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川義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今川義元
今川義元
時代 戰國時代
出生日期 永正16年(1519年
改名 芳菊丸、栴岳承芳(檀岳承芳)、義元
戒名 天沢寺殿四品前札部侍郎秀峰哲公大居士
天澤寺秀峯哲公
墓所 桶狹間古戰場傳說地、大聖寺高徳院
今川塚臨済寺観泉寺東向寺
朝廷官位 從四位下治部大輔上總介三河守
氏族 吉良氏庶流今川氏
父母 父:今川氏親、母:壽桂尼
兄弟 氏輝彥五郎今川良真象耳泉奘義元氏豊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今川 義元
假名 いまがわ よしもと
平文式羅馬字 Imagawa Yoshimoto

今川義元(1519年-1560年6月12日)是鎌倉八幡太郎源義家一系的名門望族,是個愛好能劇和歌等事物,文武雙全的風雅大名。父親是今川氏親,母親正室壽桂尼,正室為武田信虎定惠院武田信玄北條氏康的義兄弟。

還俗繼位[編輯]

年幼時出家,法號梅岳承芳,接受太原雪齋的教育。在長兄今川氏輝死亡時還俗,在得太原雪齋協助平定花倉之亂後得權並繼承家業。所謂的花倉之亂,也就是今川氏內部的繼承人之爭。今川氏親生前指定氏輝為繼承人,然而在父親氏親和長兄氏輝病死後,今川氏的家督之位懸空,所以氏親所剩下的兩個兒子,玄廣惠探和梅岳承芳便開始為了爭取家督之位而對立。照理來說,家督該由較年長的三男玄廣惠探來繼承,可是他只是今川氏親的側室福島氏所出,比起由正室壽桂尼所生的梅岳承芳,免不了會吃虧。不過,玄廣惠探的外祖父福島正成,好歹也是家中重臣,控制了高天神城等重要支城,其勢力不能小覷;於是玄廣惠探決定憑藉這樣的優勢,以武力跟梅岳承芳爭個高下,同時還俗,改名今川良真。另一方面,正室壽桂尼也不甘示弱,心想自己既身為今川氏親的正室,自己的兒子當然能夠名正言順的繼位,於是下令梅岳承芳立即還俗,並改稱「今川五郎」,以示正統〈「五郎」是今川家世代嗣子的通稱。在這個情況下,有著象徵梅岳承芳才是正統的重要性。〉;同時邀請太原雪齋和其他親信相助。今川氏輝託孤重臣太原雪齋(崇孚)策動家臣倒向梅岳承芳,梅岳承芳率領大軍包圍了玄廣惠探的居城花倉城玄廣惠探戰敗自殺。梅岳承芳還俗,改名今川氏元,繼承家督。後接受征夷大將軍足利義晴的偏諱改為今川義元。

當政時期[編輯]

今川義元掌權後,不斷在與北條家、織田家爭權,且勢力不斷擴大,尾張的織田信秀發動對三河的侵略。岡崎城主松平廣忠向義元求援。義元令雪齋率軍進入西三河抵抗織田軍的入侵;同時義元要求松平廣忠送出其子松平竹千代(德川家康)做為人質,以示對今川家的忠誠。然而竹千代在前往駿府城途中卻遭改投織田家的田原城主戶田康光劫走,送到織田信秀處,並以此脅迫松平廣忠背離今川家。

天文十七年(1548年)三月,織田信秀率軍五千餘再度入侵三河,今川義元下令軍師太原雪齋為總大將,率二萬五千人前往迎戰。雙方在岡崎城東南的小豆阪一地進行對峙(小豆阪合戰)。先鋒織田信廣遭遇今川家的朝比奈泰秀,打得難分難解。太原雪齋再派出岡部元信領隊支援,終於擊退織田軍。翌年(1549年)十一月,義元遣雪齋出兵攻陷三河要衝安祥城,擄獲守將織田信廣。雪齋遂跟織田信秀交涉,以信廣交換回被劫走的竹千代。此舉不但徹底掌控了松平家,並讓自家勢力擴張至西三河區域。最終擁有駿河、遠江、三河的領地,成為東海大國之大名。

1554年在善德­寺與武田晴信北條氏康訂立了今川家、武田家與北條家的同盟,史稱甲相駿三國同盟。今川義元之女駿河姬嫁給武田晴信的長子武田­義信為妻,北條氏康之女早川殿嫁給今川義元之子今川氏真。 今川義元擔任今川家督後,由於對京都文化有狂熱的崇拜,將京都文化往關東地區流傳視為使命。因此他刻意仿效並且遵循京都裡華麗的王孫公卿,穿直­衣、戴立烏帽子、塗黑齒、描蟬眉、抹脂粉、召開詩會, 甚至是孌童。今川義元所刻意興建的臨濟宗臨濟寺(此臨濟寺非河北省正定縣臨濟寺),只是為了利用駿府在禪宗文化傳播中的地理優勢,來滿足自己對臠童的癖好。也因為今川義元以京都文化作為包裝行臠童之實的行為影響到駿河人,導致駿河人普遍將相貌尚可以上的男童送入臨濟寺去接受寺廟僧侶的調教與打扮,以求麻雀變鳳凰的可能。[來源請求]

