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劭 (劉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刘劭 (南北朝))
前往: 導覽搜尋
劉劭
概要
姓名 劉劭
廟號
諡號
政權 南朝宋
在世 424年-453年(28-29歲)
在位 453年(0年)

劉劭(424年-453年5月27日)[註 1],字休遠,彭城綏輿里(今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人。他是中國南北朝時期南朝宋宋文帝劉義隆的長子,母為皇后袁齊媯。宋文帝晚年因劉劭與女巫嚴道育交往及行巫蠱而謀廢其太子之位,劉劭於是先發制人發起兵變弒父奪位。但即位不久即遭三弟武陵王劉駿為首的軍隊討伐,兵敗被殺,在位僅一百日。史書稱劉劭為「元兇」,不用劉劭為文帝上的廟號及諡號,亦不承認劉劭為正統皇帝。

生平[編輯]

立為太子[編輯]

元嘉元年(424年),劉劭出生,時正值劉義隆在服父喪,於是一直到喪期結束,於元嘉三年閏正月丙戌(426年2月28日)才正式宣布長子誕生。元嘉六年三月丁巳(429年5月14日),劉劭被立為皇太子,居於永福省。元嘉十二年(435年),劉劭出居東宮,並娶殷淳女殷氏為太子妃。劉劭愛讀史書,尤其喜歡武事,而不管是親覽宮廷事務還是接待賓客,只要他想作,宋文帝都會順從他。為保護東宮,文帝亦讓東宮兵力與羽林衞兵力相同[參 1]

守衞石頭[編輯]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宋文帝北伐,劉劭與沈慶之蕭思話等人極力反對但不果,但戰事不利,魏軍南攻至長江北岸的瓜步,震動建康,劉劭領兵出守石頭,總統水軍。時北魏遣使求婚,包括劉劭以內群臣都認為應該准許,但一直力主北伐的江湛認為外族無信,反對和親,劉劭於是大怒,厲聲斥責他,並在眾人離去時命隨從推逼江湛,差點將他推倒。劉劭又對文帝說:「北伐敗辱,數州淪破,獨有斬江湛,可以謝天下。」但文帝以北伐乃己意為由拒絕對江湛問罪。不過此後,劉劭每次辦宴都沒邀請江湛,又常和文帝說江湛是佞人,不應親近[參 2]

巫蠱之禍[編輯]

文帝為提倡農耕和種桑養蠶,特意在宮內養蠶。當時有一個叫嚴道育的女巫自稱能夠通靈及使喚鬼怪,劉劭姊東陽公主在婢女王鸚鵡告知之下,向文帝假稱道育擅長養蠶而召入宮中。道育入宮後稱述服用丹藥之事,預告符瑞事後又果真看見奇異事情[參 3],劉劭及東陽公主於是都對道育能力深信不疑。文帝次子始興王劉濬一向都依附劉劭,又因二人常有過失,為了不讓文帝知道,就請嚴道育幫忙,最終道育教他們巫蠱之事,以文帝形像造一個玉雕人像,埋在含章殿前。這件事除了他們三人知道外,王鸚鵡、與王鸚鵡私通的養子奴僕陳天興以及黃門慶國都有參與,劉劭更給了陳天興一個隊主職位。東陽公主死後,王鸚鵡亦該嫁人,劉劭及劉濬為守住巫蠱秘密,就自行決定將王鸚鵡嫁給劉濬府佐沈懷遠為妾,也不報告給文帝,只稍稍和臨賀公主提及了。不過,文帝及後知陳天興任隊主,亦知天興與王鸚鵡養母子的關係,特意派人詰問劉劭有關二人之事,劉劭就答稱天興身體壯健故給其職位,而表示鸚鵡還未嫁。鸚鵡當時已嫁給沈懷遠,劉劭怕事情被揭穿,立即通報給劉濬及臨賀公主要他們都稱鸚鵡未定婚嫁;王鸚鵡亦怕陳天興會令二人私通的事曝光,於是請求劉劭殺了天興滅口。不過,天興之死令黃門慶國擔心自身安危,於是將巫蠱之事告知文帝。文帝聞訊既震驚又哀惋,立即就命人收捕王鸚鵡,並在其家中搜到數百張劉劭及劉濬所寫的紙,全都是詛咒巫蠱的文句,又挖出含章殿前的人像。嚴道育就逃亡,成功躲過搜捕之人,並易服為尼姑,匿藏在東宮,有時隨劉濬出京口,有時又住在平民張旿的家。而劉劭及劉濬面對文帝的詰責,驚懼得無法答話,只有一直道歉。元嘉二十八年(451年)至元嘉三十年(453年)幾次的天象變異,令文帝再加東宮兵眾,令東宮擁有一萬兵[參 1]

