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呂后
呂姓
姓名 呂雉
娥姁
出生 前241年
婚姻名份 元配
逝世 前180年8月18日 (61歲)
親屬
父親 呂宣王呂公
漢太祖高皇帝劉邦
夫之父 太上皇劉太公
夫之母 昭靈皇后劉媼
夫之正室
夫之側室 戚夫人薄姬
兄弟 呂悼武王呂澤 (呂雉 大哥)
趙昭王呂釋之 (呂雉 二哥)
姊妹 呂長姁 (呂雉 姊姊)
臨光侯呂嬃 (呂雉 妹妹)
漢惠帝劉盈
魯元公主
繼子 齊悼惠王劉肥
趙隱王劉如意
漢文帝劉恆
趙共王劉恢
趙幽王劉友
淮南厲王劉長
燕靈王劉建
其他親屬 孫子:前少帝劉恭
孫子:淮陽懷王劉強
孫子:恆山哀王劉不疑
孫子:後少帝劉弘
孫子:恆山王劉朝
孫子:淮陽王劉武
孫子:梁王劉太
外孫子:魯王張偃
外孫女和兒媳:孝惠張皇后
女婿:趙王張敖
經歷
在漢高帝劉邦身為亭長時即追隨,與呂氏一族人輔佐劉邦興立漢室;並在高帝、惠帝相繼死後,作為「皇太后」臨朝稱制,掌控朝政達8年。

呂雉[1][2](前241年-前180年8月18日),娥姁[3][4],漢高帝劉邦皇后。西漢時稱呂太后,簡稱呂后[5][6],諡號高皇后[7],東漢時光武帝改薄太后為高皇后,呂后為高后[8]山東單父(今單縣)人,為漢高祖劉邦任亭長時所娶元配妻子[9](前202年—前195年),一直追隨劉邦征戰,被封為漢王王后,直到劉邦以漢王身份即皇帝位後,尊為皇后[10]。惠帝即位,尊為太后(前195年—前180年),惠帝死後,雖為少帝祖母也是中國歷史上首位在世的皇祖母,但不稱太皇太后,仍以皇太后身分臨朝稱制,掌控朝政達八年[11],是中國歷史上首位皇后皇太后

呂雉有兩兄呂澤呂釋之[12],以及姊呂長姁[13]、妹呂嬃[14];其二位兄長皆因追隨劉邦征戰封侯。呂雉生一子一女,為漢惠帝魯元公主

漢惠帝在位七年,自元年起即因「人彘」事件不再聽政,並嗜酒燕樂,導致多病[15];呂雉自惠帝死後即臨朝稱制,於呂太后元年、四年連立兩任少年皇帝,共主政八年[11]。因此《史記》、《漢書》等正史以「本紀」體例記載呂太后生平,將其歷史地位看作等同於一任帝王。呂太后統治期間實行黃老之術與民休息的政策,廢除挾書律,下令鼓勵民間藏書、獻書,恢復舊典,受到了前後同一時期史學家司馬遷的高度讚揚[16]

漢初制度簡約。呂雉主持明確了漢朝的後宮尊卑制度,於稱制七年主持重新議定了漢高祖母親、兄姊的諡號,將劉邦的母親和姐姐均由「夫人」升為「後」[17]

東漢班固所著《漢書》記載,劉邦死後,匈奴首領冒頓曾寄國書向呂太后求婚,意在標揚匈奴武力,刻意貶低漢朝國力。[18]呂太后以年邁為由婉言拒絕,[19]不過繼續沿用了與匈奴和親的政策。[20]

呂太后稱制期間曾大封親族為王。前180年8月18日(七月三十),呂雉逝世,周勃陳平等人剷除呂氏家族力量,更立漢高祖次子代王繼承宗廟,是為漢文帝

早年生活[編輯]

呂雉早年和家人生活在單父,後來父親呂公為躲避仇人,又因為和沛縣縣令有交情,便率全家人到沛縣定居。[21]呂公全家到達沛縣後,沛縣的豪傑因為縣令和呂公的交情,都前去祝賀呂家喬遷之喜。[22]主吏蕭何負責排定賓客的座次,他叫賀禮不足一千銅錢的賓客坐在客堂外面。[23]劉邦擔任亭長時,一向輕視那些官吏,便在進見的名帖上謊稱「賀錢萬」,其實一文錢也沒帶。[24]

