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臺灣與日本關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台日關係)
前往: 導覽搜尋
臺灣與日本關係
Japan和Taiwan在世界的位置

日本

臺灣
外交代表機構
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臺北事務所 臺北駐日本經濟文化代表處
外交代表
代表 沼田幹夫 代表 沈斯淳

臺灣與日本關係是指臺灣日本國(通稱日本)雙方在歷史上不同階段的關係,以及當前實際統治臺灣的中華民國與日本的經濟文化交流。1913-1972年,中華民國與日本有官方外交關係(1938-1952年中斷),日本在1972年9月29日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並與中華民國斷交。為保持實質交流,均在對方首都互設具大使館性質的代表機構,1972年12月,中華民國成立亞東關係協會與日本以民間團體名義設立的財團法人交流協會共同簽署《互設駐外辦事處協議書》。根據此協議,中華民國於日本設立臺北駐日本經濟文化代表處,並於大阪橫濱福岡札幌那霸設立辦事處;日本則於臺北高雄設立事務所。此協議承諾相互保護各自的權益,發給簽證、推動經貿、學術、科技、文化及體育交流等業務。為發展觀光,臺灣觀光協會也在東京與大阪設立事務所。[1][2][3]雖然不存在正式的官方外交關係,但是雙方的政治人物頻繁互動,兩國一直維持深厚的實質關係與緊密的經濟文化交流。

臺北駐日本經濟文化代表處,位於日本東京都港區白金臺5-20-2。

歷史[編輯]

史前時期[編輯]

室町時代以來,日本人開始以高砂、高砂國、高山國稱呼臺灣。

安土桃山時代文祿2年(1593年),豐臣秀吉派遣使者原田孫七郎日語原田孫七郎諭令高山國納貢,但是因使者找不到可以傳遞文書給高山國的人而無功而返[4]

江戶時代慶長14年(1609年),德川家康任命有馬晴信曉諭土番納貢。元和2年(1616年),德川家康任命長崎代官村山等安征服臺灣,等安以次子村山秋安率領2、3千人征臺,為規模最大的一次,但因遭遇風災無功而返。

荷蘭時期[編輯]

1628年(寬永5年),在臺灣的荷蘭東印度公司與日本商人因貿易糾紛而發生「濱田彌兵衛事件」。

1638年(寬永15年)鎖國制度完成。荷蘭商館遷移到出島。

鄭氏時期[編輯]

1662年,在日本出生、帶有日本血統的鄭成功攻佔臺灣建立政權,結束荷蘭的統治。鄭成功死後,由於清朝持續對鄭氏(東寧)勢力的封鎖,鄭經便開啟對外貿易,其中包含與日本的往來。當時對日本主要輸出品為稻米、鹿皮、蔗糖及來自中國的絲織品,輸入盔甲棉布瓷器等,雙方的貿易量在1665年到1672年達到高峰[5][6],為了加強雙邊的貿易關係,鄭經允許日本商人住在基隆[6]。鄭氏三世之貨幣,以制錢永曆通寶是委託日本鑄造,也因為通商頻繁,東寧亦流通當時日本的貨幣-寬永通寶[7]

清治時期[編輯]

1683年,清廷派遣施琅率軍攻臺,結束明鄭時期統治,清朝正式併吞臺灣。之後再度行渡臺禁令限制漢人抵臺,渡臺者須向官府申報等;而同時期日本幕府亦厲行鎖國政策,雙方的往來遂中斷長達近兩百年。

1871年,琉球國船隊在臺灣東南部遇害,是為「八瑤灣事件」。

1874年,日本帝國因八瑤灣事件出兵攻打臺灣南部原住民部落的軍事行動,是為「牡丹社事件」。日本方面則稱為「臺灣出兵」或是「征臺之役」。

日治時期[編輯]

西元1895年(清德宗光緒21年、日本明治28年)甲午戰爭後,清朝割讓臺灣澎湖日本,開啟了臺灣日治時期,與日本的關係成為殖民母國-殖民地。此一時期對臺灣的正負面影響至今仍為史學界所爭論的議題。

戰後時期[編輯]

主條目:中華民國駐大日本帝國公使、大使/駐日本國大使列表

1945年-1949年[編輯]

1945年10月,蔣介石接見美國記者,告以日本天皇命運應由日本人民決定。[8]:47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中華民國代表同盟國接管臺灣並派駐行政長官管轄,但因經過日治時期的長久文化隔閡及臺灣人對中國官員專擅及不守法治、貪汙腐敗的各種行為逐漸產生不滿,之後爆發影響深遠的二二八事件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臺後,冷戰態勢的形成促成同為資本主義陣營的中華民國與日本開始謀求建立同盟關係。

中華民國政府遷臺後(邦交時期)[編輯]

1950年3月31日,中華民國政府通過「臺日貿易計畫」[9]:309。6月11日,蔣在圓山軍官訓練團發表《革命實踐研究院軍官訓練團成立之意義》講話:

「經過我們這一次抗戰之後,大部份日本人就都感悟中國真是他們一個兄弟之邦,而一般有識之士,更深切瞭解,亞洲如果沒有一個獨立自由的中國,日本決不能單獨存在。我們只要日本軍民真正覺悟到這一點,中日之間就有了合作的基礎;同時我們自己也要認清,如果亞洲沒有一個獨立自由的日本,中國也是不能單獨存在的。現在事實擺在眼前:日本經過八年戰爭,已經徹底失敗了,我們雖然獲得一時的勝利,但是因為蘇俄指使共匪作亂,到如今也是徹底失敗了。這兩個國家現狀,實在都等於亡國,過去所謂「同歸於盡」的話,不幸而中了。現在中日兩國既已明白日本不能侵略中國,中國亦不可敵視日本,兩國必須親睦合作,才能達到共存共榮的目的,至此 總理的外交政策,亦才有實行的可能了。

當前國際上沒有真正幫助我們的國家,我們重新研讀 總理遺教,越發覺得中日合作的重要。當然目前日本亦沒有力量來幫助我們,但就技術人員一項而論,日本的數量比我們多,程度比我們高。日本人作戰的經驗與能力的優良,是人人所共知的,尤其是他陸海空軍軍人視死如歸的精神,和他協同一致的行動,除了德國以外,世界上沒有其他的國家可與相比,所以我這一次決定請日本教官來擔任我們軍事訓練。這些日本教官自到臺灣以來,對我們各方面的貢獻,十分誠摯,他們都知道中國今日的災禍,無異是日本的災禍,復興中國的工作,就是復興日本的工作,所以他們在這裏擔任教官,和在日本訓練他本國學生一樣的精誠,因此我們腦筋裏再不可留有過去的敵意,更不能存一種輕視的心理,以為他們是打敗仗的,不值得我們的尊重。我們要反省在抗戰中我們究竟憑什麼來打敗日本?老實說我們抗戰的勝利,一半是靠著總理的主義和正確的國策,一半是靠著友邦美國的援助,纔有此徼倖的勝利。難道日本真是被我們打敗的麼?現在我們國家在這樣存亡危急,到處受人欺凌,被人侮辱的時候,而日本教官反肯冒險來臺,且能以其一片至誠,來幫助我們反共抗俄,教授我們作戰的精神技術,以及其他各國所不能學得的學問,願與我們共患難、同甘苦、同仇敵愾、同舟共濟,那我們更應該特別優禮他們,尊敬他們。」[10]:257-259

