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佛教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佛教徒)
前往: 導覽搜尋
釋迦牟尼佛在鹿野苑的第一次說法稱為「初轉法輪」,法輪因此成為佛法的代表性幖幟。八根輪輻代表八正道

佛教(Buddhism)起源於遠古印度迦毘羅衛國(現在的尼泊爾)的太子悉達多·喬達摩(佛號釋迦牟尼佛)在大約西元前6世紀對於佛弟子所開示的教導,後發展為宗教。全世界約有5億佛教信眾[1][2][3][4][5][6][7][8],常被視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在世界上尤其是對於東亞中亞東南亞南亞地區曾具有廣泛的影響。21世紀世界佛教徒的人口分布是:漢傳佛教地區67.3%(3億6千萬人),南傳佛教地區28%(1億5千萬人),藏傳佛教地區3.4%(1千8百萬人),亞洲以外地區1.3%(7百萬人)。[9]

一位大智慧、大慈悲、大覺悟的聖者,因此,佛教顧名思義就是智慧、慈悲、覺悟的教育。[10]。佛又稱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世尊、大雄[11]。佛教重視人類心靈道德的進步和覺悟。按照佛教的觀點,人和其他眾生一樣,沉淪於苦迫之中,並不斷的輪轉生死。惟有斷除無明的人才能出三界脫離輪迴。悉達多·喬達摩就在35歲時成佛,並對眾人宣揚他所發現的道理。佛教信徒修習佛教的目的即在於從悉達多所悟到的道理裏,看透生命和宇宙的真相,最終超越生死和苦、斷盡一切煩惱,得到究竟解脫。

出現背景[編輯]

古印度的社會階級制度[編輯]

佛教出現前的遠古印度社會,婆羅門教信奉神靈(即三大主神:創造萬有的梵天〔Brahma〕、保護神毗濕奴〔Vishnu〕以及破壞、再生和舞蹈神濕婆〔Śiva〕)主宰一切,認為通過對這些神靈進行祈禱,就可以獲得現世的種種好處,於是漸漸出現各種祭祀,以及對各種神靈贊詠,進而成為四種《吠陀》。

梵天說4個種性是他生的,婆羅門最高貴。婆羅門的地位最高,所以引發了人們對於社會現狀革新的思潮,史稱「沙門新思潮」(梵文:Sramana),其中就包含了宗教改革的佛教。

根據玄奘法師的名著《大唐西域記》的記載:「其婆羅門,學四吠陀論。一曰壽,謂養生繕性;二曰祠,謂享祭祈禱;三曰平,謂禮儀占卜,兵法軍陣;四曰術,謂技能伎數,禁咒醫方。」

因為種族等級(即當時的種姓制度)、社會分工、文化教育等的長期巨大差異,古印度社會漸漸分化成了婆羅門剎帝利吠舍以及首陀羅等四種非常不平等的階級,稱為種姓制度。其中婆羅門主要從事祭祀,剎帝利世襲軍政,吠舍經營工農商手工業等,首陀羅則為貧窮的自由民,從事更為低賤的職業。除此之外還有在四種姓外的「賤民」階層,地位更低,被稱為「不可觸者」。[12][13]

非婆羅門思想[編輯]

在公元前六世紀到五世紀,出現了各種非婆羅門思想,主要有以下幾個流派:

  1. 阿耆多派:他們認為人由地、水、火、風四大元素組成,否認靈魂,反對祭祀,以追求現世快樂為目的。
  2. 散惹夷派:主張對一切問題不作決定說,認為哲學辯論,得不到最後的解答和知識。
  3. 末伽梨派:主張沒有業報,一切修行都徒勞,只要經過很多世,大家都會解脫,屬於定命論者

歷史[編輯]

犍陀羅的釋迦牟尼佛像

佛教由古印度(今尼泊爾境內)的悉達多·喬達摩35歲時創立,關於悉達多太子的生年說法有二,佛教開始的時間也有兩種不一的說法,一種認為是在公元前543年5月月圓日,另一則是認為在前589年前588年。當時悉達多在畢缽羅樹(佛教信徒尊稱菩提樹)下悟道,後來走遍恆河兩岸向人傳教。當初隨他修行的五位貴族接受了悉達多的教導之後,成為比丘,也就是第一批僧侶[14]。社會各階層和各種身分的人都來聽他演講而成為他的弟子。他在其後的幾十年中四處遊行,招收了許多弟子,佛教影響逐漸擴張。他在80歲的高齡逝世(佛教稱之為涅槃)後,被尊為釋迦牟尼佛

佛陀在兩棵娑羅樹入涅槃英語Parinirvana

孔雀王朝開始,佛教分別向南北兩個方向傳播。南傳佛教(又稱為上座部佛教)經由錫蘭傳播到東南亞一帶,主要影響東南亞印度支那等地。北傳佛教(又稱大乘佛教)經喀什米爾到達新疆,早在1世紀的東漢時佛教就傳入中國,後又傳入古朝鮮日本;北傳佛教於8世紀正式傳入印度北鄰的西藏;至此,北傳佛教分為漢傳佛教藏傳佛教兩支。藏傳佛教對西藏人民的生活文化有著極大的影響,後來又傳入蒙古中國東北等地區。到16或17世紀,藏傳佛教在遠東各地已奠定了根基。

1923年,現代中國佛教研究者歐陽竟無第四中山大學(現稱南京師範大學)講演,講題是:「佛法非宗教、非哲學,而為今世所必需。」表示在康熙、雍正、乾隆的盛世時代,佛法依舊是教育,是「佛陀對一切眾生至善圓滿的教育」。直到最近兩百多年,清朝中葉嘉慶以後才形成宗教[15]

基本教義[編輯]

佛教的基本教義從解脫苦難為出發點,有解脫道和菩薩道為兩大教法。解脫道依據四聖諦、十二緣起為核心,要求僧侶信徒遵守五戒等戒,修十善、四無量心,並教導以禪觀三界皆是無常、不安穩,斷除對三界的所有執著,脫離三界輪迴,證悟無漏的四果阿羅漢。菩薩道則是六度四攝為主,以三大阿僧祇時間累積福德智慧等波羅蜜利益眾生,證得無上圓滿的佛菩提。對於出發心修大乘者,需勉勵行持善法、不可退

佛教認為一切未解脫的有情眾生都在天界人道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六道裡生死流轉,因為貪嗔痴三毒不斷所以無有止境。

三法印[編輯]

三法印是:「諸行無常印、諸法無我印、涅槃寂靜印」。 北傳佛教主張凡符合此三原則的,便是佛正法,有如世間印信,用為證明,故名法印。南傳佛教說諸行有三相,而不說三法印。

  • 諸行無常:是說一切世間法無時不在生住異滅中,過去有的,現在起了變異,現在有的,將來終歸於滅;
  • 諸法無我:是說在一切有為無為的諸法中,無有我的實體;所謂我的存在只是相對的生理和心理幻象。
  • 涅槃寂靜:是說涅槃的境界,滅除一切生死的痛苦,無為安樂,故涅槃是寂靜的。

三法印之前二法印是佛教與在其之前的婆羅門教的不同之處,至於第三法印「涅槃寂靜」,印度教(婆羅門教)也是講涅槃的,由於印度歷史年代不清,今日無法判斷是佛教學習印度教(婆羅門),還是印度教(婆羅門教)學習了佛教。[原創研究?]