名帖遞進去後,呂公對劉邦大為吃驚,便立馬起身,到門口去迎接他。呂公喜歡給人相面,看見劉邦的相貌就十分敬重劉邦,就把他領到堂上坐下。[25]蕭何告訴呂公,劉邦「固多大言,少成事」[26],但呂公不以為然。劉邦坐在上賓座位後,就大聲調侃其他沛縣官吏[27]

宴會時,呂公向劉邦遞眼色讓他留下來,盡興飲酒後,呂公告訴劉邦他年輕時就喜歡看面相,看的人很多但沒有像他這麼相貌不凡的,讓劉邦好好珍重自己;並告訴劉邦說想把親女兒呂雉送給他為妾、奉持家務。事後呂媼對呂公很生氣,便對丈夫說:「你開始就很重視這個女兒,想把她送給貴人。沛縣令待你那麼好,前來相求,你都沒把女兒給他,怎麼自己隨便就承諾給了劉季?」但呂公告訴妻子:「這事兒不是你們女人和孩子所能明白的。」堅持把呂雉送給了劉邦。[28]

之後,呂雉為劉邦生下一兒一女,即後來的漢孝惠皇帝劉盈和魯元長公主[29][30]

劉邦擔任亭長時,經常請假回家。有一次,呂雉和兩個孩子在田間除草,有一個老人路過,要些水喝,呂雉就請他吃了飯。老人給呂雉相面說「您是全天下的貴人」,呂雉讓她的兩個孩子相面,老人看了劉盈,告訴呂雉「您之所以顯貴,乃是因為這個男孩」,看了呂雉的女兒,也是貴相。老人走後,劉邦正好從別人家來到田間,呂雉詳細告訴他一位客人從這裡經過,給他們母子三人看相,說將來都是大貴人。劉邦問老人在哪,呂雉告訴他走出不遠。劉邦追上了老人,向他詢問。老人說,其實之前看到你夫人和嬰兒的面相都是像你,你的面相貴不可言。劉邦便道謝說如果果真如老父所說,將來絕對不會忘記老人的恩德。後來劉邦顯貴,卻不知道老人的去處了。[31]

秦始皇帝贏政常說「東南有天子氣」,因而巡遊東方,藉以鎮壓東南的天子氣。劉邦懷疑這件事與自己有關,就逃跑躲藏起來,隱居在一帶的山澤岩石之間。呂雉和別人一起尋找,常常一去就找到劉邦。劉邦對此感到奇怪,就問呂雉。呂雉回答丈夫說,他所處的地方上面常有雲氣,她就向著有雲氣的地方去找,常常可以找到他。劉邦心裡很高興。沛縣子弟有人聽說這件事,很多都想依附劉邦。[32]

淪為楚囚[編輯]

漢元年劉邦被項羽封為漢王,呂后為王后,但其家屬仍然在沛縣。漢元年八月(前206年),劉邦令將軍王吸薛歐出武關,因南陽王陵軍欲迎劉太公與呂雉等劉邦家屬。楚發兵進駐陽夏,漢軍不得前。

漢二年夏四月(前205年),漢軍乘項羽陷入齊地不能自拔之際,一舉攻下楚都彭城。而項羽率騎兵迅速回防,與漢軍戰於睢水,漢軍大敗,劉太公、呂雉等一眾劉邦家屬皆為楚軍所俘。直到漢四年秋九月(前203年),楚漢議和方被放回歸漢。

輔佐劉邦[編輯]

漢代玉印——皇后之璽,被認為是呂雉的信物

呂雉歸漢,成為漢初決策集團重要人物。

呂雉性格剛毅,輔佐劉邦平定了天下,呂后屠戮功臣,都是呂后的謀劃與執行而非劉邦意思[33]。劉邦在外征戰之際,淮陰侯韓信謀反關中,她做主誘殺韓信,從而成功震懾了其他功臣。後來,她又把廢為庶民的梁王彭越帶回長安,殺掉並剁成肉醬分賜與其他異姓諸王,意在震懾。

太子之爭[編輯]