弒父篡位[編輯]

元嘉三十年(453年)二月,劉濬轉任荊州刺史,遂自京口入朝,並載著嚴道育回東宮,打算帶她同赴荊州。不過,那時就有人告發嚴道育化身尼姑,常出入劉濬府內,文帝起初不信,但派人查問下終從兩個婢女口中得悉那真是嚴道育。文帝知二子仍然和嚴道育往來十分傷心,於是命京口送二婢到來,並決定廢太子及賜死劉濬,為此與王僧綽、江湛及徐湛之商討,但久未有決定[參 4]。文帝亦將決定向劉濬生母潘淑妃透露,潘淑妃就將此事告知劉濬,劉濬報告劉劭後劉劭就決定起事,於是晚晚設宴款待將士,又與心腹張超之陳叔兒詹叔兒任建之籌劃[參 1]

二月二十日晚(2月15日)[註 2],兩婢快將到來,劉劭假傳詔命:「魯秀謀反,汝可平明守闕,率眾入。」於是命張超之召集二千多名士兵作準備,又召各幢隊主聲稱有討伐之事。當晚,劉劭又召見了前太子中庶子蕭斌、太子左衞率袁淑、太子中舍人殷仲素及左積弩將軍王正見入宮,對他們哭著說:「主上信讒,將見罪廢。內省無過,不能受枉。明旦便當行大事,望相與勠力。」蕭斌與袁淑立即就表示反對,勸他再作考慮,劉劭聽後表現憤怒。蕭斌在驚嚇下轉為支持,但袁淑仍舊反對,惟未能讓劉劭回心轉意,劉劭接著向袁淑等人分派袴褶,又分派幾段錦布讓其縛好袴子,作出戰準備[參 5]。天亮時,劉劭與蕭斌同車準備好出發,停在奉化門等袁淑,但袁淑久久不到,到後又不肯上車,劉劭遂命左右殺害袁淑,接著命部眾如同平常入朝一樣走進宮中。經萬春門時,由於違反東宮兵入宮城的規定,劉劭於是對門衞聲稱受到敕命要帶兵入宮收討,遂成功進宮。接著張超之等數十人就直入雲龍門、東中華門及齋閤,拔刀直奔上合殿。當晚文帝又與徐湛之徹夜密談,當值衞兵至此時仍然在寢,張超之就上前砍殺文帝,並殺掉徐湛之。劉劭知文帝被殺後出坐東堂,由蕭斌持刀侍衞,並派人殺害江湛;左細仗主卜天與率眾進攻劉劭,但失敗被殺[參 1]

抵抗討伐[編輯]

當日劉劭就即位稱帝,寫詔道:「徐湛之、江湛弒逆無狀,吾勒兵入殿,已無所及,號惋崩衄,肝心破裂。今罪人斯得,元兇克殄,可大赦天下,改元嘉三十年為太初元年。文並賜位二等,諸科一依丁卯。」太初年號是劉劭與嚴道育所商定的,來朝的官員才數十人,劉劭就等不及要即位,即位後又稱疾退入永福省,升文帝靈柩至太極前殿。劉劭及後將先前給諸王及各處的武器回武庫,又誅殺徐湛之、江湛等人的黨羽,並封賞幫助他篡位的官員,後來更將與其有宿怨的長沙王劉瑾等人宗室殺害;又在查閱文帝巾箱時發現王僧綽亦有參與廢太子的圖謀,亦將其殺害。文帝大殮時,劉劭稱疾不敢親往,至入殮後才穿上喪服至文帝靈前,表現得痛心哀慟。然後又向四方派大使,對一眾官員求問治國之道,又減輕賦稅及減少徭役,減省出遊耗費,又分配一些田野山澤給貧民。又先後立妃殷氏為皇后,長子劉偉之為太子[參 1]

