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人權觀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
Hrw logo.svg
人權觀察組織標誌
簡稱HRW
成立時間1978年
類型非政府組織
總部 美國紐約市帝國大廈34樓
網站www.hrw.org 編輯維基數據鏈接

人權觀察(英文:Human Rights Watch,縮寫:HRW)是一個國際非政府組織,以調查、促進人權問題為宗旨,總部設在美國紐約,另在阿姆斯特丹貝魯特柏林布魯塞爾芝加哥日內瓦約翰尼斯堡倫敦洛杉磯東京巴黎莫斯科奈洛比舊金山雪梨多倫多華盛頓特區蘇黎世均設有辦事處。

簡介[編輯]

人權觀察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等廣為接受的人權標準,撰寫國際人權違反狀況的研究報告。通過國際社會對暴行的關注,進而促進政府和國際組織的改革。研究者針對可疑的境況進行取證調查,並在本地和國際媒體上刊登報導。人權觀察的報告中,凸現的問題包括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刑訊逼供童兵政治腐敗、以及司法公正問題。人權觀察記錄和報告對戰爭法和國際人權準則的違反情況。

該組織於1978年成立,當時名為赫爾辛基觀察英語Helsinki Watch,為了監視蘇聯對1975年《赫爾辛基協議》的執行情況。日益壯大後,該組織又以「觀察委員會」的名義涉及到世界上的其他地區。1998年,所有委員會在人權觀察的旗幟下統一起來。Robert L. Bernstein是該組織的創建者之一,並擔任主席。

1998年,人權觀察作為六個國際非政府組織之一,參與創建了制止使用童兵聯盟。人權觀察還是國際反地雷組織的聯合主席,這個國際小組聯盟的成功遊說促成了《渥太華條約》的誕生,《渥太華條約》明文禁止殺傷性地雷(反步兵地雷)。

每年,人權觀察對世界各地的那些需要財政援助並且受迫害的作家提供補助金。這項援助由劇作家麗蓮·海爾曼遺產進行撥款,以海爾曼及其長期伴侶、小說家達許·漢密特的名字命名赫爾曼-哈米特獎。除了財政支持,赫爾曼-哈米特獎還試圖提升公眾對審查制度的關注。[1]

根據世界人權宣言,人權觀察反對基本人權的侵犯,包括死刑、歧視同性戀。人權觀察鼓勵將自由與基本的人權相聯繫,比如宗教自由新聞自由

人權觀察是國際言論自由交流會(International Freedom of Expression eXchange, IFEX)的創始成員。IFEX是一個非政府組織構成的一個全球網絡,主要對世界範圍內的檢查制度進行監督。

人權觀察有233名雇員,年預算為2600萬美元。[2]

肯尼思·羅斯執行董事

1993年以來,肯尼思·羅斯(Kenneth Roth)一直擔任人權觀察的執行董事。Roth畢業於耶魯法學院以及布朗大學,他的父親於1938年逃離納粹德國。1981年,波蘭頒布戒嚴令後,Roth開始從事人權工作,而後又忙於海地問題。[3]

問題與運動[編輯]

近況[編輯]

人權觀察批評,約旦政府逮捕當選官員,僅因為這些官員在紀念伊拉克蓋達組織領導人阿布·穆薩布·扎卡維死亡的儀式上對其表示讚揚。人權觀察還高調抗議在伊拉克總統薩達姆·海珊統治時期發生的屠殺以及政府導致的饑荒[4]

2007年7月26日,人權觀察通報,在西班牙加那利群島有數百名移民兒童,狀況擁擠骯髒,有可能遭管理者及其他兒童虐待。管理這些機構的加那利群島政府發表回應聲明稱[5],該報告不夠嚴謹,內部調查未能證實人權觀察的發現。

2022年3月,人權觀察報告,俄羅斯軍隊使用集束炸彈並命中哈爾科夫住宅區。[6] 同月,人權觀察與其他人權組織指控,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行[7]

