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子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劉子業)
前往: 導覽搜尋
宋廢帝劉子業
概要
姓名 劉子業
政權 劉宋
在世 449年2月25日—466年1月1日(16歲)
在位 464年7月12日—466年1月1日(2年)
年號

永光:465年正月—八月

景和:465年八月—十一月

宋前廢帝劉子業(449年2月25日-466年1月1日),小字法師中國歷史南北朝時期南朝宋皇帝。他是宋孝武帝劉駿長子,生母為文穆皇后王憲嫄。年號「永光」、「景和」。宋前廢帝以皇太子身份即位,但即位之初受制於掌權大臣而難以專政,遂於即位一年後就先將主政大臣戴法興誅殺,接著又將圖謀廢立的三名顧命大臣殺害,其中更殘忍肢解了叔祖父江夏王劉義恭。此後前廢帝肆意行事,做了很多殘暴甚至亂倫的行為,約半年後就在阮佃夫等人策劃下,被主衣壽寂之刺殺。

生平[編輯]

立為太子[編輯]

劉子業於元嘉二十六年正月十七日(449年2月25日)出生,四年後就發生了太子劉劭弒宋文帝奪位的事件,因為孝武帝起兵討伐劉劭,劉子業被劉劭囚於侍中下省[1]。同年,孝武帝即位,於翌年孝建元年(454年)立了子業為皇太子[2]。不過,子業一直居於永福省,在大明二年(458年)才出居東宮[3]。子業在東宮多有犯錯,而孝武帝亦寵愛殷淑儀以及和她生下的皇子劉子鸞,於是一度有了廢子業,立子鸞的想法,但時為侍中的袁顗稱讚子業好學,天天進步,終也保住了其太子之位[4]

誅殺大臣[編輯]

大明八年閏五月廿三日(464年7月12日),孝武帝去世,同日子業以皇太子繼位,是為宋前廢帝[5]。孝武帝死前指定了江夏王劉義恭柳元景顏師伯沈慶之王玄謨五人為顧命大臣,分掌朝事以及軍旅之事。不過,前廢帝即位後朝事其實都繼續由孝武帝寵臣越騎校尉戴法興及中書通事舍人巢尚之掌握,義恭等雖錄尚書事仍只守空名。前廢帝即位後不久獲尊為皇太后的生母王憲嫄病重,遂派人召廢帝前來,但廢帝卻說:「病人房間裡有很多鬼,太可怕了,這怎麼能去呢?」竟拒絕探望母親,不久太后便過世。而前廢帝的命令和活動此時亦受戴法興所約束,意願常常被法興壓下,法興甚至多次對廢帝說:「你這樣的作為,想成為營陽王嗎?」這令廢帝很不滿,於是與痛恨戴法興的宦官華願兒勾結誣陷法興[6],終於永光元年八月初一(465年9月6日)賜死了戴法興[7]

前廢帝又為了削弱時任尚書僕射的顏師伯的權力,故意重設左右僕射,以王彧為右僕射,更加奪其兼丹陽尹之職,令師伯深成不安。而前廢帝日漸顯露的狂悖行徑亦令柳元景、劉義恭等人十分憂心,於是義恭與元景、師伯等人陰謀廢帝而立義恭,但久未有決定,又嘗試尋求沈慶之支持,但慶之卻向廢帝告發圖謀。永光元年八月十三日(465年9月18日),廢帝親領禁軍宿衞去收捕柳元景,就地將其殺害;又領兵到義恭府第殺害義恭,更下令肢解義恭,甚至將義恭眼晴拿出來浸在蜜糖中,稱之為「鬼目粽」。二人皆被夷滅三族,顏師伯、劉德願等亦被誅殺[8][9][10][11]

沈慶之因與義恭並不親厚,又與師伯有私憾,遂告發了圖謀[12],廢帝亦以沈慶之為太尉以褒賞他。袁顗當日在孝武帝面前保廢帝太子之位,廢帝本亦感其恩德,加上沈慶之亦念在袁顗提拔之恩,袁顗遂得以在義恭等人被殺後入為吏部尚書,與慶之、徐爰領選事。然而,很快袁顗就因不合廢帝心意而獲罪,白衣領職,袁顗在恐懼之下自求外任,終獲授雍州刺史,遠赴襄陽[13]。而留在朝中的沈慶之盡心對廢帝的荒唐行為作出規勸,也令廢帝很不滿。廢帝後來將姑姑親新蔡公主劉英媚納於後宮,向外謊稱她是謝貴嬪,宣稱公主已死並以一個婢女的屍體冒充,送到公主丈夫何邁那裏供治喪用。何邁本亦已受猜忌,亦早有廢立的準備,打算趁廢帝出遊時下手,但圖謀外泄,景和元年十一月,何邁又遭廢帝親自領兵誅殺[14]。殺何邁前,廢帝知沈慶之一定會來反對,於是命人封鎖清豁諸橋阻止其前來,年已八十的慶之無法進見後回府,廢帝更派了與慶之有過節的沈攸之送藥賜死他[15]