1951年5月,蔣介石接見日本記者發表談話,聲明臺日合作,始能安定東亞,有助世界和平。[8]:686月,蔣介石就參加對日和約問題發表鄭重聲明,指出其抗日最早、犧牲最重、貢獻最大,對日和約如無法參加,不獨對其不公平,抑且使對日和約失其真實,並將加深遠東局勢混亂,不接受任何含歧視條件。[8]:686月30日,《中日貿易協定》期滿,雙方同意不定期延長。[9]:32712月,日本首相吉田茂向美國保證不承認「中共」,並願依《舊金山和約》之原則與臺簽訂一項恢復正常關係之條約。[8]:69

1952年4月28日,《中日和平條約》(即《中華民國與日本國間和平條約》,日語日本国と中華民国との間の平和条約。又稱《臺北和約》、《中日戰後和平條約》,簡稱《中日和約》)在臺北簽字[8]:70,共計十四條,中華民國不索賠償,日本放棄對於臺灣、澎湖以及南沙群島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利與要求。[11]:194蔣介石接見日本締結和平條約全權代表河田烈日語河田烈,寄語日本朝野,共建東亞和平。[8]:708月,蔣介石正式批准簽署《中日和平條約》。[8]:71裁撤駐日代表團,臺、日於臺北東京互設大使館。[8]:71蔣對日本記者談話,強調臺日若誠意合作,亞洲將穩定繁榮,且導致世界和平。[8]:7110月,日本新任駐臺大使芳澤謙吉呈遞國書[8]:71中華民國、日本互派全權大使,日本與中華民國恢復正式外交關係,並在法理上結束戰爭狀態。

1956年2月28日,在二二八事件九周年時,臺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在東京成立。5月,臺日簽訂貿易協定。[8]:858月,蔣介石接見日本各界親善訪問團,團長石井光次郎親呈首相鳩山一郎手函,並謂日本人莫不感激蔣於日本戰敗後仍維護日本政體及對日以德報怨之寬大政策。[8]:8612月,日本政府正式否認鳩山一郎首相進行調解「二個中國」之說。[8]:87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日本加入聯合國[8]:87

1957年3月,蔣介石書面答覆日本記者,期望臺日對付蘇共侵略,永久精誠合作。[8]:884月,「中日合作策進委員會」在日本東京成立。[8]:886月,在繼任三個月後,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岸信介訪問臺灣,與蔣介石伉儷商談臺日有關問題。[8]:88並與蔣會談組織日華合作委員會。7月,蔣介石接見日本議員,表示傳統革命精神,足以戰勝中共蘇聯暴力。[8]:889月,蔣介石派特使張群飛日本報聘。[8]:89

1958年5月,日中友好協會在長崎縣長崎市舉行「中國郵票展」,會場入口附近天井上懸掛著一面中華人民共和國五星紅旗,引發在長崎的中華民國領事館不滿,表示「這是國際法上非合法的國旗,若懸掛將對日本與中華民國的關係帶來負面影響」,之後更發生該旗遭日本右翼人士破壞的「長崎國旗事件」。10月,蔣介石答覆日本記者詢問時,指斥中共每藉貿易以達其政治目的,盼望日本堅定立場免遭顛覆滲透。[8]:921959年7月,岸信介出訪英國,與英國首相哈羅德·麥克米倫會談時稱,中國若統治臺灣「將成為對日本國家安全的重大威脅」。[12]12月,日本前首相吉田茂訪臺,謁見蔣介石致敬,並就當時世局交換意見。[8]:95

日本執政自由民主黨對中共雖不正式承認,但雙方自1962年後分別設立「備忘錄貿易辦事處」,從事商品之交易。[11]:210日本左翼份子屢次訪問中國大陸;中共亦經常派遣所謂「文化團體」赴日本從事滲透活動。[11]:2101963年5月,蔣介石命總統府秘書長張群訪問日本。[8]:1048月,日本商人以維尼龍紗廠售出予中共,而其政府之進出口銀行居間擔保,臺灣方面極力表示反對。[8]:104池田勇人內閣批准倉敷螺縈公司對中國大陸輸出分期付款的維尼龍工廠成套設備,並以輸出入銀行給予200萬美元的融資週轉。輸出入銀行乃是日本國家金融機構,利用到了這個機構,被視為超越了民間貿易範圍的一種「經濟援助」。池田勇人則以「這是依循政經分離原則的貿易」為藉口,一意孤行。9月19日,日本首相池田勇人在招待美國赫斯特報系總編輯等人時表示:「中共在三、五年內不會有變化;臺灣的反攻大陸政策,沒有依據,近乎幻想。」9月21日,蔣介石接見由東京來到臺北的同一批人士時,嚴斥池田首相媚共言論,指出《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係防日本軍國主義,並警告日本人勿忘歷史教訓[8]:105。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派出中國油壓機械訪日代表團前往日本參訪,團員周鴻慶前往中華民國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池田勇人內閣將欲投奔臺灣之周鴻慶遣返中國大陸。[8]:106日本種種不友好行動,使臺日關係瀕於破裂。[8]:106中華民國政府不滿,一度召回駐日大使張厲生表示抗議。史稱「周鴻慶事件」。[13]

1964年2月,日本前首相吉田茂訪臺,蔣介石與之多次會談,檢討亞洲反共局勢,認為欲謀求東亞和平與安定,必須增加瞭解真誠合作。[8]:106蔣介石以吉田茂為日本元老,乃促其負責共同挽救此一危機。[8]:106吉田茂與蔣介石共同發表《吉田書簡》支援國府,始緩解雙方關係。3月,蔣介石接見日本記者訪問團,期望日本國民勿受中國大陸迫誘,而危害臺日傳統友誼。[8]:1067月,日本外相大平正芳抵臺,兩度晉見蔣介石,陳述臺日關係,並表示日本「非常希望中華民國能反攻復國成功」。[8]:10710月,第18屆奧運會在東京舉行,其聖火傳遞路線包含臺北市,成為迄今唯一一次進入臺灣的奧運聖火。舉行期間發生中華民國代表團之運動員馬晴山投靠中共事件。1965年2月,日本首相佐藤榮作在日本國會表示,吉田茂致蔣介石書簡,對日本政府具有約束力。[8]:109同年貸款1億5千萬美元予中華民國政府。文化大革命後,中共與日本貿易總額略有增加,因之日本投機政客積極從事與中共建交之活動。[11]:210由於周恩來敵視日本佐藤內閣,建交談判遲遲未獲具體結果。[11]:210