根據史記記載,高帝晚年最寵愛戚姬(後稱「戚夫人」),而呂雉恩愛漸稀,常留守於朝中,很少得見高帝,和高帝更加疏遠[34];戚姬因為自恃得寵,經常在高帝面前哭鬧,意欲為自己的兒子劉如意爭取太子之位。高帝在漢王時期(漢二年六月)因彭城兵敗、家人盡被楚兵擄走,唯一的倖存者是呂雉之子劉盈,便立其為太子並令領兵駐守櫟陽[35]。但劉邦晚年偏愛劉如意,認為劉盈仁弱「不類我」、「如意類我」,想要改立戚姬子如意為太子。呂雉派建成侯呂釋之[36]攔住留侯張良為她謀劃,張良推辭稱高祖「以愛欲易太子」、旁人無計可施;呂釋之堅持,張良於是出主意讓建成侯和太子懇請高帝求而不得的商山四皓輔佐,以為太子助力[37]

高帝十二年(前195年)病重,已下定決心要換太子了[38],經過燕地時擺酒,召太子侍酒,商山四皓恭謹地跟從侍奉太子,並一一前來為高帝祝酒,高帝大受震動[39],最終明示戚姬太子羽翼已豐、不可改換,放棄了改立太子的決定,也由此決定了呂雉與戚姬二人的高下[40]

病榻問相[編輯]

漢高帝十二年(前195年),漢高祖劉邦病情加重,呂皇后派良醫進行治療。劉邦自知已經病入膏肓,賜醫生金錢,把他們趕走,拒絕治療。呂皇后見劉邦病已不治,出於國家政局穩定,她到劉邦病榻前問國家關鍵職位人事。

呂皇后問:「陛下百歲後,蕭相國既死,誰令代之?」劉邦回答:「曹參可」;呂皇后又接著問曹參之後人選,劉邦說:「王陵可。然少憨,陳平可以助之。陳平智有餘,然難獨任。周勃重少文,然安劉氏者必勃也,可令為太尉。」

呂皇后還想接著問,但是劉邦說:「再往後的事情也不是你所能知道的了!(亦即你也活不了那麼久)」

劉邦去世後,朝廷的重大人事基本上按照這次病榻問相的結果來安排。審食其雖然以呂太后之寵在王陵之後一度為左丞相,但主要是服待呂太后,並不治事。而陳平亦佯為自保,亦不過問政事,呂太后對陳平深為讚許。

尊為太后[編輯]

劉邦去世,孝惠帝繼位,尊其為呂太后。呂太后在孝惠帝期間極力打壓其他劉姓諸侯王,以維持皇帝的權威;然而孝惠帝並不贊同,反而親趙王如弟,尊齊王如兄。因為戚夫人及其子趙王劉如意,數次欲奪劉盈太子之位,呂太后視為威脅、十分記恨,於是有了「人彘事件」。人彘事件之後,呂太后主持政務。

其他劉邦所寵幸之妃嬪,如有子為者,則與其子到藩國去,稱為「王太后」,例如代王之母薄姬,即後來的薄太后

人彘事件[編輯]

孝惠元年十二月(前195年),呂太后先囚戚夫人於永巷[41],據傳戚夫人私下唱歌嘆息:「兒子為王,母親為奴僕,終日舂米到薄暮,常常與死亡為伍!母子相離三千里,要找誰來告訴你?」[42]呂太后先召趙王劉如意進宮,並伺機毒殺。

孝惠二年(前193年)夏,呂太后又將戚夫人斬去手腳,薰聾雙耳,挖掉雙目,毒啞拋入茅廁之中,稱為「人彘」(zhì,ㄓˋ),意為「人豬」,過了幾天後叫惠帝來看,惠帝痛哭並且病了很久,命人向呂太后說:「這種事不是人做得出來的。臣是太后的兒子,終究沒有辦法治理天下。」[43]於是不理政事,沉溺於飲酒,因此得病。

主持政務[編輯]

孝惠二年冬十月(前194年),楚元王齊悼惠王來朝。宴席中,孝惠帝事齊王以家人禮,呂太后大怒,欲殺齊王。後齊王獻邑於魯元公主方得脫。

孝惠四年冬十月(前192年),立宣平侯張敖之女張氏為皇后[44],時張氏僅13歲。

孝惠四年春三月(前191年),呂太后下令廢除挾書律,此法本為秦始皇焚書時制定之法,禁止民間藏有農業卜筮醫藥之外的書籍。呂太后下令廢止此律,亦下令鼓勵民間獻書朝廷,恢復舊典。

