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林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卡爾·馮·林奈
Carl Linnaeus (Carl von Linné)
Portrait of Linnaeus on a brown background with the word "Linne"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卡爾·馮·林奈, 1775年
出生(1707-05-23)1707年5月23日[1]
瑞典Råshult英語Råshult的Stenbrohult教區(今屬於艾爾姆胡爾特市
逝世1778年1月10日(1778-01-10)(70歲)
瑞典烏普薩拉
居住地瑞典
公民權 瑞典
母校
知名於
科學生涯
研究領域
植物命名人縮寫L.
簽名
Carl v. Linné
備註

Linne CoA.jpg
卡爾·林奈家的紋章

卡爾·馮·林奈(英語:Carl Linnaeus瑞典語Carl von Linné,1707年5月23日-1778年1月10日),也譯為林内,受封貴族前名為卡爾·林奈烏斯Carl Linnaeus),由於瑞典學者階層的姓常拉丁化,又作卡羅盧斯·林奈烏斯拉丁語Carolus Linnaeus),瑞典植物學家、動物學家和醫生瑞典科學院創始人之一,並且擔任第一任主席[2],他也是人類正模標本[3]。他奠定了現代生物學命名法二名法的基礎,是現代生物分類學之父,也被認為是現代生態學之父之一。他的很多著作使用拉丁文撰寫,他的名字在拉丁語中寫作Carolus Linnæus(在1761年之後作Carolus a Linné)。

1707年,林奈出生於瑞典南部斯莫蘭的一個小鄉村,在烏普薩拉大學接受了大部分的高等教育,並在1730年開始教授植物學。1735年至1738年間,居住在國外和做研究。他在荷蘭出版了第一版的《自然系統》(Systema Naturae)。之後,他回到瑞典的烏普薩拉,擔任了醫學和植物學教授。在1740年代,他旅行遍及瑞典各地,搜集和分類各種植物和動物。在1750年代和1760年代,他繼續搜集和分類各種動植物,並將成果出版了好幾卷。當他逝世的時候,他已經是歐洲最受讚譽的科學家之一。他相信神創論。

瑞士哲學家盧梭在給林奈的信中寫到「告訴他我知道地球上沒有人比他更偉大」。[4]德國學者歌德寫過:「除了莎士比亞斯賓諾莎,再沒有其他的先人對我的影響比林奈更強。」[4]瑞典作家斯特林堡說過:「林奈實際上是個詩人,只不過碰巧成為了博物學家。」[5]除了這些讚譽,林奈還獲稱為「植物學王子」、「北方的博物志」、以及「第二個亞當」。[6]

在植物學中,用L.來作為表明林奈的作者權的作者名縮寫[7]在一些較舊的出版物,有時林奈的作者名縮寫為「Linn.」。

姓名[編輯]

林奈被打扮成拉普蘭人,約繪於1735-1740

林奈的姓名有幾種變體:Carl Linnaeus, Carolus Linnaeus和Carl von Linné,最後者有時也簡作Carl Linné。林奈在出版他用拉丁語寫成的著作時,用的最多的是拉丁化的形式Carolus Linnaeus,相反,人們卻常常搞不清他真正的瑞典語姓名是什麼。

在林奈的時代,大多數瑞典人是沒有姓的。林奈的祖父的名字,按斯堪地那維亞傳統,叫做英格瑪·彭茨森(Ingemar Bengtsson),「彭茨森」的意思就是彭特(Bengt)的兒子。林奈的父親則叫尼爾斯·英格瑪森(Nils Ingemarsson),「英格瑪森」的意思是英格瑪的兒子。只有在為了登記的時候,比如說在大學入學時,他們才需要一個姓。當時的學術界以拉丁語為通用語言,所以林奈的父親在進入隆德大學時,他給自己創造了一個拉丁語的姓:Linnaeus。這個姓來自椴樹的古瑞典語linn(在現代瑞典語中是lind),之所以用椴樹為姓,是因為在他們家族的所有地上有一棵被尊為「看護神樹」(warden tree)的巨大的心葉椴[8]他們家族的所有地也因而得名Linnagård。尼爾斯·英格瑪森為兒子起名為卡爾(Carl),所以這個孩子的瑞典語姓名應該是Carl Linnaeus。[9]

當卡爾·林奈在私立學校登記為隆德大學的學生時,他用的註冊姓名是Carolus Linnaeus。這個姓名也是他在出版拉丁語著作時使用的名字。1761年他被授予貴族頭銜[10]後,他開始使用Carl von Linné這個姓名,其中「Linné」是Linnaeus的簡寫形式,而「von」加在姓名中用來顯示他的貴族身份。