1967年7月,中華民國、美國、日本、韓國領袖在漢城舉行非正式會議,時任副總統嚴家淦銜命代表參加。[8]:1169月7日,日本內閣總理大臣佐藤榮作訪臺,兩度晉見蔣介石商討臺日共同問題,並就當時世局及中國大陸中共情勢交換意見。[8]:116-1179月12日,蔣接見日本記者發表談話,指出中共內部必陷長期混亂,盼日本人尊重東方傳統,不使共產主義有滲透之機會,唯有臺日加強合作,始能達到此一目的。[8]:11711月27日,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蔣經國訪問日本,日本天皇裕仁接見時表示永不忘懷蔣介石寬大德意。[8]:117蔣經國並與佐藤首相、眾議院議長石井光次郎、參議院議長重宗雄三外務大臣三木武夫防衛廳長官増田甲子七日語增田甲子七等人會面,謁吉田茂之墓,參訪日產東芝等主要企業工廠,以及NHK與每日新聞社,12月2日返臺。1萬5千餘名日本國民在東京舉行感謝蔣介石大會。[8]:11712月,日本前首相岸信介率團謁見蔣介石。[8]:1181968年6月8日,蔣介石接見日本新聞編輯訪臺團,重申堅決反對「兩個中國」之一貫立場,並強調日本如果廢除《吉田書簡》,無異廢棄《中日和約》;蔣介石指出中共為東亞災禍之源,所謂中立共存,將貽無窮禍害,日本應合作消弭危機。[8]:1191970年1月,蔣介石接見日本外籍記者訪問團時鄭重指出:不論任何國家的政策如何轉變,我保衛自由與安全的立場將永不改變。[8]:123並正告日本人民,中共圖赤化日本,必須分清敵友。[8]:1237月,嚴家淦代表蔣介石訪問日本。[8]:123

紅色國家表示在1971年的投票中反對《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支持中華民國續留聯合國者,其中包括日本。

1971年10月,聯合國大會中國代表權問題表決時,日本投票支持中華民國續留聯合國、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但最後仍失敗。1972年7月,立場親臺的日本首相佐藤榮作宣布退休。[11]:194周恩來乃利用時機主動發表雙方儘速建交之聲明。[11]:210同月6日,日本國會通過親中的田中角榮繼任首相,不顧日本民意,於9月25日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9月29日雙方發表《聯合公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日本國政府聯合聲明》,日語:日本国政府と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府の共同声明),建立外交關係。[11]:194同日,中華民國外交部發表聲明,宣布對日絕交,惟與日本民間及其反共人士仍維持友好之關係,雙方貿易及文化交流繼續發展。[11]:194日本政府同時與中華民國政府斷絕邦交,當時日本政府之苦衷曾由大平正芳外相率直表示為「斷腸之痛」,不僅是政府而已,甚至多數日本國民也有同樣感慨[14]:7

斷交後[編輯]

1973年3月14日,以促進雙邊國會議員的交流,維持兩國間的關係之「日華議員懇談會」成立。1974年8月15日至1976年12月25日間,《產經新聞》以中華民國政府和國民黨所提供之相關檔案,連載描述蔣介石生平的《蔣總統秘錄》。同一時期《中央日報》亦作中文連載,並出版為15冊的單行本。期間歷經蔣介石逝世,更顯示其在史學上的價值。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逝世。日本內閣官房長官井出一太郎日語井出一太郎代表日本政府發表一個「非官方」談話稱讚蔣:「在激動歷史的轉變中的日本國民之間所熟知而且親密的人士,他是現代中國歷史上的人物……確信必將留住人們的記憶裏……蔣總統是再造日本的大恩人,蔣中正以德報怨的對日政策,加速了日本戰後重建與復興。蔣總統的逝世對日本國民有如晴天霹靂,有良知的日本國民莫不悲痛萬分」[15],「……蔣總統在本世紀初曾留學日本,並有很多日本友人,為深受日本國民欽佩、敬愛之人物。渠(他)一生與現代中國歷史息息相關,亦為一部中國現代史,深信其豐功偉績將永遠留存人類之記憶中。……」[16]:7同日,前首相佐藤榮作談話稱:「日本將永遠難忘蔣總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給予日本的大恩大德。最令日本人難忘的一件事就是,蔣總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對日本以德報怨的恩惠。」[16]:7接著,日本首相三木武夫也以自由民主黨總裁名義發唁電給蔣經國。4月7日,自民黨幹事會決定派遣前日本首相佐藤榮作為「自民黨總裁代理」名義前往臺灣弔喪。消息發表後,立刻引起中國大陸方面強烈譴責。中國大陸對日本政府兩面討好作風反應極大,認為「在此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正在交涉締約的階段,日本政府此舉,實是給日後的中日友好關係予以惡劣的影響」。三木聽到中國聲明後,「為了不加深對中國方面的刺激」,改變主張,認為最好以私人名義前往弔唁。結果,在自民黨會議上,佐藤榮作以自民黨「友人代表」出席蔣介石喪禮。其餘出席者尚有其兄岸信介、眾議員石原慎太郎等人。

4月7日,日本全國各報都以第一版頭條新聞刊登蔣去世消息及其遺像。《朝日新聞社論說:「蔣介石氏是近代中國所產生的英雄,蔣氏的光榮在領導對日抗戰勝利時達到了頂峰,並且由於蔣氏的以德報怨的布告,使得日本的二百萬軍隊能夠生還故國,是日本國民所無法忘懷的事……」,蔣經國上臺以後將可能是一種「現實、合理路線性濃厚的融和政策」。《產經新聞》說在「蔣經國時代」來了以後,臺灣和日本的關係不可能有所變化。《產經新聞》和《讀賣新聞》也都強調蔣的「以德報怨」和「革命的精神」。《日本經濟新聞》說:「蔣氏之死是反攻象徵的消失和國共對立抗爭解決的好機會」。[17]

1978年6月12日,《中華週報》刊出蔣經國答記者問,表示不能接受採取日本模式,中止美國外交關係,但要廣泛地維持貿易關係;美臺關係和日臺關係完全不同[18]

1984年1月3日,新聞局宣布專案准許四部日本影片進口,為自1973年以來的首次解禁。

1985年8月,日本民間在千葉縣岬町建立「以德報怨」碑,以表示對蔣介石的感謝。[19]10月20日,宋美齡函電蔣經國:

「據告日本自民黨書記長等議員數人擬發起組織一感謝團於父親生日紀念日來華感謝父親戰後對日本寬恕處理有所銘感表示嗚謝此事岸信介之婿今外長安倍晉太郎表示反對乃憚『匪』共對中曾根參拜神社攻訐重演安倍熱中逐鹿下屆總理大臣不願開罪共『匪』經反對自民黨發起人熱忱較前淡漠至今為止其公開態度尚稱正確經斡旋主張敦請出面領銜由在野宿耆組織之中曾根擬此二年期滿後再續一年之請安倍反對甚烈再證諸岸氏支撐其婿為下屆總理甚為積極亦可見安倍本人羽毛已豐希飭我在日負責人應特別注意將來及目前應施祝心緒快樂十月二十日」[20]:598-599

