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
(勵馨基金會)
The Garden of Hope Foundation
類型 基金會
成立日期 1988年
成立者 高愛琪(Angie Golmon)
總部 新北市新店區順安街2-1號1樓
代表人物 董事長:陳宇嘉
常董:王怡靜
重點 婦女保護
方式 人員和物質協助
網址 勵馨基金會

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英語:The Garden of Hope Foundation,簡稱勵馨基金會勵馨,成立於1988年,是由美國傳教士高愛琪(Angie Golmon)在台灣成立的基金會

但是, 在2017年召開"要脫鉤勞基法"的記者會, 卻顯示出社福團體高層無視員工的犧牲忍讓的荒謬情況 (記者會訴求: 勞基法中, 一日工時不可超過12小時上限的規定,迫使生輔員必須要中斷工作, 團體高層要員工再增加每日工時)[1]

主要業務[編輯]

法律諮詢, 心理諮商, 陪同出庭, 協助申請各項補助

性侵害[編輯]

, 個別、團體心理諮商, 社工個案管理, 法律諮詢, 陪同偵訊、出庭, 資源聯結 , 追蹤輔導

青少女懷孕[編輯]

預防服務:專講、團體、文宣品, 全國性免付費諮詢專線 #未成年懷孕求助網站, 全方位個案管理服務, 家庭協商 , 經濟補助申請, 醫療協助, 法律諮詢 , 危機介入 , 待產服務(台北、台中), 出養服務(高雄) #議題倡導

單親婦女[編輯]

社區講座(親子教育、法律諮詢及理財講座), 婦女團體, 單親子女夏令營, 心理諮商, 舉辦社區跳蚤市場, 個案服務

家庭暴力[編輯]

相關活動[編輯]

反雛妓社會運動[編輯]

該會自1990年代以來多次舉辦多種反雛妓活動,並且以雛菊做為該會保護兒童的象徵。該會曾經動員一萬五千人在台北市華西街遊行推動反雛妓運動,促使立法院在1995年通過「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該會也因為這個理由在台北市廢娼事件中贊成廢公娼

連署反對性交易合法化[編輯]

自從行政院人權保障推動小組在2009年6月24日會議決議將性交易朝除罪除罰化方向進行後,內政部即宣示研擬「成人性工作管理辦法」,雖然目前此辦法尚未規劃完成,但媒體卻陸續出現規劃內容包含「設立性交易專區」及「性工作須取得配偶同意書」等說法,即已遭批判。

勵馨及相關團體強調對於這樣的規劃方向無法接受,認為性交易的實質內涵就是一種性剝削,性交易若全面合法化將導至台灣性剝削的狀況更為嚴重。而且性交易一旦合法化,關係的不只是這些從事性交易的賣性者,它也同時也對台灣整體的生活環境及社會價值觀,有決定性的影響,所以發起「反性剝削聯盟」並主張:

政策建議[編輯]

  1. 性交易不應是一種工作選擇 #反對性交易合法化 #縮減性產業 #不處罰弱勢的賣性者,但嫖客應自付社會成本#嚴懲從性交易中獲利的第三者#政府應提出友善婦女的福利及就業政策, 對已從娼者,應有多元協助. 呼籲用電子郵件、文字影印明信片或信紙要求馬英九、吳敦義及江宜樺「我們反對性交易合法化!」與簽署資料加入「反性剝削聯盟」的行列。

抱怨勞基法不合身,要脫鉤勞基法[編輯]

2017年3月3日偕同立委吳玉琴召開記者會[2]. 也就是"全臺灣最任性的一群僱主,集體現身" 團體高層們不斷強調:「我們也不想違法、也不想虐待自己的員工」但是這些團體內部的的勞動環境, 卻非常有問題 (如伊甸基金會復康巴士案: 伊甸已經被裁罰就業歧視30萬元,勞檢抽查兩例也確有短少加班費的事實,伊甸仍咬定這是個案而迄今不願處理。這已經是在有勞基法的狀況還有企業工會的狀況下)

看不見人的,說要服事人[編輯]

記者會最荒謬的註腳是, 立委吳玉琴說,「我們看到勞基法是廠工的一個勞基法,工人只是負責一個製作的過程,是負責物品、產品的東西,可是我們社會福利的特性是,我們在照顧「人」。」 勵馨基金會的行政處處長曾孟儀說,對於個案而言,生輔員如同父母,因此一日工時不可超過12小時上限的規定,迫使生輔員必須要中斷工作,是「毀壞了類家庭式兒少安置機構的核心價值」。 而吳玉琴在會後接受專訪時表示:「我們不能給孩子排花花班1啊,這樣孩子要適應更多爸爸媽媽,小孩沒有辦法適應啊!」

