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喬治·華盛頓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喬治華盛頓
George Washington
Gilbert Stuart Williamstown Portrait of George Washington.jpg
任期
1789年4月30日[nb]-1797年3月4日
副總統 約翰·亞當斯
前任 職位創立
繼任 約翰·亞當斯
任期
1798年7月13日-1799年12月14日
指定 約翰·亞當斯
前任 詹姆斯·威爾金森
繼任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
大陸軍總司令
任期
1775年6月15日-1783年12月23日
指定 大陸會議
前任 職位創立
繼任 亨利·諾克斯陸軍高級軍官
第二屆大陸會議維吉尼亞州代表
任期
1775年5月10日-1775年6月15日
前任 職位創立
繼任 湯瑪斯·傑佛遜
第一屆大陸會議維吉尼亞州代表
任期
1774年9月5日-1774年10月26日
前任 職位創立
繼任 職位廢除
個人資料
出生 1732年2月22日(1732-02-22)
 大不列顛王國英屬美洲維吉尼亞殖民地威斯特摩蘭郡
逝世 1799年12月14日(67歲)
 美國維吉尼亞州弗農山莊
安葬地點 維吉尼亞州弗農山莊華盛頓家族墓
政黨 無黨籍
配偶 馬莎·丹德里奇·卡斯蒂斯
信仰 自然神論
Shield of the US Episcopal Church.svg 美國聖公會
獲獎 國會金質獎章
國會致謝
簽名 喬治·華盛頓的簽名
軍事背景
效忠  大不列顛王國
美國
服役 維吉尼亞民兵
大陸軍
美國陸軍
服役時間 民兵:1752年–1758年
大陸軍:1775年–1783年
美國陸軍:1798年–1799年
軍階 合眾國特級上將 (死後授予:1976年)
指揮 維吉尼亞殖民地
大陸軍
美國陸軍
參戰 法國-印第安人戰爭
美國獨立戰爭
^ 華盛頓於3月4日開始第一任期;4月6日國會計算出選舉人團選票並任命總統;4月30日華盛頓宣誓就職。

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1732年2月22日-1799年12月14日),美國國父,1775年至1783年美國獨立戰爭殖民地軍總司令,1789年成為美國第一任總統(其同時也成為全世界第一位以「總統」為稱號的國家元首),在接連兩次選舉中都獲得了全體選舉團無異議支持,一直擔任總統直到1797年。他也是一名共濟會成員。

華盛頓早年在法國印第安人戰爭中曾擔任支持大英帝國一方的殖民軍軍官。之後在美國獨立戰爭中率領大陸軍團贏得美國獨立,他拒絕了一些同僚慫恿他領導軍事政權的提議,在1783年回到了他在維農山的莊園回復平民生活。

1787年,華盛頓主持了制憲會議。會議制定了現在的美國憲法。1789年,他經過全體選舉團無異議的支持而成為美國第一任總統。他在兩屆的任期中設立了許多持續到今天的政策和傳統。在兩屆任期結束後,他自願放棄權力不再謀求續任。

由於他扮演了美國獨立戰爭和建國中最重要的角色,華盛頓通常被稱為美國國父[1]。作為大奴隸主,華盛頓同樣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曾蓄黑奴316人)。故有人對其評價為——「不完美的上帝」

美國在線於2005年舉辦的票選活動《最偉大的美國人》中,華盛頓被選為美國最偉大的人物第四位[2]

早年生涯[編輯]

依據儒略曆,華盛頓生於1732年2月11日。而依據格里高利曆,華盛頓則出生於1732年2月22日。在他出生時,英格蘭的新年開始於3月25日(天主報喜節),也因此會有不同的生日出現。他的出生地點是威斯特摩蘭郡的一個大農場。華盛頓的家族名稱出自距離英格蘭東北不遠的泰恩-威爾郡的華盛頓村(Washington)。在1500年,華盛頓家族遷移到北安普敦郡。華盛頓的祖先有些名望,曾有個祖先被稱為「紳士」。後來亨利八世賜給這個家族以土地,其成員擔任過各種不同的官職。但是隨著英格蘭清教徒革命,家庭財產敗落,奧古斯丁的祖父約翰·華盛頓於1657年移民至維吉尼亞。在今北安普敦郡蘇爾格雷夫的祖屋作為華盛頓紀念館保留至今。

華盛頓是他父親第二次婚姻裡最年長的孩子,他有兩個較年長的同父異母的哥哥:勞倫斯和奧古斯汀,和其他四名較年幼的兄弟姊妹:貝蒂、薩母耳、約翰·奧古斯汀和查理斯。華盛頓的父母是奧古斯汀·華盛頓(Augustine Washington, 1693年-1743年4月12日)和瑪麗·鮑爾·華盛頓(Mary Ball Washington, 1708年-1789年4月25日),都是英國後裔。華盛頓的父親是維吉尼亞州一個蓄奴的大農場主,他也曾試著進行開採鐵礦的事業。以紳士階級來說,比較起週遭的農場主,他們還不算是真正富有的。他的幼年大部分時間是在弗雷德里克斯堡對面的拉帕諾克河畔的費里農莊度過的。華盛頓父親的資產之一便是後來被改名為弗農山的一座大莊園。

華盛頓從7歲到15歲,都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最初在本地教堂司事那裡上學,後來在名叫威廉斯的老師那裡上學,他的一些作業本至今仍保留著,他在實用數學,包括計量、幾種測量的方法和對測量有用的三角方面十分精通。他學習幾何,還學習一點拉丁文。同時在那個時期,華盛頓還閱讀一些英國名著。

華盛頓的哥哥奧古斯汀曾擔任由英國上將所指揮的步兵團的軍官,參加了詹金斯的耳朵戰爭。之後華盛頓父親的去世讓家族陷入了經濟困難,因此華盛頓無法像兩名年長的哥哥一樣前往英格蘭受教育,只得放棄了原本由勞倫斯所安排,成為英國皇家海軍見習軍官的機會。於是華盛頓一生都沒有前往歐洲。

華盛頓接著成為亞歷山德里亞消防隊員。在1774年,由於他和一家消防器具公司的友好關係,他自費購買了一具當時非常先進的消防器材,捐贈給市鎮使用,這具器材今天仍可以在亞歷山大市的博物館看見。[3]

法國印第安人戰爭:1754—1763[編輯]

