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空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華民國空軍
Republic of China Air Forces Flag.svg
中華民國空軍旗

存在時期 1920年至今
國家或地區  中華民國
效忠於  中華民國
軍種 空軍
規模 35,000 人 / 作戰飛機(355架)
隸屬於 國防部空軍司令部
駐地 臺北市中山區北安路387號
裝備 中華民國空軍軍備
格言 忠勇
專用顏色 藍色     
參與戰役 北伐
抗日戰爭
戡亂戰爭
越南戰爭
葉門內戰
指揮官
現任指揮官 ROCAF General's Flag.svg 空軍二級上將司令:沈一鳴
著名指揮官 ROCA General's Flag.svg 陸軍二級上將總司令:周至柔
佩章
軍徽 Republic of China Air Force (ROCAF) Logo.svg
圓標 Republic of China National Emblem.svg

中華民國空軍英語Republic of China Air Force縮寫ROCAF)是中華民國國軍空中武裝力量,以國防部空軍司令部為首,下轄空軍作戰指揮部、空軍教育訓練暨準則發展指揮部、防空砲兵、空軍保修指揮部、空軍官校,作戰聯隊及基地指揮部等單位,員額約35,000人左右。

中華民國《國防報告書》之中指出中華民國空軍的任務是:「平時負責臺海偵巡、維護臺海空域安全,堅實戰備整備及部隊訓練任務,充實戰力完成戰備,主動協助災害防救;戰時全力爭取制空,並協同陸、海軍遂行各類型聯合作戰,以有效發揮空軍作戰之效能,殲滅進犯敵軍,確保國土安全。」[1]

歷史[編輯]

空軍軍史館
抗戰時期國軍飛機
國軍歷史文物館內收藏的油畫。該油畫是以金門空戰爲原型繪製。圖中中華民國國軍的飛機爲F-84
第四戰術機聯隊的教學
中華民國空軍軍史館記載的戡亂戰爭中的戰果

早期[編輯]

  • 1910年,孫中山訓示:『飛航習練,為我黨人才中之不可無,其為用自有不能料之處。』號召華僑與國內青年學習航空。
  • 1912年11月,北洋政府陸軍部設立航空事務處,統管全國航空行政。
  • 1913年,二次革命失敗,孫中山東渡日本,籌辦航空學校於東京,並致書海外華僑,強調飛機為近世軍事運用之最大利器,籌款興辦航空。
  • 1913年,北京政府設立『南苑航校』。
  • 1914年2月,北洋政府派出了4架飛機對白朗起義軍進行偵查,是為中國戰爭史上首次將空軍投入實戰。
  • 1916年6月,孫中山委任日本人坂本壽一中華革命軍東北軍航空總政司令,指揮兩架飛機在山東濰縣袁世凱軍進行威懾性飛行。[2]
  • 1920年,航空局成立於廣州大沙頭,直轄飛機第一、二兩隊,為我空軍建軍之始,當時僅有飛機三架與 JN-4 機兩架。
  • 1921年,雲南設立航校;東三省成立航空處;浙江設立航空教練所。
  • 1923年,陳炯明叛踞東江,孫中山親征東江,飛機兩隊均隨行,航空局長楊仙逸因飛機裝彈爆炸殉職,為中國空軍殉難之第一人。
  • 1923年,廣州飛機製造廠完成『樂士文』機一架,為我國自製飛機之創舉。
  • 1923年,北京政府設立『保定航校』;江蘇設立航空隊。
  • 1924年,孫中山創立軍事飛機學校廣州東山,並有寇蒂斯機三架,由黃埔軍校畢業生中遴選八人學習飛行,號召青年群起學習,此為中國空軍飛行教育之濫觴。
  • 1924年,西北軍成立航空處。
  • 1925年,山東設立航空教練所。
  • 1926年,北伐,航空隊進抵武漢,改組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航空處』。
  • 1927年,國民政府定都南京,成立航空處,飛機重編為一、二兩隊。
  • 1928年,北伐克服北平,接收北京政府之航空機構,為中央航空行政統一之始;航空處改為航空署,直隸於軍政部,轄航空隊四個隊,共有飛機 24 架。
  • 1929年,蔣中正擴建空軍,首創航空班於南京中央軍校,奠定國民革命軍空軍之基石。
  • 1931年,遷杭州筧橋,改稱『軍政部航空學校』。
  • 1932年,中央軍校航空班復擴設為中央政府航空學校杭州筧橋[3]