臨朝稱制[編輯]

孝惠七年八月(前188年),孝惠帝駕崩,孝惠張皇后無子,呂太后命取後宮美人子詐為張皇后子[44],立為太子繼位,呂雉雖為新帝祖母,仍以皇太后(非太皇太后)身份臨朝稱制,而張皇后不得稱皇太后。呂后成為秦始皇統一中國,實行皇帝制度之後,第一個臨朝稱制的女主,被司馬遷列入記錄皇帝政事的本紀,後來班固漢書則只立傳。她亦開漢代外戚專權的先河。同年大封諸呂。

從前188年—前180年,在兩少帝時期,國家大權完全為呂后所掌控,詔書皆稱「朕」,與皇帝規格無異。

內封諸呂[編輯]

在高祖死後的這段時間,她積極扶植呂氏一族力量,封諸呂為王,打擊劉姓皇族及勢力,呂太后過世後,周勃陳平劉章等人以計謀騙來兵權,消滅了諸呂。呂氏建立的第一次外戚專權,給西漢乃至整個中國歷史留下了深刻影響和教訓,以致誅滅呂氏勢力後,大臣認為呂太后所立的兩位少帝和另外兩個惠帝庶子均不是惠帝親生,於是先廢後殺少帝劉弘,並在劉姓皇族選擇皇位繼承人。

漢室大臣考慮的重點就是其母親,必不能有一個勢力強大的娘家(但亦要是劉姓皇族的子孫),於是迎立當時封為代王、劉邦四子劉恆繼承帝位,是為漢文帝[45]

外和匈奴[編輯]

匈奴冒頓單于曾經於圍困劉邦,是為白登之圍。劉邦死後,匈奴氣勢愈盛,冒頓甚至寫信呂后說:「我是孤獨寂寞的君主,生在沼澤,長在草原,我多次到邊境來,希望能到中原遊覽一番。陛下獨立為君,也是孤獨寂寞,一個人居住,我們兩個寡居的君主都很不快樂,無以自娛,還不如我們以己所有,換己所無。」呂后在季布勸阻之下,委婉地回信:「單于沒有忘記敝國,還賜給我們書信,我們誠惶誠恐,我年老氣衰,頭髮牙齒都已脫落,走路也不穩,不值得單于為我屈尊玷污自己,敝國沒有甚麼罪過,希望單于寬免了這個要求罷。」然後繼續送給冒頓車、馬等貢品。冒頓讀完信後,認為呂后非尋常的人物,於是收斂起來,回贈禮物,正式答應和親

評價[編輯]

呂后掌權統治十五年,雖然對於劉氏皇室來說是一個威脅,《太史公自序》曰:「惠之早霣,諸呂不台;崇彊祿、產,諸侯謀之;殺隱幽友,大臣洞疑,遂及宗禍」。但對於整個國家而言,在呂后掌政期間能重用人材,並實行黃老之術與民休息的政策,為後來的文景之治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司馬遷在《史記·呂后本紀》中對她的評價是「政不出戶,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稼穡,衣食滋殖。」給予呂后施政極大的肯定。另外《二年律令》的推出,讓天下土地從象徵到實質性的私有化,為西漢文景之治的長期穩定創造了環境,至少到漢武帝中期,國家對內十分順利穩定,相比較西漢末年與其相反的王莽新政迅速的崩潰,不得不看出呂后對漢朝的貢獻,另外,其來自民間的身份,以及與劉邦共同打天下、守江山的經歷,讓這位女性不同於其他通過外戚掌權的女性統治者。

然而東漢以後,因其掌政期間誅殺劉氏皇室的歷史與王莽相似,新建立的東漢劉氏皇室對其詆毀漸重,並且多以男尊女卑的偏見批評呂后亂政,認為其「冤殺功臣」,是「牝雞司晨」,「人彘」事件更彰顯了其手段狠毒[46]

軼事[編輯]