四聖諦[編輯]

根據佛教傳統,四聖諦學說是部派佛教的教義核心。

  • 苦諦:佛教認為人生在世,誰也免不了生老病死。這些苦難不會因為人死亡結束,因為人死之後不是徹底消失,仍然會輪迴不息,不論在地獄人世還是天堂,苦總是存在的,只是程度不同罷了。[16]佛教還認為,世間的萬物都是變化不定的,這叫做無常。對眾生來說,因為於無常敗壞法起貪著,則將造成身心的熾燃大苦,因此說無常故苦。
  • 集諦:集諦是講苦產生的原因。[17]佛教認為世上沒有無因之果,也沒有無果之因。有情眾生之所以會受苦,在於因無明而於六根觸受起愛執,而導致後有生死的純大苦聚集。
  • 滅諦:佛教認為只要是輪迴,就無法避免會受苦。有情眾生要想從苦中真正的、徹底的解脫出來,只有脫離輪迴這一個辦法。[18]
  • 道諦:為了脫離輪迴,必須進行修行。佛陀給出的方法主要為戒、定、慧三學。依八正道,便可以達到涅槃,永遠從輪迴中解脫出來,證得阿羅漢果。[18]

十二因緣[編輯]

佛教認為,世間萬法都是依因緣而生,依因緣而存在。世上沒有不依靠其他事物而獨立存在的東西,任何事物都是因緣合和而成;沒有什麼東西能夠不受其他事物的影響,也沒有什麼東西能夠不影響任何其他事物;任何事物都有前因,也有後果,而這種因果關係構成了一個無始無終的鏈條。

且依因緣而生之一切,也隨著現象的生起,而損耗其賴之生起的因緣,是故世間一切皆無法恆常。

十二因緣具體內容:

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病死憂悲惱苦。

六入處所引發的運作稱為「觸」,由觸引發苦受、樂受、中性受(簡稱為「受」),及聯想和意志行為。

由樂受引發貪愛,苦受引發排斥,此為「愛」。由愛則覺得五蘊是自己所擁有,進而誤以為有我,此種執取稱為「取」,同「行」的定義。

由取而引發「有」,有的意義即為「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循環。

這部份為「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具體展現。

有「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循環,即稱為「生」,由生則不可避免的遭遇生命中種種痛苦,乃至於死亡。

佛教典籍[編輯]

佛教典籍最初來自佛弟子的集結。集結成的「經藏」又名「素怛纜藏」。「律」音譯為「毘尼」,故「律藏」也可稱為「毘尼藏」;「論藏」音譯為「阿毘達磨藏」。佛教各部派所傳的早期經藏、律藏內容相似,而論藏則不同,學術界對早期集結是否包括論藏並無定論。學術界普遍認為初期佛教典籍可能包含了佛陀的話,也有學者主張其大部份內容是佛陀的話。[19]

廣義的佛教典籍包含了註疏、佛教史傳、佛教目錄、佛教著作等多方面內容,中國將這樣的佛教廣義佛教經典的匯總成為「大藏經」,或一切經。藏傳佛教將經典劃分為甘珠爾丹珠爾兩部。南傳佛教則使用三藏的名稱。由於在稱呼上各地不同,所指也有微妙差別,所以在翻譯上中國習慣使用《大藏經》翻譯其他系統佛教的經典,如稱呼南傳佛教經典為《巴利大藏經》等,而歐美學界經常使用三藏的稱呼[20](也有採用日文「大藏經」的音譯稱呼者,但相對較少)。在佛典中明確說明,佛陀允許弟子使用方言傳授佛法和記誦經典。學術界對於佛經歷史版本的研究,著重於佛經在流傳中的變化,以及哪些是佛陀時代的教法,哪些是後來的發展。

佛弟子[編輯]

佛弟子可分為出家眾在家眾。依性別,在家眾可分為優婆塞優婆夷等二眾。出家眾再細分出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叉摩尼稱五眾,與在家二眾合稱七眾。

佛弟子遵守的戒律[編輯]

在家眾的居士和居士女在皈依後可以選擇是否遵守五戒;五戒分別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不殺生是為了培養慈悲心,妄語也包括兩舌、惡口、綺語。偷盜和邪淫是世間法禁止的罪行,不飲酒不是為了避免酒精亂性而破壞團體生活的秩序,而是因為酒精麻醉的作用影響智慧的獲得。佛弟子不遵守五戒不影響成為佛弟子。在家眾可以持的戒律除了五戒外,還有八關齋戒,此外大乘佛教在家眾可以持菩薩戒。東南亞國家還有在家男眾短期出家(持出家戒)以獲得功德的習俗。[21]

作為出家眾的比丘比丘尼須受具足戒沙彌沙彌尼須受沙彌戒十條,式叉摩那則受六戒。出家眾的戒律要比在家眾詳細得多,漢傳佛教比丘的具足戒共250條,比丘尼則有348條;南傳佛教比丘的具足戒為227條。沙彌、沙彌尼和式叉摩那因為是向正式的比丘和比丘尼過渡的階段,故戒條少得多。按照佛制,比丘和比丘尼當在每月的月初和月中舉行布薩,學習戒律,若有犯戒律需要懺悔者則當眾懺悔。

佛教的影響[編輯]

人口分布[編輯]

佛教人口在不同地區所占比例(根據最高值估算)[22][23][24][25][26][27][28][29]

佛教在亞洲國家的影響最深,佛教思想已經融入信仰佛教國家的人民的生活中。印度雖曾為佛教的興盛之地,但現今已經式微,只有在靠近中國的邊界處,佛教信仰才較為濃厚。

目前佛教主要分布於中國大陸台灣香港澳門日本韓國北朝鮮蒙古越南寮國柬埔寨泰國緬甸新加坡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尼泊爾不丹汶萊,同時亦在印度孟加拉菲律賓印度尼西亞俄羅斯哈薩克等國境內有零星之分布。99%的佛教徒住在亞洲。其中,佛教在柬埔寨和不丹被立為國教。近年來,佛教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西方國家也有發展。72%的佛教徒在其居住國家屬於宗教少數群體,28%屬於宗教多數群體,居住於7個國家(蒙古、不丹、緬甸、泰國、寮國、柬埔寨、斯里蘭卡)。[1]