逼害宗室[編輯]

新安王劉子鸞一度危及廢帝太子之位,廢帝在誅除義恭等人後開始對其進行報復,景和元年九月十一日(465年10月16日),就下令賜死子鸞,同為殷淑儀所生的十二皇女以及劉子師都一同被賜死[16],並開挖殷淑儀的墓穴,怪罪寫了《宋孝武宣貴妃誄》的謝莊,甚至想掘開父親陵墓景寧陵,只因太史勸阻而不成事[17][18]。另一方面,前廢帝亦忌憚一眾叔父威脅他的地位,其中九叔義陽王劉昶早在孝武一朝就有謀反的傳言,到廢帝在位年間就更盛,廢帝亦常對旁人稱他即位以來未試過戒嚴,有所不快。劉昶在義恭等人被殺後上表入朝,廢帝就向陪使者入都的典籤籧法生宣稱劉昶與義恭合謀反叛,入朝正好;指責法生沒有通報謀反訊息。法生恐懼之下立即逃到彭城告知劉昶,而廢帝就以此為由北討,於九月己酉親征彭城,並宣布內外戒嚴。劉昶試圖起兵抵抗但無人支持,只好逃到北魏[19][20]

剩下諸叔,廢帝將他們都囚於殿內毆打欺凌,其中他最忌憚較年長的十一叔湘東王劉彧、十二叔建安王劉休仁及十三叔山陽王劉休祐,因他們都很肥壯而命人用竹籠載著他們量度體重,最重的劉彧被稱為「豬王」,休仁及休祐分別獲得「殺王」及「賊王」之號,並時常命他們跟著自己。才能差劣的八叔東海王劉褘也被稱為「驢王」,只有年紀尚輕的桂陽王劉休範及巴陵王劉休若過得好點。廢帝曾經脫光劉彧,將他放到坑中,並將飯菜都倒在木槽中混合,讓坑中的劉彧像豬一樣到木槽進食,以作娛樂;又常想殺害三王,但因劉休仁用其計策取悅廢帝,廢帝將就一直沒有殺他們。不過,廢帝卻屢次逼姦宮中妃主,例如命身邊官員侍從當著休仁面前逼姦休仁生母楊太妃[21],又曾威逼南平王妃江氏就範,在她堅拒後殺掉了她的三個兒子南平王劉敬猷、廬陽王劉敬先及南安縣侯劉敬淵[22]。因著文帝及孝武帝在兄弟中皆排名第三,得入繼帝位,廢帝對三弟晉安王劉子勛亦很猜忌,而何邁的廢立圖謀都是以子勛取代廢帝。何邁失敗後,廢帝乘此指控子勛與何邁謀反,派了使者賜死子勛,以鄧琬為首的子勛屬官們最終決定起兵抗命,在十一月十九日於尋陽宣布戒嚴[23]

遇刺身死[編輯]

前廢帝表現無道,蔡興宗更曾經向在軍中有威望的沈慶之及王玄謨明言起事推翻廢帝,又曾向掌禁軍的右衞將軍劉道隆暗示,但都遭對方拒絕[24]。相反,前廢帝以美女財帛等東西賜給宗越譚金童太一沈攸之等將領,讓他們甘心為前廢帝服務,為其爪牙[25][26]。而湘東世子師阮佃夫見劉彧被囚於殿內,常面臨被殺危機,就與王道隆、李道兒、禁中將領柳光世等人以及淳于文祖、繆方盛等前廢帝身邊近臣密謀廢立[27]。景和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前廢帝打算出巡荊湘二州,並欲在出發前將劉彧等三王殺害[28],阮佃夫在前廢帝早上出華林園時將圖謀密告主衣壽寂之、細鎧主姜產之等人,獲得響應,其中防守華林閤的隊主樊僧整也加入了。當晚入夜後,廢帝在竹林堂前與巫師射鬼,壽寂之就領著姜產之等人衝進去行刺廢帝,廢帝見寂之衝過來就用箭射他,但沒有命中,於是逃跑,但被寂之追上,被殺,享年十七歲。

性格特徵[編輯]

史載前廢帝幼而狷急,故任太子期間屢遭孝武帝指責,如孝武帝西巡時命廢帝參侍侯起居,就因為字跡差而被罵,甚至被孝武帝指他「素都懈怠,狷戾日甚,何以固乃爾邪!」廢帝即位後初亦受制於戴法興等人,但自法興等被殺後,就沒有人敢阻遏廢帝行事,很多大臣都被打,人心騷動。

