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前往: 導覽搜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簡稱 憲法
提案方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改委員會
公布日期 1982年12月4日
施行日期 1982年12月4日
最新修正 2004年3月14日(第4次修正)
類別 憲法
立法歷程
修正案
收錄於維基文庫的法律原文:
現狀:施行中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
陝甘寧邊區抗戰時期施政綱領
陝甘寧邊區施政綱領
陝甘寧邊區憲法原則
共同綱領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五四憲法 七五憲法 七八憲法
八二憲法 修正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法,擁有最高的法律效力。

1954年9月20日,首部憲法由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北京市議決通過。在經歷「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兩次修憲後,現行憲法於1982年12月4日由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並於當日公布施行,其後又在經過多次憲法修正案後形成了現行憲法。[1]

現行憲法全文共4章、138條,闡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社會主義性質,彰顯了民主集中制的理念,明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規定了以人民代表大會制為主的中央和地方國家機關結構,明示了中國實行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並明列其基本國策。[1]

制憲歷史[編輯]

政協憲草和民國憲法[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民國三十五年國共兩黨憲草爭執與結果[2]
爭執議題 中國國民黨觀點 中國共產黨觀點 最終憲法
人權保障 間接保障 積極保障 積極保障
國民大會 有形國大 無形國大 有形國大
國大職權 選罷創復四權 選罷兩權 暫有選罷兩權
立法委員選舉 國大選舉 人民直選 人民直選
政體 總統制 內閣制 內閣制
行政院對立法院負責 無需負責 負責 負責
司法行政權 屬於司法院 不屬於司法院 不屬於司法院
監察院同意權 無需同意權 有同意權 有同意權
監察委員選舉 國大選舉 省議會選舉 省議會選舉
地方制度 省縣自治 聯邦省縣 省縣自治
憲法修改 有形國大 無形國大 有形國大
國共兩黨在1946年1月政治協商會議上達成政協憲草決議案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國民政府依據《國民政府建國大綱》著手推進憲政的實施;同年10月10日,作為領導抗戰成功的執政黨中國國民黨與最大的反對黨中國共產黨重慶協商並簽立「雙十協定」,確定以軍隊國家化、政治民主化、黨派平等、地方自治之途徑達到和平民主建國,儘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商討制憲事宜。1946年1月10日至31日,中國國民黨8人、中國共產黨7人、中國民主同盟9人、中國青年黨5人、無黨派人士9人等38位代表在重慶召開政治協商會議[3],通過政府改組案、和平建國綱領案、軍事問題案、國民大會案、協定五五憲草的修改原則12項,並決定組織憲草審議委員會。政協決議案之憲法草案部分依據中共建議和要求,較大幅度修改了五五憲草。依照政協決議,國民大會成為無形機構,立法院直接民選產生,監察院職權擴大,且地方制度稱為聯邦體制,省得制定省憲。因政協憲草遠離孫中山五權憲法理論,因而觸犯了國民黨黨章[4]引起國民黨內部較大反彈;隨後的國民黨六屆二中全會則提議恢復五五憲草,並因此事釀成了國共之間的嚴重政治摩擦[3]

政協會議閉幕後,依決議成立憲草審議委員會,經中共代表周恩來和國民黨王世傑推薦[5],民社黨的張君勱主持起草了這份《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保留了三民主義的基本思想並貫徹政協憲草決議案內容[6],落實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以及內閣制之民主憲政等精神。憲草期間中共代表與張君勱多次私下協商憲草問題,並在達成一致後再提交審議會審議[7]。但中共因解放區獨立要求地方法官民選問題,以及行政院等問題,而對憲草審議委員會四月底的憲法草案仍持保留意見。又加上此時國共軍事衝突擴大,憲草審議工作從此未能繼續[8]。故四月底政協憲草版本為制憲國民大會實際開始審議時之藍本。

1946年10月,國共軍事衝突擴大,且雙方就改組國民政府後之中共代表名額問題和東北問題僵持不下[3]。國府為及早結束訓政,決定單方面召集國民大會,此舉立即招致中共反對。11月15日,制憲國民大會在中國共產黨缺席、但制憲國大代表仍超過法定人數的情況下於南京召開。