抗日戰爭[編輯]

抗日戰爭時期,中華民國空軍與日本侵略者作戰,和來華助戰的蘇聯志願航空隊和美國人陳納德領導的飛虎隊一起保衛南京武漢昆明等城市,造就了高志航劉粹剛等空戰英雄;還配合盟軍反攻日本,以中國作為空軍基地,轟炸日本本土。二戰時期,中華民國空軍曾轟炸由日本統治的台灣,在當時防空海報中被稱為「重慶機」。[4]

在1941年中租借法案通過、同年底日本對美宣戰以前,歐美國家基於各自對國際利益的顧慮,刻意忽視日軍在中國戰場的行動;致使中華民國空軍長期操作性能相對落後的劣勢機種與日本軍機對抗。抗戰前期除了蘇聯航空志願隊赴華參戰,國民政府還有試圖招募以外籍飛行員為核心的戰鬥部隊,但是招募而來的部隊戰力極差,因此於1938年解散;直到1941年陳納德獲得美國總統羅斯福的首肯下同意招募組織美籍志願部隊參與對日戰爭。

1941年底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正式參加同盟國後,中華民國空軍自官校第12期學生起大量選派學員赴美訓練,提供更為完整的飛行教育;同時美國正式援助各型戰機供中華民國操作,藉以替換蘇聯製機種。包括早期的P-40、P-43、P-66、A-29等機,後續與美軍同步運用P-40、P-51、B-24、B-25等現役機種,並合組「中美混合聯隊」,編制2個戰鬥機大隊(三、五大隊)、1轟炸機大隊(一大隊),中美兩國飛行員共同組織的戰鬥部隊在中緬印戰場屢獲空中優勢,替抗戰勝利打下基礎。

1943年11月25日發生「中美混合團聯合空襲日軍駐新竹基地」戰役,使日本在臺灣新竹的日軍航空隊遭到慘重的損失。[5]

國共內戰(大陸時期)[編輯]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除了裝備持續接受美國援助全面換裝美式機種外,也接收部份日軍投降後所繳出的飛機裝備,組織架構也另外進行調整及改組,1945年09月裁撤了"中美空軍混合團"另行成立了"空軍第1聯隊"指揮原先的第1、3、5大隊外,原先的航空委員會也正式於1946年06月改組為"空軍總司令部",下轄5個軍區司令部,總編制人員數為129700人,作戰用飛機共556架。全空軍共編制為8個大隊又1個中隊的作戰單位。 為配合空軍番號整編及機種統一,自1946年06月起,空軍各主要作戰部隊番號及種如下:

第一大隊:轄第1、3、4、9四個中隊,大隊部駐防漢口,配備美製B-25J中轟炸機。

第二大隊:轄第2、6、11、30四個中隊,大隊部駐防上海,配備美製C-46D型空運機,之後為配合空運大隊改為"空軍空運第一大隊",先後改名為"空軍空運第二大隊"及"空軍第二十大隊"。

