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吳大猷
前往: 導覽搜尋
吳大猷
中華民國物理學家、教育家
個人資料
性別
出生 光緒33年9月29日
1907年[1][2]
 大清廣東省番禺[1]
逝世 2000年3月4日(2000-03-04)(92歲)
 中華民國台北市中正區臺大醫院[1]
籍貫 廣東省高要縣
政黨  無黨籍
簽名

吳大猷(1907年9月29日[2]-2000年3月4日),筆名洪道學立廣東省肇慶府高要縣人,生於番禺縣中華民國著名物理學家教育家,曾任西南聯合大學教授、中央研究院第6任院長。

1929年,吳大猷畢業於南開大學,獲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乙種研究補助金,赴美國密西根大學研習,1933年得文學碩士,翌年獲哲學博士。楊振寧李政道是他的學生。[1][3][4]

家世背景[編輯]

吳大猷的家世是世代書香、名門高第。祖父吳桂丹(字萬程,號秋舫),光緒十五年(1889年)己丑科二甲第十七名進士,兩年後散館,由二甲庶吉士升補翰林院編修,記名御史。其父親吳國基為桂丹公的次子,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辛丑恩正併科舉人,改就西學,曾出使菲律賓,宣統元年(1909年)奉派吉林省服官,不幸在宣統二至三年間關外鼠疫流行時病逝。[5]此時吳大猷僅 4 歲。

吳大猷與夫人「阮冠世

學識養成[編輯]

吳大猷剛開始上學時,中國教育制度正處於一片混亂。舊式科舉制度已遭完全廢除,而自國外引進的洋學制度,卻因既有師資程度、教學品質參差不齊,致產生「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畸異狀態:即教科書文體內容均採用西方知識,像「數學」、「科學」等等,但授課方法卻是延襲四書五經般的「背誦」、「複誦」手段,讓學生學習。與當時西方科學所注重的以「理解」為學習目的,完全背道而馳。這一段年少學習經歷,也致使吳大猷在於 60 歲時,毅然決然地要徹底改革臺灣中小學與高等教育。

亦是上述原因,吳大猷在中學以前的教育模式,受到極大限制。很幸運的是,1921年,他伯父吳遠基恰巧受聘擔任天津廣東旅津中學校長職務,因而吳大猷跟隨堂兄弟們一齊前往天津求學。雖然需要自一年級開始重讀,可喜的是他就讀的學校乃是當時中國的精英學校——天津私立南開中學堂

1925年,吳大猷就讀至高二年級時,另行轉投考南開大學,並且高分錄取就學。

一開始,他選擇了較實用的「礦科」作為主修,雖發現第一年課程較繁重、但授課教授都是極有學問。其中一位物理教授饒毓泰,後來也成為吳大猷一生的知心密友。

吳大猷就讀「礦科」一年時,原捐資辦「礦科」的捐贈者李組紳先生因事業失利,無法繼續維持經濟支持,「礦科」因此停辦。

吳大猷於「礦科」就讀普通物理物理教育時,發現自己對物理學興趣極高,加上南開大學提供他獎學金,吳大猷思考後,決定繼續留在南開大學,並轉選擇「物理」作為主修方向(1926年)。

1929年,吳大猷大學畢業,繼續留在南開大學任教。

1931年,經饒毓泰葉企孫兩位教授推薦,吳大猷獲得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獎學金出國留學。在經濟考量下,他選擇學費最為低廉的密西根大學。當時,此校為當時美國發展量子力學的中心。於密西根大學求學時,他結識了人生旅程中第二位恩師——雷道耳 (Samuel A. Goudsmit,1902/07/11 - 1978/12/04)。雷道耳乃當時密西根大學的物理系系主任,在吳大猷才進入密西根大學時,便極力邀請吳參與他所從事的「紅外線光譜實驗」。雷道耳在當時,已被暱稱為近代物理大師,他在物理學上的研究、理論,不僅影響著吳大猷,在行為思想上的觀念亦是如此,吳大猷曾在《回憶》一書中敘述:

「我知道的、認識的物理學家及其他的科學家不少,但未更見有為人簡樸誠實......。十餘年我在台灣的發展科學工作中,對若干事的政策及學術之支持態度,可追溯於他的影響,但我常犯的直言之病,則非由他學來的。」

1933年,吳大猷獲得博士學位,同時被選為ΦBK會員[6] 。換言之,在極短促的 2 年間,他便已取得密西根大學的碩士及博士學位,此時,他剛邁入26歲的年紀。

執教歷程[編輯]