1946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憲法》經國大三讀通過。[9],並咨請於民國36年(1947年)元旦公布、於同年12月25日施行。[10]自此,中華民國結束訓政時期,正式進入憲政時代。中共官方則認為,《中華民國憲法》是一部獨裁的偽憲法,限制了人權,違背了政協決議。 [11][12]

有比較憲法學者觀點認為[13][14],1924年孫中山先生在《建國大綱》中提出了解決中國政治體制的構想,即五權憲法,即指政權包括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權,治權包括立法、行政、司法、考試、監察權五權[15]。這是孫中山先生在總結世界各國政體,尤其是在總結了美國的三權分立憲法後的結論。監察亦稱彈劾權,來源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希斯洛的《自由》一書,在該書中,他曾提出四權分立模式,即在三權之上又加上了彈劾權。監察與考試分別對應中國古代的御史科舉

政協共同綱領[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新民主主義即人民民主主義的國家,實行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團結各民主階級和國內各民族的人民民主專政,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為中國的獨立、民主、和平、統一和富強而奮鬥。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第一條

1949年9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通過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以取代正在行憲狀態、但不被中國共產黨中國民主同盟等黨派承認的《中華民國憲法》,這部綱領具有臨時憲法的性質,規定了政權機關的組成和新政府的軍事、經濟、文化教育、民族政策、外交政策。

早在1949年劉少奇秘訪蘇聯和1950年初毛澤東首次訪蘇之時,史達林就已建議中共籌備制憲[16]。1952年,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史達林第三次督促正在訪問蘇聯劉少奇儘快制定憲法以解決合法性問題和「組織一黨的政府」[17]。至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才在1952年底開始醞釀憲法。學者張鳴認為,史達林之所以極力建議中共制憲,除解決新政府自身合法性問題外,還有對中國向民族主義方向發展的擔憂。[16]他認為,「徹底斷掉中國走南斯拉夫道路的可能性,才是史達林在中共明顯表示不情願的情況下,堅持要中國制憲的背後原因。」[16]

憲法起草和公布[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條

1952年12月1日,中共中央下發了《關於召開黨的全國代表會議的通知》,通知認為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制定憲法的條件已經具備,準備制憲。1952年12月24日,第一屆全國政協常委會第四十三次會議上,周恩來代表中國共產黨提議起草憲法;政協通過了這一提議。1953年1月1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把制定憲法列為1953年的三項任務之一。1953年1月13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二十次會議決定由毛澤東等三十餘人組成憲法起草委員會[16],即形式上制憲機關為中央人民政府

毛澤東於1953年3月初在修改審定的《憲法草案初稿說明》中指出:「憲法的基本任務,就是要從國家的制度、國家的權力和人民的權利等方面作出正確的適合歷史需要的規定,使國家在過渡時期的總任務的完成獲有法律上的保證。憲法草案的主要努力,首先用在這個目的上。」[16]因此,這部憲法實質上具有了一定的過渡性質。[18],憲法序言即規定了「國家在過渡時期」「逐步實現國家的社會主義工業化,逐步完成對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

1953年底,中共中央成立憲法初稿領導小組,毛澤東帶領核心起草小組成員陳伯達胡喬木田家英南下杭州,親自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6]但是這四人均非憲法學出身,只得搜集1936年蘇聯憲法1952年羅馬尼亞憲法英語1952 Constitution of Romania等憲法,邊學邊寫[19]。其中也不乏獨創,例如蘇聯等國憲法均沒有的長篇大論式的憲法序言[20][16]

初稿小組於1954年2月提出初稿,並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內部審議。1954年3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由陳伯達等組成憲法小組,負責對憲法草案初稿的條文作最後的修改,提交中央討論;同時組成憲法起草委員會辦公室,由李維漢為秘書長。總的程序是:憲法先是由毛澤東的起草小組起草,然後送交中共中央政治局,由黨的憲法小組具體負責潤色、並得到政治局確認。即實際制憲機關為中共中央[21]

隨後的整個過程,基本按照毛澤東在給劉少奇信[22]中規定的進度進行:

  1. 2月前完成憲法草案初稿,並隨將此項初稿送中央各同志閱看。
  2. 2月上半月將初稿複議,鄧小平、李維漢兩人參加。然後提交政治局(及在京各中央委員)討論作初步通過。
  3. 3月初提交憲法起草委員會討論,在3月份內討論完畢並初步通過。
  4. 4月內再由憲法小組審議修正,再提政治局討論,再交憲法起草委員會通過。
  5. 5月1日由憲法起草委員會將憲法草案公布,交全國人民討論四個月,以便9月間根據人民意見作必要修正後提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作最後通過。

約有一億五千萬人參與了首部憲法的討論,提出的意見有138萬多條。另有各省、市、縣人民代表大會的596萬多名代表也發表了意見[23]。毛澤東表示,「這些意見,可以分作三部分。其中有一部分是不正確的。還有一部分,雖然不見得很不正確,但是不適當,以不採用為好。既然不採用,為甚麼又要搜集呢?搜集這些意見,有甚麼好處呢?有好處,可以了解在這八千多人的思想中對憲法有這樣一些看法,可以有個比較。第三部分就是採用的,這當然是很好的、很需要的。」[24]根據徵求所得的意見,憲法起草委員會對原來的草案作了修改後,交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舉行臨時會議討論通過,形成了憲法送審稿。

1954年9月20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代表們共投票1197張,同意票為1197張,全票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25]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人民法院獨立進行審判,只服從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954年)

這部憲法規定公民擁有遷徙自由、居留權等,還納入了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條款,行文上頗具建設性。[16]此時,由於民主黨派尚能發揮監督制約作用,且捍衛1946年政治協商會議的決議仍然是中共反對國民政府有力的宣傳武器[26],因此1954年憲法仍未遠離8年前政治協商會議決議精神和5年前共同綱領的民主原則,例如全國人大的設置,內閣制,國家元首統帥軍隊等等。有觀點認為,這部憲法的諸多條款,例如人民法院獨立審判,公民自由遷徙權,罷工權,均達到了1949年以來各部憲法無法超越的高度[27]

事實上,這部憲法很快就被虛置,幾乎成了一紙空文。[16]1958年8月21日,毛澤東在北戴河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表示,「法律這個東西沒有不行,但我們有我們的一套,……不能靠法律治多數人。多數人要養成習慣。民法、刑法那樣多條文誰記得住?憲法是我參加制定的,我也記不得了。我們的規章制度,大多數、百分之九十是司局搞的,我們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決議、開會,一年搞四次。」[16]實際上表明了憲法法治受到了漠視,法制觀念尚未成熟。

修憲歷史[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曆部憲法之比較
項目 共同綱領 五四憲法 七五憲法 七八憲法 八二憲法
領導階級 工人階級
正文是否明確共產黨領導
是否明確共產黨遵守憲法
國家元首 中央人民政府主席 國家主席 全國人大常委會 全國人大常委會 國家主席
最高國家權力機關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常設機關 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政府首腦提名權 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 國家主席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國家主席
行政機關 政務院和國家計劃委員會 國務院
檢察機關 人民政府檢察署 人民檢察院 公安機關 人民檢察院
地方政權機構 人民政府 人民委員會 革命委員會 人民政府
基層政權機構 人民政府 人民委員會 人民公社 人民政府
武裝力量統率 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 國家主席 中共中央主席 國家中央軍委主席
是否明定人權保障
是否明定公民一律平等
是否明定遷徙權
是否明定罷工權
是否允許私有制

由於政治制度建設歷經曲折,《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共經歷三次重大修改,每次大修都面目全非,等同於重新制憲[28]。因此有學者批判其憲法的修改更多的意義在於反映當時的政治形勢為當權者立碑,而非約束政府的行為。但也有學者指出,每次修憲都意味著中國共產黨施政理論的修正,意味著社會主義憲政的完善。還有學者總結,憲法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法律框架。每當專政方式完善一次,就要修改憲法。[29]

七五憲法[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中國共產黨是全中國人民的領導核心。工人階級經過自己的先鋒隊中國共產黨實現對國家的領導。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是我國指導思想的理論基礎。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975年)