不過,江州刺史武陵王劉駿、荊州刺史南譙王劉義宣、雍州刺史臧質及會稽太守隨王劉誕等人都拒命,起兵討伐劉劭,並以劉駿為主。劉劭弒父後正值劉駿典籤董元嗣回到建康,於是就命元嗣將自己聲稱的徐湛之弒逆版本報告給劉駿,但元嗣回去後就以實情報告。劉駿一方面派元嗣奉表還都,另一方面卻謀起兵。劉劭知劉駿起兵就責問元嗣,元嗣表示出發時尚未有此事,但劉劭不信,加以拷打後元嗣仍然不招,最終被打死[1]。劉劭亦曾密書當時與劉駿一同討蠻的沈慶之,命其殺死劉駿,但慶之就支持劉駿,反助其統兵東下[參 6]。面對大軍來攻,劉劭下令中外戒嚴,又自以自己向來習武,對百官說「卿等但助我理文書,勿措意戎陳。若有寇難,吾當自出,唯恐賊不敢動爾」,並由皇后叔父司隸校尉殷沖掌文符,左衞將軍尹弘為軍隊準備衣服,由蕭斌總掌眾事。另又將劉駿及義宣諸子分別軟禁在侍中下省及太倉空屋,並打算殺害尋陽、江陵反會稽三鎮士庶官員留在建康的家眷,但在劉義恭及何尚之勸阻下改變主意,才改為下書表明不問罪。劉劭又命褚湛之守石頭,劉思考鎮東府,蕭斌及劉濬就力勸劉劭率水軍迎擊討伐軍,不過劉義恭則建議以逸待勞,劉劭取信了義恭之策,即使蕭斌力陳對方形勢佔上風,應盡快一決勝負亦未能讓劉劭改變主意。不過,其實劉劭始終都不太相信朝廷舊臣,留義恭住尚書下省外,亦軟禁義恭十二個兒子在侍中下省[參 7];另厚待王羅漢及魯秀,將兵權交給二人,大加賞賜財寶和美女以取悅二人,又天天出外慰勞將士,自督修建船艦,又焚毀秦淮河南岸,將百姓都趕到北岸[參 1]

大軍臨近,但守石頭的龐秀之卻先一步轉投劉駿陣營,大大動搖人心。四月十九日(5月12日),討伐軍前鋒已到新林,劉劭親上石頭城烽火樓觀敵。二十一日(5月14日),討伐軍進至新亭,柳元景在依山建新亭壘據險自守,而劉劭就召魯秀與王羅漢駐朱雀門,讓蕭斌率步兵、褚湛之率水軍;當時詹叔兒察知討伐軍營壘尚未建立,勸劉劭乘時進擊,但劉劭不肯[參 8]。翌日,劉劭才命蕭斌率魯秀、王羅漢等精兵共萬人進攻新亭壘,劉劭亦親自登上朱雀門督戰。由於士兵都得劉劭賞賜,故都為他拚命作戰,戰事佔據上風。但就在新亭壘將被攻下時,魯秀突然收兵,柳元景抓緊機會反擊,終扭轉戰局。劉劭在蕭斌等敗後又親率心腹再戰,又遭柳元景擊敗,死傷更大,劉劭斬殺撤退者以圖遏止潰敗之勢,但失敗,劉劭只好走經朱雀門還宮[參 9][參 1]

窮途末路[編輯]

此戰敗後,褚湛之、檀和之、魯秀及劉義恭先後叛歸劉駿,劉劭只好向神明之力求助,將蔣侯神像運到宮內,拜他為大司馬,封鍾山郡王;又以蘇侯為驃騎將軍,命南平王劉鑠寫祝文向其宣告劉駿罪狀。五月,劉劭派往抵禦劉誕所領東軍的部隊在曲阿戰敗,為了遏阻他進攻,劉劭就焚毀都水西裝及左尚方,以及破壞柏崗及方山土壩,又命守家未服兵役的男丁緣秦淮河竪起舶船,並在上築上大弩作防禦,又命人以柵欄阻斷班瀆、白石等水道。其時男丁不足,甚至要動用婦女完成工事[參 1]