根據研究機構調查全球佛教信眾達5億人,佛教信眾人數遠少於基督教的約23億信眾與伊斯蘭教的約16億信眾[30][31][32] [1][33][34][35][36]。但是一般仍舊認為基督教、伊斯蘭教與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37][38][39]。這是因為雖然印度教信仰人口統計達10億人[40]遠高於佛教,但是印度教具有民族限制,集中特定國家(例如:印度尼泊爾),而猶太教亦有民族限制(例如:教規導致外邦人不易入教),相較之下佛教較無民族限制,因此普遍認為佛教更適合與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並稱世界三大宗教

印度[編輯]

佛教雖在古印度經歷過無比的輝煌,其影響力也廣傳至亞洲各地,但在印度本土卻逐漸衰微。

佛教在古印度建立了第一流的學術中心,如那爛陀寺等大學就是教授佛法和當時科學及各家哲學的最高學府。但由於古印度佛教特重對出家人的教育以應對上層貴族,且熱衷於高深學術的思辨,而無形中相對忽視了對中下階級的在家信徒的傳播教育,僧團遂逐步成為與上層貴族在家信徒密切關係,疏遠對中下階級民眾,的精英集團。

因此佛教未能像婆羅門教(即現在的印度教)等其他宗教那樣對上中下階級大眾建立為在家信徒的家庭傳統,這樣佛教在古印度就漸漸失去了民眾基礎。一旦失去國王們和貴族的支持就更加速了佛教在古印度的衰落。

阿育王以來,佛教僧伽供養成習,生活逐漸腐化,喪失原來的刻苦精神[原創研究?]。12世紀晚期,信奉伊斯蘭教突厥人入侵印度時,對佛教並不友善。那爛陀寺等佛教寺廟被穆斯林軍隊夷為平地。尤其是那爛陀寺的圖書館被付之一炬,致使佛教和古印度文明的大量典藉從此消失。這一時期古印度佛教的典章文物幾乎喪失殆盡。不過有一批密宗僧侶逃到孟加拉卡拉瑪族地區(傳說此族是釋迦族的分支,而且佛祖釋迦牟尼也曾經到此處為此族講卡拉瑪經,也算是佛教聖地,基礎信眾雄厚)得於幸免於難,從此這批僧侶改頭換面平時服裝跟平民一樣,並娶妻生子,捨棄戒律避免回教徒的迫害,只有在信徒有婚喪喜慶才會恢復僧形做法事。印度殘餘佛教就這樣苟延殘喘保留下來,到上世紀時期緬甸僧王來孟加拉邦弘法,卡拉瑪族全部改信上座部佛教。

劫後的佛教學者多攜帶典藉遠走西藏等地。佛教聖地,例如佛陀出生地的藍毗尼,也淪為廢墟。到13世紀,佛教在祂的發源地印度已差不多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直到19世紀末,在印度沉寂約700年的佛教出現了復興運動。1957年印度佛教徒組織了佛教的政黨印度共和黨英語Republican Party of India。後來,其中一部分人因不滿共和黨的政治路線另組了困豹黨。該黨在孟買等地有一定影響。根據1980年的統計,印度有佛教徒5,554,000人,約占總人口的0.8%。印度的佛教徒雖然所占的人口比例很少,但在印度的思想文化界頗有影響。

大中華地區[編輯]

漢代時期[編輯]

一般認為佛教是在西漢末,新莽時和東漢前期時由印度經西域傳入的。

第一位在中國傳播佛教的是釋僧會。其俗姓康氏。其先康居國人,世居天竺。釋僧會之父因商賈移於交址(越南)娶交址(越南)婦人為妻,誕僧會。因此僧會是一半越南血統、一半西域血統的僧人。

根據記載,漢哀帝元壽元年(前2年)博士弟子景盧出使大月氏,其王使人口授《浮屠經》。到了東漢永平十年(67年),漢明帝夢見金人,於是派人去西域,迎來迦葉摩騰與竺法蘭兩位高僧,並且帶來了許多佛像和佛經,用白馬駝回首都洛陽,皇帝命人將自己避暑的行宮改為精舍讓僧人入住,翻譯《四十二章經》。也就是現在的白馬寺。因此,在中國佛教史上,多以漢明帝永平十年作為佛教傳入之年。白馬寺成為中國第一座佛寺。《四十二章經》。後來楚王劉英利用黃老(早期道教)和新來的浮屠(佛陀)製造讖言密謀造反失敗,楚王流放自殺,皇帝下令禁止黃老道和佛教,但是黃老道和佛教在民間秘密流傳。漢桓帝漢靈帝時期敕令造了許多祭合祀黃帝老子佛陀的祠堂。漢末許多西域僧侶如安士高等佛教翻譯家已經開始將如何進行禪定修佛教經典引入中國。安士高為佛教初期傳入最有聲望之譯者,其所譯禪籍多為聲聞禪,包括《人本欲生經》、《安般守意經》、《陰持入經》、《修行道地經》、《阿毘曇五法四諦經》、《十二因緣經》、《八正道經》、《禪行法想經》等。

南北朝佛教的興衰[編輯]

南北朝時期,鳩摩羅什佛陀跋陀羅等佛教翻譯家來華傳教使得佛教得到大力弘揚。鮮卑族拓跋部落入主中原後,承中原佛法之事,接受了佛教這一思想武器,用它來敷導民俗,因此,從魏太祖拓跋珪開始,魏朝統治者大都敬禮佛徒沙門,拓跋燾繼位之初也是如此,每引高德沙門,與共談論。

北魏太武帝在位期間銳志武功,統一長江以北。他初崇佛教,後因受道士寇謙之等的影響,轉奉道教,並親受符籙,於440年改年號為太平真君。認為佛教系「西戎虛誕」,「為世費害」[41]

太平真君五年,詔禁王公以下至庶人私養沙門,九月殺僧領玄高慧崇等。七年,太武帝西征到達長安,見佛寺內藏有兵器,又查出釀酒、財寶,發現僧侶與室女私通,即立禁佛。[42]

司徒崔浩上疏請誅天下沙門,毀諸寺院經像[41]。三月,帝下詔誅長安沙門,並命留守平城的太子晃下令廢除全國佛教[43]。太子尊崇佛教,緩發詔書,使遠近皆有所豫聞。[44]因此四方沙門多亡匿逃脫,金銀佛像及經書被秘密收藏,僅有一部分僧人被戮,而魏境內寺宇建築卻多被毀[45]。宦官宗愛謀殺太武帝,立南安王拓跋可博真為帝,又殺可博真,大臣劉尼源賀等迎立太武帝太孫拓跋濬繼位,是為文成帝,詔復佛法。佛教又得以恢復。

