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原
Zhongyuan map.png
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主要城市 西安市
洛陽市
鄭州市
開封市
人口
 • 都會區 ~24,170,000

中原是一個地域概念,是指以中國河南省為核心延及黃河中下游的廣大地區[1],這一地區是華夏文明的發源地,被漢族視為天下中心。在中國古代的地緣思想中,起源於中原的華夏文明是世界的中心,而華夏之外的民族被稱為「化外之民」或者「蠻夷」(史稱「四夷」,即東夷南蠻西戎北狄[2]古人常將「中國」、「中土」、「中州」用作中原的同義語。[3]

一般認為,古代中原係華夏族部落集中分布的區域,中心是古豫州。中原地域隨著華夏民族的大融合,以及中原文明的擴展而有所蔓延。文化比較先進的華夏族自視文明,自稱「中國」,以別於四夷。一些時期尚屬夷蠻狄的周邊地區,隨著中原文化的傳播,成康之治的分封,也納入中原文化區

含義[編輯]

中原一詞從現存文獻最早可見於《詩經》,如《小雅·南有嘉魚之什·吉日》:「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小雅·節南山之什·小宛》:「中原有菽,庶民采之」; 西漢司馬相如 《喻巴蜀檄》:「肝腦塗中原,膏液潤野草」。但這些中原並非完全是地域概念,而是「平原、原野」的意思。

現代一般使用中原地區稱謂,常指「黃河中下游地區」,以河南省為主體,包括陝西省東部、河北省南部、山西省南部、山東省西部、江蘇省西北部、安徽省北部。

範圍演變[編輯]

四夷表示圖

在中華文明肇始時期,因「天下之中」和「河洛」的地域稱呼專指洛陽一帶,這裡因三代奠基,河洛文化的繁盛而成為中原地區的心臟地帶。先秦時期已有雒邑(今洛陽)為天下中心的說法。隨著華夏族向周圍遷移,其活動範圍擴大,春秋戰國時期,中原的概念延伸至華夏各諸侯國,與秦、吳等邊遠地區相對應。秦代開始,中原一詞的含義進一步拓展,可以指黃河中下游一帶大片地區,包括今河南陝西關中一帶、山西河北南部、山東西部、江蘇西北部、安徽北部。《宋史·李綱傳》:「自古中興之主,起於西北則足以據中原而有東南」之「中原」即指黃河中下游流域。偶爾也指黃河流域諸葛亮《出師表》:「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之「中原」即指黃河流域。

地理[編輯]

中原地域遼闊,北西南三面有太行伏牛熊耳、外方、桐柏大別諸山環抱;中部和東部沃野千里,是一望無際的黃淮平原。被譽為中華民族搖籃的黃河自西向東,穿境而過。淮河水系海河水系的主流以及長江水系的支流丹江也流經中原。中原自古為咽喉要地,被視為「中國之處而天下之樞」。

中原地區廣袤的平原是古代黃河河水沖積的泥沙堆積而成。這裡冬季雖受蒙古高壓的影響,常刮西北季風,天氣乾燥少雨。但到夏季又受太平洋高氣壓影響,從太平洋刮來的東南季風,帶來了溫熱濕潤的空氣,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赤道西北風逐漸南移形成的不良影響。

文化意義[編輯]

文化意義上的中原,表示中華文明的發源地、中華文化的象徵,是正統中華文化的代名詞。作爲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中原是漢民族的文化象徵源頭。

歷史上,從文化意義的角度,東晉衣冠南渡,京師自洛陽遷都金陵因而南北朝時被視為文化中心的江南被稱爲「文化中原」。這與華夏民族起源中原有關,古代華夏族通過與周邊民族融合形成中國主體民族漢族。事實上,由秦朝北宋定都中原的各個民族政權(即中原王朝),除蒙古族元朝滿族清朝外,其他民族均完全同化於漢民族之中。

元朝定都元大都,及後明朝正式定都於北京後,以北京周邊作為核心,中國歷史重心移至華北地區

文獻記載的「中原」例子[編輯]

陳亮:「荊、襄之地...可以爭衡於中國(中原)矣。」[4]
西晉時,江南童謠曰:「局縮肉,數橫目,中國(中原)當敗吳當復。」[5]
黃池之會,「吳彊,陵中國(中原)」[6]
越王無彊「北伐齊,西伐楚,與中國(中原諸國)爭彊」[7]
范睢說:「今夫韓、魏,中國(中原)之處而天下之樞也。」[8]
黃歇說:「王破楚於以肥韓、魏於中國(中原)而勁齊,韓、魏之強足以校於秦矣。」[9]

參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辭海》釋「中原」:古稱河南及其附近之地為中原,至東晉南宋亦有統指黃河下游為中原者。
  2. ^ 張新斌. 中原文化與商都文化初論. 《黃河科技大學學報》. 2007年, (04期). ISSN 1008-5424. 
  3. ^ 李民. 《中原文化與民族復興》.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0: 第7頁. ISBN 9787215072756. 
  4. ^ 《宋史》卷四百三十六《陳亮傳》:「 荊、襄之地,在春秋時,楚用以虎視齊、晉,而齊、晉不能屈也。及戰國之際,獨能與秦爭帝。其後三百餘年,而光武起於南陽,同時共事,往往多南陽故人。又二百餘年,遂為三國交據之地,諸葛亮由此起輔先主,荊楚之士從之如雲,而漢氏賴以復存於蜀;周瑜、魯肅、呂蒙、陸遜、陸抗、鄧艾、羊祜皆以其地顯名。又百餘年,而晉氏南渡,荊、雍常雄於東南,而東南往往倚以為彊,梁竟以此代齊。及其氣發泄無餘,而隋、唐以來遂為偏方下州。五代之際,高氏獨常臣事諸國。本朝二百年之間,降為荒落之邦,北連許、汝,民居稀少,土產卑薄,人才之能通姓名於上國者,如晨星之相望;況至於建炎、紹興之際,羣盜出沒於其間,而被禍尤極,以迄於今,雖南北分畫交據,往往又置於不足用,民食無所從出,而兵不可由此而進。議者或以為憂,而不知其勢之足用也。其地雖要為偏方,然未有偏方之氣五六百年而不發泄者,況其東通吳會,西連巴蜀,南極湖湘,北控關洛,左右伸縮,皆足以為進取之機。今誠能開墾其地,洗濯其人,以發泄其氣而用之,使足以接關洛之氣,則可以爭衡於中國矣,是亦形勢消長之常數也。」
  5. ^ 《晉書.卷二十八.志第十八.五行中.詩妖》武帝太康三年平吳後,江南童謠曰:「局縮肉,數橫目,中國當敗吳當復。」
  6. ^ 《秦本紀》悼公九年,晉定公與吳王夫差盟,爭長於黃池,卒先吳。吳彊,陵中國。
  7. ^ 《越王句踐世家》王無彊時,越興師北伐齊,西伐楚,與中國爭彊。
  8. ^ 《范睢蔡澤列傳》范睢因進曰:「...今夫韓、魏,中國之處而天下之樞也,王其欲霸,必親中國以為天下樞,以威楚、趙。楚彊則附趙,趙彊則附楚,楚、趙皆附,齊必懼矣。齊懼,必卑辭重幣以事秦。齊附而韓、魏因可虜也。」
  9. ^ 《戰國策.秦策四.頃襄王二十年》:「...王破楚於以肥韓、魏於中國而勁齊,韓、魏之強足以校於秦矣。齊南以泗為境,東負海,北倚河,而無後患,天下之國,莫強於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