1986年9月,為紀念蔣介石百歲冥誕,日本一批政治元老和工商巨頭,由前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岸信介牽頭,在日本東京發起成立「蔣公遺德顯彰會」。初創成員高達6000餘人,包括岸信介、灘尾弘吉等人。

10月下旬,遺德彰顯會在日本名古屋舉行首屆紀念大會,名人政要雲集,場面壯觀[21]。岸信介本人更在蔣介石畫像前,高舉酒杯祝「中日兩國友誼永固」[22]

臺灣民主化後及現況[編輯]

2000年代前[編輯]

1987年7月15日,臺灣解嚴;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逝世,李登輝繼任總統。積極推動雙邊往來。進入1990年代後隨著官方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解禁以及臺灣社會的多元化,日本的電視劇、電子遊戲、動畫及漫畫大量引進臺灣,蔚為風潮。其影響力至今仍在臺灣社會佔盡優勢。

1994年,亞洲運動會在廣島舉行;大會原有意邀請總統李登輝出席開幕儀式,但在中國方面的堅決反對下,改由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代表出席;同年5月,李登輝與來訪的日本著名作家司馬遼太郎對談,提出了「身為臺灣人的悲哀」。1995年10月,APEC領袖高峰會在大阪舉行,由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代表出席。

1995年至1996年間,在總統直選前夕,中共在臺灣海峽進行飛彈演習,引發臺灣海峽飛彈危機,情勢緊張,日本政府明確對中方提出「直接對話且和平的解決問題」之立場,1996年5月16日、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關於和平解決兩岸問題」提案。[23]。1996年至1997年間,在修訂以美日安保條約為基礎的日美防衛合作指南日語日米防衛協力のための指針之際[24],其所謂「周邊事態日語周辺事態」是否包含兩岸衝突引發論戰,1997年8月17日,官房長官梶山靜六明確表示「周邊事態包含兩岸紛爭」。

1998年5月日本國會一致通過出入國管理修正法,承認中華民國護照、取消斷交後對赴日臺灣人發行「渡航證明書」浮貼於護照內頁取代一般簽證做法,並恢復對臺灣旅客的72小時過境免簽證。11月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訪問日本,首相小淵惠三拒絕就該年稍早美國總統柯林頓訪中期間,於上海提出之「新三不」(不支持臺灣獨立、不支持兩個中國、不支持臺灣加入聯合國)表態。

1999年9月日本政府並進一步放寬對臺灣觀光客赴多次簽證之規定。9月21日,臺灣中部發生九二一大地震,4小時之後,日本負責單位即向警察廳消防廳日語消防庁海上保安廳要求派遣援助人員,9月21日中午已在東京羽田機場待命,並於當天下午和晚上抵達。[25][26]。日本所派遣的搜救隊是抵臺之國際援助隊中人數最多的一支,也是日本史上援助海外的隊伍中規模最大的一次。內閣總理大臣小淵惠三並代表日本人民對災民表達慰問。[27]穿著橘色制服的日本救難隊抵臺後,帶著穿著鞋的警犬與高科技裝備,在南投縣中寮鄉等地逐屋搜尋生還者。在地震發生當晚,由日本警察及消防為主力的日本國際緊急援助隊小組約70人先行抵達臺北,立即趕往臺北市東星大樓和新莊市博士的家兩處災變現場;9月22日又趕來第二批35名救難隊員。日本搜救隊也在第一時間加入東勢鎮「東勢王朝」社區大樓的救災行列協助搶救[28]。依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網站公告,日本赤十字社(紅十字會)總會接受日本民眾捐款協助臺灣辦理921賑災,是捐款額度最高的姊妹國紅十字會。該會捐助聯合會臺灣921專案經費達瑞士法郎4,568萬1,873元,折合約新臺幣12億零187萬元,供聯合會協助臺灣各項賑災相關活動[29]。來自日本民眾的捐款佔捐款總數約6成。1999年10月7日,日本參議員矢野哲朗日語矢野哲朗代表日本政府及民間捐贈臨時住宅及救助金等物資給臺灣;10月11日,日本甲西.石部扶輪社社長大隅三郎到內政部拜訪部長黃主文,捐贈地震賑災款項。

另外,日本亞非環境協力中心將募集到由日本民眾捐贈並經過整理的舊衣共計九百箱、重達一萬二千公斤的衣服,委託中華民國紅十字會轉贈給臺中縣九二一地震災民,希望能幫助災民度過寒冬。[30]

2000年代[編輯]

民間主辦、兩國官方協辦的臺日親善大使人才培訓。

2002年起,同年日本外務省修改內規,原僅由副課長級以下的官員可與臺灣的官員接觸,提升至課長級德語Referatsleiter以下官員。

2002年,日本知名經濟學家大前研一著書稱臺海兩岸或於2005年整合成「中華聯邦」;2003年1月18日,總統陳水扁總統府以茶會款待抵臺參加「國際國會議員亞太地區安全會議」的各國六十餘位國會議員時,嚴斥其論,並指所謂「一國兩制」臺灣人民都無法接受了,何況比一國兩制「更糟糕」的聯邦。[31]12月,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來臺灣訪問,獲總統陳水扁接見。

2004年3月19日,陳水扁在總統選舉前一日遭槍擊受傷,首相小泉純一郎曾致電慰問。

2005年2月,美日兩國就安保協議達成「共通戰略目標」時,首度明確提及臺灣海峽問題[32]。外務大臣町村信孝也明言美日安保的對象包含臺灣。同年舉行的愛知世界博覽會期間,日方給予持中華民國護照旅客免簽證優惠,日本國會隨後於8月間通過永久給予臺灣旅客90日免簽證待遇[33]

2006年11月,森喜朗再度訪臺,由總統陳水扁及行政院長謝長廷接見,並頒授特種大綬景星勳章[34]

2007年7月12日,總統陳水扁在接受日本共同社專訪時表示,在北京奧運聖火傳遞路線上,應比照1964年東京奧運傳遞聖火的路線,從馬尼拉到當時的英屬香港,到臺北,然後再到日本那霸。我們不希望因為聖火的傳遞而矮化臺灣;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中國當局竟然說,聖火路線要從越南到臺灣,接下來進到香港、澳門,然後說從臺灣開始是中國國內路線的第一站,把臺灣等同於香港、澳門,這不但不是事實,也是2300萬臺灣人民絕大多數所無法接受。[35]最終中華民國政府拒絕此一聖火傳遞計畫。

2010年代[編輯]