另外今川義元又為其父今川氏親的《今川假名目錄­》追加制定,加上重視內政、主從間的組織化、強化對農工­商業者的管理、建立交通制度等,並強調主從間的恩給與奉公關係(寄親寄子制)。《今川假名目錄》自此凡五十四條,即《假名目錄追加21條》,是東國大名中最早的分國法,也是戰國家法中最完備­的一部。由於今川氏世代的累積加上義元細心管理,今川氏由最初的駿河22萬石知行領地,到今川義元時的實力已有七十六萬石,可調集投入戰鬥的兵員更可達二萬六千多人。相較當時尾張織田家的四十三萬石也只能勉強調集出將近一萬五千多人而已。

桶狹間之戰[編輯]

桶狹間大合戰圖、豊明市立圖書館所藏

到了永祿三年(1560年)5月,今川義元認為尾張國內的政情混亂,尾張北邊美濃的齋藤義龍也病危,情勢一片大好,因此欲上洛以勤皇為名掌握天下[來源請求](另有一說是為了爭奪熱田、津島的商業圈),所以動員了二萬五千人出兵入侵尾張,對外則號稱四萬人,展開自認神聖的上洛戰爭(上洛的假說出自幕末栗原信充編纂的『重修真書太閤記』非當時史料)。今川義元派朝比奈泰朝為先鋒進攻鷲津城,命令長大了的竹千代(松平元康)攻下丸根城。

由於松平元康進攻丸根城的進展相當順利,18日上午進攻,下午丸根城就淪陷了;丸根城的守將佐久間大學的首級被松平元康的軍使送到今川義元的面前,以致於鬆懈了今川軍的鬥志。到了5月19日午後,今川義元誤以為此刻織田信長應該還瑟縮在清洲城(織田氏居城)內不敢出兵,於是大意輕敵,在善照寺砦東南方的桶狹間附近歇息,並且竟在陣地中開擺筵席,大宴將士,因此受到織田信長率眾三千的突襲(另有一說是信長馬迴眾,熱田神宮宮司之子千秋四郎戰死,義元為了加速奪取平定熱田,故在大高道途中改走鳴海道,而在桶狹間遭到信長率領的馬迴眾突襲)。

依後世創作,今川義元受到突擊後在突圍中由於之前酒醉未退,加上足短身長,戰馬受驚因而摔下馬來[1](和種馬肩高僅四尺約100公分,今川義元的青色座馬四尺五寸,體高不過112公分,相對赤兔馬高一丈231公分,中型佳米驢高124公分,即使落馬也不至有多大損傷害,且落馬之說為創作而非史料,僅憑幼時落馬及身長足短推定,可信度極低;當時日本人被稱作倭人身高普遍不高,侗長足短應是常態,《集覽桶延間記》成書於江戶年代,而《武功雜記》則在元祿 - 明治年間由平戶藩末代藩主松浦詮編成[2]皆非當時史料。而且正確來說當時日本根本沒有「馬」。[3]),以致遭到信長的侍衛服部小平太的攻擊,再加上另一名侍衛毛利新助也加入混戰。最終,今川義元就死在這兩名侍衛的手下。今川義元死前因力竭且身軀肥大[來源請求]倒臥在地不起,依舊仗著酒意破口大罵服部小平太與毛利新助。毛利新助由於激憤,跨坐在今川義元的身上以左手揮拳重擊今川義元下巴,碰巧今川義元張口就將壓在他身上的毛利新助小指頭咬斷,然而最後仍然被這兩位小侍衛梟首。今川義元一死,上洛的今川家大軍一下子就分崩離析了。信長在清須南方二公里街道旁造了義元塚,執行千僧誦經法會,隆重超渡,表達了敬意。

今川義元於永祿元年(1558年)卸下家督一職,永祿三年1560年後戰死,今川家督一職由其子的今川氏真接任。氏真接任政權後,約18年左右被武田信玄德川家康聯軍瓦解,江戶幕府後氏真之孫今川直房以1,000石收入的高家為德川幕府效忠,直到幕末的今川範敘成爲若年寄高家旗本。官位從五位下侍従兼刑部大輔。

參考文獻[編輯]

  1. ^ 據江戶著作《集覽桶延間記》載「……出陣,踏掛具足……馬乘,落馬」肥前平戶城主松浦詮著《武功雜記》「今川義元,足短而侗長,臨濟寺喝食致置」可見今川義元是因足短身長且肥胖因而摔下馬來。
  2. ^ 江戸時代の元祿頃に成立した説話集『武家雑記』によると、寺に預けられた理由について「義元は足が短く胴長の障害者であったため寺に入れられた」と記されている。しかし。武將の子が寺に入るのは、學問を身に付けるため、さらには兄弟間の家督爭いを避けるためであり、珍しいことではなかったため、これは義元を貶めるため、少年時代までさかのぼり、事実を歪曲したものと思われる(『新設戦亂の日本史 第10號 桶狹間の戦い』小學館 2008)。
  3. ^ 古代八尺以上爲龍。七尺以上爲騋。六尺以上爲「馬」,五尺以上為駒。和種馬僅四尺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