後來北魏分裂成北齊北周,高洋曾下令滅道。北周一開始也尊奉佛教到了周武帝僧侶膨脹過多,於是為了一統天下有興滅佛滅道,僧尼道士淘汰為平民或者充軍,佛神像法器鑄錢造成武器。後來武帝死後,隋文帝楊堅恢復佛教。

禪宗的崛起[編輯]

南朝自晉朝衣冠南渡,大量僧侶也隨來傳法,佛法興盛一直到陳朝,最有名的就是淨土宗天台宗也是在南朝發展起來,歷代皇帝大力建造佛寺,供養僧侶。

禪宗傳說初祖菩提達摩於中國南朝宋時,乘商船到達廣州,從學於求那跋陀羅,後以四卷《楞伽經》教授弟子,屬當時的楞伽師之一。後梁武帝信奉佛法,於是至建康(今江蘇南京)與其談法。當時梁武帝一心欽慕佛法,不論是建寺、造經、供僧,皆不遺餘力,因而自認很有功德,不知道這只是累積福報,並非內心的覺悟。達摩卻一語道破,告訴梁武帝毫無功德,雙方不契。

達摩深知梁武帝無法接受這樣先進的思想,於是離開南方,「一葦渡江」,在河南嵩山少林寺的山洞中面壁九年,等待傳人。後傳二祖慧可(487年-593年)、三祖僧璨(?-606年)、四祖道信(580年-651年)、五祖弘忍(602年-675年)、六祖惠能(638年-713年)。他將楞伽宗傳播至中國北方,落地生根,成為一個獨特的門派。但是禪宗還是不普及,一直依附律宗,到了唐朝中期才有正式的禪寺。

唐代儒釋衝突期[編輯]

唐祚初建,李唐家族本來是偏向佛教的,為了擺脫具有鮮卑血統的不利影響,從而合理地統治漢族天下,半路認了道教太上老君老子李耳」為祖先,問題在唐代已一一浮顯出來,在韓愈以前,高祖李淵讓僧道辯論老子化胡,佛教勝利,免掛老子像,並讓高僧智滿擔任國師,但是朝任太史令傅奕等人認為佛教道教都是違背孔孟之道,對國家無益,於是下令曾敕令:「偽亂地僧,是非難識,州別一寺,留三十僧,余皆從俗」。武德九年四月,高祖又頒布沙汰僧道詔:「京城留寺三所、觀二所。其餘天下諸州各留一所,余悉罷之。」太宗領兵攻入隋都時即命:「廢諸道場,城中僧尼留有名德者各三十人,余皆返初。」太宗繼位後又幾次三番沙汰僧尼。據《續高僧傳·明導傳》記載:貞觀初,明導行抵陳州,逢敕簡僧,唯留三十。又據《智實傳》記載:貞觀元年,敕遣詔書侍御史杜正倫檢校佛法,清肅非濫。《法沖傳》記載:「貞觀初年下敕,有私度者處以極刑。時嶧陽山多有逃僧避難,資給告窮。」《法向傳》也有記載:「貞觀三年,天下大括義寧私度,不出者斬,聞此咸畏。還有武后時的宰相狄仁傑李嶠蘇環,官至刺史、太子詹事的張廷珪;中宗朝的宰相桓彥範韋嗣立姚崇,御史辛替否,侍御史宋務光清源尉、殿中侍御史內供奉呂元泰;睿宗朝的宰相魏知古,中書舍人裴漼,侍郎李乂,太子洗馬、諫議大夫甯原悌,太尉兼通事舍人韋湊;肅宗朝的宰相張鎬;代宗朝的宰相常袞高郢(德宗朝宰相),東川節度使李叔明;德宗朝的員外郎裴伯言(即憲宗朝宰相裴洎)、彭偃,及郎中李岩(巖)等人。武后營造大像,狄仁傑云:「如來設教,以慈悲為主,下濟群品,應是本心,豈欲勞人以存虛飾。」李嶠則直截指出:「法王慈敏,菩薩護持,唯擬饒益眾生,非要營修土木。」張廷珪更深入解釋:「夫佛者,以覺知為義,因心而成,不可以諸相見也。」高郢〈諫造章敬寺書〉則兼及二教,他指出「佛本無相,不可以有相求;道本無為,不可以有為得。」因此反對德宗為先太后造章敬寺以興福除禍。從佛道本來應有的面貌,諷刺現今所為皆失其真。

佛教普及後對中國的社會、經濟、文化、政治各方面所造成的影響讓韓愈感覺到重症應下猛藥醫,他不先從佛教教義上來解決思想問題,外在問題以外在手段解決,上書《論佛骨表》 (《諫迎佛骨表》),佛教教義中固然不乏精湛的玄理,但是宗教形式的不同與了脫生死之苦的教義,確實也對以農立國、勤奮務實的民族性帶來莫大的衝擊與誘惑。《資治通鑑》卷二四〇記載:「中使迎佛骨至京師,上留禁中三日,乃歷送諸寺,王公士民瞻奉施捨,惟恐弗及,有竭產充施者,有燃香臂頂供奉者。形部侍郎韓愈上表切諫,……上得表大怒,出示宰相,將加愈極刑。」這樁公案雖然隨著韓愈的被貶潮州而暫趨平息,但是經由他的學生李翱,站在儒家的立場,擷取佛學精華,理性地調和儒釋衝突,「此後的儒家,一方面承襲了韓愈的道統思想,一方面依循著李翱所開闢的新路,生活在『靜則禪,動則儒』的境界中,他們把人生解脫和社會事功調和了起來,就成為宋明的理學。」[46] [47]

宋代禪思時期[編輯]

