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卡達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卡達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開特
卡達國
阿拉伯語دولة قطر‎‎
國歌:السلام الأميري
和平的讚歌
卡達(綠色)於歐亞非大陸上的位置
卡達(綠色)於歐亞非大陸上的位置
卡達位於阿拉伯半島的位置。
卡達位於阿拉伯半島的位置。
首都
及最大城市
杜哈
25°18′N 51°31′E / 25.300°N 51.517°E / 25.300; 51.517
官方語言 阿拉伯語
族群
(2010年[1]
宗教 伊斯蘭教
政府 單一 議會制
君主專制
塔米姆·本·哈邁德·阿勒薩尼
• 副埃米爾
阿卜杜拉·本·哈馬德·本·哈利法·阿勒薩尼英語Abdullah bin Hamad bin Khalifa Al Thani
• 首相
阿卜杜拉·本·納賽爾·本·哈利法·阿勒薩尼
立法機構 協商會議
成立
1878年12月18日
• 宣布獨立
1971年9月1日
• 從聯合王國獨立
1971年9月3日
面積
• 總計
11,586平方公里(第164名
人口
• 2014年估計
2,155,446[a][2]第142名
• 2010年普查
1,699,435[3]第148名
• 密度
176人/km2第76名
GDP 購買力平價 2016年估計
• 總計
3,344.91億美元[4]第50名
• 人均
129,726美元[4]第1名
GDP (國際匯率) 2016年估計
• 總計
1,565.95億美元[4]第55名
• 人均
60,732美元[4]第4名
吉尼係數 41.1[5](2007年)
人類發展指數  0.850[6](2014年)
極高 · 第32名
貨幣 里亞爾 (QAR)
時區 UTC+03:00 UTC+3)
行駛方位 靠右[7]
電話區號 +974
ISO 3166代碼 QA
網際網路頂級域
卡達 的位置
卡達位於世界上的位置

卡達阿拉伯語قطر‎‎;阿拉伯語發音: /ˈqɑtˤɑr/,當地方言的阿拉伯語發音: /ɡitˤar/[8]英語:State of Qatar),中國大陸港澳地區譯作卡塔爾,是亞洲西南部的阿拉伯國家,屬於遜尼派,也是地處阿拉伯半島邊上的半島國家,該國絕大部分領土均被波斯灣所圍繞,僅其南部疆域與沙烏地阿拉伯接壤,海合會成員。

鄂圖曼帝國的統治後,卡達於20世紀初成為英國保護國英語British Protectorate,於此時期發現石油和天然氣,因此取代原有的採珠業而成為國家最重要的收入來源。卡達於1971年獨立。自19世紀起皆由阿勒薩尼家族英語House of Thani統治。卡達是一個酋長國,其係採行君主立憲制[9][10]絕對君主制[11][12][13][14]仍有爭議。2003年新憲法依據全民公投通過,贊成率達98%[15][16]。卡達人口於2017年為260萬,包括313,000的卡達公民,以及230萬僑民[17]

卡達擁有相當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且天然氣的總儲量為全世界第三名[18],而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居世界第四[1]。卡達的人類發展指數屬極高,為阿拉伯國家中最高者[19]。卡達為阿拉伯世界的重要力量,在阿拉伯之春中支持數個叛亂團體,藉由財務及全球性媒體半島電視台提供支持[20][21][22]。有認為卡達屬中等強國[23][24]。卡達將於2022年舉辦世界盃足球賽,為阿拉伯國家中首個舉辦該比賽的國家[25]

詞源[編輯]

中文「卡達」是譯自的Qatar,而Qatar可能來自於Qatara。現在一般相信Qatara是指卡達一個廢棄的城鎮「祖巴拉」(الزبارة‎),其在以前曾是個經濟貿易繁榮的港口[8]

歷史[編輯]

在卡達半島上,當地居民已經維持了數千年的生產活動,但在前期的大部分時間,也僅僅是一些遊牧部落的短期居住。其中,哈里發薩烏德部落曾席捲過整個阿拉伯半島(後來他們分別成為巴林沙烏地阿拉伯的國王),並沿海岸線定居,進行捕魚和珍珠養殖。這些部落為了爭奪有利的牡蠣飼養場經常相互爭鬥,使整個領地分分合合,一直沒有建立統一的主權[26]

卡達在7世紀是阿拉伯帝國的一部分。1517年葡萄牙入侵[27][28],1555年被併入鄂圖曼帝國版圖,遭土耳其統治200多年[29]。1846年薩尼·本·穆罕默德英語Mohammed bin Thani建立了卡達酋長國。

巴林和沙烏地統治(1783年至1868年)[編輯]

1766年,阿勒哈利法家族的Utub部落從科威特遷移至祖巴拉[30][31]