隨著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的完成,又加上1957年發生反右運動與民主黨派完全退出監督,原憲法的眾多條文與形勢愈加不合,也導致了包括憲法制定者在內的中共領導人認為該憲法已經過時[30][31]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後,憲法所設置的國家主席劉少奇處於囚禁狀態,不能正常工作。1969年劉少奇死後,國家主席長期空置,原有憲法體制已無法繼續,修憲迫在眉睫。1970年,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提議廢除國家主席職務,遭到中共眾多領導反對,爆發廣泛爭議[32],修憲陷入僵局。1971年,林彪叛逃蘇聯後,廢除國家主席已成定局,修憲工作終於有所進展。[31]故於1975年1月17日在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第二部憲法正式通過。[31]

這部憲法的合法性後來受到了質疑。因為通過該法律的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並非依照《五四憲法》和《選舉法》規定,由人民直接選舉的地方人民代表大會產生,而是由「民主協商」方式產生,即由各省、市、自治區革命委員會和軍隊等方面推選、指定或特邀的,其本身即違背了程序正義[31]同時,七五憲法沒有由一個憲法修改委員會主持修改,也沒有提交全民討論,修憲的過程也並未公開透明,甚至直到該部憲法被通過四天後才由《人民日報》受權公布。[31]

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是人民群眾創造的社會主義革命的新形式。國家保障人民群眾運用這種形式,造成一個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紀律又有自由,又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的政治局面,以利於鞏固中國共產黨對國家的領導,鞏固無產階級專政。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975年)

此外,由於該憲法產生於文革時期,大量的文革語言進入憲法。該憲法保留了極為簡單的公民權利條款,刪除了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規定。[31]

這部憲法首次在正文納入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大量將中國共產黨的機構納入國家機構運作體系中,帶有濃重的「文革」色彩。[31]七五憲法規定,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統率全國武裝力量,導致了「黨國不分」的現象[31]。同時,憲法正文還寫入了毛澤東思想,使得這部憲法實質上更接近於一部黨章。[31]

同時,這部憲法還廢除了選舉制度,改變由人民直接選舉和下級人大間接選舉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實行「民主協商選舉」的形式。[31]

有人認為,七五憲法是起草者們對憲法基本知識幾乎一無所知,憲法完全從政治需要的角度制定的,是對「文革」在「法律上」的總結,是對「無法無天」的法律認定[33]

七八憲法[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中國共產黨是全中國人民的領導核心。工人階級經過自己的先鋒隊中國共產黨實現對國家的領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指導思想是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978年)

1976年「文革」結束後,國家政治形勢再度發生重大變化,重新修憲又提上日程。[34]1977年,中共中央決定成立憲法修改委員會,該委員會完全由中共中央中央政治局委員組成。同時,其名單僅由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而沒有經過合法的法律程序。[34]憲法修改委員會在事實上也並未投入運作。中共中央政治局內部指定的憲法修改小組直接承擔了憲法草案的修改工作,使得中央政治局的討論幾乎相當於憲法草案的討論,而當時詳細記錄討論的檔案至今尚未公開。[34]憲法草案完成後,1977年10月,中共中央發出通知「徵求黨內外群主對修改憲法的意見」。這次徵求群體主要以黨內人士為主,也包括一小部分的非黨群眾和黨外人士。[34]不過,這次徵求意見的實際價值卻受到了廣泛質疑,在「兩個凡是」的傾向下,憲法討論顯得死氣沉沉。[34]

第一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勝利結束,使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議進入了新的發展時期。根據中國共產黨在整個社會主義歷史階段的基本路線,全國人民在新時期的總任務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開展階級鬥爭、生產鬥爭和科學實驗三大革命運動,在本世紀內把我國建設成為農業、工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現代化的偉大的社會主義強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1978年)

新憲法於1978年3月5日在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通過。[34]

新憲法修正了1975年憲法的一部分文革語調[34][35],恢復了被取消的檢察機關,但仍保留了「大鳴,大放,大字報」的說法。[34]

此外,該憲法恢復了《五四憲法》部分公民權利條款,不過並未恢復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規定。[34]

