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範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呂範
大司馬
前將軍
國家 中國
時代 東吳
主君 袁術孫策孫權
子衡
官職 揚州牧
籍貫 汝南細陽
出生
逝世 228年

呂範(-228年),子衡汝南細陽[1]人,是三國時期東吳的重要將領和政治家,官至大將軍。

生平[編輯]

忠篤亮直[編輯]

呂範年輕時是一名汝南郡的縣吏,容觀貌美之人。同鄉的劉氏漂亮且家財富有,呂範往求親。劉氏的母親嫌棄呂範,不打算答應,但是劉氏說:「您認為呂子衡是永遠貧窮的人嗎?」於是決定嫁予呂範。

後來呂範避難至壽春,當時在袁術麾下的孫策認為呂範與眾不同,呂範將自己的百餘名門客交由孫策指令。當時孫策的母親吳夫人[2]身處江都,孫策派遣呂範迎吳夫人回曲阿,讓母親暫棲於舅氏吳景之處。徐州州牧陶謙認定呂範是袁術的內應,把呂範抓拿和拷問。呂範的親客和門客知情後,把呂範解救回來。

當時只有呂范和孫河經常伴隨孫策,跋涉辛苦,就算有危難也不會逃避,孫策也當呂範親戚對待,每次升堂,飲宴都在吳夫人的面前。[3]

呂範之後跟隨孫策攻破廬江,隨軍東渡長江,向江東地區進軍。呂範率軍在橫江當利一帶擊敗張英於麋等眾,南下攻陷至丹楊湖孰,受領湖孰相。孫策攻克秣陵曲阿後,收編了笮融劉繇的餘部,增派給呂範兵士二千及馬五十匹。此後呂範出任宛陵令,擊敗丹陽賊寇,回到吳郡後升任都督[4]

其時下邳陳瑀自號吳郡太守,據地自守,屯於海西,並與當地豪強嚴白虎勾結。於是孫策親自帶兵征討嚴白虎,另遣呂範與徐逸攻打陳瑀,呂範軍隊大敗敵軍,並且斬下大將陳牧的首級,陳瑀敗投袁紹。此後呂範跟隨孫策攻打在陵陽祖郎、駐守勇里太史慈,先後平定七個縣,拜為征虜中郎將,又出征江夏郡,回來平定了鄱陽地區。

協護脩整[編輯]

200年,孫策病逝,呂範回到吳郡奔喪。此後孫策的弟弟孫權接掌東吳勢力,繼承軍隊,再征江夏,呂範奉命與重臣張昭留守根據地吳郡。

208年赤壁之戰中,呂範跟隨周瑜破敵有功,戰後官拜裨將軍,領彭澤太守,受彭澤柴桑歷陽三地奉邑。

之後,劉備親自來到建業與孫氏結為姻親,呂範曾建議軟禁劉備,然而其計最終沒有實行。

後來呂範遷任平南將軍,屯軍柴桑。219年,當孫權正要背盟偷襲劉備駐守荊州的大將關羽前,曾到過呂範的家跟他說:「如果當初聽從你的建議,今天就不必勞師動眾了。如今我將逆流攻討關羽,你要幫我守衛好建業。」結果孫權成功討破關羽,之後回師遷都武昌。呂範拜為建威將軍,封宛陵侯,領丹楊太守,治理舊都建業,並監督扶州以南直至南海地區一帶的軍隊,食邑溧陽、懷安、寧國。

後來,魏將曹休張遼臧霸率軍進攻東吳,呂範率領徐盛全琮孫韶等將領,以水軍在洞口縣一帶拒敵。其時呂範受封前將軍假節,並改封南昌侯。可是當時前線遭逢大風,水軍船隻相繼傾覆,士卒亦多墮水受溺,死者數以千計,於是撤軍還守。[5]不過回軍後,呂範仍被任命為揚州牧。

永隨逝去[編輯]