在19世紀哈里發部落統治著由巴林島直到北部卡達半島的西部。儘管當時卡達處在合法的從屬國地位,但由於沿東海岸杜哈沃克拉的漁村中,反對巴林人哈里發統治的呼聲高漲,終於,在1867年,哈里發成功地將大量海軍登陸沃克拉並取締造反者。然而巴林人的進攻,違反了1820年簽訂的英巴條約,英國以保護國身份立即啟動了外交回應,施加政治壓力,責難巴林違反條約,英國由劉易斯·佩利上校代表與卡達代表進行磋商,默許卡達由從巴林獨立出來。為了與劉易斯·佩利上校進行磋商,卡達人選出了德高望重的杜哈本土人士薩尼·本·穆罕默德。他的薩尼部落,曾經參與過一些波斯灣地區的相關政治活動,並擁有一定的政治聲望。談判的結果最終使卡達獲得了政治上的獨立,但直到1916年,卡達才得到正式的認可成為英國的被保護國。

鄂圖曼統治(1871年至1915年)[編輯]

在來自鄂圖曼帝國總督的壓力之下,統治卡達的薩尼王室最終於1871年向鄂圖曼帝國屈服。[32]

英國統治時期(1916年至1971年)[編輯]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鄂圖曼帝國在多個中東戰役失敗之後陷入混亂。卡達加入了反對鄂圖曼帝國的阿拉伯起義。起義的勝利導致鄂圖曼帝國在地區的統治進一步衰弱。

英國最初想占據卡達和波斯灣,是企圖把這裡作為殖民印度的理想的中途落腳點。20世紀初期,石油天然氣的發現,便成為英國占領這裡的又一個理由。在鄂圖曼帝國分裂之後,卡達於1916年11月3日成為英國保護國。英國與薩尼簽訂協議,將卡達納為其特魯西爾國家的行政系統。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尤其是在1947年印度取得獨立以後,英國對殖民地的控制權大大削弱。到了20世紀50年代,英國放棄波斯灣阿拉伯國家的呼聲越來越高,最終,在1961年,英國接受了科威特獨立宣言。7年以後,英國官方宣布他們將在3年時間內放棄政治上對波斯灣的控制,隨後卡達加入了巴林和其他七個休戰國家聯盟。但卡達內部的反對意見很大,很快迫使卡達脫離這個最終發展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聯盟。最終,1971年,卡達舉行開國典禮,正式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

獨立後發展(1971至今)[編輯]

自從1995年,卡達由埃米爾哈邁德·本·哈利法·阿勒薩尼統治,他是在他的父親薩尼·哈里發·本·穆罕默德瑞士休假期間通過不流血政變奪得的國家控制權。在他的統治下,卡達的社會政治生活較之前自由,包括婦女解放、新憲法的建立以及備受爭議的半島電視台的開播。2001年,卡達同時與巴林沙烏地阿拉伯解決了長久以來的邊界爭議。於2003年,卡達是伊拉克戰爭的主要飛彈發射基地[33],哈邁德·本·哈利法·阿勒薩尼在位至2013年,6月25日哈邁德則在電視演講中宣布退位,並且把王位與政治權力傳給王儲塔米姆·本·哈邁德·阿勒薩尼

2007年4月3日,卡達埃米爾哈馬德任命哈馬德·本·賈西姆·本·賈比爾·阿勒薩尼為內閣首相[34]。2017年6月,埃及、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葉門、利比亞等國與卡達斷交,認為卡達支持極端組織[35]

地理[編輯]

卡達位於阿拉伯灣西海岸的中部,是由沙烏地阿拉伯向北延伸的一個半島,周圍有幾個島嶼。從南到北全長160公里,自東向西寬80公里,包括諸島在內總面積11532.5平方公里。在西南方向與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接壤,其餘三面臨海,在西北部與巴林隔海相望,相距僅不到30公里。

卡達地勢平坦,大部分地區為覆蓋沙土的荒漠,靠近西海岸地勢略高,由ZIKRIT向南存在大範圍裸露石灰岩,卡達的陸上石油也主要儲藏在這個區域。[1]

環境[編輯]

1992年6月11日卡達簽署生物多樣性公約,1996年8月21日正式成為其成員[36],隨後開始執行生物多樣性行動計畫[37]。在卡達共發現了142種真菌[38],另外根據環境部的調查,認為可能有蜥蜴族群[39]

但卡達依然是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多的國家之一,2008年人均排放量達49.1公噸。[40]此外其人均每日耗水量也相當高,達400升。[41]

氣候[編輯]

卡達屬熱帶沙漠性氣候,夏季炎熱,最高氣溫可達攝氏50度以上,冬季涼爽乾燥,最低氣溫在攝氏7度左右;全年乾旱少雨,年降水量僅為125毫米。

卡達氣候平均數據
月份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全年
平均高溫​℃(℉) 22
(72)
23
(73)
23
(73)
32
(90)
38
(100)
39
(102)
41
(106)
45
(113)
40
(104)
35
(95)
29
(84)
24
(75)
32.6
(90.6)
平均低溫​℃(℉) 09
(48)
13
(55)
17
(63)
21
(70)
25
(77)
27
(81)
29
(84)
29
(84)
26
(79)
23
(73)
19
(66)
15
(59)
21.1
(69.9)
平均降水量​㎜(英⁠寸) 12.7
(0.5)
17.8
(0.701)
15.2
(0.598)
7.6
(0.299)
2.5
(0.098)
0
(0)
0
(0)
0
(0)
0
(0)
0
(0)
2.5
(0.098)
12.7
(0.5)
71
(2.794)
來源:weather.com[42]

