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翼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十翼》,亦稱為《易傳》(漢語拼音yì zhuàn),是包括〈彖傳〉、〈象傳〉、〈繫辭傳〉、〈說卦傳〉、〈序卦傳〉、〈雜卦傳〉及〈文言傳〉等文篇,因〈彖辭〉、〈象辭〉、〈繫辭〉各分上下兩篇,所以統共為十篇,舊稱《十翼》[1]是對的解釋。
古人說的《易經》,常把「易傳」也涵括在內。根據史書,孔子作《十翼》,但也有學者認為不完全出自同一人,部份篇章也可能是集體創作的成果。

典籍組成[編輯]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易傳》包括有:

  1. 〈彖傳〉上下兩篇——
    易經六十四卦,每卦都有「彖曰」,也叫做「彖辭」。
    「彖」是「斷」的意思,「彖辭」則是用來論斷一卦的卦象、卦德和六爻的排列。[註 1]
  2. 〈象傳〉上下兩篇——
    六十四卦每卦「彖曰」後面,緊接著是「象曰」,稱為「大象」,總論這一卦的象。
    每一卦有六爻,爻辭後面的「象曰」,叫做「小象」,分論這六爻的象。
    象的功能,在模擬萬物型態和事理。
  3. 繫辭傳〉上下兩篇——
    「繫」的意思是聯絡,把易道的義理聯繫起來,相當於《易經》的總論或通論。
    上篇以形而上的道體為主,下篇以形而下的器用為主,合起來可以稱為「易大傳」。
  4. 〈說卦傳〉一篇——說明八卦所代表的意義,以及八卦相重的由來。
  5. 〈序卦傳〉一篇——說明六十四卦的次序,和排列的理由。
  6. 〈雜卦傳〉一篇——以另一種形式來解釋六十四卦的卦名。
  7. 〈文言傳〉一篇——就乾卦坤卦作充分詳細解說。可能是後世易學家的見解所輯錄而成。[註 1]

以上七個部份,共有十篇,稱為《十翼》。翼是「助」的意思,表示易學起飛的十隻翅膀

作者[編輯]

根據史書記載,孔子作《十翼》[3],但也有學者認為不完全出自同一人(並未否定孔子的貢獻),部份篇章也可能是集體創作的成果。

盛唐以前的記述

西漢司馬遷《史記·孔子世家》:『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說卦〉〈文言〉。讀易,韋編三絕。曰:「假我數年,若是,我於易則彬彬矣。」』

唐代陸德明録《經典釋文·註解傳述人》:「文王拘於羑里作卦辭,周公作爻辭,孔子作彖辭、象辭、文言、繫辭、說卦、序卦、雜卦,謂之十翼」。

北宋學者的看法

北宋歐陽修一方面相信〈彖傳〉上下、〈象傳〉上下,是「聖人之言」,但另一方面對於其他諸如〈繫辭〉上下、〈文言〉、〈說卦〉、〈序卦〉、〈雜卦〉五者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應看作是古代講師們解經的「大傳」,其中既有口耳相傳的聖人之言,也有夾雜講師加上的解釋(非聖人之言)[4]。整體而言,一方面這些易傳不可偏廢,另一方面則強調學者須明辨之、有所取捨[5]

北宋曾盛行「疑古」學風,「儒者競以己意說經」[註 2]。甚至有些新進的初學者還不很明瞭古人經典的完整全貌,聽到當代的學者們發表各自論述,卻不經思考地斷章取義、以偏概全,忽視了謹守規矩、遵循體制的求學態度,卻把聽來片段的一面之詞、加上一些猜測的謠言,就以為是抓到精華要點[註 3]……一些學者對此學術風氣不以為然。[註 4]

清代學者的看法

清代學者對於《十翼》是否為孔子之言,仍有爭議。姚際恆《易傳通論》與康有為《新學偽經考》都認為《易傳》非出自孔子之手。戴璉璋闡述:「近人如錢穆馮友蘭顧頡剛李鏡池高亨戴君仁……他們一致否定孔子作《十翼》的說法,所持的理由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易傳》與《論語》在思想上有顯著的差異。……《易傳》與《論語》除了思想上有差距以外,在語法方面也有顯著的不同;此外〈文言〉多用對偶句子,與《荀子》風格相近;〈彖〉、〈象〉兩傳韻語通押的現象,與《詩經》及《荀子》、《老子》及《楚辭》中屈、宋兩家作品。這些現象也都可以作為《易傳》並非完全出於孔子之手的理據。」

