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拜倫勳爵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喬治·戈登·拜倫)
前往: 導覽搜尋
拜倫勳爵 閣下
The Rt. Hon The Lord Byron
FRS
George Gordon Byron, 6th Baron Byron by Richard Westall (2).jpg
出生 喬治·戈登·拜倫
George Gordon Byron
(1788-01-22)1788年1月22日
大不列顛王國英格蘭倫敦
逝世 1824年4月19日(1824-04-19)(36歲)
鄂圖曼帝國埃托利亞邁索隆吉翁(今希臘埃托利亞-阿卡納尼亞州
墓地 英國諾丁漢郡哈克諾聖抹大拉的馬利亞教堂
職業 詩人政治人物
母校 劍橋大學三一學院
文學運動 浪漫主義
代表作 唐璜英語Don Juan (Byron)》、《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貝珀英語Beppo (poem)》、《馬捷帕英語Mazeppa (Byron)》、《海盜 (拜倫)英語The Corsair》、《萊拉的故事英語Lara, A Tale
配偶 安妮·伊莎貝拉·米爾班克英語Anne Isabella Byron, Baroness Byron(1815年結婚;1816年離婚)
伴侶 克萊爾·克萊爾蒙特
子女 埃達(洛夫萊斯伯爵夫人)
奧格拉·拜倫

簽名

喬治·戈登·拜倫,第六代拜倫男爵George Gordon Byron, 6th Baron Byron,1788年1月22日-1824年4月19日),出生於英格蘭倫敦,逝世於希臘,中文又譯「擺倫」,英國詩人、革命家,獨領風騷的浪漫主義文學泰斗。世襲男爵,人稱「拜倫勳爵」(Lord Byron)。[1][2]拜倫著名的作品有長篇的《唐璜英語Don Juan (Byron)》及《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以及短篇作品《她舉步娉婷英語She Walks in Beauty》。

愛達·勒芙蕾絲是拜倫的女兒,其有關查爾斯·巴貝奇分析機的研究是在電腦科學上的重要文獻。幼年夭折的奧格拉·拜倫也是拜倫的小孩,甚至伊莉莎白·梅朵拉·李英語Elizabeth Medora Leigh可能也是拜倫婚外所生的女兒[3]

生平[編輯]

1788年1月22日,拜倫出生於倫敦的一個衰落的貴族家庭,他的父親是沒落的貴族,在拜倫出生不久他父親就遺棄家庭不知所蹤,拜倫跟隨母親孤兒寡母在蘇格蘭過著節衣縮食的清貧生活。[4] 拜倫先天性的跛足,而他的母親性情乖戾、喜怒無常,這兩方面的原因使得他形成了孤僻和憂鬱的性格。[1] 10歲時,拜倫繼承了伯祖父的男爵爵位,於是和母親移居到諾丁漢郡的世襲領地生活。[5] 諾丁漢郡是當時英國的工業重郡,也是工人運動中心之一,他在這裡了解和熟悉了工人的苦難生活和被剝削和壓迫的命運,他對工人們的遭遇給予了深深地同情,立志武裝鬥爭,為勞苦大眾爭取社會權益。[1][2]

1805年,拜倫從中學畢業,進入劍橋大學主修文學歷史[1] 大學時期,他對啟蒙思想家的著作極其感興趣,狂熱研讀伏爾泰盧梭的作品,並且開始自己創作詩歌。[1] 1807年,拜倫出版了詩集《懶散的時刻》,這是他的處女作,拜倫通過詩集表達對現實生活的不滿和對貴族生活的厭倦和鄙視,很快詩集在社會上受到消極浪漫主義刊物的攻擊和奚落。[1] 1809年,面對接踵而至的攻擊和謾罵,拜倫寫出長詩《英國詩人和蘇格蘭評論家》回擊攻擊者,卻意外地揭開了積極浪漫主義對抗消極浪漫主義的序幕,長詩也使得拜倫在英國詩歌文壇中初露鋒芒。[1][2]

1809年,拜倫在劍橋大學畢業,因為貴族世襲制,使得他在上議院獲得了議員的資格。[1] 6月,拜倫開始出國遊玩,他先後到葡萄牙西班牙馬爾他島阿爾巴尼亞希臘土耳其等地方。[1] 1811年7月,拜倫回到了英國,拜倫的這次旅遊擴展了他的政治視野,也豐富了他的寫作素材,他親眼目睹了歐洲被壓迫民族為自己的自由和獨立而鬥爭的場面,也了解到英國在歐洲大陸明爭暗鬥不光彩的一面。[1][2]