行政區劃[編輯]

自2004年起的卡達行政區劃

自2004年,卡達劃分為7個大區(阿拉伯語:baladiyah英語baladiyah[43]

  1. 北部區
  2. 豪爾
  3. 烏姆錫拉勒
  4. 戴揚
  5. 賴揚
  6. 杜哈
  7. 沃克拉

基於統計需要,大區則近一步劃分為98個地區(截至2010年 (2010-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44],再細分為鄉(block)[45]

政治[編輯]

卡達是君主專制的酋長國。[1]卡達埃米爾為國家元首和武裝部隊最高司令,由阿勒薩尼家族世襲,並禁止任何政黨活動。此外,卡達並沒有接受國際法院的強制管轄權。[1]

法律[編輯]

根據卡達憲法,伊斯蘭教法為卡達立法的主要法源[46][47],但在法實踐上,卡達司法體系混合了歐陸法系及伊斯蘭教法[48][49]。伊斯蘭教法適用於家庭法繼承法及部分刑法(包括通姦、搶奪及謀殺),在部分案件中,基於伊斯蘭教法的家庭法庭英語family court對女性證詞效力僅有男性的一半[50]。2006年引進的而編撰的家庭法允許一夫多妻[51]

自從現任埃米爾推翻他父親的政權以後,卡達社會進一步自由化。與阿拉伯世界許多保守伊斯蘭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相比,卡達法律相對比較寬鬆。

例如,卡達法律允許女性駕車,而且女性駕車在卡達已經較為普遍[52];卡達法律允許女性在公眾場合隨意穿著,然而事實上,卡達當地大部分女性通常仍舊穿著傳統的黑色阿拉伯長袍,但2014年提醒遊客穿著上有部分限制[53],女性遊客在公眾場合不宜穿著緊身衣、迷你裙、無袖連衣裙、短褲等,男性遊客不宜穿著短褲、汗衫[54];卡達法律允許飲用酒精飲料,但不能在公共場合飲用,且實際上任意提供酒精飲料的酒吧通常只在價格較高昂的酒店。國外常住人口可以在指定商店購買限量酒精飲料,並只可以在自己家裡飲用[55][56]。而在齋戒月期間,卡達航空則在地面停止供應酒精飲料。卡達航空的子公司卡達經銷公司則被允許進口酒類及豬肉,該公司經營卡達國內唯一的酒類商店,該商店同時販售豬肉與特定許可業者[57][58]

外交[編輯]

位於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卡達大使館

卡達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早期成員和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的創始成員之一,亦是阿拉伯聯盟的成員(2017年6月5日被該組織除名),雖然是君主專制國家但在軍事上獲美國支持。

卡達與各種外國勢力的互動相當頻繁。該國允許美國軍隊為了攻打伊拉克和阿富汗而使用他們的空軍基地。[59]卡達同時也與伊朗簽署了一項防務合作協議[60],使雙方能共同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田-北方-南帕斯天然氣田

近年伊拉克[61]埃及[62]敘利亞[63]先後指責卡達支持恐怖組織在國外活動。卡達也被指支持反以色列的哈馬斯,並利用卡達王室所有的半島電視台以阿拉伯語服務向區內國家「傳播激進的信息、煽動教派分歧」和「宣傳極端分子的觀點」。[64]

2017年6月5日至7日,沙烏地阿拉伯巴林埃及阿聯葉門亞丁政府(獲國際普遍承認)、利比亞東部政府(未獲國際普遍承認)、馬爾地夫葛摩茅利塔尼亞先後以卡達支持恐怖主義組織(穆斯林兄弟會葉門青年運動組織等)為由,宣布與卡達斷交[65]

軍事[編輯]

至2012年初,卡達的陸海空三軍合計有大約12,000人,陸海空軍分別為8,500、1,800及1,500人[66],於2010年,卡達軍事支出約佔國內生產總額的1.5%[67]。卡達於2015年為第16大武器進口國,2016年則居第11位[68]。卡達特種部隊由法國及其他西方國家進行訓練,一般認為具備相當技能[69],該部隊參與2011年的的黎波里之戰[69]。卡達亦參與了沙烏地領導的干預葉門行動,對抗什葉派胡塞武裝組織,葉門許多平民被殺害,基礎設施遭受破壞[70],亦有醫院遭受沙烏地阿拉伯的轟炸[71][72]

人口[編輯]