1934年夏天,在密西根大學做了一年博士後研究之後,吳大猷答應北京大學的聘請,決定返回中國任教。

當時的北京大學是國內物理系中最好的學校,教授不多但卻是集結了該領域的精英,系主任饒毓泰更是吳大猷多年的恩師。在進入北大之後,第一年的時候,他透過在美國研究時所認識的教授替北大購買了一批當時中國最先進的實驗器材,並且同北大的其他教授們一起從事研究原子光譜及其相關領域,在接下來的3年中,陸陸續續的在國際的期刊上發表了18篇論文。也因為在現代物理上的傑出表現,許多國際學者也陸續來到北京做訪問、演講。

1937年的夏天,也就是吳大猷在北大任教的第三年,日本入侵中國發生了盧溝橋事變中日戰爭隨即爆發,在此時局動盪不安的局面下,友人力勸吳大猷前往天津避難,考量到家中妻子、母親的安危,吳大猷離開北京。

原本吳大猷以及北大、清華和南開三校師生在抵達長沙之後,隨即便在當地成立臨時大學,然而戰火蔓延,長沙的空襲警報日漸頻繁,經過饒毓泰夫婦的極力相勸,吳大猷接受在四川大學的講座。

當時同吳大猷一同接受四川大學講座的還有蕭公權張洪沅兩人,而他們3人的薪資都比四川大學的教授微高,以致在校內引起一些爭議,也因為這次的事件,吳大猷萌生去意,在1938年的夏天再隨饒毓泰教授前往西南聯合大學執教。

1938年,西南聯大的物理系正式成立。由於戰亂的因素,物理系的教授實際上是由北大、清華和南開大學的教授所組成,而饒毓泰和吳大猷也是創始教授之一。

在西南聯大任教的8年期間,吳大猷主要負責的科目為電磁學近代物理古典力學量子力學等,在這方面也培育出許多傑出的人才,李政道楊振寧便是其中最著名的兩位。

1941年,吳大猷在西南聯大開高等物理課程,聽課學生有楊振寧等人。1945年,吳大猷被選為西南聯合大學第八屆校務會議代表。李政道由浙大轉來,接受他的指導。

抗戰勝利後,1946年夏,吳大猷被軍政部借聘籌建國防科研工作,出國考察。接受密西根大學客座教授職務,不意從此離開了中國教職。

1992年,在相隔快50年之後,吳大猷返回北大訪問,北大校長頒贈「榮譽教授」的證書給他,稱他是將現代化物理研究實驗引入北大物理系的第一人。

學術成就[編輯]

多元分子之振動光譜及其結構[編輯]

西南聯大的期間,北京大學為了慶祝40週年,邀請學校的教授撰寫論文與之共襄盛舉,吳大猷便以《多元分子之振動光譜及其結構》[7]為題,撰寫了一篇論文書籍,但沒想到,此書一流出國外立刻引起國際知名物理學家的同聲讚譽。密西根大學哈佛普林斯頓等大學的教授都紛紛寫信祝賀吳大猷,稱讚這本書的專業性。而主持Prentice-Hall出版社的可頓教授也將這本書列入物理名著之列,一時之間《多元分子之振動光譜及其結構》便成為了這方面的權威之作,也隨著這本書的出名,吳大猷也變成了國際知名的物理學家。

參與機構[編輯]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於美國曼哈頓計劃原子彈試射成功,阿爾伯特·魏德邁將軍向俞大維提議派人前往學習,經呈報蔣中正同意,軍政部考核後推派西南聯大的物理教授吳大猷帶2位助理李政道楊振寧(吳大猷推薦)、化學教授曾昭掄和數學教授華羅庚等代表赴美。[8]

1946年夏,吳大猷受軍政部借聘籌建國防科研工作,出國考察,接受密西根大學客座教授職務。1947年秋,吳大猷至哥倫比亞大學工作兩年。

加拿大國家研究院[編輯]

1948年,吳大猷獲選為第1屆中央研究院(數理科學組)院士,原本預計隔年秋天就該返國,但大陸的局勢已經變天,碰巧加拿大國家研究院英語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Canada)極力邀請他主持理論物理組,1950年,吳大猷成為加拿大皇家學會會員。加拿大國家研究院是加拿大當地最高科學研究兼行政機關,直接對國會負責,任職於此機構的人都享有高於政府一般機構的待遇。而理論物理組是其中的熱門部門,參與博士後研究的有來自英、美、瑞士、比利時、加拿大、義大利等世界各地的物理學家,共計數十位。