岩手縣與縣廳所在地盛岡市謝謝臺灣。
311大震災北海道釧路市商家所貼的「謝謝臺灣」。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地方發生芮氏規模9.0的強烈地震中華民國政府及臺灣民間組織迅速派出救難團隊赴日搶救,各級政府、主要政黨、企業界、影視圈及慈善團體踴躍響應捐輸物資及金錢,並親赴災區賑濟及參與中長期的重建計畫,捐助總金額達新臺幣70億元以上,高居全球之冠。臺灣對日本的熱情援助,一般普遍認為是兩國的歷史淵源與民間長久的密切互動交流,及日本在臺灣921大地震八八水災迅速、慷慨及友善的援助所致。另外,震災捐款第一的臺灣,卻遭到日本首相菅直人冷漠以對,也引起一名日本設計師發起謝謝臺灣計劃,讓日本人重視臺灣人的貢獻。

2011年9月和11月,雙方先後簽署《投資協定》及《開放天空協定》。[36]

自2012年7月9日起,日本政府廢除向來的外國人登錄證,實施對旅居日本外籍人士的管理新制,旅日臺灣人的居留卡國籍欄正名記載為「臺灣」,而非「中國」。[37]日本「李登輝之友會」事務局長柚原正敬表示,這是長年以來日本友臺人士與臺僑不斷為「臺灣正名運動」打拚,而引起日本國會議員重視並修法的結果,日本政府把「臺灣是臺灣,中國是中國」弄清楚,對在日臺灣人的權益非常重要。他說,2003年臺灣在護照上加註「TAIWAN」字眼,是日本將臺灣人的國籍正名為「臺灣」的最大原動力。[38][39]

倡議價值觀外交自由與繁榮之弧安倍晉三麻生太郎兩位首相卸任後訪問臺灣時都表示日本與臺灣是有自由民主、基本人權以及法治社會等共同價值的友好夥伴,形成現在密切的臺日關係。[40][41][42]

外務大臣岸田文雄於2013年1月在致交流協會成立40周年紀念之賀辭表示:「根據民意調查...日本或臺灣,10個人內有7個人皆對對方抱有親切感。東日本大地震之後,臺灣對日本提供了打破規格的支援, 日本亦為表達對臺灣的感謝而舉辦了無數的活動,這一切正反映著日臺關係的親密。...支撐起日臺間深厚友誼與信賴關係的正是民主、自由、和平等共同的基本價值觀。臺灣民眾在這40年間,實現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經濟發展與政治民主化,也深植了公平與公正的政治制度,作為同樣擁有這些基本價值觀的我國亦對此甚為欣喜。...殷切期盼...以...日臺間良好的國民情感與緊密的實務關係為基礎,持續加強與臺灣各界的相互信賴,推動日臺間各項合作,使我國的人民與臺灣的人民間的友誼能超越時代,超越世代...」[43]

2013年5月13日,臺北地標101大樓,與東京晴空塔合作,正式簽署共同友好宣傳計畫,由旅臺日籍藝人佐藤麻衣與臺灣藝人李毓芬分別擔任日本與臺灣雙方友好交流大使,在觀光局長謝謂君日本交流協會臺北事務所副代表佐味祐介的見證下,由臺北101董事長宋文琪及東武晴空塔社長鈴木道明日語鈴木道明 (実業家)代表簽署,共同完成「2013臺日觀光地標友好年」之簽約儀式。[44]

2014年6月,日本東京的東京國立博物館福岡九州國立博物館舉行名為《臺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神品至寶》的特展,展出包括翠玉白菜肉形石在內的國立故宮博物院所收藏之大批文物。開展前發生東博的宣傳海報上遺漏「國立」兩字的事件。8月15日,前副總理岡田克也抵臺訪問,與總統馬英九會晤。

2015年4至5月間,中華民國政府為加強食安把關,禁止福島栃木茨城千葉群馬核災影響的五縣之所有食品輸入。另要求其餘都府道縣的食品須附產地證明,部分地區生產的茶葉、嬰兒食品、乳製品、水產品等則要附輻射檢測證明。引起安倍內閣關切,認為規範太嚴格,希望撤除。並先後派出農林水產省官員及岸信夫萩生田光一日語萩生田光一等國會議員抵臺溝通。[45][46][47][48]4月30日,前首相野田佳彥亦率團抵臺訪問。赴宜蘭及新北市參訪,增進了解臺灣地方發展現況。[49]

2015年6月13日,文化部在日本的臺灣文化中心脫離「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在東京港區虎之門獨立設置,日本超黨派國會議員組織「日華議員懇談會」會長平沼赳夫等政經文化各界人士大約兩百人應邀出席觀禮。[50]

2015年6月27日,臺灣發生塵爆事件,兩天後日本的富士系統株式會社表示願意提供費用高昂的「不沾黏矽膠紗布」做為援助,消息一出,大批的臺灣網友湧入公司的Facebook表達謝意,更有許多人將之視為「臺日友好」的象徵。[51]同年7月2日,日本醫界表態願意派遣醫師及護理師抵臺幫忙,也願意提供人工皮膚等醫療器材幫助傷患。[52]7月31日,日本與臺灣的醫師協會在位外交部簽署發生大規模災害時互派醫生的支援協定。允許日本醫生開展最低限度的醫療活動。據日本醫師會介紹,這是該組織首次與其他國家或地區締結類似協定。[53]9月19日,日本通過安保法案,中華民國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表示,此舉是將新修訂的「美日合作防衛指針」的內容法制化,鞏固深化美日同盟,予以正面看待,希望日本政府以前瞻性思維和正面積極的態度,為國際社會的和平、安定和繁榮做出貢獻。[54]

釣魚臺領土爭議[編輯]

1972年,美國宣布將包含釣魚臺列嶼(日本稱尖閣諸島)在內的琉球群島還給日本,中華民國政府發表聲明表示對釣魚臺擁有主權,不承認此舉。「釣魚臺歸屬問題」由是產生。

雖然臺灣與日本關係基本友好,但在釣魚臺歸屬問題上有著相當大的歧見。該島現由日本實際管轄,但臺灣漁民認為當地海域屬臺灣傳統漁場,導致臺灣漁民、海巡署與日本海上保安廳時有衝突事件傳出,最近的一次是發生於2008年6月聯合號海釣船事件[55],臺北方面召回當時的駐日代表許世楷以示嚴正抗議[56],最後日本政府同意道歉並賠償相關損失。[57]

2012年9月25日,為抗議日本將釣魚臺國有化和爭取漁業權,宜蘭蘇澳50多艘漁船前往釣魚臺附近海域陳情抗議,並在海巡署艦艇護衛下和日本海上保安廳船隻對峙。事後在外相玄葉光一郎呼籲下,同年11月雙方重啟中斷三年的漁業權問題談判。

2013年4月10日,兩國在臺北賓館正式簽署《臺日漁業協議》,就雙方重疊專屬經濟海域的漁權與漁船作業安排達成共識,共享釣魚臺列嶼12海浬外海域的漁業資源。[58][59]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12日表示:臺灣是重要夥伴,臺日簽署漁業協議對雙方都很好。[60]