杜哈天際線
人口
年份 人口  %±
1904 27,000
1970 111,133 311.6%
1986 369,079 232.1%
1997 522,023 41.4%
2004 744,029 42.5%
2010 1,699,435 128.4%
2013 1,903,447 12.0%
2016 2,545,000 33.7%
來源:Qatar Statistics Authority (1904–2004);[73] 2010 Census;[3] 2013 est.[74][75] 2016[76]

由於卡達高度依賴外籍勞動力,故人口數量有較大程度的波動,於2017年初,卡達人口約260萬人,其中313,000為卡達公民(12%),其餘230萬人為僑民[17],非阿拉伯外國人為卡達主要人口組成;印度人英語Indians in Qatar為最大社群,約65萬人[17],依次為尼泊爾人英語Nepalis in Qatar35萬、孟加拉人28萬、菲律賓人英語Filipinos in Qatar26萬、埃及人20萬、斯里蘭卡人14.5萬以及巴基斯坦人英語Pakistanis in Qatar12.5萬[17]

卡達首次人口紀錄始於1892年,由鄂圖曼帝國進行,該次統計僅記錄城市居民,當年總人口為9,830[77]

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卡達人口為1,699,435.[3]卡達統計局於2013年1月估計該國人口為1,903,447,其中男性為1,405,164人;女性為498,283人[74],而首次人口普查於1970年進行,當時人口為111,133[73]。人口於2000年代成長了3倍,由2001年的60萬人,至2011年約180萬人[75],由於對男性勞動力的需求,造成性別失衡,女性僅佔四分之一的人口。

宗教[編輯]

位於卡達的清真寺
Circle frame.svg

卡達宗教(2010年)[78][79]

  伊斯蘭教 (67.7%)
  基督教 (13.8%)
  印度教 (13.8%)
  佛教 (3.1%)
  其他 (0.7%)
  無信仰 (0.9%)

伊斯蘭教為卡達的主要宗教及國教,但仍存在其他宗教信仰[80],大多數卡達公民信仰為屬瓦哈比派薩拉菲運動,約有20%穆斯林什葉派,其餘穆斯林派別則較少[81][82][83][84]。整體而言,穆斯林佔67.7%、基督徒佔13.8%、印度教佔13.8%、佛教佔3.1%,其他宗教或無信仰者佔1.6%[85]。根據卡達憲法,伊斯蘭教法則為卡達立法的主要法源[46][47]

基督教人口幾乎為外國人,自2008年起,基督教徒被允許於政府捐贈的土地建立教堂[86],但外國人的傳教活動仍被禁止[87],在卡達活動的教會包括馬克·托馬敘利亞教會英語Malankara Mar Thoma Syrian Church瑪蘭卡正統敘利亞教會英語Malankara Orthodox Syrian Church天主教杜哈玫瑰聖母堂英語Catholic Church of Our Lady of the Rosary (Doha)聖公宗的顯現堂[88][89][90],另有兩處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教堂英語ward (LDS Church)[88][89][90]

語言[編輯]

阿拉伯語為卡達官方語言,卡達阿拉伯語英語Qatari Arabic則為當地方言,卡達手語英語Qatari Sign Language則為聽障人士使用,英語則常被作為第二語言[91]以及通用語,尤其在商業領域,卡達採取了行動,以保存阿拉伯語不被英語入侵[92] ,英語於與卡達大量外派人口溝通相當重要,另有其他語言被使用,包括俾路支語印地語馬拉雅拉姆語烏爾都語普什圖語坦米爾語泰盧固語尼泊爾語僧伽羅語孟加拉語他加祿語印尼語,反映了卡達的多元文化[93]

經濟[編輯]

卡達出口產品類別比例圖(2011年)
杜哈商業區

在發現石油之前,卡達經濟僅以漁業和珍珠養殖為主,根據鄂圖曼帝國地方政府於1892年做出的報告,卡達的珍珠養殖收入為2,450,000吉蘭(kran)[77]。在1920年代-30年代,日本的人工養殖珍珠進入世界市場之後,卡達的珍珠養殖業立刻失去了競爭力,處境艱難。但是隨後,1940年代發現杜漢油田英語Dukhan Field[94],隨著石油儲量的發現,完全改變了整個國家的經濟。現在,這個國家擁有很高的生活水準,並有許多提供給國民的社會福利,例如免費的醫療服務。由於沒有所得稅,卡達成為全世界主權獨立國家中兩個稅收最少的國家之一,另一個是巴林。卡達失業率於2013年6月為0.1%[95]。根據卡達公司法規定,該國各企業必須由卡達國民持股51%以上[51]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卡達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居世界第4[4]。卡達的經濟成長高度依賴外國勞動力,外籍勞工佔全國人口86%以及94%的勞動力[96][97]。卡達的勞工政策則受遭國際工會聯合會批評[98]。卡達的經濟成長幾乎完全依賴石油及天然氣工業,化石產業則自1940年代開始發展[99],卡達為最大液化天然氣出口國之一[69],於2012年計畫在未來10年對能源產業投資超過1,200億美元[100],卡達於1961年加入石油輸出國組織 (OPEC)[101]。卡達雖然是最富裕的國家之一,人類發展指數也已達「極高」水平,但仍舊被視為開發中國家而非已開發國家