廢帝雖然多有猜忌逼害宗室的舉動,但對於同胞所生的劉子尚及山陰公主劉楚玉卻相當親近,經常一同行動,子尚性情亦有如廢帝那樣。廢帝更曾應山陰公主的要求賜了三十個面首給她,甚至命當時的美男子尚書吏部郎褚淵侍候公主十天。

不過廢帝年輕時都有好學一面,故也對古事有一定認識,所作的《世祖誄》及一些雜篇都不乏有文采的地方,又曾仿效曹操設立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兩職。

家庭[編輯]

后妃[編輯]

  1. 何妃 何令婉,後追諡獻皇后
  2. 路皇后,太皇太后路惠男之弟路道慶之女
  3. 謝貴嬪 劉英媚
  4. 羊良娣
  5. 袁保林

子女[編輯]

  1. 一子未命名,可能實為劉矇之子

外部連結[編輯]

劉子業
南朝
出生於: 449年 逝世於: 465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宋孝武帝
劉駿
劉宋皇帝
464年-465年
繼任:
宋明帝
劉彧
中國南部君主
464年-465年
  1. ^ 《建康實錄·卷十三》:「元嘉二十六年正月甲申生,三十年,元兇構逆,世祖討之,被囚於侍中下省。」
  2. ^ 《宋書·孝武帝紀》:「孝建元年正月丙寅,立皇子子業為皇太子。」
  3. ^ 《宋書·前廢帝紀》:「始未之東宮,中庶子、二率並入值永福省。大明二年,出居東宮。」
  4. ^ 《宋書·袁顗傳》:「大明末,新安王子鸞以母嬖有盛寵,太子在東宮多過失,上微有廢太子,立子鸞之意,從容頗言之。顗盛稱太子好學,有日新之美。」
  5. ^ 《宋書·前廢帝紀》:「大明八月閏五月庚申,世祖崩,其日,太子即皇帝位。」
  6. ^ 《宋書·戴法興傳》:「世祖崩,前廢帝即位,法興遷越騎校尉。時太宰江夏王義恭錄尚書事,任同總己,而法興、尚之執權日久,行內外,義恭積相畏服,至是懾憚尤甚。廢帝未親萬機,凡詔勑施為,悉決法興之手,尚書中事無大小,專斷之,顏師伯、義恭守空名而已。廢帝年已漸長,凶志轉成,欲有所為,法興每相禁制,每謂帝曰:『官所為如此,欲作營陽耶?』」
  7. ^ 《宋書·前廢帝紀》:「永光元年八月辛酉,越騎校尉戴法興有罪,賜死。」
  8. ^ 《宋書·顏師伯傳》:「廢帝欲親朝政,發詔轉師伯為左僕射,加散騎常侍。以吏部尚書王景文為右僕射。奪其京尹,又分臺任,師伯至是始懼。尋與太宰江夏王義恭、柳元景同誅,時年四十七。六子並幼,皆見殺。」
  9. ^ 《宋書·柳元景傳》:「前廢帝少有凶德,內不能平,殺戴法興後,悖情轉露,義恭、元景憂懼無計,乃與師伯等謀廢帝立義恭,日夜聚謀,而持疑不能速決……帝親率宿衞兵自出討之。先稱詔召元景,左右奔告兵刃非常,元景知禍至,整朝服,乘車應召。出門逢弟車騎司馬叔仁,戎服率左右將士數十人慾拒命,元景苦禁之。既出巷,軍士大至,下車受戮,容色恬然,時年六十。」
  10. ^ 《宋書·武三王·劉義恭傳》:「前廢帝狂悖無道,義恭、元景等謀欲廢立。永光元年八月,廢帝率羽林兵於第害之,並其四子,時年丕十三。斷析義恭支體,分裂腸胃,挑取眼精,以蜜潰之,以為鬼目粽。」
  11. ^ 《宋書·前廢帝紀》:「永光元年秋八月癸酉,帝自率宿衞兵,誅太宰江夏王義恭、尚書令驃騎將軍柳元景、尚書左僕射顏師伯、廷尉劉德願。改元為景和元年。」
  12. ^ 《南史·卷三十四》:「初,師伯專斷朝事,不與沈慶之參懷,謂令史曰:『沈公爪牙者耳,安得預政事。』慶之聞而切齒,乃泄其謀。」
  13. ^ 《宋書·袁顗傳》
  14. ^ 《宋書·后妃傳》:「廢帝納公主於後宮,偽言薨殞,殺一婢送出邁第殯葬行喪禮。常疑邁有異圖,邁亦招聚同志,欲因行幸廢立。事覺,廢帝自出討邁誅之。」