吳大猷在深思熟慮下,原本打算暫且先到加拿大國家研究院工作,待時機明朗,再返國效力,只是沒想到一去就留置了14年,成為他在國外研究最長的一段時間,直到1963年秋,才辭去加拿大國家研究院的職務,赴美國紐約布魯克林理工學院,在太空及氣體動力學研究所講氣體運動論。1965年秋,轉任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物理學和天文學系主任。

加拿大國家研究院期間,1956年,他曾經應胡適之邀回台,在台大和清大聯合主辦的研究生班講授古典力和量子力學,兼及流體力學和核子間的交互作用問題。 

科學發展指導委員會[編輯]

1956年,吳大猷應胡適之邀回台,胡適懇請吳大猷擬出具體的方案。吳大猷在科導會期間,屢屢向政府提出不少具體的政策建言,有些雖然因為政治因素並未能實施,但極大部分都有相當的成果。當時美國政府對於台灣設立科導會,積極籌劃科學發展措施給予很大的肯定以及重視。

1957年,吳大猷與中央政府建議制定國家長期發展學術的政策,而在10年後,當時的蔣中正總統最終決定修改憲法的特別條款,成立國家安全會議,並且在旗下設立國家科學委員會,並被預定吳大猷為主任委員,閻振興蔣彥士為副主任委員,而組織的目的為研定國家科學發展政策的事宜。

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編輯]

1959年2月1日,成立「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也就是台灣發展科學的起源、吳大猷對台灣科學發展產生貢獻的開始。

為了能夠加速國內的科學發展,長科會設有「研究補助」、「客座教授」及「學人住宅」等多項優惠措施,以便延攬國外學者回國執教,而吳大猷無疑是這些方案擬議的幕後功臣。

國家科學委員會[編輯]

1967年5月,吳大猷接受錢思亮邀請,回國任科學發展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吳大猷建議政府改組「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長科會),更名為「國家科學委員會」(國科會),獲准。1967年8月,「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成立,總統蔣中正命吳大猷兼任國科會的主任委員。國科會之任務為執行國家科學發展之政策,吳就任之後便重新擬定台灣科學發展方向,決定科學教育、設備及人才培育著手,並設置研究輔助費的辦法,並設立科學資料及科學儀器中心,專門收集各科學工業先進國家之科學工業技術資料,為學術、工業及各界服務。

1973年辭國科會主委,在國科會 6 年任期中,提出多項發展台灣科學的政策,這些政策的實施,成為二十年後科技進步的基石。1969年,有鑑於台灣地震的頻繁,他與數位留美地震學者商討籌劃地震的研究設施,翌年開始巡視全台的地震測量站,規劃建立全國的地震測量網和資訊傳遞系統。1972年,台灣地震站網已經完工,開始從事分析測量等工作。(1967-1973六年期間擔任國科會主委,參考林爾康,2007年,物理雙月刊29 卷6期,P.1063)

中央研究院[編輯]

1948年時,吳大猷便以第一屆院士的身份參與了中研院的發展。而在中研院遷台之後,伴隨著歷屆院長的努力,台灣的學術地位逐漸受到國際的肯定,並且培育出不少各領域中的傑出人才。

1978年,吳大猷從紐約大學退休,長居台灣 。

1984年,中研院當時的院長錢思亮病逝於台大醫院,依照中央研究院組織法,在一個月後隨即召開補選中研院院長候補人會議,出席會議的評議員總計有四十一位,而實際投票為四十五人。而在第一次的開票結果中,吳大猷便獲得了四十票,也就因此成為了中央研究院第六任的院長。

吳大猷認為,中研院的組織若沒有大學學生的新血的持續投入,就如同軍隊有將無兵,因此在任職院長期間,他積極推動中研院與大學間的學術交流,許多大學的年輕學子因此得到了中研院的師資以及研究設備的補助。

此外,吳大猷也在中研院的各研究所中增設「學術諮詢委員會」,由院方聘請了國內外的學者所組成,其任務是與所內人員檢討、建議研究方針及重要學術計畫和國內外合作的事宜。而吳大猷自接掌中研院以來,也一直力求改善中研院的環境,例如研究設備、學術風氣及建立公平公正的人事制度等。

1993年,經過十年漫長的努力,他功成身退,於當年的國慶日向當時的總統李登輝遞出辭呈,並獲得批准。回顧吳大猷在中研院所作的努力,他除了是歷屆院長中任職最長的一位,也是對中研院付出貢獻最多的一,也因為他對中研院的貢獻,因此而在學界被稱為「中研院的拓荒者」。

中山科學院「新竹計畫」[編輯]

