot on bullet train. Ft.com. 2010-07-08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1-06). 
  158. ^ 158.0 158.1 走向世界的中国技术——高铁 (下). 科普中國. 2015-12-24 [2015-1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59. ^ 中國高鐵開闢陸權時代新絲路. 《紫荊》. 2015-05-03 [2015-1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25). 
  160. ^ 160.0 160.1 160.2 160.3 铁道部有意打包高铁资产 成立资产管理公司. 經濟觀察報. 2010-09-25 [2015-1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61. ^ Shelley Smith Yuan Bond Sales Climb to Record Led by Railways: China Credit. 商業內幕.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0-21). 
  162. ^ 京沪高铁资金成本每日2630万 能否盈利有待观察. 搜狐. 2011-04-0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63. ^ 163.0 163.1 163.2 不计建设投资 京津高铁今年持平. 鳳凰網. 2010-09-1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0). 
  164. ^ 京津城际高铁二线拟明年开工 或通过三河、香河、大厂. 和訊網. 2014-12-2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0). 
  165. ^ 165.0 165.1 165.2 4万公里快速铁路网冲刺. 鳳凰網. 2010-09-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0). 
  166. ^ 火爆城际铁路的上座率考验. 第一財經. 2014-12-24 [2014-12-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7). 
  167. ^ 河南对城际铁路实行运营亏损补贴 补亏期暂定5年. 鳳凰網. 2014-12-1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27). 
  168. ^ 168.0 168.1 Bradsher, Keith. Speedy Trains Transform China. 紐約時報. 2013-09-24 [2013-09-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9-26). 
  169. ^ 169.0 169.1 169.2 169.3 169.4 169.5 陳欣. 揭秘中国高铁资本运作术. stock.stcn.com. 證券時報網. 2020-07-08 [2021-1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04). 
  170. ^ 我国首条快速客运专线"秦沈客运专线"开通. 新浪網. 2003-10-12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20). 
  171. ^ 合宁铁路今天通车运营. 人民網. 2008-04-18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18). 
  172. ^ 胶济铁路客运专线施工进入决战阶段.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6). 
  173. ^ 石太铁路客运专线. 中華鐵道網. 2009-11-2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08). 
  174. ^ 合武铁路昨建成通车. 新浪. 2009-01-0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20). 
  175. ^ 甬台温铁路客运专线8月1日开通. 中國台州網. 2009-04-17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08). 
  176. ^ 温福铁路温州段明天通货运 温州将迎来高铁时代. 溫州網. 2009-06-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3). 
  177. ^ 福厦高铁正式开通运营 打造绿色环保"快车道". 大洋網. 2010-04-26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0). 
  178. ^ 成灌铁路架梁顺利 即将进入铺轨阶段. 四川新聞網. 2009-09-0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79. ^ 昌九城际高铁20日开通运营. 江西新聞網. 2010-09-1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2-13). 
  180. ^ 中国东北地区首条城际高速铁路开通. 中國新聞網. 2010-12-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25). 
  181. ^ 东环铁今开通 本报今推《东环铁乘车指南》. 海南特區報. 2010-12-30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11). 
  182. ^ 京津城际铁路通车新闻发布会. 中國網. 2008-07-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16). 
  183. ^ 武广快线驶出中国新速度. 中國日報. 2009-12-1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23). 
  184. ^ 郑西高速铁路昨成功试运行. 新浪. 2010-01-29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20). 
  185. ^ 沪宁城际高铁通车 沪宁对开客运列车每日近百对. 中國新聞網. 2010-07-0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7-04). 
  186. ^ 沪杭高铁简介及线路站点图示. 東方網. 2010-10-09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2-03). 
  187. ^ 京沪高铁是全球最赚钱高铁? 专家:每年运营成本300亿. 新浪網. 2016-07-19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88. ^ 此武夷山站到不了武夷山 高铁站名中的“李逵”与“李鬼”. 南方周末. [2016-09-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9-22). 
  189. ^ 高铁车站选址尽可能在中心城区. 鳳凰網. [2018-05-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5-09). 
  190. ^ China starts work on Beijing-Shanghai express railway. 新華網英文版.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1-10). 
  191. ^ 30,000-kilometer high-speed railway to cover 80% of urban areas by 2020. 人民網英文版. 2016-07-21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192. ^ 我国首款时速160公里城际动车组获“准生证”. 鳳凰網. 2016-05-1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93. ^ 遂渝线跑出全国列车时速第一. 深圳新聞網. 2007-01-31 [2008-02-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12-16). 
  194. ^ 创新者威海. 鳳凰網. 2010-03-23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95. ^ 奋战京广高铁竞风流. 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 2012-12-27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196. ^ 铁道部全国工务、电务工作会议观摩团到郑西项目部观摩学习旭普林无碴轨道施工. 中鐵北京工程局集團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2008-12-1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25). 
  197. ^ 我国首台博格板专用数控磨床生产合同在京签订. 搜狐財經. 2006-03-0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1-17). 