在華盛頓22歲的時候,華盛頓無意間成為了法國印地安人戰爭的導火線之一。這場殖民地所參加的第一場戰爭起源於1753年,法國人開始在當時屬於維吉尼亞州領土的俄亥俄谷地(Ohio County)建立許多堡壘,這是法國人的戰略之一。法國人得到當地原住民的支持,試圖阻止英國人繼續向西擴張他們在美州的殖民地,並阻擋殖民地內的英國軍隊。維吉尼亞州的總督是羅伯特·丁威迪(Robert Dinwiddie),當時擔任少校的華盛頓替他向法國指揮官遞交了最後通牒書,要求法國人離開。華盛頓將過程透露給當地的報紙,而他也因此成為傳奇人物。但法國人拒絕撤離,因此在1754年,丁威迪派遣了剛升遷中校的華盛頓率領維吉尼亞第一軍團,前往俄亥俄谷地攻擊法國人。華盛頓率領軍隊伏擊了一支由法裔加拿大人組成的偵查隊,在短暫的戰鬥後,華盛頓的印地安人盟友塔納洽里森(Tanacharison)族人殺害了法國指揮官朱蒙維拉(Joseph Coulon de Jumonville),接著華盛頓在那裡建立了一座名為「必需堡」(Fort Necessity)的堡壘,但在數量更多的法軍和其他印地安人部隊進攻下,這座堡壘很快便被攻陷,他也被迫投降。投降時華盛頓簽下一份承認他"刺殺"了法軍指揮官朱蒙維拉的文書(因為這份文書用法文寫成,華盛頓根本看不懂),而這份文書導致了國際間的事變,成為法國印地安人戰爭的起因之一。這場戰爭也是七年戰爭的一部分。

華盛頓稍後被法國人假釋,在同意一年之內不返回俄亥俄谷地後被釋放。

華盛頓一直渴望加入英國軍隊,但當時殖民地的居民都對此不感興趣。他在1755年終於等到機會,當時英軍發動遠征,試著重新奪回俄亥俄谷地。遠征行動在莫農加希拉河戰役(Battle of the Monongahela)中遭受災難性結果。相當不可思議地,華盛頓的外衣被四發子彈擊穿,但他仍毫髮無傷,同時在炮火中冷靜地組織軍隊撤退。在維吉尼亞州,華盛頓成了英雄人物,雖然戰爭的重心已經轉移到別處,他繼續領導了維吉尼亞第一軍團好幾年。在1758年,他隨著John Forbes將軍展開另一次遠征,成功將法軍驅離了杜根堡(Fort Duquesne)堡壘。

華盛頓最初軍事生涯的目標是希望成為正規的英軍軍官—而不僅是殖民地民兵的軍官。但他一直未獲升遷,因此他在1759年辭去了軍職,並與玛莎·丹德瑞其·克丝提斯結婚,她是一名已經育有兩個小孩的富有寡婦。華盛頓和她一起撫養這兩個小孩:約翰·派克·克丝提斯和玛莎·派克·克丝提斯,稍後他還撫養了她的兩名孫子女,但華盛頓從沒有自己血親的小孩。新婚後他們搬到弗農山居住,過著紳士階級農夫和蓄奴主的生活,他並當選了維吉尼亞當地的下議院議員。

美國革命:1774—1783[編輯]

在1774年華盛頓被選為維吉尼亞州的代表前往參加第一屆大陸會議。由於波士頓傾茶事件,英國政府關閉了波士頓港,而且廢除了馬薩諸塞州的立法和司法權利。殖民地在1775年4月於列剋星頓和康科特與英軍開戰後,華盛頓穿著軍服出席第二屆大陸會議—他是唯一一個這麼做的代表,表示了他希望帶領維吉尼亞民兵參戰的意願。馬薩諸塞州的代表約翰·亞當斯推薦他擔任所有殖民地的總指揮官,並稱他擁有「擔任軍官的才能……極大的天份和普遍的特質」。因為亞當斯了解到,確保南方的殖民地能與北部殖民地合作順利組成大陸軍團的最好方法,便是推薦一個南方殖民地人士擔任總指揮官。華盛頓在1775年6月15日經由大會選舉無異議支持成為了總指揮官,雖然很捨不得離開心愛的維吉尼亞家園,華盛頓還是接受了指揮官職位,並宣稱"我不認為我能勝任這個指揮官的光榮職位,但我會以最大的誠意接受職位"。華盛頓並宣稱除了必要的開支外,不須付給他任何額外報酬。就這樣,華盛頓於7月3日在馬薩諸塞州的劍橋擔任了全殖民地軍隊的總指揮官。

華盛頓在1776年進攻波士頓,利用稍早在提康德羅加堡壘所奪取的火炮陣地,而得以俯瞰整個波士頓港,最後將英軍逐出了波士頓。英軍指揮官威廉·何奧下令英軍撤回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華盛頓接著率領軍隊前往紐約市,預期英軍將發動攻勢。擁有壓倒性軍力的英軍於8月展開了攻勢,而華盛頓所率領的撤退行動卻相當笨拙,幾乎全軍覆沒。他也在8月22日輸掉了長島戰役,不過得以撤退大多數的軍隊回到大陸。在接下來又輸掉了幾次戰役,使得軍隊倉促的撤離了紐澤西州,此時美國革命的未來岌岌可危。

在1776年12月25日的晚上,華盛頓重整旗鼓。在這場翠登戰役中,他領導美軍跨越德拉瓦河,突襲黑森僱傭軍的兵營。並接著在1777年1月2日的晚上向查理斯·康沃利斯率領的英軍發動突襲,這次奇襲振奮了支持獨立的殖民地陣營的士氣。

在1777年夏天,英軍發動了三路並進的攻勢,一路由約翰·伯戈因率領從加拿大向南進攻,一路由威廉·何奧率領攻擊當時殖民地的首都費城。而華盛頓撤往南方,卻在9月11日的布蘭迪萬河戰役(Battle of Brandywine)中遭受慘敗。為了擊退英軍而發動的日耳曼敦戰役(Battle of Germantown)則因為濃霧和軍隊的混亂而告失敗。華盛頓和他的軍隊只得撤回環境惡劣的佛吉谷(Valley Forge)艱難的渡過冬天。

在1777年至1778年的冬天,是大陸軍(和政治上的革命運動也是)戰況及士氣最惡劣的時刻,大陸軍遭受了極大的戰損和惡劣的生活環境。但華盛頓依然堅定著指揮軍隊,並持續向後方的殖民地大會要求更多補給,使大陸軍能克服寒冷的冬天,逐漸回復士氣。2月時一名曾服役於普魯士軍參謀部的軍官弗里德里希·馮·施托伊本(Friedrich von Steuben)前來佛吉谷,自願幫忙訓練華盛頓軍隊,以使他們能在戰場上能和英軍相較量。施托伊本在佛吉谷的訓練改進了戰術和作戰紀律,大幅增進了殖民地軍的戰力,使殖民地軍得以擺脫烏合之眾的狀態。在佛吉谷的訓練告一段落時,華盛頓的軍隊已經煥然一新了。