北宋侯翌《如來說法圖》,國立故宮博物院

宋朝時期因為經過唐朝武宗滅佛許多宗派都消失佛教元氣大傷,到了五代十國北方周世宗柴榮為統一天下敕令滅佛道,佛神像法器鑄錢鑄造武器,僧侶道士還俗充軍或者貶為平民,使得佛教更加雪上加霜。到了宋朝佛教只剩下禪宗和淨土宗,還有微落的天台宗,大量佛教經文儀軌喪失,只得從印度重新翻譯和高麗日本重輸回來。此三宗以禪宗受到士大夫的青睞,淨土宗深入廣泛民眾,天台宗也只是依附在禪宗之下毫無作為。雖然宋朝皇帝對佛教不錯,當他們主要還是以道教為主;而佛教一直受到儒家和道教的攻擊,而且佛教的禪宗主張明心見性反對僧侶信徒專研佛經,淨土宗一門深入對許多經典也毫無精通,天台宗的傳承早已斷代後學者也只是靠自己的理解,面對儒家和道教的攻擊只能盡力圓融三家以減少衝突。到了宋徽宗因為皇帝崇信道士林靈素,林靈素原本是沙彌因為偷喝酒被師傅教訓,氣憤去做道士據說修雷法有成,為了報復佛教請徽宗下令和尚改為德士,佛改天尊,菩薩改大士,羅漢改尊者。和尚的裝扮要跟道士一樣;此令一下有些和尚抗令自殺或者被流放。還是太子的欽宗請了一些西域修密宗胡僧跟林靈素鬥法,約定如果胡僧贏了就把佛教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去除道教化。可是修密宗的胡僧都被林靈素的雷法打敗。一直到發生水災,林靈素無法禳水災,太子登城門拜四方大水退,徽宗才下令佛教恢復原來面目,不必受道錄司管轄。

南宋和金朝時期禪宗大興,日本高麗的僧侶積極來華學習禪宗,但是佛教經過林靈素的道教化另兩教在民間誤認都是本來一家;僧侶只管打坐的習禪,一門深入的念佛,也不管這些。可是禪宗和淨土宗內訌,禪宗看不起淨土宗,禪僧認為無需去極樂世界,心淨則淨土所以不要去其他世界。淨土宗斥責禪僧打坐無法了脫三界,更斥責禪宗不尊敬佛像經典,禪僧不禮佛不看誦經典;並舉了禪宗高僧圓寂之後都是在輪迴轉世如五祖寺的主持戒禪師轉為蘇東坡,雁盪山僧轉為秦檜等等的故事。淨土宗和禪宗一直到明末的蓮池大師主張禪淨結合,兩宗爭論才結束。

明代以後的世俗化[編輯]

明朝的興起與元末信奉明教白蓮教的紅巾軍息息相關再加朱元璋就是紅巾軍出身,所以明太祖建立明朝後對宗教採取抑制和利用兼並的政策,除了將考試自由發揮改成八股文,並修訂佛教道教的教規法事儀軌。而且每位皇子出世都要剃度一名僧侶;確認三教平分的地位,主要希望藉此打壓摩尼教白蓮教彌勒教等宗教組織再度變成反朝廷的起事軍,並且希望利用佛教、道教等宗教的力量來維護社會秩序,但是嚴禁僧道參政以及弘法遭到限制,於是得到「皇糧」全面保障的佛教與道教演變成缺乏精神上的創新追求,亦脫離廣大信眾,民眾轉而尋求民間宗教作為慰藉,而北直隸軍人羅思孚則採用禪宗思想,開創了知名的羅教,羅教的無生父母之說,影響了所有的民間教派。

明朝中期以後,佛教受皇室宗教活動加強的刺激與儒家的矛盾尖銳起來。這種矛盾促使部分士大夫強烈反對寺院修建並發表闢佛言論。集中體現這些政策精神的仍是儒家政治社會理念並倚賴士大夫群體的努力[48]。其變動因素和矛盾來源,則在諸教向國家政權機關的滲透、皇室特殊化行為、民間泛神論多元信仰傾向、部分士大夫的三教合一信仰綜合主義,亦有一部分官員信仰天主教來尋找新的思想。

明朝對藏傳佛教政策與對漢傳佛教政策有同有異。其重要差異之一是,明朝對藏傳佛教政策與對西部邊疆政策緊密相關,而對漢地佛教政策則於周邊關係政策基本無關。此外,部分士大夫以藏傳佛教為「番教」,認同程度遜於內地佛教。明朝一些皇帝因藏傳佛教的喇嘛多擅長某些「法術」,對其有特殊興趣,並因而導致士大夫針對相關政策的批評。[49][50]

中國大陸與臺灣目前有一定數量的佛教徒,也包括不少文化上的佛教徒。

日本[編輯]

由朝鮮半島傳入,曾經被本土神道教信仰者物部氏排斥,跟信仰佛教的蘇我氏打了長達十幾年的戰爭,最後物部氏的領導人遭到射殺,佛教才得以傳播。到了平安時代日本兩位高僧空海和最澄前往中國學習密宗與天台宗,回到日本空海建立高野山為密宗根本道場,最澄在比睿山建立天台密宗道場成為一直到現今仍然日本佛教的兩大叢林。近代明治維新興起廢釋毀佛,隔年新任的太宰官下令恢復佛教,並允許僧侶可以娶妻生子吃肉喝酒,形成現今的日本佛教。日本有約50%-70%人口佛教徒,也包括不少文化上的佛教徒。

韓國[編輯]

經中國傳入,在三國和高麗時期佛教興盛,到了李成桂建立朝鮮,因朱元璋斥責高麗王朝崇佛過度;李成桂採取崇儒抑佛政策,導致佛教遭到致命打擊,甚至連出家都被是為非法,而且僧侶沒有詔令不的進入京城,僧侶地位位於社會底層。一直到倭寇入侵朝鮮,妙香山普賢寺的方丈西山和尚組織三千名僧侶抵抗,得到朝廷褒獎,佛教才有喘息之機。朝鮮淪為日本殖民地,日本總督解除對佛教的種種禁制,佛教得以大力傳播,還允許僧侶食肉娶妻。目前韓國有逾6成的佛教徒,北韓由於是共產主義佛教遭到限制。現在「曹溪宗」是韓國25個佛教流派中最大、最權威的一支,各界均對其「敬而親之」。「曹溪宗」在韓極具影響力,被視為有左右韓國選舉的力量不論韓國新任總統還是總統候選人,無論是不是佛教徒,他們都會到「曹溪宗」的寺廟拜會高僧。

美國[編輯]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2006年9月14日指出佛教在美國近年快速發展,已有信徒150萬左右,是美國第4大宗教,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是後來改信佛教的。並指出「佛教最吸引西方人的地方之一在於,人們認為像達賴喇嘛一行禪師這樣的傑出佛教大師們在向社會貢獻智慧,而不是在要求別人信奉什麼。」[51]據 Association of Statisticians of American Religious Bodies 2010年的調查,大部分美國佛教徒住在東西兩岸,約75%的佛教徒住在人口超過一百萬的都會區,而加州聖荷西是佛教徒人口比例最高的都會區,占1.25%。不少佛教徒是猶太人。[52]

佛教發展和傳播時間表[編輯]

佛教傳承的發展和傳播時間表 (約公元前450年–約公元1300年)

  公元前450年 公元前250年 公元100年 公元500年 公元700年 公元800年 公元1200年

 

印度

原始佛教

 

 

 

部派佛教 大乘佛教 金剛乘佛教

 