近現代學者的看法

馮友蘭明確否認孔子為《十翼》作者。「在《十翼》中,有許多地方據說是引孔子的話,冠以『子曰』二字。有這兩字的話是不是真是孔子說的,還要待考證。不過這可以反證,沒有這兩個的話,顯然就不是孔子說的了。《十翼》中的思想,有許多顯然是戰國時期才可能有的。老子說『道常無名朴。』又說:『朴散則為器。』道與器是相對的。《繫辭》也說『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道與器也是相對的。這一對術語是戰國以前所沒有的。」[1]據此,馮友蘭認為《十翼》並不是一個人的作品,成書年代也各不相同,其作者應為戰國末至秦漢之際的儒家學者。

近代的發現

隨著帛書《易傳》及郭店楚墓竹簡的出土,多認為孔子於《易》的關係是很密切的。[10]

近代考古研究[編輯]

《周易》相關註本書目[編輯]

註腳[編輯]

  1. ^ 1.0 1.1 第二章〈為什麼天人可以合一?〉2.「學易經最好先研讀易傳」[2]
  2. ^ 馬宗霍:「則錢大昕所謂熙寧以後,儒者競以己意說經」[6]
  3. ^ 北宋熙寧二年(1069年),司馬光〈論風俗劄子〉形容「新進後生,未知臧否,口傳耳剽,翕然成風。至有讀《易》未識卦爻,已謂《十翼》非孔子之言;讀《禮》未知篇數,已謂〈周官〉為戰國之書;讀《詩》未盡〈周南〉、〈召南〉,已謂毛、鄭為章句之學;讀《春秋》未知十二分,已謂〈三傳〉可束之高閣。循守註疏者,謂之腐儒;穿鑿臆說者,謂之精義。」[7]
  4. ^ 皮錫瑞經學歷史》:「自慶曆後,諸儒發明經旨,非前人所及;然排《繫辭》,毀《周禮》,疑《孟子》,譏《書》之<胤征>、<顧命>,黜《詩》之序,不難於議經,況傳注乎!」,並且(閻若璩及翁元圻[8]按語)舉出代表人物「排《繫辭》謂歐陽修(1007-1072),毀《周禮》謂修與蘇軾(1036-1101)、蘇轍(1039-1112),疑《孟子》謂李覯(1009-1059)、司馬光(1019-1086),譏《書》謂蘇軾,黜《詩序》謂晁說之(1059-1129)。」[9]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馮友蘭. 第十五章. 《中國哲學史新編試稿》. 中華書局 (中文(簡體)‎). 
  2. ^ 曾仕強 劉君政. 《解讀易經的奧秘. 卷一, 易經真的很容易》. 臺北市: 奇異果子. 2011年10月. 
  3. ^ 隋書·經籍一》記:「周文王作卦辭,謂之《周易》。周公又作爻辭,孔子為彖、象、繫辭、文言、序卦、說卦、雜卦。」
  4. ^ 易童子問·卷三》:「……謂其說出於諸家,而昔之人雜取以釋經,故擇之不精,則不足怪也。謂其說出於一人,則是繁衍叢脞之言也。其遂以為聖人之作,則又大繆矣。」
  5. ^ 易童子問·卷三》:『童子曰:「是五說皆無取矣,然則繁衍叢脞之言與夫自相乖戾之說,其書皆可廢乎?」曰:「不必廢也。古之學經者皆有〈大傳〉,……蓋夫使學者知〈大傳〉為諸儒之作,而敢取其是而舍其非,則三代之末,去聖未遠,老師名家之世學,長者先生之餘論,雜於其間者在焉,未必無益於學也。使以為聖人之作,不敢有所擇而盡信之,則害經惑世者多矣。此不可以不辨也」』
  6. ^ 馬宗霍. 《中國經學史》 4版. 臺灣商務印書館. 1972年12月. 
  7. ^ 司馬光. 《傳家集》卷4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台灣商務印書館照相縮印本). 1983: 頁10-11. 
  8. ^ 《國學基本叢書》第一種四十種 初版. 臺灣商務印書館. 1956年4月: 頁774. 
  9. ^ 劉振琪. 讀皮錫瑞《經學歷史》劄記. 東海大學圖書館館訊. 2004年5月. 
  10. ^ 從郭店楚簡論先秦儒家與《周易》的關係. 廖名春[1]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標籤中name屬性為「eee-learning」的參考文獻沒有在文中使用

外部連結及文獻[編輯]

  • 李學勤:《周易溯源》(成都:巴蜀書社,2006)。
  • 李學勤:《初識清華簡》(上海:中西書局,2013)。
  • 夏含夷:〈帛書《繫辭傳》的編纂〉。
  • 廖名春:《周易經傳與易學史新論》(濟南:齊魯書社,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