華盛頓接著率領軍隊於1778年6月28日的蒙茅斯戰役(Battle of Monmouth)中攻擊從費城前往紐約的英軍,與英軍打成平手,但英軍分裂殖民地政府的企圖於是失敗了。由於這場戰役的勝利,加上一年前於薩拉托加戰役(Battle of Saratoga)中擊敗了伯戈因率領的入侵英軍,情勢逐漸好轉,英軍顯然無法攻克整個新國家,因此法國決定正式與美國結盟。

在1778年後英軍最後一次的試著分離殖民地,這次英軍集中於南方地區。華盛頓的軍隊並沒有直接攻擊他們,而是前往駐紮位於紐約的西點(West Point)軍事基地。在1779年華盛頓命令5分之1的大陸軍展開沙利文遠征(Sullivan Expedition),對那些與英軍結了盟且常攻擊美軍前線堡壘的易洛魁聯盟的6個部落的其中4個發動攻勢。並沒有戰鬥發生,不過至少摧毀了40個易洛魁村莊,使這些印地安人被迫永遠離開美國,遷徙至加拿大。在1781年美軍以及法國陸軍和海軍一同包圍了康沃利斯在約克鎮的軍隊,華盛頓迅速前往南方,於10月17日接掌指揮美軍和法軍,繼續圍城戰鬥直到10月17日康沃利斯投降,10月19日,他接過了康沃利斯的投降寶劍。儘管英軍仍在紐約市和其他地點活動直到1783年,這場戰役還是成了獨立戰爭最後一場主要的戰鬥。

喬治·華盛頓,由約翰·莊柏(John Trumbull)所繪,1780年

接著在1783年,隨著巴黎條約的簽署,英國承認了美國的獨立。華盛頓解散了他的軍隊,並在紐澤西州洛基山(Rocky Hill)向追隨了他多年的士兵們發表了精彩的告別演說[4]。幾天後,英國人從紐約市撤退,華盛頓和殖民地政府重回城市,他於12月4日在紐約市發表了正式的告別演說。

應該指出的是,華盛頓的戰術毫無特殊之處,既無開創性、也對軍事歷史毫無影響,而且他在許多次戰役中都犯下大錯。但他仍被奉為戰爭英雄,因為支持他的人們認為,由於他所主張的革命概念,美軍也在戰爭中存活並持續戰鬥,使得美國得以維持獨立而持續至今。華盛頓一直躲開與英軍直接的衝突,避免了美軍決定性的戰敗或投降。他相當了解美軍的弱點並且也限制了他們進行過於冒險的行動,並利用他勇敢的人格激勵軍隊,使他們能撐過漫長而艱難的戰爭。

華盛頓在戰爭中選擇了正確的戰略,如同古羅馬將軍費邊第二次布匿戰爭的戰略,持續地拖延敵人將能使英國人如同當年的漢尼拔一樣,「攻到了門外」但卻「不得其門而入」。很快英國人將會了解到繼續作戰只是浪費資源,他們只能追擊美軍進行混戰,卻無法徹底捕捉到美軍的主力。華盛頓了解到這場戰爭將會經由外交途徑取得勝利,而不是靠著士兵們。

在維吉尼亞家園:1783—1787[編輯]

1783年12月23日,華盛頓向邦聯議會(Congress of the Confederation)辭去了他在軍隊裡總司令的職務,邦聯議會稍後並在馬里蘭州安那波利斯的議院召開了會議。這對於新生國家而言是相當重要的過程,建立了由平民選出的官員—而不是由軍人來組織政府的先例,避免了軍國主義政權的出現。華盛頓堅信唯有人民擁有對國家的主權,沒有人可以在美國籍著軍事力量、或只因為他出生貴族而奪取政權。

華盛頓接著返回弗農山的莊園,就在1783年聖誕節前夕那天的傍晚抵達家門。自從1775年因戰爭離開心愛的家園後,他都一直沒有機會回家。在門口歡迎他的是他之前曾向其許諾過會在8年內返家的妻子,以及4個已經能夠走路的孫子女,全都在他離家的這段時間出生。戰爭也帶走了他所扶養的繼子約翰的性命,於1781年在約克鎮的一次行軍裡發燒過世。

當華盛頓離開軍隊時,他在大陸軍團裡的最終頭銜是「將軍和總司令」。

制憲會議主席:1787-1789[編輯]

在1787年華盛頓主持了在費城舉行的制憲會議。他並沒有參與討論,但他的威望維持了會議的秩序,並讓代表團能專注於討論上。在會議後他的威望使得包括維吉尼亞州議會在內的許多人相信這個會議的成果,而支持了美國憲法

華盛頓的莊園廣達8000英畝(32平方公里),如同當時其他許多農場主一樣,儘管擁有大量土地,華盛頓手上的現金都不多,常常四處借貸。在後來他成為總統時,他甚至得借款$600元以搬家到首都紐約。

總統任期:1789—1797[編輯]

開端[編輯]

華盛頓在1789年經過選舉團投票無異議的(獲得了全部的選舉人票)當選總統,他是歷史上唯一一個無異議投票當選的總統(並在1792年再次達成)。第二名獲得了34票的約翰·亞當斯則當選副總統。第一屆美國代表會議(First United States Congress)投票將付給華盛頓$25,000的年薪—這在1789年是個很大的數目。華盛頓在當時大概是全美國最富有的人了,他在西部的土地有非常大的潛在價值—不過在那時都是空地一片。他婉拒了他的總統薪水,這也是他被視為古羅馬公民英雄辛辛納圖斯的形象的一部分—將承擔政務看作公民義務的市民。在總統就任的儀式中,華盛頓非常謹慎地確保儀式場面的規模和裝飾儉樸得符合共和國的標準,而不會超過當時歐洲各國的王室。

華盛頓的妻子瑪莎對他當選了總統相當失望,她只希望能和華盛頓在弗農山維持平靜的生活。不過她還是承擔起了第一夫人的職責,開放客廳並負責安排每週和達官顯貴的晚宴,使晚宴能搭配得上總統的身份。

政策[編輯]

在華盛頓擔任總統的初期,他只個別地與他的顧問會面,而到了1791年,則開始定期地和全體內閣與會。每當財政部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主張應該建立全國性的信用機構並構成金融力量強大的國家時,湯瑪斯·傑佛遜詹姆斯·麥迪遜總是反對他,而華盛頓必須時常調解兩方的意見。最後往往是漢密爾頓在爭論中獲勝,而且華盛頓指責當時由傑佛遜和麥迪遜所支持的名為民主—共和主義社會(Democratic-Republican societies)的團體的危險性時,漢密爾頓則被擁立為聯邦黨的領導人。