1967年初夏,吳大猷受到蔣中正總統之命令返回台灣擔任科導會主委,不過,才剛抵達台灣的他隨即收到了國防部的公文,想請吳大猷參與中山科學院所擬議的『新竹計畫」。

新竹計畫本質上就是核能發展的計劃案,吳大猷在接到計畫案後,在數個禮拜中反覆的與同仁討論,雖然意見有所出入,但都不贊成此項計畫。而在經過多方的考慮之後,吳大猷最終向蔣中正建議暫時先放棄核子武器的發展,並且提出了幾點疑慮。吳大猷在報告中指出,此項核能計畫所需消耗的人力及金錢過於龐大,以當時政府的經濟財政力量,恐怕將是一大負擔。此外,以國家整體規劃而言,當時台灣一般科學教育研究及工業發展所需的經費都還不足,若是貿然嘗試,必然會面對到許多困難。針對以上這些問題,蔣中正決定接納吳大猷的建議,「新竹計畫」暫時停止討論,並且根據建議,由總統指令將原子能委員會改置由行政院管轄,中華民國首次自製核武的嘗試以暫緩告終。[來源請求]

婚姻家庭[編輯]

吳大猷在南開大學四年級時,認識了剛入學的阮冠世。她天生麗質,聰穎過人,令他一見鍾情。不久學校聘他給一年級上實驗課,他成了她的老師。一天他寫條子約她相會,她欣然赴約。從此熾烈纏綿、忠貞不渝的愛情之火便燃燒起來。吳大猷常到女生宿舍找阮冠世,但只能在門口說話,學校規定男女生不得進入對方宿舍。最初赴約阮冠世總拉著幾個女同學,到校內小鋪吃點水果,然後在校園漫步。其中僅一位密友知道奧秘,別人都蒙在鼓裡。後來,吳、阮之戀由秘密逐漸公開。思源台前、蓮花池畔,常常可以見到他倆的身影。

吳大猷當助教後,吳大猷遷入教師宿舍。女生宿舍就在前排,倆人近在咫尺,但仍不能到對方房間。這時阮冠世被診斷出患有肺病。吳大猷想起在老家母親常做的一種廣東民間滋補品――隔水文火燉牛肉湯,便到菜市場買瘦牛肉,回來把肉切成小塊,裝進酒罈,讓水沒過,再將罈子放入水鍋用文火燉。燉好後托工友送到女生宿舍。阮冠世接過香噴噴的牛肉湯非常感動,總讓同室好友品嘗。

阮冠世樣樣都好,惟獨身體欠佳。親朋好友一再勸吳大猷三思而行,愛護他的師長也擔心他事業前途受影響。連阮冠世都怕自己會拖累才華出眾的大猷,曾含淚提出分手。面對關心自己的親朋好友和師長,吳大猷一再表示:「生活里如果沒有她,我就不會幸福!」聽了這話,人們還能說什麼?

1931年吳大猷獲獎學金赴美留學,阮冠世與他同行,兩人共用一份獎學金。她經常生病,醫藥費是一筆很大開支。當時美國經濟大蕭條,想找份工作十分困難。正好有個單位要突擊完成一項工程研究,吳大猷去了。每天晚上8點到實驗室,一分鐘不停地干,一直干到次日清晨6點。走出實驗室就去上課,下午回住處想休息一下,但屋裡熱得像蒸籠,無法睡覺。吃過晚飯又匆匆來到實驗室。這樣一連幹了三天,沒合一下眼。每晚工作10小時,每小時的報酬是50美分。三天下來共掙了15塊美元,這筆錢對他倆可是很大的收入。

到了假期,同學們有的去避暑,有的去旅遊,只有吳大猷仍得打工。不過身邊溫柔體貼的阮冠世不時給他撫慰和鼓勵,他覺得比誰都幸福,快樂。

吳大猷獲博士學位後,北京大學發來聘書。而此時阮冠世因病住在紐約郊區療養院,吳大猷想接她一起回國,但醫生不允許她出院。為能如期走,吳大猷只好將阮冠世留下療養,自己先走。吳大猷從故鄉把寡母帶到了北平。在北大工作出色,回家與母親相伴也很愉悅,只是心裡非常牽掛遠在大洋彼岸病中的阮冠世。他向母親約略說了自己的女友,但沒提她的病。母親聽後很高興,相信兒子的眼光。她也非常盼望未來兒媳儘快回國,好早日完婚。

阮冠世在療養院病情稍好就拖著病弱之軀獨自回國。因長途旅行勞累過度,患了肋膜炎,高燒不退,住進醫院,纏綿病榻幾乎一年。吳大猷在工作之餘便是跑醫院。母親這時才發現未來兒媳原來如此體弱多病!