黃武七年(228年),呂範遷任大司馬,可是印綬尚未下發便因病逝世。孫權為其素服舉哀,並遣使者追贈印綬。在回建業的路上,孫權經過呂範墳墓,仍忍不住悲呼:「子衡!」並且淚流不止。孫權回都後,更下令以太牢之禮(三牲齊備謂之太牢,是古時天子祭祀社稷天地所用的大禮)祭祀呂範。呂範死後,其長子因已先死,故此由次子呂據襲爵。

性格特徵[編輯]

呂範為人雖然崇尚奢華,但會以公事為先。州內官民如陸遜全琮與及其它貴族公子,面對呂範時都會肅然修敬,不敢輕慢失儀。呂範對於居所服飾都甚講究,經常大耗財帛以追求卓越,其生活之奢靡在當時可謂無人能及。不過呂範雖然喜歡奢華,但他仍然做到奉公守法,工作認真,因此孫權常因其忠誠而欣賞呂範,而不會怪責其奢侈的生活態度。雖然有人向孫權進言,但是孫權用管仲逾禮的例子駁斥,認為呂範「足作軍容」,「何損於治」?

另一方面,呂範是一個公正嚴謹的人。在他初從孫策時,孫策讓他主管財政,年幼的孫權曾想私底下向呂範多求財帛,然而呂範往往不肯答允,而且表現決絕,必定向孫策報告,從來不擅自給孫權任何便利,其守正盡責的行為在當時深得眾望。後來孫權守陽羨長,曾經挪用公帑作私人用途,功曹周谷為免被孫策得知其事,便會在財務紀錄上為孫權作偽證以飾其非,讓孫權的行為得以保密,曾經令孫權對其相當欣賞。可是當孫權長大後,繼承兄業統領大事,深通治國之道的他,認為周谷做事因私廢公,不宜信用;而呂範為人忠誠可靠,因此倍加信任。

後代[編輯]

呂範的長子早逝,次子呂據繼承了呂範的職位,官至驃騎將軍、假節。太平元年(256年),呂據領軍在外時東吳政權內部再次發生權力鬥爭,他遭到權臣孫綝迫害,雖然手下都勸他歸降曹魏,但他恥作叛臣,於是自殺。死後呂氏三族被夷。

其他相關記載[編輯]

江表傳[編輯]

《江表傳》中有一些關於呂範的記載,亦可見其為人。某次孫策與呂範弈棋,呂範忽然向孫策說:「現在將軍(指孫策)您的事業日臻鼎盛,手下士眾數量亦與日俱增,可是就連身處遠地並未隨軍的我,亦曾聽到關於我軍士卒綱紀不整的消息。既然如此,我願意暫領都督之職,為將軍統領一部分軍隊。」孫策聽罷,便說:「子衡啊,你已經是一名士大夫了,手下亦有大軍,經常在外立功,現在又豈可屈就一個職級較低的身份,去管理軍中的瑣碎事務呢?」呂範回應說:「我不認同。我之所以捨棄我的故鄉而跟隨將軍,並不是為了養妻活兒的私情而已,而是希望藉此得以濟世救民。如今我們就像是坐在同一艘上,正要渡過大海,若果有任何事稍為失誤,我們都會為此而失敗。因此我不只是為了將軍您而作出計劃,我也在為自己打算啊!」孫策知道呂範的好意,但只微笑,不發一言。於是呂範向孫策告辭後,便出外脫掉文官的衣物,穿著袴褶,手執馬鞭,到軍中自稱已領銜為都督,要管理軍事。孫策見狀不得已,唯有正式授權予呂範,讓其協助管治軍政。自此軍中威令謹嚴,部隊緊執軍法,紀律亦日趨嚴整。