這部憲法正文延續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相關條款,仍將中國共產黨的機構納入國家機構運作體系中,帶有濃重的「文革」色彩。[31]七八憲法規定,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統率全國武裝力量。[31]。同時,憲法正文繼續寫入了毛澤東思想,使得這部憲法實質上只是對七五憲法的小修小改[31],是《五四憲法》和《七五憲法》之間的折中妥協。

同時,這部憲法恢復了選舉制度,取消「民主協商選舉」的形式,規定人大代表「由無記名投票選舉產生」,但加注了「應經過民主協商」的限制條件。[31]

八二憲法[編輯]

1982年,隨著中共「撥亂反正」的深入,文化大革命已經被完全推翻。修改原憲法,使之適應形勢再度成為迫切需求。[36]1980年,經全國人大決定,正式成立了由葉劍英宋慶齡彭真主持,包含民主黨派、社團團體主要負責人和法學家在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改委員會」[36]。憲法修改委員會主委葉劍英強調,「經修改的憲法應當反映並且有利於我國社會主義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和文化制度的改革與完善。法制的民主原則、平等原則、司法獨立原則應當得到更充分實現,在憲法修改中作出適當規定。」[36]

憲法修改委員會成立後立即投入了運作,這次修憲醞釀討論的廣泛程度均超越前兩次修憲。[36]在修憲討論過程中,憲法修改委員會秘書長胡喬木曾提出將全國人大代表的數量削減至1000人,於全國人大下設立兩個院,各500人,使全國人大成為常設機構,以改變人大「橡皮圖章」的印象。[36]另有委員提出,仿效蘇聯最高蘇維埃設立聯盟院和民族院的制度,「按地區產生的代表組成一院,按行業界別產生的代表組成另一院」。[36]而以鄧小平和葉劍英為首的反對者認為,「如果兩家意見不一致,協調起來非常麻煩,運作很困難」。[36]最終雙方達成折衷,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職權大為擴大,使之成為常設立法機關,有權制定絕大部分法律和審議應當由全國人大批准的法律。[36]

此外,在修憲過程中,許多法學學者的專業意見也得到了採納。如經濟學者孫冶方就曾給憲法修改委員會寫信,建議取消「國家由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指導思想」條款,得到了憲法修改委員會的肯定。[36]同時,這部憲法也恢復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條款。[36]

憲法修改委員會副主委彭真在有關會議上曾說明修改憲法的四個原則[36]

  1. 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修改憲法的總的指導思想。
  2. 憲法一定要從中國的實際出發。
  3. 憲法只能寫現在能夠定下來的,最根本、最需要的東西。憲法要起到統一思想、進一步鞏固安定團結、保證四化建設等工作順利進行的作用。
  4. 以1954年憲法為基礎,總結正反兩個方面的經驗,繼承1954年憲法,發展1954年憲法。

當年,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再度重新制定憲法。該憲法構成了現今憲法的主體部分。[36]

修憲後的憲法版本刪除了諸如「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文革語言[37],一定程度上理順了黨和國家,行政、立法和司法的關係,將中國共產黨黨務機構分離出國家機構運作體系,取消了「國家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條款,不在具法律效力的憲法正文直接出現「中國共產黨」字樣[36],實現了黨政分開,明確區分了立法權、司法權和行政權,還破天荒的規定了包括中國共產黨在內的「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36][1]

該憲法重新設立在七五憲法中廢除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職務,作為國家元首機構,但不再設立最高國務會議國防委員會,國家主席成為虛位元首。對於關鍵的軍隊歸屬問題,廢除七五和七八憲法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統帥軍隊的規定。相對於五四憲法,該憲法採用了折中方案,即設立一個國家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全國武裝力量,與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並列。[1]

八二憲法的制定過程是歷部憲法中最為民主的,被評價為建國後「迄今為止最好的一部憲法」。但也有觀點認為,這部憲法也有其局限性,如「四項基本原則」的入憲,領袖個人意志的權重顯然是更大的。[36]

1988年,順應當時的改革形勢[38],第七屆全國人大修改憲法第十條和第十一條。允許私營經濟出現,並准許土地使用權轉讓。

1993年,鄧小平南巡後,為準許市場經濟體制發展,第八屆全國人大修改憲法總綱大部分條款和序言部分,以及地方人大代表選舉部分。正式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並將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寫入序言。