1791年,當國會通過增加蒸餾酒的貨物稅率時,引發了許多抗議行動。到了1794年,在華盛頓指示抗議者應該前往地方法院後,抗議活動卻激化為大規模的暴動。於是在8月7日華盛頓向賓夕法尼亞州維吉尼亞州和其他州請求頒布民兵法以徵召民兵。在徵召一萬多名民兵後,他便直接帶兵前往暴動地區鎮壓暴動,使得他成為唯一一個親自率領軍隊的美國總統。平亂中死了幾個人但並沒有戰爭發生,但華盛頓堅強的表現直接展現了新政府的力量。這也是聯邦憲法頒布以來,聯邦政府首次動用軍隊以維持地方的秩序。

在美國自從革命戰爭以來通常稱為西北地界的地區,原本住在那裡的印地安人仍常與白人爆發衝突,在西北印地安人戰爭(Northwest Indian War)中,印地安人戰勝了白人,直到1794年的鹿寨戰役(Battle of Fallen Timbers)中被白人擊敗為止。

1793年,革命後的法國新共和黨政府派遣外交官埃德蒙·吉尼特(Edmond Genêt)至美國,吉尼特試著唆使美國輿論同情法國,以合力對抗英國,法國政府更授權他向美國船隻頒布捕押特許證(letters of marque and reprisal),允許船隻捕押與法國為敵的他國船隻。吉尼特的作為迫使華盛頓要求法國政府把他撤回。

1794年12月9日,在美國派出首席法官約翰·傑伊前往倫敦談判後,美英兩國簽定了以他為名的傑伊條約,條約裡試圖劃清自從革命戰爭到美國獨立以來兩國間一直拖延的問題,好增進兩國間的關係。主張親法國派的傑佛遜等人極力批評條約,但華盛頓和漢密爾頓則表示支持,之後國會也通過了條約的簽定。條約規定英國必須撤離他們在五大湖的堡壘,這也對後來對英國的1812年戰爭產生了影響。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利用他在聯邦政府內的任命權,任命了許多他的好友擔任政府職位,因此由他領導的聯邦黨羽翼漸豐,稍後在1796年由聯邦黨推舉的副總統約翰·亞當斯也當選了總統。華盛頓自身相當反對這種黨派政治,因此從不表態支持任何政黨。儘管華盛頓較偏向支持漢密爾頓而不是傑佛遜派的政策,但他從沒有這樣公開表態過。因此可以說華盛頓在當時是沒有黨派立場的,到目前為止,華盛頓是唯一一個無黨籍的美國總統。

儘管華盛頓相當不情願,他還是被選為第二任總統。不過華盛頓堅持拒絕了擔任第三任總統,因此寫下美國總統任期不能超過兩屆的不成文慣例。這個慣例一直到1940年才被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所打破,但在羅斯福死後這個慣例正式的被寫進美國憲法第二十二修正案裡面。

1797年,華盛頓任期屆滿,發表由漢密爾頓撰寫的告別辭,這份離職演說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富影響力的政治演說之一。在演說中他闡述了過份的黨派偏見可能對國家造成的不良影響,他呼籲人們拋棄黨派之爭,團結起來為增進公眾利益而努力。他並主張美國應該避免受到他國的干涉,因為美國應該只專注於美國人的利益。他建議與世界上其他國家保持友誼和貿易關係,並應該避免牽扯進歐洲的戰爭。他認為應該避免與某國家保持長期的同盟關係,並指出應該注意當時美法間的結盟。華盛頓的離職演說成為美國人對政治的準則,尤其對於之後的世代而言,每當發生關於美國的外交政策應該維持中立與否的爭論時,華盛頓的演說便成為主張維持中立者最有力的引言,一直到1949年美國開始主導與其他國家結盟為止。

約翰·亞當斯的就職典禮上,據說華盛頓還和亞當斯耳語道:「現在我離職了,換你做總統了。讓我們等著瞧誰比較喜歡這工作吧!」。華盛頓之後拒絕離開總統辦公室,直到副總統亞當斯到達,樹立了只有正副總統都到齊時才能讓出總統職位的慣例。接著,華盛頓步出辦公室,回復了平民的身分。

任內重要法案[編輯]

  • 簽署1789年司法條例(Judiciary Act of 1789),確立了聯邦法院和最高法院制度的法律
  • 簽署美國印地安交流法(Indian Intercourse Acts),規定內布拉斯加州的大平原區(Great Plains)為印地安人的土地,1790年生效
  • 簽署暫時住所法(Residence Act of 1790),將賓夕法尼亞州的費城作為聯邦政府暫時的首都,
  • 簽署銀行法(Bank Act of 1791),頒發許可證給北美銀行,成為了第一家近代的私營商業銀行
  • 簽署1792年鑄幣法案(Coinage Act of 1792),規定了美國的硬幣鑄幣標準
  • 簽署逃亡奴隸法(Fugitive Slave Act of 1793),調解賓夕法尼亞和維吉尼亞兩州間為了一件綁架案而導致的法律糾紛
  • 簽署海軍法(Naval Act of 1794),創立了美國海軍
  • 組織了第一屆的美國內閣

內閣閣員[編輯]

華盛頓表態拒絕第三屆任期時的情景,由吉爾伯特·斯圖爾特所繪
職位 姓名 任期
總統 喬治·華盛頓 1789–1797
副總統 約翰·亞當斯 1789–1797
國務卿 湯瑪斯·傑佛遜 1789–1793
  埃德蒙德·蘭道夫 1794–1795
  蒂莫西·皮克林 1795–1797
財政部長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 1789–1795
  小奧立弗·沃爾科特 1795–1797
戰爭部長 亨利·諾克斯 1789–1794
  蒂莫西·皮克林 1795–1796
  詹姆斯·麥克亨利 1796–1797
司法部長 埃德蒙德·蘭道夫 1789–1793
  威廉·布拉德福德 1794–1795
  查爾斯·李 1795–1797
郵政部長 塞繆爾·奧斯古德 1789–1791
  蒂莫西·皮克林 1791–1795
  約瑟夫·哈伯沙姆 1795–1797


最高法院任命[編輯]

身為第一任總統,華盛頓任命了幾乎全數的最高法院法官,同樣的數量只有被任期長達4任(1933年—1945年)的羅斯福達到過。華盛頓推薦了以下法官任職美國最高法院

任內加入聯邦的州[編輯]

退休和去世[編輯]

華盛頓的維農山莊

兩屆總統任期屆滿後,華盛頓拒絕競選連任:「我走在尚未踏實的土地上,我的所作所為將可能成為以後歷屆總統的先例。」他向美國人民解釋,「你們再繼續選我做總統,美國就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了」。[5]

自從1797年3月4日退休後,華盛頓帶著輕鬆的心情回到弗農山。他在那裡建立了蒸餾室,並成為了或許是當時最大的威士忌蒸餾酒製造業者,到了1798年便生產了11,000加侖的威士忌,獲得7,500美元的利潤。