出版[編輯]

人權觀察對數個主題發布報告,[8]並編譯成年度報告,以展現世界各地的人權狀況。

人權觀察還對1994年的盧安達大屠殺[9]以及剛果民主共和國的衝突[10]作了深度報告。

與國際特赦組織的比較[編輯]

人權觀察和國際特赦組織是僅有的兩個全球範圍的人權組織,反對壓迫與虐待。儘管兩者角色相近,卻有互相補充的作用,主要不同在於組織結構以及改進措施。

國際特赦組織擁有大量成員,該組織的主要行動通過動員成員來實施。人權觀察的主要貢獻是其針對人權危機的研究以及長篇報告。國際特赦組織除了進行遊說和發表詳細的個案報告外,主要通過大量會員寫信要求釋放良心犯。人權觀察則鼓勵其他政府對侵犯人權者採取行動,包括公布涉嫌者名單或對某國採取制裁措施。人權觀察號召對蘇丹總統巴希爾進行懲罰,因為其涉及達佛衝突的人道災難。

人權觀察的文檔,通常包括當地衝突地區的政治、歷史背景分析,有些甚至發表在學術期刊上。而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分析較少,直接關注於侵犯人權的個案。

批評[編輯]

部分人士批評人權觀察政治性的反西方、反華或反伊斯蘭,而還有一部分人士則批評人權觀察支持西方、支持伊斯蘭。一份埃及出版物的報告中提到,「政府經常指責:人權組織(包括人權觀察)引入西方日程表,從而冒犯了當地的宗教、文化價值觀。」[11]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認為,人權觀察在介紹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權時過於偏頗、以至於有某種「政治偏見」:例如人權觀察曾發表對西藏的言論,批評稱政府勸誘藏民從「貧窮而穩定」的生活轉向現代經濟條件下的不穩定生活,稱政府誘使西藏人進入水泥房居住,但還是得到人權組織(包括人權觀察)的強烈抨擊,這種批評帶有明顯的政治偏見[12][13]。人權觀察表示,大規模強制遷移多方面嚴重違反人權,包括違反居民意願、補償過低、新屋質量太差、居民對錯誤缺乏上訴管道、居民對強制遷移政策沒有發言權[14]

2008年,人權觀察公布一份報告《查維茲執政的十年》(A Decade Under Chávez)抨擊委內瑞拉烏戈·查維茲統治下的人權狀況,上百名學者專家連署抗議報告內容充滿扭曲與醜化,連署者包括被稱為「美國良心」的諾姆·杭士基[15]2014年1月初,人權觀察出版第24本年度世界人權報告,其中有關委內瑞拉的篇幅僅有六頁,卻被找出30個公然說謊、扭曲與省略之處[16]

2014年5月12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維爾梅里德·科雷根·麥奎爾寄了一封抗議信《關閉給美國政府的旋轉門》(Close Your Revolving Door to U.S. Government)給人權觀察,這封抗議信一共獲得131名學者專家連署,批評人權觀察成員與美國政府之間有著複雜且密切的關係,且批評人權觀察對於各國的人權標準經常與美國政府的外交政策及外交利益保持一致,認為這些現象已經損害人權觀察的獨立性與公信力[16][17][18]。2014年6月3日,人權觀察網站刊登執行董事肯尼思·羅斯的公開信,條列了人權觀察近年來針對美國所撰寫的十餘項人權報告,內容包括譴責美國中央情報局、批評反恐戰爭、關心囚犯人權等等,表示人權觀察同樣關注美國政府侵害人權的行徑,並未偏袒美國;但羅斯承認,人權觀察董事會成員34人及諮詢委員200多人中,確實有部分人士曾經任職於美國政府,但人權觀察謹慎確保成員過去的工作關係不影響人權觀察的工作內容,以維護人權觀察的公正性[19]