1999年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為順應形勢發展[39],將憲法部分條文再度修改,修改後的憲法進一步提高了私有經濟地位,並廢止「反革命罪行」的條款。

八二憲法與蘇聯七七憲法比較
各項 八二憲法 蘇聯七七憲法 對應條文
是否明確領導階級 工人階級 包括各階級之全體勞動人民 蘇§1中§1
正文是否明確共產黨領導 蘇§6
是否明確共產黨遵守憲法 蘇§6中§5
議會是否人民直選 蘇§98中§59
國家體制 單一制 聯邦制 蘇§70中§30
國會制度 一院制 兩院制 蘇§110中§57
政治體制 內閣制 內閣制 蘇§130中§92
是否設置權力制衡 設置 蘇§115
國家元首 國家主席 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 蘇§121中§80
是否設置全民公決 蘇§5

2004年,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再度修改了憲法。除將「三個代表」寫入憲法外,原條文中的戒嚴狀態更改為緊急狀態並授權國家主席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決定宣布緊急狀態,另外,「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說法也寫入憲法。

2008年,有報導[40]稱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將修改憲法以增加黨總書記胡錦濤提出的科學發展觀,但最終未修改。

憲法內容[編輯]

現行憲法分為序言、總綱、公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國家機構以及國旗國歌國徽首都五部分組成。序言部分簡介建國歷史,中國共產黨的基本政策和基本國策,以及國家的基本性質與基本形式,和憲法的效力。總綱則明確國體,基本國策等。公民基本權利和義務則闡述各項人權和公民應盡義務。國家機構部分則規定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最高權力機關同時作為立法機關。實行議會制,最高國家行政機關中央人民政府國務院對全國人大負責。國家主席為「形式上」的國家元首,不負責政府工作,但可提名作為政府首腦國務院總理人選交由全國人大通過。軍事指揮部門(中央軍事委員會)獨立於行政部門,對全國人大負責。最高司法部門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由全國人大產生,分別對全國人大負責,對行政部門獨立。最後一部分則規定了國家的基本標誌,即國旗國歌國徽等。

釋憲與修憲[編輯]

根據2004年修正後的最新憲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有權修改憲法,第六十四條更具體規定了修改憲法的程序;第六十七條第一款和第四款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負責行使解釋憲法和法律的職權,但憲法中並未說明在何種條件下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這一職權。《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二章第四節第四十二條規定中國法律有以下情況之一的,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

(一)法律的規定需要進一步明確具體含義的;
(二)法律制定後出現新的情況,需要明確適用法律依據的。

但是也沒有明確說明解釋憲法的具體程序。

憲法評價[編輯]

正面[編輯]

官方認為,這部憲法是「維護和實現百姓權益最根本的保護神」[41],是代表了工人階級意志的憲法,[42],是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運行的法律保障[43]

負面[編輯]

有學者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一部不自洽的憲法,始終無法理順政黨和國家的關係。該觀點認為[44],中共立憲的理論基礎,強調憲法是共產黨意志的體現,是所謂「工人階級專政」的體現,因此,它當然就不可能成為各個黨派團體共同遵守的公平規則。例如它明文第一條就強調國家的基礎是某一階級的專政,從而使該階級的政黨賦有特權(例如法定其居於領導地位),而政黨特權與平等權利是互相矛盾的。同時,部分中國民主運動人士用來作為要求中國共產黨保障公民權利的法律依據[45]