五月三日(5月26日),魯秀率五百人進攻大航,將之攻克,守將王羅漢酒醉中驚聞敵軍已渡河,於是棄杖投降,其餘部隊亦都隨之潰散。當晚,劉劭關閉六門拒守,在門內鑿出護城河及柵欄。不過城內混亂,已無秩序,尹弘及孟宗嗣等人出降,蕭斌知大航失守後亦命所屬軍隊解甲投降但被殺。翌日(5月27日),劉義恭登朱雀門,總領諸軍進攻宣陽門,先前劉劭召還的陳叔兒部於建陽門遠遠望見討伐軍就棄杖逃走;原本屯駐閶闔門的劉劭部隊亦逃還殿內,程天祚譚金等人因而攻入殿內,其餘眾軍繼進,臧質亦從廣莫門進入,會師太極殿前。劉劭穿過西垣入武庫井內,但為高禽所捕。當時劉劭問高禽:「天子何在?」高禽答:「至尊近在新亭。」高禽將劉劭帶到殿前,臧質問其為何行逆,劉劭答:「先朝當見枉廢,不能作獄中囚,問計於蕭斌,斌見勸如此。」將罪責推級蕭斌,又問臧質可否代為請求劉駿流放他到遠地。臧質遂將劉劭縛在馬上,將要衞送到劉駿軍門,但到牙旗下時劉義恭率眾觀望,並詰問劉劭何以殺其十二子,劉劭亦答道這是有負於義恭。江湛妻庾氏及龐秀之亦罵劉劭,但劉劭卻大聲回罵:「汝輩復何煩爾!」劉劭四子皆被殺,劉劭對劉鑠說:「此何有哉。」接著劉劭亦於牙旗下被殺,死前嘆道:「不圖宗室一至於此。」[參 1]

劉駿在較早前已即位為帝,劉劭死後亂事被平定,劉劭妻殷氏與劉劭、劉濬諸子都被賜死,其他幫助劉劭的大臣如殷沖、尹弘、王羅漢及張超之等都被殺或賜死,嚴道育及王鸚鵡都在街上被鞭殺,焚屍揚灰江上;劉劭及劉濬屍體都被棄到長江中,梟首大航,劉劭東宮住所亦被毀。

逸事[編輯]

  • 據說劉劭初生時,尚為宜都王妃的袁皇后後對兒子詳細端視後就命人向劉義隆表示:「此兒形貌異常,必破國亡家,不可舉。」並要下手殺掉他。劉義隆狼狽地趕去阻止才讓劉劭得以長大[參 10]
  • 文帝死前一天夜晚,太史曾上奏預測東方有兵突襲,建議在太極前殿列兵萬人作銷災。文帝不許,最終讓劉劭成功篡位,聞言就嘆道:「幾誤我事。」又問太史令他還有多少年壽命,太史當時回答十年,但退下後就對人稱只有十旬日,劉劭知道後大怒,將太史殺掉,最終劉劭果十旬而亡。

家庭[編輯]

眾后妃、子女全部被劉駿處死。

后妃[編輯]

[編輯]

  1. 劉偉之
  2. 劉迪之
  3. 劉彬之
  4. (無名)

注釋[編輯]