如果要在引用文獻時使用林奈的名字,最好寫作Carl Linnaeus, Carolus Linnaeus或只寫作Linnaeus。寫成Carl von Linné並不合適,特別是在引用他出版於1762年以前的著作時。在《植物種志》第二版(1762)的標題頁上,作者的姓名仍然用的是Carolus Linnaeus(更準確地說,用的是其屬格形式Caroli Linnaei),但在之後的著作中,他的姓名一直都印作Carolus a Linne或Carl von Linné。Stafleu[11]在他的所有著作中都用Carl Linnaeus作為林奈的姓名。在瑞典,他的貴族化姓名Carl von Linné則廣為人知。

林奈名字的形容詞形式通常用Linnaean,但是著名的倫敦林奈學會的英文寫法卻是Linnean Society of London,他們出版的一本刊物也叫The Linnean,頒發的獎則叫Linnean Medal(林奈學會獎),等等。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林奈在Råshult的出生地

1707年5月23日,林奈出生於瑞典南部斯莫蘭省艾爾姆胡爾特英語Älmhult北面的小鄉村——Råshult英語Råshult(今屬於艾爾姆胡爾特市),是家裡的長子。林奈的父親尼爾斯是路德教派的牧師,村裡的助理牧師,業餘愛好植物學。林奈的母親克里斯蒂娜是教區牧師的女兒,後來又給林奈添了1個弟弟,3個妹妹。[12][13][14]林奈出生後一年,其外公去世,他的父親繼任了外公的教區牧師,所以全家搬往牧師的住宅。[15][16]林奈小時候就喜歡植物,特別是花。當他不安時,如果給他一朵花,他就能馬上平靜下來。尼爾斯花費了很多時間在他的花園上,經常帶著林奈看花,告訴他各種花的名字。後來,父親給了林奈一小塊地,讓他也可以自己種些花。[17]

父親在林奈很小的時候就教他拉丁語,宗教和地理。有一種說法是,因為家裡用拉丁語對話,所以林奈先學會的拉丁語,然後才是瑞典語。在林奈7歲時,家裡為他找了一個家庭教師。林奈不喜歡這個人,在他後來的自傳中寫到,他「是來壓制而不是發展兒童的天賦的。」[18]2年後,林奈被送進初級語法學校。[19]林奈很少學習,經常跑到田野里去尋找各種植物。小時候的林奈在學校成績相當差,雖然他在生物學的成績有傑出的表現,但在其他科目不及格。林奈對於小時候上學的印象是:「……處罰,不斷地被處罰,教室是最令人坐立難安的地方……,如果能夠有所教室,是在森林中漫步,是在小草中打滾,不知道有多好?」[20]

當他15歲時,他到了到在學校的最後一年,受到喜愛植物學的校長(Daniel Lannerus)的教導。校長丹尼爾注意到了林奈對植物學的興趣,讓他管理自己的花園。他還將林奈介紹給約翰·羅斯曼(Johan Rothman)。他是斯莫蘭省的醫生,韋克舍的一所文科中學的老師, 也是一個植物學家。羅斯曼驚異於林奈對植物學的熱愛,幫助林奈學習。他告訴林奈,「讀書像吃飯,什麼都吃的孩子才長得壯,因此一個耐得住枯燥課程的人,才有獲得更高教育的機會。」林奈將羅斯曼視為父母親與朋友的混合體,他後來寫道:「羅斯曼沒有強迫我唸書;他讓我先感到自己知識的不足,自然生發出對書本的饑渴,書本像食物,我愈讀就愈想讀。沒有他的啟發,我一生充其量是一個愛花的人,不會為所有的生物、礦物建立一個分類系統。」[20]羅斯曼拓寬了林奈對植物學的興趣,還使得他也對醫學有了興趣。[21][22]在林奈17歲時,他已經對已有的植物學文獻非常了解了。他在日記里寫到,「日夜的讀著植物學書籍,已經像自己的手背一樣熟了。」[23]