迄今為止,中國大陸各級法院以憲法為法律依據進行的審判僅有齊玉苓一案[46]。時1990年,山東省高院直接援引憲法第四十六條之公民受教育權宣布其勝訴。時任最高院民事庭之庭長黃松有2001年8月13日在《人民法院報》撰文《憲法司法化及其意義》,稱此案「開創了法院保護公民依照憲法規定享有的基本權利之先河」,「創造了憲法司法化的先例」等。然而,2008年12月,齊玉苓案的最高法司法解釋被廢,有法學界人士稱這意味著法院將不能援引憲法裁判。[47]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1.2 1.3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2014年1月1日第一版. 北京: 中國法制出版社. 2004年3月14日 [2017-06-16]. ISBN 9787509358078 (中文(中國大陸)‎). 
  2. ^ 李炳南,政治協商會議與國共談判,永業出版公司
  3. ^ 3.0 3.1 3.2 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第七編,戰後中國
  4. ^ 1923年1月2日,中國國民黨公布《黨綱》,包含了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兩個部分。
  5. ^ 此事見張君勱助手蔣勻田所著,中國近代史轉折點
  6. ^ (制憲)國民大會審議及通過憲草經過可參(制憲)國民大會秘書處編:《國民大會實錄》,1946年版;最後通過「憲法」與政協憲草不同點可參陳茹玄:《中國憲法史》,(台北)文海出版社(影印)原:1947年版,第284—289頁。
  7. ^ 蔣勻田,中國近代史轉折點,香港:友聯出版公司,1976
  8. ^ 蔣勻田,中國近代史轉折點,頁63
  9. ^ 最終憲法幾乎為政協憲草原本,除了有兩點與政協憲草明顯不同:一是國民大會恢復為有形組織,二是取消省憲。參見蔣勻田回憶錄。
  10. ^ 國民大會實錄 制憲會議 1946年12月出版 中編 第六章 中華民國憲法之制定 第五節 憲法實施之準備程序及憲法施行日期之議定 (乙)憲法施行日期之議定 第五七八頁
  11. ^ 周恩來選集,上,人民出版社,頁264
  12. ^ 張晉藩等,舊中國反動政府制憲醜史,北京:通俗讀物出版社,1955年
  13. ^ 憲法比較可參見點評:五權憲法與今日中國憲法之比較 北京大學教授商德文, 2006年11月13日,憲法比較中國的憲法與憲政和《評中共偽憲法》,台北:中央日報社,1954年 等
  14. ^ 韓大元編著:《1954年憲法與新中國憲政》,湖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465—498頁
  15. ^ 孫中山全集,中華書局 或者 國父全集,近代中國出版社(台北)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騰訊新聞. 共和國辭典44期:「五四憲法」. 騰訊網歷史. [2017-06-22] (中文(中國大陸)‎). 
  17. ^ 〈劉少奇1952年10月30日給毛澤東並中央的信〉,轉引自韓大元:《1954年憲法與新中國憲法》(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4),頁55-56。 
  18. ^ 毛澤東亦曾表示,「我們的這個憲法是社會主義類型的憲法,但還不是完全社會主義的憲法,它是一個過渡時期的憲法。」(註:《憲法學資料選編》,26頁,中央廣播電視大學出版社,1985),「一旦社會主義制度建成,憲法的使命就完成了,就要被完全的憲法所取代」(蔡定劍:《歷史與變革》,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7年3月,48頁)這種說法意味著憲法在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完成後即已經失效。
  19. ^ 見1954年1月15日毛澤東給劉少奇並中央各同志的信,載《毛澤東文集》,第六卷,頁320-21
  20. ^ 史敬棠談話記錄,1996年6月29日 「社會主義類型的憲法,毛主席看了1918年蘇俄憲法、1936年蘇聯憲法、東歐國家的憲法,把列寧寫的《被剝削勞動人民權利宣言》放在前面,作為第一篇。毛主席從中受到啟發,決定在憲法總綱的前面寫一段序言。」
  2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典》中國經濟出版社1994年6月第1版
  22. ^ 《毛澤東文集》,第六卷,頁320-21
  23. ^ 毛澤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起草委員會第七次會議上的講話,1954年6月11日,轉引自《毛澤東傳(1949-1976)》,上冊(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頁316。
  24. ^ 毛澤東:〈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載《毛澤東文集》,第六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頁324-31。
  25. ^ 中國青年報》1954年9月30日
  26. ^ 1946年國共內戰中,中共的說法一直是「國民黨撕毀政協決議,發動內戰」。參見周恩來傳,上冊,中央文獻出版社
  27. ^ 五四憲法貢獻了什麼