問題是:如果在社會中確實有這麼一種工作,是需要全方位的照顧一個兒童的身心靈,那麼這樣的重擔,置放於 "一個" 工作者身上是合理的嗎? 如果12個小時的上限太短,照護實務工作確有困難,那麼界線該踩在哪?改成16個小時的工時上限可以滿足嗎?曾孟儀舉了一個例子,提到生輔員為個案小朋友備好餐,卻礙於工時不能陪他吃飯,致使服務中斷,那麼我們再問:如果該名被安置的兒少,需要哄他入睡,那麼工時上限是不是該延長至24小時呢?半夜醒來有狀況時誰去處理?算不算工時? 剛好, 吳玉琴在會後專訪又一再強調,"照顧兒少個案,可以陪著小朋友一起睡,雖然工時很長,但還是有休息"

這種說法從根本才毀壞了所有勞動價值的認定。無限後退的邏輯,於實務工作唯一的作用,就是將社福組織的人事成本,以道德或所謂核心價值的名義,強壓在單一工作者身上。 一個有意義的問題意識是:兒少安置的生輔員本來就不該被想像為是父母。世界上沒有一種工作者可以被期待為是父母,是主事者將錯誤與不可能達成的目標加諸於工作者,卻反怪法律不支持這樣荒謬的作為,是誰在造成弱弱相殘?

記者會後,吳玉琴的助理在直播內容底下舌戰眾人:如果有非法、惡待工作者的機構,你就去檢舉啊,你就離職啊。這種說法,最糟糕的地方在於完全無視勞資雙方的權力不對等;而所謂的「因為有勞資協商機制,因此絕對不會損及勞方權益」,更是不合理(如伊甸基金會復康巴士案)

員工留言表示心寒[編輯]

勵馨員工在記者會通知網頁上的留言:"看到我的組織在出席者之列覺得好心寒...從這事前聲明和要求鬆綁工時上限的訴求,我只覺得自己過去不計較超時工作,從未領過加班費,同事的加班補休到期被歸零,在安置機構值夜勤不被計入工時,這些種種明知違法卻基於對組織使命的認同而選擇輕輕放下的經歷,全是自取其辱。 派人資到各地上課,選擇性地告訴員工「假日辦活動就用調班的,勞資會議已經同意」就夠不公義了,一個打著性別公義旗幟,

一再強調服務與倡議同行的機構,要怎樣才能無視組織內員工的犧牲忍讓,軟土深掘不夠,還要出來大聲嚷嚷一例一休衝擊好大,需要員工工作更長時間?

社工員,特別是保護性業務的社工員有極高的比例都是女性,帶頭剝削這些女性員工,是一個性別公義團體應該做的事?

「非營利社會福利團體的存在,是國家福利基礎建設的根本」懇請這些出來開記者會,大聲「倡議」的高層們不要忘記,團體之所以能夠存在,是因為有人在勞動。所有勞動的人,都值得也必須得到合理的對待,勞基法只是最低最低的保障,請不要放棄這條線同時放棄組織的尊嚴。"

勞資爭議後續效應[編輯]

事件發酵後,更有勵馨員工投稿至PTT社工板爆料,文章內文指出基金會年終獎金並未實報實銷,挪用政府方案中的年終獎金部分,巧立名目成為考核獎金,著實不該。摘錄PTT爆料者提供的員工與高層談話內文-

同工:為什麼方案政府給1.5個月的年終,基金會給1個月的年終,0.5個月去哪裡了?

高層:我們有發考核獎金啊,所以其實是給1.4個月,如果大家要1.5個月,

        那就按照政府的方案給啊,但是可能以後就沒有考核獎金,
        然後固定調薪可能也沒有喔!
        你們確定嗎?大家有意見,就去組工會啊,我全力支持!!

雖然如此,但可以看出勵馨面對社工成立工會的態度上,抱持著大量的支持,在現今社工領域中,實屬難得。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來源[編輯]

  1. ^ 在離地獄不遠處扶傷救弱——是勞基法不合身,還是你們太任性?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0510/2323586
  2. ^ 【記者會】社福團體特性與勞基法的衝突與解套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87667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