新朝末年,高帝長陵被赤眉軍掘開,同陵異穴的呂雉屍體遭到侮辱[47]

世系圖[編輯]

呂宣王
呂公
呂長姁 呂悼武王
呂澤
趙昭王
呂釋之
呂雉 臨光侯
呂嬃
扶柳侯
呂平
呂肅王
呂台
梁王
呂產
建成侯
呂則
不其侯
呂種
趙王
呂祿
呂王
呂嘉
燕王
呂通
東平侯
呂庀
劉恢 劉章 劉弘

影視作品[編輯]

影視作品 飾演的演員
1985年《楚河漢界 商天娥
1986年《真命天子 歐陽珮珊
1994年《西楚霸王 鞏俐
2002年《神醫俠侶 劉雪華
2003年《大漢風 吳倩蓮
2003年《呂后傳奇 方舒
2004年《楚漢驕雄 張可頤
2010年《神話 陳紫函
2010年《美人心計 戴春榮
2011年《大風歌 王姬
2012年《王的女人 陳喬恩
2012年《楚漢傳奇 秦嵐
2012年《王的盛宴 秦嵐
2015年《呂后傳奇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史記集解·呂太后本紀》:漢書音義曰:「諱雉。」
  2. ^ 《漢書注·高后紀》:荀悅曰:「諱雉之字曰野雞。」
  3. ^ 《史記索引·呂太后本紀》:諱雉,字娥姁也。
  4. ^ 《漢書注·高后紀》:師古曰:「呂后名雉,字娥姁,故臣下諱雉也。姁音許於反。」
  5. ^ 按《武英殿二十四史》本《史記·呂太后本紀》載:「呂太后者,高祖微時也,生孝惠帝、女魯元太后。」
  6. ^ 此後所引《史記》,皆以《武英殿二十四史》本。
  7. ^ 《史記·呂太后本紀》載:「三月中,呂后祓,還過軹道,見物如蒼犬,據高后掖,忽弗復見。 卜之,雲趙王如意為祟。 高后遂病掖傷。」註:因其同一句話中前後稱呼不一,疑其後改。<呂太后本紀>一卷,稱「太后」57次,從始至文中,並時見於其他各卷;稱「高后」僅10次,集中於呂后死前及死後三段之內,且終《史記》一書不再提及此稱謂。
  8. ^ 「高皇后」稱號載於東漢時成書的《漢書·高后紀第三》,曰:「高皇后呂氏,生惠帝。 佐高祖定天下,父兄及高祖而侯者三人。 惠帝即位,尊呂后為太后。」
  9. ^ 《漢書·卷九十七上 外戚傳第六十七上》載:高祖呂皇后,父呂公,單父人也,好相人。高祖微時,呂公見而異之,乃以女妻高祖,生惠帝、魯元公主。高祖為漢王,元年封呂公為臨泗侯,二年立孝惠為太子。
  10. ^ 於是諸侯王及 太尉長安侯臣綰等三百人,與博士稷嗣君叔孫通謹擇良日二月甲午,上尊號。漢王即皇帝位於氾水之陽。尊王后曰皇后,太子曰皇太子,追尊先媼曰昭靈夫人。
  11. ^ 11.0 11.1 《漢書·高后紀第三》載:「惠帝崩,太子立為皇帝,年幼,太后臨朝稱制,大赦天下。……四年夏,少帝自知非皇后子,出怨言,皇太后幽之永巷。 詔曰:『凡有天下治萬民者,蓋之如天,容之如地;上有歡心以使百姓,百姓欣然以事其上,歡欣交通而天下治。今皇帝疾久不已,乃失惑昏亂,不能繼嗣奉宗廟,守祭祀,不可屬天下。其議代之。』群臣皆曰: 『皇太后為天下計,所以安宗廟社稷甚深。頓首奉詔。』五月丙辰,立恆山王弘為皇帝。……八年春,封中謁者張釋卿為列侯。……秋七月辛巳,皇太后崩於未央宮。 遺詔賜諸侯王各千金,將相列侯下至郎吏各有差。 大赦天下。」
  12. ^ 《漢書注·高后紀》:師古曰:「父謂臨泗侯呂公也。兄謂周呂侯澤、建成侯釋之。」
  13. ^ 《史記集解·呂太后本紀》:徐廣曰:「(張買,)呂后姊子也。母字長姁。」
  14. ^ 史記·呂太后本紀第九》:太后女弟呂嬃有女為營陵侯劉澤妻,澤為大將軍。
  15. ^ 史記·呂后本紀第九》載:「居數日,乃召孝惠帝觀人彘。 孝惠見,問,乃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歲余不能起。 使人請太后曰:『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孝惠以此日飲為淫樂,不聽政,故有病也。」
