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Taipei228PeaceMemorialPark.jpg
位置 臺灣 臺灣臺北市中正區
狀態 全年開放

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原名臺北新公園,是一座位於臺灣台北市中正區公園,北起襄陽路、南至凱達格蘭大道、西為懷寧街、東為公園路,占地71,520平方公尺,鄰近總統府外交部臺北賓館臺大醫院等主要機關建築。

歷史[編輯]

畫名:新公園所見
作者:小山不老
左後方的建築即為今天的「國立臺灣博物館」

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範圍內,過去在清治時期,除了光緒14年(1888年)落成的台北大天后宮(位於今國立臺灣博物館南側水池)之外,其餘地帶皆為一片荒蕪,未有太多開發。

日治時期[編輯]

日治時期日本政府開始著手計畫闢建稍具規模的都市公園。臺北新公園起建於明治32年(1899年),直到明治41年(1908年)初步落成的,成為臺灣第一個承襲歐洲風格的近代都市公園,由於已移作他用的天后宮尚未拆除,所以當時的公園範圍僅為現今公園範圍的南半段。由於此公園的興建與落成時間,皆晚於明治30年(1897年)落成的圓山公園(臺北第一座大型公園),所以命名為「新公園」。

大正2年(1913年),總督府執行「市區改正」,拆除台北大天后宮,並於台北大天后宮原址北側興建「兒玉·後藤紀念館」(今國立臺灣博物館),於大正4年1915年完工[1],且公園的腹地亦隨之向北拓展,整體格局就此確立。由於公園位置鄰近臺灣總督府等行政機關與日本內地人聚居地,因此經常成為政策活動的舉辦地點。在昭和10年(1935年)底舉辦的臺灣博覽會當中,新公園亦為主要會場之一。園內也曾建有祭祀日本學問之神菅原道真的「台北天滿宮」。

戰後時期[編輯]

1935年的音樂堂
二二八和平紀念碑

二次大戰後中華民國於民國34年(1945年)接管臺灣,民國36年(1947年)2月28日二二八事件爆發,當日下午大批憤怒群眾衝入公園內的「臺灣廣播公司」廳舍(今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對外播音發出控訴,成為全臺反抗活動蜂起的開端,之後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之行政長官陳儀也多次於該電台透過廣播向民眾喊話,這一層與二二八事件的歷史關聯,在將近五十年後成為公園改名的緣由。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1950年代左右,新公園西側的懷寧街曾經有眾多臨時路邊攤販沿著公園邊緣匯集,販賣各式小吃與飲品,其中以「公園號酸梅湯」最為著名,與之齊名的則是位於懷寧街與衡陽路口「三葉莊旅店」(現已改建為商業大樓)的「三葉莊冰淇淋」。公園號酸梅湯後來搬入三葉莊旅店對面的店面,並持續營業至今,而三葉莊冰淇淋則已隨著旅店的停業與拆除而消失。

民國53年(1964年雙十國慶,一架F-104撞到公園中的中廣天線,油箱掉落造成公園路上有三名民眾死亡,以及導致在土城上空時兩名林鶴聲、王乾宗僚機墜機[2]

民國85年(1996年2月28日,適逢豎立於新公園內的二二八和平紀念碑正式揭碑,以及基於歷史上的意涵,在時任臺北市長陳水扁主導下,新公園改名為「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並於隔年在公園內設立臺北二二八紀念館,成為一個追溯歷史、撫平傷痛的紀念公園。

民國104年(2015年)3月6日10時30分,四名中華愛國同心會,推著自製推車,貼滿「228不是官逼民反」、「228是台灣大屠殺」、「歡迎參觀228殺人搶劫強姦罪犯記(應為紀)念館」標語,前往228紀念館前抗議,門口石磚地上被噴一個大大的「殺」字,成員大聲辱罵「228是殺人兇手」、「228都是強姦犯」、「外省人都沒獲得賠償」[3]

設施[編輯]

中國式庭台樓閣(原日治運動場舊址)
紀念鐘(原兒玉源太郎紀念像舊址)

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內,除了位於北側的「國立臺灣博物館」、位於中央的「二二八和平紀念碑」以及位於東南側的「臺北二二八紀念館」外,還有自日治時期即闢建的露天音樂台、拱橋、造景池塘及綠地步道等;二二八紀念館附近的中國式庭台樓閣則為戰後新建。其中露天音樂台戰後經擴大改建,成為半圓頂型舞台今貌,1970年代末期曾經成為民歌演唱的主要場所。

由於公園地理位置特殊,有著不同時代與政治環境下所「建設」的設施,還陳設了許多古蹟、文物與藝術品。包括:

由於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臨近博愛特區,因此為圍牆、欄杆所環繞。雖然曾有人提出拆除的主張,但至今未能實現。後來增設的台北捷運台大醫院站出入口,也特別在靠近公園側設置大門,這樣的情形在臺北市的公園中相當少見。不過,與本公園隔著凱達格蘭大道相對的介壽公園,情形則大不相同,園內沒有設置圍牆或欄杆;而遇到特殊情況,公園有封閉的必要時,則以拒馬、蛇籠阻隔。

二二八和平紀念碑

紀念碑碑文共642字曆時壹年,近30次會議字斟句酌,共642字,全文如下:

二二八和平紀念碑碑文 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消息傳來,萬民歡騰,慶幸脫離不公不義之殖民統治。詎料台灣行政長官陳儀,肩負接收治台重任,卻不諳民情,施政偏頗,歧視台民,加以官紀敗壞,産銷失調,物價飛漲,失業嚴重,民衆不滿情緒瀕於沸點。

1947年2月27日,專賣局人員於台北市延平北路查緝私,打傷女販,誤殺路人,激起民憤。次日,台北群衆遊行示威,前往長官公署請求懲凶,不意竟遭槍擊,死傷數人,由是點燃全面抗爭怒火。爲解決爭端與消除積怨,各地士紳組成事件處理委員會,居中協調,並提出政治改革要求。

不料,陳儀顢頇剛愎,壹面協調,壹面以士紳爲奸匪叛徒,逕向南京請兵。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聞報,即派兵來台。3月8日,二十壹師在師長劉雨卿指揮下登陸基隆。10日,全台戒嚴警備總司令部參謀長柯遠芬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憲兵團長張慕陶等人,在鎮壓清鄉時,株連無辜,數月之間,死傷、失蹤者數以萬計,其中以基隆、台北、嘉義高雄最爲慘重,事稱二二八事件

斯後近半世紀,台灣長期戒嚴,朝野襟若寒蟬,莫敢觸及此壹禁忌。然冤屈郁積,終須宣洩,省籍猜忌與統獨爭議,尤屬隱憂。1987年解嚴後,各界深感沈疴不治,安和難期,乃有二二八事件之調查研究,國家元首之致歉,受難者與其家屬之補償,以及紀念碑之建立。療愈社會巨創,有賴全民共盡心力。勒石雋文,旨在告慰亡者在天之靈,平撫受難者及其家屬悲憤之情,並警示國人,引爲殷鑒。自今而後,無分妳我,凝爲壹體,互助以愛,相待以誠,化仇恨於無形,肇和平於永恆。天佑寶島,萬古長青。

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謹立。

同性戀文化[編輯]

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舊稱「新公園」)曾是臺北市男同性戀族群主要的聚集場所之一,被暱稱為「公司」(有每天要去打卡上班的隱喻),在早期資訊不發達、多元性別文化意識尚未抬頭時,是部分男同志們視為歸屬及建立性別認同的空間場域,然而當時臺灣同志族群相關歷史與性別文化極少受到重視,同性戀族群在此進行社交活動的歷史已不可考[6]。知名作家白先勇的文學名著小說《孽子》中的場景,正是以該公園與同志族群作為舞台及故事發展[7]

相片[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陳其南、王尊賢,《消失的博物館記憶、早期臺灣的博物館歷史》,國立臺灣博物館,ISBN:978-986-02-1758-2,79頁
  2. ^ 程嘉文. 軍機撞鐵塔失事過去至少兩起. 中廣新聞. 2007-04-04 [2016-03-28] (中文(台灣)‎). 
  3. ^ 吳張鴻、何世昌、鍾泓良、蔡亞樺. 囂張愛國同心會 辱228鬧101挑釁柯P. 《自由時報》. 2015-03-07 (中文(台灣)‎). 
  4. ^ 戶外展覽,臺灣博物館
  5. ^ 多元文化的薈萃之地-台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6. ^ 賴正哲. 去公司上班-新公園男同志的情慾空間. 臺灣: 女書文化. 2005年9月. ISBN 9578233558. 
  7. ^ 白先勇. 孽子. 臺灣: 允晨文化. 1992年11月. ISBN 9579027781. 
  • 莊展鵬,《臺北古城之旅》,遠流,1995
  • 莊展鵬、王明雪,《臺北古城深度旅遊》,遠流,2000
  • 魏德文,《穿越時空看臺北 臺北建城120週年》,臺北市政府文化局,2004

外部連結[編輯]

座標25°2′30″N 121°30′53″E / 25.04167°N 121.51472°E / 25.04167; 121.51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