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伯溫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劉伯溫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劉基
劉基
//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5/50/Liu_Ji.jpg
劉基 『晩笑堂竹荘畫伝』
政治人物
14世紀
別名 諸葛武侯、劉伯溫
性別
出生 1311年7月1日
元朝浙江青田
逝世 1375年5月16日
明朝浙江青田
國籍 明朝
宗教信仰 劉璉劉璟
學歷
私塾、郡庠
經歷
明經進士
江西行省瑞州高安縣丞
江浙儒學副提舉行省考試官
蛟溪書屋講師
江浙行省元帥府都事佐石抹宜孫
朱元璋謀臣
弘文館學士
開國翊運守正文臣
資善大夫上護軍
誠意伯
代表作
《乙卯歲早朝》、《百戰奇略》...等

劉基(1311年7月1日-1375年5月16日),字伯溫浙江青田(今文成縣)人,南宋將領劉光世的後人。軍事家政治家詩人,通、曉天文、精兵法。他以輔佐明太祖朱元璋完成帝業、開創明朝並保持國家安定,因而馳名天下,被後人比作為諸葛武侯。朱元璋多次稱劉基為:「吾之子房也。」授資善大夫上護軍,封誠意伯正德時追贈太師,諡文成

生平[編輯]

早年生活[編輯]

劉基,字伯溫,生於元武宗至大四年六月十五(1311年7月1日)。自幼性情奇邁,神智過人。由父親啟蒙識字,十分好學。據說能速讀,可以「七行俱下」。泰定元年(1324年),劉基遵照父親的決定,離開了家鄉,來到處州府城括城,進入郡庠接受正式的學校教育,研讀《春秋經》。泰定四年(1327年),當時著名的理學鄭復初到距離青田縣七十里的石門洞講學,在一次拜訪中對劉基的父親贊揚說:「您的祖先積德深厚,庇蔭了後代子孫;這個孩子如此出眾,將來一定能光大你家的門楣。」後來,鄭複初的預言,在劉基二十一歲時初步應驗了。元順帝元統元年(1333年),劉基到京城大都參加會試,高中明經進士[1]

仕途[編輯]

至元二年(1336年),劉基擔任江西行省瑞州高安縣的縣丞。在任官的五年內,處理地方事務的原則是「嚴而有惠愛」,能體恤民情,但不寬宥違法的行為;對於摘奸發伏,更是不避強權。因此受到當地百姓的愛戴,但地方豪強對他恨之入骨,總想找事端陷害他,幸得長官及部屬信任他的為人,才免於禍患。

辭官後,劉基返回青田,至正三年(1343年),朝廷徵召他出任江浙儒學副提舉,兼任行省考試官。後來因檢舉監察御史職,得不到朝中大臣的支持,還給他許多責難,他只好上書辭職,任期約一年。

至正六年(1346年),劉基接受好友歐陽蘇的邀請,與歐陽蘇一同來到丹徒,在距歐陽蘇家附近的蛟溪書屋住下,過了一段半隱居的生活。以教授村中子弟讀書來維持生活,偶爾和月忽難、陶凱等好友時相往還。

至正八年(1348年),劉基結束在丹徒約兩年的半隱居生活,再度投入人群。他來到杭州居住,他的夫人為他生下一個兒子,即劉璉。在杭州的四年當中,他和竹川上人、照玄上人等方外之士時相往來,也和劉顯仁鄭士亭熊文彥月忽難等文士詩文相和。至正十二年(1352年)七月,張士誠攻陷杭州,在攻陷杭州之前,劉基便帶著家人回到故鄉。

至正16年(1356年)十月,回到故鄉不久,來了一封公文。朝廷起用他為江浙行省元帥府都事,佐石抹宜孫,主要任務是幫助當地政府平定浙東一帶的盜賊,特別以方國珍為對象。後元朝決定招撫方國珍,劉基被抑,改授總管府判,於是再度棄官歸隱青田[2]

輔佐朱元璋[編輯]

至正十九年,朱元璋攻下浙東,二十年(1360年),經孫炎的推薦,朱元璋聘請他至應天(今南京),任謀臣,展現一個成功兵法家的才能。劉基針對當時形勢,向朱元璋提出避免兩線作戰、各個擊破建策,多被採納[3]。輔佐朱元璋集中兵力先後滅陳友諒張士誠等勢力。劉伯溫並建議朱一方面脫離「小明王」韓林兒自立勢力,另一方面卻以「大明」為國號來招攬天下義師的民心。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參與制定朱元璋的滅元方略,並得以實現。共參與軍機八年,籌劃全局。洪武三年(1370年),為嘉勉劉基的功榮,授命劉基為弘文館學士。十一月朱元璋大封功臣,又授命為他開國翊運守正文臣、資善大夫上護軍,並封為誠意伯。不過,年俸極低,只有二百四十

晚年生活[編輯]