第三大隊:轄第7、8、28、32四個中隊,配合空軍整編計畫,原32中隊於1946年08月01日奉命撤銷,大隊部駐防徐州,配備美製P-51D/K型驅逐機。

第四大隊:轄第21、22、23、24四個中隊,配合空軍整編計畫,原24中隊於1946年08月01日奉命撤銷,大隊部駐防北平,配備美製P-51D/K型驅逐機。

第五大隊:轄第17、26、27、29四個中隊,配合空軍整編計畫,原29中隊於1946年08月01日奉命撤銷,大隊部駐防南京,配備美製P-51D/K型驅逐機。

第六大隊:轄第5、18、19三個中隊,其中第5中隊為使用輕轟炸機,18、19兩個中隊則為驅逐機,主要裝備為日軍投降後所繳出各式飛機為主,大隊部駐防北平,後因零件維修不易至本年度6月正式撤銷。

第八大隊:轄第33、34、35三個中隊,由於內戰尚未全面開打前本大隊直屬航空委員會管轄,擔任部份運輸工作,大隊部駐防上海江灣機場,配備美製B-24M型重轟炸機。

第十大隊:轄第101、102、103、104四個中隊,原名"空軍空運第一大隊",後來為免與配備轟炸機的第一大隊番號混淆,1948年元旦正式改為空軍第十大隊,大隊部駐防南京明故宮機場,配備美製C-46D及C-47B空運機。

第十一大隊:轄第41、42、43、44四個中隊,因為第42中隊於1946年7月換裝新機期間發生集體迷航事件,於該年09月番號正式撤銷,大隊部駐防陜西西安,配備美製P-47D(41與43中隊)及P-40N(44中隊)驅逐機。

第十二中隊:空軍唯一偵察照相部隊,直屬航空委員會管轄,中隊部駐防南京大校場基地,抗戰勝利後擔任全國地形、水利、公路、鐵道測繪及共黨控制區偵察,配備美製F-5E/G(P-38偵察型)及F-10型機。(B-25偵察型)

國共內戰期間(1946年至1949年),中華民國空軍曾多次空襲中共延安的根據地。[來源請求]1948年05月,空軍總司令周至柔開始計劃把一部分機關撤到臺灣,稍後更進一步將航空工業與研究單位撤往臺灣。[6]:1841948年 11月至1949年前半年,撤退速度突然加快,空軍總司令部、各軍區司令部、訓練司令部、供應司令部、航空工業局、軍校、各戰鬥部隊多數戰力約35000人,都已撤退到臺灣。[7]:184空軍戰機叛逃數量非常少。[7]:184國府因此掌握臺灣海峽制空權及航道。[7]:184

國共內戰(臺海戰役)[編輯]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臺以後,空軍仍掌握中國大陸東南沿海的空中優勢,直到1960年代;這段期間(在冷戰背景下),除在多次臺海軍事衝突中取得空戰勝利外,也曾協助美國中央情報局穿越「竹幕」,進行空中情報蒐集作業。

1970年代以來,由於國際政治及區域戰略形勢的轉變,中華民國空軍的主要任務逐漸轉變為維護臺海空域制空權,以確保臺澎金馬地區的安全。

空軍勤務援助[編輯]

飛龍計畫[編輯]

1962年01月12日,美國中情局駐臺北代表克萊恩英語Ray Steiner Cline向蔣經國表示,將裝有電子反制設備之C-123運輸機予臺灣,便於反攻大陸時特種作戰空投之用,此為中華民國國防部所稱之「飛龍計畫」[8]之始。09月時,國軍已有30名飛行員赴北卡羅萊納州接受C-123機飛行訓練;1963年02月,美方5架C-123運抵臺灣;07月02日,國軍結訓飛行員駕駛C-123機,在南越執行了首次任務,並在榮市以西之山區空投了代號為「巨人」(Giant)之特戰部隊。[9]

1964年02月,美方再與蔣經國商議。美方決議加強對越北之敵後作戰情報工作,商請中華民國同意美國徵求選用駕駛該型飛機共9個組的空勤人員,並要求中華民國現役空軍飛行員以退役身分轉任中華航空公司,受當時美國支持的越南航空公司雇用,由駐越美軍司令部特戰組節制指揮,協助空投南越情報員至越北。[10]

此任務一直持續到1968年間結束。

越南戰爭[編輯]