2015年7月23日,前總統李登輝到東京的日本外國記者協會演講,被記者問到釣魚臺主權問題,答道:「我講過好幾次了,尖閣諸島是日本的,不是臺灣的。」值得注意的是,記者當時提問是用日本的名稱「尖閣諸島」和中國的名稱「釣魚島」並用,李登輝回答從頭到尾都是用「尖閣諸島」,一次也沒提到「釣魚島」。[61]

簽證[編輯]

日本護照日本公民可以免簽證的方式入境中華民國臺灣

持有中華民國護照中華民國公民(且在臺灣有戶籍)可以免簽證的方式入境日本,停留最多90天。以免簽證方式入境天數過長者,於下次再入境時,容易引起機場境管人員注意,一旦被認定有非法工作嫌疑時,將遭到拒絕入境。因此停留較長時日或從事觀光以外目的,宜先向日本交流協會臺北事務所詢問申辦符合該目的之簽證。入境時攜帶現金、旅行支票有價證券總值在100萬日圓以上(約新臺幣284,000元),或純度90%以上的黃金達1公斤以上時,須辦理申報手續。[62]日本公民也可免簽證入境中華民國,停留最多90天。此外,雙方皆提供18-30歲青年為期1年的度假打工簽證(皆必須未曾取得此種簽證)。日本每年提供5,000名;中華民國每年則提供6,000名。[63][64]外交部國外旅遊警示分級表將日本福島縣第一核電廠半徑30公里內區域及計畫避難區域歸類為紅色警示:不宜前往(2015年7月21日)。[65]

經濟[編輯]

貿易[編輯]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外貿協會)於日本首都東京,以及大阪福岡設立臺灣貿易中心。[66]經濟部國際貿易局也在東京設立「駐日本代表處經濟組」,以及在大阪設立「駐大阪辦事處經濟組」。[67]

2013年,中華民國是日本前4大出口夥伴,佔整體出口額5.8%;前10大進口夥伴,佔整體進口額2.8%。[68]

2014年,日本是中華民國第3大貿易夥伴、第2大進口夥伴、第5大出口夥伴。[69]出口至日本的金額為199億0,370萬美元,年增3.546%。最主要為積體電路二極體電晶體碟片磁帶以及智慧卡等,佔出口金額約30%;自日本進口的金額為416億9,267萬美元,年減3.402%。最主要為積體電路、平面顯示器製造相關設備與機械用具等,佔進口金額約19%。對日本的貿易是入超赤字)217億8,896萬美元,年減8.981%。[68][69]

根據日本農林水產省的統計,2014年,中華民國是日本農林水產食品第3大出口市場,與往年相同,僅次於香港美國,高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韓國泰國越南新加坡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外銷的香菸有5分之2皆銷往臺灣,且有逐年增加的趨勢,顯示臺灣消費者對於日本菸的喜好。另根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的統計,日本是臺灣農林水產食品第2大出口市場,僅次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高於香港。[70]

投資[編輯]

在1999年、2000年、2006年時曾出現對日本的投資高潮,在半導體、液晶面板等電子機械領域有超過1億美元的大規模投資案件。2012年為止,中華民國對日本的直接投資累積金額為25億1,400萬美元,佔外國對日本的直接投資累積金額的1.2%。在亞洲地區次於新加坡香港韓國,居第4位,主要投資項目為電器機械器具、批發零售業服務業[68]

2012年3月,鴻海精密Sharp達成資本合作協議,由鴻海出資670億日圓(約佔總資本的9.9%)入股Sharp,後因Sharp股價大跌及雙方經營階層意見之差異,媒體戲稱的「鴻夏戀」最終導致破局。但雙方各出資46.5%投資的面板廠「堺工廠」,已於2012年7月順利完成出資。此外,中國信託商業銀行併購東京之星銀行案,於2014年4月通過,成為外資銀行併購日本銀行之首例。[68]

在日本投資不動產也形成一股熱潮,主要原因是日圓自2012年底起大幅貶值,以及2013年9月,日本成功取得2020年夏季奧運主辦權,對東京地區不動產預期上漲心理所致。唯一在日本擁有據點的信義房屋表示,預期此波投資不動產熱潮可持續至2020年。[68]

與消費者直接相關的連鎖品牌零售業者也至日本設立銷售據點,拓展市場,例如:法藍瓷(瓷器)、夏姿(服裝)、日出茶太(珍珠奶茶)、春水堂(珍珠奶茶)、微熱山丘(鳳梨酥)、芒果恰恰(芒果冰)等,將臺灣的飲食、生活文化推廣至日本,期待透過重視產品品質的日本消費者認同,塑造高品質的形象,以利未來進一步打入其他亞洲市場與歐美市場。[68]

協定[71][編輯]

  • 1975年7月9日,簽署《航空協定》
  • 1990年9月4日,簽署《國際運輸業互免所得稅協定》,1992年9月1日互換文書
  • 2001年5月21日,簽署《貨品暫准通關證協定》
  • 2005年12月1日,簽署《控制有害廢棄物越境轉移及其處置協定》
  • 2011年9月22日,簽署《投資協定》
  • 2011年11月10日,《臺日航約(開放天空)協議》互換文書
  • 2012年11月27日,簽署《臺日電器產品檢驗相互認證協議》、《臺日產業合作搭橋計畫備忘錄
  • 2013年4月10日,簽署《臺日漁業協議
  • 2013年11月5日,簽署《臺日優先權證明文件電子交換合作備忘錄》、《臺日電子商務合作協議》、《臺日藥物法規合作框架協議》、《臺日鐵路交流及合作備忘錄》、《臺日海上航機搜索救難合作協議》
  • 2013年11月28日,簽署《臺日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
  • 2014年3月20日,簽署《海上事故與救難民間協議》
  • 2014年11月19日,簽署《專利程序上微生物寄存相互暸解備忘錄》、《有關入出境管理事務及情資交換暨合作瞭解備忘錄》、《核能管制資訊交流備忘錄》、《觀光事業發展加強合作備忘錄》
  • 2015年11月26日,簽署《避免雙重課稅英語Double taxation協定》、《競爭法適用備忘錄》、《災防交流合作備忘錄》


目前正積極推動洽簽《臺日自由貿易協定》(FTA)、《關務互助協定》、《鰻魚資源養護與管理協議》等。[72]

會議[編輯]

為增進雙邊經貿活動順利進行,目前定期召開的諮商會議有:

臺日經貿會議:自1976年起,每年定期由亞東關係協會日本交流協會輪流主辦。第39屆會議於2014年11月19-20日在臺北舉行,會議循例分為一般政策組;農漁業、醫藥、技術交流組,以及智慧財產權組等3組進行討論。團長分別由亞東關係協會會長、日本交流協會會長擔任。提案內容涵蓋世界貿易組織(WTO)、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APEC)、投資、環保、通訊、技術交流、醫藥、智慧財產權、關稅、農漁業等,並達成多項協議。[72]