  28. ^ 參見任進,關於現行憲法變革的模式選擇和部分內容,中國法學,2003年第三期,「全面修改是指憲法修改機關按照憲法修改程序對原有憲法內容、結構等的全面變更。」「我國的情況是,自1954年」,「共進行過三次全面修改(1975年、1978年和1982年)」,例如1975年憲法條文對1954年憲法原本刪減幅度高達3/5,參見1954年憲法,人民出版社,1954,和1975年憲法,人民出版社,1975
  29. ^ 殷嘯虎/房保國 論我國現行「政策性修憲」模式的局限性 憲法修改的起因和動機之官方表述,可以參見一典型範例《張春橋在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修改憲法的報告》,1975年1月13日
  30. ^ 關於五四憲法的歷史反思
  31. ^ 31.00 31.01 31.02 31.03 31.04 31.05 31.06 31.07 31.08 31.09 31.10 31.11 31.12 31.13 騰訊新聞. 共和國辭典第42期:七五憲法. 騰訊網歷史. 2011年 [2017-06-22] (中文(中國大陸)‎). 
  32. ^ 參見周恩來傳,下冊,中央文獻出版社
  33. ^ 程燎原,王人博.贏得神聖權利及其救濟通論[M] 387頁,青島:山東人民出版社,1998
  34. ^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34.6 34.7 34.8 騰訊新聞. 共和國辭典第43期:七八憲法. 騰訊網歷史. 2011年 [2017-06-22] (中文(中國大陸)‎). 
  35. ^ 即官方聲稱的「清除『四人幫』流毒」,參見《葉劍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報告》
  36. ^ 36.00 36.01 36.02 36.03 36.04 36.05 36.06 36.07 36.08 36.09 36.10 36.11 36.12 36.13 36.14 騰訊新聞. 共和國辭典第44期:八二憲法. 騰訊網歷史. 2011年 [2017-06-22] (中文(中國大陸)‎). 
  37. ^ 此說法開始於1969年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林彪的政治報告,參加《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政治報告》
  38. ^ 私營經濟入憲過程,可參閱 徐慶全:私營經濟是怎麼獲得"准生證"的,北京日報或者 1988年2月28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正式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出《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個別條款的建議》
  39. ^ 此次修憲背景,可參閱近年中國大陸公開出版的《憲法學》教材,或參閱 孫丙珠:《修憲提高了我國憲法的權威和尊嚴》載《法學研究》1999年第3期 
  40. ^ 《中廣資訊》2007-10-30 「10月21日,十七大代表一致通過把胡錦濤總書記提出的「以人為本」,強調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的科學發展觀施政理念寫入中國共產黨黨章,成為全黨的最高行動指南。有專家認為,這有助於中央領導的施政方針在全黨上下、中央到地方得到貫徹落實。有學者分析,繼十七大將科學發展觀作為「黨的創新理論」寫入黨章之後,科學發展觀還可能在明年3月的「兩會」上被寫入憲法。」
  41. ^ 憲法專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 
  42. ^ 中國憲法的制定和修改 新華網. 「憲法以中國共產黨提出的「黨在過渡時期的總路線」作為國家的總任務,並把黨所創建的基本制度和黨所制定的基本方針和重要政策予以憲法化、條文化,為我國後來的民主建設與制度建設奠定了基礎。」
  43. ^ 胡錦濤:憲法為建設小康社會提供法律保障 2002年12月4日
  44. ^ 中國的憲法與憲政
  45. ^ 例如,中國民主建國會張樹斌於2008年1月27日,依照憲法第三十四條和七十九條之規定,向第十一屆人大主席團提交申請,依法參選國家主席,並公布民主改革的施政綱領。參見http://boxun.com/hero/200801/zhangshubin/1_1.shtml
  46. ^ 宋春雨 齊玉苓案憲法適用的法理思考 《人民法院報》 2001年8月13日。
  47. ^ 憲法司法化第一案失敗 網易新聞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法律法規層次
從高到低依次分為:
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單行條例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

在法律的適用上,如果部門規章和地方性法規有衝突,需要提請國務院裁定適用問題。部門規章之間的衝突也需要國務院裁定解決。

先前文件: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制性文件
1954年9月至今
後繼文件:
尚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