  16. ^ 司馬遷在《史記·呂后本紀》中對她的評價是:「政不出戶,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稼穡,衣食滋殖。」
  17. ^ 《漢書·高后紀第三》載:「夏五月辛未,詔曰:『昭靈夫人,太上皇妃也;武哀侯、宣夫人,高皇帝兄姊也。號諡不稱,其議尊號。』丞相臣平等請尊昭靈夫人曰昭靈後,武哀侯曰武哀王,宣夫人曰昭哀後。」
  18. ^ 漢書‧匈奴傳第六十四》:考惠、高后時,冒頓浸驕,乃為書,使使遣高后曰:「孤僨之君,生於沮澤之中,長於平野牛馬之域,數至邊境,願游中國。陛下獨立,孤僨獨居。兩主不樂,無以自虞,願以所有,易其所無。」
  19. ^ 漢書‧匈奴傳第六十四》:「單于不忘弊邑,賜之以書,弊邑恐懼。退而自圖,年老氣衰,髮齒墮落,行步失度,單于過聽,不足以自污。弊邑無罪,宜在見赦。竊有御車二乘,馬二駟,以奉常駕。」
  20. ^ 漢書‧匈奴傳第六十四》:因獻馬,遂和親。至孝文即位,復修和親。
  21.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單父人呂公,善沛令,避仇從之客,因家沛焉。」
  22.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沛中豪桀吏聞令有重客,皆往賀。」
  23.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蕭何為主吏,令諸大夫曰:「進不滿千錢,坐之堂下。」
  24.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高祖為亭長,素易諸吏,乃紿為謁曰,「賀錢萬」,實不持一錢。」
  25.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呂公大驚,起,迎之門。呂公者,好相人,見高祖狀貌,因重敬之,引入坐。」
  26.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蕭何曰:『劉季固多大言,少成事。』」
  27. ^ 「高祖因狎侮諸客,遂坐上坐,無所詘。」
  28.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呂公因目固留高祖。高祖竟酒,後。呂公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無如季相,原季自愛。臣有息女,願為季箕帚妾。」酒罷,呂媼怒呂公曰:「公始常欲奇此女,與貴人。沛令善公,求之不與,何自妄許與劉季?」呂公曰:「此非兒女子所知也。」卒與劉季。
  29.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呂公女乃呂后也,生孝惠帝、魯元公主。
  30. ^ 史記·呂太后本紀第八》:「呂太后者,高祖微時妃也,女魯元太后。」
  31.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高祖為亭長時,常告歸之田。呂后與兩子居田中耨,有一老父過請飲,呂后因餔之。老父相呂后曰:「夫人天下貴人。」令相兩子,見孝惠,曰:「夫人所以貴者,乃此男也。」相魯元,亦皆貴。老父已去,高祖適從旁舍來,呂后具言客有過,相我子母皆大貴。高祖問,曰:「未遠。」乃追及,問老父。老父曰:「鄉者夫人嬰兒皆似君,君相貴不可言。」高祖乃謝曰:「誠如父言,不敢忘德。」及高祖貴,遂不知老父處。
  32.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秦始皇帝常曰「東南有天子氣」,於是因東遊以厭之。高祖即自疑,亡匿,隱於芒、碭山澤岩石之間。呂后與人俱求,常得之。高祖怪問之。呂后曰:「季所居上常有雲氣,故呂后望雲氣而得之。故從往常得季。」高祖心喜。沛中子弟或聞之,多欲附者矣。