東亞經濟會議:自1973年起,定期舉行「東亞工商企業者會議」,1980年改名為「東亞經濟會議」,每年輪流在臺北東京舉行。第42屆會議於2014年11月12-13日在東京舉行,雙方就臺日經濟情勢與未來展望、農業、觀光文化、新產業(能源、環境)等領域合作議題進行簡報與討論。[72]

鋼鐵對話會議:第14次會議於2014年9月5日在東京舉行,雙方就臺日經濟及鋼鐵市場現況、國際鋼鐵市場現況及臺日碳鋼貿易動向;以及平板、不鏽鋼H型鋼、碳鋼中厚板等供需動向等議題交換意見。[72]

能源會議:第10屆臺日能源合作研討會於2014年4月17日在臺北舉行,雙方就能源政策發展及現況、臺日發展與合作利基、臺日潔淨能源技術動向與商業合作、臺日能源開發與推廣之投資支援制度等議題進行討論並達成多項共識。[72]

臺日產業合作搭橋方案交流會議:行政院於2011年12月核定實施「臺日產業合作搭橋計畫」,於2012年3月21日成立專責推動單位「臺日產業合作推動辦公室」(TJPO),兩國產官學界密切合作推動。雙方於2014年4月25日以及10月21日就臺日產業合作搭橋計畫舉行意見交流會議,審視搭橋計畫工作進展、確認特定產業合作項目,以及討論強化推動提案內容等,該計畫並得到兩國地方政府及中小企業支持。兩國間每年也舉辦數場次的投資說明會以及臺灣經濟現況與政策說明會等,增進雙方業者貿易投資合作的意願與機會。[72]

臺日出口管制合作會議:雙方於2013年9月舉行「第5屆臺日出口管制會談」,雙方就高科技貨品出口管制的執行情形與進展交換意見。此外,雙方於2013年10月22-23日分別在高雄及臺北舉辦「臺日出口管制產業延伸研討會」,就策略性物品出口管制相關規範進行交流,有助雙方出口管制的合作。[72]

水產科技合作會議:2014年10月29-31日在日本茨城縣水產工學研究所召開「臺日雙邊水產科技合作會議」及「第5屆臺日水產研究研討會」,團長分別由漁業署署長與日本水產總合研究中心日語水産総合研究センター理事長擔任,就水產工學領域等主題發表研究成果,做為水產科研及管理參考,並促成產官學界互訪活動。[72]

臺商組織[編輯]

目前已籌組的有:日本臺灣商會聯合總會、東京臺灣商會、日本關西臺商協會、千葉臺灣商會、福岡臺灣商工會議所、琉球臺灣商工協會等,以及留日臺灣同鄉會。[71]

臺資銀行[編輯]

目前已設立的有:臺灣銀行東京支店、兆豐國際商業銀行東京支店、彰化商業銀行東京支店、第一商業銀行東京支店、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東京支店等。[71]

交通[編輯]

航空[編輯]

全日本空輸B787-8客機滑行於臺北松山機場
日本航空B767-300ER客機滑行於臺北松山機場。

日本時代,臺灣和日本內地間就有航空路線。[73] 戰後一度中斷,直到1959年,日本航空開闢東京飛臺北的航線。中華民國與日本斷交後,因中華航空的飛機上畫國旗,1974年5月至1975年8月間,兩國斷航。復航後中華航空與之後新成立的長榮航空飛東京的班機被安排降落於羽田機場,以迴避中國大陸的航空公司,成為該機場僅有的兩家外國籍航空公司,直到2002年4月18日起才改至成田機場起降。中華民國日本之人員來往以航空為主要交通模式,目前雙邊有定期航班來往的航點如下:

客運[編輯]

貨運[編輯]

  •  中華民國臺灣
    • 臺北-臺北松山機場(中華航空、長榮航空、日本航空、全日本空輸)
    • 桃園-臺灣桃園國際機場(中華航空、長榮航空、日本貨物航空、全日本空輸、國泰航空、新加坡航空泰國國際航空聯邦快遞
    • 臺中-清泉崗國際機場(華信航空)
    • 高雄-高雄國際機場(中華航空、長榮航空、日本航空、樂桃航空)
  •  日本
    • 關東地方
      • 東京-東京國際機場(中華航空、長榮航空)
      • 千葉-成田國際機場(中華航空、全日本空輸、日本貨運航空、國泰航空、新加坡航空、聯邦快遞)
    • 近畿地方
      • 大阪-關西國際機場(中華航空、長榮航空、全日本空輸、聯邦快遞)
    • 南西諸島
      • 沖繩那霸-那霸機場(全日本空輸)

參見[編輯]

其餘漢字文化圈國家[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
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橫濱分處
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那霸分處
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札幌分處
臺北駐大阪經濟文化辦事處
臺北駐大阪經濟文化辦事處福岡分處
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臺北事務所
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高雄事務所(實同臺北事務所高雄分處)
東京臺灣貿易中心
大阪臺灣貿易中心
福岡臺灣貿易中心

參考文獻[編輯]