1724年,林奈進入羅斯曼任教的主教座堂中學(Katedralskolan),主修希臘語希伯來語神學數學,這些學科是為了將來要當牧師的男孩準備的。[24][25]在中學的最後一年,林奈的父親拜訪了學校,向教授們詢問自己兒子的學習情況;使他失望的是,大多數人說林奈永遠不可能成為學者。但是羅斯曼相信林奈在醫學上會有好的未來。羅斯曼希望林奈和他們家一起生活,以便教他生理學植物學。尼爾斯接受了這個幫助。[26][27]羅斯曼向林奈展示了,植物學是一門嚴肅地學科。他教林奈學會杜爾科那英語Joseph Pitton de Tournefort(Joseph Pitton de Tournefort)植物分類系統,及塞巴斯蒂安·瓦揚英語Sébastien Vaillant(Sébastien Vaillant)的植物有性繁殖的知識。[26]

學者生涯[編輯]

隆德大學的林奈塑像,是他讀大學時的樣子。

1727年,21歲的林奈進入了斯科訥隆德大學,一年後林奈轉入烏普薩拉大學

1739年他與一個醫生的女兒結婚。兩年後他在烏普薩拉大學獲得一個醫學教授職位,但他很快就將這個職位換成了一個植物學教授職位。他繼續他對分類學的研究,並將它擴展到動物界礦物上。雖然他對礦物的分類今天看起來很奇怪,但當時對林奈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自然分類的方法。1741年瑞典國王頒布:林奈為全世界第一位專教植物學的教授。瑞典國王在1757年就授予林奈爵位,但直到1761年才給他正式封爵。

晚年[編輯]

卡爾·林奈和他的兒子小卡爾·林奈的墓碑。

在林奈晚年,他曾患過多種疾病。1764年,他受到烏普薩拉熱(Uppsala fever)的折磨。在Rosén的照料下,他得以活命。1773年,他又患有坐骨神經痛。在1774年他得了一次中風使得他部分癱瘓。[28]1776年,他第二次中風,造成他的右半身癱瘓,記憶也受損。他甚至欽佩自己的著作,只因他忘記自己是它們的作者。[29][30]

1777年12月,他又一次的中風使得他極為虛弱,最終他在1778年1月10日在哈馬比(Hammarby)逝世。[31][32]儘管他的遺願是將自己葬在哈馬比,但他最終還是在1月22日被葬於烏普薩拉主教座堂[33][34]

林奈氏分類系統[編輯]

林奈, 《自然系統》(Systema Naturae

林奈身處的世紀,也正是歐洲的大航海世紀,許多航海歸來的生物學家博物學家帶回世界各地的動植物,並用自己的喜好為之命名,造成一物多名,或異物同名的混亂現象。

林奈在烏普薩拉大學其間,發現花粉囊雌蕊可以被作為植物分類的基礎。他將此發現寫成一篇短論文。這個發現為他提供了一個非常教授的職位。1732年烏普薩拉科學院資助他去瑞典北部的拉普蘭考察。到那個時候為止,歐洲人對拉普蘭還一無所知,在這4600英里的土地上,林奈發現100多種新種植物,1737年林奈將他對拉普蘭植物世界的考察寫成一本書發表,在這本書中,林奈首次發表了以植物生殖器官進行分類的方法。

1753年林奈發表《植物種誌》(Species Plantarum[35],採用雙名法,以拉丁文來為生物命名,其中第一個名字是的名字,第二個是的名字,屬名為名詞,種名為形容詞,形容些物種的特性,或可加上發現者的名字,以紀念這位發現者,也有負責的意思。林奈用這種方法幫植物命名,後來他也用同樣的方法為動物命名,此種命名法也一直延用至今。

此後林奈開始了他對歐洲大陸的科學訪問。在荷蘭時他第一次將他的分類學手稿《自然系統》(Systema Naturae)給別人看。其中他放棄了過去混淆不清的命名法,引進了一直沿用至今的雙名法如Homo sapiens。屬以上的分類也被給予清晰的定義。

在命名時他使用清晰的描寫,比如哺乳動物被他按這種動物最特別的器官,雌性動物的乳房,命名為拉丁語“Mammalia”

他稱為智人Homo sapiens,有意識的人。但他也命名了另一個人種:Homo troglodytesHomo nocturnus山洞人夜人,估計他用此來命名當時剛剛被發現的大猩猩。林奈於1758年在第十版《自然系統》中將他自己指定為Homo sapiens的正模標本,該份標本(遺體)現保存(埋葬)於瑞典的烏普薩拉大教堂(Uppsala Cathedral),國際動物學會議認為,由於智人在分類學上不存在爭議,因此沒有必要重新檢查正模標本,同時這樣做也是不道德的,因此,林奈的正模標本身份,僅具有其分類學之父身份的象徵意義。[3]