洪武八年(1375年),劉基不良於行,但仍和京官參加元旦的早朝,隨後在奉天殿做了一首《乙卯歲早朝》,這雖屬於歌功頒德的應酬文字,但詩中仍可以看見劉基的心情。正月中旬,宋濂的門人劉剛來到劉基的住處,商請劉伯溫將宋濂的百餘卷作品,摘選並編輯成書,又請劉基為之序。正月下旬,劉基偶感風寒,朱元璋派胡惟庸御醫去探望。御醫開了藥方,服罷,覺腹中似有積物,讓他十分痛苦。

二月中,劉基抱病覲見朱元璋,婉轉地向他稟告胡惟庸帶著御醫來探病,以及服食御醫所開的藥之後更加不適的情形。朱元璋只是講些安慰話,這使劉基相當的心寒。三月下旬,病情惡化,由劉璉陪伴,在朱元璋的特遣人員的護送下,自京師動身返鄉。回家以後,即拒絕服藥,只正常飲食。

幾天之後,劉基自知來日無多,向二子交代後事。又讓劉璉從書房拿來一本天文書,對他說:「我死後你要立刻將這本書呈給皇上,從此以後不要讓我們劉家的子孫學習這門學問。」又對次子劉璟說:「為政的要領在寬柔與剛猛循環相濟。如今朝廷最必須做的,是在位者盡量修養道德,法律則應該盡量簡要。平日在位者若能以身做則,祈求上天佑我朝永命萬年。」又繼續說道:「本來我想寫一篇詳細的遺表,向皇上貢獻我最後的心意與所學,但胡惟庸還在,寫了也是枉然。不過,等胡惟庸敗了,皇上必定會想起我,會向你們詢問我臨終的遺言,那時你們再將我這番話向皇上密奏吧!」最後於四月十六卒於故里,享年六十五歲。六月,葬於鄉中夏中之原。[4]

武宗正德八年(1513年),朝廷贈他為太師,諡號文成[5]世宗嘉靖十年(1531年),因刑部郎中李瑜的建言,朝廷再度討論劉基的功績,並決議劉伯溫應該和徐達等開國功臣一樣,配享太廟[6]

著作[編輯]

劉伯溫是中國歷史上一位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和文學家。他在政治、軍事、天文、地理、文學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詣,著作有:

其中《郁離子》「郁」有文採的樣子;「離」,八卦之一,代表火;「郁離」就是文明的意思,其謂天下後世若用斯言,必可抵文明之治。「郁離子」是劉伯溫的托稱,劉寫作《郁離子》的時候,是在他47—50歲,一生中最鼎盛之際,此前的半生他鬱鬱不得志,不能施展抱負,後來被奪去兵權,遂棄官歸隱家鄉青田山中,發憤而著《郁離子》。書成不久,他即出山離家,成為朱元璋的親信謀士,協助朱元璋建立了統一的明王朝。

《郁離子》不僅集中反應了作為政治家的劉伯溫治國安民的主張,也反映了他的人才觀、哲學思想、經濟思想、文學成就、道德為人以及淵博學識。在寫作《郁離子》的過程中,劉伯溫的整個思想體系,尤其是對社會政治方面的看法及主張更加成熟,也更加系統。《列朝詩集小傳》評道:「竊窺其所為歌詩,悲惋衰颯,先後異致。其深衷托寄,有非國史家狀所能表其微者、每盡然傷之。」

此外,民間亦有多部與劉伯溫有關的小說。當中,有說他經常微服出巡,體察民情。亦有說他很會占卜,並著有《燒餅歌》,向朱元璋暗示大明日後所發生的事,甚至明亡之後數百年的事。不過,由於劉伯溫早在洪武八年就已離世,使這些故事和預言的真確性不容易辨證。

軼聞[編輯]

在民間神奇傳說中,劉伯溫的形象是一位神人、先知先覺者、料事如神的預言家,有「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之說。

家庭[編輯]

劉基的祖上可以追溯至七世祖劉延慶,再之前的難以稽考,只知劉氏一族是聚居於豐沛一帶。

  • 劉延慶,曾任北宋宣都統少保,累官至鎮海軍節度使靖康之難發生,在於領殘部逃離時,死於敵人箭下。
  • 劉光世,字平叔,劉延慶次子,官至太師楊國公。
  • 劉堯仁,是一位甘於淡泊、品德清高的讀書人,不願作官,隱居不出,甚至把住家由臨安遷至竹洲,遠離塵囂,課子自讀,躬耕自食。
  • 劉集,受父親影嚮,沒有出任官職,將劉家遷至青田的武陽,於是劉氏以青田人自稱。以實踐仁義自我要求,敦勉子孫遵行祖先與先聖先賢所訓神的仁義之道。
  • 劉濠,曾義救反元義士林融及多位義民,而讓自家燒毀,之後人們甚至預言,這樣的義行,將會為後代子孫帶來福澤。
  • 劉庭槐,字尚德,十分博學,曾涉獵天文、地理、陰陽、醫卜等學問,曾任元朝太學上舍的官職。
  • 劉爚,字如晦,是一位飽學之士,官職是遂昌教諭

子女[編輯]

  • 劉璉,劉基長子,生於元順帝至正八年(1348年),洪武十年(1377年),與胡惟庸的黨人起衝突,被脅迫墮井而亡。
  • 劉璟,劉基次子,生於元順帝至正十年(1350年),後因對明成祖直言:「殿下百世後,逃不得一篡字。」被捕入獄,在獄中自縊身亡。