  1. ^ 駐外館處. 中華民國外交部. 
  2. ^ 駐華外國機構. 中華民國外交部. 
  3. ^ 代表處簡介. 中華民國駐外單位聯合網站. 
  4. ^ 岩生成一. 〈豊臣秀吉臺灣島招諭計畫書〉. 《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史學科研究年報》 (臺北州: 臺北帝國大學) (日文). 
  5. ^ 臺灣史101問》,頁109
  6. ^ 6.0 6.1 臺灣政治史》,頁62-63
  7. ^ 鄭氏時期總論. 《中國知識網》. 2011-12-02.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8.18 8.19 8.20 8.21 8.22 8.23 8.24 8.25 8.26 8.27 8.28 8.29 8.30 8.31 8.32 8.33 8.34 8.35 8.36 8.37 8.38 8.39 8.40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臺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9. ^ 9.0 9.1 張之傑等 (編). 《20世紀臺灣全紀錄》. 臺北: 錦繡出版社. 1991. 
  10. ^ 《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二十三. 臺北.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李守孔. 《中國現代史》. 臺北: 三民書局. 1973. ISBN 9571406635. 
  12. ^ 解密:岸信介曾稱中國統治臺灣是對日威脅. 共同社. 
  13. ^ 林思雲. 蔣介石的眼淚(六). 
  14. ^ 總統蔣公哀思錄編纂小組 (編). 〈以德報怨的人〉——日本東京《每日新聞》一九七五年四月七日社論. 《總統蔣公哀思錄》第二編. 臺北: 總統蔣公哀思錄編纂小組. 1975-10-31. ……日本政府於一九七二年九月與中共「建交」,同時與蔣先生的中華民國政府斷絕了邦交。當時日本政府的苦衷曾由大平外相率直的表示為「斷腸之痛」,不僅是政府而已,甚至多數的國民也有同樣感慨。…… 
  15. ^ 李松林. 《蔣介石的台灣時代》. 臺北: 風雲時代出版社. 1993: 487. 
  16. ^ 16.0 16.1 總統蔣公哀思錄編纂小組 (編). 《總統蔣公哀思錄》第二編. 臺北: 總統蔣公哀思錄編纂小組. 1975-10-31. 
  17. ^ 要搞清楚. 讓人意想不到:蔣介石逝世時日本人的反應. 西陸東方軍事. 2011-04-21. 
  18. ^ 蔣總統答記者指摘. 《中華週報》. 1978-06-12. 記者問蔣經國:「有人建議,美國和中華民國的關係,採取日本模式,中止外交關係,但要廣泛地維持貿易關係。對此總統覺得怎樣?」 
  19. ^ 黃自進(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抗戰結束前後蔣介石的對日態度:「以德報怨」真相的探討. 中央研究院電子報. [2013-10-12] (中文(繁體)‎). 
  20. ^ 周美華、蕭李居 (編).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下. 臺北: 「國史館」. 2009. 
  21. ^ 日本名古屋紀念蔣公百年誕辰舉行蔣公遺德顯彰紀念大會. 臺北: 國家圖書館. 1986-10-21 [2013-10-08] (中文(繁體)‎). 
  22. ^ 故總統蔣公與日本來華人士. 國家文化資料庫. 中華民國文化部. 1986-09-05 [2013-10-08] (中文(繁體)‎). 
  23. ^ http://www.ioc.u-okyo.ac.jp/~worldjpn/documents/texts/JPCH/19960516.O1J.html
  24. ^ http://www.mofa.go.jp/mofaj/area/usa/hosho/kyoryoku.html#1
  25. ^ 集集大地震發生後,國際救援隊伍陸續赴臺協助搜救工作
  26. ^ [國際元首聲援不斷美日星救援團陸續抵臺參與救難]【1999-09-22/《聯合報》/23版/集集大震特別報導】
  27. ^ Lauren Chen. World leaders express their condolences. 《Taipei Times》. [2014-12-17] (英文). 
  28. ^ 記者張軒哲. 東勢王朝災戶跨海報恩. 東勢. 2008-02-16 [2013-04-28] (中文(臺灣)‎). 
  29. ^ 本會辦理921賑災活動情形一覽表.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 [2013-04-25] (中文(臺灣)‎). 
  30. ^ 林淳華/中縣報導. 日本捐乾淨舊衣愛心看得到. 《中國時報》. [2013-04-25] (中文(臺灣)‎). 
  31. ^ 陳水扁批中華聯邦論:比一國兩制更糟. 《大紀元時報》. 2003-01-18 [2015-06-02] (中文(臺灣)‎). 
  32. ^ http://www.mofa.go.jp/mofaj/area/usa/hosho/2+2_05_02.html
  33. ^ 赴日免簽 台灣全民一心達陣. 《自由時報》. 2005-09-26 [2009-02-17] (中文(臺灣)‎). 
  34. ^ 總統頒授「特種大綬景星勳章」給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中華民國總統府新聞稿,2006年11月22日。
  35. ^ 總統接受日本「共同通信社」專訪,中華民國總統府,2007-07-12
  36. ^ 最近の日臺関係と臺灣情勢外務省
  37. ^ 等了40年 旅日臺僑終獲正名為「臺灣人」, 《中央廣播電臺》 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 2012/7/9
  38. ^ 等了40年 旅日臺僑國籍改回臺灣, 《自由時報》, 2012/7/10
  39. ^ 旅日臺僑 國籍正名臺灣/40年遲來正義 還在日臺灣人一個公道, 《自由時報》, 2012/7/10
  40. ^ 安倍晉三:羽田松山直航對亞洲穩定有益, 《中央廣播電臺》 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 2010/10/31
  41. ^ 亞太區域安全會議 重申臺灣重要性, 《臺灣教會公報》, 2011-09-16
  42. ^ 來臺慶賀 麻生:不受一中影響, 《臺灣時報》, 2011-10-11
  43. ^ 岸田外務大臣致交流協會成立40周年紀念之賀辭, 日本交流協會, 2013年1月31日
  44. ^ 臺日觀光地標友好年 101大樓、晴空塔合作更上層樓, 《今日新聞》, 2013-5-13
  45. ^ 臺有誤解 安倍命心腹訪臺溝通食品規範
  46. ^ 日盼撤產地證明 涉外人士:把關不變
  47. ^ 透視:臺灣因民眾關注食品安全限制進口日本食品,《共同社》
  48. ^ 日本派官員赴臺要求撤銷食品進口限制,《共同社》
  49. ^ 日本前首相野田佳彥率團訪華,《中央社
  50. ^ 「臺灣」為名掛牌 東京臺灣文化中心開幕,《自由時報》
  51. ^ 【八仙塵爆】慨捐矽膠紗布 日富士系統:對311的感恩回報
  52. ^ 日本醫界伸援手 將派醫護抵臺助塵爆傷患
  53. ^ 日臺簽署醫療援助協定 大災害時可互派醫生治療,共同社
  54. ^ 日通過安保法 外交部正面看待. 
  55. ^ 釣魚台海域/我海釣船遭日艦撞沉 16人落海獲救. 《自由時報》. 2008-06-11 [2009-02-17] (中文(臺灣)‎). 
  56. ^ 我抗議 決召回駐日代表. 《自由時報》. 2008-06-15 [2009-02-17] (中文(臺灣)‎). 
  57. ^ 日訪船長致歉 願賠償. 《自由時報》. 2008-06-21 [2009-02-17] (中文(臺灣)‎). 
  58. ^ 臺日雙方簽署「臺日漁業協議」,中華民國外交部
  59. ^ 詳訊:日臺簽署尖閣海域漁業協定
  60. ^ 臺日簽署漁業協議 安倍稱臺是重要夥伴, 《自由時報》, 2013-4-13
  61. ^ 李登輝訪日:釣魚台是日本的. 《蘋果日報》. 
  62. ^ 簽證及入境須知.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63. ^ 青年度假打工. 中華民國外交部. 
  64. ^ 申請赴台度假打工停留簽證作業要點.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65. ^ 國外旅遊警示分級表.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66. ^ 外貿協會全球據點.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67. ^ 本部駐外單位.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68. ^ 68.0 68.1 68.2 68.3 68.4 68.5 投資環境簡介 (PDF). 經濟部全球臺商服務網. 
  69. ^ 69.0 69.1 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統計. 中華民國經濟部 國際貿易局. 
  70. ^ 主要產業概況.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71. ^ 71.0 71.1 71.2 國家基本資料表.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72. ^ 72.0 72.1 72.2 72.3 72.4 72.5 72.6 72.7 與我國經貿關係.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73. ^ 曾令毅. 〈殖民地臺灣在日本帝國航空圈的位置與意義:以民航發展為例(1936-1945)〉. 《臺灣文獻》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2012-09-30, 63 (3): 62、63、65、77、78、80. ISSN 1016-457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