1812年,拜倫發表了長詩《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第一、二章,詩歌立刻轟動文壇,給他帶來了巨大的聲譽。[1] 同時,英國國內的盧德運動也在洶湧蓬勃,2月,上議院通過了毀壞機器的工人必須判處死刑的法案,拜倫雖然在議會上為工人們的權益而辯護,但是無濟於事,憤怒的拜倫回到家中,發表了諷刺詩《反對破壞機器法案》。[1] 4月,拜倫在國會發表演說,支持愛爾蘭獨立,同時發表了《給一位哭泣的貴婦人》。[1] 1813年,拜倫陸續發表了《異教徒》、《阿比道斯的新娘》,1814年,拜倫發表了《溫莎的詩藝》、《海盜》、《萊拉》,1816年,拜倫發表了《柯林斯的圍攻》、《巴里西納》和《路德分子歌》,這些詩歌總稱為「《東方敘事詩》」,並且塑造了出文學史上「拜倫式的英雄」佳話;雖然詩歌為拜倫贏得了巨大的聲譽,但是由於他的思想和英國政壇的思想截然相反,他受到了政客和上流社會的攻擊和謾罵。[1] 1816年,上流社會以他和妻子離婚的事情炒作和攻擊,使得他被迫黯然離開故土。[1][2]

拜倫來到了比利時,親自去了滑鐵盧戰場,隨後去了瑞士,並且在日內瓦認識了珀西·比希·雪萊,兩人結下了深切的友誼,雪萊的詩歌精神影響了拜倫,這時期,他創作了《普羅米修斯》、《錫雍的囚徒》和《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第三章,同時由於歐洲各地的戰場和人民的苦難遭遇,拜倫灰心失望到了極點,他創作了悲觀主義詩歌《曼弗雷特》。[1][2]

1816年下半年,拜倫去了義大利,他投入到了燒炭黨人的運動中,並且成為地方組織的領袖。[1] 同時創作了《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第四章、《馬力諾·法里埃羅》、《該隱》、《審判的幻景》、《青銅世紀》和《唐璜》,這時期他的創作達到了輝煌。[1] 不久之後,燒炭黨人的革命活動失敗,1823年7月,拜倫離開義大利去了希臘,加入到了反抗鄂圖曼奴役的希臘獨立戰爭,他擔任希臘一個軍隊的司令,每天忙著為希臘軍隊籌集物資,購買先進武器,調節內部糾紛,過度的勞累和奔波使得他的身體健康惡化,在一次行軍途中,拜倫遇到了暴風雨,經過風雨吹打的拜倫從此一病不起,1824年4月19日,拜倫因治療無效病逝於希臘軍隊的軍帳中。[1] 臨終時,拜倫的遺囑說道:「我的財產,我的精力都獻給了希臘的獨立戰爭,現在連生命也獻上吧!」希臘政府為拜倫舉行了隆重的國葬儀式。[1][2]

死後[編輯]

1826年的拜倫像

隨後,丁尼生向英國國內傳達了拜倫的死訊[6], 而希臘人也為其舉辦了國葬,把他當作一位英雄來看待。[7][8] 希臘的大詩人狄俄尼索斯·索洛莫斯專門為拜倫寫下了挽詩,即《拜倫之死》。[9]

拜倫的遺體經過防腐處理保存了下來。有一種説法是他的心臟被取出留在了邁索隆吉翁[10],但可以肯定的是,其遺體的大部分都在其男僕提塔(Tita)的護送下送囘了英格蘭,並打算葬於西敏寺。然而,西敏寺卻以拜倫「道德敗壞」為由拒絕了這一請求[11] [12]。拜倫的遺體抵達倫敦的那一日,有很多人前去瞻仰[11]。他最終葬於諾丁漢郡哈克諾的聖抹大拉教堂(Church of St. Mary Magdalene),希臘國王贈予的大理石墓碑立於其墓前。

拜倫的朋友們籌集了一千鎊為他製造雕像,這座雕像耗時十年乃成。但1834年雕成之後,大英博物館聖保羅大教堂、西敏寺和國家美術館都拒絕展出此作,久經波折之後,由劍橋大學三一學院將其置於自家的圖書館裏[6]。在拜倫死去145年後的1969年,另一座拜倫的雕像才放入西敏寺。[13]

健康及外貌[編輯]

性傾向[編輯]

"我以奇怪的方式由善和惡混雜而成,要形容我會相當困難"[14]

學者們對拜倫的性傾向仍沒有共識,伯恩哈德·傑克遜(Bernhard Jackson)的結論是:「拜倫的性傾向一直是一個難題,更不要說所引起的爭議和話題,由於證據含糊不清、矛盾而且寥寥無幾,任何想要討論此議題的人都需要有一定程度的推測」[15][16],不過克朗普頓(Crompton)認為「在拜倫那個時代,除了拜倫同夥的一小群人之外,其他人不知道拜倫是雙性戀。」[17]

先天缺陷[編輯]

拜倫一出生右腳就有畸形,通常被稱為「馬蹄內翻足英語club foot」,有些現代的醫學家認為這是小兒麻痺症的結果,也有些學者認為是骨骼的發育不良英語Dysplasia[18] :pp. 3–4。不論原因為何,這都使得拜倫跛行,並帶來一軰子心理及身體的痛苦,尤其是幼年時痛苦且無效的「治療」更加重了跛行[19]