阮冠世初愈回家休養。家中兄弟姐妹眾多,父母年邁,養病條件不是很好。吳大猷想給她更多的愛護。於是向病床上的阮冠世求婚,同時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母親,說女友患的是肺病,這種病不能生育,但他倆深深相愛……母親驚呆了!她20多歲喪夫,全部希望寄托在這個獨生子身上。如今要娶一個不能生育的兒媳,斷了吳家的煙火,怎對得起早逝的丈夫和祖先啊!

同事師長勸吳大猷,說他前程遠大,要慎重對待婚姻大事。而他說:「我愛她不是一朝一夕了。我所憧憬的未來都是和她在一起的未來。生活里如果沒有她,再大的功名對我來說又有什麼幸福可言?我要好好照顧她,而結婚是我今生能夠照顧她的惟一方式。」這是吳大猷的愛情宣言。大家聽了這番擲地有聲的話無不為之動容,連堅持反對態度的母親也只得讓步了。經過8年苦戀,有情人終成眷屬。

吳大猷夫人阮冠世體弱多病,不能生育,故收吳大猷堂弟吳大立的小兒子吳葆之為其養子。1950年,吳葆之於兩歲時由吳大立之妻送至加拿大。吳葆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數學和音樂雙學位,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博士學位,他是風險投資家,香港科技大學兼職教授,先後於其他人共同創立了中國風投管理、金門發展投資、Allegro Capital及Alameda Capital等企業。

1979年,阮冠世的左肺完全鈣化,靠氧氣管呼吸。隔年秋天,病情轉危,冬天過世,享年71歲。

紀念與簡易年表[編輯]

吳大猷先生紀念碑(臺北市南港區胡適公園)。

簡易年表[編輯]

  • 1929年畢業於南開大學。
  • 1931年—1933年在美國密西根大學獲得碩士和博士學位。
  • 1934年秋起任北京大學物理學系教授。抗戰後在四川大學短期任教後前往昆明,從1938年夏起任西南聯大物理系教授。吳大猷在北京大學任教期間,曾進行光譜學的研究工作,發表論文多篇。
  • 1939年綜合其研究成果,撰寫專著《多原子的結構及其振動光譜》。在西南聯大任教期間,培養出一批物理學的人才。
  • 1946年春應邀赴美考察戰後科學發展的情況,並計劃籌設科學研究機構。從那時起,一直在美國、加拿大任教。
  • 1948年 當選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
  • 1950年 為加拿大皇家學會會員。
  • 1956年後經常回台灣講學,1967年起在台灣擔負策劃及推動科學發展的重任。
  • 1962年在加拿大與人合作出版《散射的量子理論》專著。
  • 1975年,吳大猷將歷年教學講稿整理成《理論物理》,共7冊,在台灣出版,並由李政道介紹在北京重印。這部書對台灣和東南亞的物理教學界產生很大影響。
  • 1983年 任中央研究院院長。

著作[編輯]

吳大猷先生紀念碑文,沈君山撰、歐豪年書。

參考註釋[編輯]

腳注
引用
  1. ^ 1.0 1.1 1.2 1.3 1.4 1.5 關於 吳大猷博士,財團法人吳大猷學術基金會
  2. ^ 2.0 2.1 清德宗光緒33年9月(1907-10-07~1907-11-05),台灣歷史數位圖書館,國立臺灣大學
  3. ^ http://www.lsa.umich.edu/physics/events/drtayouwu_ci
  4. ^ http://psroc.phys.ntu.edu.tw/cjp/v35/737.htm
  5. ^ 陶英惠著.中研院六院長.文匯出版社,2009.10.
  6. ^ 吳大猷年表
  7. ^ google book:19461939
  8. ^ 俞大維傳》,作者:李元平; 出版社:臺灣日報社; 出版日:1992年01月05日,392 頁
  9. ^ 中大發現小行星 以吳大猷命名
  10. ^ Ta-You Wu Lecture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5-06-02.

參考文獻[編輯]

  • 關國煊:《「中國物理學之父」吳大猷博士的一生》。載《傳記文學》77:1。

外部連結[編輯]


官銜
中華民國總統府
前任:
錢思亮
中央研究院院長
1983年10月1日—1994年1月15日
繼任:
李遠哲
中華民國行政院
首任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
1967年8月-1973年6月
繼任:
徐賢修
中央研究院
首任 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所長
1962年—1976年
繼任:
王唯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