林奈曾說:「從未有人像我一樣將科學轉型。」

林奈的植物園至今還可以在烏普薩拉參觀。

榮譽[編輯]

倫敦林奈學會自1888年起,向植物學動物學界有傑出成就者頒發林奈獎

1986年,瑞典國家銀行推出新款100克朗紙幣,上面印有林奈的肖像、他在Præludia Sponsaliarum Plantarum繪畫的植物授粉圖、烏普薩拉大學林奈花園素描,和林奈的格言「OMNIA MIRARI ETIAM TRITISSIMA」(驚訝於每樣事物的神奇,甚至是那些最微不足道的事)[38]

2010年,兩所位於林奈出生地區斯莫蘭的高等院校──韋克舍大學卡爾馬學院合併,新校以林奈命名,定名為林奈大學[39]

參考資料和註釋[編輯]

  1. ^ 卡爾·林奈出生於1707年5月13日(瑞典曆)或5月23日(公曆)。根據儒略曆,他是出生於5月12日。(Blunt 2004, p. 12)
  2. ^ 徐保軍. 林奈的博物學:「第二亞當」建構自然世界新秩序. 《廣西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11, (06). 
  3. ^ 3.0 3.1 Who is the type of Homo sapiens?. David Notton and Chris Stringer. 國際動物學大會. [16 October 2018]. 
  4. ^ 4.0 4.1 What people have said about Linnaeus. Linné on line. Uppsala University. [3 October 2011]. 
  5. ^ Linnaeus deceased. Linné on line. Uppsala University. [3 October 2011]. 
  6. ^ Broberg (2006), p. 7.
  7. ^ Linnaeus, Carl (1707–1778). Author Details. International Plant Names Index. [1 October 2011]. 
  8. ^ (瑞典文) Lind on Den virtuella floran, by The Swedish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accessed on 14 May 2006
  9. ^ Stearn, W.T. (1992), Botanical Latin, fourth edition: p. 283-284, Timber Press, Portland, Oregon. ISBN 978-0-88192-321-6.
  10. ^ W.T. Stearn, (1957),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pecies Plantarum and cognate botanical works of Carl Linnaeus, Principal events in the life of Linnaeus; in: Carl Linnaeus, Species Plantarum, A Facsimile of the first edition 1753, Volume I: 14, Ray Society, London.
  11. ^ Stafleu, F.A. (1976-1998) Taxonomic Literature second edition. An authoritative work on the names of botanists, their works and publication data, issued under the auspices of the IAPT.
  12. ^ Blunt (2004), p. 12.
  13. ^ Stöver (1974), p. 8.
  14. ^ Broberg (2006), p. 10.
  15. ^ Blunt (2004), p. 13.
  16. ^ Quammen (2007), p. 1.
  17. ^ Blunt (2004), p. 15.
  18. ^ Blunt (2004), pp. 15–16.
  19. ^ Stöver (1974), p. 5.
  20. ^ 20.0 20.1 張文亮. 大自然的園丁:大生物學家林奈. 台灣教育部. [2013-10-10]. [永久失效連結]
  21. ^ Blunt (2004), p. 16.
  22. ^ Stöver (1974), pp. 5–6.
  23. ^ Carl von Linnés betydelse såsom naturforskare och läkare : skildringar utgifna af Kungl. Vetenskapsakademien i anledning af tvåhundraårsdagen af Linnés födelse
  24. ^ Stöver (1974), p. 6.
  25. ^ Blunt (2004), pp. 16–17.
  26. ^ 26.0 26.1 Blunt (2004), pp. 17–18.
  27. ^ Stöver (1974), pp. 8–11.
  28. ^ Blunt (2004), p. 232.
  29. ^ Stöver (1974), pp. 243–245.
  30. ^ Broberg (2006), p. 42.
  31. ^ Blunt (2004), p. 245.
  32. ^ Gribbin & Gribbin (2008), p. 63.
  33. ^ Quammen (2007), p. 4.
  34. ^ Anderson (1997), pp. 104–106.
  35. ^ Systema Naturae - an epoch-making book
  36. ^ 作者查詢'L.'. 國際植物名稱索引. 
  37. ^ Online version of the Code of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Zoological Nomenclature
  38. ^ Sveriges riksbank:100-kronor banknote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0-08-20.(英文)
  39. ^ Motivering till valet av namn – Linnéuniversitetet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0-08-18.,2008年5月19日

參考書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生平

資源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