體格[編輯]

理察·韋斯托爾繪製的肖像畫,日期不明

拜倫成年時的身高為174公分,體重則在60公斤及89公斤之間。拜倫以其美貌聞名,曾為了髮型晚上戴棉芯捲髮[20]。拜倫是拳擊手、騎師及傑出的游泳選手。他參加了前職業拳擊冠軍約翰「紳士」傑克遜在邦德街房間的付費拳擊課程,並記錄訓練會議的內容,在他的信和日記中稱傑克遜為「拳擊界的皇帝」[21]

拜倫和其他的作家(例如他的朋友霍布豪斯英語John Hobhouse, 1st Baron Broughton)仔細地描述拜倫的飲食習慣。拜倫在就讀劍橋時實行嚴格的節食以控制其體重,拜倫的運動量很大,而且穿許多衣服使自己出汗。日常生活中拜倫多半只吃素食,常常幾天只靠乾的餅乾及白葡萄酒維生。偶爾他會吃大量的肉和甜點。高爾特和其他人都描述拜倫喜歡暴力的運動,霍布豪斯認為那是他腳畸形的疼痛使得身體不易活動,因此也造成他的體重問題[20]

作品[編輯]

評價[編輯]

中國文學家魯迅在《摩羅詩力說》中說道:「立意在反抗,指歸在動作,是一派詩人的宗主」文章第四節到第九節對拜倫的詩歌表示了高度的讚譽。[22]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王石波、易漱泉. 《簡明外國文學教程》. 長沙: 湖南大學出版社. 1986年: 174頁到181頁 (中文(中國大陸)‎).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拜倫. 《拜倫詩選》.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2011年: 前言. ISBN 9787513513968 (中文(中國大陸)‎). 
  3. ^ Eisler, Benita. Byron: Child of Passion, Fool of Fame. 1999: 423. 
  4. ^ The Gordons of Gight. Pbase.com. [2012-03-05]. 
  5. ^ Byron as a Boy; His Mother's Influence — His School Days and Mary Chaworth (PDF). The New York Times. 26 February 1898 [11 July 2008]. 
  6. ^ 6.0 6.1 Elze, Karl Friedrich. Lord Byron, a biography. London: John Murray. 1872 [11 July 2008]. 
  7. ^ Richard Edgcumbe, Byron: the Last Phase, Haskell House Publishers (New York, 1972) p. 185-190
  8. ^ Pietro Gamba, A Narrative of Lord Byron's Last Journey to Greece: Extracted from the journal of Count Peter Gamba, who attended his lordship on that expedition, Folcroft Library Editions (1975)
  9. ^ Dionysios Solomos. Εις το Θάνατο του Λόρδου Μπάιρον (Eng., To the Death of Lord Byron). [20 November 2008] (Greek). 
  10. ^ Heart Burial. Time. 31 July 1933 [20 November 2008]. 
  11. ^ 11.0 11.1 Mark Bostridge. On the trail of the real Lord Byron. London: The Independent on Sunday. 3 November 2002 [22 July 2008]. 
  12. ^ Mondragon, Brenda C. Neurotic Poets: Lord Byron. [20 November 2008]. 
  13. ^ Westminster Abbey Poets' Corner. Dean and Chapter of the Collegiate Church of St. Peter Westminster. [31 May 2009]. 
  14. ^ Marchand, Leslie, Byron: A Life, Alfred A. Knopf, 1957, p. 7.
  15. ^ Emily A. Bernhard Jackson, "Least Like Saints: The Vexed Issue of Byron's Sexuality, The Byron Journal, (2010) 38#1 pp. 29–37
  16. ^ Crompton, Byron and Greek Love: Homophobia in 19th Century England (1985)
  17. ^ Crompton, Louis. Byron, George Gordon, Lord. glbtq.com. 2007-01-08 [2011-10-16]. 
  18. ^ MacCarthy, Fiona. Byron: Life and Legend. John Murray Publishers Ltd. 7 November 2002: 33. ISBN 978-0-7195-5621-0. 
  19. ^ Gilmour, Ian (2003). The Making of the Poets: Byron and Shelley in Their Time. Carroll & Graf Publishers. p. 35.
  20. ^ 20.0 20.1 Baron, J.H. Illnesses and creativity: Byron's appetites, James Joyce's gut, and Melba's meals and mésalliances. British Journal of Medicine. 20 December 1997, 315 (7123): 1697–703 [15 July 2012]. PMC 2128026. PMID 9448545. 
  21. ^ David Snowdon, Writing the Prizefight: Pierce Egan's Boxiana World (Bern, 2013)
  22. ^ 魯迅、林賢治. 《魯迅選集:評論卷》. 長沙: 湖南文藝出版社. 2004年: 27頁到46頁. ISBN 7-5404-3317-5 (簡體中文). 
英格蘭貴族爵位
前任:
威廉·拜倫,第五代拜倫男爵
拜倫男爵
1798–1824
繼任:
喬治·拜倫,第七代拜倫男爵