及至孫權繼承大業時,決定移都建業,某次大會將相時,向嚴畯說:「我以往曾經將魯子敬(即魯肅)比作鄧禹,將呂子衡比作吳漢,而你們眾人都未有作出回應,現在有甚麼結論了嗎?」嚴畯退席後便向孫權說:「臣未能解通您的暗示,如果您只是純粹讚譽魯肅與呂範的話,這兩個比喻就似乎有點言過其實。」孫權解釋說:「當年鄧禹見光武帝的時候,光武帝只是受命於更始帝,擔任大司馬撫軍於河北,尚未有成為帝王的志向。鄧禹便勸勉他鼓起復興漢業之心,因此光武立國可說是由鄧禹之論以開其端的。魯肅為人英爽,又多計略,首次跟我談論大事時,便已論及成就霸業之計,這一點與鄧禹十分相似,因此我以其為比喻。呂子衡為人忠篤亮直,雖然有崇尚奢華的毛病,但他能做到處處以公務為先,因此這並不能成為他的缺點。自從他離開袁術跟從兄長以來,吾兄作大將,他就擔任部曲,此後經常為兄長的事情憂心,更請求自為都督,協助兄長管理軍務,一直勤奮不已,這一點與吳漢十分相似,因此我又以其為比喻。這兩個比喻都有其根據,並不是純粹因我個人好惡而隨意提出的。」嚴畯聽罷方才感服。

孫權對於呂範的奢華,常採取容忍偏坦的態度。曾經有人說到呂範與賀齊二人在衣著方面過份奢麗,甚至有自比為王者的僭越傾向,孫權回應說:「當年管仲亦曾做過逾禮的行為,但齊桓公能加以包容,結果亦不損其霸業。如今子衡、公苗(賀齊字)二人,根本沒有犯上管仲那種程度的過失,他們只是精好於器械,在舟車用物方面追求嚴整而已,這能建立出強悍的軍容,對其治軍又有何損失呢?」說話的人聽到孫權的回應後,亦不敢再說呂範的是非。

三國演義[編輯]

小說三國演義》中,呂範初登場於第十五回。其時孫策正屈處袁術軍中,鬱鬱不得志,在某次筵席之後與舊臣朱治商議獨立之時。當時作為袁術謀士的呂範,知道孫策必有所為,在聽到孫策的大計後,便提出要帶領門人跟從孫策。三人在商議過程中,孫策提及有傳國玉璽於手,呂範認定袁術得此後必肯借兵予孫策,結果果然成功借得軍隊,自此呂範便隨孫策建立基業。

在第二十九回中,孫策將要怒斬于吉,呂範為救于吉,便提出讓于吉求雨贖罪的建議。可惜儘管于吉求雨成功,孫策仍堅持要把于吉殺掉。在第四十四回中,赤壁之戰前夕,呂範與諸葛瑾態度一致,偏向投降求安。當周瑜決定開戰後,呂範與朱治共同擔任四方巡警使,催督六部官軍。

在第五十四回中,赤壁戰後,孫權與劉備表面為盟友,實則互競詭譎。其時周瑜獻美人之計,欲以孫權之妹許配劉備,讓劉備入贅為東吳女婿,當時孫權認為說媒的任務只有呂範能勝任,於是就命呂範向劉備提親。呂範便以「人不可中道而廢人倫」與及「兩家結秦晉之好」為由,說服劉備接受親事。然後呂範便一直充當女方媒人之務,參與對付劉備計劃。當劉備到甘露寺見吳國太之時,呂範更建議伏刀斧手以斬殺劉備,然而失敗告終。

在第七十六回中,孫權命呂蒙為督,偷襲荊州,追殺關羽,將其迫到麥城。孫權在正式出軍要擒關羽前,呂範要求進行卜卦,結果求得「地水師卦」,更有玄武臨應,主敵人遠奔。在次回呂範再次卜卦,知道關羽即將從麥城中突圍而出,投西北方而走,並必於時就擒,結果成功擒住關羽(玄武與亥時之卦,與第七十三回中關羽所作黑豬之夢有所對應,玄武對應黑色,亥時對應動物是)。

在第八十五回中,陸遜統領吳軍將舉國來侵的劉備擊退後,曹丕乘蜀吳交戰之時安排曹仁曹休曹真三路襲吳,然而吳軍早已有所準備,遣諸葛瑾引兵在南郡抵抗曹真,令朱桓引兵當住濡須以拒曹仁,呂範則受命抵禦曹休,並成功將敵軍殺敗(事實上,洞口之役的結果是呂範敗於曹休、臧霸等)。