卡達航空空中巴士A380,卡達航空為世界最大航空公司之一,航點超過150個,以杜哈為營運樞紐。

卡達投資局英語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為卡於2005年成立的主權財富基金,著重於外國投資[102],基於石油及天然氣獲取的數十億美元收益,卡達政府直接投資於美國、歐洲及亞太地區卡達控股英語Qatar Holding為卡達投資局的國際投資機構,至2013年,持有資產超過1,000億美元,自2009年起,卡達控股每年自該國獲得300至400億美元投資資金,於2014年,已投資於全世界諸多企業,如范倫鐵諾英語Valentino SpA西門子公司春天百貨哈洛德百貨公司碎片大廈巴克萊銀行倫敦希斯路機場巴黎聖日耳曼足球俱樂部大眾集團荷蘭皇家殼牌美國銀行蒂芙尼公司中國農業銀行森寶利黑莓手機[103]巴西桑坦德銀行英語Santander Brasil[104][105]

卡達並無任何稅收,但當局計畫就垃圾食品、奢侈品課稅,該稅針對有害健康的商品,如速食、菸草製品、含糖飲料等。有認為這些稅收是為了因應2016年油價下跌而產生的赤字,此外,卡達政府於2016年對石油產業及其他產業進行裁員[106][107]

卡達的政府收入主要來自石油天然氣出口。這個國家的石油儲量估計有150億桶(24億立方米),天然氣則佔世界13%。卡達為最富有的國家之一,該國並無居民處於貧窮線以下,失業率不到1%[108]。由於石油和天然氣作為國家的經濟支柱只能支撐未來有限的時間,所以卡達正致力於尋求鼓勵生產部門私有化並發展知識經濟。在2004年,卡達科學技術公園落成使用,吸引國內外以技術為基礎的公司和企業,為他們提供技術支持。

文化[編輯]

卡達文化與其他東阿拉伯英語Eastern Arabia國家相似,高度受伊斯蘭文化影響。每年12月18日為卡達國慶節,對於國家認同感的形塑相當重要[109],以紀念卡塞姆·本·穆罕默德·阿勒薩尼英語Jassim bin Mohammed Al Thani繼承王位,隨後團結各部族[110][111]哈馬德·本·阿卜杜勒阿齊茲·卡瓦里英語Hamad Bin Abdulaziz Al-Kawari自2008年7月1日起接任卡達文化、藝術部長。

教育[編輯]

近幾年,卡達政府非常重視教育。每一名兒童可以享受由幼稚園高中的免費教育[112]。2012年,卡達的男性、女性文盲率分別為3.1%、4.2%,為阿拉伯國家中最低者[113]。成立於1973年的卡達大學為歷史最久、規模最大的大學[114][115]。在卡達基金會的支持下,許多美國學校也在卡達教育城英語Education City建立了分支機構,開設專修課程。這些大學包括卡內基梅隆大學喬治城大學德州農工大學維吉尼亞聯邦大學康乃爾大學[69]。2004年,卡達在教育城建立了卡達科學技術公園以加強大學和工業間的溝通。

2002年11月,埃米爾哈馬德創立了卡達高等教育理事會英語Supreme Education Council (Qatar)[116]。這個機構指導並管理所有年齡段人群的教育,並提倡「教育新時代」的改革建議[117]。現任埃米爾的第二個妻子蒙薩·賓特·納賽爾·米斯奈德英語Moza bint Nasser,對教育改革的起步發揮了很大作用,目前她負責卡達基金會並在卡達高等教育理事會任職。

哈里發國際體育場卡達國家足球隊的主場,且亞洲運動會、亞洲盃足球賽及世界盃足球賽都在此舉行

體育[編輯]