  15. ^ 《宋書·沈慶之傳》:「廢帝狂悖無道,眾並勸慶之廢立,及柳元景等連謀,以告慶之。慶之與江夏王義恭素不厚,發其事。帝誅義恭、元景等,以慶之為侍中、太尉……帝凶暴日甚,慶之猶盡言諫爭,帝意稍不說。及誅何邁,慮慶之不同,量其必至,乃閉清谿諸橋以絕之。慶之果往,不得度而還。帝及遣慶之從孫子攸之齎藥賜慶之死,時年八十。」
  16. ^ 《宋書·前廢帝紀》:「九月辛丑,撫軍將軍、南徐州刺史新安王子鸞免為庶人,賜死。」
  17. ^ 《建康實錄·卷十三》:「發宣貴妃殷氏墓,追憾世祖,將掘景寧陵,太史奏不利於帝,乃止。」
  18. ^ 《宋書·謝莊傳》
  19. ^ 《宋書·文九王·劉昶傳》:「昶輕訬褊急,不能祗事世祖,大明中常被嫌責,民間喧然,常雲昶當有異志。永光、景和中,此聲轉甚。廢帝既誅群公,彌縱狂悖,常語左右曰:『我即大位來,遂未嘗戒嚴,使人邑邑。』江夏王義恭誅後,昶表入朝,袥典籤籧法生銜使,帝謂法生曰:『義陽與太宰謀反,我正欲討之,今知求還,甚善。』又屢詰問法生:『義陽謀反,何故不啓?』法生懼禍,叛走還彭城。帝因此北討,親率眾過江。法生既至,昶即聚眾起兵。納內諸郡,並不受命,斬昶使。將佐文武,悉懷異心。昶知其不捷,乃夜與數十騎開門北奔索虜。」
  20. ^ 《宋書·前廢帝紀》:「九月己酉,車駕討征北將軍、徐州刺史義陽王昶,內外戒嚴。昶奔於索虜。」
  21. ^ 《宋書·文九王·劉休仁傳》:「時廢帝狂悖無道,誅害羣公,忌憚諸父,並囚之殿內,毆捶凌曳,無復人理。休仁及太宗、山陽王休祐,形體並肥壯,帝乃以竹籠盛而稱之,以太宗尤肥,號為『豬王』,號休仁為『殺王』,休祐為『賊王』。以三王年長,尤所畏憚,故常錄以自近,不離左右。東海王禕凡劣,號為『驢王』,桂陽王休範、巴陵王休若年少,故並得從容。嘗以木槽盛飯,內諸雜食,攪令和合,掘地為坑穽,實之以泥水,裸太宗內坑中,和槽食置前,令太宗以口就槽中食,用之為歡笑。欲害太宗及休仁、休祐前後以十數,休仁多計數,每以笑調佞諛悅之,故得推遷。常於休仁前使左右淫逼休仁所生楊太妃,左右並不得已順命,以至右衞將軍劉道隆,道隆歡以奉旨,盡諸醜狀。」
  22. ^ 《宋書·文九王·劉鑠傳》;「前廢帝景和末,召鑠妃江氏入宮,使左右於前逼迫之,江氏不受命。謂曰:『若不從,當殺汝三子。』江氏猶不肯。於是遣使於第殺敬猷、敬淵、敬先,鞭江氏一百。其夕廢帝亦殞。」
  23. ^ 《宋書·鄧琬傳》:「前廢帝狂悖無道,以太祖、世祖並第數居三以登極位,子勛次第既同,深構嫌隙,因何邁之謀,乃遣使齎藥賜子勛死。使至,子勛典籤謝道遇、齋帥潘欣之、侍書褚靈嗣等馳以告琬,泣涕請計。琬曰:『身南土寒士,蒙先帝殊恩,以愛子見託,豈得惜門戶百口,其當以死報効。幼主昏暴,社稷危殆,雖曰天子,事猶獨夫。今便指率文武,直造京邑,與群公卿士,廢昏立明。』景和元年十一月十九日,稱子勛教,即日戒嚴。」
  24. ^ 《宋書·蔡興宗傳》
  25. ^ 《宋書·沈攸之傳》:「前廢帝景和元年,除豫章王子尚車騎中兵參軍,直閤,與宗越、譚金等並為廢帝所寵,誅戮群公,攸之等皆為之用命。」
  26. ^ 《宋書·宗越傳》:「帝凶暴無道,而越及譚金、童太壹並為之用命,誅戮群公及何邁等,莫不盡心竭力,故帝憑其爪牙,無所忌憚。賜與越等美女金帛,充牣其家。越等武人,粗強識不及遠,咸一往意氣,皆無復二心。」
  27. ^ 《宋書·阮佃夫傳》
  28. ^ 《宋書·文九王·劉休仁傳》:「帝將南遊荊湘二州,明旦欲殺諸父便發。其夕,太宗克定禍難,殞帝於華林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