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
The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APEC)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 The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標誌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標誌
綠色為亞太經合會現時之21個成員地區
綠色為亞太經合會現時之21個成員地區
秘書處駐地 新加坡
類型跨地區經濟合作論壇
成員經濟體
領導人
• 2020年舉辦地
 馬來西亞
• 執行主任
Rebecca Fatima Sta Maria(馬來西亞
成立1989年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英語: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縮寫APEC),簡稱亞太經合會,是亞太區內各地區之間促進經濟成長、合作、貿易投資的論壇。此組織的創辦在歷史上取代了該區域的冷戰結構,其中日本因過去曾在二戰引發太平洋戰爭以致在部分亞太國家的觀感上較具爭議性,因此由澳洲主導創始事項[1]

始設於1989年,現有21個成員經濟體。亞太經合會是經濟合作的論壇平台,其運作是通過非約束性的承諾與成員的自願,強調開放對話及平等尊重各成員意見,不同於其他經由條約確立的政府間組織。「APEC」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均是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的註冊商標[2]

歷史沿革[編輯]

部長級會議[編輯]

1989年1月,澳洲總理波比·霍克訪問大韓民國時在漢城(現稱首爾)倡議召開「亞洲太平洋國家部長級會議」。該倡議得到美國以及亞洲多個國家的積極回應。同年11月,12個創始會員國在澳洲坎培拉舉行首屆「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部長級會議」,由澳洲外交部長加雷斯·埃文斯英語Gareth Evans (politician)擔任會議主席,並於同年創設作為亞太經合會協調機構的高管會議。會議通常由當年舉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東道主主辦,每年舉行3至4次會議,主要負責執行領導人和部長級會議的決定,審議各工作組和秘書處的活動,籌備部長級會議、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及其後續行動等事宜。高官會議下設4個委員會和11個專業工作小組。4個委員會是貿易和投資委員會、經濟委員會、高官會經濟技術合作分委員會和預算管理委員會。11個專業工作小組分別為產業科技、人力資源開發、能源、海洋資源保護、電信、交通、旅遊、漁業、貿易促進、農業技術合作和中小企業。

1991年11月12日至14日,第三屆部長級會議在大韓民國漢城舉行並通過《漢城宣言》,正式確定亞太經合會的宗旨目標、工作範圍、運作方式、參與形式、組織架構、亞太經合前景。亞太經合會的目標是為本區域人民普遍之福祉,持續推動區域成長與發展;促進經濟互補性,鼓勵貨物、服務、資本、技術的流通;發展並加強開放及多邊的貿易體系;減少貿易與投資壁壘。這次會議裡中華台北[註 3]香港[註 1]中華人民共和國三個經濟體正式加入亞太經合會。1992年9月10日至11日,第四屆部長級會議在泰國曼谷召開,確定將亞太經合會秘書處設於新加坡,為亞太經合會各層次的活動提供支持與服務。秘書處最高職務為執行主任,任期一年,由每年亞太經合會會議東道主指派。副執行主任由下屆亞太經合會會議東道主指派,一年之後成為執行主任。並確立亞太經合會運作基金的預算規則。

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編輯]

1993年1月,亞太經合會秘書處在新加坡成立,負責該組織的日常事務性工作。1993年11月20日,首屆亞太經合會經濟領袖會議在美國西雅圖布萊克島(Blake Island)舉行,並宣示亞太經合會的目的是為亞太人民謀取穩定、安全、繁榮。此後每年召開一次,在各成員間輪流舉行,由各成員領導人出席。1994年11月15日,在印度尼西亞茂物舉行的經濟領袖會議設立「茂物目標」:發達成員在2010年前、發展中成員在2020年前,實現亞太地區自由與開放的貿易及投資。1995年11月,在日本大阪成立工商諮詢理事會,其前身是1993年成立的太平洋工商論壇。它的主要任務是對亞太經合會貿易投資自由化、經濟技術合作以及創造有利的工商環境提出設想和建議,並向領導人和部長級會議提交諮詢報告。理事會的主要任務是鼓勵工商界人士參與亞太經合會合作進程。每個亞太經合會的成員派3名具有代表性的工商界人士參加理事會。工商諮詢理事會秘書處暫設在菲律賓馬尼拉,經費由各成員繳納。理事會主席採取輪換制的原則,即由當年亞太經合會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東道主擔任工商諮詢理事會主席。工商諮詢理事會每年召開3-4次例會,並在每年亞太經合會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與各成員領導人舉行一次對話會。