 

 

 

 

斯里蘭卡
東南亞

  南傳上座部佛教

 

 
 

 

 

 

中亞英語Buddhism in Central Asia

 

希臘式佛教

 

藏傳佛教

 

絲路佛教英語Silk Road transmission of Buddhism

 

東亞

  北傳部派佛教  
天台宗 禪宗
密宗
  淨土宗 日蓮宗

 

  公元前450年 公元前250年 公元100年 公元500年 公元700年 公元800年 公元1200年
  圖例:   = 上座部傳承   = 大乘傳承   = 密教傳承

宗派[編輯]

原始佛教[編輯]

初期佛教指釋迦摩尼35歲時現觀緣起(或說四聖諦)證果後開始說法,佛陀涅槃三個月後,由佛陀的弟子五百位阿羅漢參加結集,由阿難誦出經藏,優波離誦出戒藏,認定為合法的經律二藏,以口頭傳誦的方式流傳。

部派佛教[編輯]

佛教教團經過二百年發展發生根本分裂,南傳佛教記載是由於比丘收金錢破不收金錢戒,而北傳認為大天五事才是形成上座部大眾部,但結集時期僧侶開始用貝葉來紀錄說誦的經文,不再用口頭傳授,進入部派佛教時代。之後陸續分裂,最後形成20(或說18)個部派。

北傳佛教中,主流為大乘佛教。大乘佛教信仰者一般將與大乘佛教興起之前的佛教理論稱為小乘佛教理論,以示貶義。「小乘佛教」有時作為歷史名詞使用,並不含有貶義。但在一般人普遍的認知中,相較於「大乘」,「小乘」一詞含有貶謫意味,故學術界已漸漸不用此詞。[53]

上座部佛教[編輯]

佛教宗派,現今流行於斯里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寮國等地,還有一些古印度傳承殘存在孟加拉吉大港山區(以及尼泊爾和印度米佐拉姆邦),與大乘佛教並列為現存佛教最基本的兩大派別。

因其尊奉巴利三藏,以巴利文為聖典語言,因此又稱巴利語系佛教、巴利佛教。因其由印度南傳至錫蘭與東南亞一帶,又稱南傳佛教;與北傳至中亞、中國與東北亞的北傳佛教相對。現今上座部佛教,源自斯里蘭卡上座部分別說系大寺派傳承。

大乘佛教[編輯]

大乘佛教認為這個世界,不論是有情眾生還是物質元素,乃至時間空間,都是因緣和合而生,其本質為空。「六道」,甚至「」本身,在大乘佛教看來都是有情眾生所感知的「象」而已。而且即使從六道輪迴中脫離出來,成為阿羅漢,按照大乘佛教的標準來看只能算是解脫個人的苦,不是圓滿的覺。而真正徹底的解脫,只有生起對一切眾生的大悲,為究竟利益安樂一切眾生而成佛才能達到。眾生都應該成佛,眾生也都能夠成佛(瑜伽宗主張除一闡提外,眾生都能成佛。然《大般涅槃經》卷20記載:如來為一闡提而演說法,何以故?因為「一闡提者復有利根、中根二種,如來善知一闡提輩能於現在得善根者則為說法,後世得者亦為說法。」由此可見,一闡提還是有生起「善心、善根」之日,而離開「一闡提」,還是可以成佛。)眾生在成佛之前要經歷三大阿僧祇劫的時間進行艱苦的修行。

這種以成佛為終極目標進行修行的稱為菩薩道。

中觀學派[編輯]

唯識宗[編輯]

法性宗[編輯]

天台宗[編輯]

華嚴宗[編輯]

禪宗[編輯]

閩江金山寺,John Thomson 攝於1871年

南北朝時期,印度僧人菩提達摩來到中國創立了中國的禪宗,提倡「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的法門。禪宗認為解脫不在身外,也無須藉助經典的指導。解脫之道就在人的內心,只要能夠放下執著,放下自我,便是解脫

根據禪宗傳說,菩提達摩為震旦(中國)的禪宗初祖,其後師徒次第相傳,直到傳到五祖弘忍之後,禪宗發生分裂,神秀惠能各號六祖,這兩個傳承分別被稱為北宗禪南宗禪。經歷了一系列的辯論交鋒最終以惠能之徒神會滑台大會中辯論勝利為標誌性事件,以惠能為六祖的南宗後來居上,成為了中國禪宗的主流,並發展到五家七派的規模,蔚為大觀。

唐代以降,禪宗在中國的發展非常興旺,禪宗思想本身也經歷了很大的發展,並對中國的文學、藝術、思想文化等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並傳入日本朝鮮半島越南漢字文化圈地區。

淨土信仰、淨土宗[編輯]

廣義的淨土信仰主要包括西方淨土信仰、彌勒淨土信仰、不動淨土信仰、藥師淨土信仰等等,其共同點在於希望通過諸菩薩願力,從這個世界(濁土)死後可以進入諸佛菩薩所在的淨土。因此,淨土信仰是佛教中特殊提倡他力的信仰形態。在諸多淨土的信仰中,以西方淨土信仰在中國最為興盛,並發展為中國佛教八宗之一的「淨土宗」。

淨土宗因提倡淨土法門而得名。淨土法門主要是對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的信仰,其初祖被認為為東晉慧遠曇鸞,並經道綽善導等人發揮,進行理論上的論述,而成為一股重要的力量。

淨土思想源頭雖在印度,而其成為宗派是在中國。其主要內容為依靠阿彌陀佛在修行時所發的四十八個大願,通過「念佛」而往生西方淨土,成為阿彌陀佛的眷屬。關於念佛,包括「觀想念佛」(念佛三昧)和「持名念佛」(即誦阿彌陀佛名號)二種,學界一般認為觀想念佛為早期淨土宗的修行方式,而持名念佛則流行於道綽之後。

淨土宗對日本佛教有重大的影響,不僅傳入並影響了日蓮宗等宗派的形成,並衍生出了稱為淨土真宗的重要宗派。

金剛乘佛教[編輯]

現代學者認為大約在公元6、7世紀,密教興起。有人認為密教是大乘佛教吸收印度原始婆羅門教和性力派的一些思想理論和修行方法後產生的。[54]其教義與大小乘佛教同樣是建立在三法印之上,為了希望迅速成佛,所以在修習大小乘共同道,在出離心、菩提心的基礎上以「持咒」、「觀想」等來修習止觀,從而迅速積極福德和智慧二種資糧。