1798年,由於戰爭逼近,為了警告法國,華盛頓被新總統約翰·亞當斯任命為美國陸軍中將(在當時這是軍中最高的階級了)。這只是象徵性的任命,華盛頓並沒有真的服役。

1799年,美國即將再次舉行總統競選,聯邦黨人因為黨內分歧和聲望日下,希望華盛頓再次出來競選,但是華盛頓在致喬納森·特朗布爾州長的信中拒絕了:「一旦我這樣做將是可恥的,因為儘管這是我國同胞的願望,而且在大家的信任下我可能當選並任職,但另一個比我更有才能的人卻會因此去職……如果我參加競選,我就會成為惡毒攻擊和無恥誹謗的靶子,不但會被加上搖擺不定的罪名,而且還會被誣為懷有野心,一遇時機便爆發出來。總之,我將被指責為昏聵無知的老糊塗。」[5]

其後華盛頓染上了感冒,引起嚴重的發燒和喉嚨痛,並惡化為喉頭炎和肺炎,在1799年12月14日去世,又因採用放血療法醫治不當,死於喉嚨感染,享年67歲。遺體葬在弗農山當地。[6]

去世後[編輯]

華盛頓之墓

華盛頓死後,他昔日的革命戰爭夥伴,國會議員哈瑞·李(Harry Lee)對他的稱讚相當著名:

Cquote1.svg
他是一個公民,他是戰爭中的第一人,也是和平時代的第一人,也是他的同胞們心目中的第一人。
Cquote2.svg

華盛頓為未來的美國樹立了許多的先例,他堅決選擇任滿後和平地讓出總統職位給副總統約翰·亞當斯,這個總統不超過2任的先例被看作是華盛頓對此後的美國總統任期限制最重要的影響,這個慣例直至1933年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時才被打破,其後美國國會1951年通過美國憲法第二十二修正案,把總統任期正式限制於2任。

華盛頓被許多人稱為美國國父,並被視為美國的創立者中最重要的一位,他也在全世界成為一個典型的仁慈建國者的形象。美國人談到他時總是稱他為美國的國父。他也在麥可·H·哈特所著的影響世界歷史100位名人中排名26名,並被多數學者們視為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位總統。

儘管華盛頓去世時獲得了當時最高的軍階—三星的陸軍中將(Lieutenant General),隨著時光流逝,越來越多將軍(從格蘭特開始)獲得了和他一樣以及更高(四星以及五星)的軍階,這看起來就像華盛頓功績不如他們一般。直到1976年國會通過法案,追封華盛頓為「合眾國特級上將」(General of the Armies of the United States,相當於蘇聯等國的大元帥軍階),並正式宣布此為是美國最高軍階,超過以往和未來的所有元帥五星上將)和將軍。

流行文化[編輯]

少年華盛頓最流行的故事大概是他砍掉了父親最喜歡的櫻桃樹,並承認自己的過犯:「我不能撒謊,爸。」這個軼事第一次出現在傳記作家帕森‧威印筆下,威印在華盛頓去世後採訪了熟人。威印的故事在十九世紀廣為流傳,例如在麥古菲的《讀者》。成年人希望兒童能從歷史中學到道德訓誡,特別是從威名遠揚的英雄身上學到什麼。然而,在1890年後,歷史學家堅持用科協研究的方式來調查所有證詞,卻發現除了威印自己的報告以外,即威印自稱從老人那裡聽到故事,沒有其它證據可以證明該事情真實發生。約瑟夫·羅德曼在1904年注意到威印在華盛頓故事上抄襲了英國小說,但尚無人發現英國小說中也有類似櫻桃樹的故事。[7][8]

私生活[編輯]

《華盛頓一家》,從左到右:喬治·華盛頓·帕克·卡斯迪斯,喬治·華盛頓、埃莉諾·帕克·卡斯迪斯、馬莎·華盛頓,及一位奴隸:可能是威廉·李或克里斯多福·希爾斯。愛德華·薩維奇繪製,1789-1796年。

喬治·華盛頓與瑪莎的自然家庭關係不錯,和他的侄子與子嗣關係很好,如喬治小弟約翰·奧古斯丁·華盛頓的兒子布希羅德·華盛頓。在叔叔去世前年,布希羅德成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然而,喬治明顯與他的母親瑪麗·鮑爾·華盛頓 (奧古斯丁第二任妻子)處不來,瑪麗為人苛刻,難以相處。[9]

華盛頓年輕時一頭紅髮。[10]流行謠言稱他戴假髮,這是當時的時尚。事實上,華盛頓不戴假髮,他往頭上擦粉,[11]並在許多畫像中有所體現,包括著名的,吉爾伯特·斯圖爾特尚未完成的畫像《閱覽館畫像》。[12]

華盛頓體力異常充沛。傑佛遜稱其為「他年齡段最佳騎手」,美國人和歐洲人都讚美他的騎術;騎術有助於他狩獵,這是他的愛好。華盛頓也是出色的舞蹈家,常常登台,張口莎士比亞。[13]他喝的不多,能夠準確記錄賭博輸贏,但華盛頓不喜歡酗酒、賭博、抽菸和髒話,當時這都是維吉尼亞殖民地最常見的癖好。雖然他種植菸草,但華盛頓最終戒菸,並認為酗酒是男人最噁心的壞習慣。就革命後維吉尼亞社會來說,華盛頓感到很欣慰,因為當時「不大會強迫[客人]喝酒,將他們灌醉後送回家為榮。」[14]

華盛頓牙疼了一輩子。二十二歲時他掉了第一顆全齒,等到成為總統時只剩下一顆牙。[15]約翰·亞當斯稱華盛頓嗑巴西堅果時把牙嗑掉了,但現代歷史學家發現華盛頓用氧化汞治療疾病,如天花瘧疾,可能是導致掉牙的原因。華盛頓有幾套假牙,其中四套是由牙醫約翰·格林伍德製作的。[15]與流行迷信不同,假牙不是由木頭製作的。擔任總統時的那套是由河馬牙和象牙雕刻而成的,用金線套起來。[16]在此之前,他有一套是用真人牙製作的,[17]比如那套從「一些不知名的'黑人'那裡買來的,可能是在1784年從弗農山莊奴隸那裡得到的。[18]牙疼問題時常讓華盛頓疼的要命,不得不吃鴉片酊鎮痛。[19]當他還在任內時,許多畫像都反應出這一病痛的折磨,[19]包括在一美元上的畫像。[12][註 1]

奴隸制[編輯]

在所有著名的開國元勛中,華盛頓是唯一立遺囑釋放所有奴隸的人。[20]他私下裡反對奴隸制,認為其在經濟上差勁,在道德上敗壞。他承認國民對奴隸制的分歧,認為這是對國家統一的潛在威脅。[21]然而,作為陸軍將軍,制憲大會主席,美國首任總統,他從未公開挑戰奴隸制,[22][23]可能是因為他想要迴避這一問題,避免新共和國爭鬥。[24]