2000年汶萊會議決定成立了由7人組成的婦女領導人會議協調組,負責承擔宣傳聯絡、監督、諮詢等工作。婦女領導人會議每年舉行一次,由當年亞太經合會會議東道國主辦,會議議題一般與政府會議主題密切相連。該會議由亞太地區經濟體中商業、政府、學術界和民間、社會等方面的婦女領導人組成,是亞太經合會框架內形成的婦女論壇,它不設領導機構和常設機構。其目的主要是為亞太地區婦女設立一個進行交流的論壇。它提供、傳播、推動並應用與性別相關的知識和信息,重點為中、小企業的女企業家開展經貿合作提供機會,並向亞太經合會提出意見和建議。

2001年10月21日,亞太經合會第9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中國上海舉行。與會領導人以「新世紀、新挑戰:參與、合作,促進共同繁榮」為主題,就當前世界經濟形勢以及「9·11」事件對經濟發展帶來的影響、人力資源能力建設和亞太經合會未來發展方向等問題深入交換意見,達成了廣泛的共識。會議通過並發表了《領導人宣言:迎接新世紀的新挑戰》、《上海共識》和《數字亞太經合戰略》等文件。與會各成員領導人還利用午餐會就反對恐怖主義問題交換了意見,並發表了《亞太經合會領導人反恐聲明》。2002年10月26日至27日,亞太經合會第10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舉行。會議就全球和亞太地區經濟發展、加強多邊貿易體制、執行上海會議成果及反恐合作等問題進行了討論。會議發表了《領導人宣言》和《反恐聲明》。2003年10月17日至18日,亞太經合會第15屆部長級會議在泰國曼谷舉行。

第27屆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2020年11月20日以視訊會議舉行[3]

成員經濟體[編輯]

  現有組織成員
  有意參加的國家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現有21個成員經濟體(Member Economy),其國內生產毛額總量約佔世界的60%、貿易量約佔世界的47%。1989年成立之初由澳洲汶萊加拿大印尼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紐西蘭菲律賓新加坡泰國美國等12個國家組成,1991年中華台北[註 3]香港[註 1]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1993年墨西哥巴布亞紐幾內亞加入;1994年智利加入;1998年秘魯俄羅斯越南加入。

印度由於人口眾多,基於服務貿易協定,曾提出加入亞太經合會,並初步得到美國、日本[4]和澳洲的支持。成員經濟體的官員正討論有關印度加入組織的事宜 [5][6]。但美國憂慮印度加入會使組織中的權力分布失衡而傾向亞洲 [7]

除了印度,蒙古巴基斯坦寮國柬埔寨孟加拉國斯里蘭卡巴拿馬哥斯大黎加哥倫比亞[8]厄瓜多[9]等國也提出加入。哥倫比亞早於1995年已提出,但最後不了了之,因為亞太經合會在1993至1996年間停止接受新會員。 [10]。其後因1997年起的亞洲金融風暴,有關接納新會員的事宜延至2007年再討論[11]

美國海外屬地關島則爭取獨立會員資格,並舉出香港為例子,不過美國已表示反對。

在亞太經合會的英文名稱 中文名稱 加入時間
Australia 澳大利亞 1989年11月
Brunei Darussalam 汶萊達魯薩蘭國 1989年11月
Canada 加拿大 1989年11月
Chile 智利 1994年11月
Hong Kong, China 中國香港[註 1] 1991年11月
Indonesia 印度尼西亞 1989年11月
Japan 日本 1989年11月
Republic of Korea 大韓民國 1989年11月
Malaysia 馬來西亞 1989年11月
Mexico 墨西哥 1993年11月
New Zealand 紐西蘭 1989年11月
Peru 秘魯 1998年11月
Papua New Guinea 巴布亞紐幾內亞 1993年11月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中華人民共和國 1991年11月
The Philippines 菲律賓 1989年11月
Russia 俄羅斯 1998年11月
Singapore 新加坡 1989年11月
Chinese Taipei 中華台北[註 3] 1991年11月
Thailand 泰國 1989年11月
The United States 美國 1989年11月
Vietnam 越南 1998年11月

2020年與會領導人[編輯]

運作與峰會[編輯]

2011年俄羅斯發行的APEC紀念幣,中央為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標誌

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的運作是通過非約束性承諾、開放對話、平等尊重各成員意見,不同於世界的其他政府間組織。世界貿易組織及其他多邊貿易體要求成員簽訂具約束性的條約,但亞太經合與此不同,其決議是通過全體共識達成,由成員自願執行。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成員每年舉行一次「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討論由「部長級會議」(經濟領袖會議的前幾天召開)及「工商峰會」所提供的戰略建議,隨後通過「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宣言」公布達成的正式方針。從1989年至2018年已經舉辦了29次。最近一次會議於2018年11月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舉行。