越方亦請求中華民國提供C-46運輸機,主要用於救援難民

大漠計畫[編輯]

中華民國空軍從1979年開始每年派遣近百名現役飛行員和地勤人員以 沙烏地阿拉伯 軍人的身份軍援 葉門阿拉伯共和國 的祕密計劃。直到1990年,南北葉門統一,大漠計畫才結束,中華民國空軍共在12年中派出700多位人員[11] [12] [13]

印度洋大地震 (2004年)[編輯]

在幫助東南亞海嘯救災任務前,中華民國空軍C-130塗掉國徽,以避免沒有中華民國國建交之國家的政治爭論 [14][15]

海地地震 (2010年)[編輯]

中華民國國防部並派出空軍C-130運輸機中轉美國亞利桑那州軍事基地加油後,經另一邦交國多明尼加轉往海地運送人道救援物資,這也是中華民國空軍史上最遠航程的海外飛航任務。[16][17]

強烈颱風海燕 (2013年)[編輯]

國防部快速派遣C-130運輸機是首架降落菲國機場的人道救援軍機,總計出動了18架次,運送緊急救援物資逾130噸。[18][19]

願景及展望[編輯]

  • 2009年12月-軍方和漢翔簽訂「翔展計畫」合約,漢翔獲得168億新臺幣的經費,將在4年內為71架經國號進行升級為F-CK-1A/B MLU。其餘56架F-CK-1A/B將於第一波升級結束之後再行評估[20]
  • 2013年5月15日-空軍一架F-16單座戰機因機件故障墜落高雄外海。同年5月20日空軍一架幻象2000戰機在苗栗後龍墜海。兩起事故導致不少軍方人士及立委關注本土國防工業之發展。立委林郁方表示,台灣應該掌握一些本土國防工業,像國產的IDF經國號戰機妥善率就很高,問題就在於可以隨時更換零件、隨時保養。前空軍作戰部司令李貴發提醒軍方,了解原本規定應該檢查項目,是否不夠周全,造成維修與檢查盲點。建議軍方與這兩型戰機製造廠商深入研究與了解,以免影響飛行員信心。另外也表示對於發展本土國防工業,他則憂心經國號戰機性能較差的問題,但仍支持本土國防工業應該要加強[22]
  • 2014年9月25日-空軍司令部以建立「早期預警、防敵奇襲、遠距接戰」之空軍戰力為目標[23]
    • 建立遠距偵蒐、爭取早期預警。
    • 整合C4ISR系統,有效發揮戰場管理功能。
    • 自力研製、籌購遠距精準反制武器,提升反制效能。
    • 規劃下一代戰機、強化整體戰力、爭取攻勢機動。
    • 整合產、官、學資源,重點發展航太科技,獲取主動優勢。
    • 精實兵力結構、適切組織調整,發揮編裝效能。
    • 精進教育訓練,提升人員素質,達到以質勝量。

軍備[編輯]

中華民國空軍軍備以美制裝備為主,直到1990年代的二代機計畫購入了法國幻象戰機和自製經國號戰機。全軍大致上共有350架戰機。

採購計畫[編輯]

計畫中:

組織架構[編輯]

標誌及佩章[編輯]

軍徽[編輯]

Republic of China Air Force (ROCAF) Logo.svg

  • 青天白日國徽象徵軍人效忠國家,保衛國家疆域之意涵。
  • 飛鷹雙翅:飛鷹是飛行速度最快、膽量最大的鳥類,世界上許多國家的空軍都用飛鷹當成象徵,在空軍軍徽的飛鷹代表「有我無敵,冒險敢死」之精神。
  • 國花梅花象徵克服惡劣環境、堅忍不拔之精神,代表國軍軍人有克服自然堅忍不拔之毅力,為救國戰勝一切的本能,贏得最後之勝利。
  • 嘉禾代表祥瑞及豐收戰果之意。

軍旗[編輯]