1743年自父親去世後,11歲的華盛頓就繼承了10名奴隸。1759年當他贏取瑪莎·卡斯蒂斯時,他名下的奴隸為36多名,意味著他成了種植園大奴隸主(歷史學家[誰?]定義為南方北部擁有20名奴隸以上)。通過繼承亡夫1/3的遺產,富有的寡婦瑪莎將至少85名「嫁妝奴隸」帶到弗農山莊。利用妻子的巨額財富,華盛頓購置了更多土地,將弗農種植園面積番了三倍,並新添了許多奴隸。到了1774年,他為135名奴隸上稅(這一數據不包括「嫁妝」)。購買奴隸的最後記錄為1772年,爾後他在討債時得到了一些奴隸。[25]華盛頓也使用了僱工[26]和白人契約勞工;1775年4月,他懸賞追討兩名逃跑的白人契約勞工。[27]

華盛頓在道德和經濟上反對奴隸制。在美國革命前,他對奴隸制沒有表達道德保留。但到了1779年,他告訴弗農山莊的管家稱如果獲勝的話,自己願意在戰爭結束後賣掉奴隸。[28]他總結到在弗農山莊維持數量龐大,日漸老齡化的奴隸人口不掙錢,被迫勞動的人們是不願意全力以赴的。[29]華盛頓依法無權出售「嫁妝奴隸」,由於他們與自己的奴隸聯姻,華盛頓如果將其出售,奴隸家庭就會妻離子散,而他狠不下心。[30]1786年,華盛頓在致信羅伯特·莫里斯時寫道:「活人中沒有誰比我更想看到廢奴計劃了。」[31]

作為總統,1790年遷都至賓夕法尼亞州時,華盛頓購買了8名奴隸來為費城總統官邸服務,但賓夕法尼亞州法律規定任何奴隸在該州住滿6個月即可獲得自由。華盛頓打擦邊球,稱自己不是賓夕法尼亞州居民,沒有在該州停留超過6個月。[32]當服侍瑪莎的一名奴隸歐尼·賈齊逃跑時,華盛頓抱怨道奴隸「沒有被招惹」就逃了,他悄悄地派人追她。華盛頓無權釋放賈齊,因為這是瑪莎的嫁妝奴隸。瑪莎敦促華盛頓張貼廣告懸賞通緝奴隸,1796年5月24日《賓夕法尼亞新聞》刊登了相應的廣告。當她在新罕布夏被發現時,賈齊稱除非華盛頓一家准許她自由,她才會回來,但請求遭到拒絕。兩年後,她被秘密抓回。[33][34]另一名奴隸赫拉克勒斯是華盛頓在費城總統官邸的廚子,他從弗農山莊逃走,但華盛頓早已察覺。[35][36]最後,華盛頓用德國契約勞工來替代總統官邸的奴隸。

1794年,在計劃退休時,華盛頓開始組織編寫遺囑,以便徹底釋放自己擁有的所有奴隸。[37]約瑟夫·埃利斯撰寫了華盛頓的傳記,歷史學家戈登·S·伍德在評論該書時寫道:「他這樣做遭到了親屬、鄰里、可能特別是瑪莎的尖銳反對。這是勇敢的舉動,也是他最偉大的遺產之一。」[29]1799年,當華盛頓去世時,317名居住在弗農山莊的奴隸里有123名是華盛頓自己的,154名是妻子的「嫁妝奴隸」,40名是從鄰居那裡租來的。[38]華盛頓遺囑稱在妻子去世後,所有自己名下的奴隸全部獲釋,自己的繼承人不得購買或轉送奴隸,運出維吉尼亞州。赫拉克勒斯早先逃跑,也獲得大赦。遺囑也叮囑為年輕奴隸提供培訓,為年老奴隸提供養老金。[39]喬治和瑪莎一生沒有釋放任何奴隸,1802年5月22日瑪莎去世時,她名下所有奴隸沒有獲釋。奴隸伊莉莎由孫子喬治·華盛頓·卡斯蒂斯繼承,[40]她第一任丈夫所遺留下的奴隸,包括嫁妝奴隸等,都給了她的繼承人。[23]

宗教[編輯]

歷史學家和傳記作家就華盛頓的宗教信仰爭論了兩百多年。就他一生來看,他與英國聖公宗有聯繫,之後則是美國聖公會。他曾經是亞歷山大費爾法克斯和特魯羅教區教區代表和區長,[41]和維吉尼亞州所有官方宗教一樣,管理職務要求起誓不會做出違背教會的言行。許多歷史學家認為從神學上來講,華盛頓趨向於自然神論。然而,他從未公開發表言論。他常常使用的詞彙如「上帝」或是「天意」,避免使用詞彙「耶穌」或是「基督」。在他的文集中,給印第安人的信件似乎是由副官來起草的。在當時,自然神論是盛行的神學,而不是有組織的宗派,與聖公會無法比較。歷史學家格雷格·佛雷澤認為華盛頓不是自然神論者,而是「神學理性主義者」。這種神學反對基督教的一些核心信條,如基督的神聖性,三位一體和原罪論。然而,與自然神論不同,神學理性主義相信祈禱的力量。[42]歷史學家彼得·A·黎黎貝克認為華盛頓既不是自然神論者也不是「神學理性主義者」,而是相信基督教核心教義的基督徒。[43]

作為軍隊司令和總統,華盛頓強調宗派彼此寬容。他相信宗教對社會秩序、道德有重要的支持作用。他常常參加不同宗派間的禮拜。他鎮壓了軍隊中反天主教的活動。[44]

華盛頓私下的敬虔活動得到許多證人證明。[45]

華盛頓常常陪伴他的夫人參加教會禮拜。但第三手報告稱他吃聖餐,[46]但很少參加禮拜。[47][48]他常常與其他非聖餐主義者一道其座離席(在當時頗為盛行),再被教區牧師警告後,他乾脆周日曠課。[49]

契爾諾夫在2010的博客中總結華盛頓的宗教觀點:

就華盛頓的宗教信仰婉轉地說,爭議大了去。在革命戰爭前他是安立甘教徒 – 英格蘭教會成員 – 這意味著在戰爭後,他是美國聖公會員。因此,他顯然是基督徒 ... 他宗教情結很濃,因為雖然他使用的字眼為天意,他常常視天意為生命強大的驅動力,特別是對美國生活。我的意思是,他打所有的勝仗都歸功於天意、將制憲大會的奇蹟歸功於天意、聯邦政府的建立和共和國早期的繁榮也是天意。 ... 在信函中天意頻繁出現,我表示吃驚,設計和目標都是天意,就我而言這聽起來很像宗教 ... 不幸的是,這一問題變得高度政治化。[50]