後世評價[編輯]

  • 陳壽評:「朱治、呂範以舊臣任用,朱然朱桓以勇烈著聞,呂據、朱異、施績咸有將領之才,克紹堂構。若範、桓之越隘,得以吉終,至於據、異無此之尤而反罹殃者,所遇之時殊也。」
  • 孫權曰:「呂子衡忠篤亮直,性雖好奢,然以憂公為先,不足為損,避袁術自歸於兄,兄作大將,別領部曲,故憂兄事,乞為都督,協護脩整,加之恪勤,與吳漢相類,故方之。」
  • 《三國志·吳志·吳主傳》:「曹公表權為討虜將軍,領會稽太守,屯吳,使丞之郡行文書事。待張昭以師傅之禮,而周瑜、程普、呂範等為將率。招延俊秀,聘求名士,魯肅、諸葛瑾等始為賓客。分部諸統,鎮撫山越,討不從命。」
  • 《三國志·吳志·三嗣主傳》:「異人輻輳,猛士如林。於是張昭為師傅,周瑜陸遜魯肅呂蒙之疇入為腹心,出作股肱;甘寧凌統程普賀齊、朱桓、朱然之徒奮其威,韓當潘璋黃蓋蔣欽周泰之屬宣其力;風雅則諸葛瑾張承步騭以聲名光國,政事則顧雍潘濬、呂範、呂岱以器任幹職,奇偉則虞翻陸績張溫張惇以諷議舉正,奉使則趙咨沈珩以敏達延譽,術數則吳範趙達以禨祥協德,董襲陳武殺身以衛主,駱統劉基彊諫以補過,謀無遺算,舉不失策。」
  • 《傅子》:「孫策為人明果獨斷,勇蓋天下,以父堅戰死,少而合其兵將以報讎,轉鬥千里,盡有江南之地,誅其名豪,威行鄰國。及權繼其業,有張子布以為腹心,有陸議、諸葛瑾、步騭以為股肱,有呂範、朱然以為爪牙,分任授職,乘間伺隙,兵不妄動,故戰少敗而江南安。」

參考資料[編輯]

官銜
前任:
首任
孫吳大司馬
228年
繼任:
朱然(左)、全琮(右)
  1. ^ 安徽省阜陽市太和縣
  2. ^ 孫堅之妻,孫策、孫權之母。
  3. ^ 時唯范與孫河常從策,跋涉辛苦,危難不避,策亦親戚待之,每與升堂,飲宴於太妃前。
  4. ^ 裴注記載,這個都督的差事是呂範在與孫策下棋之時進諫後自行討來的,呂範出任都督之後軍中肅穆,威禁大行。
  5. ^ 據《魏書》載〈丙午詔〉:「孫權殘害民物,朕(即曹丕)以寇不可長,故分命猛將三道並征。今征東(指曹休)諸軍與權黨呂範等水戰,則斬首四萬,獲船萬艘。大司馬(即曹仁)據守濡須,其所禽獲亦以萬數。中軍、征南,攻圍江陵,左將軍張郃等舳艫直渡,擊其南渚,賊赴水溺死者數千人,又為地道攻城,城中外雀鼠不得出入,此几上肉耳!而賊中癘氣疾病,夾江塗地,恐相染污。昔周武伐殷,旋師孟津,漢祖征隗囂,還軍高平,皆知天時而度賊情也。且成湯解三面之網,天下歸仁。今開江陵之圍,以緩成死之禽。且休力役,罷省繇戍,畜養士民,咸使安息。」即使撇除魏國歌功頌德的成分,仍可相信呂範於洞口拒曹休一役,吳軍損失相當慘重。呂範洞口之敗亦散見於《魏志》的〈曹休傳〉、〈張遼傳〉、〈臧霸傳〉、〈王淩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