相關文化及儀式[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1.2 The Global Religious Landscape. 皮尤研究中心. 2012-12-18. 
  2. ^ Christianity 2014: Independent Christianity and Slum Dwellers. en: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January 2014, 38 (1): 28–29. 
  3. ^ Status of Global Mission, 2014, in the Context of AD 1800-2025. en: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
  4. ^ http://www.hkacm.org.hk/News/2701/p2.pdf
  5. ^ 皮尤調查:世界人口32%是基督徒 約1/3稱無信仰
  6. ^ 美國調查指全球人口逾八成有宗教信仰
  7. ^ 全球宗教人口58億 佛教徒占5億. 人間福報. 
  8. ^ http://berkleycenter.georgetown.edu/essays/--1285
  9. ^ Peter Harvey. An Introduction to Buddhism: Teachings, History and Practic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2-11-22: 5. ISBN 978-0-521-85942-4. 
  10. ^ 佛陀是創世主嗎?. 法鼓山全球資訊網 (中文(台灣)‎). 
  11. ^ 《佛說帝釋所問經》//CBETA 電子佛典 第一冊. 
  12. ^ Ghanshyam Shah. Class, caste and community of South Indian industrialists: An examination of the Horatio Alger Model. Economic and Political Weekly, Vol. 20, No. 3: Economic and Political Weekly. 1985-01-19: 132–136 (英文). 
  13. ^ Robin Rinehart. Contemporary Hinduism: Ritual, Culture, and Practice. ABC-CLIO. 2004: 448. 9781576079058 (英文). 
  14. ^ 上座部巴利經典-轉法輪經Dhamma cakkapavattana Sutta
  15. ^ 釋淨空. 「認識佛教」. 《十善業道經大意》. 報佛恩網. 2000-07-01 [2014-01-26檢索]. "現代的佛教總共有五種形式同時存在……第一種、釋迦牟尼佛的教育。……第二種、宗教的佛教。把釋迦牟尼佛與諸佛菩薩當作神明看待。……第四種、哲學的佛教。……" 
  16. ^ 基本佛學第五課 四聖諦(一)苦諦. 中台世界. [2009-02-02] (中文(台灣)‎). 
  17. ^ 基本佛學第六課 四聖諦(二)集諦. 中台世界. [2009-02-02] (中文(台灣)‎). 
  18. ^ 18.0 18.1 基本佛學第七課四聖諦(三)滅諦、道諦. 中台世界. [2009-02-02] (中文(台灣)‎). 
  19. ^ Bhikkhu Sujato; Bhikkhu Brahmali.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Early Buddhist Texts. Journal of the Oxford Centre for Buddhist Studies (牛津大學佛教研究中心). November 2013, 5. 
  20. ^ Lewis Lancaster. Buddhist Books and Texts: Canon and Canonization. (編) Lindsay Jones; Mircea Eliade; Charles J Adams. Encyclopedia of religion. volume 2 2nd edition. Detroit, MI: Macmillan Reference. 2005: 1252. (英文)
  21. ^ James A. Benn; Lori Meeks; James Robson. Buddhist Monasticism in East Asia: Places of Practice. Routledge. 2009-09-10: 151–152. ISBN 978-1-134-00991-6. 
  22. ^ Buddha Rising, Buddhism in the West, map.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2011-10-24]. 
  23. ^ http://oproject.files.wordpress.com/2007/09/mapofwar.jpg
  24. ^ History of Religion. Maps of War. 2006-11-12 [2011-10-24]. 
  25. ^ http://library.thinkquest.org/05aug/02016/images/map_of_religions.png
  26. ^ http://www.wadsworth.com/religion_d/special_features/popups/maps/matthews_world/images/w001.jpg
  27. ^ Wads Worth - Religions in Asia. [2011-10-24]. 
  28. ^ Britannica[失效連結]
  29. ^ The Range of Religious Freedom. [2011-10-24]. 
  30. ^ http://chinese.christianpost.com/article/%E7%9A%AE%E5%B0%A4%E8%AA%BF%E6%9F%A5-%E4%B8%96%E7%95%8C%E4%BA%BA%E5%8F%A332-%E6%98%AF%E5%9F%BA%E7%9D%A3%E5%BE%92-%E7%B4%841-3%E7%A8%B1%E7%84%A1%E4%BF%A1%E4%BB%B0-13692/
  31. ^ http://www.gordonconwell.edu/resources/documents/StatusOfGlobalMission.pdf
  32. ^ http://www.hkacm.org.hk/News/2701/p2.pdf
  33. ^ http://china.ucanews.com/2012/12/27/%E7%BE%8E%E5%9C%8B%E8%AA%BF%E6%9F%A5%E6%8C%87%E5%85%A8%E7%90%83%E4%BA%BA%E5%8F%A3%E9%80%BE%E5%85%AB%E6%88%90%E6%9C%89%E5%AE%97%E6%95%99%E4%BF%A1%E4%BB%B0/
  34. ^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88324
  35. ^ http://berkleycenter.georgetown.edu/essays/--1285
  36. ^ http://www.hshs.ntpc.edu.tw/mediafile/596/news/239/2013-4/42013-4-24-8-26-28-nf1.pdf
  37. ^ The world's living religions page 335
  38. ^ An introduction to Hinduism page 76
  39. ^ Sources of Japanese Tradition: From earliest times through the sixteenth century page 101
  40. ^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88324
  41. ^ 41.0 41.1 魏書·釋老志》:「世祖初繼位,亦遵太祖、太宗之業,每引高德沙門,與共談論。……及得寇謙之道,帝以清淨無為,有仙化之證,遂信行其術。時司徒崔浩,博學多聞,帝每訪以大事。浩奉謙之道,尤不信佛,與帝言,數加非毀,常謂虛誕,為世費害,帝以其辯博,頗信之。」
  42. ^ 《魏書·世祖紀下》:「會蓋反杏城,關中騷動,帝乃西伐,至於長安。先是長安沙門種麥於寺內,御騶牧馬於麥中,帝入觀馬。沙門飲從官酒,從官入其便室,見大有弓矢矛盾。出以奏聞。帝怒曰:『此非沙門所用,當與蓋吳通謀,規害人耳!』命有司徒案誅一寺,閱其財產,大得釀酒具及州郡牧守、富人所寄藏物,蓋以萬計。又為屈室,與貴室女私行淫亂。帝既忿沙門非法,浩時從行,因進其說。詔誅長安沙門,焚破佛像。」
  43. ^ 《滅佛法詔》:「有司宣告征鎮諸軍、刺史,諸有佛圖形象及胡經,盡皆擊破焚燒,沙門無少長悉坑之。」
  44. ^ 梁傳》(卷十一):「以偽太平七年遂毀滅佛法,分遣軍兵燒掠寺舍,統內僧尼悉令罷道,其有竄逸者,皆遣人追捕,得則必梟斬,一境之內無復沙門。」
  45. ^ 《魏書》:「諸有佛圖、形像及胡經,盡皆擊破、焚毀;沙門無少長,悉坑之!」
  46. ^ 張起鈞吳怡. 《中國哲學史話》. : 頁三一〇. 
  47. ^ 韓愈論佛骨表的緣起及其內容分析http://ccbs.ntu.edu.tw/FULLTEXT/JR-MISC/61252.htm
  48. ^ http://www.pacilution.com/ShowArticle.asp?ArticleID=5173
  49. ^ http://hk.plm.org.cn/gnews/200944/200944118100.html
  50. ^ http://sohac.nenu.edu.cn/kyss/asia/publish/journal/2007%E5%B9%B4%E7%AC%AC2%E6%9C%9F/2.8.htm
  51. ^ Jane Lampman. American Buddhism on the rise.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 2006年9月14日. (英文)
  52. ^ Jahnabi Barooah. Most And Least Buddhist Cities In America (PHOTOS). 《赫芬頓郵報》. 2012-11-10. (英文)
  53. ^ 參見呂秋逸《中國佛學淵源略講》、《印度佛學淵源略講》等書
  54. ^ 印順法師在《妙雲集》中評論「密教具有印度教性力派教義。」