相關條目[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腳注[編輯]

  1. ^ 明史》(卷128):「劉基,字伯溫,青田人。曾祖濠,仕宋為翰林掌書。宋亡,邑子林融倡義旅。事敗,元遣使簿錄其黨,多連染。使道宿濠家,濠醉使者而焚其廬,籍悉毀。使者計無所出,乃為更其籍,連染者皆得免。基幼穎異,其師鄭複初謂其父釁龠曰:「君祖德厚,此子必大君之門矣。」元至順間,舉進士,除高安丞,有廉直聲。行省辟之,謝去。起為江浙儒學副提舉,論禦史失職,為台臣所阻,再投劾歸。基博通經史,於書無不窺,尤精象緯之學。西蜀趙天澤論江左人物,首稱基,以為諸葛孔明儔也。」
  2. ^ 2.0 2.1 明史》(卷128):「方國珍起海上,掠郡縣,有司不能制。行省復辟基為元帥都事。基議築慶元諸城以逼賊,國珍氣沮。及左丞帖裏帖木兒招諭國珍,基言方氏兄弟首亂,不誅無以懲後。國珍懼,厚賂基。基不受。國珍乃使人浮海至京,賄用事者。遂詔撫國珍,授以官,而責基擅威福,羈管紹興,方氏遂愈橫。亡何,山寇蜂起,行省復辟基剿捕,與行院判石抹宜孫守處州。經略使李國鳳上其功,執政以方氏故抑之,授總管府判,不與兵事。基遂棄官還青田,著《郁離子》以見志。時避方氏者爭依基,基稍為部署,寇不敢犯。」
  3. ^ 黃伯生《行狀》:「上還京定計取張士誠,固定中原,拓土西北,公密謀居多。上或時至公所,屏人語,移時乃夫,雖至親密莫知其由。」(《誠意怕文集》卷一)
  4. ^ 《明史·卷128》:初,基言甌、括間有隙地曰談洋,南抵閩界,為鹽盜藪,方氏所由亂,請設巡檢司守之。奸民弗便也。會茗洋逃軍反,吏匿不以聞。基令長子璉奏其事,不先白中書省。胡惟庸方以左丞掌省事,挾前憾,使吏訐基,謂談洋地有王氣,基圖為墓,民弗與,則請立巡檢逐民。帝雖不罪基,然頗為所動,遂奪基祿。基懼入謝,乃留京,不敢歸。未幾,惟庸相,基大慼曰:「使吾言不驗,蒼生福也。」憂憤疾作。八年三月,帝親製文賜之,遣使護歸。抵家,疾篤,以天文書授子璉曰:「亟上之,毋令後人習也。」又謂次子璟曰:「夫為政,寬猛如循環。當今之務在修德省刑,祈天永命。諸形勝要害之地,宜與京師聲勢連絡。我欲為遺表,惟庸在,無益也。惟庸敗後,上必思我,有所問,以是密奏之。」居一月而卒,年六十五。基在京病時,惟庸以醫來,飲其藥,有物積腹中如拳石。其後中丞塗節首惟庸逆謀,幷謂其毒基致死雲。
  5. ^ 明史》(卷128):「基虯髯,貌修偉,慷慨有大節,論天下安危,義形於色。帝察其至誠,任以心膂。每召基,輒屏人密語移時。基亦自謂不世遇,知無不言。遇急難,勇氣奮發,計畫立定,人莫能測。暇則敷陳王道。帝每恭己以聽,常呼為老先生而不名,曰:「吾子房也。」又曰:「數以孔子之言導予。」顧帷幄語秘莫能詳,而世所傳為神奇,多陰陽風角之說,非其至也。所為文章,氣昌而奇,與宋濂並為一代之宗。所著有《覆瓿集》,《犁眉公集》傳於世。子璉、璟。」
  6. ^ 《明史》(卷128):「刑部郎中李瑜言,基宜侑享高廟,封世爵,如中山王達。下廷臣議,僉言:「高帝收攬賢豪,一時佐命功臣並軌宣猷。而帷幄奇謀,中原大計,往往屬基,故在軍有子房之稱,剖符發諸葛之喻。基亡之後,孫廌實嗣,太祖召諭再三,鐵券丹書,誓言世祿。畾嗣未幾,旋即隕世,褫圭裳於末裔,委帶礪於空言。或謂後嗣孤貧,弗克負荷;或謂長陵紹統,遂至猜嫌。雖一辱泥塗,傳聞多謬,而載書盟府,績效具存。昔武王興滅,天下歸心,成季無後,君子所歎。基宜侑享太廟,其九世孫瑜宜嗣伯爵,與世襲。」制曰:「可。」瑜卒,孫世延嗣。」

參考文獻[編輯]

  • 陳學霖:《劉伯溫與哪吒城:北京建城的傳說》(台北:東大圖書公司,1996)。
  • 王美秀 著,《劉伯溫:時代更迭中的勇者》。臺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1995年3月。
  • 鐘文出版社,《中國名人傳-劉伯溫》,2005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