與其他中東國家一樣,足球是卡達最受歡迎的運動[118],其次是板球。2010年12月2日於瑞士蘇黎世申辦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成功,將會是中東國家有史以來舉辦的最大型體育盛事[119]。2006年卡達的首都杜哈亦曾成功的舉辦了亞運會,2011年亦會作為東道主舉辦2011年亞洲盃足球賽2011年泛阿拉伯運動會WTA巡迴賽總決賽2008年至2010年都在首都杜哈的哈里發國際網球中心舉行。2022冬季世界盃將於卡達舉行[120]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中東地區:卡達. 《世界概況》. 中央情報局. [2009-08-12]. 
  2. ^ Population structure. Qatar Statistics Authority. 2013-08-31. [失效連結]
  3. ^ 3.0 3.1 3.2 Populations. Qsa.gov.qa. [2010-10-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7-09). 
  4. ^ 4.0 4.1 4.2 4.3 4.4 Qatar.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October 2016 [2017-01-21]. 
  5. ^ GINI index. World Bank. [2013-01-22]. 
  6. ^ 2015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PDF).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2015 [2015-12-14]. 
  7. ^ List of left- & right-driving countries - World Standards. [2017-06-05]. 
  8. ^ 8.0 8.1 Johnstone, T.M. "Ķaṭar." Encyclopaedia of Islam. Edited by: P. Bearman , Th. Bianquis , C.E. Bosworth , E. van Donzel and W.P. Heinrichs. Brill, 2008. Brill Online. 04 April 2009 www.brillonline.nl
  9. ^ BBC News, How democratic is the Middle East?, 9 September 2005.
  10. ^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 for 2011: Qatar, 2011.
  11. ^ US State Dept's Country Political Profile - Qatar (PDF). 
  12. ^ Gardener, David. Qatar shows how to manage a modern monarchy. 金融時報. 
  13. ^ The World Factbook. 世界概況. 
  14. ^ Canada – Qatar Bilateral Relations. 加拿大政府. 
  15. ^ IFES Election Guide - Elections: Qatar Referendum Apr 29 2003. www.electionguide.org. [5 June 2017]. 
  16. ^ Qatar 2003. www.princeton.edu. [5 June 2017]. 
  17. ^ 17.0 17.1 17.2 17.3 Population of Qatar by nationality - 2017 report. [2017-02-07]. 
  18. ^ BP, 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14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8 June 2015., June 2014
  19. ^ Qatar human development. 
  20. ^ Dagher, Sam. Tiny Kingdom's Huge Role in Libya Draws Concern. Online.wsj.com. 17 October 2011 [30 December 2013]. 
  21. ^ Qatar: Rise of an Underdog. Politicsandpolicy.org. [30 December 2013]. 
  22. ^ Ian Black in Tripoli. Qatar admits sending hundreds of troops to support Libya rebels. Theguardian.com. [30 December 2013]. 
  23. ^ Cooper, Andrew F. Middle Powers: Squeezed out or Adaptive?. Public Diplomacy Magazine. [12 March 2015]. 
  24. ^ Kamrava, Mehran. Mediation and Qatari Foreign Policy (PDF). [12 March 2015]. 
  25. ^ Paul Rhys in Doha. Blatter reaches out to Arabia. Aljazeera.com. [30 December 2013]. 
  26. ^ History of Qatar. Diwan.gov.qa. [2010-03-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1-22). 
  27. ^ Althani, Mohamed. Jassim the Leader: Founder of Qatar. Profile Books. 2013: 16. ISBN 978-1781250709. 
  28. ^ Gillespie, Carol Ann. Bahrain (Modern World Nations). Chelsea House Publications. 2002: 31. ISBN 978-0791067796. 
  29. ^ Anscombe, Frederick. The Ottoman Gulf: The Creation of Kuwait, Saudia Arabia, and Qatar.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7: 12. ISBN 978-0231108393. 
  30. ^ Heard-Bey, Frauke. From Tribe to State. The Transformation of Political Structure in Five States of the GCC. 2008: 39. ISBN 978-88-8311-602-5. 
  31. ^ 'Gazetteer of the Persian Gulf. Vol I. Historical. Part IA & IB. J G Lorimer. 1915' [1000] (1155/1782), p. 1001
  32. ^ Rogan, Eugene; Murphey, Rhoads; Masalha, Nur; Durac, Vincent; Hinnebusch, Raymond. Review of The Ottoman Gulf: The Creation of Kuwait, Saudi Arabia and Qatar by Frederick F. Anscombe; The Blood-Red Arab Flag: An Investigation into Qasimi Piracy, 1797–1820 by Charles E. Davies; The Politics of Regional Trade in Iraq, Arabia and the Gulf, 1745–1900 by Hala Fattah. British Journal of Middle Eastern Studies. November 1999, 26 (2): 339–342. JSTOR 195948. doi:10.1080/13530199908705688. 
  33. ^ Qatar (01/10). State.gov. [2010-03-28]. 
  34. ^ 林甦,卡達埃米爾任命新首相,新華網
  35. ^ Saudi Arabia and Bahrain break diplomatic ties with Qatar over 'terrorism'. The Guardian. The Guardian. [2017-06-05]. 
  36. ^ List of Parties.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2012-12-08]. 
  37. ^ National Biodiversity Strategy and Action Plan. State of Qatar (PDF).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2012-12-09]. 
  38. ^ A. H. Moubasher. Soil Fungi in Qatar and Other Arab Countries. Centre for Scientific and Applied Research, University of Qatar. 1993: i–xvi, 570 pp., 86 plates. ISBN 978-99921-21-02-3. 