來源[編輯]

延伸閱讀[編輯]

中文書籍[編輯]

外文書籍[編輯]

  • Bechert, Heinz & Richard Gombrich (ed.) (1984). The World of Buddhism, Thames & Hudson.
  • Cousins, L. S. The Dating of the Historical Buddha: A Review Article. 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1996,. Series 3 (6.1): 57–63 [2007-07-11]. ; reprinted in Williams, Buddhism, volume I; NB in the online transcript a little text has been accidentally omitted: in section 4, between "... none of the other contributions in this section envisage a date before 420 B.C." and "to 350 B.C." insert "Akira Hirakawa defends the short chronology and Heinz Bechert himself sets a range from 400 B.C."
  • Davidson, Ronald M. Indian Esoteric Buddhism: A Social History of the Tantric Movement.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0231126190. 
  • de Give, Bernard. Les rapports de l'Inde et de l'Occident des origines au règne d'Asoka. Les Indes savants. 2006. ISBN-10: 2846540365 (法文). 
  • Gethin, Rupert. Foundations of Buddhis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ISBN 0-19-289223-1. 
  • Harvey, Peter. An Introduction to Buddhism: Teachings, History and Practic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0. ISBN 0-52-131333-3 (英文). 
  • Lamotte, Étienne (trans. from French). Teaching of Vimalakirti. trans. Sara Boin. London: Pali Text Society. 1976: XCIII. ISBN 0710085400. 
  • Skilton, Andrew. A Concise History of Buddhism. Windhorse Publications. 1997. ISBN 0904766926. 
  • Williams, Paul. Mahayana Buddhism: the doctrinal foundations. London: Routledge. 1989. 
  • Williams, Paul (ed.) (2005). Buddhism: Critical Concepts in Religious Studies, 8 volumes, Routledge, London & New York.
  • Armstrong, Karen. Buddha. Penguin Books. 2001: 187. ISBN 0-14-303436-7 (英文). 
  • Buswell, Robert E. (ed.). Encyclopedia of Buddhism. MacMillan Reference Books. 2003. ISBN 978-0028657189 (英文). 
  • Coogan, Michael D. (ed.). The Illustrated Guide to World Religion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1-84483-125-6 (英文). 
  • Donath, Dorothy C. Buddhism for the West: Theravāda, Mahāyāna and Vajrayāna;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Buddhist history, philosophy, and teachings from the time of the Buddha to the present day. Julian Press. 1971. ISBN 0-07-017533-0 (英文). 
  • Gunaratana, Bhante Henepola. Mindfulness in Plain English. Wisdom Publications. 2002. ISBN 0-86171-321-4 (英文).  Also available on this websites: saigon.com urbandharma.org vipassana.com
  • Juergensmeyer, Mark. The Oxford Handbook of Global Religions. Oxford Handbooks in Religion and Theolog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195137989 (英文). 
  • Lowenstein, Tom. The Vision of the Buddha. Duncan Baird Publishers. 1996. ISBN 1-903296-91-9 (英文). 
  • Kohn, Michael H. (trans.). The Shambhala Dictionary of Buddhism and Zen. Shambhala. 1991. ISBN 0-87773-520-4 (英文). 
  • Morgan, Kenneth W. (ed), The Path of the Buddha: Buddhism Interpreted by Buddhists, Ronald Press, New York, 1956; reprinted by Motilal Banarsidass, Delhi; distributed by Wisdom Books
  • Nattier, Jan. A Few Good Men: The Bodhisattva Path according to The Inquiry of Ugra (Ugrapariprccha).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3. ISBN 0-8248-2607-8 (英文). 
  • Robinson, Richard H., and Johnson, Willard L. The Buddhist Religion: 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 Wadsworth Publishing. 1982. ISBN 0-534-01027-X. 
  • Sinha, H.P. Bhāratīya Darshan kī rūprekhā (Features of Indian Philosophy). Motilal Banarasidas Publ. 1993. ISBN 81-208-2144-0. 
  • Smith, Huston; Phillip Novak. Buddhism: A Concise Introduction. HarperSanFrancisco. 2003. ISBN 978-0060730673. 
  • Thanissaro Bhikkhu. Refuge: An Introduction to the Buddha, Dhamma, & Sangha (3rd ed., rev.). 2001. 
  • Thich Nhat Hanh. The Heart of the Buddha's Teaching. Broadway Books. 1974. ISBN 0-7679-0369-2. 
  • Thurman, Robert A. F.(translator). Holy Teaching of Vimalakirti: Mahayana Scriptur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76. ISBN 0-271-00601-3. 
  • Walpola Rahula. What the Buddha Taught. Grove Press. 1974. ISBN 0-8021-3031-3. 
  • White, Kenneth. The Role of Bodhicitta in Buddhist Enlightenment Including a Translation into English of Bodhicitta-sastra, Benkemmitsu-nikyoron, and Sammaya-kaijo. The Edwin Mellen Press. 2005. ISBN 0-7734-5985-5. 
  • Yamamoto, Kosho (translation), revised and edited by Dr. Tony Page. The Mahayana Mahaparinirvana Sutra. (Nirvana Publications 1999-2000). 
  • Yin Shun, Yeung H. Wing (translator). The Way to Buddhahood: Instructions from a Modern Chinese Master. Wisdom Publications. 1998.  ISBN 0-86171-133-5.
  • Indian Books Centre. Bibliotheca Indo Buddhica Series, Delhi. 
  • Ranjini. Jewels of the Doctrine. Buddhist Stories of the Thirteenth Century (Sri Satguru Publications).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