  198. ^ “中国第一板”CRTS I 型无砟轨道板. 廣州市花都區政府. [2008-09-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10-05). 
  199. ^ 京津城际轨道交通工程全国首次采用无碴轨道. 天津北方網. 2007-10-29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3-06). 
  200. ^ 中国铁建二十三局研发高铁无砟轨道板 擎起高铁强国梦. 新華網. 2015-09-24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201. ^ 李克强的“高铁外交”成绩单. 新華網. 2015-11-2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202. ^ 中国海外承建首条高铁在土耳其通车. 人民網. 2014-07-2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9-28). 
  203. ^ 中铁二院签署俄罗斯莫喀高铁勘察设计合同. 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 2016-08-1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6-07). 
  204. ^ 印尼表示采用中国高铁方案. 日經中文網. 2015-09-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205. ^ 配合实名制京津城际快通卡升级. 人民鐵道報. 2011-05-21 [2016-03-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4-25). 
  206. ^ 新華聞綜合. 铁路部门详解春运火车实名购票流程. 新華網. 2010-01-10 [2010-0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1-14). 
  207. ^ 哈尔滨火车站自动售票机只认二代身份证. 法制網. 2012-01-0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208. ^ 港人要用回鄉證 廣深線實名制售車票需要付費訂閱. 香港蘋果日報. 2011-06-0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209. ^ 常见问题. 中國鐵路客戶服務中心.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210. ^ 厦门北站推“无接触”服务 实现台胞证刷证出行. fj.sina.com.cn. [2021-03-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0). 
  211. ^ 福州:火车站实现台胞电子客票出行 省去取票环节-福建频道-国际在线. fj.cri.cn. [2021-03-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03). 
  212. ^ 25日起“老赖”不得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 城市晚報電子版. 2015-08-27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25). 
  213. ^ 动车组最严禁烟新规:车上吸烟被抓两次终身禁乘. 貴陽日報. 2015-08-23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24). 
  214. ^ 中国铁总:“动车组吸烟将被终身禁乘”是误传. 法制網. 2016-09-3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01). 
  215. ^ 多部门联合发文: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民航、火车. 界面新聞. 2018-03-1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3-20). 
  216. ^ D301追尾致D3115两车厢脱轨坠桥. 新浪網. 2011-07-23 [2014-10-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4-22). 
  217. ^ 动车与高铁知识解读:时速300的动车即高铁,本次温州脱轨动车是CRH1B型. 網易. 2011-07-24 [2011-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1-17). 
  218. ^ 温州动车脱轨事故已致33人死亡 191人受伤. 網易. 2011-07-24 [2011-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08). 
  219. ^ Coonan, Clifford. Outrage at Wenzhou disaster pushes China to suspend bullet train project. London: The Independent. 2011-08-12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8-10). 
  220. ^ China's High-Speed Rail Accident 'Struck a Nerve'. PBS News Hour. 2011-08-10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8-17). 
  221. ^ 温州动车脱轨事故引发民众对高铁安全担忧. 鳳凰網. 2011-07-24 [2011-07-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2-29). 
  222. ^ Reuters in Beijing. China steps up train safety amid anger after crash | World news | guardian.co.uk. The Guardian (UK). 2011-08-10 [2011-1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0-11). 
  223. ^ China freezes new railway projects after high-speed train crash. Reuters. 2011-08-10 [2011-1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1-08). 
  224. ^ Rabinovitch, Simon. China suspends new high speed rail plans. FT.com. 2011-08-11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17). 
  225. ^ China freezes new railway projects after high-speed train crash. Reuters. 2011-08-10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1-08). 
  226. ^ 全国九千余公里高铁降速降价 被视为铁路运营改革机遇. 和訊網. 2011-08-13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9-02). 
  227. ^ 軒燕龍. 京沪高铁今起调整运行图 春运将开满92对动车组. 人民網. 2011-12-1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29). 
  228. ^ 订票网站瘫痪电话订票抢光 春运网购车票如秒杀. 鳳凰網. 2012-01-04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1-05). 
  229. ^ Pilling, David. China crashes into a middle class revolt. FT.com. 2011-08-03 [2011-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8-04). 
  230. ^ D2809次旅客列车在贵州榕江站撞上泥石流脱线--社会·法治--人民网. society.people.com.cn. [2022-06-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05). 
  231. ^ D2809次列车司机在5秒内紧急制动 列车滑行900多米-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cn. [2022-06-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04). 
  232. ^ 蔡苡柔. D2809動車脫軌|司機5秒內緊急反應挽救百餘人命 網民:應封烈士. 香港01. 2022-06-04 [2022-06-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05) (中文(香港)). 
  233. ^ 目击者描述D2809次列车事故现场细节,国铁集团:防撞墙和轨道结构避免了列车颠覆坠落 | 每经网. www.nbd.com.cn. [2022-06-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04). 