屆次 年份 日期 主辦成員經濟體 主辦成員經濟體領導人 主辦城市 官網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部長級會議
第1次 1989年 11月6日-11月7日 澳大利亞 波比·霍克 坎培拉
第2次 1990年 7月29日-7月31日 新加坡 李光耀 新加坡
第3次 1991年 11月12日-11月14日 韓國 盧泰愚 漢城
第4次 1992年 9月10日-9月11日 泰國 阿南·班雅拉春 曼谷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第1次 1993年 11月19日-11月20日 美國 比爾·柯林頓 西雅圖
第2次 1994年 11月15日 印尼 蘇哈托 茂物
第3次 1995年 11月19日 日本 村山富市 大阪 [1]
第4次 1996年 11月25日 菲律賓 菲德爾·拉蒙斯 馬尼拉
第5次 1997年 11月24日-11月25日 加拿大 尚·克雷蒂安 溫哥華
第6次 1998年 11月17日-11月18日 馬來西亞 馬哈地·穆罕默德 吉隆坡
第7次 1999年 9月12日-9月13日 紐西蘭 珍娜·希普利 奧克蘭
第8次 2000年 11月15日-11月16日 汶萊 哈山納·包奇亞 斯里巴卡旺市
第9次 2001年 10月20日-10月21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 江澤民 上海
第10次英語APEC Mexico 2002 2002年 10月26日-10月27日 墨西哥 克薩達 墨西哥城
第11次英語APEC Thailand 2003 2003年 10月20日-10月21日 泰國 他信·西那瓦 曼谷
第12次英語APEC Chile 2004 2004年 11月20日-11月21日 智利 埃斯科瓦爾 聖地牙哥 [2]
第13次英語APEC South Korea 2005 2005年 11月18日-11月19日 韓國 盧武鉉 釜山 [3]
第14次英語APEC Vietnam 2006 2006年 11月18日-11月19日 越南 阮明哲 河內 [4]
第15次英語APEC Australia 2007 2007年 9月8日-9月9日 澳大利亞 約翰·霍華德 雪梨 [5]
第16次英語APEC Peru 2008 2008年 11月22日-11月23日 秘魯 阿蘭·加西亞 利馬
第17次英語APEC Singapore 2009 2009年 11月14日-11月15日 新加坡 李顯龍 新加坡 [6]
第18次英語APEC Japan 2010 2010年 11月13日-11月14日 日本 菅直人 橫濱 [7]
第19次英語APEC United States 2011 2011年 11月12日-11月13日 美國 巴拉克·歐巴馬 檀香山 [8]
第20次 2012年 9月9日-9月10日 俄羅斯 弗拉迪米爾·普丁 海參崴 [9]
第21次 2013年 10月5日-10月7日 印尼 蘇希洛 峇里島 [10]
第22次 2014年 11月10日-11月11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 習近平 北京 [11]
第23次 2015年 11月18日-11月19日 菲律賓 貝尼格諾·艾奎諾 馬尼拉[12]
第24次 2016年 11月19日-11月20日 秘魯 庫琴斯基 利馬
第25次 2017年 11月10日-11月11日 越南 陳大光 峴港
第26次 2018年 11月12日-11月18日 巴布亞紐幾內亞 彼得·奧尼爾 摩斯比港
第27次 2019年 智利宣布取消 智利 塞巴斯蒂安·皮涅拉 聖地牙哥
第27次英語APEC Malaysia 2020 2020年 11月20日 馬來西亞 慕尤丁 吉隆坡

從1993年在美國舉行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會議開始,APEC會議主辦國幾乎都會提供本國的民族服飾或是紀念衣物給與會的各國元首穿著並集體合照,而每次峰會主辦國會提供何種服裝也開始成為各國媒體的焦點。這種傳統可以追溯到1993年美國當時的第一次會議。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堅持穿非正式服裝,並給領導人穿皮夾克。2009年,檀香山被選為2011年APEC會議的地點時,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開玩笑說,他期盼看到領導人穿著「花襯衫和草裙」。2010年日本峰會上,因為和服過緊等等種種理由而讓各國元首穿著休閒西裝亮相合照[13]。2011年在查看了之前的照片後,擔心在經濟緊縮時期讓領導人穿著夏威夷襯衫可能給人留下錯誤的印象,歐巴馬卻決定是時候結束這一傳統了。 領導人們被送上了一件特別設計的夏威夷襯衫作為禮物,但未在拍攝照片時穿著[14]

其後,這一傳統於2013年恢復。2013年印尼峇里島峰會為蠟染服裝;2014年中國北京峰會為唐裝外套;2015年菲律賓峰會為他加祿巴龍;2016年秘魯峰會為羊毛披肩; 在2017年越南峰會為絲綢襯衫[15]

發展與合作[編輯]

特點[編輯]