麥克和亞娜·諾瓦克認為這可能是「華盛頓就他自己內心最深處的宗教信仰上故弄玄虛(以及個人隱私),因此所有美國人,在他的時代和後世,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自由接近他——感覺像是新共和國的完全成員,彼此平等。」[51]他們總結道:「他是聖公會教出來的,並屬於那裡;而我的[sic]觀點是,他認同基督教會常常宣揚的基礎教義,並以自己的理解運用它;沒有在信仰、崇拜方式對其他宗派有任何苛求或是不敬。」[52]

共濟會[編輯]

華盛頓在1752年加入共濟會[53]作為共濟會員,他備受矚目,但很少出席會議。華盛頓被共濟會致力於啟蒙的主張,如理性、邏輯和兄弟情誼所吸引。美國分會沒有像歐洲分會那樣反教職人員,所以沒有那麼多爭議。[54]1777年,維吉尼亞分會推舉華盛頓為大師;然而,華盛頓謝絕,稱主要精力放在領導大陸軍隊革命。由於他從未成為大師,他也不認為有資格成為大師。[55]1788年,華盛頓在經過個人許可下被任命為維吉尼亞第22分會大師。[56]

紀念物[編輯]

華盛頓紀念碑
喬治華盛頓大橋
  • 在今天,華盛頓的臉龐和肖像通常被作為美國的國際象徵標誌之一,並也成為了旗幟和國璽的圖像。或許最普遍的就是一美元紙幣的鈔票和25美分硬幣上他的肖像了,在1美元鈔票上所用的華盛頓肖像是由吉爾伯特·斯圖爾特所畫的,這幅肖像同時也是早期美國藝術的重要作品。
  • 美國的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則以華盛頓為名。華盛頓對於聯邦政府哥倫比亞特區的建立有極大關聯,也是他挑選了白宮的位置。因此後來建立了華盛頓紀念碑以紀念他,紀念碑也成了華盛頓特區最著名而顯目的地標之一。華盛頓也在遺囑中捐贈了一部分資金,以在當地建立一所大學,而這所大學後來便命名為喬治華盛頓大學以紀念他。
  • 緊鄰太平洋的華盛頓州也成為美國唯一一個以總統為名的州。

注釋[編輯]

  1. ^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states in "The Portrait—George Washington: A National Treasure" that:
    Stuart admired the sculpture of Washington by French artist Jean-Antoine Houdon, probably because it was based on a life mask and therefore extremely accurate. Stuart explained, "When I painted him, he had just had a set of false teeth inserted, which accounts for the constrained expression so noticeable about the mouth and lower part of the face. Houdon's bust does not suffer from this defect. I wanted him as he looked at that time." Stuart preferred the Athenaeum pose and, except for the gaze, used the same pose for the Lansdowne painting.[19]

參考文獻[編輯]

  1. ^ The earliest known image in which Washington is identified as such is on the cover of the circa 1778 Pennsylvania German almanac (Lancaster: Gedruckt bey Francis Bailey). This identifies Washington as "Landes Vater" or Father of the Land.
  2. ^ The Greatest American page on The Discovery Channel. [2012年2月5日] (英語). 
  3. ^ Marinwood Fire Department | Famous Early American Firefighters
  4. ^ farewell address
  5. ^ 5.0 5.1 《乾隆华盛顿同时移交权力 清为中国带来什么》. 環球時報. [2011-10-28] (簡體中文). 
  6. ^ 喬治·華盛頓的生日
  7. ^ Hughes (1926, pp. 1:24, 501)
  8. ^ Grizzard (2002, pp. 45–47)
  9. ^ Dann, John C. Case 5—Family Background, Part I. George Washington: getting to know the man behind the imag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William L. Clements Library. May 8, 2004 [December 19, 2011]. 
  10. ^ Homans, Charles. Taking a New Look at George Washington.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Washington in the News. Alderman Library, University of Virginia. October 6, 2004 [September 28, 2007]. (原始內容存檔於September 1, 2006). 
  11. ^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Did George Washington wear a wig?.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of Virginia. [October 4, 2010]. (原始內容存檔於November 20, 2005). 
  12. ^ 12.0 12.1 Stuart, Gilbert. George Washington (the Athenaeum portrait).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December 18, 2011]. 
  13. ^ Chernow (2010, pp. 172–176)
  14. ^ Chernow (2010, pp. 187–189)
  15. ^ 15.0 15.1 Lloyd, John; Mitchinson, John. The Book of General Ignorance. New York: Harmony Books. 2006: 97 [July 3, 2011]. ISBN 978-0-307-39491-0. 
  16. ^ Glover, Barbara. George Washington—A Dental Victim. The Riversdale Letter. Summer–Fall 1998 [June 30, 2006]. 
  17. ^ Dentures, 1790-1799, George Washington's Mount Vernon Estate, Museum and Gardens
  18. ^ Mary V. Thompson, "The Private Life of George Washington's Slaves", Frontline, PBS
  19. ^ 19.0 19.1 19.2 The Portrait—George Washington:A National Treasure. Smithsonian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January 21, 2011]. 
  20. ^ Chernow (2010, ch. 66)
  21. ^ Striner, Richard. Father Abraham: Lincoln's Relentless Struggle to End Slave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15. ISBN 978-0-19-518306-1. 
  22. ^ Stewart, David O. The Summer of 1787.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2007: 257. ISBN 978-0-7432-8692-3. 
  23. ^ 23.0 23.1 Dunbar, Erica Armstrong. George Washington, Slave Catcher.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16, 2015 [February 16, 2015]. 
  24. ^ Twohig, Dorothy. 'That Species of Property': Washington's Role in the Controversy Over Slavery.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of Virginia. October 1994 [November 14, 2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April 13, 2005). 
  25. ^ Hirschfeld (1997, pp. 11–12)
  26. ^ Breen, Eleanor E.; White, Esther C. A Pretty Considerable Distillery—Excavating George Washington's Whiskey Distillery. Quarterly Bulletin of the Archeological Society of Virginia (Archeological Society of Virginia). December 2006, 61 (4): 209–220 [November 4, 2011]. 
  27. ^ Haworth, Paul Leland. George Washington: Farmer. Whitefish, MT: Kessinger Publishing. 2004: 78–80 [1915] [November 14, 2011]. ISBN 1-4191-2162-6. 
  28. ^ Ellis (2004, p. 192)
  29. ^ 29.0 29.1 Wood, Gordon. The Man Who Would Not Be King. The New Republic (carried at powells.com). December 16, 2004 [August 4, 2006]. 
  30. ^ Slave raffle linked to Washington's reassessment of slavery: Wiencek (2003, pp. 135–36, 178–88). Washington's decision to stop selling slaves: Hirschfeld (1997, p. 16). Influence of war and Wheatley: Wiencek (2003, ch. 6). Dilemma of selling slaves: Wiencek (2003, p. 230); Ellis (2004, pp. 164–167); Hirschfeld (1997, pp. 27–29).
  31. ^ Washington, George. Letter to Robert Morris.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The Confederation Series, Volume 4. University of Virginia. April 12, 1786 [November 14, 2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May 3, 2006). 
  32. ^ Lawler Jr., Edward. Washington, the Enslaved, and the 1780 Law. [July 21, 2012]. 
  33. ^ Nash, Gary B. For Whom will the Liberty Bell Toll? From Controversy to Cooperation. (編) James Oliver Horton & Lois E. Horton. Slavery and Public History: The Tough Stuff of American Memory. Chapel Hill: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06: 93–94. ISBN 978-0-8078-5916-2. 
  34. ^ Lawler Jr., Edward. Oney Judge. [July 21, 2012]. 
  35. ^ For the text of Washington's letters in which he contests the law, see http://www.ushistory.org/presidentshouse/slaves/washingtonand8.htm
  36. ^ Craig LaBan, "A birthday shock from Washington's chef", Philadelphia Inquirer, February 22, 2010, accessed April 2, 2012
  37. ^ Grizzard (2005, pp. 285–286)
  38. ^ The Will of George Washington: Slave Lists.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of Virginia. June 1799 [August 6, 2009]. (原始內容存檔於April 27, 2005). 
  39. ^ Ferling (2009, p. 364)
  40. ^ Martha Washington and Slavery. www.mountvernon.org. George Washington's Mount Vernon/Mount Vernon Ladies' Association. [March 26, 2015]. 
  41. ^ Thompson, Mary. In The Hands of a Good Providence. Charlottesville, VA: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8: 40. ISBN 978-0-8139-2763-3. 
  42. ^ Gregg L. Frazer, The Religious Beliefs of America's Founders: Reason, Revelation, and Revolution (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 2012)
  43. ^ Lillback, Peter; Newcombe, Jerry. George Washington's Sacred Fire 1st. Bryn Mawr, Pa.: Providence Forum Press. 2006. ISBN 978-0978605261. 
  44. ^ Paul F. Boller, "George Washington and Religious Liberty." William and Mary Quarterly (1960): 486-506. in JSTOR
  45. ^ Sparks, Jared. The Life of George Washington. Boston: F. Andrews. 1839: 522–523 [December 20, 2011]. OCLC 843523. 
  46. ^ Johnson (1919, pp. 87–195)
  47. ^ Chernow (2010, ch. 12)
  48. ^ Espinosa (2009, p. 52)
  49. ^ Chernow (2010, ch. 12, note 14)
  50. ^ Chernow, Ron. Ron Chernow on George Washington (MP3). We The People Stories, Podcast (Philadelphia: National Constitution Center). October 18, 2010 [December 29, 2011]. 
  51. ^ Novak, M. and Novak, J., Washington's God: Religion, Liberty, and the Father of Our Country, Basic Books, 2007, p. 158.
  52. ^ Novak, M. and Novak, J., Washington's God: Religion, Liberty, and the Father of Our Country, Basic Books, 2007, p. 161.
  53. ^ Mackey, Albert G.. Washington as a Freemason. Charleston, SC: Phoenixmasonry Masonic Museum and Library. November 4, 1852 [February 17, 2010]. 
  54. ^ Chernow (2010, pp. 27, 704)
  55. ^ Harris, R. W. Claude. Washington and Freemasonry. Lodge Anecdotes. Alexandria-Washington Lodge No. 22, A.F. & A.M. August 25, 2000 [December 28, 2011]. 
  56. ^ History. Alexandria-Washington Lodge No. 22, A.F. & A.M. [December 28, 2011]. 