  1. ^ 宋書 卷五·本紀第五》載,劉劭於元嘉六年被立為皇太子,時年六歲,故其出生於元嘉元年。
  2. ^ 《宋書·二凶·劉劭傳》及《南史·劉劭傳皆》作「二月二十一日夜」,按兩千年中西曆轉換即二月甲子夜,然《宋書·文帝紀》、《南史·宋本紀二》及《建康實錄·卷十二》皆稱劉義隆死於二月甲子,與《劉劭傳》中稱「明旦」弒文帝不同。《資治通鑑考異》亦曰:「《劭傳》雲『二月二十一日夜』。按《長曆》是月甲辰朔。《宋略》雲『癸未夜』, 乃二十日也。今從之。」現從《資治通鑑》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宋書·二凶·劉劭傳》
  2. ^ 《宋書·江湛傳》:「虜遣使求婚,上召太子劭以下集議,眾並謂宜許,湛曰:『夷狄無信,許之無益。』劭怒,謂湛曰:『今三王在阨,詎宜苟執異議。』聲色甚厲。坐散俱出,劭使班劍及左右推之,殆將側倒。劭又謂上曰:『北伐敗辱,數州淪破,獨有斬江湛,可以謝天下。』上曰:『北伐自我意,江湛但不異耳。』劭後燕集,未嘗命湛。常謂上曰:『江湛佞人,不宜親也。』
  3. ^ 《南史·劉劭傳》:「道育云:『所奉天神,當賜符應』時主夕臥,見流光相隨,狀若螢火,遂入巾箱入為雙珠,圓青可愛。」
  4. ^ 《宋書·王僧綽傳》:「會二凶巫蠱事泄,上獨先召僧綽具言之。及將廢,立使尋求前朝舊典。劭於東宮夜饗將士,僧密以啟聞,上又令撰漢魏以來廢諸王故事。撰畢,送與江湛、徐湛之。湛之欲立隨王誕,江湛欲立南平王鑠,太祖欲立建平王宏,議久不決。
  5. ^ 《宋書·袁淑傳》:「元文將為弒逆,其夜淑在直,二更許,呼1及蕭斌等流涕謂曰:『主上信讒,將見罪廢,不能受枉,明旦便當行大事,望相興勠力。』淑及斌並曰:『自古無此,願加善思。』劭怒變色,左右皆動。斌懼,乃曰:『臣昔忝伏事,常思效節,況憂迫如此,輒當竭身奉令。』淑叱之曰:『卿便謂殿下真有是邪?殿下幼時嘗患風,或是疾動耳。』劭愈怒,因問曰:『事當克不?』淑曰:『居不疑之地,何患不克。但既克之後,為天地之所不容,大禍亦旋至耳。願急息之。』劭左右引淑衣曰:『此是何事,而可言罷。』因賜淑等袴褶,又就主衣取錦,截三尺為一段,又中破,分斌、淑及左右,使以縛袴。」
  6. ^ 《建康實錄·卷十三》:「初,慶之統武陵軍事,世祖在鎮,元文嘗密與慶之書,令致世祖。慶之入,帝疑之,稱疾不敢見。慶之突入前,以元文書呈帝。帝患泣,求入內與母別。慶之曰:『下官受先帝厚命,今日唯力是視,殿下何疑?』帝前拜曰:『國家安危,在將軍也』」
  7. ^ 《宋書·武三王·劉義恭傳》:「世祖入討,劭疑義恭有異志,使入住尚書下省,分諸子並住神虎門外侍中下省。」
  8. ^ 《宋書·柳元景傳》:「元景潛至新亭,依山建壘,東西拒險……元景營壘未立,為龍驤將軍詹叔兒覘知之,勸劭出戰,不許。」
  9. ^ 《宋書·柳元景傳》:「劭更率餘眾自來攻壘,復大破之,其所殺傷,過於前戰。劭手斬退者不能禁,奔還宮,僅以身免。」
  10. ^ 《宋書·后妃傳》:「初,後生劭,自詳視之,馳白太祖:『此兒形貌異常,必破國亡家,不可舉。』便欲殺之。太祖狼狽至後殿戶外,手撥幔禁之,乃止。」

參考文獻[編輯]

  • 沈約《宋書
  • 李延壽《南史
  • 司馬光《資治通鑑》(卷一二七)
劉劭 (劉宋)
南朝
出生於: 424年 逝世於: 453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宋文帝
劉義隆
劉宋皇帝
453年
繼任:
宋孝武帝
劉駿
中國南部君主
453年
  1. ^ 《宋書·恩倖傳》:「武陵國典書令董元嗣,與法興、明寶等俱為世祖南中郎典籤。元嘉三十年,奉使還都,值元兇弒立,遣元嗣南還,報上以徐湛之等反。上時在巴口,元嗣具言弒狀。上遣元嗣下都,奉表於劭,既而上舉義兵,劭責元嗣,元嗣答曰:『始下,未有反謀。』劭不信,備加考掠,不服,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