  39. ^ The Lizards Living in Qatar. 2014. First edition, Published in Doha (Qatar), 2014, 5 June (World Environment Day). 570 pages.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4-07-08.
  40. ^ CO2 emissions (metric tons per capita). Data.worldbank.org. [2013-01-07]. 
  41. ^ Pearce, Fred. Qatar to use biofuels? What about the country's energy consumption?. The Guardian (London). 2010-01-14. 
  42. ^ Monthly Averages for Doha, Qatar. weather.com. The Weather Channel. [2009-10-26]. 
  43. ^ Qatar Municipalities. Qatar Ministry of Municipality and Urban Planning.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2-22). 
  44. ^ Administrative Division of the State (PDF). The General Census of Population and Housing, and Establishment Apr 2010. State of Qatar Statistics Authority: 25.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2-10-28). 
  45. ^ Population By Gender, Municipality And Zone, March 2004. General Secretariat for Development Planning.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2-12). 
  46. ^ 46.0 46.1 The Permanent Constitution of the State of Qatar. Government of Qatar.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0-06). 
  47. ^ 47.0 47.1 Constitution of Qatar. According to Article 1: Qatar is an independent Arab country. Islam is its religion and Sharia law is the main source of its legislation. 
  48. ^ The World Factbook. U.S.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49. ^ Qatar (PDF). 美國國務院. 
  50. ^ Qatar Gender Equality Profile (PDF). UNICEF. 
  51. ^ 51.0 51.1 nouvelobs.com: "Qatar : "S'ils pouvaient, ils achèteraient la Tour Eiffel", 7 April 2013
  52. ^ Richard H. Curtiss. For Qatari Educators, Women Are Both the Problem and the Solution (May/June 1996). Washington Report on Middle East Affairs: 84. [17 February 2016]. 
  53. ^ Elgot, Jessica. 'Leggings Are Not Pants' Qatar's New Modesty Campaign Aimed At Westerners'. Huffington Post. 28 May 2014. 
  54. ^ Aningtias Jatmika. Qatar Bans Tourists from Wearing Leggings in Public. 29 May 2014. 
  55. ^ Alex Delmar-Morgan. Qatar, Unveiling Tensions, Suspends Sale of Alcohol. Wall Street Journal. 7 January 2012 [17 January 2012]. 
  56. ^ Jenifer Fenton. Qatar's Impromptu Alcohol Ban. The Arabist. 16 January 2012 [17 January 2012]. 
  57. ^ Qatar Distribution Company. Qatar Loving. 
  58. ^ Purchasing Alcohol in Qatar. Qatar Visitor. 2 June 2007 [1 May 2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年5月1日). 
  59. ^ Zacharia, Janine. For Qatar, relations with West are a balancing act. New York Times. 2008-03-04 [2011-01-30]. 
  60. ^ Qatar and Iran sign defense agreement. Tehrantimes.com. 2010-02-25 [2010-10-02]. 
  61. ^ 公才金. 沙特被指涉恐 盟友阿聯酋傳召伊拉克大使抗議_大公財經_大公網. finance.takungpao.com.hk. 
  62. ^ 被斥支持恐怖主義 卡塔爾召回駐埃及大使. 
  63. ^ L_104092. 敘利亞致信聯合國 直指三國"支持恐怖組織"--黑龍江頻道--人民網. hlj.people.com.cn. 
  64. ^ 卡塔爾是哈馬斯的錢袋子. 2014-08-27. 
  65. ^ 張媛. 巴林 沙特 埃及 阿聯酋四國宣布與卡塔爾斷交_新聞_央視網(cctv.com). m.news.cctv.com. 
  66. ^ We're sorry, that page can't be found.. www.state.gov. 
  67. ^ Military expenditure by country as percentage of gross domestic product, 2003-2016 (PDF). SIPRI. 
  68. ^ TIV of arms imports to the top 50 largest importers, 2016-2016. SIPRI. 
  69. ^ 69.0 69.1 69.2 69.3 The Strange Power of Qatar by Hugh Eakin.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2013-06-16]. 
  70. ^ Yemen crisis: Who is fighting whom?. 28 March 2017 [5 June 2017] –通過www.bbc.com. 
  71. ^ Airstrike Hits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Hospital in Yemen. [5 June 2017]. 
  72. ^ Yemen conflict: MSF hospital destroyed by air strikes. 27 October 2015 [5 June 2017] –通過www.bbc.com. 
  73. ^ 73.0 73.1 History of Census in Qatar. Qatar Statistics Authority. [2013-06-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16). 
  74. ^ 74.0 74.1 Population structure. Qatar Statistics Authority. 2013-01-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5-18). 
  75. ^ 75.0 75.1 Qatar's delicate balancing act. BBC News. 2013-01-16 [2013-05-23]. 
  76. ^ Qatar population hits 2.5 million on worker influx. Tengrinews.kz. 
  77. ^ 77.0 77.1 Kursun, Zekeriya. Katar'da Osmanlilar 1871–1916. Turk Tarih Kurumu. 2004. 
  78. ^ Global Religious Landscape. Pew Forum.
  79. ^ Population By Religion, Gender And Municipality March 2004. Qatar Statistics Authority. 
  80. ^ Report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 Qatar. US Department of State.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21). The official state religion follows the conservative Wahhabi tradition of the Hanbali school of Islam 