2014年5月,人權觀察公布一份報告《懲罰抗議》(Punished for Protesting),報告指委內瑞拉的反政府抗議者正面臨政府「系統性的侵權行為」,並認為委內瑞拉安全部隊涉嫌對抗議人士刑求,並認為委內瑞拉司法體系忽略並容許這些現象存在。2014年6月26日,數十名人權行動者在紐約發起一場小規模抗議,從《紐約時報》辦公室前遊行到帝國大廈人權觀察總部門口抗議,抨擊《紐約時報》與人權觀察長期自甘於擔任美國政府及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工具,特別是近年來扮演攻擊與抹黑委內瑞拉政府的角色,不譴責美國政府涉入程度不一的2004年海地政變2009年宏都拉斯軍事政變等侵害人權的重大事件;同時批評,人權觀察對委內瑞拉政府的譴責,主要來自委內瑞拉反對派未經證實的說法以及斷章取義的例子,忽視或正當化委內瑞拉反對派各種有計畫的暴力行為。人權觀察拒絕派員接受抗議者遞交的抗議信[18]

2014年6月8日,美國社會主義雜誌《雅各賓雜誌》刊登文章《人權觀察的旋轉門》(Human Rights Watch's Revolving Door),揭發人權觀察成員與美國政府官員的關係,質疑此種關係是人權觀察對拉丁美洲左派和右派政府採取差別對待的原因。2014年6月11日,美國網路媒體《Democracy Now!》邀請人權觀察發言人與《關閉給美國政府的旋轉門》主要草擬人同台辯論,人權觀察拒絕。2014年7月8日,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維爾等人發表文章《人權觀察拒絕砍斷美國政府的紐帶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出手重擊》(Nobel Peace Laureates Slam Human Rights Watch's Refusal to Cut Ties to U.S. Government),要求人權觀察認真並嚴正面對外界質疑,並要求人權觀察立即將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秘書長從其董事會除名;人權觀察完全不予回應[16]

2016年6月29日,美國非營利組織Transparify發布2016年度全球200家智庫遊說團體財務透明度評估報告,報告所列43家美國智庫及遊說團體中,人權觀察與美國和平研究所並列「兩星級」,開放社會基金會連續第三年墊底(沒有星級);而人權觀察與美國和平研究所都在官網上列出全部或大部分捐款人姓名,但很少或沒有提供財務信息。人權觀察發言人埃瑪·戴利(Emma Daly)說,更詳細的信息發布於人權觀察紙版年度報告,「絕大部分對外公開」,「我們之所以沒有在網上公開,是因為許多捐款人、尤其是年齡大的捐款人不希望我們這樣」[20]

2019年12月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因應美國正式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納入美國法律,宣布制裁人權觀察,並批評人權觀察為境外反華勢力、於反修例風波中「表現惡劣」[21][22][23]。2020年1月12日,人權組織發布信息說,該組織執行長肯尼思·羅斯英語Kenneth Roth被香港當局禁止入境[24]

2020年8月1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宣佈對11名美國國會議員及民間人士實施制裁,當中包括人權觀察執行長肯尼思·羅斯;羅斯在推特發文:「我要說清楚,我驕傲的所謂『極壞行為』是為香港人民發聲,他們抵抗北京壓迫他們的自由。」[25]

2021年3月1日,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沈逸表示,人權觀察和其他類似組織存在三個最大的問題:「首先,該組織所倡導的人權是工具性的:它只服務於該組織以及美國外交政策和戰略背後的力量。其次,該組織對人權的理解是有缺陷的:他們認為,其他國家應該無條件學習美國政治制度,而不考慮其他國家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利益。第三,該組織已不再是活化石,而是冷戰後世界的殭屍;換句話說,它的人權理念在實踐中已經破產,它已經死了。」[26][27]

2021年7月2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宣布對包括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在內的6人1實體實施制裁。

網站被封鎖[編輯]