Republic of China Air Forces Flag.svg

機身國籍識別標誌[編輯]

帽徽、領徽[編輯]

空軍帽徽.JPG

階級肩章[編輯]

空軍軍銜1.JPG 空軍軍銜2.JPG 空軍軍銜3.JPG

軍歌[編輯]

空軍儀隊衛兵
大直空軍司令部

軍事院校[編輯]

主專長[編輯]

不同於陸軍、海軍以官科分別及官科領章肩章圖示辨識,空軍所有士官、軍官、將官穿著禮服的領章統一圖示、以一對翅膀及三葉螺旋槳合體的徽章為主

  • 徽章請參考士兵臂章內的等級上方標誌

歷任司令[編輯]

名人[編輯]

黑蝙蝠中隊(34中隊隊徽是民國47年,由李崇善少校、王樑少校、孫大陸中尉及劉敬賢中尉四人共同設計)隊徽
黑貓中隊(35中隊)隊徽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http://air.mnd.gov.tw/Publish.aspx?cnid=938&p=56502&Level=1
  2. ^ http://cwlam2000.0catch.com/cafx33.htm
  3. ^ http://air.mnd.gov.tw/Publish.aspx?cnid=954&p=12569&Level=3
  4. ^ Freddy貼出戰時防空海報 訴說當時台灣人生命記憶
  5. ^ 藍天飛虎李學炎將軍辭世 忠勇氣節永流芳
  6. ^ 松田康博:〈蔣介石的領導風格與遷臺戰略〉,刊呂芳上主編:《論民國時期領導精英》,香港:商務印書館,2009年12月
  7. ^ 引用錯誤:無效<ref>標籤;未為name屬性為.E9.81.B7.E8.87.BA.E6.88.B0.E7.95.A5的引用提供文字
  8. ^ 關於飛龍計畫的解密檔案,可在國史館查到,但國史館目前不開放網上閱覽,需親至觀看;與此相關的諸多特種任務計畫,如南星、快刀、新生、野龍、神龍等計畫,不在此文討論範圍內,故略過。
  9. ^ The Way We Do Things-Black Entry Operations into North Vietnam,Thomas L. Ahern(英文)
  10. ^ 〈蔣經國與納爾遜會談紀要(四)〉,《蔣經國總統文物》,國史館藏,典藏號:005-010301-00006-007,入藏登錄號:005000000120A。
  11. ^ 劉忠武. 大漠案揭密:中華民國兵援外交祕史. 智庫. ISBN 9867264096. 
  12. ^ 羅添斌. 失落的大漠中隊─中華民國空軍的祕密任務. 麥田. ISBN 9577087450. 
  13. ^ 曾瓊葉. 鐵翼雄鷹:大漠計畫口述歷史. 國防部史政編譯室. 2010. ISBN 9789860258073/ISBN 9860258074. 
  14. ^ http://news.asiaone.com/news/asia/taiwan-c-130-aircraft-deliver-relief-supplies-philippines
  15. ^ http://www.epochtimes.com/b5/10/1/31/n2805073.htm
  16. ^ 我國C-130H運輸機完成運送援贈海地的救援物資
  17. ^ C-130海地救援 國軍製作紀念章TVBS
  18. ^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311290043-1.aspx
  19. ^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311120039-1.aspx
  20. ^ 萬劍飛彈測試畢 103年部署, 中央社新聞
  21. ^ 馬政府:軍購金額創紀錄 續爭取F-16C/D型
  22. ^ 摔戰機 立委籲發展本土國防. 中央社. 2013-05-20 (中文(台灣)‎). 
  23. ^ http://air.mnd.gov.tw/Publish.aspx?cnid=1780&Level=1
  24. ^ 歷任(總)司令介紹. 中華民國空軍司令部. 2012-12-24 [2012-06-24] (中文(台灣)‎). 
  25. ^ 國軍高階將領人事升任異動案,有史以來最大的調動,將推行潛艦國造案計劃。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