APEC具開放性特點。它推行「開放的多邊貿易體制」,決心「不使亞太經合會朝著組成一個貿易集團的方向發展,而是要建立一個新型的國際經濟組織、開放的經濟聯合」。APEC主張靈活性,允許以不同速度來實現目標,採取集體制定目標,各成員依據自身的情況為達到集體目標各自作出努力的靈活的、循序漸進的、自由的自願的合作方式。APEC決議為非強制性。亞太經合會的開放性質決定了其獨特的行動準則,即不是靠談判構成的條約規定而是靠成員的協商和領導人的承諾來行事。

發展問題[編輯]

近年來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發展速度很快,而且比較順利,儘管如此,一些問題也逐漸暴露。

  1. 在削減關稅問題上內部矛盾越來越明顯。亞太經合會成員中既有已開發國家,也有開發中國家
  2. 接收新成員的問題。亞太經合會已有21個正式成員,還有多個國家和地區要求加入亞太經合會。從客觀上分析,成員越多,越難形成集體行動計畫,越難達成共識,將使自由化過程放慢。在接收新成員問題上,關稅低的成員與關稅高的成員持不同意見。
  3. 工作重點問題。開發中國家渴望將經濟技術合作作為亞太經合會活動的一個中心,但菲律賓會議雖然通過了《亞太經合會加強經濟合作和發展框架宣言》發達工業化國家卻依然把力量集中在貿易投資自由化方面。在這一點上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矛盾明顯。

相關事件[編輯]

馬來西亞首相不出席1993年西雅圖峰會[編輯]

1993年11月19日至20日,在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舉行了為期兩天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領導人會議。時任馬來西亞首相馬哈地·穆罕默德拒絕出席這項峰會。他說,他拒絕出席西雅圖峰會是因為時任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對東亞經濟核心組織的立場還不明確[16]。對此,美國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羅德感到遺憾,並形容馬哈地是一個「表達力很強的發言人」,他說,如果馬哈地向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其他領導人對亞洲與太平洋的前途發表他的見解,將會對他本身有利[17]。同年11月27日,已返抵雅加達印尼總統蘇哈托表示希望馬哈地出席於隔年在印尼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會議[18]

1994年3月22日,馬哈地宣布將出席該年11月在印尼雅加達舉行的第二屆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會議[19]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香港加入之初是以「香港」名義加入,一直至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才改用「中國香港」名義。
  2. ^ 北韓目前無意加入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但大韓民國宣稱對其實控全境有主權(即其事實上與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有關)
  3. ^ 3.0 3.1 3.2 3.3 3.4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以「中華台北」名義加入。

參考文獻[編輯]

  1. ^ Makoto Iokibe. The Diplomatic History of Postwar Japan. Routledge. 2013-10-31: 178. ISBN 978-1-135-26735-3 (英語). The birth of a framework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 involving Japan like APEC, which replaced the Cold War structure, was psychologically significant. .The creation of APEC, however, was not recorded as a bright achievemnt for Japan. ...and out of concern that Japan's leadership in the region evoked negative feelings based on historical memory, the honor of creating APEC was given to Australia. Japan had to be content with a backseat 
  2. ^ 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亞太日報,2013年10月8日
  3. ^ APEC Leaders Issue Kuala Lumpur Declaration. APEC. 2020-11-20 [2020-1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08). 
  4. ^ APEC 'too busy' for free trade deal, says Canberra. [2007-12-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1-02). 
  5. ^ India's membership issue. [2007-12-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1-10). 
  6. ^ Extend a hand to an absent friend. [2007-12-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2-23). 
  7. ^ 存档副本. [2011-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1-05). 
  8. ^ 存档副本. [2011-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14). 
  9. ^ 存档副本. [2007-12-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5). 
  10. ^ People's Daily Online -- Colombia seeks APEC membership in 2007: FM. en.people.cn. [2019-04-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22). 
  11. ^ 存档副本. [2007-12-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14). 
  12. ^ Metro Manila to host 2015 APEC leaders' meeting. Yahoo! News. 2013-08-29 [2014-03-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3-27). 
  13. ^ No kimonos for APEC leaders in Japan. Reuters. 2010-11-11 [2010-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1-15). 
  14. ^ No aloha for Hawaiian shirts at APEC family photo. Honolulu Star-Advertiser. 2011-11-13 [2011-1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1-15). 
  15. ^ Awkward Apec Fashion: what the world leaders wore. The Guardian. 2018-11-08 [2018-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9). 
  16. ^ 「我可在別的場合見柯林頓」 首相拂澳洲總理美意堅拒出席西雅圖峰會 《南洋商報》1993年10月24日
  17. ^ 首相不出席西雅圖峰會 美國感到遺憾 《南洋商報》1993年11月13日
  18. ^ 蘇哈托希望馬哈地出席明年亞經合會 《南洋商報》1993年11月27日
  19. ^ 馬哈地肯定出席次屆亞經合峰會《南洋商報》1994年3月23日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