有關華盛頓的文學作品多不勝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可以找到各式各樣的參考書目

  • Burton I. Kaufman, ed., Washington's Farewell Address: The View from the 20th Century (1969); Paul A. Varg, Foreign Policies of the Founding Fathers (1963); Alexander De Conde, Entangling Alliances (1958).
  • Comora, Madeleine & Deborah Chandra. George Washington's Teeth. Illustrated by Brock Cole.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3; ISBN 0374325340. A lighthearted chronicle of his dental struggles, aimed at children and adults.
  • Deconde, Alexander. Entangling Alliance: Politics & Diplomacy under George Washington (1958)
  • Ellis, Joseph J. His Excellency: George Washington. New York: Knopf, 2004. ISBN 14000403owerful interpretation of Washington's career.
  • Elkins, Stanley M. and Eric McKitrick, The Age of Federalism. (1994) the leading scholarly history of the 1790s.
  • Ferling, John E. The First of Men: A Life of George Washington (1989), solid and scholarly.
  • Fischer, David Hackett. Washington's Crossing. (2004), prize-winning military history focused on 1775-1776.
  • Flexner, James Thomas. Washington: The Indispensable Man. Boston: Little, Brown, 1974. ISBN 0316286168 (1994 reissue). Single-volume condensation of Flexner's popular four-volume biography.
    • George Washington: the Forge of Experience, 1732-1775 (1965)
  • Freeman, Douglas. S. Washington: An abridgement in one volume by Richard Harwell of the seven-volume George Washington by Douglas Southall Freeman (1968), the standard scholarly biography.
    • Freeman, Douglas. S. George Washington vol 1 (1948)
  • Grizzard, Frank E., Jr. George! A Guide to All Things Washington. Buena Vista and Charlottesville, VA: Mariner Publishing. 2005. ISBN 0-9768238-0-2. Grizzard is a leading scholar of Washington.
  • Grizzard, Frank E., Jr. The Ways of Providence: Religion and George Washington. Buena Vista and Charlottesville, VA: Mariner Publishing. 2005. ISBN 0-9768238-1-0.
  • Higginbotham, Don, ed. George Washington Reconsidered (2001).
  • Lengel, Edward G. General George Washington: A Military Life. New York: Random House, 2005. ISBN 1400060818.
  • Lodge, Henry Cabot. George Washington (vol 2, 1899 covers 1783-99) online at Project Gutenberg old but generally accurate. Freeman and Flexner are much better.
  • McDonald, Forrest . The Presidency of George Washington. (1988), Intellectual history showing Washington as exemplar of republicanism.
  • Peterson, Barbara Bennett. "George Washington: America's Moral Exemplar", (2005).
  • Washington, George and Kitman, Marvin, George Washington's Expense Account. Grove Press. (2001) ISBN 0-8021-3773-3 Account pages, with added humor.
  • Wiencek, Henry. An Imperfect God: George Washington, His Slaves, and the Creation of America. (2003).

外部連結[編輯]


官銜
美利堅合眾國國家元首
前任:
首任
美利堅合眾國總統
第一任
1789年4月30日 - 1797年3月4日
繼任:
約翰·亞當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