依據GreatFire測試,其網站在中國大陸被當局的網墻封鎖,即當地網民無法正常訪問該網站。HTTP連接於2011年以前時常被封鎖,2011年9月以來被持續封鎖至今[28]HTTPS連接自2014年10月或更早以來被持續封鎖至今[29]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Hellman-Hammett Grants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Human Rights Watch
  2. ^ Financial statement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Human Rights Watch
  3. ^ Kenneth Roth Bio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Human Rights Watch
  4. ^ 中東和北非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英文),人權觀察
  5. ^ 人權觀察稱移民兒童在加那利群島狀況堪憂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英文),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6. ^ 乌克兰:集束弹药击中哈尔科夫住宅区. Human Rights Watch. 2022-03-04 [2022-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3-29) (中文(簡體)). 
  7. ^ 人权组织:俄军在乌克兰犯下战争罪行. 德國之聲中文網. 2022-03-29 [2022-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5-11) (中文(中國大陸)). 
  8. ^ 人权观察的出版物. [2010-09-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05). 
  9. ^ 盧安達大屠殺報告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英文),人權觀察
  10. ^ 剛果報告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人權觀察
  11. ^ Not just the Queen Boat: HRW is asking the Egyptian government to stop persecuting homosexuals and commit to reform. [2008-05-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12). 
  12. ^ 人民日报驳人权指责:给老百姓盖房不侵犯人权. 2012-01-27 [2015-06-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1-29). 
  13. ^ 外媒報道駱家輝罕見訪問西藏. [2013-06-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14). 
  14. ^ China: End Involuntary Rehousing, Relocation of Tibetans-Lack of Consultation Violates Human Rights, Undermines Culture. 人權觀察. 2013-06-27 [2015-06-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4). 
  15. ^ VENEZUELA: Human Rights Watch Report Under Fire. [2015-06-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4). 
  16. ^ 16.0 16.1 16.2 馮建三. 美國打手?「人權觀察組織」對委內瑞拉的認知誤導. 轉角國際 (聯合新聞網). 2017-08-16 [2021-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23). 
  17. ^ Nobel Peace Laureates to Human Rights Watch: Close Your Revolving Door to U.S. Government. AlterNet. 2014-05-08 [2021-03-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2). 
  18. ^ 18.0 18.1 徐沛然. 「人權觀察」遭人權工作者抗議 再思國際政治下的人權話語. 苦勞網. 2014-07-28 [2014-08-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5). 
  19. ^ 人權觀察. Letter to Nobel Laureates. 苦勞網. 2014-06-03 [2014-08-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4). 
  20. ^ 胡若愚. 这些美国“人权团体”资金是不透明的!. 新華網. 2016-06-30 [2021-03-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7). 
  21. ^ 肖新新. 外交部宣布对美有关非政府组织进行制裁. 人民日報. 北京. 2019-12-03 [2020-0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5) (中文(中國大陸)). 
  22. ^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國制裁反擊 人權觀察是甚麼組織?. 香港經濟日報即時新聞. 2019-12-02 [2019-12-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4). 
  23. ^ 2019年12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19-12-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2-02). 
  24. ^ “人权观察”组织执行长罗斯被香港当局禁止入境. [2020-0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04). 
  25. ^ 聲援香港遭制裁 美國非政府組織稱北京做法是“軟弱的表現”. [2020-08-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15). 
  26. ^ GT staff reporters. GT investigates: Is Human Rights Watch an impartial NGO or a US post-Cold War zombie?. 環球時報英文版. 2021-03-02 [2021-03-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23). 
  27. ^ redred one(翻譯). GT调查:人权观察是一个公正的非政府组织还是美国冷战后的僵尸?. 火星譯客. 2021-03-05 [2021-03-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23). 
  28. ^ www.hrw.org 在中国 100% 被封锁. zh.greatfire.org. [2022-08-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8-09). 
  29. ^ https hrw.org 在中国 100% 被封锁. zh.greatfire.org. [2022-08-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8-09).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