  81. ^ Tiny Qatar's growing global clout. BBC. 2011-04-30 [2015-03-12]. 
  82. ^ Qatar's modern future rubs up against conservative traditions. Reuters. 2012-09-27. 
  83. ^ Rising power Qatar stirs unease among some Mideast neighbors. Reuters. 2013-02-12 [2013-06-13]. 
  84. ^ 2011 Report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 Qatar. US Department of State. 
  85. ^ Religious Composition by Country (PDF). Global Religious Landscape. Pew Forum. [2013-07-09]. 
  86. ^ Christians to Welcome Qatar's First Christian Church. Christianpost.com. 2008-02-24 [2013-01-22]. 
  87. ^ CIA The World Fact Book. State.gov. 2006-06-29 [2010-03-28]. 
  88. ^ 88.0 88.1 Report on Qatar. Cumorah Project. [2015-03-12]. 
  89. ^ 89.0 89.1 The Anglican Centre in Qatar. Epiphany-qatar.org. [2013-01-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16). 
  90. ^ 90.0 90.1 David B. Barrett; George Thomas Kurian; Todd M. Johnson.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 a comparative survey of churches and religions in the modern world 1.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617. ISBN 978-0-19-510318-2. 
  91. ^ Baker, Colin; Jones, Sylvia Prys. Encyclopedia of Bilingualism and Bilingual Education. Multilingual Matters. 1998: 429. ISBN 978-1853593628. 
  92. ^ Guttenplan, D. D. Battling to Preserve Arabic From English's Onslaught. The New York Times. 2012-06-11 [2013-11-24]. 
  93. ^ Qatar Facts. First Qatar Orthodontic Conference. 
  94. ^ Rasoul Sorkhabi. The Qatar Oil Discoveries. GEO ExPro Magazine. 2010. 
  95. ^ Nordland, Rod. New Hope for Democracy in a Dynastic Land. NYTimes.com. 2013-06-25 [2013-06-26]. 
  96. ^ Bill Crane (20 April 2015). Gravediggers of the Gulf. Jacobin (magazine)英語Jacobin (magazine). Retrieved 20 April 2015.
  97. ^ Qatar: Migrant Construction Workers Face Abuse. Human Rights Watch. 
  98. ^ Robert Tuttle (22 May 2014). World Cup Host Qatar Ranked Among Worst Places to Work by Unions. 彭博有限合夥企業. Retrieved 29 July 2014.
  99. ^ Qatar tourist guide. [2012-02-14]. 
  100. ^ Doing Business in Qatar: 2012 Country Commercial Guide for U.S. Companies (PDF). US & Foreign Commercial Service And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3-01-07].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3-01-16). 
  101. ^ Qatar. OPEC. [2013-06-16]. 
  102. ^ Kortekaas, Vanessa. New Qatar emir shakes up sovereign wealth fund. Financial Times. 2013-10-28 [2013-12-30]. 
  103. ^ Qatar Holding LLC Among Investors in BlackBerrys $1 Billion Convertible Debt. Berryreview.com. 2013-11-06 [2013-12-30]. 
  104. ^ Hall, Camilla. Qatar fund quietly builds $1bn Bank of America stake. Financial Times. 2013-10-30 [2013-12-30]. 
  105. ^ Hall, Camilla. Qatar: what's next for the world's most aggressive deal hunter?. Financial Times. 2013-07-04 [2013-12-30]. 
  106. ^ Taxes on junk food, luxury items to be rolled out in Qatar soon. 2017-02-16 [2017-06-05]. 
  107. ^ layoffs Archives - Doha News. Doha News. [2017-06-05]. 
  108. ^ Simon Lincoln Reader. Qatar shows how money can solve most problems. Bdlive.co.za. 2013-11-12 [2013-12-30]. 
  109. ^ Kamrava, Mehran. Qatar: Small State, Big Politics.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13. ISBN 978-0801452093. 
  110. ^ Qatar National Day 2011. Time Out Doha. 2011-11-29 [2015-03-12]. 
  111. ^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Qatar National Day 2012. Doha News. 2012-12-10 [2015-02-18]. 
  112. ^ Qatar constitution.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10-24). 
  113. ^ In the occasion of Literacy Arab Day, Qatar has the Lowest Illiteracy Rates in 2012. Qatar Statistics Authority. 8 January 2013. 
  114. ^ Our history. Qatar University. [12 March 2015]. 
  115. ^ Hendengren, Adam. SPECIAL REPORT: UNIVERSITY STUDIES IN THE MIDDLE EAST. Your Middle East. 25 June 2013 [12 June 2015]. 
  116. ^ About the SEC. Supreme Education Council. [2008-03-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3-31). 
  117. ^ Education for a New Era. Supreme Education Council. [2008-03-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5-09-13). 
  118. ^ Qatar – a Sporting Nation. Qatar e-Government. [2015-03-12]. 
  119. ^ Paul Radford. Russia, Qatar win 2018 and 2022 World Cups. Reuters. 2010-12-02 [2010-12-02]. 
  120. ^ 【撲槌】2022冬季世盃 12.18決賽爭霸. [2010-12-02]. 

來源[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