  33. ^ 史記·呂太后本紀第九》:「呂后為人剛毅,佐高祖定天下,所誅大臣多呂后力。」
  34. ^ 史記·呂后本紀第九》載:「戚姬幸,常從上之關東,日夜啼泣,欲立其子代太子。 呂后年長,常留守,希見上,益疏。」
  35. ^ 史記·高祖本紀第八》載:「漢王之敗彭城而西,行使人求家室,家室亦亡,不相得。 敗後乃獨得孝惠,六月,立為太子,大赦罪人。 令太子守櫟陽,諸侯子在關中者皆集櫟陽為衛。」
  36. ^ 註:雖然《史記·留侯世家第二十五》載「呂后乃使建成侯呂澤劫留侯」,然此處「建成侯呂澤」疑為筆誤,按《史記·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周呂侯名呂澤,建成侯名呂釋之;並據《史記·呂太后本紀第九》載:「呂后兄二人,皆為將。 長兄周呂侯死事,封其子呂台為酈侯,子產為交侯;次兄呂釋之為建成侯。」故此處實為建成侯呂釋之問留侯策。
  37. ^ 史記·留侯世家第二十五》載:「呂后乃使建成侯呂澤劫留侯,曰:『君常為上謀臣,今上欲易太子,君安得高枕而臥乎?』留侯曰:『始上數在困急之中,幸用臣筴。今天下安定,以愛欲易太子,骨肉之間,雖臣等百餘人何益。』呂澤強要曰: 『為我畫計。』留侯曰:『此難以口舌爭也。顧上有不能致者,天下有四人。四人者年老矣,皆以為上慢侮人,故逃匿山中,義不為漢臣。然上高此四人。今公誠能無愛金玉璧帛,令太子為書,卑辭安車,因使辯士固請,宜來。來,以為客,時時從入朝,令上見之,則必異而問之。問之,上知此四人賢,則一助也。』」。
  38. ^ 史記·留侯世家第二十五》載:漢十二年,上從擊破布軍歸,疾益甚,愈欲易太子。 留侯諫,不聽,因疾不視事。 叔孫太傅稱說引古今,以死爭太子。 上詳許之,猶欲易之。」
  39. ^ 史記·留侯世家第二十五》載:「及燕,置酒,太子侍。 四人從太子,年皆八十有餘,鬚眉皓白,衣冠甚偉。 上怪之,問曰:『彼何為者?』四人前對,各言名姓,曰東園公,角里先生,綺里季,夏黃公。 上乃大驚,曰:『吾求公數歲,公辟逃我,今公何自從吾兒游乎?』四人皆曰:『陛下輕士善罵,臣等義不受辱,故恐而亡匿。竊聞太子為人仁孝,恭敬愛士,天下莫不延頸欲為太子死者,故臣等來耳。』上曰:『煩公幸卒調護太子。』 四人為壽已畢,趨去。
  40. ^ 史記·留侯世家第二十五》載:「上目送之,召戚夫人指示四人者曰:『我欲易之,彼四人輔之,羽翼已成,難動矣。呂后真而主矣!』」
  41. ^ 《史記》:「呂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趙王,乃令永巷囚戚夫人,而召趙王。」
  42. ^ 漢書·外戚列傳》:「子為王,母為虜,終日舂薄幕,常與死為伍!相離三千里,當誰使告汝?」
  43. ^ 史記·呂太后本紀》:「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
  44. ^ 44.0 44.1 史記·呂太后本紀》:「宣平侯女為孝惠皇后時,無子,詳為有身,取美人子名之,殺其母,立所名子為太子。」
  45. ^ 司馬遷. 呂太后本紀. 史記. 西漢. 大臣皆曰:「呂氏以外家惡,而幾危宗廟、亂功臣,今齊王母家駟(鈞),駟鈞,惡人也。即立齊王,則復為呂氏。」欲立淮南王,以為少,母家又惡。乃曰:「代王,方今高帝見子最長,仁孝寬厚。太后家薄氏,謹良。且立長故,順;以仁孝聞於天下,便。」乃相與共陰使人召代王。 
  46. ^ 《御批通鑑輯覽》說: 「韓信之冤與否姑弗論,然髙祖在外而後公然族誅大臣。回亦弗問,牝雞司晨成何國政。人彘之禍兆於此矣。」
  47. ^ 後漢書·劉盆子傳》:「發掘諸陵,取其寶貨,遂污辱呂后屍。」

書目[編輯]

新頭銜 漢朝皇后
前202年-前195年
繼任:
張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