  234. ^ 234.0 234.1 中国高铁票价全世界最低 优势被收入水平抵消. 齊魯晚報. 2013-01-15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235. ^ 京广高铁全程最低865元 网友戏称“不接地气”. 搜狐. 2012-12-2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3). 
  236. ^ 京津城际一等、特等座将涨价 一等座票价涨至88元. 搜狐. 2018-04-04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5-27). 
  237. ^ 全国铁路将迎来2018年第二次调图 部分车次将降价近百元. 中國新聞網. 2018-07-0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13). 
  238. ^ 238.0 238.1 高铁分流民航客源:多条短程航班停飞需要付費訂閱. 南方周末. 2011-04-06 [2018-1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9). 
  239. ^ 800公里以下航线票价将放开 “白菜价”机票会更多. 現代金報. 2016-10-25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240. ^ 大开眼界!火车竟然拉过这么多神仙“旅客”. 人民鐵道. 2019-08-26 [2019-08-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06). 
  241. ^ 高铁提速中国 每年9亿人次离不开它. 人民網. 2015-10-27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31). 
  242. ^ 世界银行:中国高铁作为出行新选择快速发展. 世界銀行. 2014-12-19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30). 
  243. ^ 把脉中国高铁发展计划:高铁运行头三年 (PDF). 世界銀行. 2012-02-01 [2016-03-06].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5-04-23). 
  244. ^ 244.0 244.1 世界高速鐵路發展方興未艾 中國躍居首位. 中國政府網. 2014-03-05 [2016-05-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9-19). 
  245. ^ 中国高速铁路:运量分析 (PDF). World Bank. 2014-12-16 [2015-10-17].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4-12-21). 
  246. ^ China Exclusive: Five bln trips made on China's bullet trains. 新華網英文版. 2016-07-21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22). 
  247. ^ 今年全国铁路投资8000亿元. 中國政府網. 2017-01-04 [2017-0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2-11). 
  248. ^ 我国高铁总里程占世界总量66.3% “四纵四横”高铁网基本形成. 新華網. 2018-02-14 [2018-07-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7-28). 
  249. ^ 中国高铁动车组发送旅客90亿人次:2018年占比超60%. cnBeta. 2019-01-01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1). 
  250. ^ 政协委员:高铁应恢复350公里时速 降速是浪费. 鳳凰網. [2015-09-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02). 
  251. ^ 习近平之问:高铁能否全面恢复350公里时速?. 中華網. 2016-06-06 [2016-06-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6-06). 
  252. ^ 京沪高铁9月起时速提至350公里 两地4.5小时可到达. 新華網. [2017-10-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0-05). 
  253. ^ 京津城际复兴号动车组实现时速350公里运行. 新華網. 2018-08-0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2). 
  254. ^ 董葉青; 徐小玉; 劉少錕. 我国试验列车创212.6km/h最高试验速度纪录. 中國鐵路. 1997, (02)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16). 
  255. ^ 时速240公里:中国铁路第一速. 人民網.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9-24). 
  256. ^ HXD3G型八轴客运电力机车获“准生证”,最高试验速度超过241km/h. 搜狐. 2018-11-28 [2018-1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25). 
  257. ^ 秦沈客运专线综合试验. 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 [2012-05-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8-28). 
  258. ^ 广深铁路X2000型摆式列车. 中國鐵路工人.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09). 
  259. ^ 中国第一代高速动车组DDJ1大白鲨的“残年”光影. 搜狐. 2018-07-15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25). 
  260. ^ 动态消息. 中國鐵路. 2001, (02)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16). 
  261. ^ 为高速列车提供安全保障. 人民網.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21). 
  262. ^ "先锋号"电力动车组详细资料及技术参数. 2009-12-01.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08). 
  263. ^ “中华之星”创造中国铁路最高时速321.5km. 電力機車與城軌車輛. 2003, (01)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16). 
  264. ^ 京津城际列车跑出370公里时速 创国产动车组纪录. 網易. 2008-04-25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265. ^ 中国南车CRH2型高速动车组在郑西高铁投运. 經濟參考報. 2010-02-22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0). 
  266. ^ CRH3C动车组. 中國列車組. 2017-12-1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25). 
  267. ^ 朱一迪. 中国北车研制的CRH3型动车组京津城际试运行创394.3km/h中国第一速. 機車電傳動. 2008, (04)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16). 
  268. ^ 沪杭高铁试运行时速达416.6公里 破运营时速纪录. 中國政府網. 2010-09-2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0-01). 
  269. ^ 致敬,咱中国的“复兴号”!. 中國政府網. 2017-06-26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3). 
  270. ^ 时速486.1公里!中国再度演绎"高铁奇迹". 央視網. 2010-12-03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4). 
  271. ^ 中国北车刷新高铁运营试验世界纪录速度. 搜狐. 2011-01-10 [2016-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0). 
  272. ^ 沈铁首次开行沈阳直达重庆高铁全程仅需16小时. 東北新聞網. 2019-07-03 [2016-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03).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